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物上涨政府无动于衷 林冠英:政府需主动出击成立物价稳定基金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2年3月15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政府是否已耗尽资金,以至于他们无法提供30亿令吉种子基金来成立物价稳定基金,从而降低不断上涨的生活成本?当物价长期增涨,加上政府同时间感叹俄乌战争导致油价上涨,使得政府需支付280亿令吉汽油补贴,但政府却只是弱弱地回应他们尚在研究成立物价稳定基金的建议,不免给人带来政府已耗尽资金的印象。 油价上涨只会导致食品和其他商品价格亦随之涨价。除非成立物价稳定基金,否则人民在不受保障的情况下,在面临物价上涨问题时将首当其冲。作为石油出口国,政府声称油价上涨并没有给政府带来好处,反而还会蒙受损失,这是因为更高的汽油补贴需要受到公众监督。政府仍未如其承诺的,公布油价上涨对国家成本效益影响的详细信息。

反对阵营分裂短兵相见 民兴党竞选为击败希盟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2年3月14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不要只怪疫情——克服低投票率对下届大选的胜利至关重要。 民主行动党不认为新一波的疫情是导致最近柔佛州选举投票率低的唯一原因。事实上,比起公众聚集的巴刹和咖啡店,投票站反而安全得多。与巴刹和咖啡店等公共场所相比,那些投票和参与投票工作的工作人员所造成冠病感染群是微不足道的,即便有候选人在竞选时也感染了冠病。 虽然国阵通过滥用政府机器、媒体和实施金钱政治等肮脏手段,造成竞争环境的不公平,但反对党还是必须面对一个残酷的现实,即他们也必须为自己的失败承担起部分责任。由于未能使用共同的标志、共同的愿景,或对州务大臣候选人的作任何讨论,以及反对阵营的分裂导致旗下的各政党在选区上短兵相见等,凡此种种,都无法团结起大家,共同面对选举。 这对民兴党来说尤其如此,它选择加入的战场是希盟现有的6个席位,当中完全没有一个是国阵,竞选的方式更多是为了击败希盟而不是国阵。所有反对国阵的真正反对党(不包括国盟)都必须采取大帐篷的做法。

纳吉骑劫柔州选举 掩盖人民迫切需求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2年3月10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不要被纳吉的“害羞什么,我的老板”竞选活动骑劫掉柔州选举,它掩盖了人们现在的迫切需求,人民如今更需要解决生活成本、新税收、违反防疫标准作业程序罚款增加等诸多问题,来让生活好过些。 民主行动党呼吁 260 万位柔佛州选民,千万不要被前首相纳吉的“害羞什么,我的老板”竞选活动骑劫掉柔州的选举,导致视线被模糊,掩盖了遴选下一届柔佛州政府的重要性。我们现在需要选出一个能够解决生活成本来改善人民生活的新政府,而这个新政府还必须要解决新税收、违反防疫标准作业程序罚款的增加,以及人民生计等诸多问题。纳吉参与竞选活动志在其个人利益,他企图利用国阵预期中的胜利保全自己,免于卷入涉及 520 亿令吉的 1MDB 丑闻。 尽管他已被高庭和上诉庭定罪,而来自全球各地的证据也都证明了数亿令吉转移到他个人的账户中,但纳吉继续与国阵双双继续活在一个泡沫里面,仿佛他是无辜的,由始至终和1MDB 丑闻无关。比起一个被判处12年监禁和2亿1000万令吉罚款的人而言,260万名选民的利益和生计比他的命运更加重要,后者甚至被上诉庭称为“国耻”。 出于这个理由,柔佛州的 260 万选民必须在 3 月 12 日踊跃投票,以确保他们对生计和生活成本的担忧能够获得解决。由于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导致油价超过每桶 110 美元,通货膨胀和物价上涨进一步加剧,但是,政府迄今仍未设置物价稳定基金。

马华为夺回永平散播谎言 林冠英:将发起诽谤诉讼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2年3月9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马华持有的《星报》以及陈德钦在郭鹤尧华小课题上发表了针对我的谎言,我将就此对他们发起诽谤诉讼。 我已指示律师对马华持有的《星报》以及陈德钦发起诽谤诉讼。他们在郭鹤尧华小课题上发表针对我的谎言,意图使民主行动党在柔佛州选,尤其是永平州席中败选。 在《星报》3月7日一则网络文章中,马华副总会长陈德钦指出:“在柔州选期间,他(林冠英)还敢声称他拨出400万令吉给郭鹤尧华小,但他至今不敢否认,发出这笔钱的条件是要这所华小改名。” 这是虚假和不实的指控。该400万拨款在工程动工前就已移交给相关单位。在担任财政部长时,我从未设定郭鹤尧华小需改名的条件,以此获得我拨款400万令吉。《星报》为了其持有者马华而沦为假新闻传播者,他将就此付出代价。 陈德钦昨日再次在其面子书重复其谎言。他在昨日的面子书贴文中,质问我为何在8天前,即2月28日,当他在中文报提出同样问题时,我却未有采取任何行动。陈德钦显然是希望我在对马华持有的《星报》发起诽谤诉讼之余,也对付中文报。

闪避国会解释一马 纳吉应被立即停职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2年3月8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纳吉拒绝遵照议长指示,于周三解释他先前有关520亿令吉一马公司丑闻的言论是否在误导和欺瞒国会。为此,纳吉需立即被停职,并交给国会特权委员会处分。 前首相纳吉拒绝遵照国会下议院议长阿兹哈哈伦指示,于周三(明日)解释其先前有关政府未用一分钱公帑偿还一马公司520亿令吉债务丑闻的言论,是否在误导和欺瞒国会。为此,纳吉需立即被停职,并交给国会特权委员会处分。纳吉指他只会在柔佛州选后,才向议会解释其“没用公帑支付一马债务”的言论,这显然是在蔑视议会。 纳吉显然将柔佛州选竞选活动置于更重要的位置,而不是尊重议会至高无上的地位,并且以议员的身份做出真实陈述。当他选择违抗议长指示,他已违反了议会常规第43条规,即议长对遵守议事规则的决定为最终决定。如果纳吉拒绝收回他顽固态度,他应立即受到停职惩罚,直到他遵守相关条规为止。 纳吉怎么能让议长议长等到柔佛州选后,才对希盟的白沙罗国会议员潘俭伟的动议做出回应,即根据议会常规第36(12)条规,就纳吉发表的不实言论,交给国会特权委员会处分。纳吉是否认为“我的老板”(Bossku)的地位比议长更高? 纳吉在国会下议院声称,政府没用公帑支付一马债务的言论,既不可取也毫无根据。现任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和前任财政部长林冠英皆已公开反驳纳吉的言论。根据财政部,我国目前追回的款项为191亿4000万令吉,并已存入资产追回信托账户,而非纳吉声称的230亿令吉,而这一数额甚至不到我国损失的520亿令吉的一半。

林冠英抨马华领袖指控毫无根据 限《星报》陈德钦24小时内道歉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2年3月8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限《星报》和陈德钦在24小时内,撤回他们在郭鹤尧华小课题上针对我的谎言,并向我道歉。 在马华总会长魏家祥挑战民主行动党领袖辩论华脚和郭鹤尧华小课题之时,《星报》却拒绝刊登是魏家祥率先挑战行动党古来国会议员兼前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辩论的事实。 魏家祥是在2月25日于永平举办的马华党庆上致词时,率先挑战张念群辩论华小课题。张念迅速迎战,同意出席3月6日的辩论会,但魏家祥却在此时搬龙门,改为要跟我辩论。 魏家祥此举极之不诚实和不负责任。即便魏家祥想跟我辩论,他也应该先和张念群辩论,而不是放弃由他自身他率先发起的挑战。对魏家祥而言,幸运的是警方干预及阻止了他与张念群的辩论会,从而避免魏家祥在公众前出丑。

国阵/国盟政府未能解决柔佛6大问题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2年3月6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国阵/国盟政府必须为柔州大选解决的 6 大问题。 经过一周的竞选活动后,我们在柔佛州选中最常听到人民讨论的,莫过于国阵/国盟政府未能解决的六大问题,而这些问题都是与人民息息相关的。比起国阵吹捧的所谓政治稳定,民众更希望的是物价稳定。 示意图 第一,通货膨胀,食品、基本商品、材料和商业成本的价格上涨,只会因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后变得更严重,而俄乌开战以来,石油价格已经上涨至每桶 115 美元以上了。为了遏制物价上涨,民主行动党吁请联邦政府设置国家物价稳定基金。并从今年征收的繁荣税或“暴利税”中抽取30亿令吉投入这个基金作为初始种子资金。不幸的是,国阵和国盟迄今都没有回应这个建议中的解决方案。

受邀代表马华候选人拉票 纳吉会成功蒙骗柔佛选民?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2年3月5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诺嘉兹兰和纳吉会否成功蒙骗柔佛州选民,让大家以为在 1MDB 丑闻里纳吉是无辜的? 柔佛州巫统署理主席诺嘉兹兰指出,他邀请前首相纳吉代表马华候选人在柔佛拉票,乃是因为纳吉依旧深受欢迎,至於纳吉布在涉及520亿令吉的1MDB丑闻上有罪与否,则交由选民判断。 言下之意,诺嘉兹兰与納吉本身是不是拒絕承认此事已被高庭和上诉法庭定罪的事實?納吉因1MDB丑闻被判处12年监禁和 2亿1000万令吉的罚款,甚至还被上诉庭称之为“国耻”。 示意图 然而,纳吉继续粉饰真相和篡改历史。3月2日,他在国会上提出骇人听闻的说法,声称没有动用一分钱的公帑来支付 1MDB的债务本金,甚至还说已从高盛、美国司法部、大马银行和各种审计处追回 230 亿令吉,而这笔钱足以偿还1MDB 的债务。不过据财政部称,目前追回的款项为191亿4000万令吉,并已存入资产追回信托账户,非纳吉声称的230亿令吉。

慕尤丁案有录音为证 仍获反贪会判定无罪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2年3月4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针对慕尤丁在 2020 年 2 月的土团党最高委员会会议上,建议以政治职务和官联公司职位来换取巫统叛逃者政治支持的录音,大马反贪会判定,当中并无犯罪成分,这证明了反贪会已经让自己成为亲政府或政府领导人拿来对付反对党领袖的武器。 两天前,首相署(国会和法律)部长旺祖乃迪在书面回复民主行动党古来议员张念群时表示,反贪会已经根据 2009 年反贪会法令对涉及前首相的录音完成调查,发现当中没有任何不当行为,即便从来没有人否认这个声音属于慕尤丁。与我被指控向人索贿相比,反贪委员会和总检察长显然存在双重标准和选择性起诉,尽管我并没有这样的录音,也没有在我身上或银行帐户中发现有关款项。 对于那些公开承认自己因慕尤丁直接提供政府职位而叛逃或跳槽,转而支持慕尤丁的反对党议员,反贪会并没有采取行动。更糟糕的是,旺祖乃迪表示,尽管反贪会在2021年5月期间以涉嫌滥用职权之名,逮捕了前国家基建非执行主席兼巫统议员达祖丁,不过在调查期间,没有发现达祖丁于国家基建任职时的滥权证据。 被反贪会逮捕的国会议员在没有被控上法庭的情况下获得释放,这可能是历史上的第一次。在此之前,反贪会刚决定不对沙巴水务局(JANS)前副主任有关3000 万令吉的洗钱提控。张志刚是参与“沙巴水门事件”的四名主要嫌疑人之一,这也是我国最大的贪腐案件之一,他共面临 146 项洗钱指控,涉及款项达 3293 万令吉。

希盟拨款拉曼4550万 比国阵3000万多50%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2年3月4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柔佛州选举来临在即,有些政客与政党为了煽动选情不惜制造假新闻,包括指控希盟在执政时期剥夺拉曼拨款,忽视华社需求。事实恰恰相反,希盟执政时期对拉曼的拨款不减反增,比国阵给得还要多,高达4550万令吉,让学生、教职员以及校方全方位受益! 拉曼大学学院 2019年,希盟给予拉曼大学学院的拨款共计4550万令吉,甚至比2017年和2018年国阵的3000万令吉多出足足50%。反观现在的联邦政府在去年的拨款也只有3000万,而2022年更是没有拨款!请问相关政党会施加压力给联邦政府,让拉曼趁柔佛州选之际,领回该有的拨款吗? 指责希盟或我完全没有拨款给拉曼的谎言是站不住脚的,因为事实胜于雄辩,希盟执政期间不只让拉曼得到更多的拨款,甚至是整个华教也得到更多的资源。当中包括给予独中的1500万令吉、华中的2000万令吉、增建搬迁华小拨款 2000万令吉、全津华小水电费补贴 1200万令吉等公益金的2500万令吉赠款。再来,希盟政府在执政后,也史无前例地拨款给予三所民办学院,即南方大学学院、新纪元大学学院以及韩江传媒大学学院各200万,合计600万令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