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新应成立联合技术委员会 探讨短中长期的通关方案》

柔佛行动党州秘书兼士姑来区州议员陈泓宾于2020年11月24日(星期二)发出的文告: 马新政府应该成立联合技术委员会,探讨并简化防疫期间两国公民的通关程序,避免滞留新加坡的越堤族与家人分隔两地的情况,让他们能够重聚天伦。 随着新加坡政府正在收紧对马来西亚的边境管制,马来西亚政府需要尽快拟定马新两地通关的短、中、长期的方案,并与新加坡政府成立联合技术委员会,达致两国公民的双赢方案。 新加坡政府于2020年11月20日宣布收紧对马来西亚的边境管制,任何入境新加坡的马来西亚公民都需要在新加坡进行14天隔离,并只能在指定的隔离中心进行隔离,绿色通道的受惠者也不例外。 任何主权国家可以在维护本国公民利益的大前提下进行边境管制,这本来就无可厚非,然而新加坡这项决定将进一步限制马新两地的人流往来,也加重越堤族返马的负担。 自8月马新两地重启绿色通道以来,马来西亚外交部似乎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保障越堤族的利益,而马新周期性通勤安排(PCA)只利惠拥有工作准证的越堤族,然而大马籍持有新加坡永久公民的越堤族却排除在外。 因此,马来西亚外交部和卫生部有必要规划短中长的的两地通关方案,并与新加坡政府成立联合技术委员会,滚动式地调整马新两地的通关政策,就两地的标准作业程序进行讨论。 短期来说,马来西亚政府可以仿效新加坡,在入境隔离的标准作业程序上对疫情低风险国家如新加坡、汶莱缩短隔离期至7天,减低马来西亚公民返国的负担,并与新加坡政府商讨将马来西亚籍拥有新加坡永久居留权的马来西亚籍公民纳入到绿色通道的受惠群体当中。 同时,新马两地政府成立的技术委员会可以根据马来西亚各地的疫情风险调整在马来西亚公民入境新加坡后的隔离期,而非一刀切地让所有马来西亚公民都进行14天隔离。 马新限制边境措施不仅影响的是经济层面,同时也让两地分离的亲属产生焦虑和思乡情绪。鉴于马新两地大量的通姻连接属性,从中期来看,马新两国可以探讨开放让异地工作的家人、伴侣或孩童纳入互惠绿色通道(RGL)的受惠行列,允许在检测下进行短暂互访,缓解两地骨肉分离的无奈和惆怅。 马新技术委员会也可探讨优先让那些在新加坡求学的我国学生、学生家长、监护人及教师恢复往来通勤,同时利惠在柔佛州求学的新加坡学生。 另外,技术委员会也可以探讨将马新周期性通勤安排(PCA)在对岸连续工作至少90天的条件改为30天,让更多越堤族能够在对岸连续工作30天后,能够返乡度假,然后再跨境工作。 长期来看,如果国际疫情还在延续,然而马新两地的疫情控制得宜,马新政府可以考虑让马新两地公民每日通勤,但需每14日进行检测,费用自行承担。这不仅能够大规模复苏新山的经济,也能缓解新加坡所面临的住房紧张的问题,同时也能减低骨肉分离两地分离带来的伤害,让他们能够重聚天伦。 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籍越堤族不下百万,而这群越堤族也并非由单一种族所构成,他们正在等待国盟联邦政府采取有效的行动解决他们的困难,而非看到政客“保住权位”的丑态。 因此,我呼吁国盟联邦政府需尽早制定短中长期的通关方案,好让将近100万名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籍越堤族能够受惠,也让两国能够在经济利益上和控制疫情上达致双赢。

捐赠防疫用品于马来西亚工艺大学 协助校方应对疫情

士姑来区州议员陈泓宾与北干那那州议员杨敦祥于2021年5月18日发出的文告: 今早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与北干那那州议员杨敦祥到马来西亚工艺大学转交防疫用品给校方,帮助校方应对新冠疫情。 作为士姑来工艺大学的校友,昨日我们在与校方对话后,大学校方指出目前大约有千余名学生正在隔离至5月19日,隔离期限的延长取决于卫生部的专业意见。 大学校方指出目前学校食物供应充足,校方有把握能够应付目前隔离的学生膳食量。 然而,校方如今更需要的是社会大众支援的是个人防护用品(PPE、口罩、洗手液)、个人清洁用品(肥皂、牙膏)和女性用品。 因此,今日我们转交第一批防疫用品给校方,其中包括口罩、面罩、酒精等防疫用品,以帮助前线的志工和低下阶层的学生应付防疫需求,保障自身安全。 另外,我也告知校方如果19号过后还有任何防疫用品的需求,欢迎校方联络我们,我们将尽可能的协助校方和学生度过难关。 同时,昨日的会谈中,校方也有要求我们协助推动疫苗计划,让留校的志工、学生、职员能够尽快接种疫苗,我们也会跟进这项要求,并尽快与州务大臣拿督哈斯尼进行讨论。 抗疫不分党派,病毒面前人人平等,虽然我们已经是在野党,我们始终秉持积极沟通原则,依据校方和学生的需求尽可能提供协助。 任何有意通过我们捐助防疫相关物品的朋友,欢迎联络我们的热线010-5351758。      

疫情下更多女性退出职场 政府应保障妇女就业福利

柔佛民主行动党州秘书兼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3月8日发出的文告: 《国盟政府推动性别平等努力乏善可陈 应推出政策保障妇女就业和福利》 配合一年一度的国际三八妇女节,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和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特别代表黄祥銮一行人前往士姑来多地分派玫瑰花,为女性送上祝福。 国盟政府在过去一年保障女性就业和推动性别平等议程的努力乏善可陈,因此呼吁国盟政府应趁国际妇女节反思过去的政策,应推出政策保障女性的就业和福利,推动性别平等。 今年国际妇女日的主题是“妇女领袖:在2019冠状病毒病世界中实现平等未来”,赞颂世界各地妇女和女童为塑造更平等的未来,并从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中恢复而做出的巨大努力。 随着马来西亚去年也陷入疫情的泥沼,我国政府实行行动管制令,女性的失业率在2020年第二季度甚至比男性 (4.7%) 高出零点八个百分点 (5.5%)。 虽然随着行动管制令的各行各业恢复开放,女性失业率依然与男性相同(4.8%),然而经过一年的疫情考验,女性在2020年劳动参与率对比2019年的下降的幅度却比男性高出一倍! 这也意味着女性在疫情之下退出职场的比率远比男性高,而单亲妈妈等弱势女性也在疫情下面临收入减少的困境,这对性别平等和国家发展的前景都是一大考验。 世界银行于2019年9月进行的一项研究得出结论,如果消除马来西亚妇女的所有就业障碍并增加她们对我国经济的参与至60%,我国的人均收入可以增长26.2%。 然而,国盟政府这一年的妇女政策却是乏善可陈,除了瘦身成功的妇女部长和小叮当撒娇的父权主义宣传之外,并没有对妇女就业和家暴等问题进行政策的改良。 因此,国盟政府有必要参考希盟政府Women@Work政策,鼓励妇女重返职场,同时保障妇女在职场的就业福利。 赋予妇女发展权利,让妇女有机会发挥所长,消除妇女贫困,对于经济和社会发展至关重要,这也应该是政府必须贯彻始终的目标。

陈泓宾列9点说明 促柔政府速推经济复苏计划

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0年6月15日发出的文告: 1. 柔佛州政府应尽速推出全面的经济复苏计划,以缓解疫情对柔佛州经济的冲击。 2. 柔佛州政府日前提出7大倡议,以在后疫情时代复苏经济,当我们细看所谓的7大倡议,却不难发现计划宛如瓶装旧酒,重炒冷饭。 3. 柔佛州政府于4月15日所成立的“经济转型委员会”(SERC),至今仍未公布任何具体的计划,政府理应加强这个委员会的功能,尽快落实更有效的经济刺激配套,而非成立一个又一个职能类同的委员会。 4. 此外,我们发现依布拉欣柔佛经济理事会的组织的10个成员,几乎都是政府代表、官联企业的代表和智库的代表,缺乏私人领域的代表,无法准确了解民间问题。类似委员会的设立主要功能是为政府提供建设性建议重振柔佛州经济,因此目前的结构更像是一个跨部门的联席会议,无法有效达致设立理事会的目的。政府应该重组理事会,委任来自工会、商会等民间组织甚至在野党的代表加入理事会,令理事会的建议更据代表性,更能反映市场的需求。 5.虽然不能否认官联企业在政府推动复苏扮演一定的角色,然而私人领域仅有一个代表,而且还是房地产的代表,请问这能代表多数私人商家的声音吗? 6. 柔佛大约有11万中小型企业,在提供就业方面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因此为何马来西亚厂商联合会柔佛分会、柔佛中小型企业公会、马来西亚房地产发展商公会、马来西亚商务酒店协会柔州分会、柔佛中华总商会等代表性的非政府组织不在成员名单里头,增加更多领域的代表性,好让州政府在制定更全面的经济复苏计划呢? 7. 我们也发现,巫统智库 “诚信之家”(Bait Al Amanah)被列席成为依布拉欣柔佛经济理事会的组织成员。根据前任州务大臣卡立诺丁表示,“诚信之家”是柔佛州巫统智库,推动巫统进行转型。当时,巫统智库本来的功能应是将研究的建议提呈给同时是州务大臣的柔州巫统主席。州政府委任巫统智库成为组织的理事会的一员,此举反映示巫统继续沿用过去党国不分的恶习,任由政党势力侵蚀行政体系。 8. 柔佛作为南部最重要的州属,同时毗邻新加坡,面对越堤族和与新加坡有关的服务行业受疫情影响而失业的柔佛子民,急需一个体恤民众和廉能政府进行领航,帮助民众复苏经济。 9.民众需要一个解决问题的政府,而非提出问题的政府。因此,呼吁州政府采取必要的短期和长期措施复苏经济,而非重念标题,空口说白话。  

柔佛州政府召开抗疫会议 陈泓宾:遗憾慕尤丁缺席

柔佛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5月27日参与“柔佛国州议员线上抗疫会议”后在新山发出的文告: 《柔佛线上会议时间过短,应尽速恢复议会功能》 在尊贵的柔佛苏丹陛下的谕令下,柔佛州政府召开以州务大臣拿督斯里哈斯尼主持的国州议员线上抗疫会议,同时我也呼吁加长讨论的时间,并尽快让国会和州议会复会,同时对慕尤丁的缺席感到遗憾。 在会议中,州务大臣和几位州政府的高级公务员向我们汇报关于疫情的应对措施。来自希望联盟的民意代表也利用这个机会提出各种的建议,尤其是关于疫苗接种计划在全柔佛推行的建议,希望能尽快保护柔佛子民免于受冠病威胁。 然而,大家都觉得讨论的时间过短,无法起到真正有效地讨论。更有效的方式是需要加长整体的讨论环节时间,让每个州议员都能够有充足的时间发表自己的观点。同时,柔佛州也是个庞大的州属,共有65个州议席,每个区的境况也不尽相同,因此让每个区的议员发表言论和观点,才是最适当的做法。 更重要的是,位于柔佛的州议会和位于吉隆坡的国会必须尽快恢复其功能。就如国会下议院副议长阿莎丽娜再度呼吁召开国会,身为民意代表,我们需要回到议会工作和为民发声。 同时,我也很遗憾巴莪国会议员兼武吉甘密州议员丹斯里慕尤丁缺席此次在线抗疫会议。如果首相慕尤丁是无故缺席,丹斯里慕尤丁的行为显示出他不注重佛子民的利益,同时也不尊重柔佛苏丹关于召开特别会议以讨论人民福祉的谕令。

政府需提供行管令配套措施 10建议助民度过疫情难关

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5月21日出的文告: 鉴于新冠确诊案例屡创新高,政府有必要实行全面行管令,以遏制病毒的全面扩散,但政府也需要有配套帮助人民,度过全面封锁难关。 日前州务大臣赞同柔佛州苏丹依布拉欣陛下谕令,召开国州议员特别会议,探讨如何帮助受疫情影响的柔州子民,我对此表达欢迎, 尤其柔佛作为除雪隆以外疫情最严重的州属。 在全面抗击疫情的当下,政府更应该展现“决断力”和“领导力”,果敢地对抗疫情,而非U转式防疫。 之前传出邀请雪州大臣阿米鲁丁出席会议,之后传出撤销邀请,如今又再传出各州大臣及首长参与讨论,实在令人困惑中央政府的防疫手段。 我在2020年10月14日就已经提醒,中央政府必须与州政府的沟通标准作业程序SOP,以让上情下达,应对疫情爆发的风险。 因此,我们必须吸取过往的教训,避免类似问题一而再发生,让民众受苦。 如果宣布全面行动管制令,政府就有必要提出配套措施,减少行管令给人民及工商业带来的商业。 我在此提出以下讨论10项建议: 1. 中央政府各部门必须立刻进入备战模式,当国安会决定行管令后,能够立刻出台相关SOP,让民众和商家能够做准备。 2. 州政府和地方政府需要立即进入备战模式,当中央政府宣布行管令后,州政府需要和所有地方政府协调,立刻讨论,并出台相关的SOP,让在地小商家和民众能够做好准备。 3. 全面行管令必须要有缓冲期,我建议设立3天缓冲期,让商家和员工能够有时间进行工作安排。 4. 州政府需要增加对州议员的疫情拨款,让州议员能够有充足的资源准备食物援助包,度过困难期。 5. 在地国州议员能获得在地疫情的透明资讯,并获准参与县行动理事会会议,确保以“全政府”和“全社会”的方式应对疫情的扩散,尤其像新山这样“超红区”,更需要各方力量的集体配合。 6 此外,州政府需要在工业区和超红区地区逐步设立“快筛站”,甚至落实“上门普筛”,加大检测能量,找出社区传播的“无症状者”,阶段疫情传播链。 7. 中央政府需要立即延长“工资补贴计划”,增加工资补贴计划补贴的金额,同时重新开放“微型企业援助金”和“人民关怀援助金”。 8. 虽然去年中央政府推出“自动延迟还贷”,但是银行基本上依然能保持盈利。因此,中央政府有必要推动“自动延迟还款计划”,减轻人们的债务还款负担。 9. 中央政府应再注资国家储蓄银行(BSN)和家创业集团商业基金(TEKUN Nasional),提供0%利息的微型贷款计划,应对大规模关闭的难关。 10. 中央政府应与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全面配合,增加疫苗接种中心和抽奖活动,鼓励更多人参与接种疫苗。 面对疫情,我们没有政治内耗的本钱,然而政府必须提供配套措施,帮助人民解决衣食住行的困难,同时保住中小型企业,避免大规模失业。 图:陈泓宾(左)派发食物援助给贫穷家庭。

副部长回国可居家隔离 双重标准再惹民众不满

柔佛民主行动党州秘书兼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3月30日发出的文告: 《山达拉回国隔离双重标准,政府应允民众居家隔离》 联邦直辖区部副部长山达拉从纽西兰回国被允许居家隔离,而人民从类似低风险国家如新加坡回国却需要在酒店隔离,我呼吁政府重新考量回国隔离政策,允许从低冠病风险国家的民众居家隔离。 也是昔加末国会议员的拿督斯里山达拉,在纽西兰度假回来后仅需居家隔离,这引起民众的不满,为何政府在处理高官回国事上一再双重标准?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双重标准,卫生部之前将政府高官出国访问的隔离期缩短至3天,如今又再爆发山达拉度假回国只需居家隔离,令人疑惑政府是否根据公共卫生的科学防疫手段做出隔离决策。 在防范冠病传播风险上,人民最需要的是政府依据科学专业做出决策,而非看人的地位做出决策,并且对政策朝令夕改,让人民无所适从。 其实,众多国家对于低冠病风险国家都有不同的隔离政策,并设置“绿色国家”清单,允许从绿色国家返国的民众接受较低标准的隔离政策。 事实上,新加坡、汶莱、中国等国家的社区确诊病例非常低,多天都是零确诊,这些国家的感染冠病的风险都非常低,从这类国家回国的民众理应享有更低的隔离标准,包括居家隔离。 况且,如今政府也已经允许居家隔离的患者佩戴追踪器,其实这已经大大降低冠病传染风险,同时也能让民众省下大笔的隔离费用。 同时,政府也受促针对已经接受施打疫苗的民众缩短隔离天数,并设定退场机制,为日后与这些低风险国家包括新加坡能够每日往返做出政策铺路。 我也呼吁国盟政府尽快设置绿色清单,并进行定期评估和滚动式的调整,让这些从低冠病风险回国的民众能够居家隔离,甚至允许缩短隔离天数,并在隔离结束时接受冠病检测,确保在能够在控制输入型确诊风险与民众的经济负担上取得平衡。 图: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向穷困家庭派发食物援助。

外交部应加快疫苗护照谈判 尽速恢复马新两地经济往来

柔佛民主行动党州秘书兼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1年3月31日发出的文告: 《外交部应加速疫苗护照谈判,尽速恢复两地经济往来》 卫生总监丹斯里诺希山日前指已接种疫苗者抵马可申请居家隔离,我对于卫生部的决定感到欢迎,同时我呼吁外交部需要加快与新加坡政府关于疫苗护照的谈判,尽快让两地能恢复经济往来。 自马新封锁边界以来,新山的经济大受影响,最近新山珍珠酒店也即将结业,之前拥有29年的新山泛太平洋公主酒店也因为疫情而倒闭,这又是柔佛旅游业的警训。 此外,柔佛的房屋市场和消费市场也因为缺乏马新缺乏经济往来而死气沉沉。 马新两国最近宣布将探讨"温情之旅"和疫苗护照事项,以让在新加坡工作的越堤族能够以较为方便的方式回国探亲。 因此,外交部受促协调成立马新联合技术协调委员会,尽速协调疫苗护照和探亲事宜,包括如何缩短双方人员来往隔离的期限。 依据现有的两国的PCA绿色通道,越堤族回国虽然只需隔离一天,检测结果出来后即可解除隔离,然而当越堤族回到新加坡后,依然需要在指定隔离设施隔离14天。 这样的措施将大大降低越堤族使用PCA绿色通道回国探亲的意愿,新加坡的雇主也较难给员工放长假。 随着疫苗大规模施打,马新双方都能够依据最新的疫苗施打状况缩短隔离时间至7天或者更少,为未来恢复大规模往来做准备。 我对于卫生部指接种疫苗者抵马可申请居家隔离表达欢迎,但我也呼吁卫生部能够拥有一套清晰的标准作业程序,甚至可以效仿卡塔尔般,对已经施打第二剂疫苗14天的民众和来自类似新加坡的低风险国家实行免隔离政策,逐步恢复基本的往来。 图:陈泓宾(右)派发食物援助给贫穷单亲家庭。 

柔州政府推新电子系统 陈泓宾:又是白象计划?

柔佛州民主行动党秘书兼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0年11月27号发出的文告: 我敦促柔佛州政府向大众厘清一站式+在线系统3.0(Sistem One Stop Center 3.0 Plus Online)的细节,以达到承前启后,加强现有地方政府数码化的效果,避免我们一直原地踏步。 柔佛州务大臣哈斯尼在2021年柔佛财政预算案中宣布推动一站式+在线系统3.0(Sistem One Stop Center 3.0 Plus Online)作为柔佛16个地方政府数码化的努力,如果这个系统是另外一个全新的系统,这令人担忧此项计划将又是一个白象计划。 我们欣慰州政府明白政府数码化的重要性,然而州政府是否有必要更换现有的地方政府数码化系统,浪费之前州政府推动地方政府数码化的努力。 国阵州政府于2010年已经宣布推动总值4174万令吉的地方政府电子系统(e-PBT),以推动地方政府数码化,其中州政府支出994万,各地方政府将支出剩余的3180万。 希盟在2018年接手州政府时发现,已经推行逾8年的地方政府电子系统(e-PBT)的模块使用率仅为70%,当时也仅有5个地方政府可开放让民众上网缴交门牌税,申请执照。 然而,希盟政府当时候没有放弃,也没有推出新系统以取代原有系统,反而还选择加强及完善化已经沿用8年之久的系统。希盟政府也加大力度鼓励及催促各个地方政府使用完所有的模块,以加强行政效率,同时提供民众更简易的方式处理地方政府事务。 希盟执政一年后,地方政府电子系统(e-PBT)的模块使用率超过80%,其中9个地方政府也已经开放让民众使用网络的方式进行简单的缴交门牌税、罚单等服务,有的地方政府更已经开通让民众上网进行执照更新、预订球场等服务。 当地方政府电子系统(e-PBT)逐步看到成效时,州政府在2021年柔州财案上宣布要设立一站式+在线系统3.0的决定令人疑惑,包括新系统的费用,与过往系统进行连接等方法依然空白。 我希望州政府吸取过去10年的教训,向议会和大众公布新系统的细节,并与相关利益者审慎评估其可行性,免得沦为又一个白象计划。 地方政府电子系统(e-PBT)从推动起已经有10年的光景,也经历不同的执政联盟大力推动,尚且无法达到16个地方政府100%的使用率,有些地方政府还未完成数据迁移(data migration),我们又如何确保新系统能够在最短时间内让所有地方政府配合及使用呢? 况且,采用新的系统也意味着过去10年的努力又回到原点,所有的数码化的努力也需要重新进行,包括数据迁移、硬体购买、人员培训等,而新的系统又需要耗费多少时间才能成形,让人民受惠?当东南亚区域国家都不断加强政府效能时,柔佛州到底耗得起另外一个10年吗? 因此,与其仓促耗费巨资设立新的系统,不如在现有系统的基础上加强,弥补其不足之处,让地方政府数码化达到预期的效果,使民众受惠。

柔希盟呈动议豁免廉价屋产业税 陈泓宾:别因技术细节忽视民困

柔佛行动党州秘书兼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于2020年12月16日发出的文告: 《希盟豁免廉价屋产业税动议 别因技术细节而忽视民困》 日前柔佛州务大臣哈斯尼针对希盟提出的豁免廉价屋产业税动议回应指违反地方政府法令,我对此感到失望,并呼吁州政府别因技术细节而忽略以民为本的特别动议,让中低下层民众度过难关。 柔佛州务大臣哈斯尼日前发文告表示希盟北干那那州议员杨敦祥所提呈的豁免廉价屋违反违反地方政府法令法令第134和135条文,因此无法考量豁免,而修改此法条必须与联邦政府商议,州议会无权通过此特别动议。 虽然柔佛州议会即使通过此动议也无法让地方政府强制执行此决议,然而却可以授权州政府与柔佛的16个地方政府,深入探讨此动议的细节。 然而,哈斯尼的回应就已经证明国盟州政府完全没有动力探讨,选择忽略中低下阶层在疫情下面对的困苦。 地方政府法令第9条文已经授权州政府能发布行政命令给予地方政府,让地方政府配合州政府的政策,因此哈斯尼指州政府没有权力仅是无稽之谈。 况且,地方政府法令第127条文允许地方政府在州政府的批准下制定常年税率,因此州政府有权在地方政府提呈财政预算时通过上述条文要求地方政府减少或豁免廉价屋的产业税。 不管希盟执政时期豁免小贩执照费用,国盟政府如今的豁免营业执照费用,还是雪州和登州州政府早已豁免廉价屋产业税,其中一个推行的方式就是州政府根据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进行补贴,让即使入不敷出的几个地方政府都能够在不影响正常服务的情况下配合州政府的政策。 这些方式都显示州政府用权力迫使地方政府配合州政府的政策,因此柔佛国盟州政府此番借口可谓自打嘴巴,凸显其无能和漠视低收入群体的境况。 柔州储备金在希盟执政时期2年大幅增加7亿至32亿令吉,而哈斯尼也在财政预算案感谢历任柔佛州政府的努力,使柔佛州政府有充足的“弹药”应对危机。 况且,“豁免产业税”并不是不可更改的机制,希盟仅仅希望柔佛州政府能在现今疫情困难的时刻,大开水喉缓解民困,州政府在疫情困难缓解后能够恢复正常税率。 因此,我呼吁柔佛州务大臣和掌管地方政府的行政议员带领柔佛州政府与16个地方政府协商,使中低下层民众能够在疫情绝望的时刻看到政府的帮助,度过难关,别以技术问题而推卸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