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税退款被前朝政府当作收入 黄家和:严重失信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8年8月8日(星期三)在国会所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直指,前朝政府没有把预缴的消费税进入信托户口,当作政府的收入来用,是一项严重的失信行为。 也是社青团总团长的黄家和在国阵笨珍国会议员阿末马兹兰辩论《2018年服务税法案》时打岔,作出上述抨击。 黄家和表示,任何不属于政府收入的税收,必须被放进信托户口,而消费税的退款,更是必须在14天内还给商家。但是,根据财政部长林冠英的揭露,一些消费税退款甚至拖延了长达两年。 黄家和说,阿末马兹兰指既然希盟今天已经成为政府、就必须负上消费税退款的责任,但是事实上,当消费税退款被前朝政府当作收入来用过后,就犹如俗语说的“先用未来钱”。希盟政府必须要为前朝政府收拾烂摊子,但这并不表示前朝政府无需负上政治和道德责任。 不要说是掌管国民血汗钱的中央政府,就连普通的律师楼都需要把替顾客掌管的款项放在信托户口内,难道前朝国阵政府不了解作为政府的责任,还是由于种种丑闻导致国库空荡,前朝政府把消费税退款也用去? 虽然国阵议员不断地要合理化消费税退税被放进政府收入户口的做法,但是如果这种做法最后导致政府无力摊还、拖欠商家退税的话,将是国阵前朝政府另外一项败笔。

反对党罗纳建迪掌公账会 黄家和任副主席

公账会副主席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8年8月7日(星期二)在国会所发表的文告: 新的公账会必须能够恢复人民的信任和信心,并履行对于国家的责任。 马来西亚国会今天写下了历史性的一页,正式选出在野党国会议员罗纳建迪为公账会主席。这项委任,也是希盟落实竞选宣言的行动之一,特别是希望宣言第16条写道:公账会主席将由在野党议员担任。 在过去5年,公账会在扮演一个保护人民血汗钱角色当中,显得失败和妥慢。在1马公司丑闻,虽然当时的在野党公账会成员多番的施压,公账会却未能重新调查并提呈一个更完整的报告,特别是在美国司法部在2016年7月进行充公行动、提出许多新证据过后。 反而,公账会在2016年4月针对1马公司丑闻所提呈于国会的报告,却被当时的国阵议员用作成为前首相纳吉“无辜”的保护伞,虽然报告中并不曾指纳吉无罪。公账会的诚信严重地受损,使到国民失去信心,最后国民更倾向于依赖外国的执法单位,包括美国司法部,来寻求真相。 新的公账会必须能够恢复人民的信任和信心,并履行对于国家的责任。新的公账会将会秉公处理每一个案件,而我相信,“准确、负责任、可信赖”将是新公账会的3大指标。 公账会将与总稽查司保持最高的配合,并针对总稽查司报告中的揭发,进行调查。公账会与总稽查司的角色息息相关,公账会必须依靠一项有水准的稽查报告来履行任务、而总稽查司也必须依赖一个有效的公账会,确保政府部门严正看待总稽查司报告中揭发的种种弊端。 同时,我将会与公账会主席商讨,在未来的公账会听证会中,除非涉及国家安全机密或特别元素,听证会必须以公开的方式进行。公账会也会重新审核现有的法律,确保给予公账会配合的吹哨者和所有证人应当的法律保护。 作为一个开端,我也会在公账会所有成员获得委任后,与公账会主席在第一次的正式会议中商讨,重开1马公司丑闻的调查,以便公账会能够考量所有新的证据,并提呈报告于国会。 黄家和

新政府体恤民困 节约工程开销照顾贫弱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秘书黄家和说,中央政府与霹州政府体恤贫困者生活艰苦,接二连三落实更针对性的惠民政策,扶助低收入人民。 他指出,自前朝政府一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丑闻动摇外资信心,以及消费税(GST)政策导致通货膨胀物价节节上升,令许多低收入群体生活陷困,新政府必须设法帮助,不可坐视不理。 “新政府5.09大选后,接过债台高筑的国家财务,但我们深知低收入的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因此政府重新检视所有工程项目,节约工程开销,并用以帮助贫困者。” 黄家和也是怡保东区国会议员,他日前在德彬丁宜区分派霹雳关怀卡予受惠人士,随后发表文告表示,新政府在国家财务不太理想的情况下,依然想尽办法推出许多惠民计划。 他说,中央政府2个月前开始的B40全国保障计划(MySalam),让全国370万名低收入人民自动受保。 “而霹州政府4月中推出霹雳关怀卡后,也如火如荼在本周至5月中旬陆续分派给受惠者。” 黄家和解析,霹雳关怀卡不仅依据爱心援助计划(E-Kasih)资格,其80令吉的生活补助金亦作出规定,只允许购买生活需求品,避免补助金遭滥用。 德彬丁宜区共有约300名贫困者获得霹雳关怀卡。出席派卡仪式者包括霹州行政议员兼德彬丁宜区州议员阿都阿兹巴里的代表萨顿及7名马来甘榜村长。 黄家和(站者左七)与德彬丁宜区部分霹雳关怀卡受惠者分享州政府的用心。 黄家和(中)移交霹雳关怀卡予一名妇女。 黄家和(左二)向受惠者讲解霹雳关怀卡的好处。左三为萨顿。  

黄家和提醒马汉顺 马华还是巫统最忠心伙伴

民主行动党中委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9年2月27日(星期三)在吉隆坡所发表的声明: 我们必须提醒马华署理总会长马汉顺,今天马华还是巫统最忠心的盟友、纳兹里也是马汉顺在国阵里的同僚,马汉顺要把纳兹里的种族性言论算在行动党的头上,未免自爆其短、过于牵强。 马汉顺在文告中指纳兹里的举止是要提升希盟的支持率,完全是无稽之谈。纳兹里这次在士毛月补选期间发表的言论,是对于长久以来推崇种族政治、靠种族论调生存巫统的最佳写照。马华在过去不敢对巫统的政治方向呛声,只敢对巫统阿谀奉承,是导致马华在大选中失去华社支持的主要原因。 在509大选国阵失去政权后树倒猢狲散,唯有马华至今依然留在国阵支撑着巫统。虽然在过去几个月马华不断指国阵已经名存实亡、无论是从要退出国阵到转换立场指要解散国阵,马华领袖最后还是成功证明马华是巫统的忠实伙伴。 最新的例子就是,马华总秘书周美芬在昨天居然发表由于补选太多、国阵还没有时间召开会议,这完全是低估了选民的智慧,因为选民肯定可以预见的是,在即将进行的晏斗州议席补选中,马华上下将会好像过去几场补选一样,倾全力为巫统助选,尤其是晏斗州议席补选将会涉及巫统代主席莫哈末哈山。 巫统今天为了政治生存已经与伊斯兰党全面合作,甚至越过国阵成员党马华和国大党,与伊斯兰党成立特别委员会加强合作,马汉顺却可以把这现况当作没有一回事,更默许巫统结合伊党把马来西亚政治走回极端旧路。 在这个课题上,马汉顺所典当的,不单单是马华的党誉,而是国家的整个健康民主进程。 民主行动党

如果纳吉真的要审讯获得现场直播,他为什么还继续要求封口令?

民主行动党中委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9年4月3日(星期三)在吉隆坡所发表的声明: 联邦法院在4月4日聆听前首相纳吉暂缓SRC审讯的司法审核。在同一天,联邦法院也会聆听其他4项的上诉,包括纳吉之前要求对媒体和公众下令在其审讯中案件封口令的申请。 我对纳吉提出质问,既然他公开认同网民的建议、同意SRC的聆讯以现场直播的方式进行,为何他又如此担心案件审讯的开始? 在SRC案件开审的时候,纳吉还通过他的律师团进行最后一分钟的尝试,要求展延审讯。不但如此,纳吉现在还就他之前被拒绝的封口令,进行上诉。 我要问纳吉的问题是:如果他真的要审讯获得现场直播,他为什么还继续要求封口令? 明显的,纳吉在同意网民现场直播要求的时候,只是为了要借着网民的力量,制造一个“没有隐瞒”、“没有什么好怕”的假象。纳吉由始至终,根本都没有想要其审讯现场直播。不然,他并不会坚持继续要求一个封口令。 让我们撕开纳吉的真面目,他绝对不是他所要扮演的那位“毫无惧怕的老板”。 纳吉申请封口令的意图十分明显,也就是制止和减低人民对于他所涉及案件的讨论,从而希望公众慢慢忘记他对国家所带来的破坏,为他重新回朝掌权铺路。 黄家和

王晓婷选择性看不到希盟表现 黄家和:还陶醉在纳吉盗贼领导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8年12月28日(星期五)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今天表示,马青总团长王晓婷选择性看不到希盟政府和财政部长林冠英在重振国家经济中的表现,或许因为马华上下还在陶醉于造成国家在1马公司举债超过438亿令吉的前首相兼财政部长纳吉盗贼统治的领导。 也是民主行动党中委的黄家和今天是针对马青总团长王晓婷指责财政部长林冠英表现一无是处、以文告敷衍人民,发表文告如此表示。 黄家和表示,马华在拉曼和自立合作社课题上不断指责财政部长林冠英,但是在财长作出多次声明后至今却未能提出为何不愿意交出拉曼的合理理由,现在只有通过媒体子无虚有地喊话指财长没有表现。 “希盟一上台后就在一个月内废除让人民生活负担困苦的消费税,并在销售及服务税落实前给予3个月的税务假期,这项看似不可能的任务,在希盟政府透明化、没有贪污的施政下,获得实践。” 黄家和表示,与此同时,财政部长林冠英在希盟政府废除消费税、减少23亿令吉的收入之后,尚能够下定决心在2019年一口气系数退还前朝国阵政府欠下纳税人的194亿消费税退款和160亿所得税退款。 “除了填下前朝政府留下的坑洞之外,这项决定也让市场重新拥有超过350亿令吉的资金流动,成为激活国家经济的动力,这不容王晓婷一句一字就能够否定的。” 黄家和说,王晓婷的说法,再一次证明,造成国家在1马公司举债超过438亿令吉、以及拖欠商家和纳税人超过350亿令吉的消费税及所得税退款的前首相纳吉,或许就是在马华的眼中最好的财政部长。 “王晓婷的表现,只能够显示出马青与民意完全脱节,而这也难怪马华至今依然不敢、也不愿离开国阵、与巫统来个切割。”

欠债438亿,资产剩2亿,若无换政府,人民还被蒙在鼓里!

欠债438亿,资产剩2亿,若无换政府,人民还被蒙在鼓里! 社青团总团长黄家和今天表示,根据国会最新的书面回复,1马公司至今的总债务达到438亿8800万令吉,而资产却只剩下区区的2亿7700万令吉,前朝国阵政府的挥霍举债,已经让国家财政状况陷入史无前例的危机。 也是怡保东区国会议员的黄家和今天连同桂和区州议员崔慈恩,在怡保出席选区的一项活动后向报界透露,1马公司以及其相关子公司自2009年以来就开始通过债券举债,一共高达319亿令吉,利息从最低的4.4巴仙到最高的5.99%不等,最快的债卷将在2022年到期,4项债卷单只是利息方面就超过119亿令吉。这是一项令人乍舌的数据,如果没有换政府的话,国民肯定还被还被蒙在鼓里,继续为前朝政府的挥霍卖单。 黄家和指出,在过去获得不少政府土地的1马公司为了摊还债务,更必须逐渐变卖资产,导致现在只剩下一片位于雪州巴生318.42英亩的土地,价值2亿7700万令吉。 “这已经让国家的经济状况陷入危机,希盟政府在接过这个烂摊子后,就通过法律程序把损失的金钱追讨回来,其中前任首相纳吉夫妇先后被控、价值10亿令吉的平静号即将被拍卖,都是新政府努力的一部分。” 黄家和说,与此同时,新政府也果敢地挑战1马公司与IPIC的不平等协议的合法性,因为当中涉及的欺诈行径,已经让政府必须承担57.8亿令吉的庞大债务。 “1马公司庞大的债务和所带来的经济负担已经让新政府无法在现阶段自主地落实涉及财务负担地竞选宣言,但是从2019年地财政预算案大砍首相署99亿令吉开销、以及减低超过110亿令吉地行政开销,并让B40一群在预算案中受惠,展现出了新政府在逆流中依然照顾人民福利地决心。”

黄家和致魏家祥:无需律师资格 都可看懂信函明确不含糊的内容

民主行动党中委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9年4月4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国会大厦发表的声明:   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表示,财政部长林冠英出示的信件清楚表明有买家出价16亿8000万令吉献购香港湾仔告士打道50号的马来西亚大厦,任何人不需要拥有律师资格,都能够看懂当中明确且不含糊的内容。 也是民主行动党中委的黄家和在国会走廊,针对魏家祥在香港湾仔告士打道50号的马来西亚大厦收购课题恶意诬蔑财政部长林冠英的言论,召开新闻发布会上作出回复。 他指出,该信函白字黑字阐明献议以16亿8000万令吉购买马来西亚大厦,也列明签署买卖合约时将缴付收购价20%的订金,而80%的余款则在所签署买卖合约后的90天内付清。 “有关2019年1月20日的信函列出开价,并清除阐明条款,魏家祥不懂是不了解,还是蓄意不想让自己去理解。” 黄家和说,这样的献购在法律上是完整、并符合普通买卖程序,一旦大马政府接受此交易,它将成为一份约束双方的合约。 “前首相纳吉对政府要卖掉香港马来西亚大厦一事,虚情假意表现得好像很痛心及表达担心。但是纳吉却忘记,事实上是他自己在第14届大选前以仅11亿令吉批准出售有关大厦。尽管财政部已揭露此事长达1周,但纳吉没有交代有关交易批准。显然,纳吉了解自己的处境,无法否认政府所提出的事实。” 黄家和表示,魏家祥应该做的就是向纳吉要求更多的资料以实际地反驳,并且衡量究竟纳吉的政府所曲得开价、还是如今新政府所获得的收购价,会为大马人民带来更高的收益。魏家祥也不要忘记,他本身也是纳吉政府的一员。 “但是,魏家祥却迫不及待地选择转身为“纳吉第一捍卫者”,对政府和财政部长作出恶意诬蔑。他甚至毫无理由地质疑政府所获得的开价到底是马币或是港币,但在此问题被证据驳回时,他却改口风质疑此信函是否是一份有效的献议。” 黄家和表示,魏家祥可以选择继续表现得无知,但是他必须对他的言论负责。他是否会为其恶意诬蔑及指控负责,辞职谢罪? 黄家和

千方百计避开SRC审讯 纳吉的 Bossku 勇气呢?

民主行动党中委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9年4月1日(星期一)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 前首相纳吉不应该让人民对于他的勇气失望,再次尝试展延订于本周三(4月3日)的SRC审讯。 昨天,纳吉才刚刚在他本身的面子书上上载两项状态: “我支持(审讯的)直播,因为这将能够保证透明度、以及法治获得遵崇。人民有权知道真相”- 2019年3月31日上午8时40分。 “我不了解,坐在家里观看直播的人如何会使到法庭成为马戏团?有什么要害怕的?”- 2019年3月31日下午3时零6分。 从当时的面书状态,纳吉看似展现出了他过人的勇敢和信心,以及他对于即将到来的SRC审讯的准备。 他的态度看来就是以摊开所有的证据,来证明他针对控状的无辜和清白。其实,许多人都对纳吉的勇气和“没有隐瞒”的态度感到震撼和信服。 但是,在短短的不到24小时后,纳吉的行动暴露出了他的真面目。纳吉的辩护律师哈温德吉星告诉法庭,纳吉已经针对联邦法院不允许暂缓SRC审讯的判决,申请司法审核。 如果纳吉真的认为他本身是清白的话,他就应该利用这个机会,加速SRC案件在法庭的审讯,通过法庭证明他的清白。 纳吉再次尝试展延审讯,暴露出他只是要通过他公开支持法庭审讯直播的准备,来制造一个勇敢的假象,而事实上他还是不断地通过千方百计,来避开法庭的审讯。 纳吉这样大的一个U转,标榜不了一个自称“BOOSKU”应有的勇气。现在人民可以套用纳吉本身的话问他:“人民有权直到真相,有什么要害怕的?” 黄家和  

政变致大马股市 10天失24亿5282万令吉外资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指出,大马政变构成的政治动荡不稳,已导致外国投资对大马经济发展缺乏信心,大马股市10天失去24亿5282万令吉外资。 他说,据《南洋商报》大马股市买卖结算统计数据显示,2月24日至3月6日,外资总买进为73亿8041万令吉,但总卖出共有98亿3325万令吉,连续10天买卖净额都是呈负数。 黄家和与行动党霹雳宣传小组开会后,发文告表示,外资持续抛售大马股票现象,在新首相上星期日宣誓后依然无法“止血”,而伊党领袖哈迪阿旺的合并银行建议更震动金融股。 “富时大马吉隆坡综合指数从2月21日闭市1531.2点,跌至3月6日闭市1483.1点,跌48.1点;而富时100指数则从10738.52点跌至10274.23点,下滑464.29点。” 也是行动党中委的他说,2020年世界经济已倍受挑战,中美贸易战的延烧,尔后再爆发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所带来的影响,要抗衡经济冲击已不容易,无奈部分政党害群之马竟罔顾人民生活艰辛,发动政变组织后门政府争权夺利。 “前财政部长暨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在面对经济挑战时,竭尽全力拟出经济振兴配套,更在希盟政府濒临倒台之际,托付当时的过渡首相敦马哈迪作出宣布,让救市方案减缓冲击。” 黄家和也揶揄马华秘书长张盛闻,在该党与巫伊组织国民联盟政府后,竟第一时间只想到恢复拉曼大学学院最高6000万令吉拨款,其所指的“新政府降油价”论更是让人贻笑大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