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众指接种两剂AZ仅隔21天 陈泓宾:疑系统疏漏应速修正

柔佛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6月14日发出的文告: 《又是预约系统疏漏? 接种两剂AZ阿斯利康间隔仅21天,降低免疫有效性》 这个周末,我陆续接到民众的投诉,指接种两剂阿斯利康 (Astra Zeneca) 疫苗的间隔时间只有21天,这不符合世界卫生组织(WHO)的规范。我呼吁政府立刻修正问题,避免民众担忧。 陈先生*,69岁,是来自峇株巴辖退休的公务员。他在6月7日前往新山的会展中心(PERSADA)接种第一剂阿斯利康疫苗。数天后,他在新冠疫苗供应特别委员会(JKJAV)的官网进行查询,愕然发现第二剂疫苗接种的时间已经定在6月28日,两剂疫苗的间隔仅有21天。然而,陈先生的MySejahtera应用程序并没有显示任何第二剂疫苗的接种日期和时间。(*译名) 我收到多个类似的投诉(见图二和图三),都是来自从6月7日起在新山PERSADA接种疫苗的公众。难道政府耗费巨资打造的预约系统又再出现漏洞?陈先生是否应该在6月28日去接受第二剂疫苗接种? 全世界对于两剂AZ疫苗的接种间隔时间已经有明确规范,以设定在最低4周(28天)为准。全国冠病疫苗接种计划协调部长凯里曾经在5月4日推特指接种两剂阿斯利康疫苗的间隔时间定在12周。 12周间隔期的有效性也被众多临床试验结果所证实,医学权威杂志《柳叶刀》期刊上发表最新的阿斯利康疫苗研究结果显示,两剂疫苗接种间隔12周的效能达81.3%,然而接种间隔少过6周的效能将大幅降低至55.1%。 我也检查了澳洲、英国,甚至是马来西亚的监管单位NPRA对于疫苗接种间隔期的建议,大家都将4周间隔期定位最低标准,而英国建议的两剂接种间隔期为8周到12周。因此,当民众从当局官网是查知第二剂的接种间隔期只是21天,心中充满疑惑和不安。 我呼吁疫苗统筹部长凯里即刻为不安的民众解惑,这不会又是一个失败预约系统的“杰作”?让我提醒部长,许多民众和这个预约系统"交战"多时,充满挫败感和糟糕的体验。 疫苗关乎人命,我呼吁政府不可再坐视不理。

陈泓宾列9点说明 促柔政府速推经济复苏计划

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0年6月15日发出的文告: 1. 柔佛州政府应尽速推出全面的经济复苏计划,以缓解疫情对柔佛州经济的冲击。 2. 柔佛州政府日前提出7大倡议,以在后疫情时代复苏经济,当我们细看所谓的7大倡议,却不难发现计划宛如瓶装旧酒,重炒冷饭。 3. 柔佛州政府于4月15日所成立的“经济转型委员会”(SERC),至今仍未公布任何具体的计划,政府理应加强这个委员会的功能,尽快落实更有效的经济刺激配套,而非成立一个又一个职能类同的委员会。 4. 此外,我们发现依布拉欣柔佛经济理事会的组织的10个成员,几乎都是政府代表、官联企业的代表和智库的代表,缺乏私人领域的代表,无法准确了解民间问题。类似委员会的设立主要功能是为政府提供建设性建议重振柔佛州经济,因此目前的结构更像是一个跨部门的联席会议,无法有效达致设立理事会的目的。政府应该重组理事会,委任来自工会、商会等民间组织甚至在野党的代表加入理事会,令理事会的建议更据代表性,更能反映市场的需求。 5.虽然不能否认官联企业在政府推动复苏扮演一定的角色,然而私人领域仅有一个代表,而且还是房地产的代表,请问这能代表多数私人商家的声音吗? 6. 柔佛大约有11万中小型企业,在提供就业方面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因此为何马来西亚厂商联合会柔佛分会、柔佛中小型企业公会、马来西亚房地产发展商公会、马来西亚商务酒店协会柔州分会、柔佛中华总商会等代表性的非政府组织不在成员名单里头,增加更多领域的代表性,好让州政府在制定更全面的经济复苏计划呢? 7. 我们也发现,巫统智库 “诚信之家”(Bait Al Amanah)被列席成为依布拉欣柔佛经济理事会的组织成员。根据前任州务大臣卡立诺丁表示,“诚信之家”是柔佛州巫统智库,推动巫统进行转型。当时,巫统智库本来的功能应是将研究的建议提呈给同时是州务大臣的柔州巫统主席。州政府委任巫统智库成为组织的理事会的一员,此举反映示巫统继续沿用过去党国不分的恶习,任由政党势力侵蚀行政体系。 8. 柔佛作为南部最重要的州属,同时毗邻新加坡,面对越堤族和与新加坡有关的服务行业受疫情影响而失业的柔佛子民,急需一个体恤民众和廉能政府进行领航,帮助民众复苏经济。 9.民众需要一个解决问题的政府,而非提出问题的政府。因此,呼吁州政府采取必要的短期和长期措施复苏经济,而非重念标题,空口说白话。  

柔希盟呈动议豁免廉价屋产业税 陈泓宾:别因技术细节忽视民困

柔佛行动党州秘书兼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0年12月16日发出的文告: 《希盟豁免廉价屋产业税动议 别因技术细节而忽视民困》 日前柔佛州务大臣哈斯尼针对希盟提出的豁免廉价屋产业税动议回应指违反地方政府法令,我对此感到失望,并呼吁州政府别因技术细节而忽略以民为本的特别动议,让中低下层民众度过难关。 柔佛州务大臣哈斯尼日前发文告表示希盟北干那那州议员杨敦祥所提呈的豁免廉价屋违反违反地方政府法令法令第134和135条文,因此无法考量豁免,而修改此法条必须与联邦政府商议,州议会无权通过此特别动议。 虽然柔佛州议会即使通过此动议也无法让地方政府强制执行此决议,然而却可以授权州政府与柔佛的16个地方政府,深入探讨此动议的细节。 然而,哈斯尼的回应就已经证明国盟州政府完全没有动力探讨,选择忽略中低下阶层在疫情下面对的困苦。 地方政府法令第9条文已经授权州政府能发布行政命令给予地方政府,让地方政府配合州政府的政策,因此哈斯尼指州政府没有权力仅是无稽之谈。 况且,地方政府法令第127条文允许地方政府在州政府的批准下制定常年税率,因此州政府有权在地方政府提呈财政预算时通过上述条文要求地方政府减少或豁免廉价屋的产业税。 不管希盟执政时期豁免小贩执照费用,国盟政府如今的豁免营业执照费用,还是雪州和登州州政府早已豁免廉价屋产业税,其中一个推行的方式就是州政府根据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进行补贴,让即使入不敷出的几个地方政府都能够在不影响正常服务的情况下配合州政府的政策。 这些方式都显示州政府用权力迫使地方政府配合州政府的政策,因此柔佛国盟州政府此番借口可谓自打嘴巴,凸显其无能和漠视低收入群体的境况。 柔州储备金在希盟执政时期2年大幅增加7亿至32亿令吉,而哈斯尼也在财政预算案感谢历任柔佛州政府的努力,使柔佛州政府有充足的“弹药”应对危机。 况且,“豁免产业税”并不是不可更改的机制,希盟仅仅希望柔佛州政府能在现今疫情困难的时刻,大开水喉缓解民困,州政府在疫情困难缓解后能够恢复正常税率。 因此,我呼吁柔佛州务大臣和掌管地方政府的行政议员带领柔佛州政府与16个地方政府协商,使中低下层民众能够在疫情绝望的时刻看到政府的帮助,度过难关,别以技术问题而推卸责任。

历史招牌绝不会被拭除!

我们承认麻坡市议会在执法方面有不当之处,而我们保证市议会将不会进行拭除行动,保护当地历史建筑物的价值。 我们能理解市民对于拭除行动的愤慨,然而执法官员之所以能这么做是建立在2006年前朝国阵政府时期所通过的广告执照条例指南,并根据指南制定麻坡市议会的广告执照条例。在麻坡市议广告执照条例中第4项第3条更清楚列明其他语文如华文与淡米尔文字母的大小不能超过国文商家名的4分之3。 因此,当得知这件事后,我也立即采取行动解决上述问题。州政府将会在近期颁布新的广告执照条例指南,以解决前朝国阵政府留下来的遗毒,让各个地方政府市议会修改现有的广告执照条例,避免各地方政府的广告条例继续祸患商家。 同时,新的广告执照条例指南将会确保将文化遗产和历史建筑物纳入在广告执照申请的考量,避免这一类悲剧周而复始地上演,也让历史建筑物避免埋没在发展的洪流之中。 我们希望这一风波告一段落,希望有心人士不要继续兴风作浪,炒作种族课题,发表不负责的言论。 柔佛行政议员 陈泓宾

与其不断放话闪电大选 政府应正视“鸡荒”通膨

民主行动党中委陈泓宾于2022年6月8日发出的文告: 政府应吸取肉鸡荒教训,成立价格咨询理事会。 随着政府宣布肉鸡及鸡蛋零售顶价措施将延长至6月30日,并且7月1日起不再给予养鸡场业者津贴,这也意味着马来西亚史上最长的146天价格管制,即将落下序幕。 然而,这起肉鸡荒所带来的教训需要引以为鉴,与其不断放话闪电大选,不如正视通膨议题,避免历史重演。 示意图 原先政府希望使用设定批发和零售顶价的强制手段,希望控制肉鸡浮动的价格,然而却忽视养鸡业者供应链难以承担不可控的开销,例如鸡饲料暴涨,造成成本骤然提升,肉鸡无法达到原先重量等问题,最后造成市场肉鸡供应出现大问题。

陈泓宾促政府公布数据 让人民获正确资料抗疫

士姑来区州议员兼民主行动党柔佛州秘书陈泓宾于2020年10月9日(星期五)发表的文告: 我希望政府能迅速公布新冠肺炎数据剖析的工作,让专业人士及民众能掌握最切确的疫情数据和资料,共同抵抗疫情。 近来,国内新冠肺炎疫情的确诊人数履创新高,每日都维持在三位数的确诊病例,如今在某个程度上已造成了人民的恐慌。 无可否认,卫生部在打击疫情方面,扮演着关键性的角色,因为卫生部必须要让人民了解目前的走势,同时也必须拟订一个方向,带领全国人民一起对抗疫情。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卫生部总监丹斯里诺希山每日的直播并不只是为了公布数据,更多的是给于人民一个信心,让人民了解目前疫情受到了控制。 当然,要战胜疫情不能光靠卫生部的记者会,我建议政府可以效仿一些国家的做法,例如南韩、新加坡等,它们在对抗新冠肺炎方面的资料就非常公开且透明。 这个不是一个新的建议,根据Khazanah Research Institute(KRI)的研究报告也支持公布疫情数据和报告的说法,因为疫情正在影响着国家的经济和人民的生活。所以,如果要战胜疫情,就必须公开及透明化所有数据及资料,让各阶层国人能全面配合。而调查报告方面,马来西亚在这方面的努力,仍远远被落后于其他国家。 我认为,目前政府要做的,就是先把所有针对新冠肺炎的数据,报告等资料上载至官方网站:www.data.gov.my , 而截至目前为止,有关网站还没有任何相关的数据,这是难以被接受的。 其二,政府要透明公布所有确诊病患的行动,但基于保护隐私的立场,政府和相关单位必须保密确诊者的身份。当然,政府也应该允许专业人人士针对疫情开发应用程序,正如目前已被广泛使用的MySejahtera手机应用程序,其功能或许能进一步提升,包括作为其中一个数据共享的平台。 在人心惶惶的时候,透明且公开的资料及数据,将能协助人们过滤假消息,这无形中也会变成人们查证消息的管道。因为无论是我或者其他议员的办公室,相关部门的查询管道,都会接到来自民众针对疫情的询问,无论消息真伪,我们都需要为他们证实,以免假消息因此流传开来。 陈泓宾

柔州政府推新电子系统 陈泓宾:又是白象计划?

柔佛州民主行动党秘书兼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0年11月27号发出的文告: 我敦促柔佛州政府向大众厘清一站式+在线系统3.0(Sistem One Stop Center 3.0 Plus Online)的细节,以达到承前启后,加强现有地方政府数码化的效果,避免我们一直原地踏步。 柔佛州务大臣哈斯尼在2021年柔佛财政预算案中宣布推动一站式+在线系统3.0(Sistem One Stop Center 3.0 Plus Online)作为柔佛16个地方政府数码化的努力,如果这个系统是另外一个全新的系统,这令人担忧此项计划将又是一个白象计划。 我们欣慰州政府明白政府数码化的重要性,然而州政府是否有必要更换现有的地方政府数码化系统,浪费之前州政府推动地方政府数码化的努力。 国阵州政府于2010年已经宣布推动总值4174万令吉的地方政府电子系统(e-PBT),以推动地方政府数码化,其中州政府支出994万,各地方政府将支出剩余的3180万。 希盟在2018年接手州政府时发现,已经推行逾8年的地方政府电子系统(e-PBT)的模块使用率仅为70%,当时也仅有5个地方政府可开放让民众上网缴交门牌税,申请执照。 然而,希盟政府当时候没有放弃,也没有推出新系统以取代原有系统,反而还选择加强及完善化已经沿用8年之久的系统。希盟政府也加大力度鼓励及催促各个地方政府使用完所有的模块,以加强行政效率,同时提供民众更简易的方式处理地方政府事务。 希盟执政一年后,地方政府电子系统(e-PBT)的模块使用率超过80%,其中9个地方政府也已经开放让民众使用网络的方式进行简单的缴交门牌税、罚单等服务,有的地方政府更已经开通让民众上网进行执照更新、预订球场等服务。 当地方政府电子系统(e-PBT)逐步看到成效时,州政府在2021年柔州财案上宣布要设立一站式+在线系统3.0的决定令人疑惑,包括新系统的费用,与过往系统进行连接等方法依然空白。 我希望州政府吸取过去10年的教训,向议会和大众公布新系统的细节,并与相关利益者审慎评估其可行性,免得沦为又一个白象计划。 地方政府电子系统(e-PBT)从推动起已经有10年的光景,也经历不同的执政联盟大力推动,尚且无法达到16个地方政府100%的使用率,有些地方政府还未完成数据迁移(data migration),我们又如何确保新系统能够在最短时间内让所有地方政府配合及使用呢? 况且,采用新的系统也意味着过去10年的努力又回到原点,所有的数码化的努力也需要重新进行,包括数据迁移、硬体购买、人员培训等,而新的系统又需要耗费多少时间才能成形,让人民受惠?当东南亚区域国家都不断加强政府效能时,柔佛州到底耗得起另外一个10年吗? 因此,与其仓促耗费巨资设立新的系统,不如在现有系统的基础上加强,弥补其不足之处,让地方政府数码化达到预期的效果,使民众受惠。

VTL配额减游子返乡梦碎 行动党促交长勿视若无睹

柔佛民主行动党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北干那那州议员杨敦祥、柏伶州议员邹裕豪于2022年1月21日在新山发出的文告: 即日起,新疫苗接种者旅游走廊(VTL)配额减半,经陆路巴士由新加坡返回马来西亚的配额每日只有区区的大约1千人次。 【1】。 农历新年在即,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游子多达50万人,无不盼望在边境封锁两年后,得以返乡与家人共聚天伦。

教育部应帮学校聘临教 保障学生的学习进度

士姑来州议员兼柔佛民主行动党州秘书陈泓宾于2020年7月17日发出的文告: 随着学校开始复课后,教育部应尽速帮助学校聘请更多临教,补充学校的师资资源,确保学校拥有足够的师资资源,以应付复课后学生的学习进度。 教总曾经针对学校复课的报告指出,复课后华小目前仍欠缺882名老师,一些学校因为老师退休、擢升、申请产假和病假等,更加剧师资不足的问题。 复课过后,老师不仅要负责日常的教学进度,同时也需要帮助校方执行教育部所规定的的标准作业程序,包括测量体温、维持上下课动线的秩序、帮助学生订购食物、监督学生遵守指南等。 这也意味老师所需要应付的业务范围相对加重,尤其是城市地区师资不足的华小,这将使老师加重行政负担,难以在日常教学及行政工作中取得平衡。 此外,根据教育高级部长莫哈末拉兹在国会的回答表示,有36.9%的学生没有设备上网课,大多数学生也因为家庭电子设备不足,无法有效地跟进学习。 虽然教育部有提供某些电视频道让学生居家学习,然而学习效果却无法有系统的进行评估,学习进度也不尽理想,可以说没办法中的办法。 因此,教育部可拨款帮助学校聘请相应的临教,帮助分担现有教师的教学压力,确保老师们拥有较好的精力在教学和行政负担上取得平衡,保证学生追赶课程的教学进度。 如果教育部不进行相应的拨款,这意味着学校的家教协会或董事部被迫自掏腰包承担相关费用,以确保学生的学习和行政工作运作顺畅,这无疑加重学校的负担,更何况学校为了执行教育部的标准作业程序,已被迫提高支出以购买各类的防疫用品。 如今市面上拥有大约500万的大学毕业生即将投入职场,然而在疫情造成经济艰难的情况下,意味着大学毕业生将面对就业困难,聘请临教措施也可以相对减轻毕业生的失业难题,帮助度过阵痛期,同时也帮助学校复课进度,可谓一举两得。

陈泓宾促柔政府动用储备金 协助中下阶层度过疫情难关

柔佛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9月6日在柔佛州议会发出的文告: 1. 政府的目标不应该是为了制造盈利,而是应该协助民众度过疫情困境的难关。 2. 即使在赤字预算的情况下,政府也应大开水喉,包括柔佛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应动用部分储备金,协助中下阶层度过疫情难关,最重要是钱要花在刀口上。 示意图 3. 今日在州议会的问答环节中,我向掌管地方政府的州行政议员阿育贾米尔询问,地方政府是否有准备动用更多储备金对中下阶层提供更多援助,然而州行政议员的回答却是不是所有地方政府都有充足的储备金,因此地方政府无法给予产业税和营业执照费的折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