纳吉试图依靠金马仑重选来个政治翻身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月17日(星期四)在碧兰樟发布的媒体文告: 纳吉通过金马仑高原补选以创造政治回归,甚至在第15届全国大选重新担任首相的5点计划,以便合法化他前任首相任期内的盗贼统治和一马公司丑闻 国阵改变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金马仑高原补选的活动日程表,从两天的时间变成4天的节目,显示了两件事: 首先,国阵深信由于他们采取的提名策略,推出国阵的第1位原住民候选人南利莫哈末诺,因此能以巨大的差距,轻易在金马仑高原重选中胜出。南利是一名前高阶警官;以及 其次,加强通过金马仑高原重选以创造纳吉政治回归的方案,甚至让他在第15届全国大选重新担任首相,以便合法化他首相任期内的盗贼统治和一马公司丑闻,和其他类似一马公司的腐败丑闻,如联土局、联邦土地统一及复新局、玛拉和朝圣基金局的丑闻。 纳吉政治回归的方案,至少有5个关键的要素,也就是: 选出国阵的第1位原住民候选人,参加1月26日的金马仑高原重选; 延长纳吉在金马仑高原重选原本的两天(1月18和19日)活动日程表,变成1月17至20日(星期四至星期日)的4天紧凑的节目; 马华公会和国大党投入补选活动,虽然他们需要和伊斯兰党组成联合阵线,即使马华公会正公开要求解散国阵,而国大党得交出它的金马仑高原传统国会议席,让它与马华公会同样处于在国会只有单一席位的水平; 纳吉的老兵在金马仑高原重选的竞选活动中露面,如前国防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昨天突然出现在金马仑高原,虽然自2018年5月9日的第14届全国大选,国阵被拉下联邦政府的位置后,他已经消失在政治舞台长达8个月,甚至消失在巫统的政治里;以及 由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率领的伊斯兰党领导层所展现的支持。哈迪阿旺将于星期日在金马仑高原助选。根据巫统总秘书丹斯里安努亚慕沙的说法,基于“信徒大团结”,其他会在补选中为国阵助选的伊斯兰党领袖包括伊斯兰党精神领袖哈欣耶新、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副主席兼吉兰丹州务大臣阿末耶谷、登嘉楼州务大臣阿末山苏里和总秘书达基尤丁。 由于伊斯兰党在上一届全国大选获得金马仑高原14.73%的选票,国阵相信只要它能获得伊斯兰党候选人旺马哈迪于2018年5月9日举行的第14届全国大选的五角战中,所获得的3,587张选票,它就能胜出。 虽然纳吉被39项的贪污、监守自盗和滥权的刑事提控狠狠掴了一巴掌,他的对策是一直到2023年的第15届全国大选之前,拖延他任何控状的最后判决,包括所有阶段的上诉和实行任何监禁的裁决。 如果国阵能在第15届全国大选重新拿下布城,而纳吉重新担任首相,那么他将挫败基于他在首相任期内的一马公司丑闻和全球盗贼统治的刑事罪行,而把他监禁在双溪毛糯监狱的任何努力。 金马仑高原重选将为纳吉在第15届全国大选后重新担任首相的新方案掀开序幕。这结果将让他对一马公司丑闻免责和免于刑罚。因此马华公会和国大党才会扮演那么温顺和服从的角色,和伊斯兰党在补选中成为战友,即使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最近才声明,一个腐败的穆斯林,在任何情况下都比一个诚实和敬畏神明的非穆斯林更好。 林吉祥

纳吉失信于原住民 聚焦丑闻忽略发展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月6日(星期六)在金马仑碧兰樟发布的媒体文告: 作为首相,纳吉失信于原住民,因为他聚焦于一马公司国际腐败和洗钱丑闻,而不是将原住民纳入国家发展主流。 金马仑高原选民脑海中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在1月26日的金马仑高原补选中,前首相纳吉将自己定位为国阵的主要发言人。 纳吉在北根说,他相信国阵将在1月26日的金马仑高原补选中保住胜利。 身为前首相,为什么纳吉不会因为举行金马仑高原补选的原因是金钱政治、买票和腐败的选举行为而感到羞耻? 我说过,希望联盟赢得金马仑高原补选需要一个奇迹,因为这个席位一直是国阵的堡垒。这可以从我国历史上,其他联盟从未赢得这个席位而证明。 然而,从2018年5月9日第14届全国大选的历史性结果开始,我们正处于政治奇迹的时代。尽管纳吉信心满满能够在第14届全国大选取胜,甚至是重新赢得国阵在10年前的2018年第12届全国大选中,失去的三分之二大多数国会议席。 因此,金马仑高原补选是第二次证明纳吉错误的机会——这次是由金马仑高原选民来证明。 遗憾的是,纳吉正在诉诸廉价和低级政治,以至于原住民发展局总监拿督阿吉斯需要发出声明,以驳斥前首相针对希望联盟政府没有在2019年财政预算中,为原住民社区提供拨款的指控。 阿吉斯说,希望联盟政府拨款1亿令吉用于全国原住民社区的发展和福利,而重点将放在道路的建设和提升上,利于原住民的日常活动,以提高他们的社会经济地位。 纳吉还针对我说国阵前政府忽略了原住民而攻击我。 毋庸置疑,身为第6任首相长达8年,纳吉失信于原住民,因为他聚焦于一马公司国际腐败和洗钱丑闻,以及跟一马公司相关的其他丑闻:联邦土地发展局、联邦土地统一及复兴局、玛拉和朝圣基金局,而不是将原住民纳入国家发展主流。 纳吉是否准备将一马公司丑闻和跟一马公司相关的一系列丑闻中所挥霍的公共资金总额,与他作为首相的8年期间,用于原住民发展的总开销相比较? 原住民发展局经历了60年历史,只有大约30%的原住民发展局员工是原住民,以及两名原住民发展局的州总监来自原住民社群,这是令人沮丧的耻辱。事实上,原住民发展局成立60年后的今天,原本应该有至少70%的原住民发展局员工和所有原住民发展局州总监都来自原住民社群。 金马仑国会选区有27个原住民村落,住着1,673个家庭,总人口是6,976人。 如果纳吉不是把他的注意力和精力聚集在一马公司丑闻以及其他与一马公司相关的丑闻之上,被腐败和滥权所束缚以至于马来西亚被世界谴责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反之是把更多的资金和资源用于原住民的发展,那么今天金马仑高原原住民的困境就不会如此恶劣。 在这个信息以光速传输的互联网时代,纳吉可以否认金马仑高原选区的大约20%原住民还活在没有电流供应的地区吗? 纳吉能不能为他所理解的原住民发展局已经全面成功的意思下个定义? 林吉祥

行动党候选人玛诺佳南(M Manogaran)再度披甲上阵

希盟今日宣布,这次金马仑的重选,将由行动党候选人玛诺佳南(M Manogaran)再度披甲上阵。 希盟总裁马哈迪是在今日的希盟主席理事会后,对记者宣布,将委派在第14届大选中上阵金马仑选区的玛诺佳南,再度上阵,迎战国阵。 在第14届大选中,国大党的西华拉兹以1万零307张得票,也就是597张多数票,险胜玛诺佳南,成为金马仑区的国会议员。马哈迪表示,希盟有信心赢得这次的选,夺回金马仑国席。 这次金马仑区之所以需要重选,是因为金马仑区的国阵候选人涉嫌贿赂和恐吓选民,尤其原住民选民。在大选成绩宪报一周后,玛诺佳南向吉隆坡高庭提出选举诉讼。 经过审讯后,选举法庭法官阿兹莎(Azizah Nawawi)11月30日裁定,玛诺佳南成功证明国阵在第14届大选靠贪腐,赢得金马仑高原国席,因此该议席选举结果无效,而随着国大党放弃上诉,选委会主席阿兹哈较后宣布,金马仑高原国席补选将于今年1月12日提名,1月26日投票。

金马仑农友吁政府改善蔬果花出口程序

马来西亚生产力机构(Malaysia Productivity Corporation,MPC)日前在金马仑国尊酒店成功举办一场集合农业部,大马检疫及检验局(MAQIS), 大马联邦农业销售局(FAMA)与金马仑农友的四方会谈。此会谈针对马来西亚农业出口所面对的挑战与困境交换意见,共有约50人踊跃出席。 在交流会上,金马仑丹那拉打州议员办公室主任何子扬表示,目前本地蔬菜的评级、包装与标签(GPL)规范存在着许多重叠的地方,让出口农产品的业者被逼输入重复性的资料,增加处理非关税壁垒所需的人力和时间。 何子扬披露,我国蔬菜花果的出口规范中的重叠性与繁文缛节存在已久,长久下来势必削弱我国的农产品出口优势。他在交流会上要求政府正视出口业者面对的困境,检讨每一项规范作业的必要性,将重叠的规范加以整合,让农产品出口业者无需浪费额外的时间,人力与资源,进而提升国家出口农产品的竞争力,协助达成联邦政府逐步强化农业领域的经济调整方针。 金马仑花业协会副主席黄承毅在对话会,也以各类数据讲解金马仑花业的出口成绩,点出整个花业出口的行业都有逐渐没落的趋势,并且在未来可能被东盟中的后起之秀越南超越。黄承毅认为马来西亚过多且繁重的非关税壁垒正是其中的原因之一,导致农民在出口农产品方面必须应付许多困难,耗时与重复的程序,进而使到我国农业的出口逐渐失去竞争力。 此外,金马仑菜农公会总务蔡依锰认同非关税壁垒对农业出口带来的影响。他认为政府应该尽量减少出口的繁文缛节,降低出口农产品所需要的费用,以行动鼓励本地农民提高农业生产力,为国家的农业打下坚实基础,同时也能让更多的农产品出口到国外为国家带来丰厚收入。 农业及农基工业部国际单位助理秘书罗斯丽莎感谢出席者踊跃发问与分享看法,并表示该部门将仔细研究各项建议的可行性,解决农民在出口方面所面对的困难。 出席会谈者包括大马联邦农业销售局代表阿祖万,大马检疫及检验局政策与策划单位主任沙祖万,金马仑花业协会李丙富,金马仑菜车车主公会主席关毅夫,金马仑农业协会理事谢睿腾。

联邦政府为金马仑捎喜讯 多项发展工程正式展开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9年3月22日发表文告: 金马仑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出席金马仑县行动委员会会议之后披露,联邦政府为金马仑人民捎来多项喜讯,多个基础设施发展计划已获拨款下方并正式开跑,其中包括耗费960万令吉的瓜拉德拉49碑路(Jalan Terisu)的扩建及修补工程和5000万令吉的冷力河防洪工程。 张玉刚表示,这几项基础发展工程,金马仑人民期待已久,虽然工程计划是前朝政府所拟定的,但是资金却迟迟无法下放,拖了好几年也对当地人民造成极大的不变。其中瓜拉德拉49碑路(Jalan Terisu)的扩建及修补工程,长达1.3公里並涵盖3个Terisu原住民村庄,该道路也扩建至5公尺阔,以及修建该路段的2座桥。 “瓜拉德拉49碑路预计会在年尾竣工,而长达1.1公里的冷力河防洪工程则预计会在2020年第三季度竣工。我希望工程部和水利灌溉局能够加紧督工,确保工程能够顺利安全地如期完成,造福人民。” 张玉刚说,在多次游说之下,财政部也为金马仑人民捎来一项好消息,于3月8日要求公共工程部展开勘察,以提升及扩建金马仑美兰村一带的联邦公路(FT 59)。他指出,这项扩建工程能够舒缓美兰村一带的交通阻塞问题,特别是在周末及学校假期,这一段路是造成金马仑大塞车的瓶颈处。 “全民新政,梦想成真,希盟政府并不会因为输掉了金马仑高原国席就忽略金马仑的发展,也不会等到要大选的时候才来临时抱佛脚,希盟政府秉承以民为本的原则,时时刻刻关注金马仑人民的需求,以民之所望为施政所向,造福全民。” 图说:张玉刚(右4)和彭亨州发展局总监拿督英德拉祖基菲礼(右2)于金马仑县行动委员会会议之后,巡视金马仑各处发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