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建不好一间小学, 郑耀明本人办事不力

雪州行政议员黄思汉促加影新城华小建委会尽速呈交具21项结构与基建文件图测的G表格(Borang G)予加影市议会审核,勿再为掩饰本身耽误该华小开课日,而找借口推辞给教育部。 他说,该华小2008年1月批准,却等到2012年6月动土,2018年大选前都无法开课。间中多次虚张声势,让当地的居民一次次地失望。显然马华和郑耀明才是"办事不力"的代言人。 “反观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在上任后着手协助建委会取得该有的文件,如水表注册地址的批文,也到学校视察,并在建委会交齐文件后的一个月内,既9月24日30万令吉的拨款已透过电子转账方式拨到建委会户头里。” 他强调,这不仅显示教育部积极处理建委会花了多年时间都做不到事,而且讲到做到,钱也到! 黄思汉掌管雪州地方政府事务,他发表文告驳斥新城华小建委会主席郑耀明把该华小无法开课的矛头指向张念群,并劝告郑耀明“少说话,多做事”,马上呈交目前所需的G表格,以让各单位加速进行审核做工。 他强调,G表格中包括最重要的建筑物图测(Building Plan)、校内基建图测(Infrastructure Plan)及园艺景观图测(Landscape Plan)等,待市议会批准图测后,由建委会委任的建筑师提呈F表格给相关单位,再经市议会审核和确保符合规格后,学校才可以正式启用。 “新城华小能不能在明年开课,只看建委会何时交上G表格,除非作为建委会主席的郑耀明连这标准作业程序(SOP)都搞不懂,否则他对外炮轰教育部,只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他说,从2008年到2019年新城华小无法开课的原因有迹可循,以郑耀明为首的建委会始终保持被动的态度,哪怕教育部再加大力度协助,开课日仍旧遥遥无期为新城华小,为华社好的人士代劳,促成新城华小早日开课的事实。

“钟” 姓简体 统一使用“锺”作为规范

马来西亚华语规范理事会(语范)今日在布城会见了马来西亚锺氏宗亲会,同意使用“锺”作为鍾姓的规范简体字。 根据大马锺氏宗亲会的说法,中国大陆在1956年将“鐘”和“鍾”简化为单一汉字“钟”,但2013年6月中国国务院发布的《通用规范汉字表》规定“鍾”用于姓氏人名时可简化成“锺”,部分原因是因为鐘姓是不同于锺姓(鍾姓)的一个小姓氏。 然而,目前一部分学校老师仍采用“钟”作为鍾姓的简体字,使得学生感觉混淆,因为“钟”是“鐘”以及成语“锺靈毓秀”等的简体字,即“时钟”与“钟灵毓秀”,不能用于“鍾”姓。因此锺氏宗亲会特别希望教育部关注这个问题。 据大马锺氏宗亲会披露,“鍾”和“鐘”的简化字本来都写成“钟”。2009年中国国务院颁布《通用规范汉字表》(征求意见稿)后,这两个字开始分工。《通用规范汉字表》于2013年6月由中国国务院正式发布。 张念群表示,既然2009年后出版的辞书都遵照“钟”“锺”分家的规定,教育部也会依循这种规定,所以希望全国的老师们都能留意。 在场者包括语范副主席拿督吴恒灿,秘书长锺启章,委员罗华炎博士好吧,范忠星及黄玲玲。 马来西亚锺氏宗亲会总会也派代表与语范进行交流,他们是全国总会长鍾再发,全国总财政鍾尚福 ,雪隆会长鍾香德,彭亨会长鍾绍安,森美兰会长锺雄,雪隆青年团长鍾德福,霹雳青年团长鍾嘉宏以及霹雳理事鍾庆荣。 张念群说,语范今天也讨论了未来的活动方针,包括出版《华文译名手册3》及《马来人名译名统一手册》。 除了新的政府部门之译名及新内阁名单,手册还需要增加其他州首府道路的华文译名。 目前语范已经完成的道路华文译名只有吉隆坡和乔治市。 语范也希望能在近期举办有关语言规范之国际学术讲座,邀请中国与港台学者专家前来主讲。

教育部最新决定:撤回爪夷文书法课(学生无需再学爪夷笔画)

教育部最新决定:撤回爪夷文书法课 近日闹到沸沸扬扬的爪夷文书法课,引起各方广大回响。但是在许多单位努力协调之下,教育部已经针对爪夷文书法事件做出调整,撤回之前爪夷文书法教学的模式。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也在8月2日晚间10点左右上载面子书贴文,证实此事。以下为张念群面子书贴文全文: 针对爪夷书法,我和教育部长今天召开的会议共识如下: 1. 当我向部长反映爪夷书法掀起的涟漪后,部长在昨天就召见了相关的教育团体代表进行对话交流,并从中听取建议,也迅速在今天的会议中同意修改课纲及课本内容。 2. 在交流会上,绝大部分的出席者不反对学生在不增加负担的情况下多了解一点马来文的发展。 3. 然而,对于通过马来成语(simpulan bahasa)的方式书写爪夷书法,部长也认同不是最恰当的学习方式。 4. 因此,我们在今天的会议决定不延续透过书写爪夷文笔画来背诵马来成语。同时也会修订“课程及评价标准”(DSKP),明确注明趣味语文(Seni Bahasa)的部分不会作为考试的内容,以消除家长的疑虑。 5. 教育部会继续和多方进行对话,商讨以适当的方式呈现爪夷书法课程的内容。 6. 我们生活中,爪夷书法其实出现在令吉钞票、国徽、州徽、国家原则等,因此小四课程内容,会以这些日常生活中的事物来介绍爪夷书法,贴近日常生活。 7. 我必须再次强调,教育部没有实行“学习爪夷文“政策,而是”认识爪夷书法“。 张念群 教育部副部长

张哲敏出示马华党徽模拟支票,促张盛闻遵守诺言公开道歉

张哲敏出示马华党徽模拟支票 促张盛闻遵守诺言公开道歉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宣传秘书张哲敏今日出示数张马华移交印有马华党徽的模拟支票并要求马华总秘书张盛闻遵守诺言公开道歉。 张盛闻早前在脸书写道:“不需要照镜子,你只需要找一张教育部移交给学校的拨款模拟支票有国阵标志的证明,我们道歉。” 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的张哲敏表示如今证据确凿,马华曾经数次移交印有马华党徽的模拟支票给学校。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他促请张盛闻讲到做到,马上遵守诺言作出公开道歉。 张哲敏也揶揄张盛闻指如果马华因为没有镜子而觉得不需要照镜子,霹雳民主行动党可以免费送上一面大镜子给马华照个清楚。 张哲敏也踢爆马华总会长魏家祥曾经在2017年移交一笔68万令吉的教育部拨款给马华四加亭区会。 根据张哲敏出示的模拟支票图片,该支票由马来西亚教育部发出,而支票受益人为马华四加亭区会。张哲敏说教育部的拨款应该直接汇入学校董事部的户口,而不是汇入马华区会的户口。他说马华把教育部的拨款占为己有是国库通党库的最坏示范。他促请魏家祥马上向全国人民解释清楚。 一同出席的有克兰芝州议员特别助理兼金宝县议员古海燕、县议员郑歆妤、马绍伦、丘金明和埃斯顿新村村长陈淑琼。 新闻链接: https://www.sinchew.com.my/pad/con/2017-11/28/content_1705432.html http://johor.chinapress.com.my/20171112/%E5%A4%A9%E9%99%8D%E4%BD%95%E5%9C%8B%E5%BF%A0%E6%81%90%E5%BC%95%E4%B8%8D%E6%BB%BF-%E9%AD%8F%E5%AE%B6%E7%A5%A5%EF%BC%9A%E5%9C%B0%E4%B8%8D%E4%BD%AC%E5%9C%98%E9%9A%8A%E4%B8%8D%E6%9C%83%E7%9A%84/?variant=zh-hant https://www.sinchew.com.my/pad/con/2017-03/28/content_1628022.html

在野党子虚乌有乱指控,张念群:巴勒斯坦学生奖学金并非政府资金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2019年5月23日发表文告: 1.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在本月22日出席由巴勒斯坦文化组织(PCOM)的斋戒月晚宴时宣布,总额1147万6533令吉奖学金给来马来西亚就读的巴勒斯坦学生。然而,这则新闻引起反对党的反对声浪,指出希盟政府不公平,宁愿帮助外国学生,也不顾本地优秀生福利。 2.首先,奖学金是由参与的12间马来西亚政府和私立大专院校提供给在马来西亚升学的国际学生,而今年则提供给巴勒斯坦学生。这里要重申,所有的奖学金并非政府的资金,而是大专院校本身提供的奖学金。有心人士不清楚细节就大做文章,想必别有居心。 3.其次,政府和私立大专院校每年都会提供奖学金给予本地或国际学生,这也是常有的大学政策,以吸引更多国际学生,帮助大专院校的国际化,也有助于提高大专院校在国际的排名。 4. 综上,所谓的不公平对待本地学生的课题,根本就不是称职的反对党应有的监督问政,而是脱离事实且子虚乌有的指控。

爪夷文事件后续:不强制学习、交由家长家协学生决定!

爪夷文事件后续:不强制学习、交由家长家协学生决定! 在经过多日的协调与磋商之后,政府终于针对华社坊间担忧的爪夷文事件达至共识。在今天教育部发布的文告中再次强调:爪夷文字环节华淡小无需强制学习,并且在教学的部分让家长、家教协会及学生共同决定!同时内阁也同意无需针对此项学习部分考试。 内阁也议决小学课本中这个部分将不再是“爪夷文书法”,而是称之为“认识爪夷文字”。教育部也在文告中强调一直都会与各个领域商讨来加强国家的教育系统。 以下为教育部文告全文: KEPUTUSAN MESYUARAT JEMAAH MENTERI MENGENAI ISU PENGENALANTULISAN JAWI 1. Mesyuarat Jemaah Menteri pada 14 Ogos 2019 sekali lagi telah membincangkan isu pengenalan tulisan Jawi dalam...

14年等待 师训学院计划终于动工!

从2005年就提出建议沙巴佳雅师范学院兴建计划,经过14年的漫长等待之后终于开跑。 这项兴建计划是全马来西亚最大的师范学院发展计划,包括可以容纳1500人的大礼堂、小型剧场和6层楼的行政大楼。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在巡视工地后表示,此计划除了让该校超过700学生受惠之外,更可以成为当地人民举办大型活动的地点。 1963年启用的佳雅师范学院,其旧有的建筑物是使用海沙建造,在经过数十年之后梁柱已经出现裂痕,急需新建筑。该师范学院总监卓克也对教育部的及时雨十分感激,表示新礼堂完工之后,可以让师范学院举办更多的论坛和活动,促进学术发展和研究。 让当地人民引颈长盼的计划耗资5880万令吉,在今年5月获得批准并开始工地马路和地基的静载试验,预计将在2021年完工,目前的工程进度为3.7%。

华中、独中拨款大增800万!

2020财政预算案:教育部续获最高拨款641亿 华中、独中拨款大增800万! 2020年财政预算案在众人引颈期盼之下,果然没有让人失望!多项惠民政策都直击国民生活需求,而且再穷不能穷人民,更不能穷教育,因此教育部依然是2020年获得最大数额拨款的部门,更从2019年的602亿令吉,增至2020年的641亿令吉,而华中和独中的拨款更是大增800万令吉! 其中独中的拨款由去年的1200万令吉直接提升到1500万令吉;而华中也从1500万令吉直接提升到2000万令吉!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财政预算案公布的1200万独中拨款也在2019年头直接发放完毕,让独中可以更好的规划全年开销。如今2020年财政预算案独中拨款提升,证明希盟政府不会忽略母语教育的发展,并且乐于伸出援手,鼓励母语教育健康发展。 此外,政府也额外拨款给全马2000所政府资助学校1200万令吉来支付水电及排污费用。 以下为2019年与2020年华教中学拨款对比: 其实除了例行的行政拨款之外,政府也继续投资在建造新学校,以配合人口增长的需求,却也发生现有学校长期被忽略的例子。因此,为确保现有的学校能提供更好的学习环境,政府便增加学校维护和提升工程的特别拨款,由2019年的6亿5200万令吉提高至2020年的7亿3500万令吉。 而当中,国民型华小的特别拨款依然维持5000万令吉,而华中与独中的特别拨款分别就多加500万与300万,总共增加了800万令吉! 自希盟政府执政后,在2019年就破天荒、首次拨款1200万于61间独中;而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中,不但继续拨款给予独中,更增加多300万!换言之,我国的61间独中将可在2020年中获得总共1500万令吉的款项。 除此之外,华中的拨款也增加了500万令吉,从2019年的1500万令吉拨款,增加到2020年的2000万令吉拨款。 希盟政府以行动证明政府为国家未来栋梁注入最大投资的决心,以及维护多源流学校的承诺。

希盟政府全力促成 槟恒毅华中二校获行政准证

财政部长林冠英再为华社捎来好消息,内阁在1月22日的会议上批准槟城恒毅华中分校的申请,成为行政独立的学校,改名为恒毅华中二校(SMJK Heng Ee 2 )。 林冠英说,“如此以来,恒毅二校就会有正式的地位,无需和恒毅总校共享资源,可以有自己的校长、可自行申请政府的拨款等。” 这是历史性的一刻,华中再增加一所,恒毅二校即是国内第81所华中。 林冠英在记者会上表示,代掌教育部的首相敦马哈迪在1月22日批准恒毅华中分校的申请,正式成为一所行政独立的学校,也在1月29日的内阁会议上,白纸黑字的记录下来。 在林冠英和教育部协助下达成 恒毅分校从2016年国阵掌权时期开始申请成为二校,要求行政独立,然而却得不到批文。 希盟政府不一样,让恒毅分校的申请有进展,实现了恒毅分校的行政独立梦。 恒毅学校的董事们也感谢财长林冠英和教育部的协助,为恒毅的申请事宜奔波,让恒毅二校得以在短时间内获得批文。 恒毅分校成为恒毅二校后,未来将获得分配1名校长、3名副校长、4名主任、辅导老师等,校内图书馆等设施,学校将获得独立的资源,学校管理层也不再需要蜡烛两头烧。 这绝对是一项好消息,希盟协助解决了恒毅学校所面对的资源难题,日后恒毅中学就有2所学校,而资源以及政府拨款都是2份,而不再需要和总校共享一份。 增加华教拨款1亿1350万 林冠英表示,自希盟上任以来,不但没有减少华教的拨款,反之还大幅增加。 相比起前朝政府只拨出1亿3000万令吉,新政府给予华教的拨款迄今更高达2亿4350万令吉,大幅增加1亿1350万令吉。 希盟一直在照顾华文教育的发展,不管是小学、华中和独中都是受照顾的范围。新政府在各个领域的表现,肯定比前朝政府做得好,特别是华教拨款方面。 不管是拨款,还是提出其他申请,只要是华社的需要,希盟政府必定去满足学校的要求。

希盟政府公平对待华文教育 华小行政拨款两年猛增1亿

希盟政府在上台以来,大力改革过去偏差的行政,秉持着公平公正的原则发放拨款,全国华小的行政拨款,在过去的两年大幅度增加了1亿令吉,让师生们可以实实在在地受惠。 在国阵执政的2017年,全国所有华小的行政拨款数额为28亿1459万令吉;来到希盟执政的2019年,华小的行政拨款则增加至29亿2370万令吉,整整增加了1亿令吉。在学校里,行政拨款用来支付学校行政所需要支付的费用,包括水电费、教师津贴、保险费和其他的行政开销。 除了行政拨款的提升,希盟政府给予华小的支持和改革也是前所未有的。教育部首开先河地透明公布5000万令吉的华小维修和提升拨款的去向,还增加了2000万的华小增建和搬迁拨款。而2020年的财政预算案,财政部更是额外提供1200万令吉的拨款给予政府资助学校缴付排污和水电费,确保华文教育在这片国土上的茁壮成长。 说句公道话,希盟政府在拨款方面或许并非完美,但是对于华教拨款的数额提升、增加公平和透明度、讲到做到钱马上就到的效率,这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