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大改革政府应该修法 允许公账会聆讯公开进行

国会公共帐目委员会副主席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9年3月18日(星期一)在国会下议院所发表的演辞摘要: 国会公共帐目委员会副主席黄家和疾呼联邦政府提呈1952年国会(权力及特权)法令修正案,并配合国会议会常规委员会修改议会常规第85条,让除了涉及国家安全机密以外的公账会会议进程可以公开,开拓国会委员会程序的新气象。 也是怡保东区国会议员的黄家和在辩论最高元首施政御词时表示,公开公账会的聆讯过程,将能够提升案件调查的透明度,而这也是民主进步国家,包括英国和澳洲国会的做法。在澳洲,公账会的聆讯过程甚至就如国会会议一样全场直播。 黄家和说,在国会改革的声浪下,允许公账会聆讯过程公开,其实就是现任公账会所有成员的意愿,而国会正副议长都曾经表明愿意让公账会聆讯公开。无论如何,由于1952年国会(权力及特权)法令第9(m)条文的钳制,公账会任何的文件与证据,在报告尚未被提呈给国会之前都不获允许公开,不然将会构成一项罪行。 “这项条文已经不合时宜,而我也已经致函首相署部长拿督刘伟强要求政府尽速提呈法令修正案、以及要求议长拿督莫哈末阿里夫通过议会常规委员会修改第85条文,扫除公开公账会聆讯的法律阻碍。” 与此同时,黄家和也表示,政府也有必要在7月的国会会议中提呈新的国会服务法令,让国会恢复自主权。正当国会委员会制度正愈日进步,各委员会都积极召开会议的时候,我们却面对支援职员不足的问题,就如已经召开27次会议、提呈了两项报告的公账会,都才只有一位全职秘书处主任、以及两位兼职书记,对于繁重的职务来说是完全应付不了。 ”公账会绝对不是无牙老虎,如果能够获得更多支援职员协助的话,将能够更有效地履行我们对于国会的责任。”

“退出国阵”闹剧收场 马华沦为巫伊党羽

民主行动党中委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9年3月18日(星期一)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 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指出,马华中委会不出意料议决继续留在国阵,正式证明长达10个月的“马华退出国阵”言论是一项闹剧,也显示出马华现有领袖都是可以罔顾政治原则、选择只求与巫统继续在一起的路线。 也是民主行动党中委的黄家和表示,马华指留在国阵的原因是为了不要族群关系不会走向华巫对立,是自圆其说、但又过于牵强的说法。 “众所周知,在经过509大选后,巫伊两党为了自救和翻身,巫统玩弄马来种族情绪、伊党挑拨宗教敏感,双双指责华裔控制整个希盟政府,两党并就此而结合起来。” 黄家和指出,马华在此时此刻选择留在国阵,就如与巫统同流合污,给力巫统的种族政治,根本不能够谈得上要避免华巫对立。 黄家和继续表示,马华本身也已经承认,巫伊合作框架走的是单元种族路线、把两线制成为多元种族的执政党对垒单元种族在野党的格局。 “多元民族执政的希盟政府是进步民主政治的正确方向,推崇的全民团结议程正面对国阵巫伊分而治之手段的挑战。显然的,马华虽然明知巫统的路线是错,也情愿跟着一起错下去,助紂為虐成为巫伊两党的党羽,为其单一种族路线效劳,实在是没有政治原则可言。” 民主行动党

玩弄政府宗教学校拨款 马华为巫统玩双面人政治

民主行动党中委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9年3月9日(星期六)在吉隆坡所发表的声明: 民主行动党中委黄家和指出,在巫统与伊斯兰党玩弄种族和宗教政治的当儿,马华也选择继续为巫统效犬马之劳,在华人社会玩弄希盟政府给予宗教学校的拨款,意以指责行动党只照顾巫裔权益。 也是怡保东区国会议员的黄家和指出,马华总会长魏家祥说马华并不曾反对政府给予宗教学校的拨款,但是他是否能够否认,马华总秘书周美芬在大会上打出财政部长林冠英移交5000万令吉拨款给予宗教学校的新闻、并指政府利用政府资源讨好土著的言论? “周美芬的举动和言论目的十分简单,也就是要塑造一个行动党在执政体制下只照顾巫裔的假象,以蒙骗华社、希望重新得到华社对于国阵的支持。” 黄家和指出,在教育拨款课题上,2019年的财政预算案已经明确证明希盟政府对于各源流学校的照顾,从国中、华中、国小、淡小、华小、宗教学校、甚至独中,都获得应当的拨款。 “国阵在技穷未能以过去政绩招架的时候,就选择回到老本行分而治之、玩双面人政治,一方面通过马华指希盟政府和行动党只照顾巫裔、另一方面通过巫统指巫裔被边缘化的情绪,这是极不负责任的低级政治。” 黄家和指出,巫统在同时也找来了另外一个好帮手伊斯兰党一唱一和,在联婚大礼上把盟党马华抛离在外,但是马华却还低声下气、沦落为弃妇之余还继续作为巫统涂脂抹粉,整个党誉在魏家祥领导下荡然无存。 黄家和说,马华在国阵最高理事会会议后选择留在国阵,已经证明了马华对于巫统的“3不”、也就是“不舍、不离、不弃”,而选民也可以看清国阵要分裂人民的正面目,再一次奠定去年509大选拒绝国阵的选择是正确的。  

黄家和提醒马汉顺 马华还是巫统最忠心伙伴

民主行动党中委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9年2月27日(星期三)在吉隆坡所发表的声明: 我们必须提醒马华署理总会长马汉顺,今天马华还是巫统最忠心的盟友、纳兹里也是马汉顺在国阵里的同僚,马汉顺要把纳兹里的种族性言论算在行动党的头上,未免自爆其短、过于牵强。 马汉顺在文告中指纳兹里的举止是要提升希盟的支持率,完全是无稽之谈。纳兹里这次在士毛月补选期间发表的言论,是对于长久以来推崇种族政治、靠种族论调生存巫统的最佳写照。马华在过去不敢对巫统的政治方向呛声,只敢对巫统阿谀奉承,是导致马华在大选中失去华社支持的主要原因。 在509大选国阵失去政权后树倒猢狲散,唯有马华至今依然留在国阵支撑着巫统。虽然在过去几个月马华不断指国阵已经名存实亡、无论是从要退出国阵到转换立场指要解散国阵,马华领袖最后还是成功证明马华是巫统的忠实伙伴。 最新的例子就是,马华总秘书周美芬在昨天居然发表由于补选太多、国阵还没有时间召开会议,这完全是低估了选民的智慧,因为选民肯定可以预见的是,在即将进行的晏斗州议席补选中,马华上下将会好像过去几场补选一样,倾全力为巫统助选,尤其是晏斗州议席补选将会涉及巫统代主席莫哈末哈山。 巫统今天为了政治生存已经与伊斯兰党全面合作,甚至越过国阵成员党马华和国大党,与伊斯兰党成立特别委员会加强合作,马汉顺却可以把这现况当作没有一回事,更默许巫统结合伊党把马来西亚政治走回极端旧路。 在这个课题上,马汉顺所典当的,不单单是马华的党誉,而是国家的整个健康民主进程。 民主行动党

政府用心收购4条大道谈判 魏家祥却为反对而反对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9年2月24日(星期日)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 一个为反对而反对的态度,导致魏家祥不愿意去了解希盟政府在收购收费大道中对于国家未来和人民的用心,也证明魏家祥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在野党议员。 政府宣布与金务达进行谈判,收购巴生谷4条大道的特许经营权。在计划中,收购成功的话,除了在晚上11时至上午5时全免收费以外,在另外的12个小时平常时段也能够获得30%的过路费折扣。 换句话说,相比起现在24小时的同等收费,大道使用者只有在6个小时的繁忙时段,需要缴纳现有的大道收费。 在国家尚在从过去丑闻恢复元气中、以及财务紧缩之下,联邦政府还能够提出改变现有大道收费机制,显示出政府了解民困、减低人民生活负担的决心。 相反的,在国阵执政时期,大道收费只有在特许经营合约下不断调涨,当时的政府完全没有一套计划去逐步收购特许经营权。在国阵调涨大道收费的时候,我们也没有听过魏家祥有给予过怎样的建议来协助人民。 在替代方案下,大道使用者可以根据不同的时段,来更有效地编排交通行程,协助舒缓交通流量,但是魏家祥却选择以诋毁性的言论、指酗酒驾驶者可以享用免收费大道回家,这是否就是今天马华的素质? 政府在两天前签署新的轻快铁第三路线工程后,成功把工程从316亿令吉减少至166亿令吉,为国库省下了150亿令吉。以现有联邦政府过去在几项合约的重新谈判中的表现和指标,人民可以在这4条大道收购的课题上,乐观等待政府的好消息。 民主行动党

继续与巫统大被同眠,黄家和:马华处“身份混淆”困境

希望联盟金马仑重选总指挥黄家和表示,马华正在处于“身份混淆”的困境,一方面声称要解散国阵、另一方面却在金马仑重选继续与巫统大被同眠,维持在与巫统在国阵的忠实伙伴地位。 也是怡保东区国会议员的黄家和今天发表文告表示,上个月的马青大会,马青声称要退出国阵、到了马华大会放软立场说要解散国阵,而在金马仑重选活动中却来一个大U转,以马华成员党身份继续为巫统站台。 黄家和指出,选民不难察觉,马华的党旗与国阵党旗一同扬起,马华领导层无论是实际上还是精神上还是继续跟巫统同在,是不争的事实。 “马来西亚的选民已经在第14届大选以选票拒绝由巫统主导的盗贼统治政府,在国阵其他成员党都选择离开国阵和巫统的时候,马华却选择成为巫统的最后命脉,完全不知道民意所在。” 黄家和表示,很明显的,就算国阵在未来真的解散,马华也将会以不同政治联盟的名义继续在留在巫统身边,这在一场补选中就切切地暴露出来。 “巫统现在只剩下最后一口气,金马仑选民应该在1月26号的补选中以选票终结巫统,让马来西亚在一个没有巫统的政治下重生。” 黄家和

王晓婷选择性看不到希盟表现 黄家和:还陶醉在纳吉盗贼领导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8年12月28日(星期五)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今天表示,马青总团长王晓婷选择性看不到希盟政府和财政部长林冠英在重振国家经济中的表现,或许因为马华上下还在陶醉于造成国家在1马公司举债超过438亿令吉的前首相兼财政部长纳吉盗贼统治的领导。 也是民主行动党中委的黄家和今天是针对马青总团长王晓婷指责财政部长林冠英表现一无是处、以文告敷衍人民,发表文告如此表示。 黄家和表示,马华在拉曼和自立合作社课题上不断指责财政部长林冠英,但是在财长作出多次声明后至今却未能提出为何不愿意交出拉曼的合理理由,现在只有通过媒体子无虚有地喊话指财长没有表现。 “希盟一上台后就在一个月内废除让人民生活负担困苦的消费税,并在销售及服务税落实前给予3个月的税务假期,这项看似不可能的任务,在希盟政府透明化、没有贪污的施政下,获得实践。” 黄家和表示,与此同时,财政部长林冠英在希盟政府废除消费税、减少23亿令吉的收入之后,尚能够下定决心在2019年一口气系数退还前朝国阵政府欠下纳税人的194亿消费税退款和160亿所得税退款。 “除了填下前朝政府留下的坑洞之外,这项决定也让市场重新拥有超过350亿令吉的资金流动,成为激活国家经济的动力,这不容王晓婷一句一字就能够否定的。” 黄家和说,王晓婷的说法,再一次证明,造成国家在1马公司举债超过438亿令吉、以及拖欠商家和纳税人超过350亿令吉的消费税及所得税退款的前首相纳吉,或许就是在马华的眼中最好的财政部长。 “王晓婷的表现,只能够显示出马青与民意完全脱节,而这也难怪马华至今依然不敢、也不愿离开国阵、与巫统来个切割。”

PTPTN一等荣誉更多群体豁免 黄家和:教育部聆听民意施政

社青团总团长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8年11月27日(星期二)在国会所发表的文告: 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表示,政府宣布把高教基金(PTPTN)的一等荣誉学位豁免摊还的资格从B40群延伸至M40中层收入群的做法,彰显希盟政府愿意聆听民意的施政态度。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在国会问答环节中,回答黄家和的附加问题时表示,政府将会把PTPTN一等荣誉学位豁免摊还的资格从B40群延伸至M40中层收入群,惠及更多的毕业生。张念群也透露,截至今年10月,一共有53,113 名PTPTN借贷者获得豁免摊还贷款,其中37,355名是国立大学学生、15,758名则是私立大专学生。 也是社青团总团长的黄家和表示,政府在2019年财政预算案中把一等荣誉学位的PTPTN豁免局限在B40收入群,引起了许多学生和家长的担忧。其中,受影响最深的是收入刚刚越过B40、在M40较底层的家庭。 黄家和表示,他本身也接到许多选民通过短讯和电邮给予的意见,而在之前辩论财政预算案的时候,也提起政府有必要重新探讨这项决定,让M40的家庭、或者至少在国立大学念书的学生,可以继续受惠。 黄家和认为,给予一等荣誉学位PTPTN的豁免,不单只是财务经济上豁免,也是对于多年寒窗苦读的毕业生一项肯定。虽然高教基金财务紧缩是不争的事实,但是政府还是有义务给予学生们的努力一项肯定。 “教育部今早在国会的回复是一个很好的开始,愿意聆听民意的态度值得赞许。他希望在国家经济状况在新政府的领导下好转之后,政府能够给予大专毕业生更多的奖掖,回馈年轻人的支持。” 社青团

马华指控子虚乌有 把学生当剑盾

社青团总团长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8年11月26日(星期一)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 社青团总团长黄家和表示,马青总团长王晓庭说不准有一天财政部长林冠英也会叫所有独中拿出储备金来补贴学校开销的说法,是子午虚有的指控,再一次证明了希盟执政首次制度化拨款华文独中,已经扫了马华一个耳光。 “马华在过去多年没有办法把独中拨款列在财政预算案之内,希盟执政不到半年就成功做到,虽然面对财政的约束,但是还是拨出1200万令吉,再加上希盟执政州属的各项援助,华文独中获得新政府的重视是不争的事实。” 也是怡保东区国会议员的黄家和表示,王晓庭指拉曼大学学院拨款被削,是希盟政府理财不当,这更是完全没有根据的。 “希盟政府今天接手的国阵执政61年后所留下的烂摊子,过去贪污滥权行径的不断导致国家债台高筑,单单是1马公司的债务就高达438亿8000万,而前朝政府更是滥用属于商家和人民的消费税和所得税退款,导致人民生活百上加斤。” 黄家和说,希盟政府在接手半年后就下定决心,要把被拖欠多年的194亿消费税退款以及160亿所得税退款系数退还,难道这在王晓庭眼中还是理财不当? 黄家和指出,在拉曼大学学院拨款课题中,马华的反应令人感到最不解的是, 国阵执政时期拉曼大学学院拨款被削3425万马华却不敢呛声、希盟执政减少2450万令吉拨款马华却威胁起学费,这分明就是拿着学生的利益当剑盾,逃离课题的源头所在。 社青团 3 Comments Seen by 2 Like Comm

欠债438亿,资产剩2亿,若无换政府,人民还被蒙在鼓里!

欠债438亿,资产剩2亿,若无换政府,人民还被蒙在鼓里! 社青团总团长黄家和今天表示,根据国会最新的书面回复,1马公司至今的总债务达到438亿8800万令吉,而资产却只剩下区区的2亿7700万令吉,前朝国阵政府的挥霍举债,已经让国家财政状况陷入史无前例的危机。 也是怡保东区国会议员的黄家和今天连同桂和区州议员崔慈恩,在怡保出席选区的一项活动后向报界透露,1马公司以及其相关子公司自2009年以来就开始通过债券举债,一共高达319亿令吉,利息从最低的4.4巴仙到最高的5.99%不等,最快的债卷将在2022年到期,4项债卷单只是利息方面就超过119亿令吉。这是一项令人乍舌的数据,如果没有换政府的话,国民肯定还被还被蒙在鼓里,继续为前朝政府的挥霍卖单。 黄家和指出,在过去获得不少政府土地的1马公司为了摊还债务,更必须逐渐变卖资产,导致现在只剩下一片位于雪州巴生318.42英亩的土地,价值2亿7700万令吉。 “这已经让国家的经济状况陷入危机,希盟政府在接过这个烂摊子后,就通过法律程序把损失的金钱追讨回来,其中前任首相纳吉夫妇先后被控、价值10亿令吉的平静号即将被拍卖,都是新政府努力的一部分。” 黄家和说,与此同时,新政府也果敢地挑战1马公司与IPIC的不平等协议的合法性,因为当中涉及的欺诈行径,已经让政府必须承担57.8亿令吉的庞大债务。 “1马公司庞大的债务和所带来的经济负担已经让新政府无法在现阶段自主地落实涉及财务负担地竞选宣言,但是从2019年地财政预算案大砍首相署99亿令吉开销、以及减低超过110亿令吉地行政开销,并让B40一群在预算案中受惠,展现出了新政府在逆流中依然照顾人民福利地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