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年龄降低至18岁符合时宜 黄家和:政府应落实自动选民登记

社青团今天对首相敦马哈迪提出把投票年龄调低至18岁的建议表示欢迎。与此同时,社青团也建议,联邦政府应该更进一步地落实自动选民登记机制,让所有18岁以上的国民,自动成为选民。 敦马哈迪把投票年龄降低至18岁的建议符合时宜,也与国际民主政治发展方向一致。除了泰国、澳洲、丹麦、意大利、德国等近100个国家以外,最近日本和台湾也相继把全民公投的人投票年龄降低至18岁。 这个建议是十分的重要,因为这将会显示今天的政府对于年轻人的重视和信心。同时,这也是对于年轻人在协助国家政治正面发展中的一项肯定。 截止2017年9月,国家共有360万名符合资格的国民没有登记成为选民,当中21岁至30岁的年轻人占了其中的250万名。这个情况其实是在2013年时恶化,因为当时的国阵政府由于有政治企图,而撤销所有给予政党登记选民的权力。 自动选民登记的制度在先进国家并不陌生,其中德国、法国、比利时和瑞典都是这个机制中的佼佼者。美国其实也不落人后,已经开始在许多州属提呈和通过自动选民登记法案,与时并进。 在马来西亚,选举委员会以及国民登记局的制度是连线的,严格上来说,要落实自动选民登记在技术上是不成问题。 鉴此,联邦政府已经是时候展现出政治决心,跨步向前落实自动选民登记制度,全面地民主化整个政治管理,这也将会是国民最期待的政治改革之一。 社青团总团长兼霹雳州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8年6月22日(星期五)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

协助更多不孕夫妇寻求治疗 黄家和:卫生部应与私人医院配合

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9年4月9日(星期二)在国会大厦所发表的新闻稿: 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表示,国内不孕夫妇的数据比起政府医院在2018年处理的685宗来得更多,他就此建议政府采取对策,让国内更多的不孕夫妇能够在政府和私人医院,以取得有效的助孕治疗,让更多的不孕夫妇受惠。 黄家和今天在部长问答环节中询问卫生部长祖基费里关于政府医院助孕治疗的费用,以及4家分别在吉打吉隆坡、沙巴和登嘉楼政府医院所处理的案件数量。 根据卫生部长祖基费里的答复,助孕治疗、特别是试管婴儿(IVF)的费用为4500令吉到5000令吉,而政府将会津贴相关昂贵的药物。在2018年,4家政府医院所处理的治疗一共有685宗,大致上成功率是介于19巴仙至28巴仙。在2018年,成功受孕的夫妇共有189宗。 黄家和表示,国内4家政府医院所能够处理的案件十分有限,不孕夫妇的数据肯定比起政府医院在2018年处理的685宗来得更多,许多夫妇都被迫到私人医院进行治疗,而当中的费用可以高达1万4000令吉到1万8000令吉,这并不是一般家庭可以负担得起。 黄家和说,在这个情况下,经济压力将会成为不孕夫妇寻求治疗的阻力,既然国内拥有超过50家的私人医院提供相关的治疗,卫生部可以跟私人医院配合,在特定的情况下给予协助或奖掖,这将会是许多不孕夫妇所等待的好消息。 黄家和

马华指控子虚乌有 把学生当剑盾

社青团总团长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8年11月26日(星期一)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 社青团总团长黄家和表示,马青总团长王晓庭说不准有一天财政部长林冠英也会叫所有独中拿出储备金来补贴学校开销的说法,是子午虚有的指控,再一次证明了希盟执政首次制度化拨款华文独中,已经扫了马华一个耳光。 “马华在过去多年没有办法把独中拨款列在财政预算案之内,希盟执政不到半年就成功做到,虽然面对财政的约束,但是还是拨出1200万令吉,再加上希盟执政州属的各项援助,华文独中获得新政府的重视是不争的事实。” 也是怡保东区国会议员的黄家和表示,王晓庭指拉曼大学学院拨款被削,是希盟政府理财不当,这更是完全没有根据的。 “希盟政府今天接手的国阵执政61年后所留下的烂摊子,过去贪污滥权行径的不断导致国家债台高筑,单单是1马公司的债务就高达438亿8000万,而前朝政府更是滥用属于商家和人民的消费税和所得税退款,导致人民生活百上加斤。” 黄家和说,希盟政府在接手半年后就下定决心,要把被拖欠多年的194亿消费税退款以及160亿所得税退款系数退还,难道这在王晓庭眼中还是理财不当? 黄家和指出,在拉曼大学学院拨款课题中,马华的反应令人感到最不解的是, 国阵执政时期拉曼大学学院拨款被削3425万马华却不敢呛声、希盟执政减少2450万令吉拨款马华却威胁起学费,这分明就是拿着学生的利益当剑盾,逃离课题的源头所在。 社青团 3 Comments Seen by 2 Like Comm

史无前例,新村领袖培力大会,彰显新政府重视新村!

史无前例,新村领袖培力大会,彰显新政府重视新村!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秘书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9年4月30日(星期二)在怡保所发表的新闻稿: 民主行动党霹州秘书黄家和表示,房屋及地方政府部周日首次组织新村领袖培力大会,此史无前例之举,彰显新政府关注及重视新村发展与福利,期盼能为新村带来更光辉的新景象。 他说,房政部的新村事务部给予本次大会的主题是“新•新村”,显示新政府为提升新村作出努力及展望,并寄望透过新村发展官,引领属下新村村委推动新发展,进而改善新村社区面貌。 “为了注入更大的发展动力,新政府今年给予新村事务部8500万令吉,是有史以来最高拨款,较往年6500万令吉增加逾30%。” 黄家和也是怡保东区国会议员,周日出席在布城的新村领袖培力大会后,今日发表文告为即将在6月前走马上任的新村发展官及新村村委给予鼓励。 他指出,霹州158个新村千姿百态,各自具备美食、特产、文化、史迹等特色,而17名新村发展官在投入服务后,将走访属下各个新村,考察与研究新村的潜质,并量身打造响应的发展计划。 “新村是华社根基的一部分,数十年来,它与周边发展的花园住宅区,是我国华裔群体的居集地,新村人民更多年来支撑我国民主旗帜。” 黄家和认为,新村发展官任职后,上呈地方政府,下达新村村长,有助于催化政府与人民信息互通效率,让基层民意更高效传达予有关当局。 “首批的新村发展官已经在上周于布城接受长达3天的培训,第2批的培训将会在5月进行,之后将会获颁委任状。” 他指村长是贴近新村村民至关重要的人物,新政府期盼村长接地气,故务必赋权予村长以激活新村,呼吁村长务必扮演好官与民的沟通桥梁角色。

周美芬混淆视听、自欺欺人、愚弄选民

民主行动党中委黄家和今天表示,巫统及伊斯兰党已经从之前的眉来眼去到了现阶段的大礼完婚,马华总秘书周美芬还指巫统和伊党结盟是巫统自己的事,这是混淆视听、自欺欺人、愚弄选民的说法。 也是怡保东区国会议员的黄家和今天发表文告,回应周美芬在马华劳勿区会2019年代表大会时指马华完全没有计划和伊党结盟的言论。 黄家和指出,在去年大选后,马华言之凿凿地指不同意与伊党合作,并多番发出要解散国阵的言论。但是在巫统一意孤行、不把马华和国大党放在眼内后,马华最后的立场还是议决留在国阵。 “到了今天,不单单是巫统,整个国阵和伊党的合作已经是一个事实,既然马华已经做了决定,周美芬就必须大方地承认与伊党的关系,何须还闪闪缩缩呢?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更在两个星期前指伊党马华合作关系会越来越好,这可不会是一厢情愿的说辞。” “就在昨天巫统、马华以及伊党的国会议员进行一项联合国会会前准备会议,马华总会长魏家祥也是参与者之一,巫伊结盟无关马华事的说法不攻自破。” 黄家和指出,巫统和伊党结盟最后的结果将会是恶化种族和宗教政治、为本身的政治利益分裂国民,马华却选择继续为虎作伥,最后只会成为国家的罪人。 黄家和

否认购买6千万珠宝 没有人会相信罗斯玛

前首相夫人罗斯玛的律师指罗斯玛并没有买下黎巴嫩著名珠宝商世皇贸易SAL公司诉状中的珠宝,只是“看看而已”。 这声明相信让大部分的马来西亚人震惊。 罗斯玛的律师声称对于任何指控罗斯玛使用偷来的钱购买世皇珠宝,是毫无根据和不实的指控。或许,对于罗斯玛来说,"看看”、没有买下珠宝并不是一项罪行,但是实际上,没有思维正常的人会相信罗斯玛自身的辩护。 我们要问的是,究竟罗斯玛凭着什么,可以使到世皇在没有支付任何款项之下、送上价值6千万令吉的珠宝让罗斯玛“看看”?罗斯玛是世皇的高消费惯客、还是由于她作为时任首相夫人的缘故,还是两者都是? 罗斯玛律师的声明,直接承认了罗斯玛就是被充公珠宝的拥有人。这也暴露了罗斯玛收入和消费不对称、过于豪华的生活方式。 如果没有509的改朝换代,罗斯玛的私人珍藏没有被暴露出来的话,罗斯玛最后究竟怎样偿还该6千万令吉的珠宝买价,这是国民要知道的。 社青团总团长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8年7月11日(星期三)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

黄家和:纳兹里嚣张至斯,马华应检讨在国阵内的地位,给巫统颜色!

社青团总团长黄家和于2018年3月1日(星期四)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 自三天前无理斥责郭鹤年后,巫统最高理事拿督斯里纳兹里至今还毫无歉意,而国阵主席拿督斯里纳吉的回应也模凌两可,是时候马华重新检讨与巫统在国阵内的盟友地位,给巫统颜色看。 纳兹里多天来的嚣张的言论,至今甚至已经烧到马华的身上,不要说被呛的马青总团长张盛闻,巫统是完全不曾把整个马华当着盟友看待。 今天有报导指内阁要平息风波、指示停止攻击郭鹤年,但是单单这样是不能接受的,因为过去几天郭鹤年所受到的“莫须有”攻击,已经完全抹杀了他一身对于马来西亚的贡献,形象完全被抹黑。 巫统领袖对于郭鹤年的攻击,都是因为巫统假新闻枪手拉惹柏特拉的指控,任何思维正常的人,都不会相信。如果不是背后的政治动机,为何巫统领袖会选择随之起舞? 理由很简单,巫统就是要靠假新闻、莫须有的指控,玩弄种族情绪,来赢取第14届大选。 只要一天纳吉和纳兹里没有给予郭鹤年道歉,内阁的任何指示都是毫无诚意的,而巫统领袖将会继续依赖假消息来玩弄课题。 同时,如果马华和马青还能够吞下纳兹里这口气、不敢跟巫统摊牌的话,我们不知道马华的政治尊严可以摆在那里。 民主行动党

新政府减少集会通知天数 黄家和建议:若事态紧急可向法庭申请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9年7月4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国会所发表的新闻稿: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建议,政府在减少集会通知天数,由10天减至7天时,也应赋予法庭批准集会许可的权力,让和平集会法令更彰显民主精神。 他在国会辩论2012和平集会法令修正案,对修改法令第9条文所规定集会提前通知警方天数由10天减至7天表达欢迎,惟许多集会颇为紧急,建议政府赋予法庭更大角色。 也是执业律师的黄家和指出,很多集会是因特定紧急事件发生而做出必要的和平请愿,然而7天的通知限制,将令有关诉求来得迟缓。 他解释,若事发突然,通知天数不足7天,集会可通过司法管道,向法庭申请集会许可。 “此做法也与澳洲1992年昆士兰州和平集会法的第10条文是相符,当地规定集会通知天数为5天,少于5天时,可向推事庭申请集会许可。” 他说,此建议可避免全部权力集中于警方或内政部长手中,当法庭可扮演积极角色,整个马来西亚的集会与民主进程将进一步提高。 他也建议,政府必须在总结此修正案时,向人民保证有关法令不会被用于打压政敌。

政府用心收购4条大道谈判 魏家祥却为反对而反对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9年2月24日(星期日)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 一个为反对而反对的态度,导致魏家祥不愿意去了解希盟政府在收购收费大道中对于国家未来和人民的用心,也证明魏家祥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在野党议员。 政府宣布与金务达进行谈判,收购巴生谷4条大道的特许经营权。在计划中,收购成功的话,除了在晚上11时至上午5时全免收费以外,在另外的12个小时平常时段也能够获得30%的过路费折扣。 换句话说,相比起现在24小时的同等收费,大道使用者只有在6个小时的繁忙时段,需要缴纳现有的大道收费。 在国家尚在从过去丑闻恢复元气中、以及财务紧缩之下,联邦政府还能够提出改变现有大道收费机制,显示出政府了解民困、减低人民生活负担的决心。 相反的,在国阵执政时期,大道收费只有在特许经营合约下不断调涨,当时的政府完全没有一套计划去逐步收购特许经营权。在国阵调涨大道收费的时候,我们也没有听过魏家祥有给予过怎样的建议来协助人民。 在替代方案下,大道使用者可以根据不同的时段,来更有效地编排交通行程,协助舒缓交通流量,但是魏家祥却选择以诋毁性的言论、指酗酒驾驶者可以享用免收费大道回家,这是否就是今天马华的素质? 政府在两天前签署新的轻快铁第三路线工程后,成功把工程从316亿令吉减少至166亿令吉,为国库省下了150亿令吉。以现有联邦政府过去在几项合约的重新谈判中的表现和指标,人民可以在这4条大道收购的课题上,乐观等待政府的好消息。 民主行动党

“退出国阵”闹剧收场 马华沦为巫伊党羽

民主行动党中委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9年3月18日(星期一)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 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指出,马华中委会不出意料议决继续留在国阵,正式证明长达10个月的“马华退出国阵”言论是一项闹剧,也显示出马华现有领袖都是可以罔顾政治原则、选择只求与巫统继续在一起的路线。 也是民主行动党中委的黄家和表示,马华指留在国阵的原因是为了不要族群关系不会走向华巫对立,是自圆其说、但又过于牵强的说法。 “众所周知,在经过509大选后,巫伊两党为了自救和翻身,巫统玩弄马来种族情绪、伊党挑拨宗教敏感,双双指责华裔控制整个希盟政府,两党并就此而结合起来。” 黄家和指出,马华在此时此刻选择留在国阵,就如与巫统同流合污,给力巫统的种族政治,根本不能够谈得上要避免华巫对立。 黄家和继续表示,马华本身也已经承认,巫伊合作框架走的是单元种族路线、把两线制成为多元种族的执政党对垒单元种族在野党的格局。 “多元民族执政的希盟政府是进步民主政治的正确方向,推崇的全民团结议程正面对国阵巫伊分而治之手段的挑战。显然的,马华虽然明知巫统的路线是错,也情愿跟着一起错下去,助紂為虐成为巫伊两党的党羽,为其单一种族路线效劳,实在是没有政治原则可言。” 民主行动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