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指控子虚乌有 把学生当剑盾

社青团总团长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8年11月26日(星期一)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 社青团总团长黄家和表示,马青总团长王晓庭说不准有一天财政部长林冠英也会叫所有独中拿出储备金来补贴学校开销的说法,是子午虚有的指控,再一次证明了希盟执政首次制度化拨款华文独中,已经扫了马华一个耳光。 “马华在过去多年没有办法把独中拨款列在财政预算案之内,希盟执政不到半年就成功做到,虽然面对财政的约束,但是还是拨出1200万令吉,再加上希盟执政州属的各项援助,华文独中获得新政府的重视是不争的事实。” 也是怡保东区国会议员的黄家和表示,王晓庭指拉曼大学学院拨款被削,是希盟政府理财不当,这更是完全没有根据的。 “希盟政府今天接手的国阵执政61年后所留下的烂摊子,过去贪污滥权行径的不断导致国家债台高筑,单单是1马公司的债务就高达438亿8000万,而前朝政府更是滥用属于商家和人民的消费税和所得税退款,导致人民生活百上加斤。” 黄家和说,希盟政府在接手半年后就下定决心,要把被拖欠多年的194亿消费税退款以及160亿所得税退款系数退还,难道这在王晓庭眼中还是理财不当? 黄家和指出,在拉曼大学学院拨款课题中,马华的反应令人感到最不解的是, 国阵执政时期拉曼大学学院拨款被削3425万马华却不敢呛声、希盟执政减少2450万令吉拨款马华却威胁起学费,这分明就是拿着学生的利益当剑盾,逃离课题的源头所在。 社青团 3 Comments Seen by 2 Like Comm

新政府体恤民困 节约工程开销照顾贫弱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秘书黄家和说,中央政府与霹州政府体恤贫困者生活艰苦,接二连三落实更针对性的惠民政策,扶助低收入人民。 他指出,自前朝政府一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丑闻动摇外资信心,以及消费税(GST)政策导致通货膨胀物价节节上升,令许多低收入群体生活陷困,新政府必须设法帮助,不可坐视不理。 “新政府5.09大选后,接过债台高筑的国家财务,但我们深知低收入的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因此政府重新检视所有工程项目,节约工程开销,并用以帮助贫困者。” 黄家和也是怡保东区国会议员,他日前在德彬丁宜区分派霹雳关怀卡予受惠人士,随后发表文告表示,新政府在国家财务不太理想的情况下,依然想尽办法推出许多惠民计划。 他说,中央政府2个月前开始的B40全国保障计划(MySalam),让全国370万名低收入人民自动受保。 “而霹州政府4月中推出霹雳关怀卡后,也如火如荼在本周至5月中旬陆续分派给受惠者。” 黄家和解析,霹雳关怀卡不仅依据爱心援助计划(E-Kasih)资格,其80令吉的生活补助金亦作出规定,只允许购买生活需求品,避免补助金遭滥用。 德彬丁宜区共有约300名贫困者获得霹雳关怀卡。出席派卡仪式者包括霹州行政议员兼德彬丁宜区州议员阿都阿兹巴里的代表萨顿及7名马来甘榜村长。 黄家和(站者左七)与德彬丁宜区部分霹雳关怀卡受惠者分享州政府的用心。 黄家和(中)移交霹雳关怀卡予一名妇女。 黄家和(左二)向受惠者讲解霹雳关怀卡的好处。左三为萨顿。  

如果纳吉真的要审讯获得现场直播,他为什么还继续要求封口令?

民主行动党中委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9年4月3日(星期三)在吉隆坡所发表的声明: 联邦法院在4月4日聆听前首相纳吉暂缓SRC审讯的司法审核。在同一天,联邦法院也会聆听其他4项的上诉,包括纳吉之前要求对媒体和公众下令在其审讯中案件封口令的申请。 我对纳吉提出质问,既然他公开认同网民的建议、同意SRC的聆讯以现场直播的方式进行,为何他又如此担心案件审讯的开始? 在SRC案件开审的时候,纳吉还通过他的律师团进行最后一分钟的尝试,要求展延审讯。不但如此,纳吉现在还就他之前被拒绝的封口令,进行上诉。 我要问纳吉的问题是:如果他真的要审讯获得现场直播,他为什么还继续要求封口令? 明显的,纳吉在同意网民现场直播要求的时候,只是为了要借着网民的力量,制造一个“没有隐瞒”、“没有什么好怕”的假象。纳吉由始至终,根本都没有想要其审讯现场直播。不然,他并不会坚持继续要求一个封口令。 让我们撕开纳吉的真面目,他绝对不是他所要扮演的那位“毫无惧怕的老板”。 纳吉申请封口令的意图十分明显,也就是制止和减低人民对于他所涉及案件的讨论,从而希望公众慢慢忘记他对国家所带来的破坏,为他重新回朝掌权铺路。 黄家和

重大改革政府应该修法 允许公账会聆讯公开进行

国会公共帐目委员会副主席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9年3月18日(星期一)在国会下议院所发表的演辞摘要: 国会公共帐目委员会副主席黄家和疾呼联邦政府提呈1952年国会(权力及特权)法令修正案,并配合国会议会常规委员会修改议会常规第85条,让除了涉及国家安全机密以外的公账会会议进程可以公开,开拓国会委员会程序的新气象。 也是怡保东区国会议员的黄家和在辩论最高元首施政御词时表示,公开公账会的聆讯过程,将能够提升案件调查的透明度,而这也是民主进步国家,包括英国和澳洲国会的做法。在澳洲,公账会的聆讯过程甚至就如国会会议一样全场直播。 黄家和说,在国会改革的声浪下,允许公账会聆讯过程公开,其实就是现任公账会所有成员的意愿,而国会正副议长都曾经表明愿意让公账会聆讯公开。无论如何,由于1952年国会(权力及特权)法令第9(m)条文的钳制,公账会任何的文件与证据,在报告尚未被提呈给国会之前都不获允许公开,不然将会构成一项罪行。 “这项条文已经不合时宜,而我也已经致函首相署部长拿督刘伟强要求政府尽速提呈法令修正案、以及要求议长拿督莫哈末阿里夫通过议会常规委员会修改第85条文,扫除公开公账会聆讯的法律阻碍。” 与此同时,黄家和也表示,政府也有必要在7月的国会会议中提呈新的国会服务法令,让国会恢复自主权。正当国会委员会制度正愈日进步,各委员会都积极召开会议的时候,我们却面对支援职员不足的问题,就如已经召开27次会议、提呈了两项报告的公账会,都才只有一位全职秘书处主任、以及两位兼职书记,对于繁重的职务来说是完全应付不了。 ”公账会绝对不是无牙老虎,如果能够获得更多支援职员协助的话,将能够更有效地履行我们对于国会的责任。”

玩弄政府宗教学校拨款 马华为巫统玩双面人政治

民主行动党中委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9年3月9日(星期六)在吉隆坡所发表的声明: 民主行动党中委黄家和指出,在巫统与伊斯兰党玩弄种族和宗教政治的当儿,马华也选择继续为巫统效犬马之劳,在华人社会玩弄希盟政府给予宗教学校的拨款,意以指责行动党只照顾巫裔权益。 也是怡保东区国会议员的黄家和指出,马华总会长魏家祥说马华并不曾反对政府给予宗教学校的拨款,但是他是否能够否认,马华总秘书周美芬在大会上打出财政部长林冠英移交5000万令吉拨款给予宗教学校的新闻、并指政府利用政府资源讨好土著的言论? “周美芬的举动和言论目的十分简单,也就是要塑造一个行动党在执政体制下只照顾巫裔的假象,以蒙骗华社、希望重新得到华社对于国阵的支持。” 黄家和指出,在教育拨款课题上,2019年的财政预算案已经明确证明希盟政府对于各源流学校的照顾,从国中、华中、国小、淡小、华小、宗教学校、甚至独中,都获得应当的拨款。 “国阵在技穷未能以过去政绩招架的时候,就选择回到老本行分而治之、玩双面人政治,一方面通过马华指希盟政府和行动党只照顾巫裔、另一方面通过巫统指巫裔被边缘化的情绪,这是极不负责任的低级政治。” 黄家和指出,巫统在同时也找来了另外一个好帮手伊斯兰党一唱一和,在联婚大礼上把盟党马华抛离在外,但是马华却还低声下气、沦落为弃妇之余还继续作为巫统涂脂抹粉,整个党誉在魏家祥领导下荡然无存。 黄家和说,马华在国阵最高理事会会议后选择留在国阵,已经证明了马华对于巫统的“3不”、也就是“不舍、不离、不弃”,而选民也可以看清国阵要分裂人民的正面目,再一次奠定去年509大选拒绝国阵的选择是正确的。  

千方百计避开SRC审讯 纳吉的 Bossku 勇气呢?

民主行动党中委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9年4月1日(星期一)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 前首相纳吉不应该让人民对于他的勇气失望,再次尝试展延订于本周三(4月3日)的SRC审讯。 昨天,纳吉才刚刚在他本身的面子书上上载两项状态: “我支持(审讯的)直播,因为这将能够保证透明度、以及法治获得遵崇。人民有权知道真相”- 2019年3月31日上午8时40分。 “我不了解,坐在家里观看直播的人如何会使到法庭成为马戏团?有什么要害怕的?”- 2019年3月31日下午3时零6分。 从当时的面书状态,纳吉看似展现出了他过人的勇敢和信心,以及他对于即将到来的SRC审讯的准备。 他的态度看来就是以摊开所有的证据,来证明他针对控状的无辜和清白。其实,许多人都对纳吉的勇气和“没有隐瞒”的态度感到震撼和信服。 但是,在短短的不到24小时后,纳吉的行动暴露出了他的真面目。纳吉的辩护律师哈温德吉星告诉法庭,纳吉已经针对联邦法院不允许暂缓SRC审讯的判决,申请司法审核。 如果纳吉真的认为他本身是清白的话,他就应该利用这个机会,加速SRC案件在法庭的审讯,通过法庭证明他的清白。 纳吉再次尝试展延审讯,暴露出他只是要通过他公开支持法庭审讯直播的准备,来制造一个勇敢的假象,而事实上他还是不断地通过千方百计,来避开法庭的审讯。 纳吉这样大的一个U转,标榜不了一个自称“BOOSKU”应有的勇气。现在人民可以套用纳吉本身的话问他:“人民有权直到真相,有什么要害怕的?” 黄家和  

史无前例,新村领袖培力大会,彰显新政府重视新村!

史无前例,新村领袖培力大会,彰显新政府重视新村!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秘书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9年4月30日(星期二)在怡保所发表的新闻稿: 民主行动党霹州秘书黄家和表示,房屋及地方政府部周日首次组织新村领袖培力大会,此史无前例之举,彰显新政府关注及重视新村发展与福利,期盼能为新村带来更光辉的新景象。 他说,房政部的新村事务部给予本次大会的主题是“新•新村”,显示新政府为提升新村作出努力及展望,并寄望透过新村发展官,引领属下新村村委推动新发展,进而改善新村社区面貌。 “为了注入更大的发展动力,新政府今年给予新村事务部8500万令吉,是有史以来最高拨款,较往年6500万令吉增加逾30%。” 黄家和也是怡保东区国会议员,周日出席在布城的新村领袖培力大会后,今日发表文告为即将在6月前走马上任的新村发展官及新村村委给予鼓励。 他指出,霹州158个新村千姿百态,各自具备美食、特产、文化、史迹等特色,而17名新村发展官在投入服务后,将走访属下各个新村,考察与研究新村的潜质,并量身打造响应的发展计划。 “新村是华社根基的一部分,数十年来,它与周边发展的花园住宅区,是我国华裔群体的居集地,新村人民更多年来支撑我国民主旗帜。” 黄家和认为,新村发展官任职后,上呈地方政府,下达新村村长,有助于催化政府与人民信息互通效率,让基层民意更高效传达予有关当局。 “首批的新村发展官已经在上周于布城接受长达3天的培训,第2批的培训将会在5月进行,之后将会获颁委任状。” 他指村长是贴近新村村民至关重要的人物,新政府期盼村长接地气,故务必赋权予村长以激活新村,呼吁村长务必扮演好官与民的沟通桥梁角色。

否认购买6千万珠宝 没有人会相信罗斯玛

前首相夫人罗斯玛的律师指罗斯玛并没有买下黎巴嫩著名珠宝商世皇贸易SAL公司诉状中的珠宝,只是“看看而已”。 这声明相信让大部分的马来西亚人震惊。 罗斯玛的律师声称对于任何指控罗斯玛使用偷来的钱购买世皇珠宝,是毫无根据和不实的指控。或许,对于罗斯玛来说,"看看”、没有买下珠宝并不是一项罪行,但是实际上,没有思维正常的人会相信罗斯玛自身的辩护。 我们要问的是,究竟罗斯玛凭着什么,可以使到世皇在没有支付任何款项之下、送上价值6千万令吉的珠宝让罗斯玛“看看”?罗斯玛是世皇的高消费惯客、还是由于她作为时任首相夫人的缘故,还是两者都是? 罗斯玛律师的声明,直接承认了罗斯玛就是被充公珠宝的拥有人。这也暴露了罗斯玛收入和消费不对称、过于豪华的生活方式。 如果没有509的改朝换代,罗斯玛的私人珍藏没有被暴露出来的话,罗斯玛最后究竟怎样偿还该6千万令吉的珠宝买价,这是国民要知道的。 社青团总团长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8年7月11日(星期三)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

周美芬混淆视听、自欺欺人、愚弄选民

民主行动党中委黄家和今天表示,巫统及伊斯兰党已经从之前的眉来眼去到了现阶段的大礼完婚,马华总秘书周美芬还指巫统和伊党结盟是巫统自己的事,这是混淆视听、自欺欺人、愚弄选民的说法。 也是怡保东区国会议员的黄家和今天发表文告,回应周美芬在马华劳勿区会2019年代表大会时指马华完全没有计划和伊党结盟的言论。 黄家和指出,在去年大选后,马华言之凿凿地指不同意与伊党合作,并多番发出要解散国阵的言论。但是在巫统一意孤行、不把马华和国大党放在眼内后,马华最后的立场还是议决留在国阵。 “到了今天,不单单是巫统,整个国阵和伊党的合作已经是一个事实,既然马华已经做了决定,周美芬就必须大方地承认与伊党的关系,何须还闪闪缩缩呢?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更在两个星期前指伊党马华合作关系会越来越好,这可不会是一厢情愿的说辞。” “就在昨天巫统、马华以及伊党的国会议员进行一项联合国会会前准备会议,马华总会长魏家祥也是参与者之一,巫伊结盟无关马华事的说法不攻自破。” 黄家和指出,巫统和伊党结盟最后的结果将会是恶化种族和宗教政治、为本身的政治利益分裂国民,马华却选择继续为虎作伥,最后只会成为国家的罪人。 黄家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