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家和:机场地段被转卖课题 ...

国会公账会主席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敦促霹雳州公账会针对斯里干达机场建议地段土地被转卖的课题,进行听证会并传召3任州务大臣,让霹雳州子民知道当中的事实。 “其中,首要的证人应该包括现任州务大臣拿督斯里沙拉尼、两名前任州务大臣拿督斯里赞比里以及拿督斯里阿末费札。之后的听证会,公账会也可以传召霹雳州发展机构的时任董事,前去公账会供证。” 黄家和说,这个课题首先由后廊区州议员倪可敏在州议会中揭发,他指霹雳州斯里干达机场建议地段,在没有经过州政府的同意下被转卖,而后州务大臣沙拉尼也表示,如果有任何的投报,州政府将会交给执法单位调查。

2020年拥屋计划及豁免房地产盈利税的政府宪报何在?

民主行动党中央委员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20年7月21日(星期二)在吉隆坡国会所发文告: 财政部长东姑赛夫鲁在国会回复了包含80项经济措施的“国家经济重振计划”(PENJANA)与“关怀人民振兴经济配套”(PRIHATIN)最新进展。 在答复中,他省略了最重要的一部分,也就是国盟政府在执行上的失败,无法确保优人民能够在第一时间内受惠。 当丹斯里慕尤丁2020年6月5日宣布国家经济重振计划时,他恢复了希望联盟政府在2019年所推出的房屋拥有计划(HOC);在2020年拥屋计划下给予2020年6月1日至2021年5月31日所签署30万令吉至250万令吉的房屋购置豁免合约印花税。 首相也宣布,在2020年6月1日至2021年12月31日出售房屋单位的大马公民,每人将获得豁免最多3个房屋单位的房地产盈利税(CKHT)。 上述2项措施对振兴房地产市场十分重要。 6个星期已经过去,直到今天执行程序上依然没有进展,导致人民还不能享有相关的豁免。 无论是拥屋计划或是豁免房地产盈利税,理应从6月1日起就开始落实,但是国盟政府到目前未对此两项措施颁布宪报。 宪报的颁布是十分的重要,而负责发放豁免印花税证书的房地产商公会(REHDA),就因为拥屋计划宪报未颁布,至今未能处理来自发展商和购屋者的印花税豁免申请。 这项延误不仅引起混淆,也导致发展商和购物者未能在这期间的房地产买卖签署合约,或以豁免印花税的情况下进行房地产转名手续。 与此同时,豁免房地产盈利税方面也一样面对同样的情况。 房地产盈利税豁免的宪报同样没有获得颁布,批准条件与细则没有得到厘清,导致许多有意脱售房地产的业主都采取较保守的“等着瞧”观望态度。 在国盟执政底下,难道宪报在政策公布或落实后才迟迟颁布是“与时并进”的新常态? 在希盟执政期间,当希盟要在2019年1月1日落实新的的豁免房地产盈利税(CHKT)时,其宪报早在2018年12月21日,即在落实前的10天颁布。 【参考:前财政部长林冠英颁布的房地产盈利税(豁免)法令2018 P.U.(A) 360】 国盟政府浪费了关键的6个星期振兴房地产市场、在对抗新冠病COVID-19时期推动国家经济的黄金时段。 为何这关系国家经济发展的政策,会发生严重的耽误? 不要忘记,国盟政府却可在同一个时段展现高效率,快速地委任其国会议员担任官联公司与政府机构要职。 明显的,国盟政府的失败,是在于不分轻重、没有优先关注和重视人民的贴身问题! 黄家和 怡保东区国会议员

总检察长扮演辩护律师 助凯鲁丁脱罪震惊全国

民主行动党中委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20年10月22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发表的新闻稿: 总检察署针对种植与原产业部长凯鲁丁违反防范新冠病强制性隔离的规定,归类为“不采取进一步行动”(NFA),即不提控凯鲁丁的决定令全国震惊。而总检察署以检疫官员没有向凯鲁丁发出隔离令为由作出上述决定,此举更是荒谬。 警方与总检察署耗时超过3个月对凯鲁丁涉及的案件进行调查后,昨日终于给出决定;反观普罗百姓所涉及相同情况的案件,所采取的行动及判决却是如此的迅速及强硬。凯鲁丁违反规定是再明显不过,甚至他自己也不曾否定相关指控,即他违反了自2020年3月18日所颁布的行动管制令的强制性隔离规定。 联邦宪法第145(3)条文: “(3)总检察长可行使其酌量权,以提控、进行或终止任何诉讼案件……” 总检察长应尽职尽责地、不惧怕或不偏袒地履行其职责,并依据宪法向国家元首与人民负责。 大马全民皆知道,在行动管制令期间,任何从国外返回大马的公民都必须进行隔离。对此,我们可以看见许多欲从国外返乡奔丧的个案,他们要回来送亲人最后一程却面对重重困难。凯鲁丁没有任何理由或藉口对隔离规定表示不知情。规则和程序必须严格遵守,任何人都不得超越法律。 我在此提醒总检察长,凯鲁丁此案案情十分明确,表面证据毫无疑问,因此对凯鲁丁的提控是无可避免的。凯鲁丁有责在法庭自证清白,他也有权挑战司法案件;但协助凯鲁丁开脱罪行,不是总检察长的责任。 总检察长在此案却扮演凯鲁丁的辩护律师角色,令人感到遗憾。 倘若总检察署调查发现检疫官员没有向凯鲁丁发出表格14B隔离令而案件不成立,为何凯鲁丁在今年8月还是被卫生部开出罚单?卫生部也确认部长(凯鲁丁)已付有关1000令吉的罚单。凯鲁丁缴付罚款就意味着他承认此违规行为,看回总检察署昨日发出的声明,难道总检察长试图忽略此事实? 总检察长欠人民一个解释,他有必要重新检讨对凯鲁丁案件“不采取进一步行动”的决定。 黄家和

希盟要长久执政 须落实体制改革

社青团总团长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8年7月19日(星期四)在国会下议院参与最高元首施政御词辩论时所发表的演辞摘要: 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表示,虽然希望联盟在第14届大选获得历史性胜利,但是如果这个新政府要长久执政的话,就必须要落实体制上的重大改革,首先把国会打造成为一个第一世界国会,进而引领马来西亚迈向第一世界国家。 也是社青团总团长的黄家和指出,马来西亚自两年前美国司法部采取法律行动、充公在美国、英国和瑞士超过10亿令吉与1马公司有关联的财物,人民在大选中的决定,至少已经成功把马来西亚除掉盗贼统治的恶名,而现任在朝国会议员的任务不再是单单扮演立法角色,也肩负着一个爱国责任,塑造一个团结、民主、公正的马来西亚国度,缔造马来西亚之梦。 黄家和表示,前朝国阵政府的失败在于,其国会议员在丑闻发生时选择沉默和否定的态度,只为了盲目捍卫当时的首相,而这一点到最后前任巫青团团长凯里也公开认同错误。这将是现任国会议员的借镜,政府绝对不能重蹈复撤,不然将会落得如前朝政府一样遭到人民的拒绝。 “当英国和瑞士的国会都能够辩论1马公司课题的课题,前任国会议长却禁止国会议员提出所有关于1马公司的提问,以及严重打击国会的监督角色。在这方面,希盟政府应该做的就是通过体制上的改革,纠正前朝的错误,恢复政府机构的独立性和专业性。” 黄家和说,权力使人腐败、绝对的权力使人绝对的腐败,现任政府不能够再把权力集中于个人或特定政府单位当中。希盟政府在最近把9个重要单位,包括反贪污委员会、选举委员会、公共服务委员会等归纳国会之下,是十分重要的步骤,而国会也应该尽速成立国会遴选委员会,让国会议员更有效地监督这些单位的运作。 以施政表现留住人才 制止人才外流最佳时刻 希盟政府也应该趁着这个机会,以政绩制止国家人才外流问题。马来西亚在2010年的人才外流人数高达30万名,而根据世界银行报告,在每10个拥有大专文凭的马来西亚人当中,就有2人选择到外流国外。当中的因素除了经济和生活环境考量以外,政府的施政表现也是其中的关键。 黄家和说,只要希盟政府能够逐一落实竞选宣言,并确保一个透明化、公正、廉洁、不分种族的开明施政,绝对能够大致上述目标。其中,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将会是一大步,教育部长绝不能够让统考被渲染成为种族课题,而必须着手落实宣言中的承诺。 吁新政府成立警察独立投诉及滥权委员会 恢复国民对警方信心 黄家和同时也在辩论中重提2005年警察皇家调查委员会报告、一共433页125项建议中最重要的一项,也就是成立独立警察投诉及滥权委员会(IPCMC)。在该报告中,独立警察投诉及滥权委员会是一个独立机构,建议中必须有7位成员,接纳所有关于警方的投诉。 “在过去的13年来,我们经历了在警方之下的A古甘、阿米鲁拉昔案件,反贪污委员会的赵明福和阿末沙班尼案件,但是该委员会的成立却如同被当权的政府忘掉一样,完全没有任何政治决心去落实。” 新政府有必要探讨并落实成立警方独立投诉及滥权委员会,作为体制改革的一部分,而这项建议并不是要惩罚执行任务的警员,而是为了挽回国民对警方的信心。黄家和在辩论中也举出其他国家,包括英国、苏格兰、纽西兰、澳洲等国家,都有类似的独立委员会,而其中一些更是直接向国会负责。 为年轻人向教育部喊话 移除CCRIS高教贷款者名字 黄家和在辩论中也为年轻人向教育部喊话,捍卫高教贷款者(PTPTN)的利益。黄家和指出,他很欣慰看到教育部长马兹里在大选后的一个月就宣布落实希盟竞选宣言,让4000月薪以下的高教贷款者延迟摊还贷款,并已经在6月15日系数把43万3000名欠款者的名字从移民局黑名单中移除。 但是教育部长马兹里却表示欠款者的名字还是会出现在国家银行信贷资讯系统黑名单当中。这对于收入尚在4000令吉以下的欠款者是不公平的,因为在新的政策允许这一单位的高教贷款者延迟摊还贷款,但同一时间却被列入CCRIS名单,这好比没有犯下错误却被惩罚的情况。 黄家和指出,年轻人现在要拥有房子已经是一项如此困难的目标,如果年轻人在能够负担购买屋子的首期,但是却因为是PTPTN贷款者而被列入CCRIS名单未能取得银行贷款,这将会造成年轻人更难拥有本身的房子。 “至少在这方面,教育部可以听取年轻人的心声,了解年轻人的需求,即刻取消所有高教贷款者的CCRIS名单。” 黄家和

如果纳吉真的要审讯获得现场直播,他为什么还继续要求封口令?

民主行动党中委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9年4月3日(星期三)在吉隆坡所发表的声明: 联邦法院在4月4日聆听前首相纳吉暂缓SRC审讯的司法审核。在同一天,联邦法院也会聆听其他4项的上诉,包括纳吉之前要求对媒体和公众下令在其审讯中案件封口令的申请。 我对纳吉提出质问,既然他公开认同网民的建议、同意SRC的聆讯以现场直播的方式进行,为何他又如此担心案件审讯的开始? 在SRC案件开审的时候,纳吉还通过他的律师团进行最后一分钟的尝试,要求展延审讯。不但如此,纳吉现在还就他之前被拒绝的封口令,进行上诉。 我要问纳吉的问题是:如果他真的要审讯获得现场直播,他为什么还继续要求封口令? 明显的,纳吉在同意网民现场直播要求的时候,只是为了要借着网民的力量,制造一个“没有隐瞒”、“没有什么好怕”的假象。纳吉由始至终,根本都没有想要其审讯现场直播。不然,他并不会坚持继续要求一个封口令。 让我们撕开纳吉的真面目,他绝对不是他所要扮演的那位“毫无惧怕的老板”。 纳吉申请封口令的意图十分明显,也就是制止和减低人民对于他所涉及案件的讨论,从而希望公众慢慢忘记他对国家所带来的破坏,为他重新回朝掌权铺路。 黄家和

希盟再强攻濒海战舰丑闻 黄家和批伊斯迈自欺欺人

民主行动党太平区国会候选人黄家和于2022年11月14日(星期一)在太平所发表的文告: 希盟再强攻濒海战舰丑闻! 民主行动党太平区国会候选人黄家和指出,看守首相伊斯迈指政府已经对濒海战舰课题采取行动、并有人被控上法庭,是自欺欺人的说法,也是在忽悠全马人民、逃避当政府应有的责任。 也是前任公账会主席的黄家和日前在新板政治讲座会分析政局,之后发文告表示,自公账会在8月揭发了濒海战舰采购丑闻后,反贪会才在压力下进行一项提控,但是控状完全没有关于到战舰丑闻在2011年开始的弊端和罪行,简直就是欲草草交差。 “直到现在,政府还没有列出战舰进展的时间表,也没有公布90亿令吉以外所涉及的额外费用究竟是多少,伊斯迈还可以信誓旦旦的说政府已经采取行动,要避开课题逃避责任。”

冠病临时措施法案太迟提呈 黄家和:国盟政府疏忽伤害商民

民主行动党中委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20年8月25日(星期二)在吉隆坡国会辩论新闻稿: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直言,国盟政府至今才提呈及辩论2020年减低冠病疫情冲击(临时措施)法案实在为时已晚,新冠病疫情已严重冲击大马经济以及合约的约束。 也是行动党中委的黄家和认为,这个情况的出现,全拜国盟政府的无知、疏忽及对严重事态的漠不关心所赐。 他今日下午在国会辩论该法案时强调,此法案对规范商业、民事等任何形式的合约责任而言十分重要,商界其实已期待已久,但政府的行动犹如亡羊补牢,为时已晚。 “即便此法案通过,那些受疫情影响早前已被迫终止合同者,他们无法以此取得追索权。这法案太迟提呈,商民早已遍体鳞伤。” 黄家和指出,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曾于3月4日、24日及28日,一而再再而三地要求召开国会紧急会议商议此事,但国盟政府担忧政权不稳,宁可充耳不闻。 “反观邻国新加坡,他们在4月7日实施封国之际,其国会就已通过2020年类似冠病(临时措施)法令,我国却是3月18日行动管制令(MCO)实施后的5个月7天才姗姗来迟。” 黄家和说,人民已苦不堪言,但国盟政府却在疫情中为了政权与利益,宁可闭门造车,也不愿让朝野集思广益去化解国家危机。

黄家和提醒马汉顺 马华还是巫统最忠心伙伴

民主行动党中委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9年2月27日(星期三)在吉隆坡所发表的声明: 我们必须提醒马华署理总会长马汉顺,今天马华还是巫统最忠心的盟友、纳兹里也是马汉顺在国阵里的同僚,马汉顺要把纳兹里的种族性言论算在行动党的头上,未免自爆其短、过于牵强。 马汉顺在文告中指纳兹里的举止是要提升希盟的支持率,完全是无稽之谈。纳兹里这次在士毛月补选期间发表的言论,是对于长久以来推崇种族政治、靠种族论调生存巫统的最佳写照。马华在过去不敢对巫统的政治方向呛声,只敢对巫统阿谀奉承,是导致马华在大选中失去华社支持的主要原因。 在509大选国阵失去政权后树倒猢狲散,唯有马华至今依然留在国阵支撑着巫统。虽然在过去几个月马华不断指国阵已经名存实亡、无论是从要退出国阵到转换立场指要解散国阵,马华领袖最后还是成功证明马华是巫统的忠实伙伴。 最新的例子就是,马华总秘书周美芬在昨天居然发表由于补选太多、国阵还没有时间召开会议,这完全是低估了选民的智慧,因为选民肯定可以预见的是,在即将进行的晏斗州议席补选中,马华上下将会好像过去几场补选一样,倾全力为巫统助选,尤其是晏斗州议席补选将会涉及巫统代主席莫哈末哈山。 巫统今天为了政治生存已经与伊斯兰党全面合作,甚至越过国阵成员党马华和国大党,与伊斯兰党成立特别委员会加强合作,马汉顺却可以把这现况当作没有一回事,更默许巫统结合伊党把马来西亚政治走回极端旧路。 在这个课题上,马汉顺所典当的,不单单是马华的党誉,而是国家的整个健康民主进程。 民主行动党

被终止SEDA主席职 黄家和: 新部长应确保延续希盟改革

黄家和昨天下午接获能源与天然资源部通过电邮发出的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SEDA)主席职终止信函。 黄家和表示, ” 我对此不但不感到意外,反而我还要“赞扬”国民联盟(PN)政府,因为在全国奋力防范与对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之际,国盟政府下的多个部门,还是能够在百忙中如此“有效率”地确保他们能够在最短时间内撤换所有前朝的委任、为他们属意人选铺路。“ 他说,”我在此要感谢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的全体董事成员、以及由总执行长所带领的管理团队及全体职员,在我执行主席职务期间给予全力的支持、配合与指引。我也要感谢希望联盟政府给予的信任,让我有机会领导此机构。“ 能源、工艺、科学、气候变化及环境部(MESTECC)与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SEDA)在希盟政府的领导下,通过种种的制度改革,其中包括高绩效、透明化与具竞争力的系统,令我国再生能源发展取得显著的成长。我相信,在希盟执政下,马来西亚在未来的干净能源转型已经上了一个正确轨道。 新式净电能计量计划 2.0(NEM 2.0) 希盟政府与MESTECC改善了净电能计量(NEM)计划,贯彻真正的净电能计量概念,以“一对一”计算,让供电至全国电路网的太阳能光伏发电抵消单位用电量电费。再加上企业参与此计划可获政府税务豁免,这项改变已经有效缩短商业单位的太阳能光伏发电的安装回酬期至短短的3年。 太阳能光伏工业发展也在新式净电能计量(NEW 2.0)的推动下取得极大的成长。单是在2019年,SEDA就审批多达94.14兆瓦(MW)NEM配额,也是2016年推介NEM至2018年3年总和的6.8倍。 电子竞标系统(E-Bidding) 在MESTECC的改革理念下,为了让再生能源领域有一个更健康的竞争,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也采用了电子竞标系统(E-bidding),作为沼气与微型水力发电电力收购(FiT)计划的公开招标平台。 此系统提升节约了一大笔再生能源基金,并腾出更多再生能源电力收购(FiT)配额。截至2019年末的两个回合电子竞标,中标价较以往非电子竞标合约的发电价低,已经在未来21年合约期省下为再生能源基金约5亿3500万令吉。 2035年再生能源转型路线图(Renewable Energy Transition Roadmap 2035) 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也对电力行业减碳计划进行了研究,并于今年初完成了《2035年再生能源转型路线图》拟定。此转型路线图将是我国再生能源重要的指南,引领我国未来至2035年的能源发展。 新部长有责任确保《RETR》获得推介,因它不仅是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的努力,也有相关领域机构包括能源委员会及再生能源业者的贡献。 制度已经拟定好、而路线也十分清晰。倘若新部长真心要把大马再生能源领域推向新高峰,就必须要确保此前希盟所作出的改革与努力,能够延续下去。  图:大马永续能源发展机构董事以及职员在今年3月10日最后一次董事部会议后合影。坐着左为黄家和、右为董事部成员拿督阿末弗芝。

国盟内斗置人民不顾 黄家和:火箭继续援助人民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秘书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21年7月9日(星期五)在怡保发表的新闻稿: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表示,比起国盟政府政党之间角力明争暗斗,火箭国州议员更加了解和体恤人民的困境,为人民福祉继续奔波于选区,身体力行协助受疫情及经济冲击处在困境的群体。 他说,在国盟政府失败的抗疫措施下,死亡人数继续攀升,昨日确诊病例8868宗贴近单日最高纪录,可是首相慕尤丁以及其征政府成员党却置水深火热的人民不顾,忙于政治权利的内斗中。 也是民主行动党霹雳州秘书的黄家和昨日走访怡保东区选区的甘榜孟佳兰北阁,派送食物物资于需要帮助的家庭,随后发文告如是表示。 黄家和指出,全国自去年3月多次封锁,其中本次怡保强化行动管制令(EMCO)至今封锁已超过1个月半,很多人M40变成B40,有者甚至已陷入粮尽财绝的地步。 “我们怡保东区国会议员及3名州议员的办公室团队,自去年3月开始给予低收入及无收入家庭帮助,只要人民有需要帮助,我们都会竭尽所能给予援助。” 黄家和重申,马来西亚应更美好,但遗憾政府之间忙着争权夺利,没有用心为人民着想,更没有做好政府的分内工作,导致人民遭受长达超过1年半的疫情冲击。 陪同分派食物物资者包括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政治秘书张迪翔、新闻秘书司徒哲阳。 图1:黄家和(白衣者)派送食物物资予怡保东区需要帮助的家庭。 图2:黄家和(右二)派送食物物资予怡保东区需要帮助的家庭,并了解他们目前的生活处境。右为张迪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