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夷文书法课题进展:双方共识:只介绍、不考试、再讨论

董教总今日发文告表示,华团及淡米尔团体代表向副教长提呈及清楚传达8月5日十二华团达致的《先搁置,再讨论》5点共识及立场,并重申坚决反对在国民型小学学习爪夷文的立场。 以下为董教总的4个声明: 1. 今日华团及淡米尔团体代表向副教长提呈及清楚传达8月5日十二华团达致的《先搁置,再讨论》5点共识及立场。 2. 华团及淡米尔团体代表也在交流会中明确表达,坚决反对在国民型小学学习爪夷文的立场。 小编注解: 不学习,这是在8月2日就已经是定调并且将会朝这个方向去处理 3. 华团及淡米尔团体代表在交流会中表明,目前已进行五年的国民型小学五年级国文课本中,只作简单的介绍爪夷文让学子有基本认识,而不是作为学习(包括写字、功课或考试)的方式,是可以接受的。 小编注解:大家同意介绍爪夷书法是可以接受的。 4. 华团及淡米尔团体代表在交流会中向副部长 重申 “先搁置,再讨论” 的立场,必须先邀请各相关利益团体参与DSKP的讨论后,才决定如何在国民型推行简单介绍爪夷文 ;同时也同意,未来在涉及各族群重大而敏感的教育课题,在实施前将会征集相关的教育团进行咨询,以充份良性的进行沟通交流,共同构建良好、健全的教育体制和措施。 小编注解:已经同意搁置现有的DSKP和课本内的相关内容,并将邀请相关团体一起讨论进行修订。 这就是806 只介绍、不考试、再讨论 的共识!因此任何外界试图曲解都是不必要的。当然,政府也理解华社的担忧及考量,因此才会多番与不同的团体对话、交流,让大家找到共同讨论的平台及共识。

应对学校疫情管理草率无为 教育部长及两名副部长应请辞

希望联盟及各在野党教育委员会联合媒体文告: 我们得知众教师、家长、学生以及社会大众对于新冠肺炎在教育领域中日渐扩散的情况,而经历各种焦虑和不安。 同时,我们也注意到,教育部在宣布居家学习后,就突然重启学校;然而在学校分阶段开放的工作中,却没有给予社会关于在新常态下的明确学习计划,例如:如果学校开启后却发生确诊案例时该怎么办。 我们珍惜全国所有准守标准作业程序的校方管理层及一众教师为了国家孩童的福利和未来,以便能够继续接受教育,而付出的努力。 我们同意,要遏制新冠病毒的传播,无论在任何人或情况下都绝不妥协的共同努力,方能让这份的努力得到效应。   然而,现在的情况是学校病例剧增,但大部分校方管理层却失去方向,可是若学校关闭了他们却又没有时间与器材为居家学习做准备。况且,连政府所答应的15万台笔记型电脑都始终不见踪影。 人民对于教育部针对疫情下的教育方针和计划部署,始终感到模糊不清,因为教育部并没有向人民展示透明的信息。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人民的愤怒,尤其是教师 、校方管理者及家长们对于政府及代表教育部的部长和两位副部长根本无法妥善处理目前的苦况。这些愤怒可以在基层和各大社交媒体上看得清楚。 由于教育部长和他的两个副部长在执行职责上已经很失败而辜负了人民的委托。为了国家和人民的未来着想,我们代表所有希望联盟及各在野党的国会议员要求他们应该立即辞职。 马智礼,希盟教育委员会主席 兼新邦令金区国会议员 聂纳兹米,公正党斯迪亚旺沙区国会议员兼公正党组织秘书 张念群,民主行动党古来区国会议员 拿督哈山峇隆,诚信党淡边区国会议员 拿督丹敖,沙民统(UPKO)主席 赛沙迪,大马民主联合阵线(MUDA)创党人兼麻坡国会议员 拿督阿米鲁丁,斗士党总秘书兼古邦巴素区国会议员 阿末哈山,民兴党最高理事

独中拨款岂能“以后再谈”?

2019财政预算案中,希望联盟破天荒拨款1200万令吉予全国独中,打破国阵从不拨款予独中的惯例,而在2020财政预算案中,独中也加码至1500万令吉,为办学艰难的独中带来一阵及时雨,也代表着希盟政府肯定华教为国家培育人才的贡献。 然而,副教育部长马汉顺在被询及国盟政府是否会拨款独中时,以“首要考量学生的安全及健康”为由拒绝正面回答,仅回应“稍后再谈”,让人匪夷所思。 第一,“学生的安全及健康”并非独中拨款的障碍,两者并没有冲突。 第二,为防止出现“干捞抽佣”的现象,希盟执政时期,教育部改用电子转账,直接把拨款汇入受惠单位的银行账户,所以并没有行政上的困难。 第三,国民联盟是否再重蹈覆辙,延续巫统边缘化华教的行政偏差? 此外,以交通部长魏家祥迅速把拉曼拨款从拉曼校友总会取回,转入拉曼教育基金会的效率而言,处理独中拨款更相对简单,为何却难如登天? 独中向来都面对沉重的财务压力,逐年增加的庞大营运开销,其中的85%都是靠华社资助和学费来支撑,根据《2016年全国华文独中调查计划》初步报告,以2015年为例,全国独中总收入是近3亿令吉,总支出则是3亿4千万令吉,不敷约3500万令吉。 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马华执政时期,“华小拨款拖一年”以及“华小拨款遭挪用赈灾”等怪象言犹在耳,华社对马华处理拨款已毫无信任可言,马汉顺至少要给出独中拨款的处理时间表,而非推搪“以后再谈”,仿佛独中拨款的良政就要断送在马华手中。

零拒收政策已见成效 特殊孩童获得求学机会

希盟政府推行 “零拒收政策”,照顾特殊孩童的需求,让更多的特殊孩童获得和普通人一样的学习机会和权力。 教育部投入资源改善制度,推动“零拒收政策” 已见成效。在马来西亚,特殊孩童包括视觉受损、听力障碍、语言障碍、身体残疾、学习障碍如自闭症、唐氏综合症,注意力缺陷过动症及阅读障碍的学生。 张念群表示,2018年1月份,共有7万9005名特殊孩童在主流学校接受教育。2019年截至10月,共有8万8419名特殊孩童在主流学校接受教育。在这两年内,向教育部注册的特殊孩童共增加了9千414名。 这也表示有更多的特殊孩童得以进入主流学校与普通学生一同上课,被接纳和融入主流的教育体系,学习知识,培训他们可以自立的技能,没与社会脱节。 教育部增加拨款 希盟政府体恤有特殊儿童的家庭经济负担,在2018拨出1亿令吉的拨款资助特殊孩童,即是每位特殊孩童在每个月可获政府发出的150令吉援助金。 基于向教育部注册的特殊孩童逐年增加,2019年的资助特殊孩童拨款增加至1亿4200万令吉,2020年的拨款增至1亿5510万令吉。教育部增加拨款也表示可以让更多的特殊孩童受惠,享有每个月获得的150令吉援助金。 张念群表示,在2019年,教育部就改善了840所学校的设施,让学校拥有无障碍设施。“而明年,我们也将以2300万的拨款,继续打造更多拥有无障碍设施的学府。” “零拒收政策”的目的是要让全民都可享受到平等的教育,包括特殊孩童不必在意别人的眼光,他们到学校和普通学生一起上课学习,因为教育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

1200万独中拨款成首炮 张念群:已开始搜集汇款资料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表示,2019年的特别拨款,会优先处理1200万拨款予全国华文独立中学,这次的发展拨款,将充作学校基建和维修用途。 “我的办公室已经向全国独中校长联系,开始搜集汇款资料,也会配合财政部在最短的时间内电子转帐给予学校,不干捞、不抽佣、不回扣。” 有别于前朝政府,希盟新政府在制度化拨款独中后,以透明化和行动兑现承诺,这是新政府落实改革的诚意和决心。 华文教育新篇章 1月11日,财政部也将移交200万拨款的支票予新纪元大学学院,也是中央政府第一次对华社民办三所大专院校的拨款。 无论是给予独中拨款,还是对华社民办大学的肯定,是新政府对华社的诚意,相信也是大马华文教育的重要篇章。

别被马华假消息误导!2018年国阵执政时期根本没有给华中1500万

别被马华假消息误导! 2018年国阵执政时期根本没有给华中1500万 最近有消息流出,指说在国阵时代华小、华中拨款高于希盟政府的拨款,然而这项消息已被证实是假消息。呼吁网民不需要转发,以免误导大众。 一名马华上议员的面子书10月18日上载了一张图片,显示国阵时期华教拨款数据,但是数据有不正确成分。 例如在图片中显示的2018年华中拨款有1500万,事实是在2018年预算案,华中根本没有拨款1500万。当时董总也针对这件事情发出文告,并表示“2018财政预算案,华小拨款未增,并且遗漏华中独中,对预算案失望”。 换句话说,2018年的预算案,独中及华中其实一分钱都没有得到,而是在希盟2018执政后,才追加1500万给华中,并在2019年拨款1200万给独中(首次独中拨款)。 此外,这张资讯图另一个错误是,显示了2020年华小的排污及水电费仅拨款1200万,实际上是在希盟执政下华小排污和水电费"增加"了1200万。简单来说,就是基于过去的财政预算案拨款上再增加1200万,而不是如图显示的“只有1200万”。另一个错误的点是,图表中所显示的2019年希盟政府没有给与排污及水电费拨款是完全错误的。事实是2019年排污及水电费的拨款是维持跟往年一样。有鉴于拨款不足,教育部就针对这项开销加上一笔1200万的拨款,让华小可以不用困扰在经费不足的问题上,更加专注的办好教育。希盟政府是以“有多少需求就给多少钱”的原则,并确保每一份拨款都可以使用到位来规划这些开销的。因此希盟政府的华小拨款,跟过去国阵时期的拨款模式完全是天渊之别! 在此我们呼吁网民在分享资讯时必须时刻做好自己检验事实真假的本分,才不会受到某些政治议程误导而导致自己分享错误的消息而不自知。

前朝1Bestari Net合约到期 教育部采新方式月省2504万

教育部用更少的钱得到更好的服务!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表示,前朝的1Bestari Net “精明学习网 ”合约在去年2019年6月到期后,教育部采取的新方式为政府每个月省下2504万令吉的开销! 在前朝的“精明学习网 ”的计划下,教育部所需承担的月费是2850万令吉,其中只有997所学校的网速达30Mbps 。 张念群指出,在“精明学习网”的计划下,网速从6Mbps至30Mbps的价格介于782令吉至1万9000令吉,是名副其实的网速又贵又慢! 因此希盟政府在“精明学习网 ”的合约届满后终止这类垄断式服务,反之在各个地区遴选最好的服务供应商或网络公司。 节省大笔开销 张念群说,“在教育部采取新的方式后,拥有30至100Mbps网速的学校,已从原有的997所增至9876所,更重要的是,该部所承担的这笔网络费,每个月只需346万令吉。 ” 这跟前朝比较起来,教育部节省了大笔开销而且提供了更好的网速,以及打造更好的学习环境。 希盟政府改善政府公共部门的绩效,将会花最少的钱,为学校和人民提供更优质的服务。

10亿修建砂拉越残破学校,须确保善用并真正让学生及教师受惠

砂政府偿还联邦的10亿债务,达成共识将用作修建砂残破学校 联邦内阁批准砂政府用于偿还联邦10亿令吉的债务,作为修建砂拉越残破学校的用途。 联邦教育部发出文告指出,联邦教育部长马智礼是在日前拜会砂首长阿邦佐哈里时,两人经讨论后所达到的成果。 值得一提是,砂拉越将有43万6000名学生从上述决定中受惠。 为确保是项计划能够透明及廉正进行,政府将成立一个以联邦教育部﹑财政部及砂拉越政府为首的特别委员会。同时,这些残破学校修建工程也将由砂公共工程局负责执行。 文告中强调,内阁也同意就修建残破学校计划给予高度关注,确保该10亿令吉款项得以善用,真正让学生与教师受惠其中。

2019年师训课程开放申请 申请日期:3月19日至3月25日

你有兴趣当老师吗? 马来西亚教育文凭(SPM)的成绩将于3月14日公布,请有兴趣当老师的毕业生把握机会提出申请咯! 教育部将于3月19日至3月25日进行2019年教师学士课程(Program Ijazah Sarjana Muda Perguruan, PISMP) 的招生,欢迎任何有兴趣成为教师的SPM毕业生踊跃提出申请。 申请日期:3月19日至3月25日 申请截止:3月25日,晚上11点59分 申请方法:网上申请:https://pismp.moe.gov.my. 申请条件: 1)SPM毕业生 2)至少5A 3)年龄不超过20岁 4)必须符合各个专业领域的学科要求 教育部将会根据所制定的资格要求和标准筛选申请者。接着经筛选的申请者须出席和通过教师资格测试(Ujian Kelayakan Calon Guru,UKCG)。教师资格测试主要分成2部分,即是45分钟内完成笔试 (Sesi Ujian Bertulis),以及体能测试 (Sesi Ujian Kecergasan Fizikal)。成功通过教师资格测试的申请者才会被邀请出席面试。

砂华校两年共获逾3181万拨款 希盟一视同仁照顾东西马学校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在2019年12月18日针对“砂拉越州华小搬迁和增建拨款”发表以下文告: 1. 希盟政府从2018年起,每年制度化拨款2000万,作为全国华小的搬迁和增建用途,2019年也不例外。 2. 2019年的建校拨款有17所华小受惠,当中有5所来自砂拉越的华小获得300万的资助。 3. 诗巫开南小学在2019年10月4日正式得到教育部的搬迁批文,从诗巫迁校至古晋。该校已经获得财政部下放的200万建校拨款,接着将会向教育部提呈建筑批文的申请。 4. 其他正在进行建校计划的华小共获100万建校拨款,包括三马拉汉下港中华公学(20万)、巴达旺葫芦顶中华公学(30万)、西连中华公学(20万)和巴达旺四哩半中华公学(30万)。 5. 针对教育部的维修特别拨款,砂拉越的华小在2018年和2019年个别获得1019万4600令吉和1131万;华中则个别获得170万令吉和181万。 6. 值得一提的是,砂拉越14所独中也破天荒在2019年获得中央政府拨款271万2000令吉。 7. 此外,在财政部的建议下,公益金同意修改捐款条款,首次公开让所有政府资助华小(全津华小)申请,砂拉越的全津华小则在2019年获得108万5000令吉的捐款。 8. 综上,希盟政府致力于照顾东西马各个源流学校的需求,砂拉越的华校在2018年和2019年共获得逾3181万的款项,继续茁壮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