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除马新高铁之后,也别忘了改善大新山公共交通

鉴于财务状况吃紧,内阁昨日决定取消马新高铁计划,我相信这是一个痛苦但正确的决定。 然而,我敦促政府考虑以一些小型但更经济实惠的项目取代高铁计划,以改善大新山区的公共交通。 仅此提供一些建议供新政府参考: 1. 在全长1.7公里的柔新长堤建盖人行道以减缓阻塞。 每天平均有约30万人步行越过新柔长堤,专设的人行道将让他们获益,提升安全保障从而降低意外。 2. 提升现有的KTM火车服务,增加班次或车厢,为更多乘客提供服务。 同时也应该提升轨道,通过 Gelang Patah / Nusajaya 衔接新加坡 Jurong East。 3. 提早完成柔新捷运系统(RTS)。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政府于今年1月签署了一项协议,计划于2024年年底前完成柔新捷运系统。这项计划拟定衔接柔佛新山武吉查卡(Bukit Chagar)站至新加坡兀兰(Woodland)捷运站,并将行程缩短至30分钟。 我很高兴交通部长陆兆福昨日重申了我们将落实这一项目。我吁请政府考虑将这个计划提早完成,因为柔新捷运将协助舒缓新柔长提上15%的堵塞。 4. 延长金马士-新山双轨电动火车(ETS) 至新加坡 我们已经有通向北部的双轨电动火车,希望交通部可以考虑延长南部金马士-新山的 ETS连接至新加坡,让新马两地的旅人有多一个选择。 大新山区的人口目前已经超过150万,我们迫切需要轨道公共交通系统来提高大新山区人口的生活质量。因此在宣布废除新马高铁后,我恳请政府考虑,如果善用省下的资金进行一些较小型的工程,以改善大新山区的公共交通系统。

研究反映居家学习效果不彰 张念群对教育部提出质疑

只有36%的学生在行管令期间,能自行在家使用学习教材上课。既然如此,自行居家学习还适用吗?这样的学习有效吗? 根据教育部的计划,除了一些组别的学生如全寄宿生和学生人数较少的学校,返校上课的学生人数限制在50%。 这意味着,每周轮流返校上课的模式落实后,一个星期一组学生将返校,而另一组学生将自行居家学习。 我支持教育部重开学校所作出的所有努力,然而为了学生的利益,我不得不对自行居家学习的有效性提出质疑。 根据教育部的研究结果显示,有51.2%的学生居家学习时感到压力。 其中,48.9%的学生因和老师有限的交流而感到压力,也有55%的学生因和同学有限的交流而觉得压力,53.4%的学生因上课时缺乏指导而感到压力。

教育部拨款华校使命必达 森美兰共获1146万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今日亲临森美兰州,移交总数99万5千令吉的公益金拨款,给予森州35间政府华小(俗称全津贴华小)。森州35间华小皆出席仪式,在现场接领银行正式支票,并可以最短的时间内将支票存入董事部户口,尽快进行学校硬体的提升和维修工程。 张念群也指出,在新政府上台一年多的时间里,森州华校总共获得1146万3千令吉的拨款,这可以说是史无前例的记录。这显示新政府从来不曾忽略华文教育的发展。她也呼吁所有华校的董事部在获得拨款之后,善用资金来提升学校设备,为华校学生塑造一个舒适的学习环境。 在华小增建和搬迁方面,森州的晏斗吁鲁干中园华小获得教育部300万拨款,建校工程已经完成,在今年9月获得CPC(实际竣工证书),明年1月可以正式启用新校舍,造福森州华社。而丘晒园华小则获得教育部50万令吉拨款,目前正在进行第二期建校工程,估计需要一年多时间完成。 总的来说,新政府虽然不是十全十美,但在华校拨款方面是尽心尽力。森州华校获得高达1146万的拨款是大家有目共睹的,通过银行电子转账和颁发银行正式支票也是首开先河,除了避免中间人干捞拨款,也可以提升效率,让校方马上把钱用在学生身上。 以下为希盟政府对森州华教拨款及公益金拨款明细。 2018年:46所华小获得总数245万5000令吉、4所华中获得92万令吉; 2019年:46所华小获得236万5000令吉、4所华中获得84万令吉、2所独中获得38万8000令吉。 另外,在建校拨款方面,乌鲁干中园华小获得300万令吉拨款,丘晒园华小则获得50万令吉。 由以上数据得出,在希盟政府直接拨款的款项总数为1046万8000令吉。 此外,在公益金提供的拨款方面,2019共有35所华小获得总数99万5000令吉。希盟政府拨款加上公益金拨款,总数为1146万3000令吉  

教师招聘乱象从生 七大问题投诉无门

去年,教育部展开一次性特别招聘教师计划,目标是录取1万8702名DG41级别的教师以填补该部学校的师资空缺。  我对教育部这项计划表示欢迎。然而,教育部和教育服务委员会应好好聆听,越来越多应试者所发出的申诉及心声,并作出回应。我接到的申诉包括: 1. 虽然面试许多具有幼教学士资格的应试者,但是为何获录取者却是少之又少? 2. 为何教育部和教育服务委员会开放让那么多高等教育机构幼教学士毕业生来面试,最后却没有给予他们公平的机会成为教师? 3. 为什么约有1000名来自幼教专业文凭的应试者,只录取区区12人?

行动党4议员“撑阅读,救书市” 143所独中华中获捐赠书籍

民主行动党4名国会议员发起“撑阅读,救书市”运动,以行动支持受疫情冲击的本地出版社,同时也为全国143所独中和国民型中学(华中)增添书籍。 上述活动由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发起,并获得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亚庇国会议员陈泓缣响应,一共捐赠1430本书予62所独中和81所华中,包括恒毅国民型华文中学位于Bayan Baru的校区。 张念群今早与陈泓缣和黄家和,一起出席于文运书坊举办的书籍移交仪式,出席者也包括大将出版社代表,总编辑马保靖 、业务经理毛伟俊 、副社长林明志和文运企业代表,市场执行员潘燕婷。 张念群就此表示,因疫情肆虐缘故,许多行业面临冲击,而本地出版社也面对持续经营的挑战。 她指出,通过“撑阅读,救书市”运动,每所独中和华中能够获得一套大将出版社,和一套文运书坊的书籍,籍此也希望能丰富各校图书馆的藏书。 “在此要谢谢大将出版社、文运书坊和全国华中校长理事会的配合,让活动能顺利进行。” 一同响应的亚庇国会议员陈泓缣也表示,“大将出版社和文运书坊为顶住新冠肺炎的冲击,纷纷举办书籍促销活动。有鉴于本地出版社过去在推动阅读风气与文化事业上,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我们决定以行动表示支持。” “疫情期间学校面临停课,学生依然可以通过阅读学习到新知识,因此我们需要持续性地推广阅读风气。”

疫苗短缺私人诊所接种喊停 张念群抨中央政府亏待柔佛

私人诊所接种服务暂延,疫苗分配全国倒数第三,中央政府亏待柔佛,应即刻向发马购买疫苗免费分配给人民。 柔州许多参与全国冠病免疫计划的私人诊所,先前接获通知能够于7月20日起提供冠病疫苗接种服务,结果因为疫苗短缺导致进度遇阻。 迟至今日,这些私人诊所仍未接到通知,什么时候能提供冠病疫苗接种服务。 不单如此,截止7月21日,柔州所获得的疫苗数量仅为143万9520剂。换言之,柔州总人口中每100人只获得38剂的疫苗,此数据为全国倒数第三低。 截至7月21日全国疫苗分配与接种数据: 显然,柔州没有获得应得的疫苗数目。即使柔州人的疫苗登记率高达91.8%,远远高于全国平均登记率的79.8%,我们所获得的疫苗分配仍然非常之少。 柔佛有能力每天接种多达 6万剂疫苗。然而由于所取得的疫苗有限,目前的疫苗接种率在过去 7 天只达到平均每天 3万2500 剂。 柔佛应该在 7 月份获得 129 万3000剂疫苗,但直至今天,我们仅获得 69万5370 剂。 就算我们这个月获得了129 万3000剂疫苗,这依然远远不足。要达到每天接种 6万 剂疫苗,我们每月需要获得至少180 万剂疫苗,而这个要求一点都不过分。 中央政府应停止以辉瑞公司拖延疫苗供应为借口。发马公司已获准出售1400万剂疫苗,为何在众多百姓苦苦等待疫苗的情况下,仍允许发马公司牟取暴利? 为何我们不能向发马公司购买疫苗,并供应给那些至今仍面临疫苗短缺的州属?届时,柔佛州的私人诊所将能立即进行疫苗接种,公私协作行业冠病疫苗接种计划(PIKAS)下的数以万计的柔州员工也可以立即接种疫苗。 难道中央政府至今还不明白,最好的疫苗就是可以即刻接种的疫苗? 张念群 古来国会议员 民主行动党柔州署理主席

紧急状态无用,国盟应化被动为主动 8项建议加速控制冠病疫情

民主行动党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与家庭医生兼专栏作者吴奕品于2021年2月1日发表联合文告,促政府采纳8项建议加速控制冠病疫情:   我国已连续三天突破单日5000宗冠病确诊病例。显然,宣布紧急状态并不能抑制疫情蔓延,也证明紧急状态是毫无必要的。   当务之急,政府需要化被动为主动,采取必要举措来控制疫情。卫生部和首相主持的国家安全理事会,必须就冠病密切接触者追踪模式的速度和迫切性,彻底进行改善。   如果我们无法有效地追踪密切接触者,病毒将会蔓延至我们无法控制的地步。届时任何举措将为时已晚,国人在行动管制令1.0的努力和自律也将徒劳无功。   以下我们的8项建议:   1. 调派武装部队以电话协助追踪工作,以及通过电话监督居家隔离者;   2. 授权私立医疗单位的家庭医生(General Practitioners)发出隔离令/居家隔离令。让家庭医生治疗及跟进轻微症状的冠病确诊者;   3. 设立全国统一的数据库和系统,以让家庭医生都能定时将患者数据、健康状况、隔离及解除隔离的资料更新到系统中。未能按时呈交报告的将受到处分;   4. 大规模使用抗原快速检测试剂(RTK-Antigen),为有症状的人士、住在易受感染地区的人士、高风险年龄层,以及那些与确诊者密切接触者进行检测。同时必须有效地进行居家隔离监督工作;   5. 为有轻度症状的人士,在抗原快速检测试剂呈阳性反应后提供立即治疗,并且通过聚合酶链式反应检测(PCR Test)再做确认;   6. 在检测结果出炉前,所有冠病密切接触者应被预设为确诊者。他们需马上进行居家隔离并接受冠病检测;   7. 严格筛选有效的冠病疫苗,并加快全国疫苗接种计划,同时时时公布计划进展,因为人民有知情权;   8. 确保所有的冠病评估中心(CAC)在疫情期间每周工作7天,改善该评估中心和县属卫生局的24小时热线服务,以确保人民能容易获得信息与协助。  

优先解决拥有迫切需要的华小需求 张念群:不应也不能是零和游戏

希盟时代的华小增建政策是以人口需求为依归,并以拥有迫切需要的地区为优先。 2018年教育部 EPRD (Education Planning and Research Department)针对10所新华小的地点做出审查,发现几所新华小的地点并没有迫切需要 (Tiada keperluan mendesak)。 根据教育部EPRD的报告,雪兰莪朱运兴华小原本建议的地点Taman Putra Prima在当年只有16%的华裔人口,因此并没有迫切需要。 同一年,蒲种数个团体及居民,提出因蒲种汉民华小、新明华小和沙登岭华小的学生人数爆滿,急需增建一所华小,并选址在金蛮第五区,即目前准备动工的地点。

副教长捎来喜讯 误选学科毕业生获面试机会

经教育部与教育服务委员会(SPP)磋商后,教育服务委员会同意,为早前不获面试通知的一群苏丹依德利斯教育大学 (UPSI)中文教育系毕业生开放多一次的面试,以顺利赶在今年杪派到中学执教,减缓师资问题。 副教长张念群表示,教育服务委员会同意把这次特别开放的面试安排在10月,面试地点为布城。因为误选科系而不获面试通知的教育系毕业生可在近期登录教育服务委员会网页查询面试通知,或留意手机短讯通知。 然而,教育服务委员会强调,倘若有关毕业生因为逾期更新个人资料,即在2019年6月15日过后才更新个人资料,则今年将不获面试机会。 另外,教育部也再次提醒其他教育系中文组毕业生,往后在网站里填写资料时,要注意主要学系(Bidang Pengkhususan)选项栏,应该选择的是教育系中文组 (Pendidikan - Bahasa Cina) ,而非中文系 (Bahasa Cina)。 必须厘清的是,教育系中文组和中文系有所不同,除了教导中文内容之外,也会让学生学习教学方法,并到学校进行实习。而中文系课程并不会教导教育元素。中文系毕业生若有意成为教师,必须另外考取教育文凭。

呼吁首相介入郭鹤年事件 马华最佳良策?

民主行动党国际秘书兼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于2018年2月28日发出的文告: 廖中来在推特上发文表示,他已向首相纳吉传达华社的感受,并希望首相将会介入针对郭鹤年的无谓且不实的攻击。 虽然巫统领袖如纳兹里等,可能会停止针对郭鹤年的恶意攻击,但那远远不足。马华是否也有要求纳兹里与达祖丁阿都拉曼向郭鹤年道歉呢? 这两位巫统领袖用以攻击郭鹤年的字眼,是非常粗鲁且不恰当的。事实上,郭鹤年办公室已经发出声明,澄清所有关于捐款给行动党以推翻国阵的谣言。然而纳兹里对自己的行为表示毫不后悔。马华是否认同纳兹里必须对他的流氓式的态度负上责任? 马华总会长在文告中并没有要求纳兹里道歉,是因为早已知道这将是徒劳之举? 2015年,时任农业部长依斯迈沙比利对马来人发表“杯葛华商论”以逼迫华商调低物价。 当时,布城发出了一篇文告来“澄清”部长的言论是针对所有不实的商人而非仅是华人,但马华却依然坚持农业部长依斯迈沙比利必须为他“荒谬、极端与种族主义”的言论而道歉。 但农业部长依斯迈沙比利道歉了吗? 答案是没有。 如今历史重演,这一次受害者不是马来西亚的华商,但却是华商中的佼佼者。但这些针对郭鹤年的攻击,却比以往都更荒谬、极端与种族主义。 然而,我们却不见马华要求纳兹里向郭鹤年道歉,尽管正是郭鹤年在1986年,以2000万令吉将他们的总会长从新加坡保释出来。 这是否是因为,马华清楚知道自己在2015年时无法要求农业部长依斯迈沙比利道歉,如今若要求纳兹里道歉,也是在自取其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