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息难抗通膨反增负债 张健仁吁国行检讨政策

国家银行再调高隔夜政策利率(OPR)25个基点至2.5%对人民和经济都是有害无利。 这是国行今年第三度升息,从今年初的1.75%上调至2.5%。这0.75%的升息将对有房屋贷款和其他银行贷款的人民带来影响及负担。 举例来说,拥有30万令吉房屋贷款的民众,利率提高0.75%意味着其贷款每年的利息将增加2250令吉。换句话说,单是今年的政府升息,30万令吉房屋贷款人每个月则必须额外多支付187令吉50仙。若贷款额更高,那则需还更多的额外利息。 国行升息不仅加重一般银行贷款者的经济负担,也无助于抑制马来西亚的通货膨胀。

砂物价调查 70%价格下跌

国内贸易及消费事务部最近在砂拉越四个主要城市也就是古晋,诗巫,美里以及民都鲁,对90种商品进行价格评估,得出的结论是,70%的物品价格比起去年这个时候有所下降。 贸消部副部长张健仁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政府官员是在古晋,诗巫,美里以及民都鲁的主要超级市场对比超过90样商品后,得出70%的物品的价格有下降的结论。而这些被评估的物品都是消费者日常比较常购买的食品类。而该官员是以今年一月一日和去年一月一日的价作比较。 比如古晋的BOULEVARD HYPERMARKET ,一公斤装的美禄Milo 从18令吉50仙下降到13令吉88仙,下降了4令吉62仙 ,也就是24.97% 三公斤的Minyak Jagung Cap Vecorn从30令吉90仙降至25令吉39仙,下降了5令吉51仙,也就是17.83% 一千毫升Sunlight洗碗液从5令吉90仙下降到 4令吉58仙,下降了1令吉32仙,也就是22.37% 六百克Anlene奶粉从21令吉75仙下降到20令吉52仙,下降了1令吉23仙,也就是5.66% 张健仁也说,官员所评估的商品都是常年售价,如果是根据季节性调整价格的商品就另当别论。 此外,张健仁也在自己个人面子书的专页上载这些物品清单价格的链接,让民众可以自行查看些物品清单价格的涨幅或跌幅。可以看到的是确实很多物品的价格都下降了。甚至有下降幅度超过70%的物品。这足以证明了废除GST后,市面上很多物品的价格确实下降了。 所有商品价格可点击此链接: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1gv1eEkqJtL6J9YSIbU3GAT5gI-yzlTtY/view?fbclid=IwAR0ENz6d1exTsjv66FI8QsNHjFAO0l0ztKl2F0DNo2tT1kQNd6QjkOKK5ak

2022年预算案砂拨款 比希盟时代20亿令吉

2022年财政预算案,砂州所得拨款比例比希盟时代少20亿令吉,砂政盟“造王者”地位成“乞讨王”地位。 实旦宾区国会议员张健仁于今天下午在国会下议院参与2022年财政预算案辩论时如是指出。 张健仁指出,在2020年初,当砂政盟(GPS)与伊斯兰党、巫统及土团党联手推翻希盟政府,砂政盟自吹自擂为“造王者”,并能凭着该“造王者”的身份为砂拉越争取更多拨款。 “然而,从2022年财政预算案来看,这个所谓的“造王者”不仅无法为砂拉越争取更多拨款,反之,砂拉越现在获得的拨款远比希盟政府之前所分配给砂拉越的比例来得更少。” 张健仁透露,希盟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的总发展开销为560亿令吉。其中,在分配给各州属的拨款中,砂拉越获得45亿令吉(占8%)。而在2022年财政预算案,总发展开销为756亿令吉,然而,砂拉越只获得46亿令吉,仅仅只占总发展开销的5.9%。 他说,756亿令吉的8%是65亿令吉。这表示,与希盟政府相比,国盟政府分配给砂拉越的发展开销拨款少了20亿令吉。

罗丝玛被判表面罪名成立 希盟推翻国阵带来的胜利

吉隆坡高庭宣判罗斯玛被控的贪污案表面罪名成立,这是2018年国选希盟推翻国阵政权所带来的另一项胜利。 自2018年换政府之后,许多政治人物及权贵被控贪污,尽管大多数人民都希望能尽快看到正义被伸张,甚至乎那些贪污腐败的人士即刻坐牢,然而,根据司法的程序和精神,这些人也应该获得公平审判的权利。 2018年换政府之后,我们见证了前首相纳吉被定罪,前森美兰州务大臣依沙沙末被定罪,前副首相扎希被提控。 而今天,我们则见证了法庭裁定前首相夫人罗斯玛的贪污控状表面罪名成立。 如果2018年国选没有换政府,这些政治人物及权贵不会被提控。 因此,我坚信,人民所投出的每一张选票,不是没有用,并非如一些人所说的,投票也没有用。 尽管希盟无法兑现第14届国选所许下的全部的承诺和改革,而2020年2月的“喜来登行动”的政变又缩短了希盟政府的执政期,不过,我们还是见证了希盟政府所带来的各项正面的改革与转变,如果2018年没有换政府,这一切根本不可能达成: 1. 国阵及巫统的权贵被提控 2. 巫统霸权政治的衰弱 3. 一个较为独立的国会,并由反对党议员领导公共帐目委员会及其他国会遴选委员会,扮演监督及制衡政府行政事务的角色 4. 希盟执政时期的政府行政更加透明及负责,然而,如今国盟政府却是反其道而行。 5. 希盟执政时期更具言论和新闻自由,然而,如今在国盟政府领导下,情况已大不相同。 6. 希盟执政时期公平拨款给各源流学校,然而,如今的国盟政府却反其道而行。 而在这段期间,砂政盟却一直背叛砂拉越人民的意愿。 • 过去50多年,砂政盟一直都在协助巩固巫统的势力。 • 希盟执政时期,砂政盟对希盟政府的各项改革,总是采取对抗的姿态。 • 砂政盟以其国会议员的人数,在“喜来登行动”协助推翻希盟政府 • 如今,砂政盟与土团党,巫统和伊斯兰党共组国盟政府,令希盟的各项改革付诸东流,更把国家推向回教化。 看来,砂政盟还是比较倾向于国阵旧有的贪污腐败模式,而这种模式现在就在国盟政府中,完全没有问责和透明,尤其如今国会已被冻结开会了。 尽管砂政盟全力支持国盟政府,但砂拉越人民能否从中受惠?答案是“没有”。一个明显的例子摆在眼前的就是,虽然副卫生部长来自砂拉越中区,然而过去数周,砂中区的新冠肺炎疫情严重,诗巫中央医院还是面对诸多不足及短缺,人手不足,拨款不足,也没有额外的检测仪器来应付严峻的疫情,更甚的是,副卫生部长也不见踪影。 我始终相信民主投票意义,以及每一张选票的重要性。不过,如果砂州人民继续支持砂政盟,也就是前国阵,那么我们过去57年的困境将会无休无止的持续下去留给我们的子孙。 18-2-2021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政府部门预约服务效率低 商家民众苦等恐影响经济

在国盟失败政府的管理下,不只是我国的医疗体系已濒临崩溃,就连政府部门的一些柜台服务也处于崩溃的边缘。 过去数月,内陆税收局(LHDN)的执照部和陆路交通局(JPJ)一直采用预约模式,为民众带来极大的不便。更甚的是,内陆税收局每天限制100份商业执照更新或新商业执照的申请。然而,商业执照每年必须更新。以每天限制100份执照更新或新商业执照的申请数量来计算,整个古晋地区每年最多只有2万5000份商业执照更新或新商业执照的申请。这是非常不足的。 因此,许多商家面对更新商业执照的困难,许多人也无法缴还路税。一些人为了处理这些事务,而必须支付额外的“费用”。 似乎,现今民众必须支付额外的“费用”才能够获享有政府应该提供的服务,否则,他们就只能苦苦等待。 联邦部门如是低效率,砂州政府的部门也半斤八两。...

对于浮罗岸选民和支持者 张健仁代表行动党道歉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张健仁于2020年8月1日发出的文告: 对于黄庆伟拒绝收回退党的决定,我对此感到极度失望。 一直以来,我给予他极大的信任,而党也给他机会在2011年及2016年州选代表党披甲上阵浮罗岸,这个被视为行动党白区的选区。再者,当他提出要在来届州选再次留守浮罗岸选区时,党也没有任何异议。 他的突然退党,不仅令党内外许多人感到失望,对党更是造成极大伤害,因为他选择在州选已近在眉梢这个关键时期退党,更甚的是,他还采用了人联党一直以来攻击行动党的论述来攻击行动党,试图合理化其退党之举。 尽管党和我一直都信任着他,但他却以这种“不寻常”的方式来感谢党多年来给予的机会和栽培。作为他的前导师和砂行动党主席,我深感自己对他的信任遭到背叛。 对于浮罗岸的选民和行动党支持者,我谨代表行动党向大家说声抱歉,让黄庆伟在浮罗岸区代表行动党,是我们信错人了,更是所托非人。在此我向选民及支持者保证,这一次的挫折不会阻止行动党继续前进,我们会坚守党的原则,继续为捍卫人民的权益而奋斗。

国油仍变卖砂天然气 阿邦佐遭打脸

正当砂国阵还在自吹自擂声称已得到砂州石油天然气的100% 管制权,国油却仍旧自行变卖砂州的天然气田给第三者,为阿邦佐“打脸”。 民主行动党砂州主席兼希盟砂州主席张健仁透露,在一项今年4月11日的官方新闻发布中,Sapura 能源公司公布,该公司已得到PETRONAS(国油)的同意开发坐落在砂州领域编号SK408的天然气田。 该份新闻发布 https://www.nst.com.my/…/sapura-energy-develop-sk408-gas-fi… 的部份报导如下: “ Kuala Lumpur: Sapura Exploration and Production (Sarawak) Inc (Sapura E&P), a wholly-owned subsidiary of Sapura Energy Bhd, will develop the SK408...

8月1日起公共场所强制戴口罩 张健仁促政府免费派口罩给人民

近日来,新冠肺炎(Covid-19)确诊病例持续增加,古晋更已转为红区,情况堪忧,砂州政府必须严正看待,即刻采取实际行动加强防范措施,以免疫情再度爆发。 随着政府规定在8月1日起,民众在公共场所必须佩戴口罩,政府应该免费派发口罩给人民,以减轻人民的经济负担。 虽然砂州政府于行管令期间曾答应派发免费口罩给人民,不过,根据我们所接获的反映,还有许多民众至今没有收到政府派发的免费口罩。 以新加坡为例,当局发放可重复使用的布制口罩给人民,并在各地区设置口罩发放机,民众只须扫描身份证就能够领取口罩。通过类似方式,有助于避免政府发放免费口罩的措施出现纰漏,同时确保人民得以从中受惠。 其实,希盟政府执政时已批准一笔拨款作为实行为人民提供免费口罩或口罩津贴的措施,然而,遗憾的是,这项利民措施最终却因为砂政盟与巫统和伊斯兰党勾结,夺取联邦政权而胎死腹中。 事不宜迟,如果砂政盟和人联党真心体恤人民,就应该挺直腰杆,通过来自砂政盟的贸消部长为民发声,要求国盟政府善用这笔拨款来实行这项措施。 同时,政府也应该为前线人员提供充足的个人防护配备,照顾及保障他们的健康与安全,避免前线人员在执勤时不幸受到感染。 数月来,前线人员冒着生命危险,任劳任怨站在最前线奋力抗疫,政府应该以实际的行动来全力辅助及保护他们,照顾他们的福利,不要只是说了就算。 同时,希望民众齐心抗疫,勤洗手、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尽量减少外出,并遵守标准作业程序(SOP),一起度过难关。

砂民主行动党支持 砂净选盟三大诉求

砂民主行动党支持砂净选盟(Bersih)在网上发动的请愿运动。  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表示,净选盟在这项请愿运动提出了3项诉求,即: 1. 砂州政府允许砂州议会任期至届满,不提早解散州议会。 2. 允许身在外州的砂拉越子女透过邮寄选票来投票,让每个砂拉越人民得以行使他们的基本权力。 3. 允许朝野政党的候选人通过电视台进行公开辩论,以便选民能够掌握更多资讯,作出明智的选择。  张健仁表示,基本上该3项诉求砂州政府都能够落实,除了第二项需要选举委员会的配合。  “第一项解散砂州议会是在州政府的权限之下,至于第三项,随着砂州政府已经有自己的电视台,因此,这就要看砂州政府是否愿意与反对党进行公平竞争。”  他表示,既然现在砂政府有自己的电视台,而这个电视台也是用纳税人的钱来成立,因此,政府应该让所有砂州人民都能够使用这个平台。  张健仁表示,如今疫情肆虐,净选盟提出的3项诉求都对减低新冠肺炎病毒的传染率非常有帮助。  他说,反对党在竞选期主办选民聚会的用意在于向选民传达讯息,并让选民自行过滤、消化及选出心目中的候选人。  “过去,执政党也在很多乡区主办各项活动,从中穿插一些政治演说,这也是他们的宣传方式,所以,疫情对朝野政党都一样有所影响。”

SOP混淆人民商家深受其害 张健仁:政府应制定实际可行的SOP

无效益、不逻辑及令人混淆的标准作业程序(SOP)对人民和商业领域带来不必要的困境 砂政盟政府和联邦政府实施的行管令3.0标准作业程序(SOP)的3个特点是无效益、不逻辑和令人混淆。 经过4个星期的行管令3.0,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并没有明显下滑。政府于6月1日宣布实施行管令,当时砂拉越有703宗新确诊病例。经过了4个星期,砂拉越于6月28日仍有单日409宗新确诊病例,而在实施行管令期间,砂拉越的新确诊病例仍然多天排在全国前3名。不仅新确诊病例高居不下,在这段期间,全国死亡人数平均达70至 90 人。 许多国家的人民和商业领域已慢慢恢复正常。目前正进行的欧洲杯足球锦标赛,通过电视转播,我们可以看到体育馆内挤满了观赛的球迷。今早,在中国天安门举办的中国共产党100周年党庆的大聚会,全场几万人也不必戴口罩了。 然而,在砂拉越和马来西亚,我们还深陷在确诊病例起起落落、封锁和半封锁,以及不确定封锁期还有多长的困境。这说明当朝政府应对疫情的失败,导致每个人民都深受其害。 虽然确诊病例偏高,是需要通过实施行管令和标准作业程序来控制病毒传播,然而,砂政府所实施的标准作业程序(SOP)却没有效益,因为这些标准作业程序(SOP)实施在不对的行业,没对准目标。这些标准作业程序(SOP)不仅未能有效遏制病毒扩散,还对人民造成不必要的困难。 其一,受到政府这无效益标准作业程序(SOP)最大影响的行业之一是咖啡店,因为“禁止堂食 ”的标准作业程序(SOP)。疫情肆虐超过一年,咖啡店堂食并未出现感染群。反之,多个感染 群是来自大型工厂。然而,砂政府实施行管令3.0的标准作业程序(SOP)时,莫名其妙的允许 工厂运作,却不允许咖啡店提供堂食服务。 其二,过去,各项运动也没有出现感染群。然而,健身中心却被令关闭,禁止接触或非接触运动(除了跑步),甚至不允许单独骑自行车。我们都知道运动有助于加强一个人的免疫系统,这是对抗新冠肺炎和其他疾病的最重要的因素。对此,阻止人们运动其实是与抗疫背道而驰。 其三,政府不明确的实施全面封锁,反而实施拖泥带水,半生不熟的行管令标准作业程序(SOP),根本是在延长每个人的艰辛和痛苦。即使是那些在行管令期间获准营业的行业业者也发现,他们的生意也大幅度下滑,几乎难以应付营运成本。 其四,对于那些在行管令(MCO 3.0)期间不允许营业的行业,包括家具店、体育用品店、理发店、洗车店、汽车配件店、服装店、按摩及美容保健中心,这些行业过去都没有出现什么感染群,但却在行管令下不允许营业。他们如此遭受两星期、又两星期、又两星期的禁止营业,业者生计遭受最大打击。 到目前为止,对于这些受影响的商业领域,砂政府并没有给予他们多大的帮助。这些无效益、不逻辑和令人混淆的标准作业程序,让他们陷入水深火热的困境。因此,我们呼吁政府踏实的去了解人民和商业领域的情况和问题,并制定出较为实际可行的标准作业程序。 1-7-2020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