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巫统牢控三大部门 阿邦佐自主砂州空口说白话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强调,砂州若要有权力自己决定砂州的前途,这3大部门的自主权是必要的条件。 在国阵体制下,最重要的3大部门,财政、教育和医药都是由联邦巫统牢牢控制,阿邦佐的所谓“本土政党自主砂州前途”只是在空口说白话。 张健仁指出以下几点巫统控制这3 部门,而砂州国阵完全受制于巫统控制: 1. 财政 联邦政府于2017年的税收和其他收入,总共是2200亿令吉,而2018年的预计收入则是2400亿令吉。 相比之下,砂州政府于2017年的总收入只是60亿令吉,而2018年的预计收入则是55亿令吉。 州政府的收入,还不到联邦政府收入的3%。 一切主要计划的落实,还是要向联邦政府祈求。在这种情况下,砂州何来主权可言? 更何况,财政政策如消费税的实行,每天都影响砂州人民。 这方面,砂州国阵不只没帮助砂州人民,反而助纣为虐,支持落实消费税,害惨砂州平民百姓。 2. 教育政策 所有的教育课程、教师编排及教学基建建设,都是由联邦政府说了算。 砂州政府没有话事权,顶多也只是隔海喊话“祈求”。 教育是塑造年轻一代思想的百年树人工程。 教育课程影响人民思想的深远,更不在话下。 这一环的政策,也都是由巫统联邦政府全权决定,砂州国阵政府没有决定权。 就连要不要设立英校,砂国阵还是必须听命于联邦巫统政府的定夺。 人民思想的发展由联邦政府主导,砂国阵完全受制于联邦的控制,砂州又有何主权可言? 3. 医药政策 医药政策如医院建设、医生护士分配、医药器材和药物供应等,是除了教育政策之外,影响人民福利最为深远的政府政策。 这些事项的决定权,也都是由联邦巫统政府所操控。 就如新的柏特拉再也政府医院和斯里阿曼医院工程的严重“生病”和延误,负责监管州内医药部门的沈桂贤部长也公开表示,砂州政府没有权力干涉。 既然连医院的建设州国阵政府也无权干涉,在医药领域上,砂州国阵政府也没主权可言。 张健仁质问,砂州首长阿邦佐天马行空的大谈要争取砂州主权,主导砂州未来,但对于这3个最重要,影响砂州人民最深远的领域,却只字不提。 “阿邦佐是否是不敢提这3大领域的主权问题? 是否阿邦佐知道巫统不肯下放这3个领域的主权给砂州政府,所以连提都不敢提?” 也是砂州希盟主席的张健仁指出,与国阵那不知所谓的“主权下放”相比,希盟的“新政”(即,承诺给砂州人民的新政策)就已特别阐明,这3个领域的权力下放给砂州政府。 只要希盟执政联邦政府,希盟“新政”将下放给砂州的3个自主权的重点: 1. 财政主权,即,20%石油天然气开采税和50%所有在砂拉越所徵得的税收。 2. 教育主权,即,砂州政府将全权处理和决定教育课程编排、教师聘雇、学校建设等,包括设立英校。 3. 医药主权,即,砂州政府将全权处理和决定州内的医药政策,包括医院建设、医生护士分配、医药器材和药物供应等事项。 张健仁说,这是希盟给予砂州人民和砂州政府的承诺,不需要再协商,谈判或争取。 “有别于目前仍是联邦政府的纳吉和巫统,阿邦佐和砂国阵还要不断的协商,谈判和争取。若纳吉有诚意下放权力,应在国选前就下放权力了。更何况砂国阵目前所向纳吉协商,谈判和争取的所谓‘自主权’,还不包括财政主权,也不包括教育和医药的主权,而只是一些无关广大人民生活的琐碎事项。” 张健仁指出,到目前为止,阿邦佐和砂国阵还无法给予砂州人民一个具体的回答,他们所争取的到底是什么领域或部门的主权。 就连3年前砂州议会所一致通过的20%石油天然气开采税,如今也石沉大海,了无声息。 若要依靠巫统国阵下放自主权给砂州,再等50年,巫统国阵也不会下放财政、教育和医药主权。 更何况,若再给纳吉巫统做多5年政府,整个国家将更不堪设想。 他说,砂州人民若要真正的自主权主导砂州前途,唯一途径就是在今次第14届国选换政府,选希盟为联邦政府,按希盟“新政”所阐明的,全面下放教育和医药自主权给砂州州政府,并给予砂州政府税务主权。

Follow us

0FansLike
66,831FollowersFollow
14,000SubscribersSubscribe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