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隧道计划遭扭曲 槟火箭 5事实反驳

槟州民主行动党 于2020年7月1日发表媒体文告: 敌对党 扭曲炒作5个海底隧道课题的事实,以作为攻击槟州民主行动党领袖和希盟州政府的政治武器。 事实1 该海底隧道项目已根据槟州希盟政府以效率,问责和透明(CAT)的政策通过公开招标並实施。 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推荐透过公开招标来防止贪腐行为。 事实2 自2017年以来,反贪会已对该案件展开调查,但迄今为止尚未发现任何违法事项。 反而在经过仔细调查后,反贪会在2018年11月向涉案的Construction Zenith Construction(CZC)公司发出公函,指调查已经完成并且不会提起诉讼。 新闻来源: https://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19/04/18/firm-in-penang-undersea-tunnel-project-cleared-by-macc/ 事实3 2019年3月,亲国阵博主拉惹柏特拉(Raja Petra Kamaruddin)以该隧道工程的假文件发表诽谤言论。 反贪会当时也针对此事报警。 新闻来源: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466258 事实4 2020年2月28日,针对拉惹柏特拉的诽谤案中,高庭裁决林冠英胜诉,而拉惹柏特拉当时不敢出庭。 新闻来源: https://www.sinarharian.com.my/article/71873/BERITA/Mahkamah/Isu-terowong-Guan-Eng-menang-saman-Raja-Petra 事实5 海底隧道工程是发展槟州的开发项目,特别是对威北地区而言。通过该工程,威北将如同威中及威南般连接到槟岛。 槟州民主行动党

捍卫儿童权益何错之有!?

同为女性,我对杨巧双同志因为其推特的言论而被警方传召问话深感同情,如果为保护儿童权益而发声,都被视为一种错误,是否代表这个政府无法容忍异议? 杨巧双质疑伊党议员西蒂再拉被委任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原因在于后者曾在2017年7月国会辩论中发表过捍卫童婚的言论。 回溯去年1月,希盟政府在旺阿兹莎之女,旺伊斯迈尔的带领下启动了遏制童婚的国家策略计划(Pelan Strategi Kebangsaan),该计划旨在草根群众中推行,从源头解决童婚问题。该计划包含7个目标,17个策略以及58项计划和行动,目标在未来5年遏止相关问题。 童婚无关种族或宗教,若我们观察2017年童婚的数字统计,2017年有1千845名未成年人成婚,当中有968人非穆斯林,而穆斯林有877名,这显示童婚是全国性问题,不单只是伊斯兰社会独有的问题。 国家策略计划确定了贫穷、缺乏教育机会、解决社会歧视以及宽松的法律都是童婚泛滥的原因,而杨巧双作为一名女性和母亲,为捍卫我们孩子的教育机会和童年,而提出相关质疑到底是何错之有? 请记得,孩子们是学生都还需要学习,并非能够适应婚姻的新郎或新娘。 玛丽娜 伊布拉欣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妇女组宣传秘书

为何沙鲁丁的逆袭能掀起千层浪?

昨日,工程部副部长沙鲁丁向《当今大马》证实,由土著团结党青年团长赛沙迪发布的文章确实出自其手笔,顿时引起轩然大波,沙鲁丁是何许人也?为何其表态让柔州团结党的马派为之振奋。 亲密的战友  慕尤丁当部长首11年间,沙鲁丁就是慕尤丁的联邦部门政治秘书,直到慕尤丁出任副首相才卸任。2016年,慕尤丁被巫统开除,在草创土著团结党的时期,慕尤丁就招来熟悉老部下--沙鲁丁。 当时,沙鲁丁还身在巫统,党职为巴莪区部副主席,官拜柔叻州议员、马来西亚翻译与书籍局主席,身兼玛拉工艺大学董事,过着舒适的政治生活,平步青云。 然而念及旧情,沙鲁丁甘愿抛弃一切,与慕尤丁从零开始打拼,接受团结党总秘书一职,负责统筹党注册和党务。这也是为何沙鲁丁不忍看到一手建立的土团党被巫统与伊斯兰党夹击,而就此消亡。 沙鲁丁追述:“创党初期,经常来回党总部和执行总秘书职务,还要出席各项讲座和希盟活动,有时把车泊在休息站休息,历经千辛万苦,才组成政府。” 见面礼—柔佛州政权 509大选,沙鲁丁弃州攻国,拿下峇株巴辖郊外的泗加亭国席,而团结党也在柔佛创下佳绩,横扫5国9州,协助希盟突破传统马来甘榜、垦殖民区、组屋区,打破巫统国阵60年屹立不倒的堡垒。 然而,在喜来登政变中,为获得巫统支持,慕尤丁把自己的大本营柔佛双手奉上,造成基层普遍不满,双发不时隔空交火,巫统柔州署理主席努嘉兹兰更直言:“柔团结党应先照照镜子,才来谈判。” 目前,柔佛州议会的朝野议员为29比27,其中土团党占9席,就算身兼州议员的慕尤丁能出席每次议会,只要有一位倒戈,柔佛即成跛脚政府,这让失去柔佛主导权的团结党蠢蠢欲动。 就在慕尤丁再把吉打卖给伊斯兰党,并开除马哈迪与其嫡系之后,柔佛团结党州内26个区部中,只有10个区部表态支持,慕尤丁在自己的老巢只剩下38%的支持率,沙鲁丁不再保持沉默。 心腹的逆袭 吉打与柔佛是团结党安生立命州属,慕尤丁却任由公正党叛将阿兹敏以及巫统降将韩沙再努丁二人操盘“变卖家产”,让当初一步一脚印经营的团结党员很不是滋味。 “如今,作为创始人的敦马哈迪丧失党籍,党员之间互相争吵,还有党员要离开,我不想看到土团党继续分裂及边缘化!”沙鲁丁感叹。 沙鲁丁也抛出一个问题,泗加亭国会议席目前属于团结党,希盟与国盟在下届大选,哪个阵营会毫不犹豫让团结党上阵?而这说将明团结党在哪个阵营里头将更加“安全”。 沙鲁丁让团结党叩问初心 可以说,沙鲁丁是慕尤丁“确认过眼神”的亲密战友,如今沙鲁丁以辞职部长职位,表态团结党应回归希盟,其政治意义的解读,也让许多团结党基层产生共鸣: 柔佛与吉打是团结党的大本营,双手供出犹如自断双臂。 透过卖官鬻爵巩固势力绝非长远之计,因为脱离党的斗争,就算是心腹也会离你而去。 团结党无惧下野。 团结党在国民联盟没有未来。 沙鲁丁在关键时刻选择下野,表态支持敦马哈迪,力推团结党与希望联盟合作,就像是好友拍肩的苦口婆心,让许多团结党基层叩问初心,也就不难理解为何会引起马来政坛千层浪。

槟3周无新病例 将进入阶段性恢复策略

槟州首席部长曹观友2020年5月12日于乔治市光大发表新闻稿  亲爱的槟州人民, 今天是实施行动管制的第56天,也是第5阶段行动管制令(PKP)的最后一天。而槟州已连续3周无新增病例。根据槟州总警长的汇报,槟州在5月4日至10日期间,也无人因违反行动管制令(PKP)或有条件行动管制令(PKPB)而被捕。 今早我已召开了槟州安全特别委员会(JKKN)会议,其中所议决的事项包括: (i) 明日起,也就是5月13日,槟州将进入“槟州阶段性恢复策略”的开放阶段。这意味着,所有中央政府允许运作的领域及活动,在槟州也同样获准进行,只是一切必须遵守标准作业程序(SOP)。 (ii) 所禁止的活动,就如与中央政府所宣布的一样。 (iii) 所有不在被禁止列表中的活动,是允许进行的。 (iv) 地方政府、社会保险机构(PEKRESO)、大马建筑工业发展局(CIDB)、大马职业安全及卫生局(DOSH)及国家安全理事会(MKN)将细化建筑工地及制造业员工的标准作业程序(SOP),而在近期公布相关标准作业程序(SOP)前,槟州卫生局将作为有关的技术顾问。 (v) 槟城青年公园(Taman Belia)、人民公园(Taman Metropolitan)、植物园(Taman Botani)、宏愿公园(Vision Park)、孟光水坝(Empangan Mengkuang)、班台甘伦(Pantai Kamloon)、亚依淡达南森林教育园(Taman Pelajaran Air Hitam Dalam)、直落卓坤森林公园(Hutan Lipur Cerok Tokun)、武吉班卓森林公园(Hutan Lipur Bukit Panchor)及柔府山森林保护区(Hutan Simpan Bukit...

希盟可用60仙收购,为何国盟调涨口罩顶价至2块?

希盟秘书处于2020年3月20日的文告: 国盟联邦政府有意调涨3层口罩顶价,从原本一片80仙至2令吉。希盟秘书处对此深感遗憾,并且大表反对。 口罩价格暴涨150%,相当过激,无助平息口罩短缺现象。实际上,口罩短缺的肇因是因为缺乏供应。 希盟促请,政府继续会晤厂商商谈,以便提升口罩产量。根据过往讨论,我们相信必须落实4大措施,来协助口罩厂商。 一、协助厂商解决劳力不足问题、 二、加速批准厂商,从两班制至三班制、 三、豁免厂商特定税务,例如1967年关税局法令下的一些税务、 四、政府需要协助厂商获取原料,来提升口罩产量。 希盟也认为,既然中国是全球最大口罩生产商,而且中国疫情逐渐平复,大马政府需与中国政府面谈,来协助大马公司从中国进口口罩。 最终,希盟政府过去曾推出政策,向国内厂商全数购买口罩。当时,厂商有能力每周生产700万个口罩,而且已经行动,确保国内口罩货源充足。 时任希盟贸消部长与厂商会谈时,厂商从未讨论口罩价格问题,甚至希盟政府准备以每片口罩60仙来收购全部货源。 希盟疾呼,政府重新检讨价格暴涨,不要加重人民负担。

慕尤丁政府能否从错误中学习?

3月15日,马来西亚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突然暴增190宗,创单日新高,防堵政策失效,卫生部已无力追踪每个确诊病例所接触过的人,出现社区感染的危机,于是政府颁布“行动管制令”,但慕尤丁却在数项操作上的延误及失误造成反效果,弄巧反拙。  “行动管制令”的核心目的,是让民众保持社交距离,减少人与人之间的接触,透过限制移动避免交叉感染。然而,确诊病例倍增,已让民众普遍焦虑,原因在于无法获得更明确的防疫指示,所有人都在等政府宣布是否封城,却对”封城“也没有很清晰的概念。结果,让防疫政策的效果适得其反。 慕尤丁在5时宣布晚上9时会有“重大宣布”,全城顿时陷入屯粮的抢购潮,在信息不明朗加上社交媒体流传抢购画面,影响更多人加入抢购潮,人群聚集和封闭的商场,反而为病毒制造了优良的传播条件。 “行动管制令”在全国直播颁布,前后只花了20分钟就草草结束,许多模糊地带并未交代清楚,政府的宣传机关亦无为民众释疑,结果激发了回乡潮,尤其病例最多的雪隆,机场及车站挤满人群,里头若有带病者,不仅将发生交叉感染,也让病毒传染至偏乡地区,完全与“行动管制令”的初衷背道而驰。 全国总警长阿都哈密亦在17日宣布,跨州移动需要申请准证,于是欲跨州的民众开始在各地的警局排队聚集,制造了另一波群聚传染风险,结果,阿都哈密紧急刹车,马上宣布取消这项政策,但却遭民众批评“人民被玩得团团转”。 有效的讯息传达对防疫工作至关重要,然而慕尤丁政府针对 “行动管制令”的会议,却排除了在野党州属的大臣与首席部长,让在五州的领导无法透过参与,得到第一手资讯,此举立即遭到举国挞伐,政府首席秘书拿督斯里祖基阿里,也罕见地为此事向全国道歉。 但愿慕尤丁政府能从错误中学习,在决策上多考虑及安排政策执行层面的问题,避免让防疫政策本末倒置,出现反效果的现象。无论如何,虽然慕尤丁内阁的防疫表现差评,但防疫却是全民的责任,大家应该遵守“行动管制令”,减少外出,远离人群和保持卫生,共克时艰,一起努力让疫情好转。

沈志强与赛沙迪共事的20个月

日前,我与赛沙迪出席了青体部饯别会。上任正副部长短短20个月后,我们因政变而被迫离职。 许多人问我,如何跟比我年轻10年的部长共事? 我在青体部服务的这段期间,我发现这位年轻、经验不足和被称为“天真”的赛沙迪,常常为社会边缘人的福利请命。 这些群体包括运动员、伤健人士、摩哆族、囚犯、妇女、不幸群体等。 如今,前国家运动员获得终身免费医药治疗,体育和残障运动会的拨款增加。 青体部推行各种措施,其中一项就是黄丝带运动,以呼吁各界给予获释囚犯第二次机会,协助他们重返社会。 我还曾亲自前往加影女性监狱出席黄丝带运动。 此外,女性运动员获得特别拨款,大马@就业(#MalaysiaKerja)协助失业青年觅职等。 【青体部所有合约公开招标】 那位年轻、经验不足和“天真”的赛沙迪也曾指示,青体部所有合约都公开招标。 有些资深官员对此表示质疑:“我们要怎样全部公开招标,这并不实际。”(他们或许认为我资历较深,没那么天真?) 我回答,当部长这么指示,喜欢与否我们都要执行。 我们通过公开招标,成功举办年度盛事浮罗交怡脚车长途赛,除了维持赛事水准,还省下30%成本。 这项赛事举办25年后,大马脚车队今年终于第一次夺下冠军。国手努艾曼(Nur Aiman Md Zariff)还创下历史,勇夺登山王宝座。 那位年轻、经验不足和“天真”的赛沙迪长给予我们许多机会发挥。 我有幸领导数个青体部工程,包括筹组运动员中心、前国手免费医疗服务、活力马来西亚(Fit Malaysia)、培养体育选手第二职业的TRACK计划、为高风险青年举办鼓舞青年计划(Inspirasi Anak Muda)、培养青年爱国团结精神的国家原则学校计划(Sekolah Rukun Negara)等。 我依然记得,在活力马来西亚的策划期间,我决定放手青体部公务员举办所有活动。 过去,这些活动都外包给承包商处理,如今我们交由部门内公务员来处理。 当然,有人担心新措施可能坏事。有人说:“我们最好还是委任活动策划公司,等下活动不尽人意,部长会饱受口诛笔伐。” 【培育被信任的公务员团队】 我就与那位年轻、经验不足和“天真”的部长商量后,他就说:“我们要相信自己的公务员”。一切拍板定案。 最终,我们落实活力马来西亚活动,一州仅耗费30万令吉。相比过去一场要耗费130万令吉公款,我们节省至少80%开销。 虽然开销大减,但水准不减,还维持同样的参与者人数(例如,槟城有2万5000名参与者)。振奋人心的是,我们的公务员团队十分厉害,有能力为大马人提供最佳服务。 过去,公务员团队鲜少获得政治人物信任,无法获得100%授权来举办大型活动;如今青体部已经成功改善公务员团队不被信任的困境。 当浮罗交怡脚车长途赛主办单位经由公开招标,节省了30%开销后,其中一名青体部资深官员向我耳语:“如果我们使用内部公务员,还可以省下50%开销。” 显然地,青体部已经培育出“公务员,能”的精神。 令我感动的是,在第14届大选前,这些不受信任的公务员难以履行职责,这也间接加深民众对公共服务的不满。 当新部长重新信任公务员,他们会努力履行职责,拼出一番成绩。 【改革大马体育馆机构管理层】 年轻、经验不足和“天真”的赛沙迪下定决心,要改革大马体育馆机构管理层。这是一个负责营运武吉加里尔体育馆等的机构。 2014年至2017年,虽然政府注入1亿3000万公款,不过大马体育馆机构依然亏损了3700万令吉。 仅仅2017年,政府虽然注资4300万令吉,大马体育馆机构还是亏损2500万令吉。 2018年改朝换代后,大马体育馆机构开始转亏为盈,政府注资1800万令吉,机构成功获利300万令吉。 2019年,政府注资2000万令吉,机构盈利飙升至1180万令吉。 大马体育馆机构获得授权,改善管理层,并且善用公家资产,为民谋福利。 在赛沙迪领导下,青体部公务员重拾专业精神,并以辉煌成就来证明自己。 走马上任初期,我们已声明,自己不是以专家身分来服务大家。因此我们要为青体部公务员体系打造良好环境,以利青年及体育专才工作。 我很荣幸在赛沙迪领导下工作,我们两袖清风,昂首离开青体部。 无论下一任正副部长是谁,我盼望,青体部可延续良政作风。 (沈志强是前青体部副部长和大山脚国会议员)

张哲敏接受马汉顺挑战出示证据 国阵取消金宝政府医院促马汉顺道歉

马华署理总会长马汉顺昨天挑战霹雳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张哲敏出示证据证明国阵取消金宝政府医院计划。张哲敏今日接受挑战,出示财政部的公函证明国阵早在2016年就已经议决取消金宝政府医院计划。 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的张哲敏出示财政部长高级机要秘书法利达2018年8月的公函指金宝政府医院不在第十一大马计划的第三滚动计划。所以财政部要求他本人重新在金宝鉴定适合建医院的土地才能够发放拨款。霹雳州政府在去年批准在金宝新章卡峇鲁的新地段后,希盟政府才重启金宝政府医院计划。 国阵2015年取消金宝政府医院计划 他说公函里也说明工程部在2015年8月到访金宝太子园被国阵圈定建医院的地段时发现该地并不适合兴建医院因为该地点是前矿地,有60%是水,只有40%土地,根本不适合兴建医院。在卫生部向经济策划组(EPU)汇报后,经济策划组在2016年1月取消了金宝政府医院计划。 张哲敏炮轰马汉顺撒谎并引述马来邮报在线(Malay Mail Online)在2017年的报道指马汉顺曾在霹雳州议会透露在拉曼大学决定兴建私人医院后,国阵政府就取消金宝政府医院计划,并与优大合资,协助优大建立私人教学医院。 马汉顺才应该向金宝人民道歉 张哲敏说马汉顺才应该向金宝人民道歉,为了马华的私立,竟然取消金宝政府医院计划并打算用政府医院的拨款给予拉曼大学(优大)建私人医院。他促请马汉顺清楚交代当时国阵到底是怎么打算和优大合资建私人医院? 张哲敏也引述媒体报道指拉曼大学理事会成员黄家泉在2015年也透露优大医院首阶段工程估计耗资3亿令吉,计划由该理事会及马华各负责筹募1亿令吉,再向政府争取另外1亿令吉的拨款。这证明了马华一早就有预谋要利用公共资金来替优大建私人医院。 张哲敏也驳斥马汉顺出示的报道指当时是第13届大选的前两天也就是2018年5月7日,马华当时在金宝选情告急所以才指示卫生部秘书长陈超明指要审核该土地是否适合用来兴建政府医院。事实上工程部早在2015年就已经鉴定改地段不适合兴建医院,经济策划组也在2016年取消金宝政府医院计划。 他说很明显的马华在取消金宝政府医院计划后就开始打这笔1亿令吉拨款的主意,最后打出公私合资的名堂,名正言顺的骑劫这笔拨款给予马华控制的优大兴建私人医院。他促请马汉顺不要再抵赖,应该一五一十的把事实告诉金宝人民,让人民判断谁是谁非。 一同在场的有克兰芝区州议员特别助理兼金宝县议员古海燕、县议员郑歆妤、县议员熊雅莲、县议员马绍伦、石山脚新村村长丘俊杰、林冠宋和林欣怡等。 新闻链接: (一)黄家泉指拉曼大学将向政府申请1亿令吉拨款建私人医院 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news/nation/2015/08/02/96076 (二)待完成图测规划-拉大教学医院-2年建竣/ https://www.enanyang.my/news/20150803/待完成图测规划-拉大教学医院-2年建竣/ (三)马汉顺在2017年州议会时透露,在优大决定兴建私人医院后,国阵政府就取消政府金宝医院计划,并与优大合资建立私人教学医院。 https://www.malaymail.com/news/malaysia/2017/11/27/perak-govt-approves-land-for-new-hospital-kampar/1519499

大部分国阵议员仍未申报财产 邱培栋促魏家祥表态

尽管希盟政府已在国会通过动议,强制所有国会议员申报财产,但是仍有大部分国阵国会议员仍未申报,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邱培栋要求马华总会长魏家祥表态是否支持其同僚的行为。 邱培栋表示,申报财产也只是填写一张表格那么简单,为什么国阵及伊斯兰党国会议员拒绝申报,而魏家祥有是否赞同其同僚的行为?毕竟他们与人民要求透明化的意愿背道而驰,是不是因为有许多不义之财而不敢申报? 邱培栋说,国会议员申报财产是为了制止贪污和提升透明度的方式,但是截至本月5日的截止日期为止,共有62名反对党国会议员没提交其财产报告,当中的36人来自巫统及18名来自伊斯兰党。 “执政党方面,希盟、沙巴民兴党及民统党所有139名议员,已全数申报财产,包括公正党(50人)、民主行动党(42人)、土著团结党(26人)、国家诚信党(11人)、沙巴民兴党(9人)及民统党(1人)。” 他说,议员如果没有申报财产等同于违反条规,可被视为藐视议会,根据议会常规,违例议员可被罚款1000令吉或被冻结资格。 邱培栋说,这个措施就能让大众看到国阵与希盟的不一样,希盟讲究透明化,一切公开让人民查阅,而国阵却恰恰相反,不敢让人民审查,似乎做贼心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