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家和:政府部门与机构答复公账会限期 从3个月缩减至2个月

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PAC)主席黄家和于2020年11月25日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 1)为了进一步提升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的程序和效率,公账会已经议决将政府部门与机构的后续行动答复限期从3个月缩减至2个月。公账会是于在一项特别会议中达成此决定,以进一步加强公账会的作用与责任。 2)缩短答复限期目的在于让公账会报告中所提出的每一项建议,都能够获得有政府部门秘书长的从速处理及严正看待。 3)除了上述答复限期缩短,公账会也决定,部门秘书长也须向公账会提交一项中期报告,也就是在公账会报告提呈国会的一个月内,以书面的方式汇报有关部门的进度,并在两个月内亲自出席公账会,向公账会汇报后续行动及其最新进展。 4)此前,全体秘书长被给予3个月时间,向公账会汇报该部门已采取的后续行动。 5)公账会相信,这将有助于公账会监督政府部门对于公账会报告提出的建议所采取的行动,也让人民能够了解案件的进展。 6)公账会自11月3日以来,已召开25次会议及汇报会,并向国会提呈了4份调查报告及1份部门后续行动报告。如下: (i) 公账会报告:玻璃市体育学校(SSM) (ii) 公账会报告:道路收费系统(RC)和外国车辆入境准证(VEP) (iii) 公账会报告:吉隆坡市政局土地出售案 (iv) 公账会报告:外劳管制活动 (v) 财政部后续行动报告:194亿消费税税款 7)公账会预计将在近期再召开10次会议,而后提呈另4份报告,即: (i) 公账会报告:大马教育全球服务公司(EMGS) (ii) 国内贸易与消费人事务部后续行动报告:液化石油气(LPG)补贴 (iii) 企业发展及合作社部与科学、科技与革新部后续行动报告:飞行车计划 (iv) 财政部与国库控股后续行动报告:国库控股投资损失 8)人民可浏览公账会官网查阅全部公账会报告: www.parlimen.gov.my/pac

黄家和:国盟瘫痪公帐会 国家民主大倒退

公帐会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副主席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20年6月14日(星期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新闻稿: 慕尤丁主导的政府自从今年3月的夺权政变后,不但多番扼杀国会的民主精神,也完全瘫痪了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及其他国会特别委员会。 我在6月9日致函国会下议院议长丹斯里莫哈末阿里夫,寻求其准许重启国会公账会的公务。议长在之前通过其4月9日的信函发指示,在政府实施行动管制令(MCO)期间,展延所有的公账会及其他国会特别委员会的会议。 我们通过议长办公室的口头回复,表示上述请求将会被驳回,主要因为公账会须要填补新的成员,而在政府更替后,遴选委员会未能开会及就有关事项作出决定。我目前还在等候议长的公函答复。 公账会在今年首6月仅召开了9次会议,最近一次会议是在3月9日;相较去年上半年同期则有23次会议。我们有4个报告已来到最后的敲定阶段,并原定在今年3月的国会期间提呈,但这些报告随着政府3月替换令国会展延皆没能提呈。 因公账会中5名原任成员已受委内阁成员,我们原本估计新成员能于今年5月召开的国会中获得委任填补空缺。在程序上,新成员的委任必须在遴选委员会报告提呈予国会时,由国会委任并生效。 遴选委员会作出委任新委员会成员的议程原定列在5月18日的国会中,但后来在首相指示国会在元首御词后就结束后,相关议程连同其他议程一并被去除。因此,遴选委员会未能作出任何决定,而公账会成员空缺最早必须等到7月13日开始的下一次国会召开才能够获委任,而前提就是政府没有再度展延国会会议。 我们必需履行人民及国会的委托,检查并确保政府行政管理方面的问责,尤其是在政府的财务运作方面。遗憾的是,我们现在未能履行这个责任。 慕尤丁主导的政府自从今年3月的夺权政变,不但多番扼杀国会的民主精神,也完全瘫痪了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及其他国会特别委员会。在这期间,政府的行为与决策将继续不受到立法机构的审查,这是国家倒退的一大步。 黄家和

政府用心收购4条大道谈判 魏家祥却为反对而反对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9年2月24日(星期日)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 一个为反对而反对的态度,导致魏家祥不愿意去了解希盟政府在收购收费大道中对于国家未来和人民的用心,也证明魏家祥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在野党议员。 政府宣布与金务达进行谈判,收购巴生谷4条大道的特许经营权。在计划中,收购成功的话,除了在晚上11时至上午5时全免收费以外,在另外的12个小时平常时段也能够获得30%的过路费折扣。 换句话说,相比起现在24小时的同等收费,大道使用者只有在6个小时的繁忙时段,需要缴纳现有的大道收费。 在国家尚在从过去丑闻恢复元气中、以及财务紧缩之下,联邦政府还能够提出改变现有大道收费机制,显示出政府了解民困、减低人民生活负担的决心。 相反的,在国阵执政时期,大道收费只有在特许经营合约下不断调涨,当时的政府完全没有一套计划去逐步收购特许经营权。在国阵调涨大道收费的时候,我们也没有听过魏家祥有给予过怎样的建议来协助人民。 在替代方案下,大道使用者可以根据不同的时段,来更有效地编排交通行程,协助舒缓交通流量,但是魏家祥却选择以诋毁性的言论、指酗酒驾驶者可以享用免收费大道回家,这是否就是今天马华的素质? 政府在两天前签署新的轻快铁第三路线工程后,成功把工程从316亿令吉减少至166亿令吉,为国库省下了150亿令吉。以现有联邦政府过去在几项合约的重新谈判中的表现和指标,人民可以在这4条大道收购的课题上,乐观等待政府的好消息。 民主行动党

洞穴神庙接迁离通告荒谬 霹州政府须立即指示撤回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及华都牙也国会议员V西华古玛于2022年1月9日(星期日)在怡保所发表的联合文告: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及华都牙也国会议员V西华古玛今天敦促霹雳州政府立刻指示近打土地局撤回向多个怡保洞穴神庙发出的迁离通告,保护怡保洞穴独有的特色。 黄家和 黄家和及西华古玛今天在一篇联合文告中指出,怡保洞穴神庙遭近打土地局发出迁离通告,是十分荒谬的做法,州政府必须立刻插手制止。 西华古玛

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 马华最没有资格谈政治青蛙

这两天,马华突然间对政治青蛙产生兴趣,今天甚至出动总会长魏家祥红圈圈出两名行动党候选人郑国球和郭子毅,说行动党认同联合政治青蛙云云。 行动党对政治青蛙的立场十分明确,秘书长林冠英已经清楚表明行动党拒绝甲州4位政治青蛙,并坚持任何政治青蛙不应该希盟旗帜下竞选。 奈何,希盟其他两党有不同的意见和决定,在希盟作出了大多数票最后决定。  行动党知道,虽然行动党不认同,但是希盟的最后决定肯定也让行动党蒙受批评。 君子坦荡荡,我们愿意被批评,也愿意去承担。我们至今还是坚持着拒绝政治青蛙的立场。 我要告诉马华,任何人都有资格在政治青蛙课题上作出批评,马华是最没有这个资格。

马华处理华社课题失败 惯性把责任推在华社身上

民主行动党中委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21年2月23日(星期二)在怡保所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中委黄家和今天形容,马华总是把它在处理华社课题上的失败,惯性地把责任推在华裔选民身上,完全不尊重选民在民主制度下的决定、也与华社脱节不了解华社拒绝马华的原因。 黄家和表示,马华副总会长郑联科日前接受报章访问时声称,种族两极化导致马华领袖在传达华社新声时遭到官员漠视,以及华社不支持马华却要马华“交货”等等的言论,只会暴露出马华无论在朝在野,都未能为华社争取应有权益的事实。 也是怡保东区国会议员的黄家和表示郑联科甚至形容马华今天所得到的华社支持是不足够,不够食、不够米、吃粥水,这对于华社来说是一项严重诋毁。 “虽然今天马华只有2个国会议席,但是在喜来登政变后却是国盟上台、慕尤丁任相的关键2席,但是在过去一年却同样交不出成绩,从华教拨款、到国盟执政单一种族宗教化,都没有扮演应当的角色。” 黄家和提醒到,今天马华声称只有2席而吃粥水,但是在2004年大选后马华掌握31席全盛时期的时候,马华前任总会长翁诗杰还不是也是形容马华和华社只有“剩菜”与“面包屑”,残酷的历史记载只会印证马华在朝无力的失败。 与此同时,黄家和说,郑联科指国盟政府走中庸路线,更是自欺欺人的讲法。自国盟上台以来,成员党伊斯兰党一系列极端举止开始浮现,其中包括伊党公开要关闭华小及淡小、在国会恶意攻击基督教、圣经以及多源流学校、吉打州政府不顾反对取消大宝森节公假、反对博彩业在CMCO期间重开等等,这对多元种族、宗教的我国并不是良好的发展。 “作为团结部副部长的郑联科,为何不但对这些不公不义的事情默不作声,还处处为国盟政府涂脂抹粉? 这只是暴露出马华对于当权政府的阿谀奉承,之前在国阵一样、现在作为国盟政府一部分的时候也一样!” 黄家和

张哲敏、吴家良相继被警方传召问话 黄家和:行动党越被打压将越战越勇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秘书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22年6月17日(星期五)在怡保所发表的文告:民主行动党霹雳州秘书黄家和表示,行动党自1966年创党以来挑战重重,但是在人民的持续支持下,越被打压、将越战越勇。 也是怡保东区国会议员的黄家和今天发表文告,在短短的过去一个星期,霹雳州行动党宣传秘书张哲敏因揭发霹雳机构公司债务重组课题、副组织秘书吴家良因安顺的一场咖啡店论坛,相继遭到警方传召录取口供。 张哲敏 “行动党领袖绝对是奉公守法的,在受到警方传召后都会给予全面的配合,但是同时也敦促政府不要在大选即将来临的时候,利用执法单位意图让行动党的领袖闭嘴。 ” 黄家和指出,张哲敏所提出的霹雳机构债务重组课题涉及严重法律问题以及广大债主的权益,当中州政府属下机构、多个地方政府都是其中主要的债主,这是关系人民权益的重大课题。

避免再爆发群居感染 黄家和:应优先安老院接种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秘书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21年5月19日(星期三)在怡保发表的新闻稿: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认为,在现阶段,政府有必要优先安排安老院、乐龄看护中心等业者及年长者接种疫苗,以免再爆发群居式感染,同一屋檐下居住的老人与员工互相感染。 也是民主行动党霹雳州秘书的黄家和指出,据马来西亚居家护理安老协会(AgeCope)声明,我国已有超过30家安老院遭受病毒感染,但各界从去年开始就敦促政府优先安老院的疫苗接种却不受理。 他接获怡保数家安老院对近期疫情严峻的情况表示担忧,今日发文告敦促政府及卫生部关注安老院感染群的问题,并尽快为相关员工及老人接种疫苗。 黄家和说,此诉求涵盖有注册及无注册的安老院及乐龄看护中心,若卫生部下达指示,疫苗接种中心可与这些单位取得联系及安排,相信后者都愿意配合。 “安老院感染群并非近期的情况,数月前已有案例,如今年2月初的吉隆坡安邦占布兰感染群,而上周怡保拿乞一家安老院也遭殃,全部12名老人与2名员工都确诊,其中一名94岁老人因此病逝。” 黄家和以媒体此前报道的民众“碰运气”接种疫苗的做法评论,该处理十分不妥,消息传开后导致疫苗接种中心涌入大批人潮;当局为了不浪费疫苗,其实可与安老院联系安排疫苗接种。 “疫苗中心因预约者缺席,避免浪费找人接种,为何不直接联系安老院?我相信院方都会积极配合,尽快为院内年长者及员工进行疫苗接种。”

总检察署观点开倒车 黄家和:必需捍卫国会

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黄家和于2021年2月17日(星期三)在怡保发表的新闻稿: 我今早接获国会下议院秘书尼占麦丁的来电。他向我传达总检察署(AGC)与国会法律顾问(PPUU)关于国会特别委员会在国会被暂停期间不被允许履行职务的看法。我被告知此规定依据《2021年紧急(必需权力)条例》第14条。 《2021年紧急(必需权力)条例》第14条: 只要紧急状态一直有效,《联邦宪法》中关于国会的召开、暂停和解散会议的规定即无效。 总检察署的观点过于狭隘及开倒车,“有效地”瓦解了马来西亚民主体制最后一道堡垒。 总检察署的观点也反驳了国会下议院议长2021年1月12日的声明,当时议长表示国会成立的任何跨党派委员会和所有特委会依然可以继续运作。 长的声明,如下: 通过独立委员会及国会特委会,马来西亚国会作为国家最高立法机构,将继续履行其审查与制衡的职能。 我早前已对议长的声明提出不一样的看法,国会一日不获准召开,特委会根本无法提呈报告,也就无法履行其审查与制衡的职能。 国会被冻结已是很坏的情况,更为糟糕的情况是,国会特委会如今也在紧急状态的名义下被喊停。 试问国会及全体议员该如何履行的人民代议士的职责,正如议长早前所言或所保证的一样? 国会议员基于前线工作者的名义下,被列在第一批接受新冠病疫苗注射的名单中。如果我们(国会议员)无法以前线工作者的身份,在国会中履行我们对国家国民的职责,将会是莫大的耻辱。 副议长今日给予总检察署有一则公开信。我在此事上支持副议长的观点。国会的职责必需获得捍卫。 黄家和 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 怡保东区国会议员

东铁谈判复工达双赢 黄家和:希盟政府省钱务实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秘书黄家和表示,马来西亚政府在东铁重新谈判并复工的课题上,不但与中国承包商取得双赢,当中的条件更带来了3大亮点,印证了国家在希盟政府的领导下,能够以更省钱、更务实的方向造福国民。 也是怡保东区国会议员的黄家和在主持民主行动党拱桥支部常年大会时表示,希盟自509后所接手的政府只可以用千苍百孔来形容,除了负债累累以外,许多政府关联机构也蒙受巨大损失,当中包括朝圣基金以及联邦土地发展局等。除此之外,政府也必须与承包商重新商讨大型工程,以减低成本开销。 黄家和说,其中东铁的合约谈判由于涉及中国承包商,更是令人注目。但是,在希盟政府多个月的努力重新商讨之下,最后的结果也为国家带来了3大亮点。第一,东铁的造价成本从当年的615亿令吉,成功大幅度减低215亿令吉或32.8%,最终造价440亿令吉,每公里的造价也从之前的9550万减低到6870万令吉。 “其次,双方所达致的亏钱共同承担、盈利马中8-2分账,这都是有利于马来西亚政府的合约新条件。” “第三,许多国民之前都但心东铁如果被取消的话,将会影响马中两国的关系。东铁在马来西亚国民的利益没有被典当的情况下最终复工,对双方来说是一个双赢局面。” 黄家和表示,在类似东铁的大型工程合约都是已经签署过的合约,鉴此政府要重新谈判的话会面对很大的法律阻力和约束。但是,事实证明现任政府落实良政的政治决心,许多大型合约都成功重新谈判,这是希盟政府的一大政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