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盟减少母语教育拨款 荒废华社60年的努力

柔佛民主行动党州秘书兼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0年11月26日发出的文告: 国盟政府在2021年中减少母语教育拨款,恰恰证明国盟正在走回头路,荒废华社60年以来所争取的努力。 虽然华小的拨款看似有所增加2407万令吉,然而希盟时代所宣布的5000万令吉拨款仅是让半津华小受惠,而全津华小将一同纳入3亿令吉的政府学校里头。 华小体系由于受过去国阵体制所限制,因此难以增建,只能进行搬迁,这也造就了城市区出现大量的超大型华小。 根据教总的数据指出,学生人数多于150人的华小共有700间 (53.98%),多于1050人的华小更占据全国华小共有135间。 如果根据学生数量进行比较,国小每1万个学生分配得约602令吉,然而华小每1万个学生仅分配得71令吉,而淡小每1万个学生也仅分配得27令吉。 因此,中大型华小由于人数较多更应该获得更多资金运作,然而将母语教育拨款根据学校数量来进行计算看似公平,实际上却是更不公平的体现。 从现实面来说,城市内的大型华小几乎年年爆满,甚至一些班级的学生人数更超过教育部的标准,一班高达40人以上!面对这种难题,希盟政府上任后每年拨出2000万推动增建或搬迁华小,以解决城市区人数爆满的问题,然而国盟政府的协助却是零。 虽然有些全津华小投诉难以申请政府资助学校的拨款,然而希盟在维护母语教育的努力上也不遗余力,更带头牵线让全津华小在2019年获得2000万令吉的公益金援助,同时政府更增加1200万的水电排污费支出,以减轻华小的负担。 希盟政府对于母语教育可谓尽心尽力,同时透明化和准时拨款,反接下来就等看国盟政府是否能达到希盟所制定的高标准,还是走向倒退! 华社经过 60 年的努力,好不容易在上届大选以选票终结把种族政治玩得炉火纯青的国阵,为华教打开前所未见的新局面,然而这一切的努力随着喜来登政变而烟消云散,维护母语教育的任务依然任重而道远。

柔佛需继续推高疫苗接种 陈泓宾吁勤查MySejahtera

柔佛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7月16日发出的文告: 《柔佛疫苗接种量增加,呼吁大众勤检查MySejahtera》 随着柔佛疫苗接种量增加,相信越来越多乐龄长者获得疫苗预约接种,我呼吁60岁以上的乐龄群体常检查自身的MySejahtera,检查自己是否获得疫苗预约接种时间。 在7月度过半个月后,柔佛昨日的疫苗接种量终于突破3万剂,朝正面的趋势去发展。 柔佛过往7天的疫苗平均接种量也有22,371剂,然而这样的疫苗接种量远远不足拜摆脱柔佛疫苗接种后段班的位置。 无论单剂接种率,还是两剂疫苗接种率,柔佛都排名倒数第二,柔佛需要继续推高疫苗接种率到单日5万剂,才能真正加快疫苗接种速度,10月初达到群体免疫。 为了增加疫苗接种量,柔佛最近新增至少4间疫苗接种中心,搬迁2间疫苗接种中心,其中包括UTHM疫苗接种中心、拉美士疫苗接种中心、士姑来工大疫苗接种中心、新山谷中城、巴西古当玫瑰花园多用途礼堂。相信这几间疫苗接种中心将在下星期让柔佛往每日4万剂前进。 要想真正提高疫苗接种量,真正的重点在新山。新山作为继巴生谷以外的经济重镇,同时柔佛的一半人口也在新山。然而,截至7月11日柔佛州卫生局的数据,新山的疫苗接种率排名全柔倒数,依然拥有至少9万5000人或53.4%的乐龄人士还未接种疫苗。 目前新山粗略估算每日能接种至少7000剂,下周预估将随着新山几个大型疫苗接种中心运行,接种量将增加到每日1万剂,相信大多数乐龄人士也能因此受惠。 因此,我呼吁60岁以上的乐龄群体,这3周常查看自身的MySejahtera,检查是否已经获得疫苗接种预约时间。 士姑来社区中心自疫情以来,也已经协助超过2500人向卫生局追踪,并获得疫苗接种。士姑来州议员办公室也发动“免费载送打疫苗”计划,特别是为士姑来贫穷独居长者、残疾人士等提供预约交通接送服务,联络或WhatsApp热线为 010-5351758 或 012-5141758,请在接种预约时间前2天联络我们。

阿斯利康疫苗爆血栓反应,政府应施加接种条件

柔佛行动党州秘书兼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4月9日发出的文告: 随着欧洲药品监管机构指施打阿斯利康疫苗存有少数的血栓反应,全国冠病疫苗接种计划协调部长凯里应该立刻缓解民众的恐慌,对阿斯利康疫苗施加接种条件,别让全国疫苗接种计划功亏一篑。 目前阿斯利康疫苗占我国成年受接种人口的20%,因此其带来副作用和民众的恐慌不可小视。 日前大量新闻报导欧洲施打阿斯利康疫苗出现罕见血栓的状况,欧盟和英国的药品监管机构也宣佈,发现阿斯特捷利康冠病疫苗存在一种可能的副作用,会导致成年接种者出现罕见的脑血凝块。 虽然这两家机构还是坚信使用这款疫苗的好处大于风险,然而欧洲目前至少17个国家因出现凝血问题暂停或延迟使用阿斯特捷利康疫苗,等待进一步风险效益评估。 根据欧盟药品监管机构的数据,目前已知2500万接种阿斯利康疫苗的数据,有86宗血栓案例,大部分患者是60岁以下的女性。 因此,部分欧洲国家都是基于预防性原则,暂停阿斯利康疫苗接种,以让监管机构能够进行必要的调查,并对疫苗进行分析。预防性原则也是科学和医学领域公认的方法,强调在证据不确定时需要暂停和审查,保障民众接种疫苗的安全。 德国疫苗接种常设委员会也提出最新的建议,仅让60岁以上的民众接种阿斯利康新冠疫苗,英国药品监管机构中止30岁以下的民众注射阿斯特捷利康疫苗,这年龄层将改而注射辉瑞或莫德纳疫苗。 因此,我呼吁国家药剂监管局(NPRA)基于预防性原则,根据最新的阿斯利康接种副作用状况更新接种建议,对阿斯利康施加附带条件,暂停对60岁以下的民众接种阿斯利康疫苗。 如果政府不对阿斯利康施加接种条件,将有可能使大量民众拒绝登记疫苗或不回复接种疫苗通知,这将损害全国疫苗接种计划的推行,难以达到群体免疫的效果。

提高VTL配额至每日1万人 让十万游子安全返乡过年

柔佛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行动党)于2022年1月19日在新山发出的文告: 1. 迎接农历新年进入倒数13天,然而期盼在阔别两年后终于得以返乡团聚的旅新游子们,如今却感到无比的焦虑和失望。早前政府透露,马新疫苗接种者旅游走廊(VTL)配额在1月21日后将减半,预计每天通过陆路只有少过1千人次。这意味着30万名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游子,只有极少数能够幸运地抢到VTL配额,回家过年。 2. 我呼吁卫生部长凯里和交通部长魏家祥拿出政治魄力,和新加坡政府磋商,将马新疫苗接种者旅游走廊(VTL)配额提高到至少每天1万人次。在坚守科学防疫措施之下,两国政府应该尽全力让更多游子能安全返乡,回家过年。 3. 尽管面临全球OMICRON病毒蔓延的冲击,马新两国过去一个月的疫情渐趋平稳,每日新增确诊人数没有失控(见图一和图二);加护病房和死亡人数也维持稳定。此外,两国的疫苗接种人数皆已超出80%人口(见图三)。经历两年的新冠疫情后,全球各国对于边境管制的防疫措施因科学数据的累积,已经做出多次调整。马新两国政府对VTL入境的的所有人士严格的冠病检测要求,我全力支持。据我所知,尽管冠病检测的费用不低,然而许多已经两年没有机会和家人团聚的游子,还是愿意付出金钱上的代价。

陈泓宾送暖心包致敬 珍惜清洁工的贡献

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兼柔佛民主行动党州秘书于2020年6月17日发出的文告: 首先,我要向所有辛勤劳作的清洁工的朋友致敬,因为每年6月17日就是国际清洁工日,我希望借此向所有辛勤劳作的清洁工的朋友致敬,同时也对固体废料管理机构(SWCORP)成功将国际所认同的清洁工日带进马来西亚的贡献表示赞赏。 也许这个日子对于马来西亚社会很陌生,但清洁工在保护环境卫生整洁方面的贡献是不能被忽视和否定的。 因此,我要向所有不分时间、天气,依然坚守岗位的清洁工表达最高的敬意,其中包括负责城市清洁和垃圾土埋场服务的清洁工,我也要向所有同样付出相同辛勤劳力的清洁、安全等前线人员付出敬意。 这批柔佛的清洁人员在柔佛需要每天处理大约3,600吨的废料。如果没有他们的坚定地付出,难以想象我们如何生活在一个舒适的城市。 因此,为了珍惜清洁工的贡献,同时肯定他们在士姑来选区的付出,我也特地准备一些“暖心包”(食物援助)给予他们。 另外,我也呼吁大家珍惜清洁工的贡献,保持高尚的品格,不乱丢垃圾,同时维持3R的习惯,即减少使用,循环使用,分类垃圾。这不仅能减轻清洁工清理的压力,同时也能减轻柔佛垃圾处理系统的负担。

509后选委会积极探讨改革 陈泓宾呼吁时刻关注选民册

柔佛州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19年6月19日在布城发出的文告: 【关注选民册更新】 柔佛州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19年6月19日受邀与选委会总秘书在布城选委会总部进行交流,并讨论选举改革等议题。 陈泓宾表示, 即使现今已经执政,民主行动党依然通过各种管道推动选举改革。 “从过去进行的昔加末军营的抗议,到不断提起幽灵选民课题,选举改革一直是我很关心的议题。” 他指出, 一个良好的民主制度必然需要彰显一人一票,每票等值的精神。因此,一个让各个政党能够竞争,并且人民能够积极参与的公平选举程序非常重要。 关于需要做出什么改革,陈泓宾说“我在会上提出选民册整理、委任政党人士为助理选民登记官、军警选票投票的程序,选举地图电子化等各种选举改革议题。” 选名册将于每个季度更新。因此,陈泓宾呼吁选民时刻关注选名册,在登记成为选民后,请到选委会、邮政局或上选委会网站查询该季度的选名册,以确保自身名字在选民册里,并注意看是否有得到出席听证会的信。如有得到听证会的信,请记得出席听证会,以确保自身时时都有公民投票的权利。 “我也欣慰509改朝换代后,选委会与各公民组织和政党进行真诚的沟通,讨论各种选举议题,并探讨方案进行改革。选委会如今正在清查幽灵选民,整理选名册,因此促请民众常注意选民册的更新。”  

士姑来行动党成立消毒行动队 陈泓宾盼公众支持及捐赠物品

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2月19日发出的文告: 随着行动管制令不断延长,新山的疫情病例居高不下,社区也不断传出感染病例,因此士姑来行动党决定成立社区消毒行动队,以对公共场所进行消毒活动,让民众安心。 柔佛新山目前依然属于行动管制令MCO的红区,因此消毒队目前的重点在于对公共场所、学校等人潮聚集的地方进行消毒,希望以此努力截断疫情传播链和降低疫情传染基本数(R0)。 士姑来消毒队作为新山一带首支成立的行动党消毒队,日前也到一所幼儿园和皇后的其中一个商业区进行预防性消毒,之后也将陆续到各个公共场所进行消毒。 消毒工作之所以会集中在公共场所,因为公共场所人来人往,尤其是人们的手轻而易举触碰到3公尺的地方,因此需要消毒以减低感染风险。 社区消毒行动队也将严格按照卫生部的标准作业程序,并采取政府单位的各项建议措施,也向有丰富消毒经验的雪州行动党消毒队伍“取经”。 虽然如今病例数降低,然而实际上检测数也降低,因此防疫工作还是不可以掉以轻心,希望通过各种防疫努力,让疫情尽快结束,民众可以恢复正常生活。 有需要消毒服务的地区居民或团体,也可以联系士姑来社区中心010-5351758。 由于消毒行动队属于义务性质,需要依赖大众支持,因此我希望公众捐赠消毒工作所需物品如:PPE、防毒面罩、消毒喷雾器、洗手液、手套或捐款。任何有意捐助的朋友,请联络010-5351758。 图:士姑来消毒行动队对皇后的商业区进行消毒。 图:陈泓宾协助一所幼儿园进行消毒。

陈泓宾:缓解制水问题 预算案应提升水务设施

柔佛行动党州秘书兼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 2020 年 11 月 11 日发出的文告: 政府应在 2021 年财政预算案中需加倍努力提升水务基础设施,改造和提升老旧水管计划,避免制水等现象屡次发生。 士姑来社区中心在过去的 10 月曾接到超过 50 宗选区内制水的投诉,因此我制水的议题不感诧异,毕竟就连位于皇后的士姑来社区中心都遭遇治水的窘境。 然而,制水问题绝非一朝一夕之事,有缺陷的供水系统不仅让居民时常感到不安,同时也将阻碍工商业领域的发展。 根据水务局所提供的资料,士姑来部分地区时常面对突发性制水的原因在于士姑来由于是老住宅区,因此水管系统已经老旧,急需进行改造和提升。 然而,我对 2021 年财政预算案感到失望,政府在财案中对于“水资源的可持续性和安全性 (Water Sustainability and Security)” 只是蜻蜓点水,并没有给予水务基础设施提升足够的关注。当我检查 2021 年联邦支出估算(Anggaran Perbelanjaan2021)时,发现 2021...

扎希言论展现巫统傲慢 从未反省更不尊重民主

柔佛民主行动党州秘书兼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3月4日发出的文告: 阿末扎希指人民羞怯拒绝巫统的选择 言论展现巫统的傲慢 无论朝野政党,都不应该将选民的支持当作理所当然,都必须以政绩重拾选民的信任。国阵兼巫统主席拿督死里阿末扎希指第14届选民大选拒绝巫统的人民会将因现状感到羞怯,阿末扎希这番言论不仅展现巫统的傲慢,更展现巫统从没有进行反省。 日前国阵兼巫统主席拿督死里阿末扎希在脸书发表的言论,指巫统已从第14届败选参会,并指拒绝巫统的人民也已经羞怯。 阿末扎希这番言论不仅体现巫统的傲慢,更不尊重第14届大选人民选择的权力,现今人民更羞怯背叛人民的后门政府成立。 巫统如今与土团党的勾心斗角,甚至到如今要求分手的反目成仇,都在于巫统领袖不满自身的权力被“小党”土团党侵蚀,可见巫统从来没有失去的权力的迷恋。 巫统自第14届大选后不仅没有反省,甚至还处处散播谎言,包括利用消拯员莫哈末阿迪之死、罗马公约等议题不断制造谎言,分裂国民团结。 巫统兼国阵总秘书阿末马斯兰更发表提供涉贪领袖是一种残暴的行为,请问这样的巫统是有在反省吗? 如今巫统不断施压脱离慕尤丁政府,看起来仅仅是要让包括前首相纳吉、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及巫统总秘书阿末玛斯兰等巫统的“法庭簇群”脱罪,逃避法律的刑事责任。 金融服务机构大马瑞士信贷甚至也已经警告,政府撤销某些政治人物贪腐案件的举动,将让国家付出代价。 议会本是朝野议员辩论政策和法律的神圣殿堂,更是监督与制衡行政权的象征,因此我呼吁阿末扎希等巫统领袖与其不断施压慕尤丁召开国会,让慕尤丁难看,不如主动让自身的州务大臣建议州元首召开州议,从而起到民主示范效用。 如果阿末扎希等巫统领袖仅是在脸书呼喊口号,只能证明阿末扎希的“忏悔言论”仅仅是在演戏,依然展现巫统永不放弃权力的恋栈和傲慢。 目前的政治乱象,已经令人民开始对政治人物感到反感,与其继续大放厥词,夸夸其谈,朝野政党都应该踏踏实实做事,恢复选民对政治人物的信任,重新建立社会大众对民主制度的信心。

国盟应提升BPN2.0系统 方便民众申请援助金

柔佛民主行动党州秘书兼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0年10月22日发出的文告: 随着第二批国民援助金(BPN 2.0)开放申请,我呼吁国盟中央政府检讨现有国民援助金申请机制,提升现有系统,同时在官方检查页面上列明受惠者的银行名字和其银行户口的最后四个字,让民众能够更为方便获得援助金。 自第二批援助金开放以来,士姑来社区中心接获上百位民众的咨询和申请,从中我们发现一些理应是家庭组别的受惠者,竟然归属单身组别,因此所获得的援助金也随之减少。 这个现象不是第一次发生,之前第一批关怀援助金发放时,也出现类似问题,而官方网页当中也无法对这类问题进行上诉。 因此,我呼吁国盟中央政府简化上诉机制,让这批人也能够通过官方网页更新资料,而不必要亲身到税收局提交申请,尤其在新冠疫情肆虐的当下。 此外,我们的社会中还是有许多人不知道或无法操作电脑,而这群人以中老年群体及低收入家庭居多。政府在提供新颖方便的政策时,必须考量这些弱势群体的需要,一确保援助能够真正下放到需要援助的群体。 回看如今国民关怀援助金的发放措施,许多中老年群体不知道怎样使用网络的便利,也不知道如何登录国民关怀援助金的网站以检查受惠的银行户口,还是必须到国民储蓄银行(BSN)领取现金。 因此,我呼吁国盟政府参考希盟政府所制定的发放生活援助金方式,在国民关怀援助金检查的官网上,提升目前采用的系统,列明受惠者的银行名字和其银行户口的最后四个字。这将方便受惠者自行通过或让人协助网络查询汇款银行资料,也能让上述弱势群体寻求他人援助,事先得知汇款账号的所属银行,分散群聚感染的风险,避免民众集中在国民储蓄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