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念群:从未隐瞒师资数据 马汉顺恶人先告状

民主行动党国际秘书兼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于2020年10月9日发表文告: 马汉顺指责我刻意隐瞒2019年在任期间师范招生的数据。事实上如果他有做功课,就会知道我于2019多次在众多场合主动提起华小组学额申请数目不足的问题。信手拈来就有2019年7月20日“优化教学,提升素养”马来西亚华校阅读教学大型公开课。“我要当老师”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衍生。 反之,不论是师资问题、恒毅中学二校,还是华小一年2000万增建拨款,马汉顺从未主动交代,若非国会问答,我们恐怕至今都不知道恒毅中学二校的批准和华小2000万增建拨款都泡汤了。 问问题=攻击人? 我9月7日的文告希望马汉顺告知对目前各源流学校所面对的师资荒的对策,马汉顺却觉得我是在攻击他。我明明已经要求教育部恢复招聘临教,马汉顺却指责我没有提出更有建设性的建议。我在2020年2月批准了5000令吉给予董教总“我要当老师”活动,可惜因为换政府而被砍,马汉顺现在指责我未曾协助董教总鼓励学生申请师范。公开数据满足大众的知情权,马汉顺觉得那是消费师资课题。所以隐瞒才是马汉顺最好的建设吗? 2019年师范招生不足,我在教育部开启了二度招生。二度招生后依然不足,我在教育部推动了二次临教招聘。马汉顺现在告诉我们教育部将在下个月启动华小师范课程 Program Diploma Pascasiswazah Pendidikan,这本来就是希盟为培训临教准备的课程。希望马汉顺能告诉大家,2021年华小的师资到底是多少空缺?教育部又要如何填补吗? 我在担任副部长期间,马华诸公包括马汉顺不曾消停。我的话马汉顺可能听不进,那让我以张盛闻的“金玉良言”勉励马汉顺,“别再不断指责前朝,请副教长发挥作用”。

教育部拨款400万助槟州光育小学 张念群:第一笔拨款200万已汇入董事局户口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宣布,教育部发放400万令吉的拨款协助槟州威北瓜拉姆拉光育小学建校,该校已在11月5日获得建筑准证的公函,在短短的1个星期内,第一笔拨款200万令吉已在11月12日汇进该校的董事局户口。 根据迁校程序,学校首先需取得搬迁准证,再取得教育部的建筑准证,之后就可以向地方政府申请规划准证,进行招标和展开兴建学校工程。 “光育小学已在今年4月取得搬迁准证,建筑准证也已经到手,我敦促该校董事部尽快向地方政府申请规划许可,就可立即展开建校工作。” 拨款不拖延 教育部秉持着拨款不拖延的做事方式,以协助光育小学顺利完成建校工程。张念群表示,希望光育学校能够在明年开始动工兴建,并在2022年开课,以容纳更多的学生,以及造福槟州当地的莘莘学子。 张念群指出,“教育部先在今年拨款200万令吉,其余的拨款将陆续根据建校进度发放,教育部和槟州政府将会尽全力协助光育小学。” “教育部给予光育小学的200万令吉拨款,是来自希盟政府在2018年开始设立的一年2000万令吉华小增建基金的拨款。” 光育小学将迁校至威南峇都加湾,而峇都加湾光育小学要兴建24间课室,中央政府将拨款400万令吉,以协助光育小学顺利完成建校工程。 希盟政府在华文教育的发展上不遗余力,想尽办法帮助全国的华小迁校和建校,其中包括提供拨款和减少繁文缛节,加速批准申请程序。

张念群:援助活动不应受到政治干预

民主行动党国际秘书兼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于2020年4月9日,针对政治势力介入导致古来国会物资派发活动被迫暂停发表文告: 由古来国会议员服务中心,联合古来县社会福利局一起合作展开的古来国会限行令物资派发活动,由于政治势力介入,于今日被迫暂停。 国家福利基金会一共提供1000份价值100令吉的物资,协助古来国会选区内的清寒家庭。古来国会议员服务中心提供了1000个受惠家庭名单予古来县社会福利局,并从4月5日起开始分发。 在短短4天里,我们与古来县社会福利局一共派发物资给来自士年纳、甘榜武吉峇都、亚逸文满新村、太子城、士乃大马花园、沙令等地区的605户家庭,确保他们在行动限制令期间不必面对断炊之苦。 然而,我们今天接到古来县社会福利局官员活动必须暂停的通知,原因是他们接到指示,“在反对党选区的物资派发活动,需由拿督斯里魏家祥负责协调。” 我想要问身为交通部长兼马华总会长的魏家祥,是否曾发出这样的指示?如果属实,为何他要阻扰我们与社会福利局的物资派发活动? 如今许多清寒家庭因为行动限制令而三餐不继,我们需要竭尽所能尽快将物资提供给这些家庭。 行动限制令于3月18日落实,古来国会议员服务中心就展开“限行令送暖行动”,为古来600户家庭输送物资。政府一声令下,非政府组织不能直接派送物资予民众,我们也立即配合,改为与社会福利局合作派发。 我促请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关注政治势力介入人民福利事务,导致援助活动被迫暂停的问题。疫情当前,新政府应该将人民的利益摆在第一位,竭尽全力协助人民渡过生活难关。

停课开课无标准 教育部无所作为

去年11月7日,新增新冠肺炎病例1,168宗,全国活跃病例1万1666宗。隔日,教长下令全国学校从9日关闭至年尾。 当被问到为何需要关闭处于绿区的学校,教育部长表示病毒不懂得区分颜色,不处于有条件行管令的地区一样发生病毒感染。 今年1月7日,全国新增新冠肺炎病例3,027宗,全国活跃病例2万5221宗。 教育部长和副部长说,全国学校将按照原定计划开课。 大学预科班的学生已经于1月4日返校上课。师训学院的学员也需于1月17日到校园报到。教育部的是否有任何最新计划?全国中小学是否将按照原定计划于本月20日开课? 我国目前的疫情与起去年11月相比,严重了一倍有余。可是教育部却视若无睹。 教育部的无动于衷是因为他们觉得新冠肺炎病毒如今已学会分辨颜色? 还是因为新冠肺炎病毒已经不会再威胁校园? 教育部绝对有必要好好向人民解释停课的标准与决定背后的逻辑。随着开课的日子步步逼近,全国的父母与莘莘学子都在等待教育部长于他的两位副部长的回应。 张念群

华中、独中拨款大增800万!

2020财政预算案:教育部续获最高拨款641亿 华中、独中拨款大增800万! 2020年财政预算案在众人引颈期盼之下,果然没有让人失望!多项惠民政策都直击国民生活需求,而且再穷不能穷人民,更不能穷教育,因此教育部依然是2020年获得最大数额拨款的部门,更从2019年的602亿令吉,增至2020年的641亿令吉,而华中和独中的拨款更是大增800万令吉! 其中独中的拨款由去年的1200万令吉直接提升到1500万令吉;而华中也从1500万令吉直接提升到2000万令吉!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财政预算案公布的1200万独中拨款也在2019年头直接发放完毕,让独中可以更好的规划全年开销。如今2020年财政预算案独中拨款提升,证明希盟政府不会忽略母语教育的发展,并且乐于伸出援手,鼓励母语教育健康发展。 此外,政府也额外拨款给全马2000所政府资助学校1200万令吉来支付水电及排污费用。 以下为2019年与2020年华教中学拨款对比: 其实除了例行的行政拨款之外,政府也继续投资在建造新学校,以配合人口增长的需求,却也发生现有学校长期被忽略的例子。因此,为确保现有的学校能提供更好的学习环境,政府便增加学校维护和提升工程的特别拨款,由2019年的6亿5200万令吉提高至2020年的7亿3500万令吉。 而当中,国民型华小的特别拨款依然维持5000万令吉,而华中与独中的特别拨款分别就多加500万与300万,总共增加了800万令吉! 自希盟政府执政后,在2019年就破天荒、首次拨款1200万于61间独中;而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中,不但继续拨款给予独中,更增加多300万!换言之,我国的61间独中将可在2020年中获得总共1500万令吉的款项。 除此之外,华中的拨款也增加了500万令吉,从2019年的1500万令吉拨款,增加到2020年的2000万令吉拨款。 希盟政府以行动证明政府为国家未来栋梁注入最大投资的决心,以及维护多源流学校的承诺。

“新闻式广告”自吹自擂 国盟到底浪费多少纳税人的血汗钱?

民主行动党国际秘书兼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于2021年1月21日发表文告,促国盟政府交代,究竟在疫情肆虐期间砸了多少钱在媒体刊登“新闻式广告”,为其政策自吹自擂和营造“美好的氛围”?  《星洲日报》于1月20日刊登在全国第4页的报道,标题写着“民众:欢迎安心配套 感谢政府再援助”。报道访问了23名大马人,并引述他们对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于过去1月18日宣布的“安心援助配套”(PERMAI)褒奖有加的反馈。   然而,同一天《星洲日报》柔佛版封面报道,对于同样的援助配套,却呈现了民众不同反馈。标题写着“商民:杯水车薪 无法及时受惠 安心援助配套难解困”。 读者或许会奇怪,为何受访的柔州商民,与全国版受访的23名国人对于同样的援助配套,反馈会出现天渊之别?难道安心援助配套遗漏了柔州子民吗?还是纯粹是因为柔州子民难以讨好?  如果仔细看刊登在全国版第4页的报道,答案就昭然若揭。我不确定究竟有多少读者留意到,在这篇报道的左上方,有标记这是一则“新闻资讯”。换言之,这其实是一则付费刊登的“新闻式广告”。 同样的一篇报道,也可以在《星洲日报》的网站上找到。但是网站上的这篇报道,却没有注明这是需要付费刊登的“新闻资讯”。 https://www.sinchew.com.my/content/content_2414043.html 2020年11月21日,还有一篇刊登于《星洲日报》的网站上的一篇报道标题是这么写的:“2021年预算案 | 国民:及时雨很好用”。 这次,报道访问了36名国人,他们对于预算案的反馈都给予正面评价。同样的,网站上的这篇报道也没注明是需要付费刊登的“新闻资讯”。 https://www.sinchew.com.my/content/content_2380694.html  同样的报道刊登在2020年11月22日的《星洲日报》全国版第4页,报道的左上方,有标记这是一则“新闻资讯。同样的,也是付费的“新闻式广告”。 国盟政府究竟在《星洲》以及其他媒体上刊登了多少“新闻式广告”?纳税人的血汗钱,又有多少被用作国盟政府自吹自擂的用途? 除了提高自我的声望、营造虚假的良好感觉氛围外,政府发布此类广告能达到什么目的?广告能够减轻人民所承受的艰辛吗?还是广告能为人民提供粮食、创造就业机会和避免企业关门大吉? 国盟政府必须向广大纳税者坦白交代,究竟这些宣传手段耗费了多少公帑!

幼儿发展机构应成为发展学前教育推手

希盟妇女组秘书兼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于2018年6月1日,针对新政府将国家学前教育计划单位(Permata)交由教育部接管发表文告: 首相敦马哈迪宣布,原本属于首相署管辖的国家学前教育计划单位,如今将转由教育部管辖,对此我乐见其成。 在改朝换代前,希盟的国会议员就已多次向国阵政府提出上述要求,可惜不获重视。如今希盟执政未满一个月,却能在第一时间就拨乱反正。 然而,将国家学前教育计划单位转由教育部管辖,只是改革学前教育的第一步,因为目前负责学前教育的政府单位,除了PERMATA,还包括了福利部、教育部、社会发展局和国家团结局。 由那么多部门掌管学前教育,既费时又浪费资源。因此我们一早就在《希望宣言》中建议,设立“幼儿发展机构”,将各个负责学前教育的部门整合划一,并为低收入家庭提供津贴。 幼儿发展机构应该成为我国监管和发展学前教育的推手,负责7岁以下的幼童发展关键领域,其主要任务为监督幼教中心的运作,以及设定师资和课程的规范。 随着国家学前教育计划单位划入教育部,我们希望看到教育部能尽更大努力设立幼儿发展机构。以期在有关机构设立后,希盟政府可以落实以下政策: 第一, 推广学前教育的普及性,计划性地投入硬体设施与人力资源,来支援学前教育发展。 第二, 提供津贴与补助金,让每个家庭都能负担有素质的学前教育。 第三, 提升幼教中心和教员的素质,与能力发展。 新政府新希望,也为学前教育掀起新篇章,为幼儿缔造一个精彩的起跑点。

张念群:国盟前后矛盾造成师生困扰

民主行动党国际秘书兼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于2021年2月23日发表文告: 距离3月仅剩6天,财政部长承诺的15万台手提电脑在哪里?国盟政府的前后矛盾和粗燥规划,继续让师生们承受苦果。 财政部长拿督斯里东姑扎鲁夫在1月27日发表的声明中表示,将加速发放政府官联公司(GLC)和相关投资公司所捐赠的15万台笔记本电脑,并透露2月将开始发放。 今天已经是2月的最后一个星期,财政部长承诺的15万台手提电脑依然不见踪影。 另一边厢,教育部长却于2月19日宣布,学生将在3月1日陆续重返校园。当天,全国单日新增2936宗冠病病例,全国累计3万6797宗活跃病例。 相比之下,当教育部长在2020年11月8日宣布将从隔日起关闭全国的学校时,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是852宗,活跃病例为1万1689宗。 显然,当前的疫情比去年11月严重至少3倍,但教育部依然决定重开学校。教育部是否愿意承认他们在去年11月8日关闭全国学校是错误和不周全的决定?   更何况,教育部才在2月2日宣布新的“居家学习手册2.0”。为了能赶在教育部给予的期限2月22日开始使用,老师们努力不懈地筹备新时间表和教材,投入了无数的时间和心血,只为了让学生更好地学习。 老师的心血换来的是教育部长的改弦易辙。这意味着,老师们费尽心思准备的新时间表和教材,只会用上短短一个星期。 教育部不周详的安排,对老师、家长和学生造成很大的困扰。国盟政府这样前后矛盾和缺乏规划,只会令整个教育体系陷入杂乱无章、师生及家长身心俱疲。

希盟支持教育源流百花齐放 霹雳州和丰兴中获46万大红包

希盟支持教育源流百花齐放 霹雳州和丰兴中获46万大红包 国会下议院副议长倪可敏于出席霹雳州和丰兴中学校活动时,向媒体特别强调,希盟政府会一直保留国内多源流教育,以让多源流教育可以百花齐放,更为国家培育精英。 不仅如此,希盟政府更会致力于保护华校,势让华校过去百年的“血泪史”改写为“辉煌史”。他表示,希盟政府并非空口说白话,而是绝对赋予实际行动。在副教育部长张念群的帮助下,霹雳州得以拨款30万令吉的“大红包”给予霹雳州和丰兴中学校以祝贺他们欢庆百年校庆。 倪可敏在主持和丰兴中小学的游泳池动土礼开幕礼时,具有5头醒狮的欢迎,更妙用“五福临门”祝贺兴中学校获得希盟政府拨款共46万令吉的5大红包。倪可敏指出,这5大红包为: 1) 也朗州议员罗思义拨款1万令吉; 2) 和丰国会议员柯沙文拨款5万令吉; 3) 霹雳州务大臣拨款10万令吉(2019年5万,2020年5万) 4) 教育部拨款10万令吉于兴中小学; 5) 教育部拨款20万令吉于兴中华中。 倪可敏也补充说,兴中学校有了这些拨款后,不但达到他们原本200万令吉的筹款目标,甚至是超越的,因此兴中学校期盼兴建游泳池的计划是指日可待了。 另外,倪可敏也表示,马来西亚最重要的资产为多元,各个种族、宗教和文化都和平共处,才能缔造出真正特立独行的“马来西亚文化”。而在马六甲打金街与霹雳州安顺的街道上,就能够看见5大宗教共同生存,百年和谐的画面,这是非常值得全马人民一同珍惜与维护的。 因此,希盟政府维护各源流学校是必然的举动。而兴中学校是他展开霹雳州“华中之旅”的第一站。接下来,他会马不停蹄地继续走访州内其他16所改制的国民型中学,深度了解学校面对的问题后,再提供最适合的协助。

申报财产只闻楼梯响 张念群:慕尤丁缺乏肃贪意愿

若丹斯里慕尤丁认真想要落实《国家反贪计划》(NACP),则他应先强制所有正副部长申报财产。 NACP于2019年推介,马哈迪在报告中的<愿景声明>中指出: “在2018年5月9日之前,大多数马来西亚人对在国际上被称为盗贼政府及其猖獗的腐败行为感到厌恶,他们通过投票换政府来表达厌恶,人民推翻了自独立以来一直统治国家的政党/联盟。因此,新政府要切记,能够推翻一个统治了长达61年政权的,正是政府的贪腐。 ” 讽刺的是,现在丹斯里慕尤丁选择与盗贼政府的政治领袖共组政权。 NACP反贪计划六个关键领域,包括政治人物的廉正、透明和问责、公共行政、政府采购、执法、法律和司法以及企业管理,而申报财产是实施NACP计划中22项的优先举措之一。 据报道,慕尤丁于3月11日的国盟首次内阁会议中要求,所有内阁阁员需要在一个月内申报财产。然而在将近4个月后,内阁阁员申报财产却还是只闻楼梯响。 正如NACP报告中所提及,申报财产的努力在执行上受到阻碍。这主要的原因是因为缺乏政治意愿而阻碍了反贪计划。 现任首相是否重犯国阵时期同样的错误? 张念群 古来国会议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