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州政府望抛砖引玉 与华社共同维护华小

自2018年7月至2019年5月之间将近一年的时间内,柔佛州政府已发放给周内各华小各类型拨款,至今合计已超过100万令吉。 在与永平二校和南利小学的董家协交流会,并举行州务大臣拨款模拟支票移交仪式后,柔佛州务大臣特别事务官大臣傅恿駺表示,过去这100万令吉的款项都是州内各华小透过他来向州政府申请的拨款;而学校申请拨款的目的大部分都是用在建校和增建设备,如:修缮水沟、建设精明课室等。 其中亚依淡国会选区内的永平二校和南利小学,就分别获得3万和2万令吉的拨款;全数拨款已经于上个月直接汇入两校家协的银行户口。据悉,永二已把款项用于维修道路;而南利小学则将把款项用在设立精明课室。 傅恿駺称其在华小发展事务上,会继续扮演好协调员的角色,以帮助更多有需要的华小。他也很感激董家协、各校校长、各地方村长等人的协助,让他能够充分了解各华小的需求与所需拨款。他也表示,希盟所给予的拨款由学校先申请,经州政府批准后,就直接现钱交给学校,并让学校有自主权去选择他们所需的设施建设。因此,傅恿駺希望获得拨款的华小能够好好善用他们的款项,如此才能确保每一笔拨款都花得有其价值。 傅恿駺也指出目前有些半津贴的学校所得到的津贴都用来缴付水电费,根本无法顾上其他开销;即使是全津贴的学校,有时也会面对钱粮短促的局面。因此州大臣才会开放拨款申请,让有需要的学校能够去实行他们想要做的事情,无论是增建或修葺校舍,或其他硬体设备。 但是这仍然有现实局限,那就是柔佛州内共有215所华小,每间华小都期望能获得拨款来发展学校;而州政府目前的财务状况也有限,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州政府必须视学校的情况轻重来做出先后处理,所以无法同时拨款给每一所学校。 傅恿駺希望这100万令吉的拨款除了为了帮助有需要的学校从州政府处获得一些款项来解决他们经济上的困难之外,也希望可以做到抛砖引玉的涟漪,让社会贤达也能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地帮忙这些有需要的学校,如此真正帮助学校顺利发展,而让莘莘学子们获益。 3 Comments

家长们照过来!已经开放申请了,你们还不快点!

你存500令吉,政府给你500令吉,你还等什么呢? 这不是投资广告,而是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局(PTPTN)配合2018年财政预算案推出的储蓄计划,也就是国家教育储蓄计划(SSPN)以及500令吉1对1补贴(GS500)。 是的,2018年家中有子女7岁至12岁的家长们,请通通都看过来啰,因为你们的孩子都是申请条件的受惠者,赶紧留意以下重要信息了。 到底什么是国家教育储蓄计划以及500令吉1对1补贴呢? 国家教育储蓄计划是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局(PTPTN)所推出的储蓄计划,分为SSPN-i,以及SSPN-i Plus,都是子女教育基金储蓄计划。 500令吉1对1补贴(GS500)则是2018年财政预算案所推出,这项补贴从2018年1月1日至12月31日开放申请,拨款为2亿5000万令吉或50万个账户(先到先得)。 500令吉补贴(GS500)申请条件如下: 1)受惠者必须开设SSPN户口; 2)受惠者在2018年必须年龄介于7岁至12岁,或者正在就读小学。 开设SSPN户口可以直接通过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局(PTPTN)官网、前往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局各分局柜台或通过合法代理办理即可,一切必须符合申请条件。 存款者需要在2018年存入最少500令吉(不包括SSPN-i Plus保费),符合资格者无需提出申请500令吉补贴,500令吉补贴将会自动存入户口里。 存款者还可以免费享有伊斯兰保险(Takaful),如果户口存款达至1000令吉,包括500令吉补贴.一旦存款者户口里存有500令吉,500令吉补助会在每个月杪自动存入户口中,一切按照2亿5000万令吉拨款或50万个户口发放完为止,先到先得。 如果受惠者拥有两个由父亲和母亲所开设的户口,受惠者只可以接受一次500令吉补贴,补贴优先存入到最先达至500令吉存款的的户口。 存款者如果在2018年拥有超过一名7岁至12岁子女,所有子女只要符合申请条件,即户口里存入500令吉,都可以获得500令吉补贴。 已经开设户口的存户只要在2018年存入500令吉,就可以获得500令吉补贴。 500令吉补贴是可以提取的,但必须在受惠者满18岁后才可以提款。若受惠者要再未满18岁前提款,户口必须保持最少1000令吉,包括最低存款500令吉以及500令吉补贴,也就是说如果你的存款有2000令吉,加上500令吉补贴,户口就有2500令吉,那你最多可以提取1500令吉。 如果受惠者在18岁前提款和关闭户口,500令吉补贴将会被撤销,受惠者只能提取存款及利息。若存款者或受惠者去世,名下的户口可以被关闭,也可以获得500令吉补贴。500令吉补贴可以获得利息,但不能扣税。 说了这么多,家长们还等什么呢?赶紧登陆官网 www.ptptn.gov.my 或者www.lovesspn.com开户了。若是有任何不明白请直接致电热线:03-2193 3000 询问详情。

学士奖学金拨款增加233万 教育部致力于栽培更多人才

教育部在国家经济有限的情况下,仍然增加2019年大学学士学位的奖学金拨款,从2018年的1480万令吉,增加至2019年的1713万令吉,增加了233万令吉,涨幅达15.7% ,以造福更多的大专生。 张念群指出,现阶段的奖学金将优先于提供给在公共领域服务的公务员,特别是在培训学校教师、学院、工艺学院以及国立大学的讲师,以培养更多专业的师资。 目前教育部也会继续颁发MyBrainSc奖学金,希望可以培育更多出色的年轻科学家。 “教育部会透过 MyBrainSc 奖学金提供给纯理科科系的学士生及硕博士生申请,以帮助这些学生顺利完成学业。” 张念群表示,根据公共服务局所提供的资料,公共服务局的“可变换贷款模式”(PBU)计划继续进行着以提供给准备到海内外继续深造的的优秀生申请 。至于出国留学的奖学金,必须是符合政府认可的课程,才有资格提出申请。2018年,共有1万1633人获得由公共服务局所提供的奖学金以完成学业,其中的性别分布为男性占4千416人,女性占7千217人。 根据资料显示,教育部在2018年总共提供了985份博士奖学金,2019年则提供了761份博士奖学金。 一个国家的进步是靠人才,靠教育,所以希盟政府在教育的拨款上毫不吝啬,也将致力于栽培更多的大学生及硕博士生,以贡献社会和国家。  

1亿6500万特别拨款预计8月下放 95%学校已经提出网上申请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针对教育部2019年“提升和维修特别拨款”在2019年6月13日发表以下文告: 财政部在2019年财政预算案中公布了今年将发放总共1亿6500万的特别拨款予教育部各源流的学校,其中包括华小5000万、淡小5000万、教会学校5000万和华中1500万,总共涉及1,862所学校。 教育部在2019年5月9日正式开放特别拨款的申请网站,原定2019年5月31日为截止日期 ,但考量各因素和各校要求后,已经延期至2019年6月12日让学校提出申请。 截至2019年6月12日,在这1,862所学校中,已经有1,765所学校(95%)给予回复。 针对其余97所还未给予任何答复的学校,教育部已多番表示,在截止日期后将当作逾期申请。 接下来,教育部将会把所有的申请递交给独立的特许估价师进行评估,获得相关评估后将进行审核和查阅,预计在2019年8月下放2019年特别拨款,以让各校能在9月和12月的学校假期进行修缮的工作。 此外,针对2018年的特别拨款,各校也必须最迟在2019年6月14日通过相同的网站,进行线上汇报,确保2018年特别拨款已经用于学校的提升和维修用途。

公益金与财政部联手 为全津贴华小提供一年2000万拨款

虽然距离2020年大马预算案还有两个星期的时间,但公益金现在已经为我们带来好消息,那就是公益金同意财政部长的建议,把华教的拨款从前朝时每年平均1000万令吉,提高至2500万令吉! 我非常感谢公益金关心国内华教的发展,今天,他们将捐出2000万令吉给予404间来自全国各地的全津华小。而这些捐款也将会直接进入各校董事会的银行户头。虽然说这笔2000万令吉的义款未必能够完全解决华小目前的问题,不过,或多或少能够减轻一些负担。更令人期待的是,公益金将在今年年底,再次拨出500万令吉捐给华教,包括国民型华文中学与其他华校等。 公益金自2011年起,平均每年拨出1000万令吉做教育用途,而希盟执政后,今年的拨款立刻提升至2500万,让更多的华校能够受惠!而且,2018年以前,有关的捐款是不能直接转到学校董事部的,但今年起,拨款将得以直接汇入学校董事部的户头。种种改变,将能减少学校的负担,让全津华小有一个新的开始与新的希望。 希盟政府深知“教育为立国之本”,更知道再穷不能穷教育,因此在执政后马上纠正前朝政府的恶习,实践今年的拨款今年发放。这就是讲到做到,钱马上到!众所周知,前朝政府以前常常在财政预算案宣布之后,没有将今年的拨款今年发放出去,例如2016年华小的5000万令吉拨款,拖至2017年底才发放给学校。甚至是全国东西马81所国民型华中的拨款,也没在预算案中列明,有一年没一年。这已成为了教育工作者的恶梦。 希盟政府要结束这些教育拨款的恶梦,所以2019年财政预算案宣布的教育拨款,包括华小5000万令吉、教会学校5000万令吉、淡小5000万令吉、宗教学校5000万令吉及华中1500万令吉,马上在今年年发放。同时,给予全国独中的1200万令吉拨款,及新纪元、南方、韩江三所大学学院共600万令吉的特别拨款,也都在2019年年初全部发放出去。 新政府善用科技有效改善华教教育拨款的效率,利用电子转账,一分不差拨给各校董事会的户头,让大家不必再面对干捞的问题。 另外,财政部也批准了5年共一亿令吉的拨款,目前已拨出了4000万令吉给增建及搬迁的华校,这在国家历史上也是不曾见过的拨款。 新政府尽心尽力去改善国家的华教问题,因为希盟政府要捍卫马来西亚人民在国家宪法之下,所拥有自由学习自己母语的基本人权。我们也谴责种族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者关闭华小的言论,这种恶意是不能被接受的。 希盟在上台执政后,积极进行各式各样的改革,希望可以把马来西亚从贪污腐败、盗贼治理的国家带回民主正轨,良好发展。当我们谈及改革的时候,我们不以种族来做分野,而是以民主、人权、普世价值的原则角度出发,最重要的是——一切依据联邦宪法行事。 最后,容我做出总结: (1)公益金的拨款从每年的1000万令吉增加到2500万令吉,将能造福更多华校。 (2)从今年起,捐款可以直接汇入学校董事部的户头。学校将能更方便地取得拨款。 (3)政府实施今年的拨款今年发放的政策,学校不必再苦苦等待钱什么时候下来。符合“讲到做到,钱马上到”的原则。 种种美好的改变将会令华教的发展更加有希望。我也鼓励私人界也多多学习公益金,关心我国教育的发展,和政府一起努力,让国家的未来主人翁能够好好学习,快乐成长,将来为国家做出贡献! 林冠英  

独中拨款岂能“以后再谈”?

2019财政预算案中,希望联盟破天荒拨款1200万令吉予全国独中,打破国阵从不拨款予独中的惯例,而在2020财政预算案中,独中也加码至1500万令吉,为办学艰难的独中带来一阵及时雨,也代表着希盟政府肯定华教为国家培育人才的贡献。 然而,副教育部长马汉顺在被询及国盟政府是否会拨款独中时,以“首要考量学生的安全及健康”为由拒绝正面回答,仅回应“稍后再谈”,让人匪夷所思。 第一,“学生的安全及健康”并非独中拨款的障碍,两者并没有冲突。 第二,为防止出现“干捞抽佣”的现象,希盟执政时期,教育部改用电子转账,直接把拨款汇入受惠单位的银行账户,所以并没有行政上的困难。 第三,国民联盟是否再重蹈覆辙,延续巫统边缘化华教的行政偏差? 此外,以交通部长魏家祥迅速把拉曼拨款从拉曼校友总会取回,转入拉曼教育基金会的效率而言,处理独中拨款更相对简单,为何却难如登天? 独中向来都面对沉重的财务压力,逐年增加的庞大营运开销,其中的85%都是靠华社资助和学费来支撑,根据《2016年全国华文独中调查计划》初步报告,以2015年为例,全国独中总收入是近3亿令吉,总支出则是3亿4千万令吉,不敷约3500万令吉。 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马华执政时期,“华小拨款拖一年”以及“华小拨款遭挪用赈灾”等怪象言犹在耳,华社对马华处理拨款已毫无信任可言,马汉顺至少要给出独中拨款的处理时间表,而非推搪“以后再谈”,仿佛独中拨款的良政就要断送在马华手中。

霹雳州70所全津华小喜获182万!

(怡保2日)副教长张念群今日到访怡保,为霹雳州70所政府华小(俗称全津贴华小)带来拨款,现场移交支票! 霹雳州共有74所政府华小,并且当中有70所提出申请。今天在巴占华小,张念群现场移交了拨款给13所临近的政府华小,其余的53所则将由国会副议长倪可敏转交。 巴占华小校长在致辞时表示,政府学校“眼红”政府资助华小(俗称半津贴华小)的特别拨款多年,今年政府学校终于也有份获得拨款,让他们觉得非常振奋。 副教长张念群也总结了霹雳州华小在过去一年半所获得的拨款,包括 2018年特别拨款498万 2019年特别拨款440万5千 2019年政府学校拨款182万 增建搬迁拨款 华联二校:150万 安顺十二碑华小:150万 换言之,过去的一年半霹雳州华小已经获得1420万5千的拨款。 当日获得拨款的学校细节如下:

私人大学自费奖学金,1147万非政府额外拨款

私立大学自设奖学金,1147万非政府拨款 针对日前首相敦马哈迪所宣布,将为在马来西亚深造的巴勒斯坦籍学生提供奖学金之事宜,却因不理解个中细节而产生了种种误会引发了各界的批评及质疑,为此,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特向教育部求证有关政策是否涉及政府拨款与政府大学,而副教育部长张念群随后也证实了有关奖学金是不涉及任何政府的款项,也不会影响为本地学子提供的奖励金。较早前,高教部更特发媒体声明以解释当中的来龙去脉。 高教部的声明首先感谢,相关的11所私立大学及1所国立大学自愿提供“巴勒斯坦奖学金”给予那些在马来西亚进行深造学业的巴勒斯坦学子们。 高教部也特别指出,其实本地大学本就有每年都向马来西亚学生或国际学生提供奖学金的习惯。仅仅这几年里,我国的私立大学就为各地学生提供超过1亿令吉的奖学金。以阿布卡里国际大学(Albukhary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为例,此大学虽是马来西亚的一所私立大学,但是他们秉持着“慈善事业”的理念,而给那些来自战乱国家的学生提供奖学金,使他们在马来西亚学成后,能够回家并以学识成就来重建他们各自的国家。 阿布卡里国际大学此举吸引了其他私立大学的注意,因而将他们的奖学金额度扩展到巴勒斯坦学生上。这表示相关的私立大学其教育目的和关注点并不只是在学术成就上,同时也注重国际社会发展,让那些饱受战争蹂躏的巴勒斯坦学生也有获得学习知识的机会。因此,这些大学才愿意提供相关的奖学金于巴勒斯坦学生,并在2019年5月22日,同时也是斋戒月内的一天,透过首相敦马哈迪的宣布,也算是一种特别倡议,象征着我国的高等教育群体团结一致地帮助受压迫的巴勒斯坦人民,实现人道主义使命。 高教部特别声明,指这些奖学金赞助都是来自各大学自身的财力或自行募资,根本不是来自政府的额外拨款。所以,高教部也对于这12所大学为高等教育所作出的贡献,表示深深的感谢,并希望这种精神能够为其他教育机构树立榜样。 高教部也特别发出该12所大学的名单以及他们所提供的奖学金数目和学额,以下为相关名单:

财政部额外批150万拨款 华中18月获总额3650万拨款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在2019年12月26日针对“国民型中学(华中)建校拨款”发表文告: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发文告指出,财政部在2019年额外批准150万拨款作为7所华中的建校用途。 “除了雪兰莪加影育华二校获得30万拨款,其余的槟城恒毅中学(峇央峇鲁分校)、霹雳实兆远南华中学、霹雳怡保育才中学、柔佛利丰港培华中学、森美兰芙蓉振华二校和沙巴根地咬根华中学各别获得20万的拨款。” 张念群表示,华中在2018年和2019年皆获得教育部1500万的特别拨款,如今在2019年将获得财政部150万的建校基金,以及公益金500万的捐款,短短18个月内累计总额3650万。 在财政部和公益金的配合下,上述7所华中于2019年12月13日已获得公益金500万的捐款,并在当天直接获得这笔款项的现金支票。这笔500万令吉的捐款是为华中充作建校基金,资助各校在兴建新校舍的计划。 2019年12月26日,这7所华中额外获得财政部批准的150万的加额拨款,作为建校基金。 针对华中特别拨款,张念群说,希盟政府上任后,除了在2018年发放当时财政预算案被忽略的1500万拨款,在2019年同样拨款1500万,2020年更把特别拨款增加到2000万。 希盟和国阵的不一样之处,在于希盟上台后让华中获得制度化拨款,以及配合公益金的捐款,一起造福华教。 

希盟政府全力促成 槟恒毅华中二校获行政准证

财政部长林冠英再为华社捎来好消息,内阁在1月22日的会议上批准槟城恒毅华中分校的申请,成为行政独立的学校,改名为恒毅华中二校(SMJK Heng Ee 2 )。 林冠英说,“如此以来,恒毅二校就会有正式的地位,无需和恒毅总校共享资源,可以有自己的校长、可自行申请政府的拨款等。” 这是历史性的一刻,华中再增加一所,恒毅二校即是国内第81所华中。 林冠英在记者会上表示,代掌教育部的首相敦马哈迪在1月22日批准恒毅华中分校的申请,正式成为一所行政独立的学校,也在1月29日的内阁会议上,白纸黑字的记录下来。 在林冠英和教育部协助下达成 恒毅分校从2016年国阵掌权时期开始申请成为二校,要求行政独立,然而却得不到批文。 希盟政府不一样,让恒毅分校的申请有进展,实现了恒毅分校的行政独立梦。 恒毅学校的董事们也感谢财长林冠英和教育部的协助,为恒毅的申请事宜奔波,让恒毅二校得以在短时间内获得批文。 恒毅分校成为恒毅二校后,未来将获得分配1名校长、3名副校长、4名主任、辅导老师等,校内图书馆等设施,学校将获得独立的资源,学校管理层也不再需要蜡烛两头烧。 这绝对是一项好消息,希盟协助解决了恒毅学校所面对的资源难题,日后恒毅中学就有2所学校,而资源以及政府拨款都是2份,而不再需要和总校共享一份。 增加华教拨款1亿1350万 林冠英表示,自希盟上任以来,不但没有减少华教的拨款,反之还大幅增加。 相比起前朝政府只拨出1亿3000万令吉,新政府给予华教的拨款迄今更高达2亿4350万令吉,大幅增加1亿1350万令吉。 希盟一直在照顾华文教育的发展,不管是小学、华中和独中都是受照顾的范围。新政府在各个领域的表现,肯定比前朝政府做得好,特别是华教拨款方面。 不管是拨款,还是提出其他申请,只要是华社的需要,希盟政府必定去满足学校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