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税退款被前朝政府当作收入 黄家和:严重失信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8年8月8日(星期三)在国会所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直指,前朝政府没有把预缴的消费税进入信托户口,当作政府的收入来用,是一项严重的失信行为。 也是社青团总团长的黄家和在国阵笨珍国会议员阿末马兹兰辩论《2018年服务税法案》时打岔,作出上述抨击。 黄家和表示,任何不属于政府收入的税收,必须被放进信托户口,而消费税的退款,更是必须在14天内还给商家。但是,根据财政部长林冠英的揭露,一些消费税退款甚至拖延了长达两年。 黄家和说,阿末马兹兰指既然希盟今天已经成为政府、就必须负上消费税退款的责任,但是事实上,当消费税退款被前朝政府当作收入来用过后,就犹如俗语说的“先用未来钱”。希盟政府必须要为前朝政府收拾烂摊子,但这并不表示前朝政府无需负上政治和道德责任。 不要说是掌管国民血汗钱的中央政府,就连普通的律师楼都需要把替顾客掌管的款项放在信托户口内,难道前朝国阵政府不了解作为政府的责任,还是由于种种丑闻导致国库空荡,前朝政府把消费税退款也用去? 虽然国阵议员不断地要合理化消费税退税被放进政府收入户口的做法,但是如果这种做法最后导致政府无力摊还、拖欠商家退税的话,将是国阵前朝政府另外一项败笔。

反对党罗纳建迪掌公账会 黄家和任副主席

公账会副主席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8年8月7日(星期二)在国会所发表的文告: 新的公账会必须能够恢复人民的信任和信心,并履行对于国家的责任。 马来西亚国会今天写下了历史性的一页,正式选出在野党国会议员罗纳建迪为公账会主席。这项委任,也是希盟落实竞选宣言的行动之一,特别是希望宣言第16条写道:公账会主席将由在野党议员担任。 在过去5年,公账会在扮演一个保护人民血汗钱角色当中,显得失败和妥慢。在1马公司丑闻,虽然当时的在野党公账会成员多番的施压,公账会却未能重新调查并提呈一个更完整的报告,特别是在美国司法部在2016年7月进行充公行动、提出许多新证据过后。 反而,公账会在2016年4月针对1马公司丑闻所提呈于国会的报告,却被当时的国阵议员用作成为前首相纳吉“无辜”的保护伞,虽然报告中并不曾指纳吉无罪。公账会的诚信严重地受损,使到国民失去信心,最后国民更倾向于依赖外国的执法单位,包括美国司法部,来寻求真相。 新的公账会必须能够恢复人民的信任和信心,并履行对于国家的责任。新的公账会将会秉公处理每一个案件,而我相信,“准确、负责任、可信赖”将是新公账会的3大指标。 公账会将与总稽查司保持最高的配合,并针对总稽查司报告中的揭发,进行调查。公账会与总稽查司的角色息息相关,公账会必须依靠一项有水准的稽查报告来履行任务、而总稽查司也必须依赖一个有效的公账会,确保政府部门严正看待总稽查司报告中揭发的种种弊端。 同时,我将会与公账会主席商讨,在未来的公账会听证会中,除非涉及国家安全机密或特别元素,听证会必须以公开的方式进行。公账会也会重新审核现有的法律,确保给予公账会配合的吹哨者和所有证人应当的法律保护。 作为一个开端,我也会在公账会所有成员获得委任后,与公账会主席在第一次的正式会议中商讨,重开1马公司丑闻的调查,以便公账会能够考量所有新的证据,并提呈报告于国会。 黄家和

黄家和提醒马智礼 勿以国阵思维处理独中课题

社青团总团长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8年7月18日(星期四)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 我们必须提醒教育部长马知礼,对于华文独中和统考文凭的政策上的改革与进步,是希盟多年来斗争重要的一部分,而这也是人民想看到的。鉴此,所有教育部关于华文独中和统考文凭的答复,必须展现教育部落实政策改革的准备,而不是一贯地以“国阵思维的标准答案”来处理这项教育课题。 教育部长昨天在给予国会的书面答复指“教育部没有为独中准备拨款,因为独中并不在国家的教育体制之下”。这样的答复令人十分失望和遗憾,有如把过去希盟对于独中政策改革的进步立场,拖回到国阵的保守时代,这并不是在大选中投票给希盟的支持者所要看到的。 独中虽然多年来都没有被纳入为国家教育体制的一部分,但是却在国家教育发展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独中为国家栽培人才的贡献,必须获得承认。就此,在过去多年来,希盟都通过执政的州属,采取进步和大胆的改革,给予独中地位应当的承认,而这些努力都深受选民的欢迎。 给予独中协助和拨款,对于希盟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只是国阵在过去都没有做到。 在霹雳州,2008年执政的民联政府落实新措施,颁布1000公顷的土地于州内9间独中作为以地养校用途,让独中自供自给,无需依赖政府不定时的援助。同时,当时的民联政府也给予同样受到国阵政府忽略的宗教学校同等的协助,也拨出1000公顷的土地于宗教学校。 这项政策甚至得到砂拉越国阵政府的认同,后者在2011年宣布拨出2000公顷的土地于州内独中以地养校。 在槟城,自2008年以来州政府至少已经拨出1600万令吉给予州内独中、同样地雪州政府也在2009年开始每一年200万令吉制度化拨款独中。 明显的,教育部长的书面答复,只是重复国阵时代教育部的立场,完全未能展现希盟在独中课题上政策改革的决心。我们需要强调的是,独中不被承认为政府教育体系的一部分,并不能成为否决独中拨款的理由。 如果教育部长对于希盟长久以来在独中改革课题的努力不了解的话,我和我的后座议员同僚准备给予教育部长协助,让他能够更深入地了解这个课题。 黄家和

希盟要长久执政 须落实体制改革

社青团总团长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8年7月19日(星期四)在国会下议院参与最高元首施政御词辩论时所发表的演辞摘要: 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表示,虽然希望联盟在第14届大选获得历史性胜利,但是如果这个新政府要长久执政的话,就必须要落实体制上的重大改革,首先把国会打造成为一个第一世界国会,进而引领马来西亚迈向第一世界国家。 也是社青团总团长的黄家和指出,马来西亚自两年前美国司法部采取法律行动、充公在美国、英国和瑞士超过10亿令吉与1马公司有关联的财物,人民在大选中的决定,至少已经成功把马来西亚除掉盗贼统治的恶名,而现任在朝国会议员的任务不再是单单扮演立法角色,也肩负着一个爱国责任,塑造一个团结、民主、公正的马来西亚国度,缔造马来西亚之梦。 黄家和表示,前朝国阵政府的失败在于,其国会议员在丑闻发生时选择沉默和否定的态度,只为了盲目捍卫当时的首相,而这一点到最后前任巫青团团长凯里也公开认同错误。这将是现任国会议员的借镜,政府绝对不能重蹈复撤,不然将会落得如前朝政府一样遭到人民的拒绝。 “当英国和瑞士的国会都能够辩论1马公司课题的课题,前任国会议长却禁止国会议员提出所有关于1马公司的提问,以及严重打击国会的监督角色。在这方面,希盟政府应该做的就是通过体制上的改革,纠正前朝的错误,恢复政府机构的独立性和专业性。” 黄家和说,权力使人腐败、绝对的权力使人绝对的腐败,现任政府不能够再把权力集中于个人或特定政府单位当中。希盟政府在最近把9个重要单位,包括反贪污委员会、选举委员会、公共服务委员会等归纳国会之下,是十分重要的步骤,而国会也应该尽速成立国会遴选委员会,让国会议员更有效地监督这些单位的运作。 以施政表现留住人才 制止人才外流最佳时刻 希盟政府也应该趁着这个机会,以政绩制止国家人才外流问题。马来西亚在2010年的人才外流人数高达30万名,而根据世界银行报告,在每10个拥有大专文凭的马来西亚人当中,就有2人选择到外流国外。当中的因素除了经济和生活环境考量以外,政府的施政表现也是其中的关键。 黄家和说,只要希盟政府能够逐一落实竞选宣言,并确保一个透明化、公正、廉洁、不分种族的开明施政,绝对能够大致上述目标。其中,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将会是一大步,教育部长绝不能够让统考被渲染成为种族课题,而必须着手落实宣言中的承诺。 吁新政府成立警察独立投诉及滥权委员会 恢复国民对警方信心 黄家和同时也在辩论中重提2005年警察皇家调查委员会报告、一共433页125项建议中最重要的一项,也就是成立独立警察投诉及滥权委员会(IPCMC)。在该报告中,独立警察投诉及滥权委员会是一个独立机构,建议中必须有7位成员,接纳所有关于警方的投诉。 “在过去的13年来,我们经历了在警方之下的A古甘、阿米鲁拉昔案件,反贪污委员会的赵明福和阿末沙班尼案件,但是该委员会的成立却如同被当权的政府忘掉一样,完全没有任何政治决心去落实。” 新政府有必要探讨并落实成立警方独立投诉及滥权委员会,作为体制改革的一部分,而这项建议并不是要惩罚执行任务的警员,而是为了挽回国民对警方的信心。黄家和在辩论中也举出其他国家,包括英国、苏格兰、纽西兰、澳洲等国家,都有类似的独立委员会,而其中一些更是直接向国会负责。 为年轻人向教育部喊话 移除CCRIS高教贷款者名字 黄家和在辩论中也为年轻人向教育部喊话,捍卫高教贷款者(PTPTN)的利益。黄家和指出,他很欣慰看到教育部长马兹里在大选后的一个月就宣布落实希盟竞选宣言,让4000月薪以下的高教贷款者延迟摊还贷款,并已经在6月15日系数把43万3000名欠款者的名字从移民局黑名单中移除。 但是教育部长马兹里却表示欠款者的名字还是会出现在国家银行信贷资讯系统黑名单当中。这对于收入尚在4000令吉以下的欠款者是不公平的,因为在新的政策允许这一单位的高教贷款者延迟摊还贷款,但同一时间却被列入CCRIS名单,这好比没有犯下错误却被惩罚的情况。 黄家和指出,年轻人现在要拥有房子已经是一项如此困难的目标,如果年轻人在能够负担购买屋子的首期,但是却因为是PTPTN贷款者而被列入CCRIS名单未能取得银行贷款,这将会造成年轻人更难拥有本身的房子。 “至少在这方面,教育部可以听取年轻人的心声,了解年轻人的需求,即刻取消所有高教贷款者的CCRIS名单。” 黄家和

否认购买6千万珠宝 没有人会相信罗斯玛

前首相夫人罗斯玛的律师指罗斯玛并没有买下黎巴嫩著名珠宝商世皇贸易SAL公司诉状中的珠宝,只是“看看而已”。 这声明相信让大部分的马来西亚人震惊。 罗斯玛的律师声称对于任何指控罗斯玛使用偷来的钱购买世皇珠宝,是毫无根据和不实的指控。或许,对于罗斯玛来说,"看看”、没有买下珠宝并不是一项罪行,但是实际上,没有思维正常的人会相信罗斯玛自身的辩护。 我们要问的是,究竟罗斯玛凭着什么,可以使到世皇在没有支付任何款项之下、送上价值6千万令吉的珠宝让罗斯玛“看看”?罗斯玛是世皇的高消费惯客、还是由于她作为时任首相夫人的缘故,还是两者都是? 罗斯玛律师的声明,直接承认了罗斯玛就是被充公珠宝的拥有人。这也暴露了罗斯玛收入和消费不对称、过于豪华的生活方式。 如果没有509的改朝换代,罗斯玛的私人珍藏没有被暴露出来的话,罗斯玛最后究竟怎样偿还该6千万令吉的珠宝买价,这是国民要知道的。 社青团总团长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8年7月11日(星期三)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

投票年龄降低至18岁符合时宜 黄家和:政府应落实自动选民登记

社青团今天对首相敦马哈迪提出把投票年龄调低至18岁的建议表示欢迎。与此同时,社青团也建议,联邦政府应该更进一步地落实自动选民登记机制,让所有18岁以上的国民,自动成为选民。 敦马哈迪把投票年龄降低至18岁的建议符合时宜,也与国际民主政治发展方向一致。除了泰国、澳洲、丹麦、意大利、德国等近100个国家以外,最近日本和台湾也相继把全民公投的人投票年龄降低至18岁。 这个建议是十分的重要,因为这将会显示今天的政府对于年轻人的重视和信心。同时,这也是对于年轻人在协助国家政治正面发展中的一项肯定。 截止2017年9月,国家共有360万名符合资格的国民没有登记成为选民,当中21岁至30岁的年轻人占了其中的250万名。这个情况其实是在2013年时恶化,因为当时的国阵政府由于有政治企图,而撤销所有给予政党登记选民的权力。 自动选民登记的制度在先进国家并不陌生,其中德国、法国、比利时和瑞典都是这个机制中的佼佼者。美国其实也不落人后,已经开始在许多州属提呈和通过自动选民登记法案,与时并进。 在马来西亚,选举委员会以及国民登记局的制度是连线的,严格上来说,要落实自动选民登记在技术上是不成问题。 鉴此,联邦政府已经是时候展现出政治决心,跨步向前落实自动选民登记制度,全面地民主化整个政治管理,这也将会是国民最期待的政治改革之一。 社青团总团长兼霹雳州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8年6月22日(星期五)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

民政党拥护巫统 与民意严重脱节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秘书兼桂和区州议员黄家和于2018年3月11日(星期日)在怡保所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秘书黄家和表示,民政党明知巫统高傲、却要求选民“教训巫统就够”,然后继续支持巫统,简直就是巫统的最大拥护者,以及与民意严重脱节。 也是桂和区州议员的黄家和表示,华社曾经在1995 至 2004年大选中支持身在国阵的民政党,民政党在政府中有足够的代表,但是当时华社的问题还是延续到今天,独中统考文凭不受承认、华中华小没有获得公平对待,民政党情何以堪? “希望联盟所推展的“希望宣言”,一一地把华社的问题根治,独中统考文凭获得承认,毕业生只需要大马教育文凭国文单科优等,就可以用统考文凭进入国立大学,而民政党选择还在盲目着支持着巫统,最后只会被唾弃。” 黄家和是针对民政党州主席苏家斌日前要求华社“教训巫统就够”的言论,发表文告如此表示。 黄家和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但是民政党和苏家斌的心态就是,明知巫统犯错、还是要和巫统在一起,这就是大错特错。 “国家近年来被1马公司丑闻笼罩,巫统领袖显然必须对事件负责,但是民政党还是继续当巫统后盾,对1马公司案不敢呛声,明显地就是与民意脱节。” 巫统已经因为种种的丑闻和党内的分裂而大大削弱,这一届大选是换政府的最好机会,而华社要的是在希盟政府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而不是好像过去60年以来马华和民政般在国阵体制中的失败。

黄家和:纳兹里嚣张至斯,马华应检讨在国阵内的地位,给巫统颜色!

社青团总团长黄家和于2018年3月1日(星期四)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 自三天前无理斥责郭鹤年后,巫统最高理事拿督斯里纳兹里至今还毫无歉意,而国阵主席拿督斯里纳吉的回应也模凌两可,是时候马华重新检讨与巫统在国阵内的盟友地位,给巫统颜色看。 纳兹里多天来的嚣张的言论,至今甚至已经烧到马华的身上,不要说被呛的马青总团长张盛闻,巫统是完全不曾把整个马华当着盟友看待。 今天有报导指内阁要平息风波、指示停止攻击郭鹤年,但是单单这样是不能接受的,因为过去几天郭鹤年所受到的“莫须有”攻击,已经完全抹杀了他一身对于马来西亚的贡献,形象完全被抹黑。 巫统领袖对于郭鹤年的攻击,都是因为巫统假新闻枪手拉惹柏特拉的指控,任何思维正常的人,都不会相信。如果不是背后的政治动机,为何巫统领袖会选择随之起舞? 理由很简单,巫统就是要靠假新闻、莫须有的指控,玩弄种族情绪,来赢取第14届大选。 只要一天纳吉和纳兹里没有给予郭鹤年道歉,内阁的任何指示都是毫无诚意的,而巫统领袖将会继续依赖假消息来玩弄课题。 同时,如果马华和马青还能够吞下纳兹里这口气、不敢跟巫统摊牌的话,我们不知道马华的政治尊严可以摆在那里。 民主行动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