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执政,公账会脱胎换骨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受政府委任为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公账会/PA C)主席,积极连同其他由朝野议员组成的公账会成员们,恪尽职守对政府行政弊端案件展开调查!黄家和说,无论是总稽查司或是公账会,都是政府的监督机构(watchdog),即是要进一步调查政府行政上的弊端。 公 账 会 的功 能 和 效 应是 十 分 的 显着 , 可 以 要求 各 部 门 和反 贪 会 跟...

国盟政府抗疫完全抓错重点 “误杀”小商家痛失新年生意!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秘书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21年2月7日(星期日)在怡保所发表的新闻稿: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秘书黄家和表示,国盟政府抗疫方案上抓错重点,不但导致病例继续增加、也让许多小商家在过年前不能营业、苦不堪言! 黄家和指出,虽然政府在两天前开放理发、洗车的运作,但是买卖衣服却继续不被允许,这对于许多已经在行管期前购入大批新年服装的小商家或巴刹摊位业者,更是有最大的影响。 “在国内差不多经济领域都获得允许开放的时候,服装领域却继续被禁止,令人摸不着头脑。特别是新年服装都是有时限性的,印有牛年设计的衣服又能够怎样在行管期后销售出去?” 也是怡保东区国会议员的黄家和日前走访怡保SPPK巴刹与商民交流后,发文告说,显然的现在的国盟政府不接地气、没有了解小商家的需求和困境。 “数据证明,服装业领域并不是导致疫情爆发的重点领域,只要业者和顾客都遵SOP,政府根本没有必要继续打压小商家。” 黄家和表示,国盟政府应该做的是从一些疫情重点领域下手,包括制造业领域以及建筑领域,确保员工和外劳都遵守严厉的SOP,并大幅度增加检验的频率控制疫情,而不是好像现在完全抓错重点,“误杀”服装业的小商家。 一同走访者还有民主行动党副主席兼德宾丁宜区州议员阿都阿兹巴里、怡保东区国会议员政治秘书张迪翔。 图:黄家和(左二)与阿兹巴里(左)在SPPK巴刹与小贩及居民交流,了解新年前的行情及面对的生活问题。左三为张迪翔。

黄家和致魏家祥:无需律师资格 都可看懂信函明确不含糊的内容

民主行动党中委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9年4月4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国会大厦发表的声明:   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表示,财政部长林冠英出示的信件清楚表明有买家出价16亿8000万令吉献购香港湾仔告士打道50号的马来西亚大厦,任何人不需要拥有律师资格,都能够看懂当中明确且不含糊的内容。 也是民主行动党中委的黄家和在国会走廊,针对魏家祥在香港湾仔告士打道50号的马来西亚大厦收购课题恶意诬蔑财政部长林冠英的言论,召开新闻发布会上作出回复。 他指出,该信函白字黑字阐明献议以16亿8000万令吉购买马来西亚大厦,也列明签署买卖合约时将缴付收购价20%的订金,而80%的余款则在所签署买卖合约后的90天内付清。 “有关2019年1月20日的信函列出开价,并清除阐明条款,魏家祥不懂是不了解,还是蓄意不想让自己去理解。” 黄家和说,这样的献购在法律上是完整、并符合普通买卖程序,一旦大马政府接受此交易,它将成为一份约束双方的合约。 “前首相纳吉对政府要卖掉香港马来西亚大厦一事,虚情假意表现得好像很痛心及表达担心。但是纳吉却忘记,事实上是他自己在第14届大选前以仅11亿令吉批准出售有关大厦。尽管财政部已揭露此事长达1周,但纳吉没有交代有关交易批准。显然,纳吉了解自己的处境,无法否认政府所提出的事实。” 黄家和表示,魏家祥应该做的就是向纳吉要求更多的资料以实际地反驳,并且衡量究竟纳吉的政府所曲得开价、还是如今新政府所获得的收购价,会为大马人民带来更高的收益。魏家祥也不要忘记,他本身也是纳吉政府的一员。 “但是,魏家祥却迫不及待地选择转身为“纳吉第一捍卫者”,对政府和财政部长作出恶意诬蔑。他甚至毫无理由地质疑政府所获得的开价到底是马币或是港币,但在此问题被证据驳回时,他却改口风质疑此信函是否是一份有效的献议。” 黄家和表示,魏家祥可以选择继续表现得无知,但是他必须对他的言论负责。他是否会为其恶意诬蔑及指控负责,辞职谢罪? 黄家和

东铁恢复旧路线多花200亿 黄家和促魏家祥解释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20年7月7日(星期二)在怡保发表的新闻稿: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表示,希盟政府在重启东铁计划费尽心思,最后节省215亿令吉,但联昌研究显示揭露国盟要恢复国阵时代费用高昂的旧路线,将使目前440亿令吉的总费用或飙升至640亿令吉,令人震惊。 黄家和说,交通部长魏家祥必须要给人民一个交代,在提出重启东铁旧路线建议之前,是否有进行详尽的成本研究、还是仓促行事? 黄家和是于今日在德宾丁宜区分派生活物资予需要帮助人士,发表文告针对东铁计划生变课题,发出上述要求。 “国债债台高筑,希盟执政后,检讨东铁计划,在惠及东海岸人民的前提下修改路线,途经布城到巴生港口,但魏家祥现在却选择放弃此便宜实惠又有发展潜力的路线。” 黄家和说,联昌研究也指希盟修订的东铁C段工程进度已达16%,魏家祥若硬要再改回旧路线,将是浪费国家资源,也耽误东铁工程,令助推东海岸经济发展及人民使用火车的日子将再度推迟。 “联昌研究亦表明不愿评论更改路线的背后政治原因,映射魏家祥的决定有着强烈的政治议程,他必须对此作出解释。” 黄家和(站者右二)、阿都阿兹巴里(右三)分派生活物资予德宾丁宜区需要帮助者。站者左起:郑茜雅、张迪翔;右为米兹。

紧急状态不影响公账会监督?! 达基尤丁言论错误粉饰政府

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21年4月26日(星期一)在怡保发表的新闻稿: 首相署(国会与法律)部长拿督斯里达基尤丁今日的文告声称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PAC)能够在紧急状态期间监督政府施政。 达基尤丁的言论错误,或者他并不理解紧急状态的落实对公账会及其他国会特别遴选委员会所带来的影响。国会下议院议长已向公账会等特别遴选委员会下达指示,在国会被冻结期间,暂停所有委员会程序与会议。此指示已促使公账会被迫暂停全部程序与会议。 公账会与由古晋区国会议员俞利文领导的卫生、科学及创新特别遴选委员会于2021年3月18日曾公开联合促请政府及国会恢复公账会与特委会的运作。但,政府与议长并没有理会。 我要询问达基尤丁是否真的不了解此事,还是试图要混肴人民?公账会绝不允许达基尤丁利用公账会名义来粉饰政府,制造政府“没有隐藏任何事”的假象。 达基尤丁的文告明确表明政府监督机制的必要与重要性,然而当公账会与特委会在现有的状态下被瘫痪,又如何进行监督工作? 达基尤丁的文告与事实相反,政府的支出似乎在没有被监管的情况时,政府表现得更加自在。 自紧急状态开始,发生了一些与监督有关及令人担忧事情: (i) 政府2021年3月31日颁布的宪报显示,只要获得财政部、州务大臣或首长的批准,在紧急状态期间,政府可以从联邦政府统一基金或州统一基金挪用附加拨款,无须获得国会或州议会的通过。   (ii) 政府在宪报上颁布2021年紧急状态(1988年国家信托基金)(修正)法令,以利用国家信托基金(KWAN)作为采购新冠病及相关传染病疫苗的支出。 在紧急状态落实前,公账会针对疫苗采购课题于2021年1月5日召开会议,传召相关部门给予汇报及解释,随后人民对疫苗计划的信心提升。但,公账会目前并不能执行联邦宪法所赋予的职能。 我再次促请国会下议院议长,准许公账会可立即重启程序与开会,以让公账会能够发挥监督政府行政与财务的角色,尤其是政府在紧急状态期间的支出。 同时,为了国家与人民的利益,政府也需要立即允许国会的召开,以让公账会能够继续向国会提呈报告。 黄家和

3天隔离指令不可理喻 国盟合理化合法化双重标准

民主行动党中委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21年2月9日(星期二)在怡保发表的新闻稿:  (怡保9日讯)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直批卫生部长阿汉峇峇颁布“外访部长3天隔离”指令不可理喻,国盟政府更是凭此举合理化、合法化在抗疫执法中的双重标准。 也是行动党中委的黄家和今日走访选区后发文告表示,种植与原产业部长凯鲁丁去年外访归国没有隔离,违反隔离令却可逍遥法外,人民质疑为何部长获“法外开恩”,但普通百姓却被控,甚至罚款高达1万令吉。 “为什么国盟部长就不能遵守与人民一视同仁的指令?政府以新冠病名义颁布紧急状态喊停国会,但他们现在却告诉人民,为工作要缩短隔离天数?” 黄家和问道,正当很多家长烦恼如何让孩子线上学习,国盟部长有先进的笔记本电脑及其官邸有高速的网络,难道就不能居家办公(Work-From-Home)吗? 黄家和表示,国盟政府及部长的低素质表现已导致我国疫情越来越糟糕。人民一方面在努力适应新常态,政府却任由部长们获得额外开恩的对待,令人感到十分失望。 趁着辛丑牛年新春,在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总团长兼兵如港区州议员李存孝安排下,为兵如港新村逾1000户村民送暖,火箭团队隔着铁栅和篱笆把年饼与祝福送到百姓家。

国会改革公账会脱胎换骨 公账会誓捍卫人民血汗钱

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22年9月5日(星期一)在怡保发表的新闻稿: 国会公账会主席黄家和今天表示,公账会的角色在2018年国会制度改革之下,证明已经脱胎换骨、在未来无论是哪一个联盟当政府,都会成为监督政府行政、捍卫人民血汗钱的一双眼睛。 也是怡保东区国会议员的黄家和今天在出席其服务中心主办的“浓情中秋、情系火箭”中秋晚会上致辞时表示,公账会在过去短短的两年时间,共召开了164次的会议、提呈了15项报告,对政府部门的采购、合约监督、以及耗财政成效,根据案件作出不同的结论和建议。 公账会建议获落实,群众关注正面发展 黄家和说,最近的90亿令吉濒海战舰的报告,获得群众大量的关注,也迫使政府一一落实和执行公账会的建议,包括解密两项重要的稽查报告,是十分正面的发展。

玩弄政府宗教学校拨款 马华为巫统玩双面人政治

民主行动党中委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9年3月9日(星期六)在吉隆坡所发表的声明: 民主行动党中委黄家和指出,在巫统与伊斯兰党玩弄种族和宗教政治的当儿,马华也选择继续为巫统效犬马之劳,在华人社会玩弄希盟政府给予宗教学校的拨款,意以指责行动党只照顾巫裔权益。 也是怡保东区国会议员的黄家和指出,马华总会长魏家祥说马华并不曾反对政府给予宗教学校的拨款,但是他是否能够否认,马华总秘书周美芬在大会上打出财政部长林冠英移交5000万令吉拨款给予宗教学校的新闻、并指政府利用政府资源讨好土著的言论? “周美芬的举动和言论目的十分简单,也就是要塑造一个行动党在执政体制下只照顾巫裔的假象,以蒙骗华社、希望重新得到华社对于国阵的支持。” 黄家和指出,在教育拨款课题上,2019年的财政预算案已经明确证明希盟政府对于各源流学校的照顾,从国中、华中、国小、淡小、华小、宗教学校、甚至独中,都获得应当的拨款。 “国阵在技穷未能以过去政绩招架的时候,就选择回到老本行分而治之、玩双面人政治,一方面通过马华指希盟政府和行动党只照顾巫裔、另一方面通过巫统指巫裔被边缘化的情绪,这是极不负责任的低级政治。” 黄家和指出,巫统在同时也找来了另外一个好帮手伊斯兰党一唱一和,在联婚大礼上把盟党马华抛离在外,但是马华却还低声下气、沦落为弃妇之余还继续作为巫统涂脂抹粉,整个党誉在魏家祥领导下荡然无存。 黄家和说,马华在国阵最高理事会会议后选择留在国阵,已经证明了马华对于巫统的“3不”、也就是“不舍、不离、不弃”,而选民也可以看清国阵要分裂人民的正面目,再一次奠定去年509大选拒绝国阵的选择是正确的。  

千方百计避开SRC审讯 纳吉的 Bossku 勇气呢?

民主行动党中委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9年4月1日(星期一)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 前首相纳吉不应该让人民对于他的勇气失望,再次尝试展延订于本周三(4月3日)的SRC审讯。 昨天,纳吉才刚刚在他本身的面子书上上载两项状态: “我支持(审讯的)直播,因为这将能够保证透明度、以及法治获得遵崇。人民有权知道真相”- 2019年3月31日上午8时40分。 “我不了解,坐在家里观看直播的人如何会使到法庭成为马戏团?有什么要害怕的?”- 2019年3月31日下午3时零6分。 从当时的面书状态,纳吉看似展现出了他过人的勇敢和信心,以及他对于即将到来的SRC审讯的准备。 他的态度看来就是以摊开所有的证据,来证明他针对控状的无辜和清白。其实,许多人都对纳吉的勇气和“没有隐瞒”的态度感到震撼和信服。 但是,在短短的不到24小时后,纳吉的行动暴露出了他的真面目。纳吉的辩护律师哈温德吉星告诉法庭,纳吉已经针对联邦法院不允许暂缓SRC审讯的判决,申请司法审核。 如果纳吉真的认为他本身是清白的话,他就应该利用这个机会,加速SRC案件在法庭的审讯,通过法庭证明他的清白。 纳吉再次尝试展延审讯,暴露出他只是要通过他公开支持法庭审讯直播的准备,来制造一个勇敢的假象,而事实上他还是不断地通过千方百计,来避开法庭的审讯。 纳吉这样大的一个U转,标榜不了一个自称“BOOSKU”应有的勇气。现在人民可以套用纳吉本身的话问他:“人民有权直到真相,有什么要害怕的?” 黄家和  

称希山违反SOP无关犯罪 首相包庇高官令人震惊!

民主行动党中委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22年2月14日(星期一)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首相错了。希山慕丁违反标准作业程序的事件,关键不在于开罚单还是刑事罪,而是政府是否有政治意愿以身作则、还是继续包庇政府部长及高官违反标准作业程序。 首相对于高级部长希山慕丁违反标准作业程序的回应令人十分震惊。这显示出首相并没有严格确保他的政府成员遵守政府对抗Covid-19 冠病所指定出的限制与努力。 这不是第一次政府高官违反标准作业程序,打从副卫生部长诺阿兹米及霹雳州行政议员拉兹曼在2020年3月违反SOP开始。之后,时任部长莫哈末凯鲁丁被揭发违反隔离令,然后又有多名部长出席森美兰的一场婚礼被举报在行动管制令期间跨州,违反标准作业程序。同时,作为全国最大执政党的国阵,也就是首相本身的政党,曾经因为在吉隆坡办马六甲州选举竞选机关推介仪式违反SOP,而被卫生部开罚。违反SOP的这个名单,还在不断增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