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盟政府露出狐狸尾巴 目的是取消半津华小5000万拨款

国盟政府已露出狐狸尾巴,开始实行歧视其他族群的种族主义政策,首先拿华校拨款开刀,再栽赃嫁祸给希盟,背后的目的就是要取消政府资助华小(半津华小)每年5000万令吉的拨款。 希盟执政,我国政府华小(全津华小)和政府资助华小(半津华小)都有特别维修拨款。在2018年和2019年,半津华小获得教育部每年5000万令吉的特别拨款。而全津华小则在公益金的配合下,获得2000万的维修拨款。 希盟执政后,给予华教的拨款远比国阵时期更多,重要的是,希盟秉持同年拨款同年发放的原则,也强调透明、开放的模式处理拨款,政府资助华小、淡小、华中、教会学校的拨款都是通过电子转账直接汇入董事部,杜绝过往干捞事件发生。 国盟政府夺权才短短数月,就已经打华校拨款的主意,把拨给全津华小的拨款当着是拨给半津华小的拨款,借故取消半津华小的拨款。 由此可见,由巫统和伊斯兰党主导的国盟政府的种族主义政策已开始实行了,而华社和华教首当其冲。 砂政盟(GPS)为了政权和官位,出卖及背叛人民,与巫统和伊斯兰党勾结已是不争的事实,一旦让国盟政府得逞,借故削减或取消华校拨款,作为支持巫伊组成国盟政府的大功臣,砂政盟和人联党难逃其咎,必须给予砂拉越人民一个交代。 可以预见的是,这只是一个开始,巫伊共组的国盟政府将会慢慢实行各项宗教及种族主义政策,如禁酒、戏院男女分开坐等,严重破坏及侵蚀我国多元民族的权益。 遗憾的是,一同身在联邦内阁的砂政盟和人联党领袖,并没有发挥造王者的气势,站出来发声,让捍卫人民权益之说沦为空谈。 10.07.2020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张健仁拨款逾11万令吉 提升古晋2华小电脑器材

我今日各别移交了5万5800令吉拨款给古晋7里三合新华小和4里半中华中公华小(总数11万1600令吉),以协助提升该两家华小电脑教学的器材。该拨款是来自实旦宾国会选区的拨款。 行动党一直以来都致力协助华教的发展,在过去2018年执政前,虽然资源有限,往往党员领袖都会自掏腰包捐助华校的发展。 在希盟执政联邦政府期间,大家有目共睹的就是华教的拨款每年逐增,拨款机制也更快速有效。甚至独中也得到联邦政府的常年拨款。而且,每年的拨款都会在上半年提早拨出以便校方可以做适当的计划,不像之前国阵执政时,今年所宣布的拨款要等到明年或后年才拨出。 如今,虽然希盟政府倒台,但由于希盟与联邦政府签署的备忘录,希盟的国会议员,即便是反对党议员,仍可获得与政府国会议员相同的选区拨款。

SOP混淆人民商家深受其害 张健仁:政府应制定实际可行的SOP

无效益、不逻辑及令人混淆的标准作业程序(SOP)对人民和商业领域带来不必要的困境 砂政盟政府和联邦政府实施的行管令3.0标准作业程序(SOP)的3个特点是无效益、不逻辑和令人混淆。 经过4个星期的行管令3.0,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并没有明显下滑。政府于6月1日宣布实施行管令,当时砂拉越有703宗新确诊病例。经过了4个星期,砂拉越于6月28日仍有单日409宗新确诊病例,而在实施行管令期间,砂拉越的新确诊病例仍然多天排在全国前3名。不仅新确诊病例高居不下,在这段期间,全国死亡人数平均达70至 90 人。 许多国家的人民和商业领域已慢慢恢复正常。目前正进行的欧洲杯足球锦标赛,通过电视转播,我们可以看到体育馆内挤满了观赛的球迷。今早,在中国天安门举办的中国共产党100周年党庆的大聚会,全场几万人也不必戴口罩了。 然而,在砂拉越和马来西亚,我们还深陷在确诊病例起起落落、封锁和半封锁,以及不确定封锁期还有多长的困境。这说明当朝政府应对疫情的失败,导致每个人民都深受其害。 虽然确诊病例偏高,是需要通过实施行管令和标准作业程序来控制病毒传播,然而,砂政府所实施的标准作业程序(SOP)却没有效益,因为这些标准作业程序(SOP)实施在不对的行业,没对准目标。这些标准作业程序(SOP)不仅未能有效遏制病毒扩散,还对人民造成不必要的困难。 其一,受到政府这无效益标准作业程序(SOP)最大影响的行业之一是咖啡店,因为“禁止堂食 ”的标准作业程序(SOP)。疫情肆虐超过一年,咖啡店堂食并未出现感染群。反之,多个感染 群是来自大型工厂。然而,砂政府实施行管令3.0的标准作业程序(SOP)时,莫名其妙的允许 工厂运作,却不允许咖啡店提供堂食服务。 其二,过去,各项运动也没有出现感染群。然而,健身中心却被令关闭,禁止接触或非接触运动(除了跑步),甚至不允许单独骑自行车。我们都知道运动有助于加强一个人的免疫系统,这是对抗新冠肺炎和其他疾病的最重要的因素。对此,阻止人们运动其实是与抗疫背道而驰。 其三,政府不明确的实施全面封锁,反而实施拖泥带水,半生不熟的行管令标准作业程序(SOP),根本是在延长每个人的艰辛和痛苦。即使是那些在行管令期间获准营业的行业业者也发现,他们的生意也大幅度下滑,几乎难以应付营运成本。 其四,对于那些在行管令(MCO 3.0)期间不允许营业的行业,包括家具店、体育用品店、理发店、洗车店、汽车配件店、服装店、按摩及美容保健中心,这些行业过去都没有出现什么感染群,但却在行管令下不允许营业。他们如此遭受两星期、又两星期、又两星期的禁止营业,业者生计遭受最大打击。 到目前为止,对于这些受影响的商业领域,砂政府并没有给予他们多大的帮助。这些无效益、不逻辑和令人混淆的标准作业程序,让他们陷入水深火热的困境。因此,我们呼吁政府踏实的去了解人民和商业领域的情况和问题,并制定出较为实际可行的标准作业程序。 1-7-2020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监督PETROS的管理透明及公平 张健仁动议成立特别遴选委员会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主席暨哥打圣淘沙区州议员张健仁于2020年11月3日发表文告: 为避免砂拉越的石油及天然气资源步上过去州内木材及土地资源被剥削的后尘,我昨日呈交一项动议通知书至砂立法议会,提议援引议会常规第74条文,成立一个特别遴选委员会,负责监督砂拉越石油与天然气公司(PETROS)的政策及管理。 石油、天然气、木材及土地都是会耗尽的天然资源,一旦被大肆开采和使用,最终将会耗竭。 多年来,我们砂拉越的森林及土地资源被前国阵政府大肆“开发”之后,导致: 1. 属于原住民的森林和土地被剥夺; 2. 砂拉越的自然生态被破坏; 3. 缔造超级富豪及朋党圈; 4. 大部分砂拉越人民依然贫穷 如今,大片森林已消失,大片土地也被售尽,然而,砂拉越的平民百姓却在我国13个州属及3个联邦直辖区(纳闽、布城和吉隆坡)中,排名第五位的贫穷家庭。 现在的砂政盟(GPS)与前国阵毫无差异,他们都是同一班人。 我们的石油及天然气资源不应该只让一小撮人致富而被大肆剥削,反之,通过石油及天然气资源获取的财富应该公平合理的分配给全砂拉越人民。因此,砂立法议会必须成立一个跨政党的特别遴选委员会,确保砂拉越石油与天然气公司(PETROS)的政策及管理具有透明及公平。 我提呈的动议内容如下: “ 有鉴于: 1. 砂州政府于2018年3月6日正式推展砂拉越石油与天然气公司(PETROS),负责监管砂拉越石油及天然气资源。 2. 石油及天然气是砂拉越非常重要的天然资源,但它也是可耗尽的天然资源。因此石油及天然气资源的开采、使用和管理至关重要的是必须物尽其用的为全砂人民创造财富。 3. 过去,砂拉越丰富的天然资源(木材、矿物及土地)被开发使用,在耗尽这些天然资源的过程中,它为一小撮既得利益精英制造了财富,然而,砂拉越的平民百姓却在我国13个州属及3个联邦直辖区中,排名第五位的贫穷家庭。 4. 若要确保全砂人民,不分种族、宗教及阶级,都能从开采砂拉越的天然资源中受惠,关键在于,这些天然资源的管理,必须具备透明、公平政策和廉正这3大原则。 因此,谨此动议砂立法议会议决: 成立一个特别遴选委员会,由各个拥有州议员的朝野政党的至少一位议员作为该委员会的成员,负责监督砂拉越石油与天然气公司(PETROS)的政策及管理,确保砂石油与天然气公司开发的石油及天然气所获取的财富,得以公平合理的分配给全砂人民。”    

7年前追问砂政府财政被控 张健仁“黑洞”案明日开审

砂州政府起诉我的“黑洞”案将在明日开审。 这起官司是关乎砂州政府对“政府所批准机构信托基金”的管理。有关信托基金是于2006年由砂州政府所设立,而截至2013年,砂州政府大约拨出110亿令吉给该信托基金。 当年,我一直在追问政府所批准机构信托基金的资金去向,最终,导致砂州政府于2013年对我提出诽谤诉讼。自此,砂州议长也以此课题涉及法庭诉讼案为由,不允许我在砂州立法议会会议上提出有关该信托基金运作的问题。 针对此诉讼案的法律问题,双方已在法庭上斗争了多年之后。经过7年之后,最终,此案将于明日在古晋高庭开审,法庭也已安排会在本周和下周审理此案。 6-1-2021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如今每日的确诊病例高达四位数之多,我们正处于非常时期。教育部必须采取适当的应对措施,以免对学生带来极大的风险。 再三展延举行2020年大马教育文凭考试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同样的,在疫情肆虐期间强迫学生进到考场应考也不是解决方案。 ==... Posted by 火箭报 on Wednesday, January 6, 2021

黑洞案张健仁选择自辩 在法庭上继续未完成任务

高庭于1月8日审理黑洞案时,喻令我需做出选择,即自我辩护或是由委任的律师团队为我辩护。  如果我选择自我辩护,就不能有其他律师向法庭陈词或盘问证人。如果我选择委任律师团队,我作为当事人,就不能自行向法庭陈词,也不能盘问诉方的证人。这项庭令让我不能以父子兵,联手出庭抗辩。  “黑洞案”是关乎在2006年至2013年期间,砂州政府为数110亿令吉的公帑管理。这也涉及砂 州立法议会会议的程序及砂州政府的透明与公信。  砂州政府于2006年设立“政府所批准机构信托基金”,并截至2013年已拨出百多亿令吉给该信托基金。我在砂州立法议会会议上履行州议员的职责,审查有关拨款及该信托基金如何使用公帑,我也批评砂州政府对此信托基金户口的管理不透明,最终导致砂州政府于2013年对我提出诽谤诉讼。  追究该信托基金巨款去向的任务,既已由我于2006年在砂州议会开始,而之后被砂州政府带上法庭审讯而被搁置7年事件,我认为,这冗长及未完成的事务,我有责任在法庭上继续完成我那未完成的任务。  因此,经过我与张氏兄弟律师馆律师团队一番讨论之后,我决定选择自辩,自行盘问砂州政府的证人,去完成我在2006年开始但却受阻无法完成的任务。  通过这项决定,我将独自一人在法庭上对抗砂州政府的4名代表律师团队,张氏兄弟律师馆的律师,我的父亲、江峰年及沈杰龙则会在背后从旁协助。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11-1-2021

砂希盟主席张健仁代表希盟重申,希盟将会兑现大选承诺,归还砂拉越20%石油天然气开采税或同等款项。

(古晋5日讯)砂拉越希望联盟主席兼实旦宾国会议员张健仁指出,砂州政府早在一年前就应入禀联邦法院挑战《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的合法性,但砂州政府却犹豫不决,如今反而给国油公司抢了先机。 张健仁表示,自去年阿邦佐上任成为砂州首长之后,他就不断的告诉砂拉越人民,《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是违反宪法并没有法律效应的。 身为执业律师的张健仁深感纳闷,任何律师都知道,唯有联邦法院才有权力宣判一个法令是否违反宪法及没有法律效应。 甭说首席部长,就连当今首相也没有权力宣判任何一条国会所通过的法令为无法律效应。 “在马来西亚,唯一有权力宣判国会所通过的法令违宪及没有法律效应的机构,就只有联邦法院。 这是大学法律系第一年的基本知识。” 张氏说,身为砂州首长的阿邦佐,不应该在没有入禀联邦法院寻求宣判《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无法律效应的情况下,误导砂州人民,给予砂州人民一个假印象,使砂州人民误以为有关法令无法律效应。 有鉴于此,在国选前,张健仁曾数次敦促阿邦佐入禀联邦法院,寻求法院宣判《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无法律效应。 但是,即便阿邦佐到处满怀信心的宣布《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无法律效应,他却迟迟不将此事入禀法庭。 “如今,既然国油公司主动的针对《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的合法性入禀联邦法院,这也是给予阿邦佐一个好机会去证明他过去的言论,即,《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是违宪,的真伪,也给予砂拉越人民一个机会,到底我们的石油是归谁所拥有。” 身为砂希盟主席的张健仁代表希盟重申,就算如果联邦法院的判词对砂拉越不利,希望联盟还是会兑现其第14届国选的承诺,归还砂拉越20%石油天然气开采税或同等款项。 “其实,希盟的这项承诺也符合当年已故阿德南于2014年6月在砂州议会所通过的议案,索取20%石油天然气开采税。 只不过,当阿邦佐上任砂首长后,阿邦佐突然欲超越阿德南似的喊出《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无法律效应的言论,但却又偏偏不入禀法庭。” 张健仁也指出,在成立了联邦内阁之后,联邦政府也会依据希盟的竞选宣言的承诺,成立一个特别内阁委员会,探讨和逐步落实权力下放和财政分权的议程。

政府部门预约服务效率低 商家民众苦等恐影响经济

在国盟失败政府的管理下,不只是我国的医疗体系已濒临崩溃,就连政府部门的一些柜台服务也处于崩溃的边缘。 过去数月,内陆税收局(LHDN)的执照部和陆路交通局(JPJ)一直采用预约模式,为民众带来极大的不便。更甚的是,内陆税收局每天限制100份商业执照更新或新商业执照的申请。然而,商业执照每年必须更新。以每天限制100份执照更新或新商业执照的申请数量来计算,整个古晋地区每年最多只有2万5000份商业执照更新或新商业执照的申请。这是非常不足的。 因此,许多商家面对更新商业执照的困难,许多人也无法缴还路税。一些人为了处理这些事务,而必须支付额外的“费用”。 似乎,现今民众必须支付额外的“费用”才能够获享有政府应该提供的服务,否则,他们就只能苦苦等待。 联邦部门如是低效率,砂州政府的部门也半斤八两。...

砂火箭捍卫砂拉越权益 反对GPS提呈西马或沙巴人居留2年可参选

2020年砂拉越州宪法(修正)法案在一片反对声浪中被展延。这是属于砂拉越人民的胜利! 2020年砂拉越州宪法(修正)法案,允许只要拥有两年砂拉越永久居留权的西马或沙巴人参选成为砂州立法议员。 张健仁表示,砂民主行动党和砂全民团结党强烈反对2020年砂拉越州宪法(修正)法案,因为此法案将允许西马或沙巴人参选成为砂州立法议员。 这项法案对砂拉越宪法第16条文提出两项修正,第一,把投票年龄从21岁降低至18岁。我们对这项修正没有异议。 然而,问题在于修正法案的第二项修正,即允许拥有砂拉越两年永久居留权的西马或沙巴人参选成为砂州立法议员。 这项修正一旦通过,任何西马或沙巴人,只要他拥有砂拉越两年居留权,参选为砂州立法议会的一员。 这是名副其实的出卖砂拉越人民的权益。 砂拉越州立法议会是砂拉越及砂拉越人民权益与特权的最后堡垒,因为它是砂拉越最高的立法机构,是制定法律和政策之所在。因此,砂州立法议员必须保留给砂拉越人。 砂政盟(GPS)政府提呈这项修正法案,实际上是向西马人打开砂拉越之门,让他们可以成为砂州立法议员。这完全背叛了砂拉越人民的权益。 过去57年,砂州政府已不断的把砂拉越的权益断送给联邦政府。这项2020年砂拉越州宪法(修正)法案更为严重。这是在过去57年来,最为严重和影响深远的侵蚀砂州权益,即,让非砂拉越人成为砂州最高立法机构的一员。 这也证明了砂政盟一再强调的“本土政党捍卫砂拉越权益”不过是政治宣传,只要在对他们有利的情况下,他们将像过去57年一样,毫不犹豫的出卖砂拉越的权益。 如果砂政盟政府执意通过此修正法案,历史将会记载,是砂政盟允许非砂拉越人成为砂州立法议会的成员,这对砂拉越及人民的极大恶行。他们将成为砂拉越历史罪人。 如今,该法案被展延,也意味着将来还是会被提呈,砂政盟执意要修改砂州宪法,允许非砂拉越人成为砂州议员。这是完全不能被接受的。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疫情肆虐不应让学生外出应考 张健仁促速制定措施替代SPM

目前,面对2020年SPM考生们最大的问题是,教育部是否能够如期在2月22日举行2020年大马教育文凭考试? 否则,2020年大马教育文凭考试又会被展延多少次? 如此无限期的不断展延考试,对学生们的身心,是巨大的压力和折磨。 如果以教育部先前两次宣布展延大马教育文凭考试之前的我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记录来看,要在2月22日如期举行大马教育文凭考试并不安全,也不妥当。 教育部是在2020年6月28日首次宣布把大马教育文凭考试展延至2021年1月6日至2月9日,而在当时宣布这项展延前两个星期(即6月14日至27日),我国每日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如下: 14/6 (8宗), 15/6 (41宗), 16/6 (11宗), 17/6 (10宗), 18/6 (14宗), 19/6 (6宗), 20/6 (21宗), 21/6 (16宗), 22/6 (15宗), 23/6 (3宗), 24/6 (6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