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拜登击败特朗普 是民主和人类尊严的胜利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0年11月8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行动党恭贺乔·拜登获得历史性胜利,成为美国第46任总统。我们也诚心祝贺贺锦丽成为美国史上首位有印度裔血统的副总统。拜登在大选中击败特朗普,是民主和人类尊严的胜利,是种族主义、极端主义和假新闻的失败。 拜登的胜利为人们带来了希望,相信世界各地的民族极端主义、种族主义和宗教偏执终将消退。马来西亚人希望,特朗普对中国和其他国家展开的贸易战能被圆满解决。我们需要自由和公平贸易,即能使小国受惠,又不必牺牲人们对气候变化等环境问题的关切。 随着贺锦丽的胜选,美国向人们展现了即便是少数族群,也能够全力贡献于国家。只要我们继续维护道德价值,正义将永远能够战胜不公,正义将获得保障。 当我们不分种族和宗教,为人民追求真理、真相和爱时,即便这份对民族团结的追求有多不受欢迎,我们都不能就此灰心。仇恨、威胁、谎言和针对其他公民的分裂性言论,只会让少数死抱住权力不放者受益,而不会让国家和经济受惠。 马丁路德金说:“任何地方的不公不义,都威胁着所有地方的公平正义。”。拜登的胜利使世界看起来更美好一些。我们希望我们的孩子能有更美好的未来。 林冠英

华社拨款减少77% 促请马华勿再助纣为虐

希盟执政时频频增加对华社拨款,但马华和其外围组织却是身在福中不知福。2021年财政预算案总开销增加8.6%,但华社所得拨款却比2020年拨款减少了77%!马华为了官福,助纣为虐。 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宣布,政府在2021年财政预算案拨款1亿7700万令吉给华社,以改善教育设施、房屋及新村发展。但这一数额,却比华社于2020年拨款减少了77%! 我在去年提呈的希盟政府2020年财政预算案中,宣布拨款3亿5900万令吉予华社,这包括: 拨款1亿7400万令吉予华教、1亿令吉作为华社的小型商业贷款、及8500万令吉支持新村基本设施的发展及维修。 当中,华教拨款分布如下: 华小5000万令吉、华中2000万令吉、独中1500万令吉、水电及排污费用1200万令吉、教会学校5000万令吉及拉曼大学学院100万令吉。 而财政部也进行制度化拨款,拨出2000万令吉以增建及搬迁华小,及600万令吉予3所民办大学学院,即南方大学学院、新纪元大学学院及韩江传媒大学学院。 事实上,华社所得并不只是这些,财政部原定今年也计划延续特别拨款予拉大校友总会教育信托基金会(TAA-ETF),使拉曼和去年一样,获得至少4550万令吉的拨款。 若加上这笔拨款,华社在今年将可获得4亿450万令吉。这也意味着,在2021年财政预算案总开销增加8.6%的同时,华社所得拨款却减少了77%,相等于减少了2亿2750万令吉! 希盟对华社和华教的看重,不只没有获得马华的认同,马华还身在福中不知福。 如今马华循后门执政联邦,但不难发现后门政府却是处处在打压着华社。 当2021年财政预算案总开销增加8.6%的同时,华社所获拨款不增反减,还减少了77%,令华社失望和难以接受。 难道这就是马华口口声声爱华社,爱华教的表现?华社在此次预算案中根本是受到了歧视! 马华为了官福,助纣为虐,马华部长及副部长不只未能为华社请命,还迫不及待地跳出来为后门政府涂脂抹粉,但两人皆不敢提华教拨款是否能获得维持或增加,而独中是否还能继续受惠于预算案。 华社在2021年财政预算案中所得的1亿7700万令吉,涵盖教育设施、房屋及新村发展,不管怎么分,总有人最后拿到的拨款会比去年来得少。当2020年财案中,单是华商微型贷款及新村发展拨款就已达1亿8500万令吉时,超过了国盟如今所宣布的华社1亿7700万令吉总拨款额时,马华还能支持? 2021年财政预算案总开销增加了8.6%,就连散播谣言和虚假新闻的特别事务局(JASA)都能从中分到8550万令吉,华社却无法从中分一杯羹,拨款还不增反减,陷入困境,马华责无旁贷。 魏家祥无视华社所受到的不公平对待,还发文告指2021年财政预算案真正惠及人民及国家利益。马华如今为了保住官位的福,不在乎自己当家不当权,弃华社权益于不顾,令人失望。 马华自诩是为了救国而走后门,那就请实实在在的做事,要求政府增加对华社的拨款,并促请财政部长尽快说明华教拨款详情,解除华社疑虑。 魏家祥也应促请财政部长亲身说明,拉曼在2021年财政预算案中是否真的获得4000万令吉的行政拨款。 毕竟财案拨款一事是财政部长说了算,而非靠魏家祥的所谓“证实”就能拿到钱,以拿回华社应得的2亿2750万令吉! 林冠英

希盟提六大措施救国人生计 林冠英促政府制定团结财案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0年11月2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如果国盟联邦政府否决希盟提出的6项主要财政和经济措施,以挽救马来西亚人工作、企业和生计,则将不会有2021年团结财政预算案。 随着我国正面临第三波新冠肺炎疫情,各方需齐心协力制定团结财案,协助国人克服当前的经济衰退,继续生存下去。 马来西亚今年第二季的国内生产总值按年萎缩17.1%,是东盟国中表现最差的。预计我国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将收缩5%,失业人数突破100万人,而财政赤字会增至6%。为了振兴经济、工作和企业,而提供予2021年团结财政预算案的许多建议,可概括成6项主要财政和经济措施。 1. 增加卫生部对抗新冠肺炎和非传染性疾病的资源,特别拨款以解决沙巴的新冠疫情危机; 2. 扩大针对弱势群体和失业人士的社会保护、安全网和福利援助,包括如首相早前在8月30日于山打根所承诺的,将福利局的每月援助金额提高至1000令吉,直到疫情结束为止; 3. 将暂缓偿还贷款计划延长至明年3月31日,预料耗资64亿令吉; 4. 继续薪资补贴计划至明年3月31日,并通过[email protected]计划创造60万个就业机会,为员工和雇主提供两年的聘雇奖掖,预料耗资130亿令吉; 5. 增加教育拨款,确保教育的连续性;及 6. 拨款两项主要发展计划,即国家光纤化和连接计划(NFCP)和雪兰莪、吉兰丹及彭亨的水务基建提升工程。 行动党重申,团结财案至关重要,以遵从国家元首否决紧急状态的谕令,并避免任何额外的紧急状态要求,也避免举行闪电大选,以免新冠疫情恶化。团结财案并不等同于传闻中的所谓联合政府。 希盟明确指出,参与财案咨询环节并不代表希盟支持或接纳现有的国盟联邦政府的政治和道德的合法性。倘若希盟提出的6项主要措施中,有任何一项措施被否决,则将不会有可使国家、国民经济和人民受惠的团结财案。 林冠英

林冠英:慕尤丁并未遵循国家元首谕令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0年11月1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国家元首已拒绝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以对抗第三波新冠疫情为由,颁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的请求,慕尤丁必须遵从国家元首谕令。慕尤丁作为一国之首相,并未忠实的遵循国家元首谕令,反之试图证明紧急状态的需要性,而且似乎并没有放弃,以在未来再提出类似请求。 慕尤丁所给出有必要紧急状态的理由,是担心来临的三脚石国席补选,及随时可能到来的砂拉越州选将使新冠疫情恶化,而紧急状态可阻止选举的举行。但是,就连慕尤丁也认同联邦宪法第150条文允许可以只在局部地区宣布紧急状态,而不一定是全国需进入紧急状态。 许多法律学者和专家皆不同意只有紧急状态才能阻止举行选举,而律师公会宪法委员会联合主席邱进福亦有提出替代建议。很多人都认为宣布紧急状态的要求,是在试图巩固其脆弱权力。 慕尤丁每天都受到巫统的威胁,指将撤回对其国盟政府的支持,他显然已失去了在政府中的多数议席。因此,他并不希望国会如期举行,害怕面对不信任动议及2021年财政预算案或可能不获通过的情况发生。宣布紧急状态是他应对政治问题和弱点,最简单的补救方式。 然而,紧急状态将对经济、投资者信心、民主特性和国家团结带来不利影响。慕尤丁应停止将自己的政治生存放在首位,而应着重于团结人民,共同对抗第三波新冠疫情。 国盟政府应开始采取负责任的行动,从拟定2021年团结财政预算案开始,纳入所有来自政府外部的惠民建议和政策,以挽救工作、企业和生计。 林冠英

林冠英:行动党愿与所有政党合作 促首相再延后还贷6个月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0年10月28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行动党愿意与所有政党合作,敦促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将自动暂缓偿还贷款计划再延长6个月,以挽救近期受到新冠疫情影响的工作和生意。 第三波新冠疫情拖累经济复苏,尤其冲击着小型企业,我国急需实施经济和金融措施,避免第四季度再出现经济下滑。 国盟政府在上个月宣布追加的100亿令吉“我们关怀”援助计划,未有将自动暂缓偿还贷款计划再延长6个月,令许多国人感到失望。总值3050亿令吉的“我们关怀”经济援助配套,预料可为今年的国内生产总值贡献3.7%至4%。不过,随着我国近日创下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量,未必能达到这目标。 因此,政府有必要将自动暂缓偿还贷款计划再延长6个月,直至2021年3月31日,以应对经济增长率的下滑。在今年9月30日结束的自动暂缓偿还贷款计划,通过推迟偿还包括按揭贷款和租购融资在内的贷款,帮助减轻受新冠疫情影响的企业和家庭的负担。自动暂缓偿还贷款使得800万个人和企业受惠,总额达900亿令吉,这笔巨大的经济援助有助于挽救生计、企业和工作。 丹斯里慕尤丁声称9月30日之后实行的针对性延长暂缓偿还贷款和银行援助,为140万名借贷者提供了援助。但是,相关受惠者的数量仍然远远少于800万名受惠于自动暂缓偿还贷款6个月的个人和企业借贷者。 自动暂缓偿还贷款计划的成本为64亿令吉。对于在2019年取得320亿令吉盈利的银行领域而言,这是可以被承担的数额。即使银行不愿承担这份企业社会责任,政府也应介入。相较于总值3050亿令吉的“我们关怀”经济援助配套,或使得800万个人和企业受惠,总额达900亿令吉的自动暂缓偿还贷款数额,政府需要承担的64亿令吉就显得是个较小的数目。 我国今年第二季的国内生产总值按年萎缩17.1%,是东盟国中表现最差的,且有100万人失业,冲击着国人。我们还需要做得更多。自动暂缓偿还贷款计划于9月30日结束后,超过660万名借贷者被排除在援助外,如果丹斯里慕尤丁拒绝听取他们的心声,那么所有的政党应携手合作,敦促政府将自动暂缓偿还贷款计划再延长6个月,以挽救国人的工作和生意。 林冠英

卡立沙末澄清其言论非火箭立场 林冠英:其他党无权代表火箭发言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0年10月20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随着诚信党莎阿南区国会议员卡立沙末澄清指他不曾代表行动党,发表行动党可与巫统合作的言论,我要在此强调,没有任何其他政党有权这么做。此事已获得回应,党立场也获得阐明,对这课题最近一次的回应,是我在沙巴亚庇对媒体所发表的言论。 党政策和政治立场一般是由主席、署理主席和秘书长做出回应。而秘书长的声明一般上代表了党立场,除非其明确声明这仅是个人意见。 媒体曾针对国盟和成员党因不满首相处理新冠卫生危机不当,进而分裂一事,而要求我评论行动党在当下政治发展的立场。不过,鉴于公众渴望拥有一个对国家和人民利益负责任的政府,而非为了个人和政治生存的政府,现时并无需再重申党立场。 来源:卫生部 这在对抗创下单日新增确诊新高达871宗的第三波新冠疫情尤其重要。与其专注于以官联公司职位,包括国油主席的职位来利诱国会议员,甚至通过内阁改组使部长职位存悬疑,以换取政治生存,首相更应将时间和精力放在纠正政府在新冠疫情危机中所犯下的缺失。 首相应明确声明将不会进行内阁改组,并停止不名誉和不诚实的提供政治职位。让我们不分种族和宗教,专注于团结马来西亚人,共同支持在前线奋战的英雄,赢得对抗新冠疫情的战役。 林冠英

内阁会不会改组? 林冠英促首相展现果断领导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0年10月19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首相应展现果断领导,明确声明内阁不会改组。这将会使政府消除当前面对的政治狂热,专注于对抗新冠肺炎疫情。我国单日新增确诊创新高,达到871宗,显示联邦政府未能支持卫生部的作业,遏止疫情的传播。 内阁、内政部及首相需负上最大责任。内阁成员在沙巴州选后返回西马,却未能遵守隔离令和防疫措施。内政部长未能迅速控制拥挤的监狱所爆发的疫情,而首相则痴迷于政治权力游戏,以维持其在政府里的脆弱权力,从而牺牲了人民的利益。 沙巴州选本是不必要的,但是却因首相和前沙巴首长试图推翻时任沙巴首长拿督斯里沙菲益,夺取沙巴州政权,而促成此次州选。然而,那些需负责任者却拒绝承担其责任,反而选择责怪行动党。有着这种虚伪举止的最佳代表正是凯鲁丁,还劝勉公众要遵守隔离令和防疫措施。 有别于一般马来西亚人,凯鲁丁获得特殊待遇,并未因违反14天居家隔离令而被控上庭。对还想将自己的错误怪在行动党头上的国盟、国阵和凯鲁丁,请先照照镜子再来说话。 人民对这个只顾着自己的利益的政府感到厌烦。马来西亚人只能靠自己和在前线奋战的英雄们,来克服新冠疫情。让我们一同努力,遏止新冠疫情。 林冠英

行动党促议长勿损国会角色 必须维护国会的主权和神圣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0年10月19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国会下议院议长阿兹哈必须履行其职责,维护联邦宪法中的国会至上、主权和神圣,并成为民主的监护者。这将要求议长坚决抵制任何要破坏国会作为国家建设机构和民主基础的行为。 当国阵建议中止国会,指这是为了维护公共秩序、经济生活和政治稳定时,而议长却未以坚决而果断的精神对此采取行动,行动党感到很是遗憾。国会和民主将能推动我国政治稳定和民族团结,促进经济发展,国阵的这项建议令人愤慨,必须遭到反对和予以谴责。 中止国会是在试图夺取人民的民主委托,这与推举“推定独裁者”的非民选政府并无两样。此外,这也是在直接践踏着联邦宪法,因为宪法将国会置于政府三大分支的顶端。 议长拒绝放行对丹斯里慕尤丁提出的不信任动议,招致各界严厉批评。这类动议在其他民主国家将获得允许和优先被讨论。议长角色里的独立性、公正性和中立性显然已被削弱,反之却充斥着政治行为,以优先政府事务的错误借口,拯救现有的联邦政府。 国会最近的一项指示,是只允许15家媒体机构采访下一季国会和财政预算案的提呈,这将加剧削弱我国民主制度。将媒体从业员视为新冠肺炎高风险群,防止媒体全面报道下一季国会和财政预算案,是不合理和不公平的做法。事实上,政府成员构成更高的风险。 限制国会的开放和自由报道,特别是信息自由的权利,将危害到促进民主发展的基本要素。新冠疫情不应使得新闻自由受到威胁,而应通过独立报道,点出包括管理新冠疫情健康危机的弱点。 行动党促请议长不要损害国会的特殊角色和地位,而是兑现其早前承诺,维护国会的至上、主权和神圣。 林冠英

林冠英:刘伟强逝世是沙巴和国家损失

获悉前内阁同事刘伟强逝世的消息,我的心里感到很是难过与不舍。他是一名真诚的朋友,也是为了沙巴和马来西亚的真理与正义而战的战士。他认真对待其部长职务,并履行职责,为他最爱的沙巴做出贡献。 他为沙巴的多元宗教和种族团结与和谐感到自豪。他担任首相署部长时掌管法律事务,并取得多项成就,其中最让人注目的,就是他在国会尝试修改联邦宪法,恢复沙巴和砂拉越作为马来半岛的平等伙伴地位。虽然希盟无法取得三分二支持,但至少我们还有如刘伟强这些来自沙巴和砂拉越的部长,愿意为了他们所爱的州属而战。 刘伟强是一名温暖宽厚的朋友,是一名真诚的丈夫和家人。我们向其家属致以深深的哀悼和慰问,望他们节哀保重。刘伟强的逝世是沙巴和马来西亚的损失,我们谨在此向他致以敬意,并将继续他为实现沙巴和马来西亚的团结所做出的努力。愿上帝赐福他的灵魂,得享安息。 林冠英

林冠英吁沙巴人投民兴党+ 保护自主权促联邦增拨款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0年9月25日发表的文告: 沙巴人投选民兴党+和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等同于投选保护沙巴自主权和促使联邦政府增加对沙巴的发展拨款。 显然的,沙巴州选是两位领导人,即沙菲益领导的民兴党+,以及首相丹斯里慕尤丁领导的沙巴人民联盟(GRS)之间的战斗。 支持民兴党+即是沙巴人明确投选了沙菲益成为首席部长,而支持沙巴人民联盟则是允许慕尤丁来选择谁是下一任沙巴首长。沙巴人别无选择,如果他们想保留自己的自主权,并由自己,而不是外界来决定由谁担任首长,那他们必须支持沙菲益。 此外,支持沙菲益也将协助增加联邦政府对沙巴的发展拨款。对沙菲益的支持,传递着明确的信息,即沙巴人不会忍受欺负,并会要求获得公平分配所需发展资金,使沙巴摆脱最贫穷州属的地位。 即便是在投票日前夕,慕尤丁已经恢复了我在担任财政部长时批准的420万令吉工程,以维修山打根森森村24座桥梁。这项工程是现任国盟(PN)政府于7月8日取消的5项希盟(PH)在山打根推行的工程之一。另外4项依然被取消的工程是: 耗资400万令吉,在Kampung Cina Sim-Sim为400户家庭装设排污系统; 耗资40万令吉提升民众礼堂; 耗资100万令吉提升St. Monica路交界处; 耗资100万令吉修复盲人之家 投选民兴党+可以给国盟一个教训,不要为了进行政治报复而残酷的取消沙巴工程。国盟必须尊重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及柯波委员会中将沙巴视为平等伙伴的精神。难道慕尤丁忘记了,没有沙巴,就没有马来西亚?沙巴人投选民兴党+将能提醒慕尤丁,沙巴人不会忍受欺负以及沙巴作为平等伙伴的特别地位。 希盟执政时,将沙巴的发展拨款,从2018年财政预算案中的41亿令吉,于2020年财政预算案中提高到52亿令吉,增加了11亿令吉。希盟在执政22个月期间为沙巴促成182亿令吉的投资,但国阵在2013年至2018年,5年来仅吸引了97亿令吉。 虽然沙菲益的胜利会影响到慕尤丁的相位,但慕尤丁并未承诺他会做出与希盟相同或更佳的成绩。沙菲益作为沙巴人投选出来的沙巴首长,将不断提醒着慕尤丁,他对沙巴的成就还很小,需要为沙巴做得更多才行。 林冠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