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国会集体免疫重新召开 黄家和促国会职员速接种

国会职员应立即接种疫苗,让国会成为我国第一个集体免疫的单位,以确保国会能够于8月1日紧急状态结束后重新召开会议。 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今日表示,我国只有在达至对Covid-19新冠病集体免疫后,才会召开国会。据报道,韩沙指要求政府召开国会将“引发更多感染群”。 韩沙的声明重申,国民联盟政府没有政治意愿要在短期内重新召开国会。 此“引发更多感染群”的借口是无稽之谈。 我要提醒韩沙,国会下议院去年分别于“7月至8月”及“11月至12月”二度召开会议,但不曾引发任何感染群。全体国会议员、行政部门人员及国会职员在期间每2周进行筛检,而我们被告知没有任何一个确诊病例。上述全部人员当时都还未接种疫苗。 为期4个月的会议严格遵守的标准作业程序(SOP)。 保持社交距离、没有外来访客、限制行政部门人员人数,这一系列的SOP证明了防疫的成功。 国会遴选委员会的会议也在证人与工作人员设限下顺利及有效地进行。 全体国会议员已在一个月前完成疫苗接种。接下来,应该轮到国会的工作人员约400人。 我国迫切需要重启国会,需要朝野双方议员坐在一起,共同拯救国家于新冠病疫情中。 我们距离紧急状态结束还有不到2个月。 疫苗接种从准备、第一剂至完成第二剂注射仅需大约5周至6周时间。政府要是有政治意愿重启国会,就须立即为上述人员接种疫苗。 韩沙该不会是想告诉我们,紧急状态将会延长,而国会立法者将继续被拒之门外? 黄家和

东铁谈判复工达双赢 黄家和:希盟政府省钱务实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秘书黄家和表示,马来西亚政府在东铁重新谈判并复工的课题上,不但与中国承包商取得双赢,当中的条件更带来了3大亮点,印证了国家在希盟政府的领导下,能够以更省钱、更务实的方向造福国民。 也是怡保东区国会议员的黄家和在主持民主行动党拱桥支部常年大会时表示,希盟自509后所接手的政府只可以用千苍百孔来形容,除了负债累累以外,许多政府关联机构也蒙受巨大损失,当中包括朝圣基金以及联邦土地发展局等。除此之外,政府也必须与承包商重新商讨大型工程,以减低成本开销。 黄家和说,其中东铁的合约谈判由于涉及中国承包商,更是令人注目。但是,在希盟政府多个月的努力重新商讨之下,最后的结果也为国家带来了3大亮点。第一,东铁的造价成本从当年的615亿令吉,成功大幅度减低215亿令吉或32.8%,最终造价440亿令吉,每公里的造价也从之前的9550万减低到6870万令吉。 “其次,双方所达致的亏钱共同承担、盈利马中8-2分账,这都是有利于马来西亚政府的合约新条件。” “第三,许多国民之前都但心东铁如果被取消的话,将会影响马中两国的关系。东铁在马来西亚国民的利益没有被典当的情况下最终复工,对双方来说是一个双赢局面。” 黄家和表示,在类似东铁的大型工程合约都是已经签署过的合约,鉴此政府要重新谈判的话会面对很大的法律阻力和约束。但是,事实证明现任政府落实良政的政治决心,许多大型合约都成功重新谈判,这是希盟政府的一大政绩。

公账会重组后马不停蹄 黄家和:2周开15次会议

国会公账会主席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20年11月15日在怡保所发表的文告: 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黄家和透露,自从公账会新任成员在11月3日委任重组后,公账会已经马不停蹄共召开了15次会议及汇报,以弥补过去8个月“被放假”而耽误的报告。 也是怡保东区国会议员的黄家和今天趁着周末国会空档期间回返选区,随后发表文告表示,在过去两个星期,公账会已经传召5个不同的政府部门或机构,包括财政部、科学、工艺、革新部、企业发展及合作社部、总稽查司、以及国库控股,为公账会进行汇报。 黄家和说,公账会也提呈了3项报告,包括1亿4900万令吉的汽车入境准证合约直接颁布、玻璃市体育学校报告、以及194亿消费税退款跟进报告。 黄家和指出,公账会在未来两周的时间表也是十分频密,主要的就是要追回过去失去的时间,确保政府机关特别在处理人民公币中的透明化。 “公账会的任务,是国会给予我们的使命、也是我们对于国家的责任,所以在成员们受委任后,都在会议中把本身的政治立场抛开一旁,以最公正的和专业态度履行职务。” 黄家和表示,从明天(星期一)开始,他将会通过国会公账会网站,定时每周为公账会进展作出总结,而在公账会尚未能公开开启直播之前,尽其量让民众更了解和能够跟进公账会的进展。

反对党罗纳建迪掌公账会 黄家和任副主席

公账会副主席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8年8月7日(星期二)在国会所发表的文告: 新的公账会必须能够恢复人民的信任和信心,并履行对于国家的责任。 马来西亚国会今天写下了历史性的一页,正式选出在野党国会议员罗纳建迪为公账会主席。这项委任,也是希盟落实竞选宣言的行动之一,特别是希望宣言第16条写道:公账会主席将由在野党议员担任。 在过去5年,公账会在扮演一个保护人民血汗钱角色当中,显得失败和妥慢。在1马公司丑闻,虽然当时的在野党公账会成员多番的施压,公账会却未能重新调查并提呈一个更完整的报告,特别是在美国司法部在2016年7月进行充公行动、提出许多新证据过后。 反而,公账会在2016年4月针对1马公司丑闻所提呈于国会的报告,却被当时的国阵议员用作成为前首相纳吉“无辜”的保护伞,虽然报告中并不曾指纳吉无罪。公账会的诚信严重地受损,使到国民失去信心,最后国民更倾向于依赖外国的执法单位,包括美国司法部,来寻求真相。 新的公账会必须能够恢复人民的信任和信心,并履行对于国家的责任。新的公账会将会秉公处理每一个案件,而我相信,“准确、负责任、可信赖”将是新公账会的3大指标。 公账会将与总稽查司保持最高的配合,并针对总稽查司报告中的揭发,进行调查。公账会与总稽查司的角色息息相关,公账会必须依靠一项有水准的稽查报告来履行任务、而总稽查司也必须依赖一个有效的公账会,确保政府部门严正看待总稽查司报告中揭发的种种弊端。 同时,我将会与公账会主席商讨,在未来的公账会听证会中,除非涉及国家安全机密或特别元素,听证会必须以公开的方式进行。公账会也会重新审核现有的法律,确保给予公账会配合的吹哨者和所有证人应当的法律保护。 作为一个开端,我也会在公账会所有成员获得委任后,与公账会主席在第一次的正式会议中商讨,重开1马公司丑闻的调查,以便公账会能够考量所有新的证据,并提呈报告于国会。 黄家和

千方百计避开SRC审讯 纳吉的 Bossku 勇气呢?

民主行动党中委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9年4月1日(星期一)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 前首相纳吉不应该让人民对于他的勇气失望,再次尝试展延订于本周三(4月3日)的SRC审讯。 昨天,纳吉才刚刚在他本身的面子书上上载两项状态: “我支持(审讯的)直播,因为这将能够保证透明度、以及法治获得遵崇。人民有权知道真相”- 2019年3月31日上午8时40分。 “我不了解,坐在家里观看直播的人如何会使到法庭成为马戏团?有什么要害怕的?”- 2019年3月31日下午3时零6分。 从当时的面书状态,纳吉看似展现出了他过人的勇敢和信心,以及他对于即将到来的SRC审讯的准备。 他的态度看来就是以摊开所有的证据,来证明他针对控状的无辜和清白。其实,许多人都对纳吉的勇气和“没有隐瞒”的态度感到震撼和信服。 但是,在短短的不到24小时后,纳吉的行动暴露出了他的真面目。纳吉的辩护律师哈温德吉星告诉法庭,纳吉已经针对联邦法院不允许暂缓SRC审讯的判决,申请司法审核。 如果纳吉真的认为他本身是清白的话,他就应该利用这个机会,加速SRC案件在法庭的审讯,通过法庭证明他的清白。 纳吉再次尝试展延审讯,暴露出他只是要通过他公开支持法庭审讯直播的准备,来制造一个勇敢的假象,而事实上他还是不断地通过千方百计,来避开法庭的审讯。 纳吉这样大的一个U转,标榜不了一个自称“BOOSKU”应有的勇气。现在人民可以套用纳吉本身的话问他:“人民有权直到真相,有什么要害怕的?” 黄家和  

怡保闪电水灾带上国会 黄家和:政府需寻策解决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22年1月21日(星期五)在怡保所发表的新闻稿: 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表示,政府没有严正看待天气变化问题、以及没有控制过度的发展,导致怡保市内闪电水灾事件频频发生,令人民蒙受损失。 黄家和指出,怡保市内许多地区在前天发生严重闪电水灾,包括打扪、白兰园、安邦、巴占等地区。 也是民主行动党霹雳州秘书的黄家和是于昨天水灾特别国会会议上,在打岔日落洞国会议员雷尔辩论时,提出怡保闪电水灾的事故,要求政府正视。 “闪电水灾涉及的多个地区,一些是原本就是水灾黑区、一些则在之前没有发生过如此严重的闪电水灾问题。“ “这是十分不寻常的现象,而在水灾黑区,无论是怡保市政厅、或者是水利灌溉局,都没有根治地解决问题。”

东铁恢复旧路线多花200亿 黄家和促魏家祥解释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20年7月7日(星期二)在怡保发表的新闻稿: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表示,希盟政府在重启东铁计划费尽心思,最后节省215亿令吉,但联昌研究显示揭露国盟要恢复国阵时代费用高昂的旧路线,将使目前440亿令吉的总费用或飙升至640亿令吉,令人震惊。 黄家和说,交通部长魏家祥必须要给人民一个交代,在提出重启东铁旧路线建议之前,是否有进行详尽的成本研究、还是仓促行事? 黄家和是于今日在德宾丁宜区分派生活物资予需要帮助人士,发表文告针对东铁计划生变课题,发出上述要求。 “国债债台高筑,希盟执政后,检讨东铁计划,在惠及东海岸人民的前提下修改路线,途经布城到巴生港口,但魏家祥现在却选择放弃此便宜实惠又有发展潜力的路线。” 黄家和说,联昌研究也指希盟修订的东铁C段工程进度已达16%,魏家祥若硬要再改回旧路线,将是浪费国家资源,也耽误东铁工程,令助推东海岸经济发展及人民使用火车的日子将再度推迟。 “联昌研究亦表明不愿评论更改路线的背后政治原因,映射魏家祥的决定有着强烈的政治议程,他必须对此作出解释。” 黄家和(站者右二)、阿都阿兹巴里(右三)分派生活物资予德宾丁宜区需要帮助者。站者左起:郑茜雅、张迪翔;右为米兹。

否认购买6千万珠宝 没有人会相信罗斯玛

前首相夫人罗斯玛的律师指罗斯玛并没有买下黎巴嫩著名珠宝商世皇贸易SAL公司诉状中的珠宝,只是“看看而已”。 这声明相信让大部分的马来西亚人震惊。 罗斯玛的律师声称对于任何指控罗斯玛使用偷来的钱购买世皇珠宝,是毫无根据和不实的指控。或许,对于罗斯玛来说,"看看”、没有买下珠宝并不是一项罪行,但是实际上,没有思维正常的人会相信罗斯玛自身的辩护。 我们要问的是,究竟罗斯玛凭着什么,可以使到世皇在没有支付任何款项之下、送上价值6千万令吉的珠宝让罗斯玛“看看”?罗斯玛是世皇的高消费惯客、还是由于她作为时任首相夫人的缘故,还是两者都是? 罗斯玛律师的声明,直接承认了罗斯玛就是被充公珠宝的拥有人。这也暴露了罗斯玛收入和消费不对称、过于豪华的生活方式。 如果没有509的改朝换代,罗斯玛的私人珍藏没有被暴露出来的话,罗斯玛最后究竟怎样偿还该6千万令吉的珠宝买价,这是国民要知道的。 社青团总团长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8年7月11日(星期三)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

国会改革2018年起推动至今 黄家和:公账会直播刻不容缓

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21年10月10日(星期日)在怡保发表的新闻稿: 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黄家和表示,公账会会议直播是国会改革重要的一环,在民众对国家施政透明化有更大要求的时候,公账会直播是刻不容缓。 也是怡保东区国会议员的黄家和今天在怡保参与由国家民主智库(National Democratic Institute)主办的“国会民主与程序”网上论坛时,如此表示。 黄家和透露,公账会直播的建议是在2018年被提起,而时任国会议长丹斯里阿里夫领导的国会议会委员会(Jawatankuasa Dewan)也开始着手草拟相关的程序,直到现任议长拿督阿兹哈接任,公账会还是继续地推动这项议程。 国会

消费税退款被前朝政府当作收入 黄家和:严重失信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8年8月8日(星期三)在国会所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直指,前朝政府没有把预缴的消费税进入信托户口,当作政府的收入来用,是一项严重的失信行为。 也是社青团总团长的黄家和在国阵笨珍国会议员阿末马兹兰辩论《2018年服务税法案》时打岔,作出上述抨击。 黄家和表示,任何不属于政府收入的税收,必须被放进信托户口,而消费税的退款,更是必须在14天内还给商家。但是,根据财政部长林冠英的揭露,一些消费税退款甚至拖延了长达两年。 黄家和说,阿末马兹兰指既然希盟今天已经成为政府、就必须负上消费税退款的责任,但是事实上,当消费税退款被前朝政府当作收入来用过后,就犹如俗语说的“先用未来钱”。希盟政府必须要为前朝政府收拾烂摊子,但这并不表示前朝政府无需负上政治和道德责任。 不要说是掌管国民血汗钱的中央政府,就连普通的律师楼都需要把替顾客掌管的款项放在信托户口内,难道前朝国阵政府不了解作为政府的责任,还是由于种种丑闻导致国库空荡,前朝政府把消费税退款也用去? 虽然国阵议员不断地要合理化消费税退税被放进政府收入户口的做法,但是如果这种做法最后导致政府无力摊还、拖欠商家退税的话,将是国阵前朝政府另外一项败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