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争取石油开采权? 阿邦佐雷声大雨点小

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揶揄砂州首长阿邦佐有关“成功争取开采石油权“的宣布,实质上是“雷声大,雨点小”,对了解砂州石油业者而言,根本就是大失所望。 张健仁指出,阿邦佐的宣布并没有改变砂州仍然只享有区区5%的石油和天然气开采税,其余的石油和天然气的收入,仍归联邦政府和国油公司所拥有。 “更何况,基于《1976年石油发展法令》的条文,全马来西亚(包括砂拉越)的天然气和石油的最终控制权和拥有权,是属于联邦政府和国油公司。” 张健仁列出以下两条《1976年石油发展法令》赋予国油公司石油和天然气拥有权和控制权的条文,即: “ 2.(1) 在马来西亚境内或境外勘探,开采,赢取和获取石油的全部所有权和独家权利,权力,自由和特权归属于根据1965年公司法注册成立的公司或根据有关成立公司的法律。 6.(1) 尽管有任何其他法令的规定,除国油公司(PETRONAS)以外,任何人不得从事石油加工或精炼石油或石油化工产品的业务,除非有关业务获得首相的批准。” 张健仁说,法令条文所指的公司就是国油公司(PETRONAS)。 因此,若联邦政府没有修改《1976年石油发展法令》相关条文,砂石油公司(PETROS)顶多也只是国油公司(PETRONAS)的承包商,无法和国油公司平起平坐。 而且,在现有联邦法令下,任何砂州议会所通过有关石油天然气开采的法令条文也将被视为多余即无效的。 他也指出,除了《1976年石油发展法令》之外,另一个法令的存在,即,《2012年领土海域法令》,也大大的约束了砂州政府对石油天然气的权限。 因为,在这个法令下砂州的领土只局限于沿海3海里的海域,3海里以外的海域是属于联邦政府的。 “所有对于砂州石油天然气行业略有认知的人士都知道,在砂州3海里海域内,几乎已没有什么原油可取了,绝对多数的油田都是在砂州3海里以外的海域。” “简而言之,阿邦佐昨晚有关‘石油开采权’的宣布,又是砂国阵的另一欺骗砂州人民的伎俩,制造一个假象误导砂州人民以为真的有‘权力下放’,但实际却是,石油和天然气的真正得利者和控制者还是在联邦政府的手中。” 张健仁表示,国阵政府已骗了砂州人民55年了,如今又企图利用‘权力下放’的假象来再欺骗砂州人民多50年。 他表示遗憾,如今已是21世纪,又是知讯时代了,国阵还在用他们过去的“愚民”策略来欺骗人民以期赢取大选。 也是砂拉越希望联盟(希盟)主席的张健仁指出,有别于砂国阵的‘愚民’伎俩,希盟在其‘新政’中就直截了当的承诺给砂州人民,只要希盟在第14届国选中执政联邦政府,它将归还砂州20%的石油天然气开采税。 因此,砂州人民若要真正的享有来自砂州原油的收入,就非换政府不成。

联邦巫统牢控三大部门 阿邦佐自主砂州空口说白话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强调,砂州若要有权力自己决定砂州的前途,这3大部门的自主权是必要的条件。 在国阵体制下,最重要的3大部门,财政、教育和医药都是由联邦巫统牢牢控制,阿邦佐的所谓“本土政党自主砂州前途”只是在空口说白话。 张健仁指出以下几点巫统控制这3 部门,而砂州国阵完全受制于巫统控制: 1. 财政 联邦政府于2017年的税收和其他收入,总共是2200亿令吉,而2018年的预计收入则是2400亿令吉。 相比之下,砂州政府于2017年的总收入只是60亿令吉,而2018年的预计收入则是55亿令吉。 州政府的收入,还不到联邦政府收入的3%。 一切主要计划的落实,还是要向联邦政府祈求。在这种情况下,砂州何来主权可言? 更何况,财政政策如消费税的实行,每天都影响砂州人民。 这方面,砂州国阵不只没帮助砂州人民,反而助纣为虐,支持落实消费税,害惨砂州平民百姓。 2. 教育政策 所有的教育课程、教师编排及教学基建建设,都是由联邦政府说了算。 砂州政府没有话事权,顶多也只是隔海喊话“祈求”。 教育是塑造年轻一代思想的百年树人工程。 教育课程影响人民思想的深远,更不在话下。 这一环的政策,也都是由巫统联邦政府全权决定,砂州国阵政府没有决定权。 就连要不要设立英校,砂国阵还是必须听命于联邦巫统政府的定夺。 人民思想的发展由联邦政府主导,砂国阵完全受制于联邦的控制,砂州又有何主权可言? 3. 医药政策 医药政策如医院建设、医生护士分配、医药器材和药物供应等,是除了教育政策之外,影响人民福利最为深远的政府政策。 这些事项的决定权,也都是由联邦巫统政府所操控。 就如新的柏特拉再也政府医院和斯里阿曼医院工程的严重“生病”和延误,负责监管州内医药部门的沈桂贤部长也公开表示,砂州政府没有权力干涉。 既然连医院的建设州国阵政府也无权干涉,在医药领域上,砂州国阵政府也没主权可言。 张健仁质问,砂州首长阿邦佐天马行空的大谈要争取砂州主权,主导砂州未来,但对于这3个最重要,影响砂州人民最深远的领域,却只字不提。 “阿邦佐是否是不敢提这3大领域的主权问题? 是否阿邦佐知道巫统不肯下放这3个领域的主权给砂州政府,所以连提都不敢提?” 也是砂州希盟主席的张健仁指出,与国阵那不知所谓的“主权下放”相比,希盟的“新政”(即,承诺给砂州人民的新政策)就已特别阐明,这3个领域的权力下放给砂州政府。 只要希盟执政联邦政府,希盟“新政”将下放给砂州的3个自主权的重点: 1. 财政主权,即,20%石油天然气开采税和50%所有在砂拉越所徵得的税收。 2. 教育主权,即,砂州政府将全权处理和决定教育课程编排、教师聘雇、学校建设等,包括设立英校。 3. 医药主权,即,砂州政府将全权处理和决定州内的医药政策,包括医院建设、医生护士分配、医药器材和药物供应等事项。 张健仁说,这是希盟给予砂州人民和砂州政府的承诺,不需要再协商,谈判或争取。 “有别于目前仍是联邦政府的纳吉和巫统,阿邦佐和砂国阵还要不断的协商,谈判和争取。若纳吉有诚意下放权力,应在国选前就下放权力了。更何况砂国阵目前所向纳吉协商,谈判和争取的所谓‘自主权’,还不包括财政主权,也不包括教育和医药的主权,而只是一些无关广大人民生活的琐碎事项。” 张健仁指出,到目前为止,阿邦佐和砂国阵还无法给予砂州人民一个具体的回答,他们所争取的到底是什么领域或部门的主权。 就连3年前砂州议会所一致通过的20%石油天然气开采税,如今也石沉大海,了无声息。 若要依靠巫统国阵下放自主权给砂州,再等50年,巫统国阵也不会下放财政、教育和医药主权。 更何况,若再给纳吉巫统做多5年政府,整个国家将更不堪设想。 他说,砂州人民若要真正的自主权主导砂州前途,唯一途径就是在今次第14届国选换政府,选希盟为联邦政府,按希盟“新政”所阐明的,全面下放教育和医药自主权给砂州州政府,并给予砂州政府税务主权。

砂政盟称没加入国盟 张健仁:玩弄双面人政治

砂政盟(GPS)一直在与国民联盟(PN)结盟的课题上玩弄双面人的政治伎俩。 在联邦方面,砂政盟的联邦部长宣称他们已经与国盟一起。另一边厢,在砂州方面,其州部长却表明砂政盟并没有加入国盟。 这种玩弄双面人政治伎俩的原因显而易见。砂政盟那些身在联邦内阁中的联邦部长别无选择,他们只能跟着国盟的框架与政策走,而砂政盟的州部长及州议员则必须安抚砂拉越人的情绪,因为砂拉越人厌恶任何与极端的伊斯兰党和贪污腐败的巫统合作的人。 事实是,作为联邦内阁成员,砂政盟无论有无正式加盟,都已经是国盟的一份子,与巫统和伊斯兰党一起制定国家政策和法律。砂政盟绝对无法与巫统和伊斯兰党的联盟切割和撇清关系。 砂政盟与巫统和伊斯兰党结盟的其中一个后果,就在日前对砂拉越人民实行的从西马返回砂拉越必须向联邦警方申请准证一事表露无疑。3天前,砂拉越政府规定,凡是从西马返回砂拉越的砂拉越人民,必须在西马前往临近的警署申请准证,才可上网向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申请返砂准证。 只有你获得警方的准证,就理所当然可以得到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的批准。如果你没有警方的准证,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就不会批准你的返砂申请。这也表示,警方掌握着砂拉越人民是否能够返回砂拉越的决定因素。 砂拉越人民想要返回家乡砂拉越必须先获得西马警方的批准,这还是头一遭。为什么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不能自行决定一位砂拉越人是否可以返回砂拉越?砂州政府为什么要把允许砂拉越人返回砂拉越的决定权让给属于联邦政府的大马皇家警察?切记,在多数情况下,这种斟酌权将由西马警察执行。 巫统伊党主导联盟 这是巫统和伊斯兰党主导整个联盟,并控制砂政盟的明显迹象。 砂政盟只加入国盟政府不到3个月,砂拉越人民返回砂拉越的基本权益就已经被砂政盟政府出卖了。 砂政盟加入巫伊政府的另一个明显后果是,尽管砂州政府赢了对国油公司的诉讼案,然而却在征收石油产品销售税方面作出妥协和折扣。尽管法庭已裁定砂拉越有权征收石油产品销售税,与其取回38亿令吉的石油产品销售税,砂州政府最终同意只拿回20亿令吉。 如今砂政盟身在联邦内阁中,国阵时期剥削砂拉越权益的历史将会继续重演。而这一次情况会更糟,因为伊斯兰党也是政府之一,他们将会在许多联邦政府政策和法律中加入其极端主义的思想意识。 上述2个对砂拉越权益不利的情况在国盟成立的这么短时间内就表露出来。因此,显而易见的是,砂政盟不能也不会为了捍卫砂拉越的权益,而悖逆其巫伊老大的意思。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23-5-2020

巫伊将国家推向贪污滥权和宗教极端主义 张健仁:砂政盟是帮凶!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张健仁于2020年9月12日发出的文告: 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表示,贪污滥权和宗教极端主义是如今国盟政府的路线。而巫统和伊斯兰党得以将国家推向这个方向,砂政盟(GPS)是帮凶。 他说,砂政盟为了政权不顾一切与巫统和伊斯兰党勾结,促使伊斯兰党建立回教国的议程以及巫统贪污腐败和滥权政治得以延续,国家最终只会走向灭亡。 “如今马来西亚正走向回教国,以及越来越糟糕的贪污腐败局面,砂州人民在来届州选肩负重任,可成为阻止砂拉越和马来西亚朝向贪污腐败及回教国方向前进的一股力量。” 他表示,砂拉越人民在2018年国选拒绝国阵的原因就是拒绝巫统,如今,砂政盟不仅与巫统合作,还与极端主义的伊斯兰党合作,分明是背叛人民。 张健仁是昨晚出席行动党朋岭和肯雅兰支部常年大会上致词时,如是表示。 他说,国盟执政短短6个月,就出现许多不利于种族和谐及宗教极端主义的言论,包括在国会发表侮辱圣经、废除多源流学校的言论、登嘉楼戏院男女分开坐、禁酒、首相更说永久关闭夜店是好事等,可见我国已经逐步走向越来越极端的趋势。 “对此,希望砂拉越人民在来届州选凝聚力量,挽救当前的政治局势,阻止砂拉越和马来西亚有朝一日,在巫统、伊斯兰党和砂政盟的领导下,逐步走向灭亡之路。”

3千户家庭等待粮食供应 砂政盟无动于衷未派送食物

民主行动党实旦宾区国会议员张健仁非议砂州政府,3000多户申请食物援助的家庭,州政府却无动于衷,至今没有派送食物。 砂民主行动党古晋及实旦宾国会选区服务中心自3月30日至4月3日期间,已经呈交超过3000户家庭的资料给砂福利局,为他们申请粮食供应和援助。 我也于4月1日前往会见砂副首长道格拉斯,希望他协助安排,促使福利局加速处理并即刻派送粮食给这些贫困家庭。 截至今天(4月5日)下午1时,我们逐一联系已提出申请的家庭,我们分别在上周一、周二及周三把这些家庭的资料呈交给砂福利局,其中超过95%的家庭都表示还没有收到福利局提供的粮食,其余5%的家庭则有获得由教会、非政府组织或行动党党员自发性捐赠的粮食。 我对砂政盟(GPS)政府对此事宜的处理方式感到非常失望。如果砂州政府不愿帮忙,就不要阻止其他人向这些贫困人士伸出援手。而且,他们的这种态度更害苦了那些正在等待食物援助的家庭。 昨天,砂福利、社区和谐、妇女、家庭及儿童发展部长花蒂玛阿都拉宣称,砂州82个州选区的44万4329户家庭将获得由州政府提供的粮食援助,这是根据首长阿邦佐于3月29日的宣布,政府将拨出1640万令吉为贫困群体提供援助。 如果平均1户家庭有5位成员,那么44万4329户家庭就是222万人。砂拉越人口只有320万人。如果按照花蒂玛的说法,每3个人中就有2个人会获得粮食援助。但是事实并非如此。通过行动党2个服务中心所呈交的逾3000户家庭至今都没有收到由砂福利局派送的粮食援助。 花蒂玛是不是夸大数字?还是故意忽视和迫害那些向行动党求助的民众?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惟有筹募款项来购买各种粮食,再派送给通过我们提出申请的家庭。我们也向警方申请准证,让我们的党员和义工能够派送粮食给有需要的民众。 有意捐款给我们购买粮食的热心人士,可汇款到以下银行户口: 户口名字 : Democratic Action Party Malaysia Kuching Branch 户口号码 : 016 00 21140 1 银行 : Hong Leong Bank Berhad 我们会在下周二开始派送粮食给各个贫苦及有需要的家庭。 5-4-2020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不认同部长和议员“豁免权” 张健仁返砂居家隔离14天

虽然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已就我于2020年12月19日从吉隆坡返回古晋给予“豁免”隔离,不过,我还是会在我从吉隆坡抵达古晋的14天里留在家里,就如大多数的砂拉越人民一样,遵循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的标准作业程序,减少与公众接触。 在这期间,我将继续居家办公,民众也可通过手机与我联系。至于需要亲临会面及提供服务的事务,我的助理江峰年、沈杰龙、阿都阿兹、周宛诗、陈国彬及陈祈开将会代我给予协助。 我在此说明,我并没有如砂政盟的政治人物一般,向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申请“豁免”隔离,只是透过该委员会的网站申请“入境砂拉越许可证”,就如所有返回砂拉越的平民百姓一样。 我是在2020年12月18日第一次申请“入境砂拉越许可证”,当时还附上我于12月11日和12月17日在国会进行的两次新冠肺炎检测报告以及国会会议通知书。我随即接获砂灾难管理委员会“14天隔离令”的回复电邮。因此,我做好准备要入住酒店进行14天的隔离。 当我抵达古晋国际机场时,执勤的民防局人员看到我的“14天隔离令”感到惊讶,因此,他们建议我通过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网站再次提交“入境砂拉越许可证”的申请。 在这第二次的申请,我也提交了相同的文件。 大约1个小时后,当我在等候巴士把我们同一班机的所有人带到指定的酒店时,我收到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的电邮,通知我被“豁免”隔离了。我向执勤的民防局人员展示有关电邮,他们随即把我的隔离腕带取下,并告知我可以回家而无需隔离。 这就是在2020年12月19日所发生的实际情况,我希望人联党在没有真正了解实情下,停止扭曲事实及造谣抹黑。 不像砂政盟的国会议员,我没有特别致函给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主席,要求在返回砂拉越时“豁免”隔离。 我不认为部长和国会议员应该得到与普通人民不同的待遇,尤其是在预防疫情蔓延的非常时期。 因此,虽然我有获得“豁免”,接下来的两个星期我还是会继续留在家里和居家办公,避免与公众接触。 我也要感谢在古晋国际机场执勤的医护及民防局人员在执行任务时的良好效率和礼貌待人。 21-12-2020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张健仁呼吁砂选民 1218踊跃出来投票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张健仁呼吁砂拉越选民,这个星期六(12月18日)集中选票,票投行动党! "这次选举非常混乱,希望选民作出明智的选择,集中选票,支持有原则有效率,一直与人民站在一起的行动党。" 他表示,倘若投票率低于55%,很有可能会造成反对党全军覆没,砂议会零反对党议员的局面。 "日前军警和他们的家眷已提早投票,投票率高达83%,以过往数据显示,军警票都是一面倒国阵的,也即是砂政盟的选票。" 对此,张健仁呼吁砂选民,星期六踊跃出来投票,把更多行动党议员送入砂议会,不要让砂政盟狂胜。

砂火箭国州议员扣薪20% 张健仁:充作抗疫援助金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张健仁2021年6月4日发表文告: 过去一年,所有的民主行动党人民代议士都已奉献了超过他们10%的薪金,提供援助给因Covid 19 所影响的一些民众。 当砂政盟的州议员每位都享有一年500万令吉的拨款,以及去年20万令吉的新冠肺炎疫情粮食援助拨款时,行动党的国州议员却没有这些拨款,因此行动党的国州议员们,往往都必须自掏腰包及使用部分他们的薪金来帮助人民,包括过去一年的新冠疫情。 因此,我认为,在享有500万令吉拨款的方便下,砂政盟的扣10%薪金充新冠援助基金只是一项政治花招。更大笔的500万令吉拨款却没向人民清楚交代。 我们行动党的全体国、州议员还是会继续运用我们部分的薪金,以帮助所需要的人民。 因此,接下来的3个月,所有的行动党的国、州议员们将另外扣出20%他们的薪金放进他们个别的服务所的户口,以充作新冠疫情的援助资金。这笔20%的薪金不包括服务所的开支(职员薪金、租金、水电费、等),虽然行动党议员们的服务所开支都是由议员薪金来承担的,不像砂政盟的议员们,有政府的特别拨款。 张健仁

“禁酒”才是真议程 砂政盟应看清伊党极端宗教主义

“遏止酒后驾驶”只是藉口,“禁酒”才是真议程。砂政盟(GPS)应看清其内阁盟友伊斯兰党极端宗教主义的议程,别继续与其狼狈为奸,典当马来西亚和砂州人民的多元文化和多元宗教的社会系统和结构。 伊斯兰党已经原形毕露,提出“政府立即暂停所有生产及销售酒精饮料,直至政府有新措施来防止酒后驾驶”的建议。禁止销售酒精饮料一直是伊斯兰党极端份子的议程之一。因此,遏止“酒后驾驶”的说法只不过是伊斯兰党用来推行其极端主义议程的藉口而已。 在展现极端宗教主义方面,巫统似乎也不愿落于伊斯兰党之后,在伊斯兰党提出禁酒建议隔日,巫统也要求联邦政府通过联邦法令,管制酒精饮料(即便这是属于州政府的权限)。换言之,伊斯兰党的建议侵犯我们的生活方式和社会规范,而巫统的建议则是侵犯州属的权益。 事实上,国盟(PN)政府成立不到3个月,这已经是第二次挑起及针对酒精饮料课题。 第一次是在实行行管令初期。当时饮食供应商获准有条件的运作,Heineken的工厂也获准有条件的生产。然而,就在巫统和伊斯兰党提出反对后,他们的准证随即被撤销。这家啤酒厂的运作理应是由国内贸易及消费事务部管辖。尽管贸消部长是来自砂政盟,然而,面对其巫统和伊斯兰党内阁同僚的要求,他还是妥协了。 现在,砂政盟和所有砂拉越人民应该清楚看到: 1. 国盟政府的议程是由巫统和伊斯兰党决定; 2. 巫统和伊斯兰党的极端份子并不尊重或考虑到其他人民的宗教和文化,而且,他们还会捉紧任何机会要把他们的生活方式强加于其他人的身上; 3. 虽然砂政盟与巫统和伊斯兰党同组联邦内阁,但是砂政盟的部长根本无力阻止巫统和伊斯兰党的议程。为了保住官位,这些砂政盟的部长只能随着巫统和伊斯兰党的议程起舞; 4. 禁酒的建议只不过是一个开始,随着联邦政府的议程由巫统和伊斯兰党决定,将来会有越来越多包含着伊斯兰党思想意识的政策出现及被实行,而砂拉越将无法幸免。 毫无疑问,巫统和伊斯兰党能够组成联邦政府是基于砂政盟的支持。不管砂政盟承认加入国盟与否,砂政盟已经是内阁的一份子,也是联邦政府的成员党之一。砂拉越人民并不会愚昧到会相信砂政盟没有与巫统和伊斯兰党正式结盟,因而砂政盟不用对巫统和伊斯兰党的内阁决定负起责任。 28-05-2020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随着总发展开销增加 政府应增加东马发展拨款30亿

砂拉越行动党主席兼实旦宾区国会议员张健仁及沙巴行动党秘书兼亚庇区国会议员陈泓缣在国会发表联合文告:  随着我国的发展开销增加,沙巴和砂拉越的发展拨款也应该增加 行动党实旦宾区国会议员张健仁今日致函给国会下议院议长拿督阿兹哈哈伦,并提呈动议通知书,援引议会常规第30条文,修改由财政部长东姑赛夫鲁提呈的2021年财政预算案动议。 张健仁提出修改财政部2021年财政预算案发展开销的动议如下: 1. 把发展开销从690亿令吉提高至720亿令吉; 2. 在首相署属下沙巴及砂拉越事务部的政府支出财政预算(Anggaran Perbelanjaan Persekutuan)增加发展开销新项目,即“98000-沙巴及砂拉越发展计划”,并拨出额外30亿令吉予该新项目。 张健仁提呈的动议将会由亚庇区国会议员陈泓缣附议。 2020年财政预算案 2020年财政预算案的发展开销总拨款是560亿令吉。其中,46%或259亿令吉不局限于特定州属(作为全国联邦政府机构如军警、医院等的拨款)。其余的301亿令吉拨款则是可用于特定州属。 沙巴及砂拉越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获得96亿令吉的发展拨款。 事实上,96亿令吉占了301亿令吉的31%。 2021财政预算案 我们认为,2021年财政预算中给予沙巴和砂拉越的特定州属发展拨款应该保持在大约30%的比例。 2021年的总发展开销拨款增加130亿令吉 2021年财政预算案,全国的总发展开销拨款从2020年的560亿令吉增加至690亿令吉。然而,沙巴和砂拉越获得的发展开销拨款却保持不变,即只有96亿令吉。 显然,沙巴和砂拉越在2021年财政预算案的发展开销拨款比例已减少。沙巴和砂拉越的发展开销拨款比例从2020年财政预算案中的17.14%下降至2021年财政预算案的13.91%。 对此,我们提议政府把沙巴和砂拉越的发展开销拨款增加30亿令吉。 更何况,如果没有这项修改财政预算案的动议,首相署属下的沙巴和砂拉越事务部在没有拨款的情况下形同虚设。因此,这个在内阁中举足轻重的部门应该获得足够的发展开销拨款。 对此,我们呼吁沙巴和砂拉越的国会议员支持这项动议,确保不会被联邦政府所阻扰。 张健仁及陈泓缣 24.11.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