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家和:马汉顺访选区受辱 马华拥关键2席但是否敢跟巫统摊牌?

 民主行动党中委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20年6月17日(星期三)在怡保所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中委黄家和今天表示,马华今天连本身的署理总会长都被巫统州议员斗胆下逐客令,如果马华还有颜面继续委屈求全、支持一个对马华豪不尊重的的盟友巫统,马华的党威党信将荡然无存。 也是怡保东区国会议员的黄家和今天在一篇文告中表示,马华署理总会长马汉顺在本身上阵的丹绒马林国会议席的活动,被当地的巫统区部主席兼州议员古赛里形容为“演戏”、并受促不要浪费时间,再一次印证巫统和马华的主仆关系,完全没有把马华放在眼内。 黄家和表示,马华在国盟政府内拥有关键的两个国会议席,扮演者造王着的角色,只要收回对于政府的支持,国盟就会失去多数议席。 “在这个情况下,马华在牌面上理应掌握更大的谈判筹码,但是残酷的事实却证明马华只是国盟政府内的一个可有可无的附属体。” 黄家和说,古赛里在面书的文章,更揭露了马华对巫统的另外一项妥协,也就是会在下一届大选把丹绒比艾拱手让给巫统。 “马华在509大选后曾经扬言要检讨与巫统的合作关系、并曾经在补选中用本身标志上阵,但是后来依然对于巫统结盟伊斯兰党、推动种族与宗教至上的极端政治默默接受,再加上同意把胜出的选区拱手让人,马华在政治妥协上是完全没有原则、没有底线可言。” 黄家和表示,马华如果还要捍卫可能还尚存一点的党信,就应该发挥“关键2席”的能力,果敢的跟巫统摊牌、而不是继续哑忍巫统的侮辱性行径。 黄家和

公账会成员出席会议遇阻 ...

如果国会议长阿兹哈没有严正看待公账会成员在8月2日在出席公账会的路途上遭到警方阻扰的事件,今天国会通过指示总警长确保国会议员履行职务通畅无阻的议案,将会沦落为只是形式上的工作、完全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今天一大清早,在野党议员火力全开,针对802国会议员被挡在国会外的事件,向议长和内政部长提出质问。 在802当天,我本身、黄书琪(居銮国会议员)、阿末(吧吧国会议员)、鲁卡里斯曼(斯不迪国会议员)等公账会成员在出席公账会的路途上,都遭到不同层次的阻扰。 我本身在警方路障出示由国会秘书发出的议会通知公函,要求通过路障,但是警方却恫言如果我在2分钟内没有离开,就会进行逮捕,这是对于国会独立性的一项侮辱。 我对于议长为什么没有给予公账会成员执行职务上应当的保护,感到极度地质疑。这样的情况下去,我们在未来又可以能够在自由、没有阻碍和恐吓的情况下,履行职务?

黄家和:三大建议改善财务 促政府不应重施消费税政策

民主行动党中央委员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20年12月17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国会发表的新闻稿: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向政府提出三大建议,改善政府的财务状况,并敦促政府不应该重施消费税(GST)政策。 黄家和建议政府应从“减少直接颁布合约”、“废除支持信”及“改善合约管理”三方面去节流,而非再落实GST,令人民的生活负担加剧,再度遭受消费税制所带来的痛苦。 黄家和今天中午在吉隆坡国会辩论2018年服务税修订法案时作出上述建议,并表示政府与其向人民增收赋税,倒不如从财务管理纰漏中下手,以透明减少财物损失。 他说,稽查报告显示许多构成政府财物损失的案件与直接颁布合约有关,政府有必要减少此类直颁合约;若真的有必要发出直颁合约,其必须遵守的条件需更严谨。 黄家和认为,政府也应即刻废除部长支持信的作法,而此建议也已经被纳入《2019年至2023年国家反贪蓝图》(NACP)中,必须加以落实。 他继续建议,政府也须改善合约管理,因许多合约中有可索回的资金,也有许多可避免的赔偿。 “销售税(SST)落实期间,物价指数已恢复平缓,2019年平均通胀率为0.7%,而GST落实期的通胀率分别为2016年2.9%、2017年3.8%,显示人民在GST税制下的负担较重。”

国盟内斗置人民不顾 黄家和:火箭继续援助人民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秘书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21年7月9日(星期五)在怡保发表的新闻稿: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表示,比起国盟政府政党之间角力明争暗斗,火箭国州议员更加了解和体恤人民的困境,为人民福祉继续奔波于选区,身体力行协助受疫情及经济冲击处在困境的群体。 他说,在国盟政府失败的抗疫措施下,死亡人数继续攀升,昨日确诊病例8868宗贴近单日最高纪录,可是首相慕尤丁以及其征政府成员党却置水深火热的人民不顾,忙于政治权利的内斗中。 也是民主行动党霹雳州秘书的黄家和昨日走访怡保东区选区的甘榜孟佳兰北阁,派送食物物资于需要帮助的家庭,随后发文告如是表示。 黄家和指出,全国自去年3月多次封锁,其中本次怡保强化行动管制令(EMCO)至今封锁已超过1个月半,很多人M40变成B40,有者甚至已陷入粮尽财绝的地步。 “我们怡保东区国会议员及3名州议员的办公室团队,自去年3月开始给予低收入及无收入家庭帮助,只要人民有需要帮助,我们都会竭尽所能给予援助。” 黄家和重申,马来西亚应更美好,但遗憾政府之间忙着争权夺利,没有用心为人民着想,更没有做好政府的分内工作,导致人民遭受长达超过1年半的疫情冲击。 陪同分派食物物资者包括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政治秘书张迪翔、新闻秘书司徒哲阳。 图1:黄家和(白衣者)派送食物物资予怡保东区需要帮助的家庭。 图2:黄家和(右二)派送食物物资予怡保东区需要帮助的家庭,并了解他们目前的生活处境。右为张迪翔。

被终止SEDA主席职 黄家和: 新部长应确保延续希盟改革

黄家和昨天下午接获能源与天然资源部通过电邮发出的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SEDA)主席职终止信函。 黄家和表示, ” 我对此不但不感到意外,反而我还要“赞扬”国民联盟(PN)政府,因为在全国奋力防范与对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之际,国盟政府下的多个部门,还是能够在百忙中如此“有效率”地确保他们能够在最短时间内撤换所有前朝的委任、为他们属意人选铺路。“ 他说,”我在此要感谢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的全体董事成员、以及由总执行长所带领的管理团队及全体职员,在我执行主席职务期间给予全力的支持、配合与指引。我也要感谢希望联盟政府给予的信任,让我有机会领导此机构。“ 能源、工艺、科学、气候变化及环境部(MESTECC)与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SEDA)在希盟政府的领导下,通过种种的制度改革,其中包括高绩效、透明化与具竞争力的系统,令我国再生能源发展取得显著的成长。我相信,在希盟执政下,马来西亚在未来的干净能源转型已经上了一个正确轨道。 新式净电能计量计划 2.0(NEM 2.0) 希盟政府与MESTECC改善了净电能计量(NEM)计划,贯彻真正的净电能计量概念,以“一对一”计算,让供电至全国电路网的太阳能光伏发电抵消单位用电量电费。再加上企业参与此计划可获政府税务豁免,这项改变已经有效缩短商业单位的太阳能光伏发电的安装回酬期至短短的3年。 太阳能光伏工业发展也在新式净电能计量(NEW 2.0)的推动下取得极大的成长。单是在2019年,SEDA就审批多达94.14兆瓦(MW)NEM配额,也是2016年推介NEM至2018年3年总和的6.8倍。 电子竞标系统(E-Bidding) 在MESTECC的改革理念下,为了让再生能源领域有一个更健康的竞争,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也采用了电子竞标系统(E-bidding),作为沼气与微型水力发电电力收购(FiT)计划的公开招标平台。 此系统提升节约了一大笔再生能源基金,并腾出更多再生能源电力收购(FiT)配额。截至2019年末的两个回合电子竞标,中标价较以往非电子竞标合约的发电价低,已经在未来21年合约期省下为再生能源基金约5亿3500万令吉。 2035年再生能源转型路线图(Renewable Energy Transition Roadmap 2035) 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也对电力行业减碳计划进行了研究,并于今年初完成了《2035年再生能源转型路线图》拟定。此转型路线图将是我国再生能源重要的指南,引领我国未来至2035年的能源发展。 新部长有责任确保《RETR》获得推介,因它不仅是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的努力,也有相关领域机构包括能源委员会及再生能源业者的贡献。 制度已经拟定好、而路线也十分清晰。倘若新部长真心要把大马再生能源领域推向新高峰,就必须要确保此前希盟所作出的改革与努力,能够延续下去。  图: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董事以及职员在今年3月10日最后一次董事部会议后合影。坐着左为黄家和、右为董事部成员拿督阿末弗芝。

如果纳吉真的要审讯获得现场直播,他为什么还继续要求封口令?

民主行动党中委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9年4月3日(星期三)在吉隆坡所发表的声明: 联邦法院在4月4日聆听前首相纳吉暂缓SRC审讯的司法审核。在同一天,联邦法院也会聆听其他4项的上诉,包括纳吉之前要求对媒体和公众下令在其审讯中案件封口令的申请。 我对纳吉提出质问,既然他公开认同网民的建议、同意SRC的聆讯以现场直播的方式进行,为何他又如此担心案件审讯的开始? 在SRC案件开审的时候,纳吉还通过他的律师团进行最后一分钟的尝试,要求展延审讯。不但如此,纳吉现在还就他之前被拒绝的封口令,进行上诉。 我要问纳吉的问题是:如果他真的要审讯获得现场直播,他为什么还继续要求封口令? 明显的,纳吉在同意网民现场直播要求的时候,只是为了要借着网民的力量,制造一个“没有隐瞒”、“没有什么好怕”的假象。纳吉由始至终,根本都没有想要其审讯现场直播。不然,他并不会坚持继续要求一个封口令。 让我们撕开纳吉的真面目,他绝对不是他所要扮演的那位“毫无惧怕的老板”。 纳吉申请封口令的意图十分明显,也就是制止和减低人民对于他所涉及案件的讨论,从而希望公众慢慢忘记他对国家所带来的破坏,为他重新回朝掌权铺路。 黄家和

黄家和抨阿兹敏表现失败! MITI须为官僚主义负上全责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秘书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21年6月4日(星期五)在怡保发表的新闻稿: 国际贸易与工业部(MITI)必须为在真正的基本服务业者间制造官僚主义,同时作出不必要地扩大基本服务范围,负上全责。这绝对不是我国全面封锁的目的。 今天是霹雳州6个县/地区强化行动管制令(EMCO)的最后一日。乌鲁近打(怡保、拿乞、珠宝及红毛丹)、太平、高乌、乌鲁本南东区,以及才刚落实数日的峇眼色海及巴里文打,此6地区将于明日落实“全面封锁”行动管制令,即人们所说的“FMCO”。 霹雳州国家安全理事会主任凯鲁礼祖安昨日表示,在FMCO下,除了地方政府批准的公市及路边小贩,全部行业与领域必须向MITI的冠病智能管理系统(CIMS 3.0)申请及获取营运批准信。 我们对此接获来自咖啡茶室、西药店等基本服务业者的投诉与反馈,指他们根本无法申请获有关批准,或申请状态显示“新的申请(BAHARU)”数日却依然未被批准。同时,有许多人也因为全国商家涌入的流量,一直无法登入MITI的CIMS 3.0网页。 尽管一些行业确实需要进一步评估到底是否可列为基本服务行业,但咖啡茶室、西药店显然就是真正且没有疑问的基本服务,在MCO 1.0时也无需经CIMS 3.0系统审批。为何MITI的网站根本无法负荷大量申请的情况下,依然要执行如此官僚的做法? 遇上这个问题的茶室与西药店业者告诉我,他们没有任何选择,只能暂时休业,直到他们拿到CIMS 3.0系统的批准。他们都是小商家。 另一方面,我们却看到越来越多领域被MITI列为基本服务。这点从CIMS 3.0系统的基本服务选项中就能一目了然看出来,2021年6月1日申请系统中可供选择的经济活动只有19项,但在6月2日增加至21项,纳入了“环境管理”及“工商业商会”;6月3日再增至22项,再纳入了“合作社”领域。 显然,这就是国防部长依斯迈沙比利2天前的“我已关上前门,但……”推文的背后原因。依斯迈沙比利5月30日宣布只有17领域属于基本服务可以在FMCO期间营运。 作为负责划分及审批基本服务营运的部长,阿兹敏阿里在保护国家与人民利益的上表现甚为失败。MITI必须为在真正的基本服务业者间制造官僚主义,同时作出不必要地扩大基本服务范围,负上全责。这绝对不是我国全面封锁的目的。 这些真正的基本服务行业的小商家,不能因为部长对FMCO的行政管理的失败与犯下的错误,而遭受到执法及开罚。我就此敦促霹雳国安会确保如茶室、西药店等真正的基本服务的业主在现阶段可以在不需要CIMS 3.0的批准下继续如常营业。 黄家和

国会不讨论朝野事务 国盟对民主机制的最大伤害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20年5月13日(星期三)发布的媒体文告: 今天,所有国会议员都收到国会一份令人震惊的通知,也就是518国会只会进行国家元首开幕事务,其他事务包括政府事务都不会被讨论。 换句话说,首相慕尤丁通过这个方式,直接避开了议长丹斯里莫哈末阿里夫之前所接纳的不信任动议。明显的,慕尤丁在议会议程上插手、一并拉下包括Covid-19相关法案一读的议程,就是为了让不信任动议胎死腹中。 在政治上,明显的这是慕尤丁对本身和国盟政权没有信心的举动。 在整个民主制度下,这是当今国盟政府和慕尤丁在通过没有民意基础的手段上台后,对国家民主机制的另外一项重大伤害。 在国会的通知书中,慕尤丁指这是由于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这是完全站不住脚的说法,因为在经济领域都已经90%开放的今天,国会是没有任何理由把议程进一步限制到只有元首开幕的议程。 当政府领袖都呼吁人民适应新常态的时候,国会更是不可能不能落实新常态的议会进程 -- 无论是通过视频开会、还是更完善社交距离。 再者,如果我们看今天最新MCO6的宪报,当中第16条文明文写到MCO6的条规并不影响国会议员和州议员出席国州议会。 显然的,卫生部在落实MCO6的时候,并没有意愿阻碍国州议会的进展。慕尤丁今天的做法,简直就是自打嘴巴的举动。 在希盟执政的时代,我们都坚持国会问政改革的重要性,但是可悲的是,在国盟短短两个月的治理下,议员在国会监督的角色却被糟蹋到荡然无存。 黄家和

国会改革公账会脱胎换骨 公账会誓捍卫人民血汗钱

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22年9月5日(星期一)在怡保发表的新闻稿: 国会公账会主席黄家和今天表示,公账会的角色在2018年国会制度改革之下,证明已经脱胎换骨、在未来无论是哪一个联盟当政府,都会成为监督政府行政、捍卫人民血汗钱的一双眼睛。 也是怡保东区国会议员的黄家和今天在出席其服务中心主办的“浓情中秋、情系火箭”中秋晚会上致辞时表示,公账会在过去短短的两年时间,共召开了164次的会议、提呈了15项报告,对政府部门的采购、合约监督、以及耗财政成效,根据案件作出不同的结论和建议。 公账会建议获落实,群众关注正面发展 黄家和说,最近的90亿令吉濒海战舰的报告,获得群众大量的关注,也迫使政府一一落实和执行公账会的建议,包括解密两项重要的稽查报告,是十分正面的发展。

反跳槽法无须分2步骤完成黄家和:修宪第48条文即可

民主行动党政治教育主任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22年4月11日(星期一)在参与联邦宪法修正案的演词摘要: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今天在国会下议院参与联邦宪法修正案时,敦促政府赋予即将成立的国会特别遴选委员会实权,并在国会承诺在反跳槽法的草拟中,同意遵循特委会的建议,让反跳槽法能够顺利落实。 黄家和表示,政府自去年9月与希望联盟签署政治改革与稳定备忘录(MOU)后,在11月开始就进行了超过20次的咨询讨论,而原本联邦宪法第48条的修正案,也获得政府与希盟的MOU技术委员会通过。 “但是问题是,这项由政府代表提出、获得在野党接纳的修正案,去到内阁的时候却未能获得内阁的同意,反而内阁议决采取一个先修宪、后立法的两步走方案。” “其实要杜绝跳槽,政府无需分2个步骤去完成,只要修订联邦宪法第48条文、注入国会议员失去议员资格的条文就可以达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