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洞案张健仁选择自辩 在法庭上继续未完成任务

高庭于1月8日审理黑洞案时,喻令我需做出选择,即自我辩护或是由委任的律师团队为我辩护。  如果我选择自我辩护,就不能有其他律师向法庭陈词或盘问证人。如果我选择委任律师团队,我作为当事人,就不能自行向法庭陈词,也不能盘问诉方的证人。这项庭令让我不能以父子兵,联手出庭抗辩。  “黑洞案”是关乎在2006年至2013年期间,砂州政府为数110亿令吉的公帑管理。这也涉及砂 州立法议会会议的程序及砂州政府的透明与公信。  砂州政府于2006年设立“政府所批准机构信托基金”,并截至2013年已拨出百多亿令吉给该信托基金。我在砂州立法议会会议上履行州议员的职责,审查有关拨款及该信托基金如何使用公帑,我也批评砂州政府对此信托基金户口的管理不透明,最终导致砂州政府于2013年对我提出诽谤诉讼。  追究该信托基金巨款去向的任务,既已由我于2006年在砂州议会开始,而之后被砂州政府带上法庭审讯而被搁置7年事件,我认为,这冗长及未完成的事务,我有责任在法庭上继续完成我那未完成的任务。  因此,经过我与张氏兄弟律师馆律师团队一番讨论之后,我决定选择自辩,自行盘问砂州政府的证人,去完成我在2006年开始但却受阻无法完成的任务。  通过这项决定,我将独自一人在法庭上对抗砂州政府的4名代表律师团队,张氏兄弟律师馆的律师,我的父亲、江峰年及沈杰龙则会在背后从旁协助。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11-1-2021

阿邦佐以发展为饵利诱选票 低级手段不符合砂首长身份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张健仁于2020年10月5日发出的文告: 阿邦佐应该停止以“发展”来威胁砂拉越人民在来届州选支持砂政盟(GPS)。 昨天,身在加帛的阿邦佐表示,州选后如果砂政盟继续执政,政府将会拨出15亿令吉拨款给拉让江上游发展局(URDA),换言之,在来届州选若砂政盟无法保住政权,一些发展计划将会被终止。 针对阿邦佐有关URDA那15亿令吉拨款的言论,我们只需提出以下简单的问题回应: 为什么要等57年才许下发展拉让江上游地区及加帛的诺言? 为什么要等到州选后才能提供15亿令吉的拨款? 针对阿邦佐弦外之音的以“发展”为饵要人民支持砂政盟,利诱选票,这是非常低级并过时的政治伎俩。因为,无论谁是政府,依然会对国家或州属进行发展。没有砂政盟,砂拉越依然会发展。就像过去没有国阵执政,马来西亚还是一样会发展,而且发展得更好。 对此,砂行动党向砂拉越人民和商人保证,如果砂希盟州选后成功执政,砂行动党会继续推行现任政府的各项发展计划,当然也会作出适当的调整与改进,包括: 我们将确保每一令吉的政府拨款都会妥善的用在相关计划上,杜绝任何形式的纰漏、贪污及抽佣事件,一改现今政府的标签。  我们将确保所有以人民为主且务实的计划继续实行,并会进行适当的调整,确保相关计划顺利进行。  3. 我们将会重新检讨所有的“吹牛”计划,如果可以,会作出适当的改进,确保能够更实际及务实的惠及人民。 因此,真正做事的承包商和商人不用担心换政府。只有那些靠着政治或朋党关系生存的人士,才需要担心换政府。 事实证明,当希盟在2018年执政联邦政府时,泛婆大道工程继续进行,不过,我们去除中间人,即北婆罗洲大道有限公司(LBU),让政府省下31亿令吉,这笔省下来的拨款则用于砂拉越的其他发展与建设。如果没有希盟执政22个月,该31亿令吉就会进入北婆罗洲大道有限公司的口袋,而砂拉越人民却无从受惠。我们只是腰斩了政府工程的“中间人”,而非腰斩政府工程。但砂政盟对此却耿耿于怀。 同样的,数项耗资数亿甚至超过10亿令吉的沿海道路桥梁工程之所以展延,是因为财政部坚持以公开招标的方式来委任承包商。不过,砂州政府却对有关工程公开招标的实行,存有另一番意见。如今,在国盟政府的执政下,数项桥梁工程已在没有公开招标的情况下直接颁出。 至于砂州残旧学校的维修工程,是由联邦政府拨款,交由州政府实行。按照砂公共工程局的预算,维修一间少于200名学生的学校预计耗资约1千万令吉。可见州政府提出的维修费估价太过高,因此需要被重新检讨。 日拔控股的乡区学校电供案就是另一个原本用于发展教育的巨额拨款,却流入一些人口袋的例子。有关12亿5000万令吉的拨款原是要充作砂拉越369间学校实行太阳能电供计划之用。最终拨款花完了,但是却没有一间学校获得太阳能电供。这起案件目前正在审理中,且涉及前首相夫人罗斯玛。 希盟的财政部长林冠英肯定不允许希盟政府也出现类似贪污事件。对此,砂州残旧学校的维修工程必须遵循非常严格的条例及条件。这使到砂政盟的部长们对林冠英和行动党极为不满。 另外,有一些根本不可行的阿邦佐天马行空的计划,如果砂希盟执政砂拉越,砂希盟政府将会终止这些不切实际的计划。 其中一项就是阿邦佐引以为豪的智轨列车(ART)计划,我们会终止这项计划,但同时,将会以更好的计划取而代之,即为砂拉越人民提供更好、更准时且覆盖率更广的公共巴士系统,并在实行的首5年让民众免费搭乘。 与其有如目前砂政盟只创办5间国际学校,只能供精英学生就读。我们则会把约10%的发展拨款用于教育发展,并设立私立英校,让砂拉越的子女免费就读。这笔拨款足以在全砂各地设立至少20间英校,让砂拉越的父母们能够选择,把他们的孩子送入以英语为媒介语的学习环境中就读。 因此,我促请阿邦佐不要一再以“发展”为饵,玩弄“糖果政治”的甘榜式伎俩,这种低级的手段与其作为砂首长的身份不符。 张健仁

甘榜逾百人加入民主行动党 张健仁:人民重视政党诚信和原则

虽然如今,跳槽、背叛及暗算已成为马来西亚政坛的新常态,不过,许多普通人民依然非常重视并珍惜政党和政治人物的诚信和原则。 昨晚,我收到来自实旦宾国会选区一个小甘榜超过100位新党员的入党申请表格,并在该地区成立新支部。 在与这些民众的交流中,我问起他们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选择加入民主行动党,毕竟行动党已不再是当朝政府,他们的回应出乎意料,更是令人鼓舞。他们清楚表明,比较欣赏“有原则且不会背叛人民委托”的政党。 在过去数个月的政治动荡中,行动党展示出其具有坚定原则及纪律的政党,在马来西亚如今跳槽背叛泛滥的政治环境中,可谓是出淤泥而不染。或许现今许多政治人物对于诚信和原则持有另类的观点,但是更多的人民仍视“坚持原则和立场”为这种政治美德。 毫无疑问,在整个“喜来登行动”及随后数个月的政治乱局中,行动党的表现鹤立鸡群,42位国会议员坚守立场和原则,始终与希盟站在同一阵线,捍卫选民的委托和信任,行动党没有任何一位国会议员跳槽或背叛人民。这就是行动党及党员坚守原则,纪律严明的彰显。 在现今政坛吹起的跳槽和背叛风中,许多人试图把自己出卖和背信弃义之举合理化。 然而,跳槽就是跳槽,背叛就是背叛,再美的修饰,也不能掩饰跳槽和背叛的丑陋。 如果一位政治领袖能够随意背弃人民的信任和委托,他也可以为了个人利益出卖一切。这种领袖对国家和人民,绝对是一个祸害。 至于砂政盟(GPS),阿邦佐日前大言不惭的把砂政盟比喻为追求者众多的美女真是荒唐可笑。我们不会忘记砂政盟在阿邦佐带领下的短暂历史,就让我们来回顾一下。 2018年国阵败选失去联邦政权,作为国阵成员党之一的砂政盟随即与国阵划清界限,毫不犹疑的背弃其超过40年的伙伴。而当国阵的残党与伊斯兰党共组国盟(即,与极端宗教主义的伊斯兰党合作,让国阵借尸还魂),砂政盟即刻转态与国盟共组联邦政府。这就是典型的朝秦暮楚。 如果根据阿邦佐的比喻,砂政盟是一位女人,那这个女人虽与丈夫结婚超过40年,却在丈夫失势潦倒后断然离去;得知丈夫重拾权位后又若无其事的返回丈夫怀中,这是非常可恶的行为。 我在与这批新党员的短短一番谈话中,不忘多次强调民主行动党的精神,即,坚守诚信、原则和纪律。只有坚守这些美德与精神,不论其他政党和政治人物把马来西亚政坛弄得多么的乌烟瘴气和黑暗,人民还是会对民主行动党充满信心,而这也是我们欲带领马来西亚前进的基础。 14-6-2020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联邦政府补贴计划非常不足 行动党促推砂州版薪资补贴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张健仁2021年1月20日文告: 经过我与大马社会保险机构(Perkeso)查询获悉,尽管砂拉越不是实施行管令的州属,但那些有实施行管令的地区如诗巫、实兰沟及加拿逸的雇主,都可以申请《薪资补贴计划3.0》。 与此同时,在实施行管令以外的地区,从事旅游业及零售业雇主也可以申请《薪资补贴计划3.0》。 我们认为慕尤丁前日所公布的《薪资补贴计划3.0》非常不足: 1. 《薪资补贴计划3.0》只提供1个月的薪资补贴 大多数的公司或企业在2020年皆蒙受亏损,以致他们必须动用过去的储蓄来维持经营。随着我国落实紧急状态至2021年8月1日,国内先是有6个州属从1月13日至1月26日实施为期两周的行管令,另有6个州属则从1月22日至2月4日实施行管令,在这种情况下,我国的经济和商业领域不可能可以在未来3个月内复苏。 2. 除了实施行管令的诗巫、实兰沟及加拿逸地区之外,砂拉越其他地区的雇主都不能获得薪资补贴,除非他们从事旅游业及零售业。 各行各业都受到行管令的影响,尤其制造业及服务业更是影响深远,然而在砂拉越这些领域或行业的雇主却都无法享有薪资补贴。他们也是深受疫情伤害的行业,但却无法得到政府的援助。 联邦政府可能是基于债务高企而面对财务困难。但是砂拉越政府一直都自夸拥有大笔储备金。 然而,自爆发新冠肺炎疫情以来,砂拉越政府给予砂拉越中小型企业的协助,如减轻雇主支付员工薪资的沉重负担,可说是少之又少。 砂州政府早前宣布推行的基建工程或许对建筑领域有所帮助,然而,建筑领域对砂州的生产总值(GDP)的贡献少于10%。随着砂州政府把大部分的发展开销集中在建筑领域,加上疫情肆虐导致经济放缓的情况下,其他领域备受忽略,雪上加霜。 砂民主行动党建议,砂拉越政府实行砂州版的薪资补贴计划,以弥补联邦政府《薪资补贴计划3.0》的不足。砂拉越的薪资补贴计划需涵盖如下: 1. 为所有面对亏损但持续经营的雇主提供为期3个月的薪资补贴;及 2. 为被裁退的雇员提供为期3个月的失业援助 除了薪资补贴计划,砂拉越政府也应该为砂州的中小型企业提供其他的经济振兴配套及拨款。 张健仁

2022年预算案砂拨款 比希盟时代20亿令吉

2022年财政预算案,砂州所得拨款比例比希盟时代少20亿令吉,砂政盟“造王者”地位成“乞讨王”地位。 实旦宾区国会议员张健仁于今天下午在国会下议院参与2022年财政预算案辩论时如是指出。 张健仁指出,在2020年初,当砂政盟(GPS)与伊斯兰党、巫统及土团党联手推翻希盟政府,砂政盟自吹自擂为“造王者”,并能凭着该“造王者”的身份为砂拉越争取更多拨款。 “然而,从2022年财政预算案来看,这个所谓的“造王者”不仅无法为砂拉越争取更多拨款,反之,砂拉越现在获得的拨款远比希盟政府之前所分配给砂拉越的比例来得更少。” 张健仁透露,希盟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的总发展开销为560亿令吉。其中,在分配给各州属的拨款中,砂拉越获得45亿令吉(占8%)。而在2022年财政预算案,总发展开销为756亿令吉,然而,砂拉越只获得46亿令吉,仅仅只占总发展开销的5.9%。 他说,756亿令吉的8%是65亿令吉。这表示,与希盟政府相比,国盟政府分配给砂拉越的发展开销拨款少了20亿令吉。

吁民众警惕银行户口诈骗 张健仁促国行追查犯案者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张健仁于2020年10月25日发出的文告: 我呼吁民众提高警惕,不要掉入不法之徒进行银行户口诈骗的陷阱,沦为受害者,我也敦促国家银行能够更积极的追查及揪出真正幕后的犯案者。 今天,一位银行户口遭诈骗的受害者向我寻求协助。 他于2019年12月在脸书看到一则贷款广告,便申请一项小型贷款。他作出申请时也把自己的银行户口资料及提款卡资料透露给放贷者。 然而,受害者始终没有获得该项贷款,反之,他却发现其银行户口出现多项进账及转账记录。他觉得事有蹊跷即通知银行取消其提款卡。之后,银行方面也关闭了他的户口。 虽然有关受害者并没有损失太多金钱,不过,如今他却已被国家银行列入黑名单,造成极大的不便。 有关这位受害者的个案,我将协助他与有关银行及国家银行磋商,协助把他的名字在国家银行的黑名单中剔除。 过去数个月来,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经济衰退,银行及网络诈骗案层出不穷。对此,我希望民众提高警惕,小心那些通过电话,电邮及Whatsapp信息传送的诈骗手法。 为避免成为下一位受害者,希望民众不要向任何人透露自己的个人或银行户口资料(如银行,户口号码,密码等)。基本上,只要不透露个人资料、银行户口资料及密码给对方,这些要进行银行户口诈骗的骗子将无从下手。 另一方面,国家银行也应该更主动积极的找出诈骗案的幕后黑手,而不是“双重惩罚”那些无辜的受害者,即已被骗子诈骗,国家银行还把他们列入黑名单,对他们造成诸多不便,而且,这些黑名单通常都会维持长达数个月甚至是数年。 张健仁

政府部门预约服务效率低 商家民众苦等恐影响经济

在国盟失败政府的管理下,不只是我国的医疗体系已濒临崩溃,就连政府部门的一些柜台服务也处于崩溃的边缘。 过去数月,内陆税收局(LHDN)的执照部和陆路交通局(JPJ)一直采用预约模式,为民众带来极大的不便。更甚的是,内陆税收局每天限制100份商业执照更新或新商业执照的申请。然而,商业执照每年必须更新。以每天限制100份执照更新或新商业执照的申请数量来计算,整个古晋地区每年最多只有2万5000份商业执照更新或新商业执照的申请。这是非常不足的。 因此,许多商家面对更新商业执照的困难,许多人也无法缴还路税。一些人为了处理这些事务,而必须支付额外的“费用”。 似乎,现今民众必须支付额外的“费用”才能够获享有政府应该提供的服务,否则,他们就只能苦苦等待。 联邦部门如是低效率,砂州政府的部门也半斤八两。...

张健仁助大学生追回2万盗提退款

经过5个月的焦虑,一名遭遇未经授权和非法网上银行转账事件的受害者终于从她的银行拿回1万9667令吉79仙的全额退款。 来自砂拉越的张小姐目前在雪兰莪一所大学深造。她在Maybank有一个储蓄户口。 今年1月,张小姐发现在1月8日至1月17日期间,她的储蓄户口出现99次的网上转账款项到一些第三方户口!而这些网上转账都是在她不知情及未经授权的情况下进行,她也没有收到任何银行的一次性密码(OTP)或转账通知。 有关99次的网上转账总额为1万9667令吉79仙。 她立即​​向警方报案,并向银行申请退款,以拿回那笔非法从她户口中转帐的款项。尽管银行承诺会在两个月内作出调查,但她苦等数月却没有下文。因此她向砂拉越实旦宾区国会议员兼浮罗岸区州议员张健仁寻求帮助。

砂民主行动党暂停活动 张健仁:齐心协力抗疫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张健仁于2020年10月7日发出的文告: 鉴于我国新冠肺炎(Covid-19)确诊病例攀升且出现第三波疫情,砂民主行动党将从10月9日至10月18日,暂停所有与人接触的政治活动。 所有在公众场所的走访活动、公开演说及聚会(无论规模大小)将会全部暂停,直到10月18日,有待卫生部和砂灾难管理委员会根据疫情的最新进展和情况所发布的新指示。 无论如何,民众若有需要寻求我们的服务、协助或反映问题,还是可以亲临或联络我们各区的服务中心及国州议员,或是他们的助理。我们的服务中心将如常开放,国州议员及助理也将继续为民服务。 希望通过我们的一点绵力,能够有助于拉平疫情曲线,从而减轻医护及前线人员对抗疫情的重担与辛劳。 我们也衷心感谢奋力抗疫的前线人员的无私奉献与牺牲。让我们齐心协力,一起走过疫情。 张健仁

人联党挑战修宪本末倒置 张健仁:倒不如退出政府

人联党在砂州议会反对“砂拉越第三代及之后的华印裔为砂拉越原住民”的动议,为了掩饰他们这违背良知的举动,如今他们却企图混淆人民视线来挑战我在国会提修宪废除“土著”、“非土著”之分。 与其挑战我在国会提呈修宪法案废除“土著”、“非土著”之分,人联党更应该向砂拉越人民交代,为何土保党还未开声,人联党的议员们已迫不及待的在砂州议会表态反对“砂拉越第三代及之后的华印裔为砂拉越原住民”的建议。人联党的议员们甚至称说华人永远也不能成为砂拉越的“原住民”。 对于人联党的这项挑战,它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因为: 1. 人联党是政府成员党之一,做政府的本身不提修宪法案,却挑战在野党提呈。这根本就是本末倒置。若人联党是持这种心态,那人联党倒不如退出政府做反对党。 2. 去年12月的联邦宪法修正法案已经全权授权于砂拉越州议会自家决定谁是砂拉越的“原住民”。决定谁是砂拉越的原住民,这项权力是砂拉越的自主权,也既是说,砂拉越州议会议决就成事了,不需再通过国会开会批准。 既然砂拉越有这自主权,为何人联党又建议把事情带回西马国会决定,节外生枝,多此一举? 难道人联党要再次把这自主权交到联邦政府手上?就像过去几十年,人联党和砂国阵逐步出卖砂州主权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