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亿5000万令吉派发电子红包 陈泓宾呼吁民众把握机会

柔佛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0年1月15日发出的文告: 中央政府于1月15日至3月14日推出30令吉数码红包,鼓励大家使用电子钱包,柔佛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呼吁大家趁机把握机会,一同迈向数码社群,享受科技带来的便利,节省社会成本。 这项措施将耗资4亿5000万令吉,乃财政部2020年财政预算案的计划,执行单位为国库控股。 国库控股也已经委任一触即通电子钱包(Touch ‘n Go eWallet)、Boost和GrabPay为三家指定计划电子钱包供应商,因此民众可以向以上属意的电子钱包供应商,申请领取数码红包,申请程序预计须要5个工作天。 国家银行从2011年起一直努力推动无现金支付,国家银行在推动无限金支付曾经做出2波努力。第一波努力在于推动银行线上支付和转账以代替支。经过6年的努力,直到2018年,大马的支票交易量已減少逾50%,從2011年的2亿零490万宗交易,降至2018年的1亿零140万宗,而电子转账也已经增长了2.8倍。 国家银行的第二波努力在于使用借记卡(Debit Card) 代替现金。经过6年的大面积推广,借记卡的交易量已经从2011年的2千510万令吉增长到2017年1亿6千230万令吉。如今马来西亚2千400万的成年用户中,已有一半1千200万都拥有线上转账活动。 往数码化社会转型 因此,国家银行第三波的努力便是推动更低成本的二维码(QR code)电子钱包来针对剩余的一半,1千200万的用户,打造马来西亚成为无现金社会。 虽然通过如此多的努力,根据国家银行统计,大马人至今使用现金交易仍然高达80%;不过无现金交易每年也超过十亿令吉,可见无现金交易还有巨大的进步空间。 因此,政府拨款鼓励大众使用电子钱包可谓是及时雨,不仅能带给普通用户便利,同时也带动小商家往数码化的方向转型。 陈泓宾表示:“我呼吁大家享用电子红包的便利,电子钱包也时常会推出各种优惠,让大家不仅能更便利地进行交易,同时也能更加精明节省地消费。” 同时,电子钱包的使用将可以让大家不必要带太多现金出门,也可因此更能保障自身安全。

学校爆确诊导致出席率低 陈泓宾促教育部允许关校

柔佛州民主行动党州秘书兼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3月22日发出的文告: 《学生因有确诊出席率低, 教育部应允关校》 当学校发生确诊病例时,学生出席率低,教育部应采取更为灵活弹性的措施,将防疫与学子的教育进度取得平衡,甚至允许校方关闭学校,以让校方进行居家学习和网课等安排。 教育部高级部长莫哈末拉兹指出,教育部不会再大规模关闭学校,并指教育部与卫生部已经制定了相关的开课及停课的防疫标准作业程序,并非所有案例都需要关闭学校。 随着小学已经全年级复课,目前已经有多所小学爆发确诊案例,导致大众人心惶惶,家长多选择不让孩子上课,以策安全,结果也使出席率大幅下降50%至90%。 当一班上课的学生寥寥无几时,学校又有大量教师正在被居家隔离,请问这样的上课意义在哪里呢? 学生根据卫生部的指南属于高风险群体,同时也并非疫苗接种的对象,因此教育部在考量学生问题时并不应该将孩子想象成职场相对低风险的感染群,应严阵以待。 教育部做出决策时,也应该考量学生家长们的敏感,毕竟发生大规模自行停学,学生完全自行停学造成学业进度问题,受损失的还是学生。 教育部去年10月也已经发出通令,只要学校有人确诊,将关闭学校7天,以让卫生部做追踪管理和让校方有时间进行全校消毒工作,因此教育部在关校方面也并非没有经验。 因此,教育部应采取更为灵活弹性的措施,允许校方在考量出席率和卫生局等指标后停课,让校方有时间安排更妥当的措施,包括居家学习网课,至少让学生能够跟上课业进度,否则将是两头不到岸。 中学生将在4月复课,而中学生的社交范围也远比小学生更广,因此控制疫情的难度也将增加,因此教育部受促尽快更新标准作业程序,以应对未来可能发生的确诊突发状况! 同时,政府也应优先让更多教师接种疫苗,保障教师拥有一个安全上课的环境,减少复课带来的冠病风险。我也呼吁大众尽快登记疫苗接种,保护自己,保护他人。 图: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接受第二支新冠疫苗注射,完成两剂疫苗接种。

国盟政府应制定沟通SOP 应对第二波疫情爆发

士姑来州议员兼柔佛民主行动党州秘书陈泓宾于2020年10月14日发出的文告: 中央政府在未知会雪兰莪希盟州政府的情况下,强行实行“有条件限制令CMCO”,这令人担忧国盟中央政府步上6月重启经济时各州的混乱,我呼吁国盟中央政府制定中央政府和州政府的沟通标准作业程序SOP,以让上情下达,应对未来各州有可能爆发的第二波疫情传播风险。 “有条件行管令”影响范围很广,不仅需要依靠中央政府的警方,同时也要动员州政府的机构和地方政府的执法单位,以有效实行“有条件行管令”,阻断疫情传播链。 任何政策都必须要要有周全的制定和严谨的执行,才能达到其应有的效果,然而中央政府却对州政府进行基本咨询都无法做到,国盟政府的防疫协调可谓荒腔走板。 然而,雪兰莪希盟州政府却没被告知复原行管令的具体内容,甚至没与雪州政府进行商讨,以让雪州各级单位能够早做准备,协调“有条件行管令”的执行。 这不仅令人想起中央政府在6月突然宣布经济重启的各种宣布,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却难以跟上中央政府的脚步,造成民众混乱,甚至有些民众听从中央政府的指示而接到地方政府执法官员的罚单。 从3月行动管制令启动以来,国盟政府在抗疫方面已经累积了7个月的经验,然而如今在重新实施“有条件行管令”下的这类的沟通失误实在令人失望,甚至令人怀疑国盟中央政府是否歧视在野党执政的州属。 巴生谷一带目前确诊案例已经达到365例,大多数更是社区感染,因此已经拥有“行动管制令”的实施有其必要,然而国盟中央政府未与州政府进行沟通就仓促宣布,令雪州各级单位唯有仓促制定配套政策,这显然是国盟中央政府的失责。 我呼吁国盟政府立刻与雪州政府进行商讨,同时制定一套中央政府和州政府的沟通标准作业程序,让州政府和地方政府也参与到行管令的政策制定,上情下达,以应对未来各州有可能爆发的第二波疫情传播风险,同时避免6月重启经济时发生的各种混乱重演。

士姑来行动党成立消毒行动队 陈泓宾盼公众支持及捐赠物品

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2月19日发出的文告: 随着行动管制令不断延长,新山的疫情病例居高不下,社区也不断传出感染病例,因此士姑来行动党决定成立社区消毒行动队,以对公共场所进行消毒活动,让民众安心。 柔佛新山目前依然属于行动管制令MCO的红区,因此消毒队目前的重点在于对公共场所、学校等人潮聚集的地方进行消毒,希望以此努力截断疫情传播链和降低疫情传染基本数(R0)。 士姑来消毒队作为新山一带首支成立的行动党消毒队,日前也到一所幼儿园和皇后的其中一个商业区进行预防性消毒,之后也将陆续到各个公共场所进行消毒。 消毒工作之所以会集中在公共场所,因为公共场所人来人往,尤其是人们的手轻而易举触碰到3公尺的地方,因此需要消毒以减低感染风险。 社区消毒行动队也将严格按照卫生部的标准作业程序,并采取政府单位的各项建议措施,也向有丰富消毒经验的雪州行动党消毒队伍“取经”。 虽然如今病例数降低,然而实际上检测数也降低,因此防疫工作还是不可以掉以轻心,希望通过各种防疫努力,让疫情尽快结束,民众可以恢复正常生活。 有需要消毒服务的地区居民或团体,也可以联系士姑来社区中心010-5351758。 由于消毒行动队属于义务性质,需要依赖大众支持,因此我希望公众捐赠消毒工作所需物品如:PPE、防毒面罩、消毒喷雾器、洗手液、手套或捐款。任何有意捐助的朋友,请联络010-5351758。 图:士姑来消毒行动队对皇后的商业区进行消毒。 图:陈泓宾协助一所幼儿园进行消毒。

臃肿的慕尤丁新内阁 浪费国家资源

柔州民主行动党州秘书兼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0年3月9日所发出的文告: 1. 针对慕尤丁所宣布的新内阁名单,其委任的官职数量远超过希盟政府和纳吉政府,仅次于2004年大胜的阿都拉政府,这样臃肿的内阁简直浪费国家资源,企图利用国家资源稳固自身政权。 2. 希盟政府的内阁仅有54个正副部长,其中只有27位部长和27位副部长。 3. 反观慕尤丁所主导的“后门联盟”中,包括自身在内共有70位正副部长,其中内阁拥有31位部长,而其中7个部门共有2位副部长,足足增加了15个官职。 4.国民联盟自称拥有114个国会议员支持,如果不包括上议员当官的7人,国会议员转换官职比率高达55%,超过一半支持“后门联盟”的国会议员都拥有行政官职,而希盟仅有41%左右的国会议员被委官职 。 5. 即使以前首相纳吉第二次改组内阁的阵容进行比较,国会议员的总数也只有60人,占国阵议员的45%。 6. 慕尤丁有必要向社会大众交代,为何他需要新增15个官职,而且7个部门还必须配置2个副部长? 7.我们不仅面对的是中美贸易战所带来的的全球经济不景气,同时也得面对新冠肺炎所带来的连锁经济影响,加上部分政客为了争权夺利发动政变,如今我国经济可谓时雪上加霜。 8. 面对国家经济如此艰难的状况,国家资源本应该使用以扶持市场,缓解市场的冲击,为何我们还需要那么多部长以管理只有3千200万人口的马来西亚? 9. 马来西亚人民希望看到一个正直、高效、诚信和廉洁的行政团队,然而这次的慕尤丁内阁委任却赤裸裸地以行政职务犒赏支持其政权的国会议员,以巩固其支持,照顾大马人民的福祉似乎不是这次慕尤丁内阁委任的目标。 10. 不管情势发展如何,民主行动党将一如既往,捍卫民主,坚守原则,为人民服务,为国家未来的憧憬而奋斗!

柔佛接种疫苗速度缓慢 州政府应速动用KPJ医院

柔佛州行动党州秘书兼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4月6日发出的文告: 柔佛目前接种疫苗速度缓慢,我呼吁政府全面启动民间私人诊所和私人医院扩大医疗资源,同时要求柔佛医药保健集团(KPJ)配合,加速推动疫苗接种。 柔佛医药保健集团的母公司是柔州政府的投资臂膀“柔佛机构 Johor Corp”,而柔佛机构的主席正是柔佛州务大臣哈斯尼。KPJ集团也是马来西亚国内规模最大的上市医疗集团,共有28家医院遍布全国各地,单单在柔佛州就有7家私人医院。 疫情爆发至今,各大私人医院也一再表明愿意和政府全面配合,尽快控制疫情,而州务大臣哈斯尼也多次表达希望尽速施打疫苗,以便推动开放边境,拯救柔佛经济。 柔佛自3月1日展开疫苗接种计划,最初每日疫苗接种剂量为1500余剂,如今每日疫苗接种量也仅为接种2千600余剂疫苗,对比我国整体一个月的翻倍疫苗接种量,可谓增长缓慢。 如果柔佛州按照现在的速度施打,要完成80%的柔佛成年人接种将需要耗时至少2年,然而这样长的疫苗接种时间将让柔佛经济,尤其是旅游业和消费市场掉入万丈深渊。 可见,我们不仅面对民众不愿意登记问题,也同时面对疫苗施打数量缓慢的困难,随着第二阶段疫苗接种正式展开,柔佛州政府需要更多医疗设施,增加单日疫苗接种率,拯救柔佛的经济。 邻国新加坡政府在一月初每日能施打5000剂,2月初就已经能够施打的剂量翻倍至1万人。疫苗接种的速度将会随着计划推行将呈现指数型成长,使越来越多人能够更快地接种疫苗,然而这个趋势在柔佛不够明显。 因此,柔州政府必须扩大医疗资源,全面启动私人诊所和私人医院,包括动用柔佛州政府所掌控的柔佛医药保健集团(KPJ)在柔佛的7家私人医院,加速柔佛子民的疫苗接种。  

柔佛需继续推高疫苗接种 陈泓宾吁勤查MySejahtera

柔佛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7月16日发出的文告: 《柔佛疫苗接种量增加,呼吁大众勤检查MySejahtera》 随着柔佛疫苗接种量增加,相信越来越多乐龄长者获得疫苗预约接种,我呼吁60岁以上的乐龄群体常检查自身的MySejahtera,检查自己是否获得疫苗预约接种时间。 在7月度过半个月后,柔佛昨日的疫苗接种量终于突破3万剂,朝正面的趋势去发展。 柔佛过往7天的疫苗平均接种量也有22,371剂,然而这样的疫苗接种量远远不足拜摆脱柔佛疫苗接种后段班的位置。 无论单剂接种率,还是两剂疫苗接种率,柔佛都排名倒数第二,柔佛需要继续推高疫苗接种率到单日5万剂,才能真正加快疫苗接种速度,10月初达到群体免疫。 为了增加疫苗接种量,柔佛最近新增至少4间疫苗接种中心,搬迁2间疫苗接种中心,其中包括UTHM疫苗接种中心、拉美士疫苗接种中心、士姑来工大疫苗接种中心、新山谷中城、巴西古当玫瑰花园多用途礼堂。相信这几间疫苗接种中心将在下星期让柔佛往每日4万剂前进。 要想真正提高疫苗接种量,真正的重点在新山。新山作为继巴生谷以外的经济重镇,同时柔佛的一半人口也在新山。然而,截至7月11日柔佛州卫生局的数据,新山的疫苗接种率排名全柔倒数,依然拥有至少9万5000人或53.4%的乐龄人士还未接种疫苗。 目前新山粗略估算每日能接种至少7000剂,下周预估将随着新山几个大型疫苗接种中心运行,接种量将增加到每日1万剂,相信大多数乐龄人士也能因此受惠。 因此,我呼吁60岁以上的乐龄群体,这3周常查看自身的MySejahtera,检查是否已经获得疫苗接种预约时间。 士姑来社区中心自疫情以来,也已经协助超过2500人向卫生局追踪,并获得疫苗接种。士姑来州议员办公室也发动“免费载送打疫苗”计划,特别是为士姑来贫穷独居长者、残疾人士等提供预约交通接送服务,联络或WhatsApp热线为 010-5351758 或 012-5141758,请在接种预约时间前2天联络我们。

国盟减少母语教育拨款 荒废华社60年的努力

柔佛民主行动党州秘书兼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0年11月26日发出的文告: 国盟政府在2021年中减少母语教育拨款,恰恰证明国盟正在走回头路,荒废华社60年以来所争取的努力。 虽然华小的拨款看似有所增加2407万令吉,然而希盟时代所宣布的5000万令吉拨款仅是让半津华小受惠,而全津华小将一同纳入3亿令吉的政府学校里头。 华小体系由于受过去国阵体制所限制,因此难以增建,只能进行搬迁,这也造就了城市区出现大量的超大型华小。 根据教总的数据指出,学生人数多于150人的华小共有700间 (53.98%),多于1050人的华小更占据全国华小共有135间。 如果根据学生数量进行比较,国小每1万个学生分配得约602令吉,然而华小每1万个学生仅分配得71令吉,而淡小每1万个学生也仅分配得27令吉。 因此,中大型华小由于人数较多更应该获得更多资金运作,然而将母语教育拨款根据学校数量来进行计算看似公平,实际上却是更不公平的体现。 从现实面来说,城市内的大型华小几乎年年爆满,甚至一些班级的学生人数更超过教育部的标准,一班高达40人以上!面对这种难题,希盟政府上任后每年拨出2000万推动增建或搬迁华小,以解决城市区人数爆满的问题,然而国盟政府的协助却是零。 虽然有些全津华小投诉难以申请政府资助学校的拨款,然而希盟在维护母语教育的努力上也不遗余力,更带头牵线让全津华小在2019年获得2000万令吉的公益金援助,同时政府更增加1200万的水电排污费支出,以减轻华小的负担。 希盟政府对于母语教育可谓尽心尽力,同时透明化和准时拨款,反接下来就等看国盟政府是否能达到希盟所制定的高标准,还是走向倒退! 华社经过 60 年的努力,好不容易在上届大选以选票终结把种族政治玩得炉火纯青的国阵,为华教打开前所未见的新局面,然而这一切的努力随着喜来登政变而烟消云散,维护母语教育的任务依然任重而道远。

副部长回国可居家隔离 双重标准再惹民众不满

柔佛民主行动党州秘书兼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3月30日发出的文告: 《山达拉回国隔离双重标准,政府应允民众居家隔离》 联邦直辖区部副部长山达拉从纽西兰回国被允许居家隔离,而人民从类似低风险国家如新加坡回国却需要在酒店隔离,我呼吁政府重新考量回国隔离政策,允许从低冠病风险国家的民众居家隔离。 也是昔加末国会议员的拿督斯里山达拉,在纽西兰度假回来后仅需居家隔离,这引起民众的不满,为何政府在处理高官回国事上一再双重标准?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双重标准,卫生部之前将政府高官出国访问的隔离期缩短至3天,如今又再爆发山达拉度假回国只需居家隔离,令人疑惑政府是否根据公共卫生的科学防疫手段做出隔离决策。 在防范冠病传播风险上,人民最需要的是政府依据科学专业做出决策,而非看人的地位做出决策,并且对政策朝令夕改,让人民无所适从。 其实,众多国家对于低冠病风险国家都有不同的隔离政策,并设置“绿色国家”清单,允许从绿色国家返国的民众接受较低标准的隔离政策。 事实上,新加坡、汶莱、中国等国家的社区确诊病例非常低,多天都是零确诊,这些国家的感染冠病的风险都非常低,从这类国家回国的民众理应享有更低的隔离标准,包括居家隔离。 况且,如今政府也已经允许居家隔离的患者佩戴追踪器,其实这已经大大降低冠病传染风险,同时也能让民众省下大笔的隔离费用。 同时,政府也受促针对已经接受施打疫苗的民众缩短隔离天数,并设定退场机制,为日后与这些低风险国家包括新加坡能够每日往返做出政策铺路。 我也呼吁国盟政府尽快设置绿色清单,并进行定期评估和滚动式的调整,让这些从低冠病风险回国的民众能够居家隔离,甚至允许缩短隔离天数,并在隔离结束时接受冠病检测,确保在能够在控制输入型确诊风险与民众的经济负担上取得平衡。 图: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向穷困家庭派发食物援助。

《马新应成立联合技术委员会 探讨短中长期的通关方案》

柔佛行动党州秘书兼士姑来区州议员陈泓宾于2020年11月24日(星期二)发出的文告: 马新政府应该成立联合技术委员会,探讨并简化防疫期间两国公民的通关程序,避免滞留新加坡的越堤族与家人分隔两地的情况,让他们能够重聚天伦。 随着新加坡政府正在收紧对马来西亚的边境管制,马来西亚政府需要尽快拟定马新两地通关的短、中、长期的方案,并与新加坡政府成立联合技术委员会,达致两国公民的双赢方案。 新加坡政府于2020年11月20日宣布收紧对马来西亚的边境管制,任何入境新加坡的马来西亚公民都需要在新加坡进行14天隔离,并只能在指定的隔离中心进行隔离,绿色通道的受惠者也不例外。 任何主权国家可以在维护本国公民利益的大前提下进行边境管制,这本来就无可厚非,然而新加坡这项决定将进一步限制马新两地的人流往来,也加重越堤族返马的负担。 自8月马新两地重启绿色通道以来,马来西亚外交部似乎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保障越堤族的利益,而马新周期性通勤安排(PCA)只利惠拥有工作准证的越堤族,然而大马籍持有新加坡永久公民的越堤族却排除在外。 因此,马来西亚外交部和卫生部有必要规划短中长的的两地通关方案,并与新加坡政府成立联合技术委员会,滚动式地调整马新两地的通关政策,就两地的标准作业程序进行讨论。 短期来说,马来西亚政府可以仿效新加坡,在入境隔离的标准作业程序上对疫情低风险国家如新加坡、汶莱缩短隔离期至7天,减低马来西亚公民返国的负担,并与新加坡政府商讨将马来西亚籍拥有新加坡永久居留权的马来西亚籍公民纳入到绿色通道的受惠群体当中。 同时,新马两地政府成立的技术委员会可以根据马来西亚各地的疫情风险调整在马来西亚公民入境新加坡后的隔离期,而非一刀切地让所有马来西亚公民都进行14天隔离。 马新限制边境措施不仅影响的是经济层面,同时也让两地分离的亲属产生焦虑和思乡情绪。鉴于马新两地大量的通姻连接属性,从中期来看,马新两国可以探讨开放让异地工作的家人、伴侣或孩童纳入互惠绿色通道(RGL)的受惠行列,允许在检测下进行短暂互访,缓解两地骨肉分离的无奈和惆怅。 马新技术委员会也可探讨优先让那些在新加坡求学的我国学生、学生家长、监护人及教师恢复往来通勤,同时利惠在柔佛州求学的新加坡学生。 另外,技术委员会也可以探讨将马新周期性通勤安排(PCA)在对岸连续工作至少90天的条件改为30天,让更多越堤族能够在对岸连续工作30天后,能够返乡度假,然后再跨境工作。 长期来看,如果国际疫情还在延续,然而马新两地的疫情控制得宜,马新政府可以考虑让马新两地公民每日通勤,但需每14日进行检测,费用自行承担。这不仅能够大规模复苏新山的经济,也能缓解新加坡所面临的住房紧张的问题,同时也能减低骨肉分离两地分离带来的伤害,让他们能够重聚天伦。 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籍越堤族不下百万,而这群越堤族也并非由单一种族所构成,他们正在等待国盟联邦政府采取有效的行动解决他们的困难,而非看到政客“保住权位”的丑态。 因此,我呼吁国盟联邦政府需尽早制定短中长期的通关方案,好让将近100万名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籍越堤族能够受惠,也让两国能够在经济利益上和控制疫情上达致双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