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邦佐的选举计划

自国盟在赢得沙巴选举后,砂拉越首长阿邦佐就放话要在近期内进行砂拉越选举,为此也引起很大的争议,毕竟沙巴选举也导致沙巴成为疫情的重灾区,甚至让疫情遍布全国各地,最终引起我国第三波疫情的爆发。 砂拉越州议会将在明年6月届满,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阿邦佐为何要仓促进行选举,背后的道理其实也不难理解。首先,在野党的势力薄弱,从巫统和伊党联手组成”马来人大团结”横扫所有补选、喜来登政变丢失联邦和多个州属的政权、连打着各族团结旗子的沙巴民兴党都难以获得突破。因此,考虑到在野党元气大伤时进行选举,对砂政盟而言,赢得砂拉越选举的机会大大增加。 喜来登政变后,砂政盟重回联邦政府,加上本身就是砂拉越政府,无论在国或州都可吃香喝辣,也拥有充足的资源在疫情期间撒钱,因此只要疫情稳定,就可随时进行选举,就算在野党的士气低迷,也不至于要提前选举。事实上,联邦政权的不稳,就是其中的因素,国盟与巫统的内部不满,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加上希盟也不断尝试各种重夺民选政权,让慕尤丁的政权危机重重。为此,砂政盟趁着还有联邦政府加持,进行砂拉越选举,毕竟多数选民尤其是乡区选民深信,要发展必须依靠与联邦的良好关系,投票也会倾向于联邦政府。 疫情的爆发,使到民众减少外出,加上经济不景气,减少游子冒险回乡投票,甚至是居住当地的选民出门投票也成难题。对于依赖游子选票的在野党,势必是另外一个打击。不过,阿邦佐也考虑到,选举的举动也可能引起反风,毕竟沙巴疫情爆发就是个血淋淋的例子,在野党也会借此机会大肆抨击砂政盟,让中间选民有机会转向支持在野党。正因为上述原因,阿邦佐才不断放话来试温水,来观察民众的反应。 如今,砂拉越本土疫情再度升温,阿邦佐就突然来个大转弯,表示近期内不会进行选举,一旦在此刻解散砂拉越议会,犹如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从以上的分析而言,只要等砂拉越疫情有好转,阿邦佐才会立刻解散砂拉越议会,因为越早进行选举,对砂政盟才是最有利。

政府3月提呈反跳槽法案 朝野备忘录重要改革

随着旺朱乃迪证实政府将在今年3月召开的国会会议上提呈反跳槽法案,这也显示希盟与政府签署的谅解备忘录(MOU)其中一项重要的改革要求似乎有望实现。 朝野备忘录 当希盟政府在喜来登行动中被推翻时,许多人感到失望。而跳槽则是促使政变发生的重要因素之一。 那些投票促成换政府的人民不仅感到失望,也对民主失去信心。对他们来说,投票已经没有意义了,因为中选的议员可以利用人民赋予他们的委托,为了私利从一个政党跳到另一个政党。 这种跳槽风气也造成国家政治不稳定。 喜来登行动

黄益豪促国盟政府撤回“网购费”提案

文打烟州议员兼柔佛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黄益豪于2020年9月10日发出的文告: 针对通讯及多媒体部副部长扎希迪指国盟政府拟征收“网购费”,我促请国盟政府撤回提案。 虽然政府说法是以此资金提升国家的网络安全建设,然而根据2018年联合国国际电信联盟(ITU)所发布的网络安全指数, 马来西亚在亚太区域排名第二,仅次于新加坡,全球排名第8,可见马来西亚的网络安全在世界范围内处于高等水平。 因此,政府有必要交代我们网络安全的现状到底是属于何种程度,并清楚阐明是否真的有此必要向网络买家收费以提升网络安全。 虽然不能否认我们需要跟着时代的需求推进网络安全建设,然而提升网络安全建设本身就是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其中澳洲政府计划拨款16亿6000万澳元(50亿1300万令吉),美国政府也计划拨款140亿美元(584亿1500万令吉),新加坡政府将拨出10亿新元(30亿4300万令吉),以在个人、家庭、企业和政府的网络安全上进行提升。 人民需要政府透明化地向全民交代“网购费”的征收范围,清楚列明额外收费是否只涵盖国内大型网购平台,如Lazada,Shopee,抑或涵盖一切进行网卖的平台,包括脸书、谷歌商店、淘宝等。 面对新冠疫情,人民已经雪上加霜,商家本想通过网络平台进行转型,通过线上的小生意赚取收入,然而政府却在此时计划额外征收费用,增加人民负担的同时,也减低了商家的收入。 大量业者之所以使用网卖的方式,其原因在于网卖成本低,当政府对于网络平台收取服务费,岂不是在变相压榨人民吗? 况且,人民在进口货品已经需要缴付各种税务,包括销售及服务税、进口税,甚至各种清关的费用,如今再收取网购费,这岂不是双重征税? 国盟政府应该负起责任提升网络安全,而非通过征收网购费的方式压榨人民,尤其是电子商务平台越来越多的人使用的当下,政府应该鼓励,而不是通过收费遏止电子商务的发展。

火箭衷心感激柔佛选民支持 希盟行动党将继续捍卫民生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2年3月13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行动党和希盟将继续捍卫民生,打击物价上涨、拒绝对外国收入征税、反对将违反防疫标准作业程序的罚款暴增至个人 1 万令吉和公司 100 万令吉。 民主行动党衷心感激所有支持我们 14 位候选人的每个选民,包括我们失去议席的那四个选区,行动党都要致以万二分的谢意。在臭名昭彰的“喜来登行动”后,人民遭到背叛,失去了原有的政府而倍感失望。随即而来的还有冠病大流行、经济衰退等,更是让民众的梦想逐渐幻灭。在如此的环境下,人民仍愿意予以支持,行动党谦卑地心怀感激。 行动党接受人民的裁决,并祝贺胜选者。行动党也希望有关方面作出的承诺能够一一兑现。接下来,行动党和希盟将继续捍卫民生,打击物价上涨、拒绝对外国收入征税、反对将违反防疫标准作业程序的罚款暴增至个人 1 万令吉和公司 100 万令吉。 对于行动党赢得的那10个议席,行动党将确保我们的民代竭尽所能地为民服务,不辜负大家给予的信任。而对于行动党失去的那4个议席,我们将好好地反思检讨。毫无疑问的,前任民代的服务表现是其中一个因素。遗憾的是,尽管谢奥玛提供了出色的服务,但他仍然无法守住巴罗。至于在永平,我们的候选人太新了,不过他在担任士乃区州议员时的出色服务记录,帮助我们的新候选人在士乃能够取信于民,最终获胜。 我已经与4 名落选的候选人进行了谈话,即使他们已经落选,他们承诺仍将继续在选区中深耕。行动党和希盟必须纠正我们自己的弱点,尤其是在希盟的“大帐篷”途径下,统一地向公众传达对国阵的反对意见。行动党由始至终致力于在马来西亚优先的理念下照顾、帮助和捍卫所有马来西亚人的权利,无论种族和宗教为何。我们必须共同努力,将我们马来西亚人的身份放在首位。

马来西亚优先,可以吗?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1年11月9日(星期二)下午5时半在“马来西亚优先,可以吗?”新书推介网络研讨会上的演讲: 马来西亚优先,可以吗?首先,我要感谢纪传财书写我的过去。我原先并不知道他在写什么,他给我这部著作出版的第一本我对它感觉蛮新鲜的。我觉得这本书非常好读和引人入胜。 他并没有针对我的求学时期询问我太多,所以当我发现原来他对我那段时期这还蛮懂得时感到惊讶。这些故事都是真实的,尽管有些方面是杜撰的,都是来自这些故事的不断复述。 不拘我们从过去吸取了什么教训,我所关切的还是未来。我认为我们正处于这个国家其中一个最关键的时期。 正如这场网络研讨会所抛出来的问题:马来西亚优先,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