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部额外批150万拨款 华中18月获总额3650万拨款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在2019年12月26日针对“国民型中学(华中)建校拨款”发表文告: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发文告指出,财政部在2019年额外批准150万拨款作为7所华中的建校用途。 “除了雪兰莪加影育华二校获得30万拨款,其余的槟城恒毅中学(峇央峇鲁分校)、霹雳实兆远南华中学、霹雳怡保育才中学、柔佛利丰港培华中学、森美兰芙蓉振华二校和沙巴根地咬根华中学各别获得20万的拨款。” 张念群表示,华中在2018年和2019年皆获得教育部1500万的特别拨款,如今在2019年将获得财政部150万的建校基金,以及公益金500万的捐款,短短18个月内累计总额3650万。 在财政部和公益金的配合下,上述7所华中于2019年12月13日已获得公益金500万的捐款,并在当天直接获得这笔款项的现金支票。这笔500万令吉的捐款是为华中充作建校基金,资助各校在兴建新校舍的计划。 2019年12月26日,这7所华中额外获得财政部批准的150万的加额拨款,作为建校基金。 针对华中特别拨款,张念群说,希盟政府上任后,除了在2018年发放当时财政预算案被忽略的1500万拨款,在2019年同样拨款1500万,2020年更把特别拨款增加到2000万。 希盟和国阵的不一样之处,在于希盟上台后让华中获得制度化拨款,以及配合公益金的捐款,一起造福华教。 

政府应倾听前线医护人员心声 张念群促立即采取三举措

民主行动党国际秘书兼古来区国会议员张念群于2021年2月22日发表文告: 促请政府在疫情持续肆虐之际,认真倾听前线医护人员的心声,包括确保前线医护人力充足,以及为他们提供托儿服务。 自2020年1月第一波冠病疫情来袭开始,我们的医护人员就日以继夜地为国为民努力执勤,报章和社交媒体不时都能看到他们奉献与牺牲的暖心故事。毫无疑问,他们是国家的抗疫英雄。 因此当医护人员不得已地将他们长期面对的困境致函给国会议员,希望我们予以关注时,这是很令人失望的。 马来西亚医药协会(MMA)写给包括我在内的220名国会议员的信函中提及数项重要课题,包括前线人员人力不足、医护人员的福利待遇欠佳等。我对他们的诉求感到惭愧,因为这些都是医护人员应得的基本福利和待遇。 医护人员在抗疫上举足轻重,重视他们所需,就是对他们最好的肯定与支持。因此,政府需立即采取以下举措: 1. 确保前线医护人力充足 许多医护人员通过媒体,传达身心疲惫的状态。在一个高危染疫的环境下工作,医护人员无可避免地因与冠病病人接触,而需要隔离。当他们强制缺勤期间,导致同事工作量增加,而进一步令他们精疲力尽。因此,卫生部应该与公共服务局良好地沟通,如何确保医护人力充足。 在2021年财政预算中,财政部长承诺提供3万5000个公职就业机会,首要填补的包括护士、医护人员、福利官和临教。国盟政府应该交代,迄今已填补了多少的职缺? 2. 确保每名医护人员不必屈就于欠佳的福利和待遇 若要医护人员专注工作,政府需顾及他们的福利。我们也必须确保前线人员有充足的个人防护装备。 卫生部长于2020年承诺让合约医生从现有的UD41薪酬等级提升至UD43,至今仍未兑现。这让许多合约医生(马来西亚医药协会估计约有1万人)感染沮丧,尽管他们和UD43等级的正式医生承担一样的工作量和责任,他们并没有受到平等的待遇。 3. 为无法居家办公的医护人员提供托儿服务 我们的医护人员无法居家办公,而且一天里大部分时间都在工作。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部应该考虑到医护人员不稳定的工作时间,而设立托管中心协助他们照顾孩子。 对抗冠病,医护人员是我们的最后一道防线,同时也是遏止未来医疗危机的关键。人才已悄悄外流,正视和解决医疗人员的问题,是刻不容缓的。 我呼吁全体同僚,包括朝野议员,一起加入声援医疗人员的行列,让他们的声音让政府听见,我将与医疗人员同在!

古来水灾频传 张念群:政府应增拨款清理和提升河道

古来近期逢雨必灾,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呼吁政府增加拨款,以进行清理和提升河道工程,解决长期困扰古来的水患问题。 张念群坦言,自己早在去年10月将古来水患问题带入国会,向环境部提问古来水患问题的解决方案,部长也已作出回应。 “政府在2021年给予古来国会的拨款是30万令吉,只能进行6项河流维护工程,以降低古来发生水灾的风险。这是自2017年以来,古来所获得的最低拨款。” 她表示,2020年希盟执政中央时,古来国会选区共进行了19项河流维护工程,总额为124万8578令吉。 “定期清理河道,是降低水灾发生风险的重要举措。然而负责的水利灌溉局在2021年却获得非常不合理的拨款”,如果拨款没有增加,古来的水灾问题绝对不可能画上句号。”

印尼移工不来了! 无能政府拖垮国家经济

我国与印尼刚在4月1日签署的印尼家庭女佣聘雇及保护谅解备忘录,分别有印尼总统和我国首相见证。 结果短短3个月半的时间,我国就被印尼驻马大使赫莫诺斥责不遵守备忘录,也导致印尼暂停输出劳工到大马,这对面对劳力短缺的种植无异于雪上加霜。 示意图 新冠疫情爆发至今,古来的菜农、果农所聘雇的移工减少了三分之一至三分之二。导致不少菜、果农被迫减产,以缩小种植面积的方式来应对人手不足的问题。 然而,这种削足适履的方式却也随着农药、肥料的价格高涨而进一步推高蔬果的价格。 正当菜农、果农对移工入境翘首以待时,结果我国政府的无能却又触怒印尼政府,导致印尼暂停输出劳工到我国。

幼儿发展机构应成为发展学前教育推手

希盟妇女组秘书兼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于2018年6月1日,针对新政府将国家学前教育计划单位(Permata)交由教育部接管发表文告: 首相敦马哈迪宣布,原本属于首相署管辖的国家学前教育计划单位,如今将转由教育部管辖,对此我乐见其成。 在改朝换代前,希盟的国会议员就已多次向国阵政府提出上述要求,可惜不获重视。如今希盟执政未满一个月,却能在第一时间就拨乱反正。 然而,将国家学前教育计划单位转由教育部管辖,只是改革学前教育的第一步,因为目前负责学前教育的政府单位,除了PERMATA,还包括了福利部、教育部、社会发展局和国家团结局。 由那么多部门掌管学前教育,既费时又浪费资源。因此我们一早就在《希望宣言》中建议,设立“幼儿发展机构”,将各个负责学前教育的部门整合划一,并为低收入家庭提供津贴。 幼儿发展机构应该成为我国监管和发展学前教育的推手,负责7岁以下的幼童发展关键领域,其主要任务为监督幼教中心的运作,以及设定师资和课程的规范。 随着国家学前教育计划单位划入教育部,我们希望看到教育部能尽更大努力设立幼儿发展机构。以期在有关机构设立后,希盟政府可以落实以下政策: 第一, 推广学前教育的普及性,计划性地投入硬体设施与人力资源,来支援学前教育发展。 第二, 提供津贴与补助金,让每个家庭都能负担有素质的学前教育。 第三, 提升幼教中心和教员的素质,与能力发展。 新政府新希望,也为学前教育掀起新篇章,为幼儿缔造一个精彩的起跑点。

教师招聘乱象从生 七大问题投诉无门

去年,教育部展开一次性特别招聘教师计划,目标是录取1万8702名DG41级别的教师以填补该部学校的师资空缺。  我对教育部这项计划表示欢迎。然而,教育部和教育服务委员会应好好聆听,越来越多应试者所发出的申诉及心声,并作出回应。我接到的申诉包括: 1. 虽然面试许多具有幼教学士资格的应试者,但是为何获录取者却是少之又少? 2. 为何教育部和教育服务委员会开放让那么多高等教育机构幼教学士毕业生来面试,最后却没有给予他们公平的机会成为教师? 3. 为什么约有1000名来自幼教专业文凭的应试者,只录取区区12人?

稳定教育生态系统重要一步! 张念群:教师须优先接种疫苗

民主行动党国际秘书兼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于2021年2月5日发表文告,促教育部必须确保教师是优先接种冠病疫苗的目标群体之一: 自去年三月以来,学校因冠病疫情蔓延而关闭。停课固然在所难免的,但此举也带来诸多深远的负面影响。 关闭学校不单造成学生学习时数大幅减少,而且还导致学校原有的制度性保护措施终止。当中包括为B40学生提供的免费早餐、为原住民学生提供的各项教育援助等社会安全网。 虽然政府已落实将近一年的居家学习计划,然而我们对于此新常态的学习准备仍低于标准。至今,决定居家学习质量的3个关键问题,即电脑等硬体设备不足、网络连接和宽频覆盖问题,以及电视教育内容不足,仍差强人意。无可否认,重开学校应该是我们的首要目标。 然而,自今年1月学校重开让应考生返校后,陆续发生教师确诊冠病,引起了校园是否安全的疑问。教育部必须采取适当的措施,家长才会安心的让孩子返校上课。 有鉴于此,让教师优先接种疫苗,应被视为营造一个让孩子安全学习、稳定教育生态系统的重要一步。 去年12月,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已经呼吁在前线医疗人员与高风险群体接种冠病疫苗后,教师将列为下个优先接种的群体。 毫无疑问,这将有助于保护教师免于染疫,让他们可以进行实体课。始终保持学校开放,同时又能让父母,以及社会大部分人逐渐恢复生活正轨。 英国的教育部长威廉姆森也倡议让教师优先接种疫苗;在北爱尔兰教育部长彼得威尔的要求下,特殊学校的教员也将优先接种疫苗。 在大马,为何教育部长拉兹吉丁至今依然未为教师发声?教长应该展示他的领导才能,呼吁政府马上行动,为重开学校踏出第一步。 在疫情肆虐之际,优先确保教师的安全,因为他们是国家的宝贵资源,我们不能忘了他们的重要价值。

《当今大马》藐视法庭案713开审 张念群:判决影响全民言论自由

联邦法院今早审理《当今大马》藐视法庭案,民主行动党国际秘书兼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今早到法庭声援《当今大马》,表示案件判决将对马来西亚所有网络使用者有很深远的影响。 张念群担忧,如果法院判决对《当今大马》不利,将影响全国人民的言论自由,并把所有媒体和社交媒体使用者曝露在受对付的风险,因为他们必须对留言负责。 “今天我发了一个帖,如果有人来留言,恶意陷害,难道我也要为他人言论负责任?我们不是24小时坐在电脑前监督社交媒体(留言)。” 她说,对于不负责任的网络使用者,绝对支持警方和多媒体委员会采取执法行动,以避免问题小事化大,严重则制造种族矛盾和对立,以让发言者对自己的言论负责任,但此案不是针对发言者,而是针对平台。  联邦法院今日聆审总检察长依德鲁斯哈仑入禀起诉《当今大马》及其总编辑颜重庆藐视法庭一案。 依德鲁斯哈仑6月15日入禀法庭,针对《当今大马》一则新闻的读者留言,而《当今大马》及颜重庆藐视法庭。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日前发文告,强烈谴责有关当局的行动,困扰人们也挑起疑问,国盟政府是否正在压制言论自由的基本人权及压缩民主空间。

柔佛华文母语班老师聘书被扣押 教育部打压华文母语班?

我在4月14日收到一封华文母语班老师的来函,控诉他们至今仍未获得县教育局的委任信,导致他们至今无法在原本执教的中学开办华文母语班。 按照惯例,华文母语班老师如果无法在开学前获得委任信,县教育局都会口头允许校长让母语班老师授课。然而今年,校方却不被允许像以往一样先开班,然后才补上委任信。 几位华文母语班老师联络县教育局并询问原因。他们得到的答案是不允许学校开设华文母语班,因为教育局今年还没有收到给予华文母语班老师教学津贴的拨款,也无法承诺何时将会允许华文母语班老师执教。 柔佛州华文母语班老师去年面对津贴被拖延的问题。他们从去年8月开始就未获得津贴,甚至被告知因柔佛州教育局没有拨款,他们得义务教学。 在新闻曝光后,如今2021年母语班的津贴已经陆续发放给老师,然而今年的问题却变本加厉,许多华文母语班老师连聘书都拿不到,让人不得不觉得这是教育部对母语班老师的变相惩罚。 而最无辜当然是在国中求学的华裔学生,他们如今面对华文母语班没有老师教导的窘境。而一旦华文母语班无法成功开办,必然会对SPM华文科的考生人数造成影响,进而影响未来华小的师资。

政治双面人操弄种族课题 ...

巫统玲珑区国会议员三苏安努亚昨日在国会提及教育部落实单一源流学校的计划,以解决部分国人不暗国语的问题。 我对此充满疑问,如果上述建议真能解决部分国人不暗国语的问题,为什么巫统和国阵在掌权六十年里,都没有将之落实? 为何当三苏安努亚还是部长时,他没有建议教育部落实? 或是担任部长时的他,只会在内阁会议里 “静静”? 这是一项真诚的建议,抑或只是要以此课题操弄种族情绪? 部分就读国际学校的国人也无法掌握好国语,三苏安努亚是否也要求政府关闭所有国际学校? 这是典型的政治双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