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已接获1176新教师名单 张念群:请尽快完善个人资料以方便调派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针对新老师调派一事发表文告如下: 教育服务委员会(SPP)已在 11月初对师范学院毕业生进行了面试,并于 12月3日 将成功通过面试的完整名单交给教育部。 根据教育服务委员会(SPP)提供的名单,这次成功通过面试的新老师共有1176名。 这些面试成功的准老师需在 12月16日以前在 E-Graduan 系统里更新自己的个人资料,包括:地址、婚姻状态、以及通讯方式。在此特别提醒老师们, 必须填写完整及正确的资料,因为这些资料将成为他们被调派的学校地点的重要参考。 一旦教育部完成了新老师调派,我们将会依据各州的师资短缺的情况,给各州教育局配额聘请临教(guru interim)。 师资调派除了需要经过面试过程外,也需要根据教师主修科目、原有教师调职、委任状和职位空缺等因素作为考量,以确保调派程序完善进行。 自上任副部长以来,张念群十分关注老师调派一事,也多次召见相关部门,加快新老师调派程序。

在野党子虚乌有乱指控,张念群:巴勒斯坦学生奖学金并非政府资金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2019年5月23日发表文告: 1.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在本月22日出席由巴勒斯坦文化组织(PCOM)的斋戒月晚宴时宣布,总额1147万6533令吉奖学金给来马来西亚就读的巴勒斯坦学生。然而,这则新闻引起反对党的反对声浪,指出希盟政府不公平,宁愿帮助外国学生,也不顾本地优秀生福利。 2.首先,奖学金是由参与的12间马来西亚政府和私立大专院校提供给在马来西亚升学的国际学生,而今年则提供给巴勒斯坦学生。这里要重申,所有的奖学金并非政府的资金,而是大专院校本身提供的奖学金。有心人士不清楚细节就大做文章,想必别有居心。 3.其次,政府和私立大专院校每年都会提供奖学金给予本地或国际学生,这也是常有的大学政策,以吸引更多国际学生,帮助大专院校的国际化,也有助于提高大专院校在国际的排名。 4. 综上,所谓的不公平对待本地学生的课题,根本就不是称职的反对党应有的监督问政,而是脱离事实且子虚乌有的指控。

教育部公布所有特别拨款去向! 从申请到汇款,四个月半完成【内附完整名单】

教育部公布所有特别拨款去向! 从申请到汇款,四个月半完成【内附完整名单】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在2019年10月15日针对“2019年华小华中特别拨款“发表以下文告: 教育部在今年5月开始收集各校2018年提升和维修拨款(简称“特别拨款“)的报告后,同步让各校在网上提出2019年特别拨款的申请。 在6月份申请截止后,教育部将各校工程的估价单、照片等资料提呈予独立的估价师进行审核。 接着,教育部针对2018年特别拨款使用进度和2019年特别拨款申请进行批阅,在9月初即完成所有的分配工作,并着手处理汇款的程序。 教育部在10月初就已经通过电子转账直接汇款到各校董事部,秉持“今年拨款今年发”的原则,相信学校能妥善规划在接下来的学校假期进行提升工作和维修工程。 针对2019年华小特别拨款,882所政府资助华小中,有13所学校不提出申请,38所教会华小获得教会组别特别拨款,9所华小获得搬迁拨款进行建校工程,其余822所政府资助华小获得5000万的特别拨款。 华小特别拨款完整受惠名单请点击这里下载: (PDF档案) Senarai Tabung Khas 2019 SJKC (Media) 而针对81所国民型中学(简称“华中”),则是有14所教会华中获得教会组别特别拨款,其余67所华中获得1500万的特别拨款。 华中特别拨款完整受惠名单请点击这里下载: (PDF档案) Senarai Tabung Khas 2019 SMJK (Media) 教育部也继续透明和开放的原则,通过媒体一一公布今年的受惠学校名单和获得拨款数目,让人民共同监督。 2018年特别拨款,从8月处理至12月下放;2019年特别拨款,也在6月开放申请后在10月初就已经陆续下放,皆是在四个月半内就完成从申请到汇款的程序。2020年特别拨款,我们会更早让学校提出申请,并计划在上半年发放给各校。 张念群 教育部副部长 2019年10月15日

魏家祥炒冷饭 张念群5道回答打脸!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针对魏家祥指“10+6华小不获得拨款”发表以下回应: 1. 为何不拨款给10+6华小? 魏家祥炒冷饭,2018年华小2000万令吉增建拨款的分配与使用,早在2019年5月就已经三度详细解释过。 2019年5月3日 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news/n…/2019/05/03/289340 2019年5月6日 https://www.facebook.com/158435150866099/posts/2292412517468341?sfns=mo 2019年5月8日 https://www.facebook.com/158435150866099/posts/2294746340568292?sfns=mo 事实上,魏家祥在国会特别议会厅的问题中,指我在2019年5月2日国会上议院的回答,违背了教育部长马智礼在2018年8月19日宣布。 可是,关键就在2019年5月2日国会上议院根本没有开会。魏家祥不认错,现在改口说他是指5月2日的新闻报道。我只能说,专业一点,媒体报道和议会日期都搞错,请自我检讨再来指责别人。 2. 为何不马上兴建沈慕羽华小? 柔佛马赛城有两所华小计划,一是在绿盛世(Eco World)发展区的“东甲新廊华小”搬迁计划,二是在马星集团(Mah Sing)发展区的“沈慕羽华小”兴建计划,这两个地点距离相差不到两公里。 沈慕羽华小确实坐落在1313 英亩的发展区,可是魏家祥没有告诉大家的是,这是一个“新”的发展区。 根据发展商最新资料显示,截至今天为止,1313英亩中只有25%的地区被开发。 距离两公里内的新廊华小已经完工,正在获得CCC的过程,在2020年正式开课。 换言之,教育部已经在符合当地学校规划下,优先进行一所华小的建设,妥善分配师资和资源。 魏家祥身为交通规划工程博士,执意要在未开发的地区马上兴建沈慕羽华小,这是哪门子的规划? 3. 为何华小要发展商履行企业社会责任才兴建? 这又是个莫须有的指控。我已经多番回答,希盟政府也全资负责雪兰莪蒲种培民华小和柔佛武吉英达培才华小的建筑经费。魏家祥一直选择性的忽视,居心何在? 事实是,如今有发展商愿意出资协助建校,为什么政府要拒绝?帮政府省钱就是帮人民省钱,难道这样也错了? 4. 为何华小进行了动土礼却不开工? 魏家祥说沈慕羽华小和郭鹤尧华小比新廊华小更早动土,可是这两所举行动土礼的学校,连最基本的教育部建筑准证,或是地方政府的图测批准和发展准证都没有,准备工作根本就是“零”,明显只是大选噱头。 2008年1月批准的加影新城华小,在2012年6月由蔡细历主持动土礼后,到2018年大选都没办法竣工。而加影新城华小的建委会主席郑耀民,就是魏家祥前高级机要秘书,现任马华教育咨询委员会主席。 魏家祥到现在还要用大选前的动土礼忽悠人民? 5. 为何不公布受惠华小名单? 有别于前朝政府的不透明,2018年和2019年华小5000万拨款、教会学校5000万拨款、华中1500万拨款、独中1200万拨款的完整受惠名单都已经公布。 2018年2000万的增建拨款也在完成分配后全数公布,2019年2000万的增建拨款也会在分配完成后公布。 我这一年半从来没有隐瞒任何拨款的受惠名单,任何华小的兴建和搬迁计划进度,我也会一一向人民交代。 张念群 2019年10月21日

张念群:马华如今逐渐式微,是自己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民主行动党国际秘书兼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于2018年2月27日 的文告: 何国忠与其发表文告批评林吉祥,不如声援被巫统围剿的郭鹤年 马华副总会长何国忠发表文告,抨击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和行动党发动“剿灭论”,但事实上马华如今逐渐式微,是自己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何国忠和众马华领袖到今天还不明白,马华从1995年大选赢得30国会议席和70州议席最高峰时期,到2013年大选仅剩下7国11州的最糟成绩,最大的原因是失去民心。 以近期的例子而言,对马华恩重如山的大马首富郭鹤年,连日来遭巫统领袖炮轰得体无完肤,然而作为马华代表的马华总秘书的黄家泉仅以“感到遗憾”回应,印证了常将“维护华人权益”挂在嘴边的马华,实际上对于巫统施加的不公不义,是多么的无力和窝囊。 有鉴于此,何国忠等众马华领袖,与其发表文告批评林吉祥和炒作“剿灭论”课题,不如以实际行动向巫统发出强烈抗议和声援郭鹤年,证明马华不是巫统的拥簇。 来届大选,马华虽然对外高调称华裔选票已回流国阵,但马华总会长廖中莱、署理总会长魏家祥和总秘书黄家泉,皆不敢到华裔为主的选区上阵。原因很简单,口号毕竟是口号,马华完全无力挽回华裔支持,则是铁一般的事实。 何国忠文告中提到林吉祥两场败仗,分别是1968年的雪兰莪沙登州议席补选输了给马华候选人,以及1995年大选,在丹绒三役中,不敌前民政党主席许子根。 的确,林吉祥曾经于上述战役吃下败仗,行动党在1995年大选,在槟城甚至只输剩一个州议席。不过遭遇失败后,行动党并没放弃于雪州和槟城继续耕耘,争取赢回人民的支持。 第12届大选,行动党和盟党不单赢得雪州和槟城州政权,我们也于第13届大选进一步巩固两个州政权。雪州沙登国会议席上届大选,行动党的多数票为4万2206张,而丹绒武雅的多数票则为5515张。 而提起林吉祥这段败选往事的何国忠,自上届大选败阵居銮国会议席后,如今只能逃到地不佬国会选区,希望藉副总会长的权力,盘踞这个马华上届大选仅存的7个国会议席之一。 何国忠口中不离选区服务,但为什么何氏没有在败选后,留下来继续在居銮上阵?是他对自己没有信心,还是认为马华地不佬基层服务做得不够出色,需要由他亲自带领? 马华领导层说一套、做一套,不愿正视华裔不满马华的原因,仅想着在大选前,祈求华社给予同情票。这样的消极竞选方式,要人民如何买账? 行动党提倡“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就是希望大马有朝一日能跳脱种族主义。相反,马华继续强调“华基政党不能被剿灭”的论调,则是延续以种族分而治之的旧有政治模式。 这两个方向,就是行动党和马华之间的差别,也是马华注定无法挽回民心的最大原因。何国忠或许并非真的不了解,只是比起面对和解决问题,逃避和将责任推卸给对手,是更容易的应对方式。

甲州教育局指示须办可兰经诵读活动? 教育部:不涉及非穆斯林学生

州教育局指示须办可兰经朗诵活动? 教育部:不涉及非穆斯林学生 日前有媒体在报章上刊登一则甲州教育局指示州內的所有学校须举办可兰经朗诵活动,进而引起民众的恐慌。然而,教育部在经过查证及了解之后,发现事实并非那么一回事。 甲州教育厅在接受教育局调查时解释,此项可兰经诵读活动时只限于穆斯林学生的非强制性活动,并且是由2015年就开始进行的活动。 而在国民型学校中,非穆斯林学生都会上道德教育课,而穆斯林学生则会上宗教课。所以教育部也向甲州督学求证,确定国民型学校的宗教老师只会在宗教课上让穆斯林学生参与这项活动,就和往年一样而已。也就是说,这项活动的主要对象为信奉伊斯兰的学生,非穆斯林学生当然是无需参加的。 此外,根据该封马来公函的内容所示:教育局是“鼓励(menggalakkan)”学校去进行诵读可兰经活动,信里写“鼓励”,其实这就意味着自由选择;另外信上也标明是根据各校的方便(kesesuaian)来举行此项活动,所以绝非如媒体的标题为“必须”举行,这是必须要厘清的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 马六甲州有70间国中、3间宗教中学(SMA)、145间国小、7间宗教小学(SRA)、65间华小以及21间淡小。基本上除了淡小或许没有开办伊斯兰宗教课之外,其他源流的学校都会有穆斯林学生,因此才会将该封公函致给所有源流的学校。 而教育部也根据其他华小校长所发来的信息指出,其实关于这件事,过去华小的做法一般上都是把该活动公函交给宗教老师,让老师在其宗教课时选择合适的时间来进行就可,毕竟宗教自由也是马来西亚宪法所保障的。 为此,民众实在无需为了这些子虚乌有的谣言而恐慌。但无论如何,教育部依然指示甲州教育厅出面澄清以化解误会,同时也强调可兰经诵读活动绝不会涉及非穆斯林学生。希望民众不要被相关的媒体捕风捉影的标题所误导。

教长及副教长出席动土典礼,福隆港华小迁校动土了!

福隆港华小迁校动土了! 福隆港华小迁至瓜拉冷岳县丹绒12区,于今日由教育部部长马智礼和副部长张念群等人一起主持动土礼,未雨绸缪以应付两年后当地人对华小的需求。 福隆港华小是在2016年就已经获批迁校,然而却一直毫无下文。直到新政府接手之后,在大家引颈长盼之下终于在2019年的中秋节期间正式动土!新政府依然不负众望,一直努力着手解决前朝拖延的种种迁校难关,让瓜拉冷月居民子女可以进入华小就读! 瓜冷县丹绒12区是近年由数个大型发展商开发的新区,当地现有的人口约有2万多人,预计两年后该区人口将倍增至5万多人,因此福隆港华小一旦于2021年启用,能造福当地的学子。 福隆港华小位于乌鲁雪兰莪福隆港,成立于1938年,数十年来栽培了不少英才。不过由于福隆港人口逐渐减少,报读的新生也逐年减少,以致校方进行迁校计划,并于2016年由当时的教育部宣布该校搬迁至瓜拉冷岳。 该校最后一名学生陈其贤自进入小学时,学校已仅剩他和哥哥就读,后者毕业后,他便独自上课长达4年,去年学校为陈其贤举行“一个人的毕业典礼”后也宣告关闭。 福隆港华小搬迁计划在去年大选后,中央政府政权更迭,教育部马上启动该校搬迁计划,在副教育部长张念群、雪州行政议员黄思汉、新古毛区州议员李继香的协调下促成这项搬迁计划。 该校迁往瓜冷县的丽阳丰逸城丹绒12区,面积达5英亩。该区近年来的屋业发展蓬勃,预计该校于2021年建成后,能应付当地人口对华小的需求。 同时,该校的董事长兼新古毛州议员李继香在动土仪式上说,福隆港华小工程约需12个月,首阶段工程将兴建24间课室,图书馆、科学室、生活技能室、美术室各一间和食堂。 她说,该校工程约需700万令吉,她将尽力确保工程能在明年完成,以便该校能在2021年开课,造福当地的学生。

巾帼不让须眉,女性政治工作者应给予更公平的参政机会。

古来国会议员兼行动党妇女组秘书张念群发表文告: 行动党一直以来,鼓励更多女性参与政治工作,以达成30%决策权的目标。数据显示,行动党女党员的代表人数,从2015年的1019名,上升到今年的1690名。这也意味着,参政不再只是男人的特权。我们期盼营造一个更平等的社会架构。 在国会议席,而上届大选参与竞选的女性候选人仅有56人。来到2018年,各朝野政党共687名候选人中,女性候选人稍微上升至75人,佔了总数里的10.92%,而在州议席,各朝野政党共有176名女候选人,佔了总数的10.69%。 另外,截至今年11月,相比与去年的23名,在222名国会议员当中就有32名女国会议员。我们希望在未来有更多的女性政治工作者的参与。虽然女性候选人和国会议员的人数在过去5年呈上升趋势,但仍未达到两性自由竞争及平等的政治氛围。 行动党主张女性参政的同时,不但提倡职场性别平等,也能让女性在社会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为了在三个领域达到性别平等,即教育、健康及就业机会,我们应持有更开放的态度,互动扶持。纵观世界政治舞台,不管是英国的铁娘子撒切尔夫人,还是德国的总理默克尔,这都证明了女性参政不仅仅是口号,而是能实现在现实土壤的行动。 在此,我呼吁各位女党员踊跃出席,在12月16日 (星期日) ,上午10时开始,在梳邦再也Kompleks 3K MPSJ举行的2018年妇女组全国代表大会。 让我们一起告别落伍的性别歧视思维,尊重女性在政坛、职场和家庭所扮演的角色,不管性别、宗族和肤色,迈向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

张念群:女性90天产假纸上谈兵

希盟妇女组秘书兼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于2018年3月21日发表文告: 纳吉于2017年10月27日首次公布的女性90天产假至今尚未兑现 纳吉在2018财政预算案演讲中宣布,2018年是女性赋权年。然而迄今,我们依然不确定国阵有什么具体政策来赋权女性。 可是我们知道,其中一个在预算案中所宣布的重要政策,就是让私人领域向公共领域看齐,把女性目前享有的产假,从现有的60天增至90天。 去年12月,人力资源部副部长依斯迈阿都慕达利曾被报道表示,若雇主以女性雇员拿90天产假为由解雇她,雇主将会被调查和起诉。 然而这种声明只凸显了副部长的无知。事实是,若没有在国会修正《1995年劳工法令》第37条文、沙巴劳工法第83条文、以及砂拉越劳工法第84条文,私人界90天产假就不具法律约束力与强制性。我昨天在国会询问人力资源部长这一课题,他也亲口承认,目前政府没有任何一条法律可以用来对付那些拒绝给予女性员工90天产假的雇主。 自纳吉宣布90天产假后,迄今已经5个月,该公布仍然是纸上谈兵的一项建议。更令人感到遗憾的是, 人力资源部部长昨天亲口在国会内对我承认,国阵无意在这次的国会提出修改劳工法令法案。 国阵政府到底需要多长的时间去修改一项简单的法律?而更重要的是,国阵最终将在什么时候公布2018年女性赋权年的完整计划? 从怀胎到分娩,我们需要10个月的时间。国阵政府到底需要多久才能履行一个简单的承诺?会不会比女人用10个月生孩子的时间更长?

魏家祥自导自演涨学费 栽赃希盟新政府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揭露,马华总会长魏家祥早在10月23日, 即是新政府在国会提呈2019年财政预算案的9天前,已经向教育部提出拉曼大学学院欲申请涨10%的学费,而理由是为了应付日益高涨的成本,而不是因为拨款被削减。 张念群指出,马华总会长魏家祥指希盟新政府砍拉曼大学学院拨款,而导致拉大迫于无奈涨学费,是栽赃嫁祸的说法。 “魏家祥的做法,是在逼新政府吃死猫。” 财政部部长林冠英今天发文告指出,魏家祥显然睁眼说瞎话,怪罪联邦政府减少拨款,逼拉大提高学费,事实上他是有备而来,要让希望联盟政府成为代罪羔羊,遮掩马华要涨学费的事实。 魏家祥谎言被拆穿 “既然被拆穿了,魏家祥和马华应该向华社和拉曼学生道歉。” 林冠英说,魏家祥是一名优秀的演员,自导自演这次的涨学费事件,要不是被教育部拆穿了他的好戏,他绝对可以得到最佳演员奖。在拉大提呈给教育部的信件里,完全没有提到2019年的拨款会减少,只是提及为了应付日益高涨的成本。 “我们志在在捍卫学生的利益,所以不让马华涨学费。” 然而,马华捉紧拉大不放手的话,拉大教职员的福利该怎么办?拉大的教育前途会如何?马华以政治利益为先,可否会考量到这些人的权益? 不应该批准涨学费 另外,以拉大的账目显示,其现金流仍然是充足的,绝对可以应付新的一个学年,因此政府不认为应该批准其涨学费的申请。 林冠英指出,当政党选择办校时,就要有准备不能够获得政府的拨款,因为政府不能滥用纳税人的钱注入在一个政党拥有的高校。 “如果马华能够获得拨款,这样其他政党办学校也应该获得拨款;同理,为何只有马华能够拿到政府的钱来办学,其他政党却不能?“ “马华不应该典当和出卖教育宗旨与华社利益,请马华放过拉大,让拉大获得最少3000万令吉的拨款,而不是自私地不让拉大所培育出来的精英,即拉大校友总会接手。若是马华能够让政治与教育分家,拉大每年至少会获得3000万令吉的发展开销,十年下来就有3亿令吉的拨款了。“

Follow us

0FansLike
66,831FollowersFollow
14,000SubscribersSubscribe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