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更多女性退出职场 政府应保障妇女就业福利

柔佛民主行动党州秘书兼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3月8日发出的文告: 《国盟政府推动性别平等努力乏善可陈 应推出政策保障妇女就业和福利》 配合一年一度的国际三八妇女节,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和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特别代表黄祥銮一行人前往士姑来多地分派玫瑰花,为女性送上祝福。 国盟政府在过去一年保障女性就业和推动性别平等议程的努力乏善可陈,因此呼吁国盟政府应趁国际妇女节反思过去的政策,应推出政策保障女性的就业和福利,推动性别平等。 今年国际妇女日的主题是“妇女领袖:在2019冠状病毒病世界中实现平等未来”,赞颂世界各地妇女和女童为塑造更平等的未来,并从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中恢复而做出的巨大努力。 随着马来西亚去年也陷入疫情的泥沼,我国政府实行行动管制令,女性的失业率在2020年第二季度甚至比男性 (4.7%) 高出零点八个百分点 (5.5%)。 虽然随着行动管制令的各行各业恢复开放,女性失业率依然与男性相同(4.8%),然而经过一年的疫情考验,女性在2020年劳动参与率对比2019年的下降的幅度却比男性高出一倍! 这也意味着女性在疫情之下退出职场的比率远比男性高,而单亲妈妈等弱势女性也在疫情下面临收入减少的困境,这对性别平等和国家发展的前景都是一大考验。 世界银行于2019年9月进行的一项研究得出结论,如果消除马来西亚妇女的所有就业障碍并增加她们对我国经济的参与至60%,我国的人均收入可以增长26.2%。 然而,国盟政府这一年的妇女政策却是乏善可陈,除了瘦身成功的妇女部长和小叮当撒娇的父权主义宣传之外,并没有对妇女就业和家暴等问题进行政策的改良。 因此,国盟政府有必要参考希盟政府[email protected]政策,鼓励妇女重返职场,同时保障妇女在职场的就业福利。 赋予妇女发展权利,让妇女有机会发挥所长,消除妇女贫困,对于经济和社会发展至关重要,这也应该是政府必须贯彻始终的目标。

教育部应帮学校聘临教 保障学生的学习进度

士姑来州议员兼柔佛民主行动党州秘书陈泓宾于2020年7月17日发出的文告: 随着学校开始复课后,教育部应尽速帮助学校聘请更多临教,补充学校的师资资源,确保学校拥有足够的师资资源,以应付复课后学生的学习进度。 教总曾经针对学校复课的报告指出,复课后华小目前仍欠缺882名老师,一些学校因为老师退休、擢升、申请产假和病假等,更加剧师资不足的问题。 复课过后,老师不仅要负责日常的教学进度,同时也需要帮助校方执行教育部所规定的的标准作业程序,包括测量体温、维持上下课动线的秩序、帮助学生订购食物、监督学生遵守指南等。 这也意味老师所需要应付的业务范围相对加重,尤其是城市地区师资不足的华小,这将使老师加重行政负担,难以在日常教学及行政工作中取得平衡。 此外,根据教育高级部长莫哈末拉兹在国会的回答表示,有36.9%的学生没有设备上网课,大多数学生也因为家庭电子设备不足,无法有效地跟进学习。 虽然教育部有提供某些电视频道让学生居家学习,然而学习效果却无法有系统的进行评估,学习进度也不尽理想,可以说没办法中的办法。 因此,教育部可拨款帮助学校聘请相应的临教,帮助分担现有教师的教学压力,确保老师们拥有较好的精力在教学和行政负担上取得平衡,保证学生追赶课程的教学进度。 如果教育部不进行相应的拨款,这意味着学校的家教协会或董事部被迫自掏腰包承担相关费用,以确保学生的学习和行政工作运作顺畅,这无疑加重学校的负担,更何况学校为了执行教育部的标准作业程序,已被迫提高支出以购买各类的防疫用品。 如今市面上拥有大约500万的大学毕业生即将投入职场,然而在疫情造成经济艰难的情况下,意味着大学毕业生将面对就业困难,聘请临教措施也可以相对减轻毕业生的失业难题,帮助度过阵痛期,同时也帮助学校复课进度,可谓一举两得。

国盟应提升BPN2.0系统 方便民众申请援助金

柔佛民主行动党州秘书兼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0年10月22日发出的文告: 随着第二批国民援助金(BPN 2.0)开放申请,我呼吁国盟中央政府检讨现有国民援助金申请机制,提升现有系统,同时在官方检查页面上列明受惠者的银行名字和其银行户口的最后四个字,让民众能够更为方便获得援助金。 自第二批援助金开放以来,士姑来社区中心接获上百位民众的咨询和申请,从中我们发现一些理应是家庭组别的受惠者,竟然归属单身组别,因此所获得的援助金也随之减少。 这个现象不是第一次发生,之前第一批关怀援助金发放时,也出现类似问题,而官方网页当中也无法对这类问题进行上诉。 因此,我呼吁国盟中央政府简化上诉机制,让这批人也能够通过官方网页更新资料,而不必要亲身到税收局提交申请,尤其在新冠疫情肆虐的当下。 此外,我们的社会中还是有许多人不知道或无法操作电脑,而这群人以中老年群体及低收入家庭居多。政府在提供新颖方便的政策时,必须考量这些弱势群体的需要,一确保援助能够真正下放到需要援助的群体。 回看如今国民关怀援助金的发放措施,许多中老年群体不知道怎样使用网络的便利,也不知道如何登录国民关怀援助金的网站以检查受惠的银行户口,还是必须到国民储蓄银行(BSN)领取现金。 因此,我呼吁国盟政府参考希盟政府所制定的发放生活援助金方式,在国民关怀援助金检查的官网上,提升目前采用的系统,列明受惠者的银行名字和其银行户口的最后四个字。这将方便受惠者自行通过或让人协助网络查询汇款银行资料,也能让上述弱势群体寻求他人援助,事先得知汇款账号的所属银行,分散群聚感染的风险,避免民众集中在国民储蓄银行。

国盟政府应制定沟通SOP 应对第二波疫情爆发

士姑来州议员兼柔佛民主行动党州秘书陈泓宾于2020年10月14日发出的文告: 中央政府在未知会雪兰莪希盟州政府的情况下,强行实行“有条件限制令CMCO”,这令人担忧国盟中央政府步上6月重启经济时各州的混乱,我呼吁国盟中央政府制定中央政府和州政府的沟通标准作业程序SOP,以让上情下达,应对未来各州有可能爆发的第二波疫情传播风险。 “有条件行管令”影响范围很广,不仅需要依靠中央政府的警方,同时也要动员州政府的机构和地方政府的执法单位,以有效实行“有条件行管令”,阻断疫情传播链。 任何政策都必须要要有周全的制定和严谨的执行,才能达到其应有的效果,然而中央政府却对州政府进行基本咨询都无法做到,国盟政府的防疫协调可谓荒腔走板。 然而,雪兰莪希盟州政府却没被告知复原行管令的具体内容,甚至没与雪州政府进行商讨,以让雪州各级单位能够早做准备,协调“有条件行管令”的执行。 这不仅令人想起中央政府在6月突然宣布经济重启的各种宣布,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却难以跟上中央政府的脚步,造成民众混乱,甚至有些民众听从中央政府的指示而接到地方政府执法官员的罚单。 从3月行动管制令启动以来,国盟政府在抗疫方面已经累积了7个月的经验,然而如今在重新实施“有条件行管令”下的这类的沟通失误实在令人失望,甚至令人怀疑国盟中央政府是否歧视在野党执政的州属。 巴生谷一带目前确诊案例已经达到365例,大多数更是社区感染,因此已经拥有“行动管制令”的实施有其必要,然而国盟中央政府未与州政府进行沟通就仓促宣布,令雪州各级单位唯有仓促制定配套政策,这显然是国盟中央政府的失责。 我呼吁国盟政府立刻与雪州政府进行商讨,同时制定一套中央政府和州政府的沟通标准作业程序,让州政府和地方政府也参与到行管令的政策制定,上情下达,以应对未来各州有可能爆发的第二波疫情传播风险,同时避免6月重启经济时发生的各种混乱重演。

政府应进行完全准备处理线上申请 莫让电子政府愿景成为讽刺

柔佛民主行动党州秘书兼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0年4月13日发表文告: 1. 政府在行动管制令应该做出万全的准备,增加相关部门的流量,以在前台作业不对外开放的情况下,应付来自全马各地由线下转为线上的服务。 2. 国际贸易与工业部较早前发表声明,指其官方网站www.miti.gov.my于下午2点暂停运作2个小时。事实上,根据许多民众的反应,其官方网站早在9点就瘫痪了。 3. 其实这对许多人来说并不是新鲜事,仅仅在行动管制令期间,这已经是我们记忆中第三次发生的情况,包括于本月初国家关怀援助金开放申请时,国人也面对同样的困境,几乎连续三天无法办妥援助金的申请手续。 4. 政府应该预测到,在政府前台并不对公众开放的情况下,许多跟政府部门的业务来往都将转为线上操作。尤其是在管制令期间攸关民生问题的业务,都必须在限期之前完成所有关部门申请批文的工作,大家一窝蜂挤爆官网,令原有的网站流量无法负荷的情况是可以预见的。 5. 事实上,政府在技术上要预防或解决这个问题一点都不难。有关部门只需向官网的伺服器提供者要求,在这段期间一次性成倍提高官网的流量,甚至可以根据流量的增加速度逐步增加官网的流量,即可轻易解决官网被挤爆的问题。这对于大马继续推动电子政府计划而言,无疑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6. 我不明白,为何通过一通电话或一封电邮即可轻易处理的问题,在政府面前却好像是一道难以逾越的沟壑,导致同样的现象一再发生。我只能说,这反映出现今政府并不重视这些关乎民生的重要问题。 7. 无论如何,政府必须马上将问题纠正过来,并且勒令相关负责官员,在接下来任何可能出现类似情况的措施时避免同样的问题一再重演。

臃肿的慕尤丁新内阁 浪费国家资源

柔州民主行动党州秘书兼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0年3月9日所发出的文告: 1. 针对慕尤丁所宣布的新内阁名单,其委任的官职数量远超过希盟政府和纳吉政府,仅次于2004年大胜的阿都拉政府,这样臃肿的内阁简直浪费国家资源,企图利用国家资源稳固自身政权。 2. 希盟政府的内阁仅有54个正副部长,其中只有27位部长和27位副部长。 3. 反观慕尤丁所主导的“后门联盟”中,包括自身在内共有70位正副部长,其中内阁拥有31位部长,而其中7个部门共有2位副部长,足足增加了15个官职。 4.国民联盟自称拥有114个国会议员支持,如果不包括上议员当官的7人,国会议员转换官职比率高达55%,超过一半支持“后门联盟”的国会议员都拥有行政官职,而希盟仅有41%左右的国会议员被委官职 。 5. 即使以前首相纳吉第二次改组内阁的阵容进行比较,国会议员的总数也只有60人,占国阵议员的45%。 6. 慕尤丁有必要向社会大众交代,为何他需要新增15个官职,而且7个部门还必须配置2个副部长? 7.我们不仅面对的是中美贸易战所带来的的全球经济不景气,同时也得面对新冠肺炎所带来的连锁经济影响,加上部分政客为了争权夺利发动政变,如今我国经济可谓时雪上加霜。 8. 面对国家经济如此艰难的状况,国家资源本应该使用以扶持市场,缓解市场的冲击,为何我们还需要那么多部长以管理只有3千200万人口的马来西亚? 9. 马来西亚人民希望看到一个正直、高效、诚信和廉洁的行政团队,然而这次的慕尤丁内阁委任却赤裸裸地以行政职务犒赏支持其政权的国会议员,以巩固其支持,照顾大马人民的福祉似乎不是这次慕尤丁内阁委任的目标。 10. 不管情势发展如何,民主行动党将一如既往,捍卫民主,坚守原则,为人民服务,为国家未来的憧憬而奋斗!

4亿5000万令吉派发电子红包 陈泓宾呼吁民众把握机会

柔佛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0年1月15日发出的文告: 中央政府于1月15日至3月14日推出30令吉数码红包,鼓励大家使用电子钱包,柔佛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呼吁大家趁机把握机会,一同迈向数码社群,享受科技带来的便利,节省社会成本。 这项措施将耗资4亿5000万令吉,乃财政部2020年财政预算案的计划,执行单位为国库控股。 国库控股也已经委任一触即通电子钱包(Touch ‘n Go eWallet)、Boost和GrabPay为三家指定计划电子钱包供应商,因此民众可以向以上属意的电子钱包供应商,申请领取数码红包,申请程序预计须要5个工作天。 国家银行从2011年起一直努力推动无现金支付,国家银行在推动无限金支付曾经做出2波努力。第一波努力在于推动银行线上支付和转账以代替支。经过6年的努力,直到2018年,大马的支票交易量已減少逾50%,從2011年的2亿零490万宗交易,降至2018年的1亿零140万宗,而电子转账也已经增长了2.8倍。 国家银行的第二波努力在于使用借记卡(Debit Card) 代替现金。经过6年的大面积推广,借记卡的交易量已经从2011年的2千510万令吉增长到2017年1亿6千230万令吉。如今马来西亚2千400万的成年用户中,已有一半1千200万都拥有线上转账活动。 往数码化社会转型 因此,国家银行第三波的努力便是推动更低成本的二维码(QR code)电子钱包来针对剩余的一半,1千200万的用户,打造马来西亚成为无现金社会。 虽然通过如此多的努力,根据国家银行统计,大马人至今使用现金交易仍然高达80%;不过无现金交易每年也超过十亿令吉,可见无现金交易还有巨大的进步空间。 因此,政府拨款鼓励大众使用电子钱包可谓是及时雨,不仅能带给普通用户便利,同时也带动小商家往数码化的方向转型。 陈泓宾表示:“我呼吁大家享用电子红包的便利,电子钱包也时常会推出各种优惠,让大家不仅能更便利地进行交易,同时也能更加精明节省地消费。” 同时,电子钱包的使用将可以让大家不必要带太多现金出门,也可因此更能保障自身安全。

行动党捍卫多源流教育 国盟华教发展前景堪忧

柔佛士姑来州议员兼柔佛民主行动党秘书陈泓宾于2020年8月18日发出的文告: 沙巴京那巴当岸巫统国会议员邦莫达日前在指多源流教育是国民分裂的主因,令人担忧华教在国盟领导下难以发展,前景堪忧。 柔佛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表示,马来西亚作为多元民族、多元文化、多元种族、多元宗教信仰的国家,多元理应是我们的优势。 “然而,邦莫达为了自身的“国会出镜率”却挑起多源流教育课题,忘记了自己身在“风下之乡”沙巴本来就是一个存在多元种族和多元文化的州属,沙巴人的中庸也可以称为全马的模范。 陈泓宾指出,邦莫达绝对不是巫统第一个发表类似言论的政治人物,更可悲的是其所代表的狭隘思维不断侵蚀马来西亚多元国家的特性。 民主行动党一向来坚持捍卫多源流教育,并认为马来西亚需要成功,就必须百花齐放,让每个种族在保留自身文化和传统的同时,彼此融合塑造共同的马来西亚文化,打造马来西亚国族。 在希盟的时代,华教拨款大幅度增加,希盟也秉持制度化拨款原则,同年拨款同年发放,强调透明、开放的模式处理拨款,杜绝中饱私囊或干捞事件的发生。 希盟政府所提呈的2020年财政预算案,除了每年拨款2000万令吉增建华小,独中更史无前例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中获得拨款1500万令吉,半津贴华小获得5000万令吉,国民型中学也获得制度化拨款2000万令吉,加上以往提供给半津贴华小的5000万令吉常规特别拨款,财政预算案更提供额外的1200万令吉来支付水电及排污费用,希盟2020年财政预算对华教的拨款足足增加了6700万令吉! 随着国盟各政党在2月通过不道德的政变夺取政权,马华重新获得副教育部长名额,半津贴华小拨款却突然被“挪用”,排污费和建校拨款杳无音信,华教发展的前景蒙上重重阴影 陈泓宾呼吁大家坚守希望,切勿丧失斗志,行动党将坚守岗位,继续捍卫多源流教育,让多元教育和多元文化在马来西亚的土地散发光彩。

《马新应成立联合技术委员会 探讨短中长期的通关方案》

柔佛行动党州秘书兼士姑来区州议员陈泓宾于2020年11月24日(星期二)发出的文告: 马新政府应该成立联合技术委员会,探讨并简化防疫期间两国公民的通关程序,避免滞留新加坡的越堤族与家人分隔两地的情况,让他们能够重聚天伦。 随着新加坡政府正在收紧对马来西亚的边境管制,马来西亚政府需要尽快拟定马新两地通关的短、中、长期的方案,并与新加坡政府成立联合技术委员会,达致两国公民的双赢方案。 新加坡政府于2020年11月20日宣布收紧对马来西亚的边境管制,任何入境新加坡的马来西亚公民都需要在新加坡进行14天隔离,并只能在指定的隔离中心进行隔离,绿色通道的受惠者也不例外。 任何主权国家可以在维护本国公民利益的大前提下进行边境管制,这本来就无可厚非,然而新加坡这项决定将进一步限制马新两地的人流往来,也加重越堤族返马的负担。 自8月马新两地重启绿色通道以来,马来西亚外交部似乎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保障越堤族的利益,而马新周期性通勤安排(PCA)只利惠拥有工作准证的越堤族,然而大马籍持有新加坡永久公民的越堤族却排除在外。 因此,马来西亚外交部和卫生部有必要规划短中长的的两地通关方案,并与新加坡政府成立联合技术委员会,滚动式地调整马新两地的通关政策,就两地的标准作业程序进行讨论。 短期来说,马来西亚政府可以仿效新加坡,在入境隔离的标准作业程序上对疫情低风险国家如新加坡、汶莱缩短隔离期至7天,减低马来西亚公民返国的负担,并与新加坡政府商讨将马来西亚籍拥有新加坡永久居留权的马来西亚籍公民纳入到绿色通道的受惠群体当中。 同时,新马两地政府成立的技术委员会可以根据马来西亚各地的疫情风险调整在马来西亚公民入境新加坡后的隔离期,而非一刀切地让所有马来西亚公民都进行14天隔离。 马新限制边境措施不仅影响的是经济层面,同时也让两地分离的亲属产生焦虑和思乡情绪。鉴于马新两地大量的通姻连接属性,从中期来看,马新两国可以探讨开放让异地工作的家人、伴侣或孩童纳入互惠绿色通道(RGL)的受惠行列,允许在检测下进行短暂互访,缓解两地骨肉分离的无奈和惆怅。 马新技术委员会也可探讨优先让那些在新加坡求学的我国学生、学生家长、监护人及教师恢复往来通勤,同时利惠在柔佛州求学的新加坡学生。 另外,技术委员会也可以探讨将马新周期性通勤安排(PCA)在对岸连续工作至少90天的条件改为30天,让更多越堤族能够在对岸连续工作30天后,能够返乡度假,然后再跨境工作。 长期来看,如果国际疫情还在延续,然而马新两地的疫情控制得宜,马新政府可以考虑让马新两地公民每日通勤,但需每14日进行检测,费用自行承担。这不仅能够大规模复苏新山的经济,也能缓解新加坡所面临的住房紧张的问题,同时也能减低骨肉分离两地分离带来的伤害,让他们能够重聚天伦。 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籍越堤族不下百万,而这群越堤族也并非由单一种族所构成,他们正在等待国盟联邦政府采取有效的行动解决他们的困难,而非看到政客“保住权位”的丑态。 因此,我呼吁国盟联邦政府需尽早制定短中长期的通关方案,好让将近100万名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籍越堤族能够受惠,也让两国能够在经济利益上和控制疫情上达致双赢。

漏夜排队更新护照乱像 政府应加快运作速度

柔佛州民主行动党秘书兼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3月19日发出的文告: 《漏夜排队更新护照乱像,政府应加快运作速度》 我呼吁马来西亚政府提供足够的资源,解决马驻新最高专员署出现漏液排队更新护照的乱像。 海峡时报日前报导指马来西亚公民在新加坡为了更新护照,因此在驻新最高专员署漏夜排长龙,甚至已经电邮预约的公民都需等待超过1个小时。 (海峡时报新闻链接:https://www.straitstimes.com/.../long-queues-at-malaysian...) 我对这件事情表达担忧,尤其报导中也指小孩和乐龄人士无法网络更新护照,必须从凌晨开始排队上访'碰运气'。这不仅让人不便,同时也将令大量因为疫情而没办法返国更新护照的民众担忧。 最高专员署如今每日也只接受30人上访更新护照,对比至少50万滞留在新加坡的马来西亚人,工作量完全不胜负荷。 随着边境封锁的延长,护照更新问题将越见紧迫。更新护照问题也由来已久,至今不见当局有任何对策解决相关问题。 我呼吁内政部和移民局必须对排长龙更新护照问题给予重视,并赶快落实替代方案,加快运作速度,以应付庞大的人流。 另外,驻新最高专员一职已经悬空11个月,目前仅有代理专员。我呼吁外交部长希山慕丁严正看待,即刻因应安排,保障我国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