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执政霹州储备金创新高 倪可敏感谢人民改朝换代!

霹雳州行动党主席兼后廊区州议员倪可敏今日指出,2019年总稽查师报告显示霹雳州在希盟执政的22个月内州政府的储备金成功创下历史新高,事实证明人民在509大选改朝换代是明智的选择,也证明希盟有能力执政以打造一个更美好的马来西亚。 倪可敏今日在州议会召开缐上新闻发布会时指出,2019年的霹州政府财务报表指出,截至2019年杪,霹雳州储备金达12亿8000万令吉,较2018年杪的10亿7700万令吉,共增加2亿373万令吉,近13亿的储备金是史上最高纪录! 倪可敏指出,总稽查司报告也指出,希盟执政时整体而言霹雳州政府财务报表反映真实及公正的财务状况,相关会计纪录也有序及整齐处理。 税收也增加2573万 倪可敏指出,虽然希盟执政只有短短的22个月,可是凭着有效的策略,霹雳州政府的储备金不但创造历史新高、州政府的财政盈余也突破1亿令吉、税收与国阵时期相比也从10亿6900万令吉提升了2573万令吉,达到10亿9500万,表现有目共睹。

凯里称放弃实现群体免疫 这是否首相和内阁立场?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1年6月18日(星期五)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2): #kerajaangagal119——首相和内阁是否放弃了实现新冠肺炎群体免疫的目标,或者这只是凯里的立场? 新冠肺炎疫苗协调部长凯里昨天宣布,他放弃了通过为80%的人口接种疫苗来实现新冠肺炎群体免疫的目标。 这是首相、内阁和新冠肺炎免疫协调特别工作队(CITF)的立场,还是只是凯里的立场? 这是一个令人非常困惑的问题,因为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在2021年6月15日(星期二的)全国电视直播中,对政府通过为80%的人口接种疫苗来实现群体免疫的目标夸夸其谈。他说: “如果上苍允许,一旦我们在第4阶段实现了群体免疫,这些都可以在遵守严格的 标准作业程序的情况下分阶段完成。我们实现群体免疫的能力将取决于我们有多少人民接种了疫苗。” 在5月31日的全国电视直播中,他宣布“全面封锁”和400亿令吉的“经济与人民强化配套加强版”(Pemerkasa Plus)救助计划,重申了政府在年底前实现群体免疫的目标。 6月13日的报道说,马来西亚的吉隆坡和布城预计将在8月时,比计划提前实现群体免疫。正如政府所说,随着更多疫苗接种中心(PPV)的开放,更多人能够接种疫苗。 2021年6月4日,卫生部长阿汉峇峇声称,马来西亚已订购足够的疫苗,以涵盖109% 有资格接种的人口,目的是在12月之前实现新冠肺炎群体免疫。 更别提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发表令人遗憾的两项声明,即马来西亚会在达到群体免疫后才召开国会。这两项声明都是在6月发表,分别是6月4日和6月11日。 现在我们突然被告知,实现群体免疫并不是政府的目标——内阁是否讨论过这个问题并做出决定?如果是,是什么时候做的决定? 首相是否有能力阐明这个问题? 凯里预料,新冠肺炎将成为“地方性流行病”,一直存在于马来西亚。尽管传染性更强的变种病毒正在传播,但威胁较小。 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因为国际医学专家去年已经发表了这个意见。 我却一直在质疑马来西亚是否可能实现新冠肺炎的群体免疫?目标是为80%的人口接种疫苗,这意味着为2,600万人接种疫苗。 然而,这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目标,因为马来西亚18岁以上的成年人(到目前为止,我们只为18岁以上的成年人接种疫苗)仅占人口的63.8%,即2,060万人。直到现在,政府才开始讨论为12~18岁的群体接种疫苗。 凯里必须解释——他放弃群体免疫是因为这是不可能实现的目标,或是因为新冠肺炎将成为地方性流行病。 首相也必须解释——为什么他不够敏捷和灵活,以至于没有意识到群体免疫的目标已被放弃? 政府是否有任何新的疫苗接种政策?如果有,是什么? 林吉祥

我国去年外资大跌56%表现差 张哲敏促阿兹敏正视经济危机

国际贸易与工业高级部长阿兹敏日前出席活动时否认外资流出的问题,并表示国盟政府只是对外资比较挑剔而已。金宝克兰芝州议员张哲敏发表文告促阿兹敏正视我国的经济危机,而非自欺欺人,像鸵鸟一般将头埋进沙子里逃避问题。 也是霹雳行动党宣传秘书的张哲敏披露,2020年马来西亚的外资流入大幅度大跌56%,外国直接投资只有区区139亿令吉 ;而经济状况也收缩5.6%, 我国表现甚至比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时更差。 此外,张哲敏也披露跨国科技企业纷纷出走马来西亚。跨国科技巨头国际商业机器股份有限公司(IBM)宣布它将关闭位于赛城的全球传递中心 (Global Delivery Centre),导致裁员逾千。在更早之前德国科技公司T-Systems选择离开马来西亚,将公司中心转到印度,更导致800人失去工作。 张哲敏表示种种迹象显示出我国的市场正在崩解,人民失去工作和饭碗。但国盟政府不但无法解决外资出走的危机,反而辩解说,“国盟政府只是对外资比较挑剔而已”。不但试图逃避现实,连借口也懒得想。 张哲敏促请阿兹敏停止自欺欺人,国盟政府防疫不力,治国无方,内阁如同虚设,才是经济萧条的主因。张哲敏也举出例子,国盟政府防疫不力,两度落实行动管制令,导致百市萧条,逾700万人失去饭碗,失业率为27年新高。 不但如此,国盟政府治国无方,为了巩固政权,贸然宣布紧急状态。经济学家就曾警告说紧急状态会导致经济状况不稳定吓跑外资,但慕尤丁为了自身利益,是牺牲人民的工作,只为了继续自己的首相梦。 一同在场的有克兰芝州议员特别助理古海燕、克兰芝州议员政治秘书张嘉恩、行动党克兰芝支部主席丘金明、秘书区达伟和妇女事务秘书陈淑琼。 图:张哲敏(坐右三)促国盟正视我国的经济危机,而非自欺欺人,像鸵鸟一般将头埋进沙子里逃避问题。(坐左起)陈淑琼、区达伟和古海燕。(坐右起)丘金明和张嘉恩。

为建国推民主 展开从政之路

1950至1960年代的马来西亚建国初期,人人对于建国之路充满憧憬和理想,爱国心切的林吉祥,因此立下了破釜沉舟的从政决心。林吉祥于1941年2月20日在柔佛峇株巴辖出生,祖籍福建漳州东山,父亲林宝山和母亲张九年从中国南下谋生,在马来亚落地生根。 他从小经历了日据时期(1942年至1945年)、英殖民马来亚联邦(1946年)至马来亚联合邦(1948年)的改变,当时的艰难生活环境是现代人难以想象的。童年时的林吉祥曾在华小就读两年后,转读英小,并双管齐下在夜校中继续华文教育,一直到中学为止。而在他中学少年期间就对于独立运动感到印象深刻,因为当时全球各地兴起独立热潮,纷纷争取摆脱殖民统治,马来亚也不例外。 他在一次媒体访问中披露年少时的憧憬,他那时常常与朋友骑脚踏车到处游历时,就兴奋畅谈国际时事以及独立运动等政治议题,表现出对政治的浓厚兴趣,甚至曾笑言要创立政党以便参与选举,可见林吉祥在少年时就已展现他敢作敢为,准备投身政治的决心。 而后,林吉祥也的确在各种的历史大事件中成长包括马来亚(马来西亚半岛)于1957年成功独立,从此脱离英殖民地;1963年与新加坡、砂拉越和北婆罗洲(沙巴)组成马来西亚;1965年与新加坡分家。 1960年,林吉祥迎娶梁玉治,并育有4名孩子,长子林冠英为现任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前财政部长兼前槟州首长。 蒂凡那改变一生 马新还未分家之前,林吉祥中学毕业后在新山担任临时教师;1961年到新加坡就职《海峡时报》记者;1963年至1965年转任新加坡文化部电台记者,期间投身工运界,年仅22岁当上新加坡全国新闻从业员协会秘书长,并在工会界结识了蒂凡那(Devan N air),而改变了林吉祥的一生。 1964年,蒂凡那代表人民行动党(PAP,由李光耀1959年创立)进入半岛竞选,成 功 当 选 吉隆 坡 孟沙 区国会议席。但 随 着 马新 1 9 6 5 年分 家 , 蒂 凡那 在 马...

曹观友农历新年献词: 遵守SOP抗疫至关重要

槟州首席部长曹观友于2021年2月10日在乔治市光大发表农历新年献词:   农历新年又来到!明天亲戚们将聚集在一起吃团圆饭,延续华人传统,并在隔天(2月12日)迎接农历新年。灯笼高挂、各式各样的年饼、芦柑、精致红包,以及精美的新年装饰,更让人感受到浓厚的新年气氛。根据华人十二生肖排列,今年是牛年,祝福大家,尤其是槟城人民,安康和谐。 今年的农历新年将与往年不同,许多家庭因为新冠肺炎疫情而无法相聚,互相表达关爱。无论如何,抗疫仍在继续,为了人民的安全,我们需要做出努力、牺牲,以及长期的措施。 遵守标准作业程序在阻断新冠肺炎病毒感染链上,至关重要。尽管今年槟州政府,包括各州议员无法举办实体的新春团拜,然而年度新春活动—庙会仍继续举办,并首次以虚拟方式来进行。此外,作为槟州新春象征之一的极乐寺亮灯仪式也照旧进行,为今年的新春庆典注入色彩。 【2021辛丑年槟城庙会节目表】 ▁ ▂ ▃ ▄ 全球线上见 ▄ ▃ ▂ ▁ ►... Posted by 槟城庙会 Penang CNY Celebration on Thursday, February 4, 2021 槟州政府时时刻刻与您同在,一起面对所有的艰难时刻。槟州政府也答应将透过槟州人民援助配套计划,协助受影响的群体以面对疫情后的生活。最近,槟州政府透过这项计划再拨款了2000万令吉,总额达1亿7555万令吉。 在这疫情的影响下,旅游业是直接遭重创的。对此,槟州政府通过成立槟州旅游新常态工作小组(Tourism Penang Next Normal Taskforce),并推出几项措施以确保槟州继续成为世界旅游景点,其中包括通过槟州关怀旅游业免利息贷款计划(Zero Interest Loans)拨款1000万令吉、通过槟城旅游复兴大蓝图(TRAP)重新塑造旅游业品牌、以及“旅游泡泡”进行恢复旅游业策略,以及宣传负责任旅游。 虽然槟州没有天然资源,但一直都重视人力资源的发展。因为疫情的影响,槟州政府也明白家长、老师和学生在居家学习和教学课程(PdPR)上都面对困难。对此,槟州政府成立了“线上学习电脑计划”,至今已有逾1700名学生和老师受惠。此外,槟州政府每年也拨款1200万令吉以协助学校进行提升基础设施工程及其它需求。 宗教自由及和谐一直都是首要关注的。自2016年至2020年,槟州政府通过非伊斯兰膜拜场所修复基金(RIBI),共拨款了677万5484令吉44仙,以修复及提升全槟165所非伊斯兰膜拜场所。这也包括提供各种援助予各宗教场所包括寺庙、基督教堂等等。 在推动槟州经济上,槟州政府将继续进行让人民受益的大型项目,包括提供完善的基本设施,以实现槟城2030愿景,即重家庭、拥绿地、精明州、耀全国。为了170万名槟州子民的利益,槟州政府在2020年共进行了8项效益显著的治水计划,共3920万令吉。另外,槟州政府耗资了1330万令吉进行提升排水系统,以及耗资5130万令吉进行槟州公共工程局下的240项计划,以提供更舒适的环境、提供就业机会及改善社会经济发展。 我借此机会呼吁全槟人民不分宗教、种族及文化,继续团结。同时,也记得继续保持纪律,照顾大家的卫生及安全。最好的疫苗就是遵守标准作业程序! 恭喜发财! 曹观友

马华割席自保的文告无助防疫

我国疫情日益严峻,国盟政府抗疫无方,现在就连执政成员党内部青年领袖也搞不清楚方向,一边是要专业行政官僚的卫生总监诺希山负责,另外一边却痛批卫生部长无能。一个马华公会青年团就有两种声音,更令人混淆的是,马华公会究竟是不是执政成员党。 马青巴西古当区团副团长黄应豪2月1日发文告指,卫生总监拿督诺希山应站出来向人民道歉,并劝请对方做好本分职责,不要沦为报数员。 另一方面,马华青年团柔州分团副团长黄玉英又于2月3日发文告指出,卫生部长拿督斯里阿汉峇峇应该展示魄力和能力,让人民看到卫生部在其领导下,能够压平冠病曲线,而不是嘴巴说说而已。 从以上两则来自马华青年领袖的文告中,让人不仅质疑马华是否来自执政联盟,还有到底这两名马华党员是要谴责哪一方?疫情当下,马华如今只是发文告隔空喊话,却未积极为国内严峻的疫情,寻求更好的解决方案。 如今,疫情导致医疗体系吃紧,经济发展停滞不前,人民生活也经历重重波折,政治人物若在关键时刻故意混淆是非、哗众取宠,对国对民毫无助益之余,甚至还制造民众的不安与恐慌,无助于公共利益。 鉴于我国目前正实施行动限制令(MCO)及紧急状态,政治人物应该停止制造人民怨气和恐慌的言论,反之应制定有效的政策,共同努力遏制疫情在国内进一步蔓延,与民携手共度这场疫情难关。 傅勇駺 前行动党峇株巴辖市议员党鞭/Taman Makmur支部秘书

最口出狂言奖 – 聂扎瓦威

今年最狂妄非伊党议员聂扎瓦威莫属,论狂妄,他敢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他在国会参与陆路交通法令修正案辩论时,发表了圣经被“篡改”论, 这是对基督教赤裸裸的不敬。 还表示佛教和兴都教都禁止其信徒喝酒。过往发表对其他宗教不敬言的政治人物大有人在,通常只针对信徒,很少针对宗教经典。 聂扎瓦威在第一时间拒绝道歉,还在强词夺理,是隔了几个月后,在议长的要求下,他才乖乖收回有关字眼,并向基督徒道歉。此时道歉已缺乏诚意,这就是具有伊党特色的道歉方式。 要禁酒也就算了,干嘛还要把其他宗教扯进里合理化自己的主张,即使其他宗教禁酒,也沦不到他在这说三道四。是那来勇气让他如此出言不逊?难不成是现在做了政府,胆大啦,要是将来成了多数,那还得了。 他也曾经促政府宣布“美国为恐怖主义国家”,此举可能损害马美俩国的贸易往来,对国家经济带来重创。他讲话只是为了增加支持者,后果却是由全体国员来承担。

从直升机撒钱事件 看清我国政治

青年及体育部副部长兼土团党青年团长万费沙近日又再惹祸上身,在近日的电台访问中,倡议国家银行加印钞票,以“直升机撒钱政策”让人民花费。 非常时期,政府撒钱救市,推动市场的运作,让人民有一笔钱去应急,这毫无异议。但是,身为副部长的万费沙却认为,印钞票像是平时拿文件去复印机复印,可随心所欲地印制,却没有想到背后将破坏我国金融系统与国家经济,使马币进一步贬值。 万费沙发表这番言论后,在社交媒体上受到不少网民嘲讽和批评,连友党领袖也公开指责其建议,加上媒体推波助澜下,让万费沙这位政治新秀再度火热起来。令人不解的是,这位拥有地缘政治、资源和领土硕士的副部长,怎么会提出如此天真的建议? 道理其实不难理解,首先万费沙是在慕尤丁夺权后提拔的人选,从麻坡国会议员赛沙迪的助理,转被委任上议员,再被委任成为青体副部长,没有经过选举的考验下平步青云成为副部长,与赛沙迪相比截然不同。因此,为了增加曝光率,万费沙就发表:废除多源流学校、银行免除低收入群体(B 40)的所有债务等言论。 其二,土团党基层势力单薄,无法与巫统或伊党抗衡,只能通过更极端的言论来吸引保守群体的眼光;作为党内的急先锋,必须发表这种言论让支持者听,不只赢得掌声,也能获取支持。即使政府没有派钱,没有派发支持信,但是能让听者快乐,这又何乐而不为呢。 事实上,对于这种发表荒谬言论的从直升机撒钱事件 看清我国政治政棍,听听就好,无需在意,因为他们的言论并不是说给你听。疫情当前,我们必须看清的是,哪些政治人物是真的为民服务,哪些是在博上位而已。

阿邦佐的选举计划

自国盟在赢得沙巴选举后,砂拉越首长阿邦佐就放话要在近期内进行砂拉越选举,为此也引起很大的争议,毕竟沙巴选举也导致沙巴成为疫情的重灾区,甚至让疫情遍布全国各地,最终引起我国第三波疫情的爆发。 砂拉越州议会将在明年6月届满,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阿邦佐为何要仓促进行选举,背后的道理其实也不难理解。首先,在野党的势力薄弱,从巫统和伊党联手组成”马来人大团结”横扫所有补选、喜来登政变丢失联邦和多个州属的政权、连打着各族团结旗子的沙巴民兴党都难以获得突破。因此,考虑到在野党元气大伤时进行选举,对砂政盟而言,赢得砂拉越选举的机会大大增加。 喜来登政变后,砂政盟重回联邦政府,加上本身就是砂拉越政府,无论在国或州都可吃香喝辣,也拥有充足的资源在疫情期间撒钱,因此只要疫情稳定,就可随时进行选举,就算在野党的士气低迷,也不至于要提前选举。事实上,联邦政权的不稳,就是其中的因素,国盟与巫统的内部不满,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加上希盟也不断尝试各种重夺民选政权,让慕尤丁的政权危机重重。为此,砂政盟趁着还有联邦政府加持,进行砂拉越选举,毕竟多数选民尤其是乡区选民深信,要发展必须依靠与联邦的良好关系,投票也会倾向于联邦政府。 疫情的爆发,使到民众减少外出,加上经济不景气,减少游子冒险回乡投票,甚至是居住当地的选民出门投票也成难题。对于依赖游子选票的在野党,势必是另外一个打击。不过,阿邦佐也考虑到,选举的举动也可能引起反风,毕竟沙巴疫情爆发就是个血淋淋的例子,在野党也会借此机会大肆抨击砂政盟,让中间选民有机会转向支持在野党。正因为上述原因,阿邦佐才不断放话来试温水,来观察民众的反应。 如今,砂拉越本土疫情再度升温,阿邦佐就突然来个大转弯,表示近期内不会进行选举,一旦在此刻解散砂拉越议会,犹如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从以上的分析而言,只要等砂拉越疫情有好转,阿邦佐才会立刻解散砂拉越议会,因为越早进行选举,对砂政盟才是最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