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家和俞利文:呼吁政府允许PAC 及 PSC 召开会议

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与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于2021年3月18日发表联合文告: 呼吁政府允许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PAC)及国会特别遴选委员会(PSC)召开会议 即使最高元首已提出建议恢复国会,首相慕尤丁始终还是没有听从建议,采取必要步骤尽快恢复国会。 最低限度是,如果首相过于关注在玩弄政治而拒绝恢复国会,他至少应该允许召开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PAC)及国会特别遴选委员会(PSC)以行使职责,尤其在大流行非常时期提供跨政党的监督。  随着政府宣布再注资110亿令吉在“人民与经济强化策略计划”,更是说明了召开PAC和PSC的需要和迫切性,使其能够提供审查和制衡功能,这也是一个国家民主的重要支柱。  在大流行期间,任何耗费上亿令吉的公共资金,最重要是必须遵守国家制订的所有事项、过程及财务程序,确保人民公币真正得到审慎和有效善用。  在政府的民主制度,是必须允许PAC在“制衡”机制的过程中发挥有效作用,尤其在非常时期宣导透明和问责制的重要精神。 即使当前紧急状态期间,同样也必须允许召开PSC会议,以提供重要的国会监督,特别是掌握我国应对疫情的方式,同时获取国家免疫计划(NCIP)的最新信息。  如果政府对疫情管理充满信心,就无需害怕承担责任及发布更多的数据,甚至无惧面对国会议员的质问,包括PSC。但是,政府在这方面欠缺充分解释,让公众的信心造成不必要压力。这些都是有效管理公共卫生危机的关键要素。  部长和政府透明公开国家面临的实际情况是非常重要的,并在科学根据的基础上说明政府的决策,以便能够成功抗击疫情。  政府任何决策的依据必须是清楚且透明,一旦没能提供足够的数据解释为关键决策奠定基础,这将削弱公众的信任,正如我们国家现在所看到的情况。  由此可见,PAC和PSC在非常时期提供跨政党的国会监督上扮演着举足轻重作用,尤其赋予更透明、可信赖且独特的立法机构来应对当前的大流行。同时,这也将有助于建立公众的信心和接受政府在应对疫情的方式,特别是推行疫苗接种期间。  鉴此,我们呼吁国会议长拿督阿兹哈哈仑也站在相同立场,捍卫国会的神圣以及三权分立的原则和精神。我们需要恢复召开国会,或者至少允许PAC和PSC召开会议服务国家,确保我国民主原则和精神受到保护。 YB黄家和(怡保东区国会议员) 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 YB俞利文(古晋市国会议员) 国会卫生、科学及革新特委会主席

公账会上载LCS法务审计报告 ...

公账会主席黄家和发表文告表示,公账会已把Boustead Heavy Industries Sdn Bhd (BHIC) 濒海战舰LCS计划的法务审计报告(Forensic Audit)上载至公账会网站。 点击完整报告: https://www.parlimen.gov.my/pac/review/docs-257-319.pdf.

【90亿战舰丑闻】BNS执行长称仅电视过时 公账会证人供词完全相反

“2021年12月的BNS” 反驳 “2022年8月的BNS”。 今天,BNS CEO 阿兹哈反驳公账会指战舰机件有15%已经过时的结论。 我在这里要提醒阿兹哈,他本身在2021年12月11日在公账会给予的供证。 “2021年12月的BNS” 将会反驳 “2022年8月的BNS”。

霹雳州疫情越趋严重 须确保每日接种5万人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秘书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霹雳州副宣传秘书兼桂和区州议员崔慈恩于2021年9月6日(星期一)在怡保联合发表的新闻稿: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及桂和区州议员崔慈恩联合表示,霹雳州疫情近日越趋严重,除连续多日超过1000人,更是屡创新高,敦促霹雳州政府确保疫苗中心做到每日接种5万人。 黄家和与崔慈恩发文告指出,中央政府此前声称9月预计将有160万剂疫苗分配至霹雳州,若供一个月接种使用,平均每日5万3000剂,希望此疫苗可尽快送到霹雳州的疫苗中心供接种。 (示意图) “我们看见雪兰莪与吉隆坡的确诊人数开始减少,彰显疫苗接种所带来的免疫效果,希望霹雳州也能在9月初或中旬获得大量疫苗。” 也是民主行动党霹雳州秘书的黄家和与党霹雳州副宣传秘书的崔慈恩日前捐赠10台轮椅予怡保英迪拉慕丽亚体育馆霹雳疫苗中心,由近打县长米尔赫兹布拉接收。

黄家和致魏家祥:无需律师资格 都可看懂信函明确不含糊的内容

民主行动党中委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9年4月4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国会大厦发表的声明:   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表示,财政部长林冠英出示的信件清楚表明有买家出价16亿8000万令吉献购香港湾仔告士打道50号的马来西亚大厦,任何人不需要拥有律师资格,都能够看懂当中明确且不含糊的内容。 也是民主行动党中委的黄家和在国会走廊,针对魏家祥在香港湾仔告士打道50号的马来西亚大厦收购课题恶意诬蔑财政部长林冠英的言论,召开新闻发布会上作出回复。 他指出,该信函白字黑字阐明献议以16亿8000万令吉购买马来西亚大厦,也列明签署买卖合约时将缴付收购价20%的订金,而80%的余款则在所签署买卖合约后的90天内付清。 “有关2019年1月20日的信函列出开价,并清除阐明条款,魏家祥不懂是不了解,还是蓄意不想让自己去理解。” 黄家和说,这样的献购在法律上是完整、并符合普通买卖程序,一旦大马政府接受此交易,它将成为一份约束双方的合约。 “前首相纳吉对政府要卖掉香港马来西亚大厦一事,虚情假意表现得好像很痛心及表达担心。但是纳吉却忘记,事实上是他自己在第14届大选前以仅11亿令吉批准出售有关大厦。尽管财政部已揭露此事长达1周,但纳吉没有交代有关交易批准。显然,纳吉了解自己的处境,无法否认政府所提出的事实。” 黄家和表示,魏家祥应该做的就是向纳吉要求更多的资料以实际地反驳,并且衡量究竟纳吉的政府所曲得开价、还是如今新政府所获得的收购价,会为大马人民带来更高的收益。魏家祥也不要忘记,他本身也是纳吉政府的一员。 “但是,魏家祥却迫不及待地选择转身为“纳吉第一捍卫者”,对政府和财政部长作出恶意诬蔑。他甚至毫无理由地质疑政府所获得的开价到底是马币或是港币,但在此问题被证据驳回时,他却改口风质疑此信函是否是一份有效的献议。” 黄家和表示,魏家祥可以选择继续表现得无知,但是他必须对他的言论负责。他是否会为其恶意诬蔑及指控负责,辞职谢罪? 黄家和

政变致大马股市 10天失24亿5282万令吉外资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指出,大马政变构成的政治动荡不稳,已导致外国投资对大马经济发展缺乏信心,大马股市10天失去24亿5282万令吉外资。 他说,据《南洋商报》大马股市买卖结算统计数据显示,2月24日至3月6日,外资总买进为73亿8041万令吉,但总卖出共有98亿3325万令吉,连续10天买卖净额都是呈负数。 黄家和与行动党霹雳宣传小组开会后,发文告表示,外资持续抛售大马股票现象,在新首相上星期日宣誓后依然无法“止血”,而伊党领袖哈迪阿旺的合并银行建议更震动金融股。 “富时大马吉隆坡综合指数从2月21日闭市1531.2点,跌至3月6日闭市1483.1点,跌48.1点;而富时100指数则从10738.52点跌至10274.23点,下滑464.29点。” 也是行动党中委的他说,2020年世界经济已倍受挑战,中美贸易战的延烧,尔后再爆发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所带来的影响,要抗衡经济冲击已不容易,无奈部分政党害群之马竟罔顾人民生活艰辛,发动政变组织后门政府争权夺利。 “前财政部长暨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在面对经济挑战时,竭尽全力拟出经济振兴配套,更在希盟政府濒临倒台之际,托付当时的过渡首相敦马哈迪作出宣布,让救市方案减缓冲击。” 黄家和也揶揄马华秘书长张盛闻,在该党与巫伊组织国民联盟政府后,竟第一时间只想到恢复拉曼大学学院最高6000万令吉拨款,其所指的“新政府降油价”论更是让人贻笑大方。

公账会不能再 “被放假” 促请议长在国会完成所有委员委任

国会将于下星期一召开会议。 国会下议院议长拿督阿兹哈需确保公共账目委员会(PAC)成员全部空缺可在开会首日获得委任,以确保公账会自今年3月以来耽搁已久的公务能够继续执行。 我上星期已致函议长,提出上述请求,希望议长及遴选委员会能严正看待公账会目前所面对的问题。 公账会主席与副主席职虽已在8月27日的国会中作出委任,但基于公账会成员未获委任,公账会会议已从今年3月中断至今。这就是我在上一次在国会中提出的困境,因为国会拖延公账会正副主席及成员的委任后,将导致公账会继续“被放假”至今年11月。 公账会此时需追赶此前错失的时间。 在过去几个星期,我和公账会秘书处商讨被耽搁的调查案件,并安排国会复会后的会议日期。 一个有效与高效的公账会对国会在行政管理审查与制衡中有着非常重要角色,因此我们的工作不应该继续被耽误下去。议长阿兹哈需确保公账会成员在国会召开第一天作出所有成员的委任。 黄家和

怡保轻快铁发展计划: 可行性研究在哪里?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21年11月17日(星期三)在怡保发表的新闻稿: 怡保轻快铁发展计划:可行性研究(Feasibility Study)在哪里? 两天前,霹雳州行政议员诺丽表示霹雳州政府有意在怡保市发展轻快铁公共交通系统(LRT),而有关项目将从怡保火车站旁60公顷的地段开始设立公共交通枢纽。 我要问诺丽,州政府是否已针对相关轻快铁发展计划进行可行性研究?州政府宣布一项如此重大的发展项目及建议,却没有任何细节补充包括项目发展成本,只会带来诸多疑问。 霹雳州行政议员诺丽

公账会成员出席会议遇阻 ...

如果国会议长阿兹哈没有严正看待公账会成员在8月2日在出席公账会的路途上遭到警方阻扰的事件,今天国会通过指示总警长确保国会议员履行职务通畅无阻的议案,将会沦落为只是形式上的工作、完全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今天一大清早,在野党议员火力全开,针对802国会议员被挡在国会外的事件,向议长和内政部长提出质问。 在802当天,我本身、黄书琪(居銮国会议员)、阿末(吧吧国会议员)、鲁卡里斯曼(斯不迪国会议员)等公账会成员在出席公账会的路途上,都遭到不同层次的阻扰。 我本身在警方路障出示由国会秘书发出的议会通知公函,要求通过路障,但是警方却恫言如果我在2分钟内没有离开,就会进行逮捕,这是对于国会独立性的一项侮辱。 我对于议长为什么没有给予公账会成员执行职务上应当的保护,感到极度地质疑。这样的情况下去,我们在未来又可以能够在自由、没有阻碍和恐吓的情况下,履行职务?

黄家和提醒马智礼 勿以国阵思维处理独中课题

社青团总团长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8年7月18日(星期四)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 我们必须提醒教育部长马知礼,对于华文独中和统考文凭的政策上的改革与进步,是希盟多年来斗争重要的一部分,而这也是人民想看到的。鉴此,所有教育部关于华文独中和统考文凭的答复,必须展现教育部落实政策改革的准备,而不是一贯地以“国阵思维的标准答案”来处理这项教育课题。 教育部长昨天在给予国会的书面答复指“教育部没有为独中准备拨款,因为独中并不在国家的教育体制之下”。这样的答复令人十分失望和遗憾,有如把过去希盟对于独中政策改革的进步立场,拖回到国阵的保守时代,这并不是在大选中投票给希盟的支持者所要看到的。 独中虽然多年来都没有被纳入为国家教育体制的一部分,但是却在国家教育发展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独中为国家栽培人才的贡献,必须获得承认。就此,在过去多年来,希盟都通过执政的州属,采取进步和大胆的改革,给予独中地位应当的承认,而这些努力都深受选民的欢迎。 给予独中协助和拨款,对于希盟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只是国阵在过去都没有做到。 在霹雳州,2008年执政的民联政府落实新措施,颁布1000公顷的土地于州内9间独中作为以地养校用途,让独中自供自给,无需依赖政府不定时的援助。同时,当时的民联政府也给予同样受到国阵政府忽略的宗教学校同等的协助,也拨出1000公顷的土地于宗教学校。 这项政策甚至得到砂拉越国阵政府的认同,后者在2011年宣布拨出2000公顷的土地于州内独中以地养校。 在槟城,自2008年以来州政府至少已经拨出1600万令吉给予州内独中、同样地雪州政府也在2009年开始每一年200万令吉制度化拨款独中。 明显的,教育部长的书面答复,只是重复国阵时代教育部的立场,完全未能展现希盟在独中课题上政策改革的决心。我们需要强调的是,独中不被承认为政府教育体系的一部分,并不能成为否决独中拨款的理由。 如果教育部长对于希盟长久以来在独中改革课题的努力不了解的话,我和我的后座议员同僚准备给予教育部长协助,让他能够更深入地了解这个课题。 黄家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