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念群:为落实“全民筛检” 政府应提供免费自测试剂盒

政府应提供免费冠病自行测试剂盒以落实“全民筛检” 尽管我们已经实施了超过一个月的全面封锁行管令,及一周的加强行管令,但要将新增病例降至每日4000宗以下,看似仍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不单是昨日的新增病例高达8868 宗,过去4天的阳性反应率更是高达 9.67%、 9.38%、 8.21% 和 9.37%。 有鉴于此,我们必须重新审视现有的筛检模式,并推行自行筛检来对抗当前疫情。 目前我们采用的筛检方法是聚合酶链反应(RT-PCR)、快速抗原检测(RTK Antigen)和抗体检测盒。 但这些检测只能由医护人员或检验中心进行。筛检的价格也非常昂贵,介于70令吉至400令吉不等。 疫情导致国人经济能力遭受重创,因此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负担上述检测费。医疗专业人员、检验中心及医院,更是从检测中赚取非常可观的利润。 大型检测将有助于找出更多冠病确诊病例,进而采取行动阻断传染链。许多人因没有进行检测,即使受感染后,也在有症状或无症状的情况下,如常生活。 没做检测,主要是因为私人界高昂的检测费用,及公共医疗单位人潮拥挤。 这导致许多人在确确诊前,已传染给更多人。 如今,已经面世的唾液筛检盒,是推行居家检测的理想选择。政府应管控此测试剂盒的价格,并允许人民进行居家筛检。 这样一来,检测后呈阳性者可进行自我隔离,严重则入院治疗。 现有的My Sejahtera应用程序可让隔离者呈交报告,籍比大大降低病毒的传播。 居家测试剂盒的建议价格不应超过15令吉。而政府更应该为B40及以下的群体提供免费测试剂盒。 加强行动管制令并不是抗疫的最佳方案,因为它将使经济陷入瘫痪。政府应检讨现有的抗疫方式,并尽快提供居家测试剂盒予民众,落实“全民筛检”。 张念群古来区国会议员

张念群到访登嘉楼 为政府华小捎喜讯

副教长张念群今日到访登嘉楼,为登嘉楼与吉兰丹的7所政府华小(俗称全津贴华小)带来拨款,现场移交支票! 登嘉楼只有一所政府华小,吉兰丹则拥有6所政府华小,这7所政府华小所获得的拨款总数高达47万令吉,对在国阵时代从未获得拨款的政府华小而言,无异于是天大的好消息! 更难得的是,这7所学校已经在今天从张念群手中接过支票,马上就可以把支票存到银行兑现。一改以往拨款宣布后却迟迟未能兑现的窘境,真正做到“说到做到,钱马上到”! 副教长今日是到登嘉楼主持“华小课堂评估工作坊”的开幕时,移交支票给上述7所华小。“课堂评估工作坊”今年已在雪隆、槟城、吉打、玻璃市、柔佛和沙巴举行,为的就是要提升教学素质,摆脱应试教育。 教育改革需要两手抓,硬体提升的同时也要注重软体(例如老师的提升),才能做到优化教育。这类工作坊不如拨款建学校那么容易获得大众关注,但却是维护华文教育至关重要的努力!

魏家祥炒冷饭 张念群5道回答打脸!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针对魏家祥指“10+6华小不获得拨款”发表以下回应: 1. 为何不拨款给10+6华小? 魏家祥炒冷饭,2018年华小2000万令吉增建拨款的分配与使用,早在2019年5月就已经三度详细解释过。 2019年5月3日 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news/n…/2019/05/03/289340 2019年5月6日 https://www.facebook.com/158435150866099/posts/2292412517468341?sfns=mo 2019年5月8日 https://www.facebook.com/158435150866099/posts/2294746340568292?sfns=mo 事实上,魏家祥在国会特别议会厅的问题中,指我在2019年5月2日国会上议院的回答,违背了教育部长马智礼在2018年8月19日宣布。 可是,关键就在2019年5月2日国会上议院根本没有开会。魏家祥不认错,现在改口说他是指5月2日的新闻报道。我只能说,专业一点,媒体报道和议会日期都搞错,请自我检讨再来指责别人。 2. 为何不马上兴建沈慕羽华小? 柔佛马赛城有两所华小计划,一是在绿盛世(Eco World)发展区的“东甲新廊华小”搬迁计划,二是在马星集团(Mah Sing)发展区的“沈慕羽华小”兴建计划,这两个地点距离相差不到两公里。 沈慕羽华小确实坐落在1313 英亩的发展区,可是魏家祥没有告诉大家的是,这是一个“新”的发展区。 根据发展商最新资料显示,截至今天为止,1313英亩中只有25%的地区被开发。 距离两公里内的新廊华小已经完工,正在获得CCC的过程,在2020年正式开课。 换言之,教育部已经在符合当地学校规划下,优先进行一所华小的建设,妥善分配师资和资源。 魏家祥身为交通规划工程博士,执意要在未开发的地区马上兴建沈慕羽华小,这是哪门子的规划? 3. 为何华小要发展商履行企业社会责任才兴建? 这又是个莫须有的指控。我已经多番回答,希盟政府也全资负责雪兰莪蒲种培民华小和柔佛武吉英达培才华小的建筑经费。魏家祥一直选择性的忽视,居心何在? 事实是,如今有发展商愿意出资协助建校,为什么政府要拒绝?帮政府省钱就是帮人民省钱,难道这样也错了? 4. 为何华小进行了动土礼却不开工? 魏家祥说沈慕羽华小和郭鹤尧华小比新廊华小更早动土,可是这两所举行动土礼的学校,连最基本的教育部建筑准证,或是地方政府的图测批准和发展准证都没有,准备工作根本就是“零”,明显只是大选噱头。 2008年1月批准的加影新城华小,在2012年6月由蔡细历主持动土礼后,到2018年大选都没办法竣工。而加影新城华小的建委会主席郑耀民,就是魏家祥前高级机要秘书,现任马华教育咨询委员会主席。 魏家祥到现在还要用大选前的动土礼忽悠人民? 5. 为何不公布受惠华小名单? 有别于前朝政府的不透明,2018年和2019年华小5000万拨款、教会学校5000万拨款、华中1500万拨款、独中1200万拨款的完整受惠名单都已经公布。 2018年2000万的增建拨款也在完成分配后全数公布,2019年2000万的增建拨款也会在分配完成后公布。 我这一年半从来没有隐瞒任何拨款的受惠名单,任何华小的兴建和搬迁计划进度,我也会一一向人民交代。 张念群 2019年10月21日

认真看待“教育中的歧视”民调 张念群促教育部改善并列百日KPI

教育部长和高教部长必须针对“教育中受歧视经历”提出改善计划,并将提呈计划书列为两位部长的“百日关键绩效指标”之一。 非政府组织反教育歧视运动(Sekolah Semua) 和大马多元建筑师(AOD Malaysia) 在2021年9月1日至9月10日,通过研究公司Vase.ai网站针对教育领域所发生的歧视进行了一项全国调查,找出当中的歧视特征。 这项全国调查获得2441人参与,访问他们过去在教育体系中面对歧视的经历。 调查结果显示,50% 的国人表示曾经在教育体制中遭受歧视。 其中的36% 经历过言语歧视、21% 遭到骚扰或霸凌,而18%的人因身份被拒绝获得机会。 在18至30岁年轻受访者方面,在教育体制所遭受的歧视(59%)比较年长受访者(46岁以上为43%,31至45岁则为45%)来得更高。

张念群:从未隐瞒师资数据 马汉顺恶人先告状

民主行动党国际秘书兼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于2020年10月9日发表文告: 马汉顺指责我刻意隐瞒2019年在任期间师范招生的数据。事实上如果他有做功课,就会知道我于2019多次在众多场合主动提起华小组学额申请数目不足的问题。信手拈来就有2019年7月20日“优化教学,提升素养”马来西亚华校阅读教学大型公开课。“我要当老师”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衍生。 反之,不论是师资问题、恒毅中学二校,还是华小一年2000万增建拨款,马汉顺从未主动交代,若非国会问答,我们恐怕至今都不知道恒毅中学二校的批准和华小2000万增建拨款都泡汤了。 问问题=攻击人? 我9月7日的文告希望马汉顺告知对目前各源流学校所面对的师资荒的对策,马汉顺却觉得我是在攻击他。我明明已经要求教育部恢复招聘临教,马汉顺却指责我没有提出更有建设性的建议。我在2020年2月批准了5000令吉给予董教总“我要当老师”活动,可惜因为换政府而被砍,马汉顺现在指责我未曾协助董教总鼓励学生申请师范。公开数据满足大众的知情权,马汉顺觉得那是消费师资课题。所以隐瞒才是马汉顺最好的建设吗? 2019年师范招生不足,我在教育部开启了二度招生。二度招生后依然不足,我在教育部推动了二次临教招聘。马汉顺现在告诉我们教育部将在下个月启动华小师范课程 Program Diploma Pascasiswazah Pendidikan,这本来就是希盟为培训临教准备的课程。希望马汉顺能告诉大家,2021年华小的师资到底是多少空缺?教育部又要如何填补吗? 我在担任副部长期间,马华诸公包括马汉顺不曾消停。我的话马汉顺可能听不进,那让我以张盛闻的“金玉良言”勉励马汉顺,“别再不断指责前朝,请副教长发挥作用”。

教育部应打造无歧视环境 让符资格无国籍孩童求学

国籍不应成为学校贷书和免费早餐限制,教部应让符合资格的无国籍孩童享有同等福利。 教育部长早前在国会宣称,“零拒收政策”不包含无国籍孩童的申请。这样的答复是让人非常遗憾的。 示意图 因为在希盟时期,“零拒收政策”是一项教育部、州教育厅和县教育局官员都被叮嘱认真执行的策略。在此策略下,各级官员被勒令需要简化无国籍孩童和特殊孩童的入学程序,尽可能确保适龄学童不会被遗漏在校园之外。 让人失望的是,喜来登政变后的教育部没有将求学视为所有孩童的基本人权,在无国籍孩童的入学上无法继续简化原有程序。

特殊儿童人数迅速攀升 张念群促教育部准备足够师资应对

民主行动党国际秘书兼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于2020年8月4日,针对“零拒收政策”发表文告: 希盟政府自2019年推行“零拒收政策”以来,在政府学校求学的特殊儿童人数迅速攀升。即从2019年1月的8万3039人,激增至今年的9万2755人。 单单在2019年,推行特殊教育融合课程的班级就增加了513班;同一时间,我们也在75所学校开办特殊教育综合班。 特殊教育在“零拒收政策”的推行后迅速扩张是不争的事实。为此,希盟政府也增加了特殊学生的津贴。对比起2018年国阵给予的1亿令吉,希盟给予特殊学生的津贴在2020年增加到1亿5500万令吉,增幅高达55%。 为了确保特殊儿童群体能继续享有高素质教育,教育部必须准备足够的特殊教育老师,来迎合“零拒收政策”的需求。 然而,我对教育部第二副部长马汉顺昨日于国会对上述课题所进行的答复,深感失望。他无法直接回答,目前我国一共缺少多少名特殊班老师? 倘若我们不知道目前尚缺多少名特殊班老师,我们要如何知道将在2020年至2025年陆续毕业并投入服务的516名新特殊教育老是否足以应付需求? 因为在2016年,师范学院华小组和淡小组并没有录取任何特殊教育学员,所以明年华小和淡小将没有新的特殊教育老师能够进入华小和淡小服务。 所以,教育部应该在今年展开合约教育的征聘,才能确保明年有新的特殊教育老师能够执教,确保“零拒收政策”可以得到好的延续。 特殊教育对于特殊儿童群体而言是至关重要的,我希望国盟教育部将继续采取更积极有效的行动,确保“零拒收政策”能成功落实。 以下是相关国会问答环节: 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3264380906938159&id=158435150866099

意大利苹果开发者学院招生! 申请截止日期: 2019年 6月21日

意大利苹果开发者学院招生! 申请截止日期: 2019年 6月21日 欲知详情,请点击:https://www.developeracademy.unina.it/en/ 位于意大利那不勒斯的苹果开发者学院(Apple Developer Academy in Naples, Italy)正式开放2019/2020年招生,为期9个月的课程,请有兴趣者把握机会! 申请截止日期: 2019年 6月21日 欲知详情,请点击:https://www.developeracademy.unina.it/en/ 欢迎预科班、中六生、专业文凭课程及学士课程, 满18岁及以上的学生,对电脑资讯工艺、数码企业、数码设计领域有兴趣的学生提出申请! 申请成功的福利也相当不错,课程是免费的,Apple还为5%的学生提供奖学金! 欢迎有兴趣的学生去试试提出申请,即将截止,赶快报名啦! https://www.facebook.com/TeoNieChing/photos/a.591890657520544/2354966917879567/?type=3&theater

林冠英:新政府讲到做到钱马上到

今天是华教史上历史性的一刻, 由财政部长林冠英和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莅临新纪元大学学院移交1200万令吉拨款予全国独中以及200万令吉予新纪元学院。 在今天举办拨款移交仪式前, 各个独中和新纪元大学学院的拨款已经透过电子化转帐汇入他们的户口,新政府新作风,让各个独中和新纪元大学学院不需要苦等拨款。 林冠英在致辞时表示:"教育是基本人权,而且是在509换了政府才能做到改变。新政府讲到做到钱马上到,拨款已经汇入独中和新纪元户口。" "今天是见证历史性的一刻,这是联邦政府破天荒首次制度化拨款给独中及特别拨款予民办大专学府。" 509换政府后,其最重要议程是以教育为主,有教无类的原则做事。 " 新政府要做先锋,先走前一步;我们要强调人权,这样才能引起共鸣。" 林冠英说,政治和其他领域必须分家,不管是教育还是商家,最重要的是人民基本权力得到保障。母语教育要成为人权。 林冠英承认这笔拨款数目不大,但意义重大。他也感谢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的积极,而张念群会成为历来最好的华裔副教育部长。 教育新气象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致辞时表示: 2019年新政府新气象,新政府将确保我国不分源流的教育可以越办越好,百花齐放 ,百家齐鸣。 而这次的独中拨款是由董总中央委员会开会讨论决定将1200万拨款平均分配给全国60+2所独中 。  张念群说,"原本预计是在一月底才举办的移交仪式,也因为财政部长林冠英的督促和提醒,提早在今天1月11日举办移交仪式,这也算是早到的新年礼物。" "未来欢迎大家继续监督教育部和希盟新政府,以达到标准。" 出席的行动党领袖包括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杨巧双, 雪州行政议员黄思汉,甲洞区国会议员林立迎,森美兰亚沙区国会议员谢琪清,罗白区州议员周世扬,国会上议员林思健,雪州史里肯邦安州议员欧阳捍华,新古毛区州议员李继香,万津区州议员刘永山。

马来西亚必须加强居家学习的准备工作

上周五,首相丹斯里慕尤丁讲词中宣布,一日新冠病毒疫情没结束,一日学校就不会重开。 截至2020年4月13日,全球192个国家为了抗疫而关闭学校,15亿7661万5423名或91.4%注册学生无校可去。 大马必须事先准备,即便行管令结束,学校很有可能还是会关闭一段时间,而后才逐步开放。 教育部必须提前规划来处理如此前所未有的状况。居家学习很可能已经是新常态。 学校关闭会加剧现有教育体系内的不平等,对特别是弱势和边缘群体有更深远的冲击。因此,教育部的规划必需考量,避免学校关闭恶化教育不公现象。 首先,教育部亟需缩小数码鸿沟,这涵盖网络覆盖、教师是否准备网络教学,以及学校与家庭之间的沟通。 我举例,新加坡教育部提供当地莘莘学子3300架数码仪器,包括平板电脑和手提电脑,以及200多张无线网卡(Dongle),以供线上教学。 一峡之隔的我们,究竟有何方式来协助没有上网仪器的学生来居家学习? 居家学习不仅限于网络学习,也涉及线下阅读和功课。 新加坡政府规定,小学生需要每日居家学习4个小时,中学生则每日5个小时,同时规定,学生最多花2个小时线上学习。 就在幼儿园、课后托管中心、补习中心的等私人界提供线上学习,政府亟需提供电子学习指南,而且家长也应受促,不要让孩子耗时过长接触电子荧幕。 大马教育部通过电视教导学生居家学习是值得肯定的举措。如今大马国营电视台旗下TV Okey,每日两小时播放TV Pendidikan。 一些网络局限地区,电视可以是替代学习的管道。如今,TV Pendidikan只有中四中五课程,以及小一、小四、小五和小六课程,而且只限一些科目而已。 我盼望,近期内会有更多年级以及更多的科目供学习,而且勿忘母语学校学子的需求。 张念群 古来国会议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