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没钱了? 黄家和:应开国会商议!

民主行动党中委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21年4月19日(星期一)在怡保发表的新闻稿: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表示,首相慕尤丁为国库“喊穷”,却又不召开国会,让朝野国会议员监督与辩论防疫期间的国家开销,让每一笔开销更合理及高效地使用。 也是民主行动党中委黄家和说,在紧急状态下,政府让2021年财政预算案的追加预算绕过国会,人民不知政府如何用钱,但首相却声称“我们没有多少钱了”。 他昨日出席霹雳要明会馆2021年度常年会员大会时致词说,国会和公账会不获准开会,无法监督政府的开销,政府如今可在无需经过朝野议员的表决下随意用钱。 “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陛下在2月时已表明紧急状态下可开国会,而召开日期由首相建议,不过慕尤丁至今坚持不召开国会,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人民公帑的使用必须受到监督。” 黄家和表示,慕尤丁既然形容政府没钱,更该召开国会集思广益,而不是坚持闭门造车,导致国家财务与经济复苏受阻,最终拖累全国人民受苦。 他指出,足球赛事、市集等都允许数百上千人在遵守标准作业程序下营运,但222名国会议员却不能齐聚一堂共商关系全国人民生计的紧急事态。 出席的霹雳要明会馆理事包括会长区耀兴、署理会长陈达、副会长蔡志均、总务骆锦耀、副财政李胜全。 图:黄家和(右三)颁发会员福利金予80岁及70岁以上的要明籍贯同乡。右二为区耀兴;左起:李胜全、陈达。

黄家和俞利文:呼吁政府允许PAC 及 PSC 召开会议

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与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于2021年3月18日发表联合文告: 呼吁政府允许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PAC)及国会特别遴选委员会(PSC)召开会议 即使最高元首已提出建议恢复国会,首相慕尤丁始终还是没有听从建议,采取必要步骤尽快恢复国会。 最低限度是,如果首相过于关注在玩弄政治而拒绝恢复国会,他至少应该允许召开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PAC)及国会特别遴选委员会(PSC)以行使职责,尤其在大流行非常时期提供跨政党的监督。  随着政府宣布再注资110亿令吉在“人民与经济强化策略计划”,更是说明了召开PAC和PSC的需要和迫切性,使其能够提供审查和制衡功能,这也是一个国家民主的重要支柱。  在大流行期间,任何耗费上亿令吉的公共资金,最重要是必须遵守国家制订的所有事项、过程及财务程序,确保人民公币真正得到审慎和有效善用。  在政府的民主制度,是必须允许PAC在“制衡”机制的过程中发挥有效作用,尤其在非常时期宣导透明和问责制的重要精神。 即使当前紧急状态期间,同样也必须允许召开PSC会议,以提供重要的国会监督,特别是掌握我国应对疫情的方式,同时获取国家免疫计划(NCIP)的最新信息。  如果政府对疫情管理充满信心,就无需害怕承担责任及发布更多的数据,甚至无惧面对国会议员的质问,包括PSC。但是,政府在这方面欠缺充分解释,让公众的信心造成不必要压力。这些都是有效管理公共卫生危机的关键要素。  部长和政府透明公开国家面临的实际情况是非常重要的,并在科学根据的基础上说明政府的决策,以便能够成功抗击疫情。  政府任何决策的依据必须是清楚且透明,一旦没能提供足够的数据解释为关键决策奠定基础,这将削弱公众的信任,正如我们国家现在所看到的情况。  由此可见,PAC和PSC在非常时期提供跨政党的国会监督上扮演着举足轻重作用,尤其赋予更透明、可信赖且独特的立法机构来应对当前的大流行。同时,这也将有助于建立公众的信心和接受政府在应对疫情的方式,特别是推行疫苗接种期间。  鉴此,我们呼吁国会议长拿督阿兹哈哈仑也站在相同立场,捍卫国会的神圣以及三权分立的原则和精神。我们需要恢复召开国会,或者至少允许PAC和PSC召开会议服务国家,确保我国民主原则和精神受到保护。 YB黄家和(怡保东区国会议员) 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 YB俞利文(古晋市国会议员) 国会卫生、科学及革新特委会主席

马华处理华社课题失败 惯性把责任推在华社身上

民主行动党中委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21年2月23日(星期二)在怡保所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中委黄家和今天形容,马华总是把它在处理华社课题上的失败,惯性地把责任推在华裔选民身上,完全不尊重选民在民主制度下的决定、也与华社脱节不了解华社拒绝马华的原因。 黄家和表示,马华副总会长郑联科日前接受报章访问时声称,种族两极化导致马华领袖在传达华社新声时遭到官员漠视,以及华社不支持马华却要马华“交货”等等的言论,只会暴露出马华无论在朝在野,都未能为华社争取应有权益的事实。 也是怡保东区国会议员的黄家和表示郑联科甚至形容马华今天所得到的华社支持是不足够,不够食、不够米、吃粥水,这对于华社来说是一项严重诋毁。 “虽然今天马华只有2个国会议席,但是在喜来登政变后却是国盟上台、慕尤丁任相的关键2席,但是在过去一年却同样交不出成绩,从华教拨款、到国盟执政单一种族宗教化,都没有扮演应当的角色。” 黄家和提醒到,今天马华声称只有2席而吃粥水,但是在2004年大选后马华掌握31席全盛时期的时候,马华前任总会长翁诗杰还不是也是形容马华和华社只有“剩菜”与“面包屑”,残酷的历史记载只会印证马华在朝无力的失败。 与此同时,黄家和说,郑联科指国盟政府走中庸路线,更是自欺欺人的讲法。自国盟上台以来,成员党伊斯兰党一系列极端举止开始浮现,其中包括伊党公开要关闭华小及淡小、在国会恶意攻击基督教、圣经以及多源流学校、吉打州政府不顾反对取消大宝森节公假、反对博彩业在CMCO期间重开等等,这对多元种族、宗教的我国并不是良好的发展。 “作为团结部副部长的郑联科,为何不但对这些不公不义的事情默不作声,还处处为国盟政府涂脂抹粉? 这只是暴露出马华对于当权政府的阿谀奉承,之前在国阵一样、现在作为国盟政府一部分的时候也一样!” 黄家和

总检察署观点开倒车 黄家和:必需捍卫国会

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黄家和于2021年2月17日(星期三)在怡保发表的新闻稿: 我今早接获国会下议院秘书尼占麦丁的来电。他向我传达总检察署(AGC)与国会法律顾问(PPUU)关于国会特别委员会在国会被暂停期间不被允许履行职务的看法。我被告知此规定依据《2021年紧急(必需权力)条例》第14条。 《2021年紧急(必需权力)条例》第14条: 只要紧急状态一直有效,《联邦宪法》中关于国会的召开、暂停和解散会议的规定即无效。 总检察署的观点过于狭隘及开倒车,“有效地”瓦解了马来西亚民主体制最后一道堡垒。 总检察署的观点也反驳了国会下议院议长2021年1月12日的声明,当时议长表示国会成立的任何跨党派委员会和所有特委会依然可以继续运作。 长的声明,如下: 通过独立委员会及国会特委会,马来西亚国会作为国家最高立法机构,将继续履行其审查与制衡的职能。 我早前已对议长的声明提出不一样的看法,国会一日不获准召开,特委会根本无法提呈报告,也就无法履行其审查与制衡的职能。 国会被冻结已是很坏的情况,更为糟糕的情况是,国会特委会如今也在紧急状态的名义下被喊停。 试问国会及全体议员该如何履行的人民代议士的职责,正如议长早前所言或所保证的一样? 国会议员基于前线工作者的名义下,被列在第一批接受新冠病疫苗注射的名单中。如果我们(国会议员)无法以前线工作者的身份,在国会中履行我们对国家国民的职责,将会是莫大的耻辱。 副议长今日给予总检察署有一则公开信。我在此事上支持副议长的观点。国会的职责必需获得捍卫。 黄家和 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 怡保东区国会议员

3天隔离指令不可理喻 国盟合理化合法化双重标准

民主行动党中委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21年2月9日(星期二)在怡保发表的新闻稿:  (怡保9日讯)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直批卫生部长阿汉峇峇颁布“外访部长3天隔离”指令不可理喻,国盟政府更是凭此举合理化、合法化在抗疫执法中的双重标准。 也是行动党中委的黄家和今日走访选区后发文告表示,种植与原产业部长凯鲁丁去年外访归国没有隔离,违反隔离令却可逍遥法外,人民质疑为何部长获“法外开恩”,但普通百姓却被控,甚至罚款高达1万令吉。 “为什么国盟部长就不能遵守与人民一视同仁的指令?政府以新冠病名义颁布紧急状态喊停国会,但他们现在却告诉人民,为工作要缩短隔离天数?” 黄家和问道,正当很多家长烦恼如何让孩子线上学习,国盟部长有先进的笔记本电脑及其官邸有高速的网络,难道就不能居家办公(Work-From-Home)吗? 黄家和表示,国盟政府及部长的低素质表现已导致我国疫情越来越糟糕。人民一方面在努力适应新常态,政府却任由部长们获得额外开恩的对待,令人感到十分失望。 趁着辛丑牛年新春,在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总团长兼兵如港区州议员李存孝安排下,为兵如港新村逾1000户村民送暖,火箭团队隔着铁栅和篱笆把年饼与祝福送到百姓家。

国盟政府抗疫完全抓错重点 “误杀”小商家痛失新年生意!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秘书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21年2月7日(星期日)在怡保所发表的新闻稿: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秘书黄家和表示,国盟政府抗疫方案上抓错重点,不但导致病例继续增加、也让许多小商家在过年前不能营业、苦不堪言! 黄家和指出,虽然政府在两天前开放理发、洗车的运作,但是买卖衣服却继续不被允许,这对于许多已经在行管期前购入大批新年服装的小商家或巴刹摊位业者,更是有最大的影响。 “在国内差不多经济领域都获得允许开放的时候,服装领域却继续被禁止,令人摸不着头脑。特别是新年服装都是有时限性的,印有牛年设计的衣服又能够怎样在行管期后销售出去?” 也是怡保东区国会议员的黄家和日前走访怡保SPPK巴刹与商民交流后,发文告说,显然的现在的国盟政府不接地气、没有了解小商家的需求和困境。 “数据证明,服装业领域并不是导致疫情爆发的重点领域,只要业者和顾客都遵SOP,政府根本没有必要继续打压小商家。” 黄家和表示,国盟政府应该做的是从一些疫情重点领域下手,包括制造业领域以及建筑领域,确保员工和外劳都遵守严厉的SOP,并大幅度增加检验的频率控制疫情,而不是好像现在完全抓错重点,“误杀”服装业的小商家。 一同走访者还有民主行动党副主席兼德宾丁宜区州议员阿都阿兹巴里、怡保东区国会议员政治秘书张迪翔。 图:黄家和(左二)与阿兹巴里(左)在SPPK巴刹与小贩及居民交流,了解新年前的行情及面对的生活问题。左三为张迪翔。

希盟执政,公账会脱胎换骨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受政府委任为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公账会/PA C)主席,积极连同其他由朝野议员组成的公账会成员们,恪尽职守对政府行政弊端案件展开调查!黄家和说,无论是总稽查司或是公账会,都是政府的监督机构(watchdog),即是要进一步调查政府行政上的弊端。 公 账 会 的功 能 和 效 应是 十 分 的 显着 , 可 以 要求 各 部 门 和反 贪 会 跟...

霹雳州行动党声明:历史证明投机者离开 行动党将愈加强大

霹雳州行动党州秘书黄家和今日指出,双溪古月区州议员梁卓经今天上午的记者会,只会证实多天来的传言,也就是他要退党并加入马华,违背党及选民的委托,任何转弯抹角的词藻和再多的籍口,都掩饰不了这种丧失诚信的政治恶行。 也是怡保东区国会议员的黄家和指出,梁卓经2019年杪瞒着党私自接受土团党大臣委任“霹雳州对华特使”官职、并在党谕令他拒绝委任后,尚持续对外使用该职衔。梁氏口口声声说这为了华社的利益,但是最终的事实是完全没有经过跟党商量反而自己私底下接受委任,权欲熏心妄视党纪律的行为,再怎么狡辩也于事无补。 暗度陈仓推荐村长于国盟政府 “同时,梁卓经也承认推荐选区底下的9个村长人选给当时的国盟政府,这种跟国盟政府暗度陈仓的做法,绝对不会是一个有党性行动党议员会做出的事情。梁氏如今要跳槽已经遭到华社唾弃的马华公会,其动机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黄家和,在希盟执政期间,行动党赋予梁卓经霹雳州公账会主席重任、并委任他成为州政府关联公司的董事,给予他足够的机会和平台表现和为霹雳州服务,最后他却没有丁点回馈党信任的心,反而现在转换立场大力盛赞马华。 黄家和说,梁卓经不久前刚刚辱骂州主席为了稳定霹州政局与巫统谈判,甚至说出“热脸贴上冷屁股”等难听的话,可是自己一转身却要加入马华直接成为巫统盟友,暴露了他虚伪与丑陋的一面。 “历史事实证明一旦经不起考验的投机者离开党之后、党将能够更顺利的操作,在重新整合后的行动党将会变得更加强大。” 黄家和说,从1970年代马六甲的陈德泉、雪州的叶炳汉、森州的李银芳、直辖区的黄朱強、霹雳州的杨显助(前任班台州议员)及许月凤,到今天的梁卓经,他们的离开其实并不会打击到行动党,反而让党可以去蕪存菁,整合后凭着忠心于胆的基层及风雨同舟的支持者变得更強大,一直到入主布城。 选民将狠狠教训政冶青蛙 黄家和指出,历史证明广大霹雳州选民痛恨毫无原则的政治青蛙,从杨显助到许月凤,凡跳槽者都会受到选民惩罚,唯一的下场就是遭到选民的垂弃。 黄家和指出,霹雳州行动党如今拥有愈320个支部,是全国拥有最多火箭支部的州属,所谓“树大有枯枝”,唯有剪除朽坏的枝叶,大树才能继续茁壮成长。霹雳州行动党一向来推崇团队精神,感谢忠心于胆的基层,秉持“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精神,在行动党无论在朝在野时候,都强力支撑着火箭旗帜,为国家和为人民斗争服务。 霹雳州民主行动党

卫生部接纳黄家和建议 整合提升怡保2诊所设施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秘书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20年12月23日讯(星期三)在怡保发表的新闻稿: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向怡保上环十八(Station 18)周边社区居民捎来好消息,整合当地两所社区诊所及妇儿科诊所的计划已经开启了第一步,卫生部已原则上接纳其提出的建议,以提升居民就医设施及负荷。 也是行动党霹雳州秘书的黄家和披露,他在上周国会特别议事厅提出上述建议,并获得卫生部确定上环十八的社区诊所及孟佳兰北阁的妇女与儿童诊所的到访人数甚高并超过其负荷,已指示霹雳州卫生局作出搬迁考量,并提升相关设施。 “卫生部表示在寻获称合适地点后,将把此计划纳入第十二大马计划(RMK-12)中。” 黄家和今天率霹雳州反对党领袖兼德宾丁宜区州议员阿兹巴里、怡保东区国会议员政治秘书张迪翔移交拨款8000令吉予2诊所后,随后发表文告如是表示。 他表示,随着孟佳兰与上环十八的人口迅速提升,上述距离1.3公里的两间诊所及其设施都不足以负荷该区求医需求,经与2诊所负责人交流后,向卫生部作出兴建新诊所的建议。 “妇儿诊所启用于1963年,至今没有扩充,平均每日到访的妇女与儿童达182人,最高可达近300人;社区诊所自2012年开始在该地租店提供服务,但该仅一个店面的小空间,平均每天迎来145人求医。” 黄家和指出,上环十八社区诊所因空间不足问题,病患被迫在五脚基久候,饱受烈日炎热或雨天寒风,怡保东区国会议员·德宾丁宜区州议员办公室就曾拨款协助增设布棚。 “此外,诊所也没有空间储存药物,导致药物分批屯放在治疗室、体检室及登记处。诊所也曾向近打卫生局作出3次投诉,关于店铺屋顶漏水问题。” 图:黄家和(左三)在阿兹巴里(左四)见证下移交拨款8000令吉支票予诊所事务官阿丽雅医生(右三)。 图:黄家和(右)走访孟佳兰北阁妇女与儿童诊所。左二为阿丽雅医生。 图:黄家和(左二起)、阿兹巴里、张迪翔与诊所讨论诊所整合或搬迁事宜。后方为前来诊所的妇女与儿童在帐篷下等候体检。

黄家和:三大建议改善财务 促政府不应重施消费税政策

民主行动党中央委员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20年12月17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国会发表的新闻稿: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向政府提出三大建议,改善政府的财务状况,并敦促政府不应该重施消费税(GST)政策。 黄家和建议政府应从“减少直接颁布合约”、“废除支持信”及“改善合约管理”三方面去节流,而非再落实GST,令人民的生活负担加剧,再度遭受消费税制所带来的痛苦。 黄家和今天中午在吉隆坡国会辩论2018年服务税修订法案时作出上述建议,并表示政府与其向人民增收赋税,倒不如从财务管理纰漏中下手,以透明减少财物损失。 他说,稽查报告显示许多构成政府财物损失的案件与直接颁布合约有关,政府有必要减少此类直颁合约;若真的有必要发出直颁合约,其必须遵守的条件需更严谨。 黄家和认为,政府也应即刻废除部长支持信的作法,而此建议也已经被纳入《2019年至2023年国家反贪蓝图》(NACP)中,必须加以落实。 他继续建议,政府也须改善合约管理,因许多合约中有可索回的资金,也有许多可避免的赔偿。 “销售税(SST)落实期间,物价指数已恢复平缓,2019年平均通胀率为0.7%,而GST落实期的通胀率分别为2016年2.9%、2017年3.8%,显示人民在GST税制下的负担较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