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15亿修缮180所学校 张健仁:根本是天价!

砂拉越残旧学校的修缮及提升工程进度过于缓慢,价格更是高得离谱。 今早我在国会下议院会议上询问教育部长: “砂拉越在2019年、2020年及2021年获得修缮和提升的残旧学校数量,这些工程的进展和经费,以及从中受惠的学生人数。” 根据教育部副部长的答复,从2019年至2021年,约有180所残旧学校进行修缮及提升工程,预计耗资15亿令吉。在这180项工程中,一些工程已完成,大部分的工程仍在进行中。 15亿令吉这笔残旧学校的修缮和提升工程的经费,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数字,平均每所残旧学校的修缮和提升工程需800万令吉!根本就是天价。 ...

张健仁促砂政府向人民交代 为何砂拉越抗疫表现差劲?

砂政府必须对砂拉越在近期疫情管理及抗疫表现成为全国最差劲的州属之一向砂拉越人民作出全面的解释与交代。 尽管砂拉越是国内接种率最高的州属之一,然而,目前砂拉越还是: 1.     连续几个星期新确诊病例最多的州属之一; 2.     感染率最高的州属之一(每100人接受检测的确诊病例); 3.   ICU病房入住率最高的州属之一

张健仁促联邦政府关注砂民情 增加发展拨款及保障宗教自由

*实旦宾区国会议员张健仁于2021年9月21日在国会下议院参与国家元首施政御词辩论* 上周,希盟与联邦政府签署“转型与政治稳定”谅解备忘录,而在刚过去的9月16日,我们也庆祝马来西亚日58周年纪念。 我的同僚们在参与辩论时都已提及“转型与政治稳定”谅解备忘录的其他条款以及国家经济复苏计划,而我只有12分钟的辩论时间,因此,我此次的辩论将着重于谅解备忘录的第5项,即1963年马来西亚建国契约(MA63)的事项与执行。 马来西亚组成58年后,原本我们应该是期待一个更加团结的国家,东西马两地人民共享繁荣,大家一致为国家的建设而努力。然而,遗憾的是,情况并非如此。 马来西亚不仅出现越来越多的种族分歧,归功于巫统和伊斯兰党多年来不断的炒作和煽动种族及宗教课题。 如今,就连东马和西马之间也存有越来越大的分歧,许多砂拉越人更纷纷提出争取砂拉越独立,脱离马来西亚的说法。

不检测无症状密切接触者 张健仁抨击政府操纵数字

政府的最新决定,即不为新冠肺炎确诊病患的无症状密切接触者进行检测乃是试图操纵及人为压制确诊病例数字之举。 这样的决定是危险的,尤其目前12岁以下的孩童都没有接种疫苗,而大多数12至17岁的少年还在等待接种疫苗。 尽管政府将把新冠肺炎从大流行病(pandemic)调为地方性流行病(endemic),检测工作必须继续进行,以便人民能够加强防范措施。 示意图 砂拉越政府似乎还为近期的新冠肺炎死亡几率偏低感到沾沾自喜。这种态度是最要不得的,因为一个生命都不应该失去。虽然死亡几率偏低,但我们目前的死亡病例还是比爆发疫情的第一年来得更高许多。 目前,新冠肺炎的战役还未结束,尤其我们的孩子仍然面对着感染风险,而完成接种疫苗者的防护效力也会随着时间的过去逐渐降低,最快是6个月。

简报会过于轻率无法问责 张健仁促召开正式砂州议会

砂政府应该召开正式的砂州立法议会会议,以对新冠肺炎疫情管理及抗疫工作进行辩论及讨论,而不仅仅是在9月8日举行一个简报会向州议员们汇报。 昨天,我接获来自州议会秘书的通知信,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将会向州议员举行有关新冠肺炎疫情管理及抗疫工作简报会。 在疫情如此严峻,且威胁着全砂拉越人民的生命和生活的非常时期,政府只是举行一个简报会,而不是召开正式的州议会会议,显然是过于轻率且没有认真看待疫情。 简报会不具法律效力。更重要的是,在这样的简报会中,州议员们无法提出深深影响着砂拉越人民的各项问题,而对于目前政府在抗疫工作上所造成的种种混乱和问题,掌管相关事务的部长也可以轻易的避而不答或是推卸责任。

新内阁阵容只“换新瓶盖” 前内阁90%成员重新受委

所谓的新内阁阵容令人大失所望。连“新瓶装旧酒”也不是,基本上只是换了新瓶盖的旧瓶旧酒。 10天前,当慕尤丁辞职,马来西亚人民都满怀希望,能有一个新政府来治理国家,因为慕尤丁与其内阁成员抗疫彻底失败。该失败的政府不仅让我国成为全球唯一一个因为疫情宣布紧急状态的国家,而在落实了紧急状态6个月后,疫情却更为严峻,确诊及死亡病例不只高居不下,甚至连创新高。我国的经济领域也大受打击,导致许多外来投资者都扬言要撤资。 然而,因希盟所推荐的安华只获得105位国会议员的支持,因而无法成功取代国盟政府。国盟政府的关键支持最终还是来自砂政盟(GPS),即,砂政盟的18名国会议员无条件的全力支持伊斯迈沙比里。 这是第一个大失望。 而第二个失望就是今日宣布的新内阁阵容,该无能及失败的前内阁,其成员中90%重新受委担任部长及副部长。

首相希盟协议共识跨出第一步 砂希盟:尽速实行制度改革

砂希盟领袖于今午召开的会议上一致认为首相伊斯迈沙比里与希盟领袖安华、林冠英及末沙布的会面是我国政治的一大重要及正面的发展,并为我国经济政治制度上的改革,跨出第一步。 这将是我国从以往由上而下专横霸道的治国模式,转变为寻求双方共同合作和同意的模式迈开的第一步。如果只有一党独大或执政党和反对党议员人数非常不平衡的情况下,这种正面的转变就不可能会发生。也只有在朝野势均力敌的情况下,国家的民主制度才会迈向这种成熟的互相合作及制衡的模式。 因此,政府必须尽速实行由希盟提出的体制改革及经济振兴政策,以恢复民众对国家政治制度的信心,并在当前的疫情下拯救生命和经济。这3大政策重点是:

GPS支持依斯迈沙比里任相 出卖砂拉越和人民

砂政盟(GPS)支持伊斯迈沙比里出任新首相的决定,再一次的辜负了砂拉越人民。 昨日阿邦佐声称砂政盟交由国家元首决定,根本是一种试图蒙骗砂拉越人民的差劲说辞,他只是为了误导人民,让人民误以为砂政盟并没有支持伊斯迈沙比里为首相人选,实际上,砂政盟却是这么做了。 国家王宫 然而,当114名国会议员今日被传召到国家王宫觐见国家元首,以再次核实他们支持伊斯迈沙比里为首相人选的立场,阿邦佐的说法就已不攻自破。国家王宫声明,只传召那些支持获得多数支持的首相人选入宫核实他们的立场。至于支持没有获得多数支持的首相人选则不会被传召入宫。 阿邦佐 显而易见,支持伊斯迈沙比里出任我国第9任首相的114名国会议员肯定包括了砂政盟的18名国会议员。因此,我呼吁砂政盟不要利用国家元首之名来逃避他们支持伊斯迈沙比里出任首相所引起的批评。

政府部门预约服务效率低 商家民众苦等恐影响经济

在国盟失败政府的管理下,不只是我国的医疗体系已濒临崩溃,就连政府部门的一些柜台服务也处于崩溃的边缘。 过去数月,内陆税收局(LHDN)的执照部和陆路交通局(JPJ)一直采用预约模式,为民众带来极大的不便。更甚的是,内陆税收局每天限制100份商业执照更新或新商业执照的申请。然而,商业执照每年必须更新。以每天限制100份执照更新或新商业执照的申请数量来计算,整个古晋地区每年最多只有2万5000份商业执照更新或新商业执照的申请。这是非常不足的。 因此,许多商家面对更新商业执照的困难,许多人也无法缴还路税。一些人为了处理这些事务,而必须支付额外的“费用”。 似乎,现今民众必须支付额外的“费用”才能够获享有政府应该提供的服务,否则,他们就只能苦苦等待。 联邦部门如是低效率,砂州政府的部门也半斤八两。...

欢迎砂拉越颁布地区性紧急状态 砂行动党:展延州选专注抗疫

砂民主行动党欢迎及支持砂拉越颁布各别地区性的紧急状态,以确保不会在疫情肆虐时期举行州选。这也是我在周一的国会会议上参与辩论时所作出的呼吁。 全国紧急状态于今年8月1日结束,砂州立法议会将会自动解散,砂宪法规定,砂拉越必须在砂州立法议会解散的60天内举行州选,即是今年10月1日。对此,除非最高元首针对砂拉越颁布地区性的紧急状态,我们必须在今年10月1日之前举行州选。 鉴于砂州疫情严峻,在当前的情况下举行州选绝对是自寻死路。因此,我在国会建议在砂拉越颁布地区性的紧急状态。 我的这项建议也随即获得砂政盟秘书长亚历山大的支持,尽管砂政盟的一些部长不认同并强调砂政盟已做好准备应对随时举行的州选。 最终,我很欣慰国家元首御准在砂拉越颁布各别地区性的紧急状态,展延举行州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