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制度化拨款被撤销 华教陷“乞求拨款”困境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张健仁于2020年11月7日发表文告: 如今,国盟执政,华教又重返国阵时代“乞求拨款”的困境了。 希盟执政22个月,实践“制度化拨款华教”,并把拨款纳入财政预算案文件中,给予华教正式的承认。但是,国盟夺权后,2021年财政预算案,希盟政府的“制度化拨款”已完全被国盟政府撤销了。 如今,华教又回到国阵时代,面对学校维修拨款充满未知数的情况,而校董会则要不断的请求首相及教育部长"开恩",为学校“乞求”拨款。 希盟政府不仅在财政预算案中给予独中、华小和华中固定的维修和建设拨款,同时也非常快速的发放拨款,大部分拨款在年初就已发放,让校董会能够提前计划及安排。 随着国盟政府废除制度化拨款,独中、华小和华中的校董会只能够像以往一般讨好执政党的部长“乞求”拨款,而且,大家也无从知道会获得多少拨款及何时发放,一切都是未知数,故此,也无法提前做任何计划。 由此可见,由慕尤丁、巫统和伊斯兰党共组的联邦政府,独中、华小和华中又回到过去国阵执政的日子,华教再次变成执政党的政治筹码,要等到选举到来才会更快获得更多拨款。 张健仁   

8月1日起公共场所强制戴口罩 张健仁促政府免费派口罩给人民

近日来,新冠肺炎(Covid-19)确诊病例持续增加,古晋更已转为红区,情况堪忧,砂州政府必须严正看待,即刻采取实际行动加强防范措施,以免疫情再度爆发。 随着政府规定在8月1日起,民众在公共场所必须佩戴口罩,政府应该免费派发口罩给人民,以减轻人民的经济负担。 虽然砂州政府于行管令期间曾答应派发免费口罩给人民,不过,根据我们所接获的反映,还有许多民众至今没有收到政府派发的免费口罩。 以新加坡为例,当局发放可重复使用的布制口罩给人民,并在各地区设置口罩发放机,民众只须扫描身份证就能够领取口罩。通过类似方式,有助于避免政府发放免费口罩的措施出现纰漏,同时确保人民得以从中受惠。 其实,希盟政府执政时已批准一笔拨款作为实行为人民提供免费口罩或口罩津贴的措施,然而,遗憾的是,这项利民措施最终却因为砂政盟与巫统和伊斯兰党勾结,夺取联邦政权而胎死腹中。 事不宜迟,如果砂政盟和人联党真心体恤人民,就应该挺直腰杆,通过来自砂政盟的贸消部长为民发声,要求国盟政府善用这笔拨款来实行这项措施。 同时,政府也应该为前线人员提供充足的个人防护配备,照顾及保障他们的健康与安全,避免前线人员在执勤时不幸受到感染。 数月来,前线人员冒着生命危险,任劳任怨站在最前线奋力抗疫,政府应该以实际的行动来全力辅助及保护他们,照顾他们的福利,不要只是说了就算。 同时,希望民众齐心抗疫,勤洗手、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尽量减少外出,并遵守标准作业程序(SOP),一起度过难关。

希盟努力恢复砂沙原有地位 被砂政盟勾结巫伊联手推翻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张健仁于2020年9月22日发出的文告: 希盟政府之前欲恢复砂拉越和沙巴原有地位(砂沙复邦)所做出的努力,是被砂政盟(GPS)勾结巫统和伊斯兰党,联手推翻。 针对依德里斯布安质问希盟为砂拉越争取到什么权益,我在此提醒依德里斯布安,希盟执政时在国会提呈修改联邦宪法第1(2)条文法案,根据1963年马来西亚建国契约,恢复砂拉越及沙巴作为三邦之一,与西马半岛平等伙伴地位,而不是现在的13州之一。 然而,有关修宪法案最终无法在国会获得三分之二的多数票支持通过,砂政盟乃是罪魁祸首,因为是砂政盟在国会中与巫统及伊斯兰党联合起来,推翻了有关修宪法案。 另外,希盟执政的22个月里,内阁特别委员会针对砂沙两州所提及有关1963年马来西亚建国契约(MA 63)的21项事项中,有17项已达成共识,并准备落实。但因为政府倒台,而无法实行。 简而言之,国阵过去55年的统治下,砂沙两州的权益严重被剥削,反观希盟执政还不到两年,就已开始恢复了四分之三砂拉越和沙巴在过去55年被剥削和侵蚀的权益。 遗憾的是,希盟失去政权后,国盟政府随即废除原有的内阁特别委员会及该委员会所作出的决定,另组一个全新的委员会,此举根本是多此一举,更糟糕的是,它让一切打回原形,又从零开始。 至于有关“20%石油开采税和50%砂本土税收”课题,希盟的建议是,归还砂州20%石油开采税和50%税收,但这笔钱须用在医药和教育领域,以支付这两个领域的一切开销,这也可使砂州拿回医药和教育两个领域的自主权。但,砂政盟断然拒绝希盟的这项建议。 如果砂政盟愿意接受砂希盟的这项建议,砂拉越不仅能够得到20%石油开采税和50%砂本土税收,更早已拿回医药及教育自主权。 可能依德里斯布安在政治上时日太短,或者是他患上了选择性失忆症,即,是国阵执政的55年之下,砂拉越不仅失去了许多权益,失去在马来西亚的特别地位,也失去了石油和天然气的权益。如今却反倒过来质问执政不到22年的希盟为砂州做了什么。 希盟欲归还砂州权益的努力,由于时间太短而又受到砂政盟不断的刁难和搞破坏,无法实践。但至少希盟没有像国阵一般,无间断的剥削砂州的权益,而砂政盟更是当时国阵的一份子,有分参与联邦剥削砂州的权益。 对于国油缴付石油产品销售税给砂州政府之事宜,根据国油和砂州政府发布的联合声明和首相慕尤丁的宣布,它清楚说明: 1. 未来石油产品销售税的税率将会被调低; 2. 国油仍保持砂拉越的石油和天然气的拥有权 3. 砂政盟政府将继续承认之前国油和各方所签署的协议。 难道这一切不是与已故阿德南任首长时所争取的背道而驰? 事实证明,砂政盟领袖无法延续已故阿德南的遗志和愿景。

白糖供应政策 国阵搞垄断,希盟直接开放!

国内贸易与消费人事务部发出白糖进口准证(AP)给砂拉越8家食品加工厂是希盟政府的白糖供应开放政策,逐步废除之前国阵所遗留下来的垄断政策。 “对于人联党所作出的无知和恶毒的指责,即这是朋党政策及我有从中受惠,我对这些不实及无稽的指责,深感厌恶。” 国内贸易与消费人事务部副部长张健仁,今日在一篇文告中,就人联党早前针对白糖进口准证所作出的一项指责作出反驳时,发表上述言论。 文告中也提到新政策的数项要点,原文如下: 1. 任何砂拉越的食品加工业者都可以向国内贸易与消费人事务部申请白糖进口准证(AP),只要它们确确实实是有需要用到这些白糖来生产他们的产品。这些进口的白糖只可供他们本身生产的使用,绝不可拿来转卖。 到目前为止,砂拉越有一家食品加工厂于去年杪成功申请到白糖进口准证,而另8家厂则是于今年6月成功申请到他们所需的白糖进口准证。贸消部欢迎任何砂拉越的食品加工厂致函申请白糖进口准证。我的部门没有设定任何条件和截止日期,除了这些进口的白糖必须是申请者自己使用,这是唯一的条件。申请者只需列出他们的生产记录和过去购买白糖的记录。 在如此公开和公平的政策下,若人联党还是认为这8家食品加工业者是我的朋党,那我可告诉人联党,全砂拉越的食品加工业者都可成为我的朋党。 2. 这些白糖进口准证是直接发出给这些食品加工厂,没有经过任何中间人。这是有别于国阵过去的政策。过去,在国阵的政策之下,什么都需要经过一个中间人朋党公司进口之后再转售予真正需要的公司。如今这些进口准证是直接发出给申请者,而成功申请到进口准证的食品加工业者也不需给我任何回酬。 3. 我们成功在砂拉越落实这项白糖开放政策之后,我的部门也将会把这项惠民政策推广到沙巴州。 截至目前为止,整个食品加工业者都对贸消部的这项新开放政策感到雀跃。毕竟这项新政策可为这些食品加工厂带来极大的节省,每吨白糖节省约1000令吉,而他们各别所用到的白糖数量,则是每年至少几百吨甚至几千吨。 唯一对贸消部这项新政策感到不满的就只有国内的那两家糖厂,即MSM Malaysia Holdings Bhd (MSM) 以及 Central Sugar Refinery Sdn Bhd (CSR),因为这两家糖厂过去在国阵政府的庇护下,享有白糖供应的垄断权,过去食品加工业都只能任这两家糖厂鱼肉。如今,他们必须面对一些较公平的竞争了。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让人感到纳闷的是,为何如今人联党却变相的成为这两家糖厂的代言人,以不实的言论,来打击希盟的白糖供应开放政策? 过去国阵政府制定了许多垄断的政策和制造了许多朋党公司。白糖供应只是冰山的一角,其他行业如白米供应链、药物和医药器材供应、PUSPAKOM、电讯业等,都在加重人民生活负担和经商成本。 由于这些垄断的公司长期享有政府政策的庇护,甚至法律的保护,它们在各自的行业上已根深蒂固,建立了难以动摇的垄断优势。因此,要打破他们的垄断,需更费时费力,尤其是在我们正努力如何打破他们的垄断的当儿,还有巫统和砂政盟(GPS)领袖不断的为他们说话,帮他们巩固他们的垄断地位。 即便如此,希盟政府还是会坚持按部就班的落实我们的新政策和路线,打破这些垄断,制造更多的竞争,皆因我们不能允许这些朋党公司继续的肆虐,垄断和控制我们的经济。 在砂州,垄断政策也彰显在洋灰、钢铁、一些天然资源如沙石供应及伐木执照。由于这些项目也涉及砂州主权,而砂州政府又倾向保护这些垄断公司,联邦政府的反垄断政策无法在这几个行业推行。唯有砂政盟(GPS)下台后,我们才能在砂州解除这种种的垄断和控制,砂州人民才能享受真正的开放市场的好处。 张健仁 国内贸易和消费人事务部副部长

为29亿让出石油及天然气权益 张健仁促砂州政府向人民交代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张健仁于2020年9月18日发出的文告: 砂州政府得到的29亿令吉石油产品销售税,二度把砂拉越的石油及天然气权益让出给国油(Petronas),即砂州政府在接收有关石油产品销售税的当儿,也把砂拉越石油及天然气的权益拱手让给国油及联邦政府。 这也是砂政盟(GPS)或前砂国阵第二次肯定了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是有效的,允许该法令剥夺砂拉越的石油和天然气权益。 砂州政府第一次出卖砂拉越石油和天然气权益是在1974年,当时在国会通过了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 约40年后,已故砂首长阿德南公开质疑该法令的有效性及是否符合宪法,他也多次强调要重新取回砂拉越石油及天然气的权益。 随着砂州政府接收国油公司缴付的石油产品销售税,那么有关砂拉越石油及天然气权益的争议已解决,换言之,砂州政府再次肯定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的有效性。 这也意味着已故阿德南早前在砂立法议会会议上强调争取砂州石油和天然气权益的法律论据已被否定。同时,提高石油开采税的诉求也告终了。更影响深远的是,我们的下一代若要争取石油和天然气权益也会受阻。 砂政盟政府要把收取29亿令吉石油产品销售税当成是一种胜利,然而,砂拉越所损失的却比该29亿令吉来得更多。这可能是砂州政府第二次因小失大了。 现在的情况与1974年类似,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通过后,砂拉越获得5%石油开采税。当时砂政府也认为砂拉越获得5%石油开采税是一个很好的交易,但后来才发现根本是微不足道。 再者,联邦政府通过国油公司缴付给砂州政府的石油产品销售税,到头来还是可以通过减少砂拉越的常年拨款来平衡,基本上就是把钱从左边口袋转入右边口袋。然而,砂拉越却永远失去了石油及天然气的权益。 砂州政府必须向砂拉越人民从实招来,公开其协议的全部内容,不要只是报喜不报忧,也应说出协议背后所隐藏的不利真相。

首相署发展开销拨款激增147% 国盟走回纳吉“金钱为王”旧路

实旦宾区国会议员张健仁于国会下议院参与2021年财政预算案委员会阶段首相署部门辩论: 2021年财政预算案,慕尤丁让纳吉“金钱为王”及“集权首相”的管理方式正式回归。 相比2020年财政预算案,2021年财政预算案首相署的发展开销拨款激增147%。 希盟政府提呈的2020年财政预算案,首相署的发展开销拨款只有29亿3000万令吉,在2021年财政预算案,首相署的发展开销拨款增至72亿2000万令吉。 首相署的发展开销拨款中也出现多个项目被称为“收买基金”(Slush Fund),没有特定目的,只是根据首相的个人喜好来运用。这些所谓的“收买基金”为5亿2000万令吉的发展计划(Program Pembangunan)、8亿1300万令吉的公私伙伴计划(Projek 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10亿令吉的特别计划(Projek Khas)及3亿3000万令吉的亲民计划(Projek Mesra Rakyat)。 由此看来,希盟执政22个月所推行的改革,即削减首相权力,如今已被国盟政府逐渐推翻,走回纳吉“金钱为王”及“集权首相”的旧路。 更让人深感遗憾的是,虽然首相署在2021年财政预算案的发展开销飙升147%,西马、沙巴和砂拉越贫穷计划的拨款却减少了30%,从2020年的9000万令吉降至6300万令吉。 协助穷人的拨款削减,收买基金的拨款却暴增。这正是这后门政府的真实写照。  

申请加入他党行为大逆不道! 张健仁:本党尚待梁卓经回应

民主行动党(DAP)纪律委员会今日向霹雳双溪古月州议员梁卓经发出书面通知,针对有媒体报道梁卓经申请加入马华公会(MCA)。 根据民主行动党的党章,任何党员成为其他政党成员,将立即失去本党之党籍。任何申请成为其他党员成员的行为,均被视为对本党大逆不道的行为。 民主行动党的党章也授权于纪律委员,对于任何影响本党利益的成员采取行动。 纪律委员会尚待梁卓经的回应,并将采取适当的行动。 2021年1月6日(星期三) 张健仁 主席 民主行动党纪律委员会

砂州发展开支拨款减6.5% 张健仁:财案打脸砂政盟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张健仁于2020年11月7日发表文告: 2021年财政预算案明显是打脸砂政盟(GPS),突显出砂政盟引以为傲的“造王者”角色根本就是“造错王”,所托非人。 在2020年,砂拉越所获得可局限于特定州属的发展开支拨款,占全国发展开支总拨款的7.8%,但2021年却下滑至6.5%。 2020年,全国发展开支总拨款是560亿令吉,其中,可局限于特定州属的发展开支拨款,砂拉越就获得了44亿令吉,沙巴则有52亿令吉。 因此,砂拉越所获得的发展开支拨款,占全国发展开支总拨款的7.8%。 而在2021年财政预算案,全国发展开支总拨款为690亿令吉,其中,砂拉越却只获得45亿令吉,沙巴则是51亿令吉。因此,明年,砂拉越所获得的发展开支拨款,只占了全国发展开支总拨款的6.5%。 全国的发展开支总拨款增加130亿令吉,即从2020年的560亿令吉增至2021年的690亿令吉。尽管如此,砂拉越所获得的发展开支拨款,却只增加了区区1亿令吉。这也表示,砂拉越获得的发展开支拨款从希盟时代的7.8%,减少到如今国盟时代的6.5%。 由此看来,砂政盟所谓的“造王者”角色也不过如此,虽然支持了巫统和伊斯兰党执政联邦,立了大功,但却在2021年财政预算案中被打脸,砂拉越还是被以慕尤丁和巫伊主导的联邦政府边缘化。 而砂政盟领袖对国盟政府在2021年财政预算案如此的薄待砂拉越的“双面人”反应更是令人反感。 去年,希盟政府《2020年财政预算案》中,砂拉越在全国发展开支总拨款中获得7.8%的发展开支拨款,砂政盟领袖纷纷开炮抨击。而今年,《2021年财政预算案》砂拉越得到更少,国盟政府只拨出区区6.5%的发展开支拨款给砂拉越,砂政盟领袖却欣然接受,阿邦佐甚至表示满意及声声感谢联邦政府。 张健仁

简报会过于轻率无法问责 张健仁促召开正式砂州议会

砂政府应该召开正式的砂州立法议会会议,以对新冠肺炎疫情管理及抗疫工作进行辩论及讨论,而不仅仅是在9月8日举行一个简报会向州议员们汇报。 昨天,我接获来自州议会秘书的通知信,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将会向州议员举行有关新冠肺炎疫情管理及抗疫工作简报会。 在疫情如此严峻,且威胁着全砂拉越人民的生命和生活的非常时期,政府只是举行一个简报会,而不是召开正式的州议会会议,显然是过于轻率且没有认真看待疫情。 简报会不具法律效力。更重要的是,在这样的简报会中,州议员们无法提出深深影响着砂拉越人民的各项问题,而对于目前政府在抗疫工作上所造成的种种混乱和问题,掌管相关事务的部长也可以轻易的避而不答或是推卸责任。

联邦政府补贴计划非常不足 行动党促推砂州版薪资补贴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张健仁2021年1月20日文告: 经过我与大马社会保险机构(Perkeso)查询获悉,尽管砂拉越不是实施行管令的州属,但那些有实施行管令的地区如诗巫、实兰沟及加拿逸的雇主,都可以申请《薪资补贴计划3.0》。 与此同时,在实施行管令以外的地区,从事旅游业及零售业雇主也可以申请《薪资补贴计划3.0》。 我们认为慕尤丁前日所公布的《薪资补贴计划3.0》非常不足: 1. 《薪资补贴计划3.0》只提供1个月的薪资补贴 大多数的公司或企业在2020年皆蒙受亏损,以致他们必须动用过去的储蓄来维持经营。随着我国落实紧急状态至2021年8月1日,国内先是有6个州属从1月13日至1月26日实施为期两周的行管令,另有6个州属则从1月22日至2月4日实施行管令,在这种情况下,我国的经济和商业领域不可能可以在未来3个月内复苏。 2. 除了实施行管令的诗巫、实兰沟及加拿逸地区之外,砂拉越其他地区的雇主都不能获得薪资补贴,除非他们从事旅游业及零售业。 各行各业都受到行管令的影响,尤其制造业及服务业更是影响深远,然而在砂拉越这些领域或行业的雇主却都无法享有薪资补贴。他们也是深受疫情伤害的行业,但却无法得到政府的援助。 联邦政府可能是基于债务高企而面对财务困难。但是砂拉越政府一直都自夸拥有大笔储备金。 然而,自爆发新冠肺炎疫情以来,砂拉越政府给予砂拉越中小型企业的协助,如减轻雇主支付员工薪资的沉重负担,可说是少之又少。 砂州政府早前宣布推行的基建工程或许对建筑领域有所帮助,然而,建筑领域对砂州的生产总值(GDP)的贡献少于10%。随着砂州政府把大部分的发展开销集中在建筑领域,加上疫情肆虐导致经济放缓的情况下,其他领域备受忽略,雪上加霜。 砂民主行动党建议,砂拉越政府实行砂州版的薪资补贴计划,以弥补联邦政府《薪资补贴计划3.0》的不足。砂拉越的薪资补贴计划需涵盖如下: 1. 为所有面对亏损但持续经营的雇主提供为期3个月的薪资补贴;及 2. 为被裁退的雇员提供为期3个月的失业援助 除了薪资补贴计划,砂拉越政府也应该为砂州的中小型企业提供其他的经济振兴配套及拨款。 张健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