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统从族群角度分析教育拨款 黄日升应该表态

居銮区国会议员黄书琪2019年11月7日(星期四)于国会发表文告:  黄日升是否也认同巫统从族群角度分析教育拨款的做法? 国阵领袖凡事都用种族思维来思考,一点也不令人惊讶。我只想请国阵两个成员党,即巫统和马华公会,如果要用种族主义论述批评预算案,好歹先商量一下。  昨天,野新国会议员阿末韩查在预算案法案的委员会阶段辩论针对教育拨款提出批评,他说,华文国民型小学与淡米尔文国民型小学平均每校得到的拨款比国民小学多,这样的政策不公平。 这也不是巫统国会议员第一次用种族主义眼镜来检视教育拨款了,2020年预算案辩论第一天,在野党领袖依斯迈沙比里就已经说过和野新一模一样的论调。 根据巫统的论述,2020年预算案的教育拨款偏袒非马来人社群,因为华小、淡小平均每校拿到的拨款比国小多,甚至还拨款给独立中学。 另一边厢,马华公会领袖却批评2020年预算案忽略华社教育发展。马华公会上议员王钟璇就批评希望联盟政府拨款62.3亿令吉给土著教育机构,如玛拉教育机构等等。根据王钟璇的说法,希望联盟政府相比前朝,更加疼爱土著教育机构。 她还说,2020年给华社的教育拨款总额要比2019年少了250万令吉。王钟璇在10月12日,即预算案出台隔天,就一连上载三张贴图到社交媒体端出以上论述批评2020年预算案。 所以,根据马华公会和巫统的论述,希望联盟政府到底是偏袒土著马来人社群还是偏袒非马来社群? 这两个针对预算案的批评都只用了部分资料,但我们把两者拼凑在一起,得出的结论就是,2020年预算案照顾所有族群。但是,已经没有其他政治课题作为谈资的巫统和马华公会只能拿煽动族群情绪,误导人民。 有鉴于此,在教育拨款这个课题商,马华公会丹戎比艾补选的候选人究竟是要支持马华公会领袖的意见,还是要支持巫统领袖的意见?黄日升是否认同巫统领袖的意见,即非马来社群在希望联盟治理下获得更多好处? 黄书琪  

民主行动党应同意内阁 签署反种族歧视公约(ICERD)

掌管国民团结及社会和谐事务的首相署部长瓦达姆迪指出,政府承诺2019年首季将批准6项条约,其中包括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以下简称 ICERD) 。 11月4日,逾千名巫青团及伊青团成员聚集在占美清真寺外示威,反对政府签署联合国的ICERD。 针对签署反种族歧视公约,民主行动党彭亨州宣传秘书兼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以及彭亨州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联合发表文告指出,民主行动党应支持内阁签署联合国的ICERD。 1967年,民主行动党发表《文良港宣言》,强调民主行动党坚信一个多元种族社会的建国过程,必须实行种族平等的原则。 《文良港宣言》里阐明,民主行动党坚决反对把马来西亚公民划分为“土著”与“非土著”。从这点可看出,民主行动党当初的理念是多么的进步和具前瞻性,然而今天党所提出的论述和政策,我们是在向前进,还是往后退呢? 反对同化政策 民主行动党一直坚持“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斗争目标。往后几十年,行动党坚决反抗“一个民族、一个文化、一个语言“的同化政策。 民主行动党追求的是一个不分肤色、不分种族的平等社会,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机会追求梦想。 这也是民主行动党能够在这片土地上屹立至今,最终从在野党摇身一变,成为现在的执政党。 我们作为行动党人,必须清楚知道平等的定义,而不是妥协单元同化政策。 任何的种族主义、种族政治和种族政策才是阻碍国家进步和团结的绊脚石。 民主行动党应该在内阁里同意签署ICERD,并纠正国阵留下的种族制度和政策,以保障各族群的权益,并打造平等对待各族群,消除种族歧视的马来西亚。

对媒体的批判:社会责任及未来建设

文:黄彦铬 早前教育部长马智礼表示将研究讨才决定是否落实让学生改穿黑袜,遭到网民一面倒的抨击及讨伐。马大医院的院长也随后解释,马智礼在参访的过程中,积极讨论有关马大医院如何提供有素质的给人民、优秀的研究能力及教学课程的编排,却没获得媒体报导。“黑白袜子”事件只不过是马智礼简单回应记者一道问题,却变成了参访行程的大标题,根本就是记者存心引导、设计编排及炒作。 这起刻意安排新闻只不过是媒体败坏行为的其中一条罪名,市场上还充满着虚构新闻、偏袒新闻、贩卖新闻、伪造新闻等的案例。 61年的统治期间,传统媒体几乎都遭国阵朋党垄断。加上各种恶法的钳制底下,新闻媒体只许成了政府的喉舌,逆他者则亡。改朝换代后,媒体可自由报道朝野政党的新闻,但部分媒体却没有因为言论自由的开放, 而更能专业且理性的去报道一件事。相反的,为了冲向更高的点击率,多数媒体宁可沦为标题党,以断章取义、哗众取宠的方式来进行报道、放纵道德伦败的色情或其他没营养的内容、未经作者允许盗用文章来做报道等。 普罗大众都只能依赖媒体获得资讯及消息,让媒体成为了人民在判断是非是的唯一参考来源,意味媒体有能力操控并决定舆论的导向。Edward. H Spence 的 “Corruption in Media” 论文里就总结了一句,从事腐败行为的人或机构,对于大众来说都具有广受社会认可的、被委托的信任,亦是公信力,这恰好就能见于现有的传媒。 综上观点,其实不难理解,个人或机构的能力越大就要负起更大的社会责任。作为一个媒体,必须要有的职业操守,既是客观且公平、公正的报导事情的真相,而不是滥用既有的公信力来博取点击率。每个公民都有自己的政治倾向是正常的,但身为记者就必须保持其专业态度,特别是在报导的过程中,不可将其主观看法纳入进去(时事评论除外),并且提供正确资讯。同时,针对任何事情,媒体都必须给予对峙双方平等的空间或新闻覆盖率,而非偏帮自己支持的阵营。   在民主的社会里,我们称媒体作为第四权,负责监督并运用社会舆论执行制衡工作。但笔者同时认为,媒体还有一个举足轻重的角色,那就是如何建构一个健康及健全的公民社会。健康指的是民众能够理智看待事物,情绪不容易被煽动;健全则指,三权分立:立法、司法、行政权利对等、能够互相制衡,全民能够参与社会建构,甚至形成第五权。 根据图表,笔者就拟出了大众传媒报导倾向及素质、政治人物言行举止及素质、公民社会批判能力及深度之间的微妙关系,三者将互相影响各自现有或未来的定位。三者之间,笔者认为媒体最具有公信力及最大的主导权打破循环的局限,推动公民社会的民主进步。因此,媒体更应该积极报导且深入探讨公共政策的辩论,提供条件及平台并让民众也可参与发表意见及进行批判,迫使政治人物必须提高自身能力才得以收获人民支持。反之,哗众取宠的报导只会让普罗大众困在无谓的谩骂或低层次的讨论环境,政治人物也只会顾着如何登上新闻头条。 人人经常说,509全国大选后,马来西亚进入一个全新的时代。但是事实却是,单靠政治力量是不足以让百孔千疮的社会恢复元气。因此,社会各阶层及机构,包括大众媒体,必须要重新审视自己的角色,寻找新时代的新定位,共同重建家园。

教育部新政大作战!

509 后, 教育部也循序渐进地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其中包括: 督学乃旧产物,新政就大整肃 教育部成功解决存留已久的督学课题,重组行政架构清楚列明华文科督学和华小督学的职务和职衔,即是重组后统一称为“助理总监”(Penolong Pengarah) 而非“督学”(Penyelia) 。重组后华小和泰小的督学职位列在小学组 (Unit Sekolah Rendah) ,而非国阵时代的特殊学校组 (Unit Sekolah Khas)。换句话说,以前的华小督学职位是属于国阵政策底下的畸形产物,如今新政府将之纳入体系之内,更加便于管理,更是给华文教育官方肯定的地位。 华小持续增建,母语还有明天  教育部正在积极处理华小增建及搬迁计划,也获得财政部批准一笔2000万拨款作为今年华小增建和搬迁用途。教育部不仅继续推行前朝所规划的“10+6”,另外还有增迁10间华小,所以正确来说是 “10+6+10”。 教育部陆续和10所新华小发展商和6所搬迁华小董家教接洽,以商议增建和搬迁计划,以及跟进其他10所已获得搬迁准证的迁校问题,包括森美兰乌鲁干中小学和雪兰莪福隆港小学计划将在2020年开课。另外,教育部也将继续跟进第11大马计划下获得批准的发展项目和招标工作。 打通华教经济,拨款不再儿戏 希盟政府就是不一样,2018年财政预算案公布的华小5000万拨款将在今年发放,不会像前朝政府般一再拖延。此外,令人振奋的是教育部再加码2018年财政预算案被忽略的国民型中学(华中),额外获得1500万拨款。 教师调派加紧,教育不再担心 教育部努力解决新老师调派问题,于2018年9月24日已会见相关部门召开师资调派会议,而获得的调派进展是苏丹依德利斯师范大学(UPSI)毕业生在2018年10月2日获知调派结果,2018年10月22日调派生效。师范学院(IPGM)毕业生将在2018年10月29日至2018年11月9日进行面试,以在年底完成调派。正确、果断的期限制定,让新老师们不需要再提心吊胆、惶惶终日的无尽等待,教育部大派定心丸! 教育不分国籍,人人都可学习 教育部为无国籍儿童捎来好消息,教育部简化无国籍儿童的入学程序,只需要报生纸或领养证明文件,即可报读政府学校。只要无国籍儿童的父母其中一位是大马公民,或养父母持领养证书即可入学。教育部有教无类,受教育是基本人权,让这些孩童入学更是让许多在苦苦等待申请国籍的家庭放下一颗心头大石。 有教无类为先,因材施教不偏 教育部致力拉近特殊儿童与同龄普通儿童的教育距离,提升特殊儿童的教育素质以及策划在2025年让75%的特殊儿童接受融合教育的目标。教育部计划把特殊教育的课本翻译成华文以及泰米尔文版本,让华印特殊学生可以通过母语更有效地进行学习。特殊孩童就应该提供他们特殊教育,而不是放弃这些小孩,以人为本出发就是教育部的核心目标。 修订历史课纲,全民创造新观 教育部召开会议讨论十大华团发布的修订历史课纲问题,出席者包括课程司历史小组、教育部历史学家顾问团、华理会和其历史学家顾问。而教育部历史学家顾问团将在下次“历史课纲会议”讨论由十大华团所呈上的修订课纲内容。正视历史,还原真相是一个负责任政府的关键任务。 面对其他挑战,不能松懈为上  a. 教育部已经和全国教师专业教学职工工会对话,减少教师行政工作负担,以让教师可以专注教学。教育部努力让教师回归教学初衷和教学育人的本分,减少不必要的繁文缛节行政工作以不影响教学的品质 b....

全民需有大格局 放眼长期成就新马来西亚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0月23日(星期二)晚上7时在吉隆坡塔举行的吉隆坡皇家扶轮社“现代马来西亚——前方的路”晚宴上的演讲: 马来西亚人民绝不能挥霍掉重起国家建设政策以建立一个享有国民团结以及民主、廉政和正义获得恢复的新马来西亚的第二次机会,因为这样的机会可能不会再有第三次了 马来西亚人民在2018年5月9日拯救了马来西亚并缔造新猷,创造了重起国家建设政策的第二次机会,由此马来西亚将不会沦为一个失败和流氓的国家,更别说是一个差劲领导(kakistocracy)和环球贼狼当道的国家。 但一个新马来西亚是不能在一百天或六个月内成就的,而是一二十年的时间。为此,马来西亚全民务必要发展出大格局和长远愿景的视角。 建立新马来西亚的重要开端已经在2018年5月9日设下了,我们在眼下民主作为一种政府体制在世界各地面临信心危机的当儿,向全世界展现出议会民主制依然是众多不完美的政府体制中最佳的选择。 我们必须持续奋斗以期有朝一日可以成为世界级国家,为了达成这个目的,我们乃要善加发挥在马来西亚交汇的多元族群、宗教、语言、文化和文明的价值观和优势。 且让我们向世界证明我们可以成就以下这些事项: · 将原本作为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马来西亚转变成一个廉政国家。 · 在行政单位、国会和司法单位当中恢复三权分立的原则; · 制定影响深远的法律改革,尽管反假新闻法令的废除案在国阵掌控的上议院被挡下,遭受到挫败。 · 拟定影响深远的国会改革,从此终止马来西亚国会沦为世界国会当中的笑柄的窘境,因为这个“一马公司国会”曾经禁止讨论一马公司丑闻相关的事务。 · 把马来西亚发展成一个“经济之虎”,在我们处理了上兆令吉的政府债务的“黑洞”和环球贼狼当道罪行的巨大问题之后。 · 把中小学以及大学发展成世界级水准的教育学府,从而将马来西亚确立为在教育领域上创下世界级表现的国家。 · 实现马来西亚国父东姑阿都拉曼曾经所阐述的马来西亚的建国目标:“在饱经忧患的世界成为一盏明灯”。 · 建立一个拥有更大程度的国民团结、廉正、民主、法治、卓越表现、正义和富裕的新马来西亚。 最近的波德申补选(投票日在2018年10月13日)的历史性意义堪比2018年5月9日的第十四届大选的成绩。 尽管这场补选的投票率偏低——只有58.3%——但安华仍然获得了31016张票,而他的多数票高达23560张票,甚至都超越了人民公正党的丹尼雅在第十四届大选赢得这个国会议席时所获得的17710张多数票(但投票率却有83%)。 安华在这场投票率只有58.3%的补选中获得高达71.3%的选票,抑或在总票数的75770张票中独得44136张票,可能已经创下了在最低投票率的情况下获得最高得票率的记录。 事实上,安华所获得的71.3%的得票率甚至还超过了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第十四届大选在北根国会选区所获得的62%的选票,抑或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在玛让所获得的59.3%的选票,相比之下,巫统主席拿督斯里扎希在巴眼拿督的得票率只有51.4%,而马华硕果仅存的国会议员——马华总会长的角逐者——拿督斯里魏家祥只能在亚依淡国会选区获得43.98%的选票。 诚然,波德申补选成绩对于马来西亚的前景而言,无疑是一个令人振奋的路标,因为它显示出希望联盟得以维持住两个不但能确保这个联盟持续取得成功,也能建立一个新马来西亚的重要目标:保住非巫裔选民的支持,以及日益赢得愈来愈多的巫裔选民的支持。 这也印证了我的一个观点,那就是那些回归到有害及阴险的种族、宗教、仇恨、恐惧及谎言政治手段的巫统及伊斯兰党的政治极端分子和投机分子,注定要在现今这个处于资讯时代的多元化马来西亚里打败仗。 默迪卡中心的民调分析估计大约95%的华裔以及70至75%的印裔选民投选了希望联盟和一个新马来西亚,至于做出同样选择的巫裔选民只有25至30%。 但我不相信那些在第十四届大选投选巫统或伊斯兰党的巫裔选民会真的要一个环球贼狼当道政权、一个伪民主政权或一个流氓政权。 我相信一旦他们意识到希望联盟立意要终结贪污、压迫和不公现象,而不是剥削或边缘化任何一个族群或宗教——尤其是巫裔和伊斯兰教——他们也将会支持新马来西亚的宏愿。 我在上个月造访了四座澳洲城市(珀斯、坎贝拉、悉尼和墨尔本)和四座纽西兰城市(基督城、达尼丁、威灵顿和奥克兰)。 若说身居国外的马来西亚人从来没有像在2018年5月9日那天为自己身为马来西亚儿女而骄傲——就像他们在马来西亚的国人同胞所感受的那样——是毫不为过的,我们都为着国家六十年来破天荒头一遭的政权转移能在和平及民主的方式下进行感到无比骄傲。 要知道遍布全世界的海外马来西亚人都和国内的马来西亚人同样关切,人民的意志是否能得到最后的胜利,为马来西亚开启一个更美好的前景,而不是一个困在存在着沦为失败国、流氓民主国家、差劲领导国家和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风险的黯淡未来。 有鉴于此,马来西亚人民绝不能挥霍掉马来西亚可以发展成伟大国家的“第二次机会”,所以我们的全体人民必须都要参与和有份于建立这个新马来西亚的伟大任务上。 这是因为马来西亚可能不会再有重起国家政策和拯救国家的第三次机会,倘若这一次建立一个享有国民团结以及民主、廉政和正义获得恢复的新马来西亚的机会被挥霍掉,并为着种族、宗教、仇恨、恐惧和谎言政治卷土重来和坐大的因由而遭受挫败的话。 林吉祥

为何法官判林冠英无罪释放?

作者: Hasif Hasan 法庭宣判林冠英无罪释放引来了社会各方及法律同行的意见及反应。 作为超过20年专打刑事案的执业律师,我对于这项判决并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大惊小怪。 该案件在审讯过程中,检控单位已经招了25名控方证人在庭上作供。 这25名证人已经在主要检调的时候作出应有解释,并在庭上受到被告辩方律师的盘问,之后又受到检控方的再次盘问。 无论是证人的风度谈吐、回答态度、回答方式及答案,承审法官已经看在眼里,进而评估与研究。 当法官已经将所有口供与证据放大加以评估。因此检控单位主动要求要让被告释放但不等于无罪(DNAA,discharge not amounting to an acquittal ),以便被告仍可以因此罪继续被起诉的时候,法庭判决被告无罪释放(AAD, acquitted and discharged )并没有错。 释放不等于无罪DNAA 通常发生在控方尚有重要证人尚未上庭证供的时候。因为控方尚未供证完毕,法官还没评估尚未供证的重要证人,因此法庭没有根据及法源宣判无罪释放。 当所有重要的控方证人都已经供证,而且供证还对控方自己不利时,一名被告不应该被释放不等于无罪,而且还随时重新被起诉的判决”无形枷锁“继续纠缠。 被告的辩方律师会基于公义向承审法官要求,因为法官在审讯过程中已经掌握与评估所有呈堂证供,为此法官才有根据对此是否作出无罪释放AAD的判决。 其他人士可能因为甚少接触刑事诉讼,因此对于判决会大惊小怪,然而身为一名刑事诉讼律师这并不感到惊讶好吗,当然我还是非常非常尊重其他人的意见的啦。

废消费税,解民困! SST取代GST

消费税是压迫中低收入群体的税制,自马来西亚在2015年4月1日正式实行消费税后,国内经济弱势群体也被迫缴税,直接导致所有人民的生活压力节节上升。 前朝政府国阵凭着这套税制在市场上大肆征收了民间与市场中的资金,却没有将之妥善利用。在前首相兼前财政部长纳吉管理不当、集权于一身的经济规划下,消费税不仅直接促成坊间百物腾贵,更对马来西亚的经济与一般小市民的生活造成了极大的破坏。 希望联盟成员党之一的民主行动党,早在国阵首次动意提出要实行消费税时,就屡次提出警告,无奈前朝国阵政府无视在野党善意的建议与批评,一意孤行的实行消费税,加上诸多国阵领袖的弊案缠身,终于让这个执政长达61年的老牌联盟激怒民怨,在第14届大选中丢失政权。 23天内说到做到 希望联盟政府上台执政后,理所当然地将竞选宣言中百日新政第一条“废除消费税”视为要务,着手进行准备。因此,财政部长林冠英在执政第7天就已经宣布,将在6月1日起,将消费税税率降为零,而希盟也依照诺言,在执政的第23天即6月1日,宣布正式将消费税率降为0%。 当然,废除了消费税后,政府依旧需要一套征收税务的制度。就如希盟在竞选宣言中白纸黑字承诺的,希盟将以马来西亚在2015年4月1日以前所使用的“销售与服务税”(Sale & Service Tax)来取代消费税。 希望联盟废除消费税进程表 第7天 财长林冠英宣布,从6月1日起消费税率降为0%。 第18天 关税局敦促商家在消费税归零后必须降价。 第21天 马哈迪宣布,政府将在2018年9月废除消费税,并以销售税取而代之。 第22天 财长林冠英指出,消费税率归零、开斋援助金及稳定油价三项措施,总共耗资207亿令吉;政府将减少开支及创造新收入来弥补。 第23天 消费税率降到零。 第28天 向国会提呈法案废除消费税。 第68天 第14届国会第一季会议开始。 第90天 国会下议院通过《废除消费税法案》。 第103天 国会上议院通过《废除消费税法案》。 销售税征税范围减半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财政部长林冠英强调,9月1日落实销售与服务税将会对消费者造成影响,但此影响将远低于消费税时期。这是因为销售与服务税所征收的税务范围,将远远少于消费税。 根据关税局所公布的销售税(SST)征税清单,其征税范围将比消费税减少一半,以减轻人民负担。关税局总监苏波玛廉指出,销售税落实后,征收范围近乎减半,从消费税征收物品名单中的1万1197项,减半至6400项左右。他也指出,虽然6400样的范围不涵括服务项目,但需征收销售税的服务项目其实并不多。而这6400样征税项目中,有的需要征收10%税收,什么只需征收5%。 除了征收范围减半,销售税落实后,需要交税的公司数量也大大减少。比起消费税中涉及的47万2000家公司,销售税的征收范围明显减少,预计只有7万至8万家公司需要缴税。关税局也会检视消费税登记公司数据库,并替符合销售税征收资格的公司自动登记。 国阵上议院支持通过 必须强调的是,尽管实行销售税有可能会对消费者造成影响,但这仍是必须经历的过渡期。尤其是尽管反对党国阵在下议院中仍有议员选择捍卫消费税,但在由国阵掌控多数席位的上议院,国阵也并没阻拦政府恢复销售税及服务税,以及废除消费税,让这三个政府法案顺利通过。 财政部长林冠英在上议院会期的第一天就陆续提呈《2018年销售税法案》、《2018年服务税法案》及《2018年废除消费税法案》。这三项法案各别辩论完毕后,主持会议的上议院主席或副主席询问上议员是否支持时,只听见上议员喊同意,反之当主席或副主席询问是否反对时,上议院一片静默。 随后,巫统上议员凯鲁阿兹万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时表示,国阵上议员了解希盟政府需要税收支撑开销,因此没有阻拦。 他强调,包括国阵议员在内的上议员都认同,国家需要合理税收,而选民也在第14届大选中以选票力挺希盟废消费税,而恢复销售及服务税,因此国阵上议员尊重民意,放行这份法案,让上议院通过。 严厉对付逃税行为 由于坊间不断有人提出,销售税的透明度与容许逃税的可能性相对地更大,随着政府在国会下议院提呈2018年消费税(废除)法案一读,并提呈2018年销售税法案和2018年服务税法案,以取代消费税。在这两个新法案下,逃税者将面临更严厉惩罚。 不过,根据2018年销售税法案第86(2)条文,第一次犯罪者可面临比逃税数目10至20倍高的罚款,或5年监禁,或两者兼施。 第二次或接下来犯罪者,可面临比逃税数目20至40倍高的罚款,或监禁7年,或两者兼施。 无论如何,2018年销售税法案第86(3)条文阐明,若逃税数目不确定,则犯罪者可面对5万至50万的罚款。 在1972年销售税法令第43A下,犯罪者可被罚款不超过5万令吉,或监禁最高3年,或两者兼施。

新里程碑 民主行动党成立布城新支部

民主行动党成立布城新支部,10名来自布城新支部的代表今天(8月2日)在民主行动党吉隆坡总部呈交入党表格及交流讨论支部发展,出席见证者包括民主行动党全国主席暨蕉赖区国会议员陈国伟、全国财政暨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方贵伦、甲洞区国会议员林立迎、全国组织局秘书伍薪荣、全国组织秘书特别助理赵子路。 民主行动党全国主席暨蕉赖区国会议员陈国伟表示欢迎他们加入民主行动党。民主行动党自1966年诞生,捍卫多元文化及多元族群原则,追求公平公义的核心价值。 陈国伟说:“在布城行政区成立新支部对于行动党是非常重要的里程碑。在以公务员为主的行政区布城成立支部意义非凡,这是布城的第一个支部,也代表民主行动党在全国13州及三个直辖区包括联邦直辖区、纳闽和布城皆成立了支部。” “根据党章,成立一个支部需要50人,而布城支部已经招收超过50名党员。随后组织部会将把申请表格呈交注册局,程序大概需要60天左右。” 布城支部代表诺沙末(Datuk S Mohd NOR S.Samad)表示,在以公务员为主的行政区布城成立支部,可以协助改变马来人对于行动党的看法和思维。 “我们将与总部合作,以扩大支部发展及招收更多的党员。” 林立迎建议布城新支部的第一个活动可以配合8月份举办国庆日活动。

修宪:18岁青年的政治权利

整理:廖勇胜 引言: 6月21日,希盟首相马哈迪公开表示,将会考虑遵循其他国家的作法,将法定投票年龄从现有的21岁调低至18岁。此举除了是希望新政府能够纳入更多青年对公共政策的意见,也是他在509时观察到大选后政权和平转交,彰显了“人民的力量”,而这股力量理应包括更多的年轻人。 隔天,民主行动党资深国会领袖林吉祥也公开呼吁,新政府应该在7月14日召开的国会通过修改宪法将投票年龄降低到18岁,为民主缔造历史。行动党社青团团长黄家和也表示欢迎这项建议,更进一步呼吁政府落实自动登记选民机制。 大马目前的法定投票年龄是21岁,而且公民达到21岁后,还需要通过注册程序才能成为选民。降低投票年龄向来是民间的选举改革诉求之一,2016年净选盟5.0集会的其中一项选举改革诉求,就是“降低选民的投票年龄”。 然而,下调选民的投票年龄仍是引起了不少反对,究竟这项改变会为马来西亚带来多大的影响?是否有必要且合不合理? 2018年选民结构中的青年占多少? 注:已登记选民年龄结构 根据选委会的资料显示,在马来西亚合格选民当中,属21-39岁的青中年群体为最多数的41%,对比第13届大选的30%,增加了整整10%。其次为40-59岁的中壮年群体,而两个群体相加的21岁-69岁的合格选民占了总体选民的整整8成。 然而这尚且不能反映全部的现况,事实上“千禧世代”(millennials)原本就应该是最具影响力的选民群体,毕竟,大马人口结构中,年轻人本身就占了颇大比例,可是我们却不难看到有身边有大批年轻人没有登记成为合格选民。 注:未登记选民的年龄结构 目前,马来西亚共有380万名符合资格的国民没有登记成为选民,当中21岁至30岁的年轻人占了其中的260万名。这个情况之所以如此严重,除了因国阵从来不曾落实鼓励选民投票的自动登记选民机制,也是由于国阵政府出于自身的政治利益,在2013年时撤销所有给予政党登记选民的权力。加上选委会没有进行适当的改革与推广,以致整个国家的选民登记机制不足,现况恶化至极。 其实,自动选民登记的制度在许多国家并不令人陌生,其中德国、法国、比利时和瑞典等西方先进国都是这个机制中的先行者。包括美国这样的中央联合邦制国家,也已经开始在许多州属提呈和通过自动选民登记法案,依照世界大势所趋。 而在马来西亚,选举委员会以及国民登记局的制度是连线的,严格上来说,要落实自动选民登记在技术上是不成问题。鉴此,联邦政府已经是时候展现出政治决心,跨步向前落实自动选民登记制度,全面地民主化整个政治管理,这也将会是国民最期待的政治改革之一。 代议士青年比例偏低 修改宪法下调选民年龄并非讨好年轻选民,又或者是罔顾年轻人究竟有没有资格成为选民的举止。事实上,在马来西亚的第13届国会议员当中,只有30%以下的人民代议士的年龄在50岁以下,占据绝大部分的70%人民代议士的年龄在50岁以上。 但这并不意味着青年参政的意愿偏低,由青年与体育部在2014年所倡导推行的青年国会选举时,在全国13个州属及3个联邦直辖区的120个席位全面开打,共有多达433位年龄介于18-30岁以下的候选人参与竞逐首届青年国会议员选举。从这个数据驳斥年轻人参政意愿偏低、对公共事务没有兴趣的说法。 正当越来越多国家修法降低门槛,让年轻人享有参与公共事务的更大空间,我们应该探讨的是为何马来西亚年轻人参与公共事务的意愿,没有反映到全国选举当中? 《大专法令》钳制青年 事实上,要了解年青一代为何缺乏投票意愿,似乎并不困难,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要归咎于侵蚀校园自主权、干预学术自由的《1971年大专法令》,这条法令严重干预了大专学府中的学术与校务,让政治钳制了学生的自由,却又让马来西亚公立大学的学生不能参加政治活动。 因此《大专法令》限制了马来西亚学生参与政治的权利与范围,降低了年轻人谈论政治的意愿,尤其是在本应崇尚言论自由与学术自由的大学校园里。 在缺乏切身经验与客观环境的允许下,根据马来西亚独立调研机构默迪卡中(Merdeka Centre)的一项民调就显示,高达7成以上的大部分年轻人都不相信自己的一票能给政府带来实质改变,也不认为他们选出来的代议士真正关心像他们这样的人民。 修法鼓励青年参与 此外,目前21岁的投票年龄意味着,假设你是一名出生在1997年的下半年的马来西亚公民,你并不具有资格在本届2018年的大选中投票的资格,然而如果下一届的全国选举是在5年后2023年,那么你这个1997年出生的公民,就要等到26岁才能投下自己人生的第一张票。 这在很大程度上局限了年轻公民通过选票来对公共事务表达意见的管道,尤其是那些平常不参与、甚至是不主动搜索相关内容的年轻人,基本上对一般与政治相关的认知主要来自于媒体,尤其是网络上的社交媒体。换言之,这很容易就陷入了同一个社交圈子中的同温层,不是只接触到一种意见,就是完全与世隔绝。 落后于全球多年 事实上,资深国会议员林吉祥就表示,早在47年前的1971年,他在参与国会的第一年,(由于5月13日的骚乱而宣布紧急状态,国会在1969年全国大选后暂停了18个月),时就已经提出了3项选举改革建议,即: 1.将投票年龄降至18岁; 2.自动登记合格选民;以及 3.强制投票。 当然,当时的联盟很明显并没有采纳这项进步的改革建议,也因此马来西亚在将近半个世纪之后,必须重启这项讨论。 因为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采纳了这样的选举改革。当林吉祥1971年在国会发言时,已经赋予18岁人士投票权的国家包括英国、土耳其、波兰、加拿大和德国。 而自林吉祥于1971年在国会针对该课题发言以来,将投票年龄从21岁降至18岁的国家或地区更是急剧增加,包括荷兰、美国、芬兰、瑞典、爱尔兰、菲律宾、澳大利亚、法国、纽西兰、意大利、特立尼达与多巴哥、丹麦、西班牙、秘鲁、比利时、印度、瑞士、奥地利、爱沙尼亚、香港、列支敦士登、约旦、巴基斯坦、摩洛哥、乌兹别克斯坦、沙地阿拉伯和日本。 在泰国、菲律宾、越南、寮国、柬埔寨和缅甸,投票年龄是18岁,而印尼的投票年龄是17岁。 结语: 今天,马来西亚仍是少数没有进行选举改革,以将投票年龄从21岁降至18岁的其中一个国家。 尽管18岁的男性和女性在主要民事事项已被视为成熟人士,并且能够拥有财产和行使签订合同的义务和权利。但一直扬言要在2020年成为先进国的马来西亚,不仅在经济上错失了完成了先进国的机会,在民主和选举改革而言,马来西亚也渐渐被其他国家抛远。和新加坡一样,大马是东盟里仅存的仍然把投票年龄定在21岁仅剩的两个国家。 倘若马来西亚再继续忽视这项改革的迫切性,那么马来西亚将继续与未将投票年龄降至18岁的极少数国家为伍,如新加坡、喀麦隆、黎巴嫩、萨摩亚、所罗门群岛和汤加。 这是马来西亚能够立刻进行改革,以证明我们在民主和选举改革方面具备诚意的第一步。 球,就在脚下。

希盟展开第三波历史使命 吉兰丹、登嘉楼、彭亨和玻璃市成为新前线州

吉兰丹、登嘉楼、彭亨以及玻璃市将会成为民主行动党新的和第三批的“前线州”,以为马来西亚带来团结、正义、自由和民主 当民主行动党宣布槟州成为在为马来西亚的团结、正义、自由和民主的斗争中的“前线州”时,我们共奋斗了20年才终于在2008年大选完成使命,民主行动党在那届大选后领导和组成槟州的希望联盟州政府。 巫统/国阵在过去十年内显露出最丑恶的一面,不断诉诸种族、宗教、恐惧、仇恨和谎言政治,尤其是捏造槟州所谓的“华人民主行动党”州政府正压迫槟州的巫裔和伊斯兰教的形象。 巫统/国阵的谎言行动或许在槟州以外的马来西亚其他地方因着无知而产生一些效果,但槟州人民,尤其是巫裔却没有那么无知。 这就是为什么民政党和马华继续在2008年、2013年和2018年大选全军覆没,在槟州连一个州议席都赢不到。 巫统在槟州的表现也没有好到那里。巫统从2008年大选的11个州议席,减至2013年大选的10席,然后在2018年大选进一步削减至两席。 事实上,巫统在2018年大选在槟州无法获得巫裔的支持,并且还流失了10%的巫裔选票。 假如巫统展开的竞选活动是基于真相和事实且立意诚实和真诚的,而不是散布有关槟州的巫裔和伊斯兰教受到压迫的谎言,巫统在2018年大选的表现又怎么会如此之差劲,输掉10个州议席中的8席,甚至也失去10%的巫裔选票? 民主行动党在2013年宣布柔佛成为民主行动党在为马来西亚的团结、正义、自由和民主的斗争中的新的“前线州”时,巫统/国阵领袖都对这项宣布嗤之以鼻,因为这看起来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务”。 这是因为柔佛一直以来都被视为巫统/国阵在马来西亚势力最强大的州属,几乎被认为是无敌的,巫统/国阵甚至把2008年大选的竞选宗旨设定为把柔佛变成零在野党的州属。 然而,命运却倾向了民主行动党和希望联盟的这一边,不可能的任务终于在2018年大选完成了,希望联盟除了推翻巫统/国阵的联邦政权,也推翻了后者在柔佛的州政权。 如今我们要展开第三波的历史性使命:我们宣布吉兰丹、登嘉楼、彭亨和玻璃市成为民主行动党在为马来西亚全民——不分种族、宗教或区域——的团结、正义、自由和民主的斗争中的第三批和新的“前线州”。 民主行动党在彭亨有州议员,但却在吉兰丹、登嘉楼和玻璃市没有州议员。 民主行动党在吉兰丹、登嘉楼、彭亨和玻璃市的第三阶段的“前线州”运动,将会比前两个在槟州和柔佛的“前线州”运动来得更艰巨和可畏,但民主行动党是全国各地的马来西亚全民的政党,不看种族、宗教或区域。 我们将会和其他三个希望联盟政党合作,以确保我们除了可以成立一个希望联盟联邦政府,也可以在未来在吉兰丹、登嘉楼、彭亨和玻璃市成立希望联盟州政府。 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在登嘉楼和吉兰丹访问,我对于人民给予我们在第十四届大选后在登嘉楼所成立的四个新的支部和在吉兰丹成立的17个新的区部的踊跃支持而感到雀跃,这些区部都开放给马来西亚所有的族群和宗教群体申请党籍,由此促成了新的政治景观。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7月10日(星期二)下午1时在话望生与新的民主行动党党员开会时的演讲:

Follow us

0FansLike
66,831FollowersFollow
14,200SubscribersSubscribe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