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四年级需学习鉴赏爪夷文?教育部:那只是爪夷文书法啦!

小学四年级需学习鉴赏爪夷文?教育部:那只是爪夷文书法啦! 中文媒体今天发布了一篇关于小四学生收到通知说接下来需要学习爪夷文书法,引起社会恐慌。许多家长在还没了解事情来龙去脉之前就已经开始担心孩子的学习问题,毕竟不论在情在理,这都会加重孩子的学习负担。因此教育部火速在这个谣言开始疯传之后立刻澄清。 教育部发出的文告中显示,在正式推出新课程前,已经到学校进行实验性教学,并获得学校里学生正面的反应。早在2016年进行KSSR(Semakan)马来文的课程与评价标准分布表时,就将爪夷文书列入小学第二阶段的趣味语文之中,即明年2019年四年级,国民型小学的国语趣味语文技能将在介绍爪夷文书法。 教育部的目的其实是让学生理解马来文从爪夷文到罗马字母的演进,也让学生掌握书写优美字体的技能,同时培养书写时的审美观。而且负责教授此课程的老师也早在师训学院培训时就已经学习这项技能,而学校老师也将陆陆续续参与教育部提供的培训课程,因此并不存在老师不熟悉教学的问题。 教育部澄清文告中也指出,这项学习技巧并没有纳入评估表现标准,考试并不会测试爪夷文的掌握程度。教学最主要的目的还是让学生可以掌握书写优美字体的技能。其实,在过去学生从一年级就也有开始学习英文读音辨识及拉丁文书法;另外,小学三年级至中五也有在华文课学习毛笔书写的教学活动,加入爪夷文书法,可说是各种书写文字的多元绽放。 消息也指出,四年级一整年的爪夷文书法只写了5个马来文熟语(Simpulan Bahasa)。就算学生可以这5个熟语用爪夷文背得滚瓜烂熟,这和所谓的“学习爪夷文”,也还有好大一段的距离呢!

教育部努力的成果 开南华小200万建校经费已过账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去年11月25日为砂拉越华社捎来好消息,即是诗巫开南华小获得批准搬迁至古晋,同时中央政府同意拨款200万令吉,作为开南华小建校的初步建筑经费。 在短短1个月的时间,财政部已于12月30日发放200万令吉建校拨款,该拨款也已经过账到新校董事部户口。这对于开南华小来说,绝对是2020年一份很好的新年礼物。 教育部在处理华校拨款时,一直秉持着拨款一定到手的原则,展现了新政府的办事新典范,绝对不会像前朝政府那般讲话不算数,拨款被消失得无影无踪。 教育部努力的成果 开南华小无需再苦等多年,在经过教育部快速而不马虎的处理迁校准证和拨款,让开南华小得以在短时间内完成迁校程序以及获得拨款,是教育部努力的成果。 教育部协助开南华小解决了搬迁问题和招生困境,事缘近年来,诗巫开南华小面对招生问题,因为该校附近另有两所华小导致学校相互竞争学生来源。因此将开南华小搬迁至合适的地点重新安顿,可以协助该华小解决面对招生的困境。 2年前,一名热心华教的发展商慷慨捐献约10英亩的地段给开南建校委员会作为该校的新校地,这片地段坐落在三马拉汉地区(靠近Riveria附近)。2019年4月,开南华小的建校委员会联系张健仁,要求他协助开南华小的迁校申请事宜。在经过张健仁积极跟进,以及会晤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进行商讨后,教育部开始着手并积极处理和完成相关的申请程序,让开南华小的搬迁目标得以快速获得批准和落实。 除了诗巫开南华小,教育部也已经出手解决其他华小的搬迁与增建计划。 教育部上任后开始落实制度化拨款、努力增加华校拨款、让拨款数字不断提高,以及针对搬迁和增建华小所做出的努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而这种种的变革也展示了教育部这20个月来所做出的业绩。

张念群:马华如今逐渐式微,是自己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民主行动党国际秘书兼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于2018年2月27日 的文告: 何国忠与其发表文告批评林吉祥,不如声援被巫统围剿的郭鹤年 马华副总会长何国忠发表文告,抨击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和行动党发动“剿灭论”,但事实上马华如今逐渐式微,是自己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何国忠和众马华领袖到今天还不明白,马华从1995年大选赢得30国会议席和70州议席最高峰时期,到2013年大选仅剩下7国11州的最糟成绩,最大的原因是失去民心。 以近期的例子而言,对马华恩重如山的大马首富郭鹤年,连日来遭巫统领袖炮轰得体无完肤,然而作为马华代表的马华总秘书的黄家泉仅以“感到遗憾”回应,印证了常将“维护华人权益”挂在嘴边的马华,实际上对于巫统施加的不公不义,是多么的无力和窝囊。 有鉴于此,何国忠等众马华领袖,与其发表文告批评林吉祥和炒作“剿灭论”课题,不如以实际行动向巫统发出强烈抗议和声援郭鹤年,证明马华不是巫统的拥簇。 来届大选,马华虽然对外高调称华裔选票已回流国阵,但马华总会长廖中莱、署理总会长魏家祥和总秘书黄家泉,皆不敢到华裔为主的选区上阵。原因很简单,口号毕竟是口号,马华完全无力挽回华裔支持,则是铁一般的事实。 何国忠文告中提到林吉祥两场败仗,分别是1968年的雪兰莪沙登州议席补选输了给马华候选人,以及1995年大选,在丹绒三役中,不敌前民政党主席许子根。 的确,林吉祥曾经于上述战役吃下败仗,行动党在1995年大选,在槟城甚至只输剩一个州议席。不过遭遇失败后,行动党并没放弃于雪州和槟城继续耕耘,争取赢回人民的支持。 第12届大选,行动党和盟党不单赢得雪州和槟城州政权,我们也于第13届大选进一步巩固两个州政权。雪州沙登国会议席上届大选,行动党的多数票为4万2206张,而丹绒武雅的多数票则为5515张。 而提起林吉祥这段败选往事的何国忠,自上届大选败阵居銮国会议席后,如今只能逃到地不佬国会选区,希望藉副总会长的权力,盘踞这个马华上届大选仅存的7个国会议席之一。 何国忠口中不离选区服务,但为什么何氏没有在败选后,留下来继续在居銮上阵?是他对自己没有信心,还是认为马华地不佬基层服务做得不够出色,需要由他亲自带领? 马华领导层说一套、做一套,不愿正视华裔不满马华的原因,仅想着在大选前,祈求华社给予同情票。这样的消极竞选方式,要人民如何买账? 行动党提倡“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就是希望大马有朝一日能跳脱种族主义。相反,马华继续强调“华基政党不能被剿灭”的论调,则是延续以种族分而治之的旧有政治模式。 这两个方向,就是行动党和马华之间的差别,也是马华注定无法挽回民心的最大原因。何国忠或许并非真的不了解,只是比起面对和解决问题,逃避和将责任推卸给对手,是更容易的应对方式。

新城华小获35万拨款 教育部助建委会完成最后建校工程

教育部今日宣布为加影新城华小拨款30万令吉, 而万宜区国会议员王建民也拨出5万令吉,为新城华小带来总数35万令吉的拨款,协助建委会完成最后的建校过程、添购之前被偷走的电缆以及桌椅家具等设备,以期能够尽快开课,惠及地方华社。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连同雪州行政议员黄思汉、 万宜国会议员助理丘钦瀚共同巡视加影新城华小后,为当地华社捎来这个好消息。加影新城华小坐落于加影第二城镇,虽然硬体建设已完成年余,但却迟迟未能完成最后的建设工作,导致拖延多年仍未开课。 加影新城华小至今仍未开课,在地方社会造成不必要的困扰和臆测。主要原因在新校舍建筑物的各项问题,其中包括:建委会仍未向消防署申请进行例行检查、未提呈21项结构与基建文件图测的G表格(Borang G)、 未申请“建筑落成与完工准证” (Certificate of Completion and Compliance,俗称CCC)。 加快完成程序 而在2008年加影新城华小早已获批,然而却因为前朝的拖延态度导致加影新城华小经历了十年都还没成功开课。而在现任政府接手之后就加快进度,确保新城华小可以尽快开课。 教育部副部长办公室早在去年11月15日就已召开加影新城华小特别会议,了解建委会面对的问题之后,就已经着手安排相关人士协助建委会,并一一跟进处理他们的问题。在会议结束后的一个星期,加影市议会就已经发出建委会申请水表所需的“注册地址批文”。然而,在去年2018年11月获得注册地址后,雪州水务局在三个月后即2月20日才接获建委会申请水表的相关文件和付款。随后,雪州水务局在2019年3月1日就已经完成水表的安装工作。 在今年4月24日,教育部连同雪州行政议议员和加影市议员主动到新城华小校舍了解学校电缆被盗窃一事的详情,积极探讨解决方案。教育部在今年6月14日发出信函,向建委会要求经过会计师审核的账户、银行户口结存单和银行账目等文件以处理拨款事宜。然而,建委会却迟至8月30日才呈交教育部拨款所需要的完整文件。 在审核了建委会所呈交的所有文件后,教育部为建委会带来总数35万的拨款,协助处理他们所面对的问题。在此,教育部也特别呼吁建委会善用教育部拨款,加紧脚步进行以上各项申请,以让荒废已久的校舍可以尽快投入使用。建委会在完成以上程序之后,教育部方能进行学校注册并安排行政人员和师资准备开课,造福当地华裔子弟。 另外,教育部副部长也呼吁建委会尽快提呈家具等设备的报价,这样教育部才能根据报价给予相应的拨款。除此之外,在场的雪兰莪行政议员黄思汉也特别指示加影市议会提供特别通道,以让新城华小在部分整修工作尚未完整的情况下,先向市议会提呈表格申请建筑落成与完工准证(CCC),这样市议会就可以发出”附带条件的批准“(Lulus bersyarat),而学校可以同时间让承包商进行最后的整修工程,以帮助加快学校开课进度。

全国1800所拨款逐步下放,会一一公布受惠名单!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在2019年10月3日针对2019年特别拨款发表以下文告: 教育部在2019年发放给学校的提升和维修拨款(简称“特别拨款“),包括华小5000万、华中1500万、教会学校5000万和泰小5000万。 这些特别拨款已经在这个星期开始下放,和2018年一样是通过电子转账直接汇款到董事部户口。大家可以查阅相关银行户口,有的学校已经知会收到相关拨款。 同时间,由公益金给予政府华小(俗称全津华小)的2000万教育拨款也从上星期起陆续移交给学校。 希盟政府继续“今年拨款今年发”的原则,各校在获得这笔拨款后,可以开始计划在接下来的年终学校假期进行提升和维修工作。 此外,还未收到拨款的学校也请静心等待,因为是按阶段进行全国近1800所学校的汇款,相信其他学校在陆续会收到今年的拨款。 教育部也会秉持透明和开放的原则,在所有学校获得拨款后,一一公布今年的受惠名单。 张念群 教育部副部长 2019年10月3日

张念群到访登嘉楼 为政府华小捎喜讯

副教长张念群今日到访登嘉楼,为登嘉楼与吉兰丹的7所政府华小(俗称全津贴华小)带来拨款,现场移交支票! 登嘉楼只有一所政府华小,吉兰丹则拥有6所政府华小,这7所政府华小所获得的拨款总数高达47万令吉,对在国阵时代从未获得拨款的政府华小而言,无异于是天大的好消息! 更难得的是,这7所学校已经在今天从张念群手中接过支票,马上就可以把支票存到银行兑现。一改以往拨款宣布后却迟迟未能兑现的窘境,真正做到“说到做到,钱马上到”! 副教长今日是到登嘉楼主持“华小课堂评估工作坊”的开幕时,移交支票给上述7所华小。“课堂评估工作坊”今年已在雪隆、槟城、吉打、玻璃市、柔佛和沙巴举行,为的就是要提升教学素质,摆脱应试教育。 教育改革需要两手抓,硬体提升的同时也要注重软体(例如老师的提升),才能做到优化教育。这类工作坊不如拨款建学校那么容易获得大众关注,但却是维护华文教育至关重要的努力!

2021年学前教育班人数锐减7千600人 ...

民主行动党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促请教育部增加学前教育教师人数,以便在全国各源流小学开设更多学前教育班,确保我国各阶层的儿童更广泛地参与学前教育,提高全国学前教育的质量。 同时也是前教育部副部长的张念群发文告指出,她曾在国会下议院问答环节时提问,中央政府如何确保攻读学前教育学士课程的学生能在毕业后获得合适的工作。 对此,高教部给予的书面回答表示,在教学过程中,学生除了被培训为教育工作者,亦可接触创业技能。这是为了确保学前教育学士课程的毕业生准备好创立他们成为教育工作者或是企业家的事业。

在野党子虚乌有乱指控,张念群:巴勒斯坦学生奖学金并非政府资金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2019年5月23日发表文告: 1.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在本月22日出席由巴勒斯坦文化组织(PCOM)的斋戒月晚宴时宣布,总额1147万6533令吉奖学金给来马来西亚就读的巴勒斯坦学生。然而,这则新闻引起反对党的反对声浪,指出希盟政府不公平,宁愿帮助外国学生,也不顾本地优秀生福利。 2.首先,奖学金是由参与的12间马来西亚政府和私立大专院校提供给在马来西亚升学的国际学生,而今年则提供给巴勒斯坦学生。这里要重申,所有的奖学金并非政府的资金,而是大专院校本身提供的奖学金。有心人士不清楚细节就大做文章,想必别有居心。 3.其次,政府和私立大专院校每年都会提供奖学金给予本地或国际学生,这也是常有的大学政策,以吸引更多国际学生,帮助大专院校的国际化,也有助于提高大专院校在国际的排名。 4. 综上,所谓的不公平对待本地学生的课题,根本就不是称职的反对党应有的监督问政,而是脱离事实且子虚乌有的指控。

张念群三道问题追问 丽娜哈伦无法回应

柔佛古来区国会议员张念群指出,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部长丽娜哈伦在12月8日财案部门辩论环节无法回答三项重要提问。 根据2021年度财政预算案,政府同意提高每月的福利援助金如下: 1. 无法工作的残障人士援助由250令吉增加至300令吉 2. 乐龄人士援助,残障人士及卧床病患的看护援助由350令吉增加至500令吉 3. 残障人士员工津贴由400令吉增加至450令吉 4. 贫穷家庭孩童援助金由每一名7至18岁孩子的100令吉提高至150令吉,每户家庭最高450令吉,或是每一名6岁及以下的孩子,则是提高至200令吉,每户家庭最高1000令吉。 “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在11月6日的致词时就指出,这次的援助金涨幅涉及22亿令吉的拨款,也就是增加了7亿令吉,超过40万人将受惠。” 张念群向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部长丽娜哈伦抛出了三道问题。 第一道问题: 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2020年的拨款是24.72亿令吉,2021年则是25.84亿令吉。那么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所指出的7亿令吉拨款增幅又在哪里呢?   2021年度财政预算案至今还在部门辩论环节。首相慕尤丁在12月3日的国际残疾人日便宣布,“福利部援助金将由原本的200令吉至300令吉提高至1000令吉并强调残疾人士将会是受惠的群体之一, 我会确保这项建议立即实行。”   第二道问题:  张念群说:“每月援金提高至1000令吉将在何时实行?首相慕尤丁所谓的 “立即”是几时?明年1月还是3月?如果首相有意把现有的福利援金提高至1000令吉,为什么不在财案中提及?更重要的是,这笔拨款将从哪里获得?” 假设这个1000令吉援金的受惠者将涵盖现有超过40万名的残疾人士,也就是说我们每个月需要高达4亿令吉的款项,即一年48亿令吉。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一整年的行政及发展拨款只有25亿令吉,那么首相所宣布的款项是从哪里获得? 第三道问题: 对于马来西亚籍母亲跟外籍人士结婚后在海外分娩,孩子将无法获得公民权的风波,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未能表达该部门的立场。  马来西亚籍男性的与外籍人士结婚后在海外分娩的话,孩子将自动享有马来西亚公民权。相反的,马来西亚籍女性与外籍人士结婚后在海外分娩,其孩子却无法自动享有马来西亚公民权。 这完全是对马来西亚女性的一种歧视。男性公民在海外出生的孩子也有可能获得双重国籍。为什么女性公民的孩子对国家安全却是种威胁呢? 这已经不是内政部第一次给出那么强硬及落伍的答案。我们的女性和孩子还在等着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的部长及副部长捍卫他们的权益。

华中、独中拨款大增800万!

2020财政预算案:教育部续获最高拨款641亿 华中、独中拨款大增800万! 2020年财政预算案在众人引颈期盼之下,果然没有让人失望!多项惠民政策都直击国民生活需求,而且再穷不能穷人民,更不能穷教育,因此教育部依然是2020年获得最大数额拨款的部门,更从2019年的602亿令吉,增至2020年的641亿令吉,而华中和独中的拨款更是大增800万令吉! 其中独中的拨款由去年的1200万令吉直接提升到1500万令吉;而华中也从1500万令吉直接提升到2000万令吉!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财政预算案公布的1200万独中拨款也在2019年头直接发放完毕,让独中可以更好的规划全年开销。如今2020年财政预算案独中拨款提升,证明希盟政府不会忽略母语教育的发展,并且乐于伸出援手,鼓励母语教育健康发展。 此外,政府也额外拨款给全马2000所政府资助学校1200万令吉来支付水电及排污费用。 以下为2019年与2020年华教中学拨款对比: 其实除了例行的行政拨款之外,政府也继续投资在建造新学校,以配合人口增长的需求,却也发生现有学校长期被忽略的例子。因此,为确保现有的学校能提供更好的学习环境,政府便增加学校维护和提升工程的特别拨款,由2019年的6亿5200万令吉提高至2020年的7亿3500万令吉。 而当中,国民型华小的特别拨款依然维持5000万令吉,而华中与独中的特别拨款分别就多加500万与300万,总共增加了800万令吉! 自希盟政府执政后,在2019年就破天荒、首次拨款1200万于61间独中;而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中,不但继续拨款给予独中,更增加多300万!换言之,我国的61间独中将可在2020年中获得总共1500万令吉的款项。 除此之外,华中的拨款也增加了500万令吉,从2019年的1500万令吉拨款,增加到2020年的2000万令吉拨款。 希盟政府以行动证明政府为国家未来栋梁注入最大投资的决心,以及维护多源流学校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