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证实为1MDB还债 纳吉发言无根据须道歉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2年3月3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纳吉在国会里发表毫无根据的说法,指人民不需要动用公帑来为其买单。纳吉必须为其美好的幻想道歉,并撤回他的言论。 针对前首相纳吉声称政府没有动用一分一毫的公帑来偿还一马公司的债务,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已承认,这说法是毫无根据的。当高盛、审计公司毕马威和德勤、大马银行和美国司法部(DOJ)纷纷归还总计230亿令吉的 1MDB 资金予马来西亚时,作为前财政部长,我知道纳吉指1MDB债务未损害国家财政的说法是不正确的。  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 纳吉不愿承认的是,这笔钱乃是因为涉及欺诈1MDB资金而遭惩处,被勒令归还大马的。当中,高盛在为1MDB发行65亿美元债券时,因起了邪恶的作用和不当的行为,结果需偿还被挪用的39亿美元。显然,所有这些款项都不足以偿还 1MDB 520 亿令吉债务的本金和利息总额,其中本金为 320 亿令吉。

为国家经济利益考量 行动党支持重开边界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2年2月20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当冠病逐渐成为地方性流行病之际,再无任何理由推迟国界的重新开放。 民主行动党愿意把政治分歧放一旁,全力支持国家复苏理事会(NRC)的提议,即在 3 月 1 日之前迅速重开我国的边界。此举乃是为了国家经济的利益考量,而且,目前许多国家也正在这么做,这已是国际卫生协定的趋势所在。将社会互动正常化,并恢复商业活动,势必有助于振兴经济并促进就业机会,特别是旅游业这一块,将会因此受益不少。 重新打开国门也意味着冠病大流行从此迈入另一个新阶段。在它逐渐成为地方性流行病之际,我们必须认知到自此以后大家就得“与冠病共存”。而随着新冠肺炎慢慢变成地方性流行病后,即便感染人数有所增加,众多邻国也照样重开边界,既然如此,我们没有理由迟迟不愿开放国门。

国盟国阵动员政府机器对付法米 言论自由正逐渐消失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2年2月18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众部长和执政党理应利用他们的权力来保护公众,而不是依靠政府的权力来保护自己免受公众的批评。 插画家法米近期官司缠身,事缘他较早前分别在脸书上发表有关伊党于2020年禁止啤酒议题的贴图,以及在推特上针对部长发表插画,结果遭受一连串的网络指控。这种情况突出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即在马来西亚,权力是用来保护强者而不是弱者的。众部长和执政党理应利用他们的权力来保护公众,而不是依靠政府的权力来保护自己免受公众的批评。 来源:当今大马

停止政治化冠病疫情 特委会不开会就解散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2年2月17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停止政治化冠病疫情:-依斯迈沙比里要么马上召开“疫情管理特别委员会会议”,要么就解散这个委员会。 昨天,马来西亚出现了单日2万7831宗确诊病例的新高点,是国内自冠病大流行以来最高的记录,而去年 8 月 26 日的前一个高点,则为 2万4599 宗。目前,我们的全国累计病例为 311万1514 例,加上昨天 21 宗死亡病例,总死亡人数已达 3万2180 人。 示意图 数据持续高涨,代表着不管是国阵政府还是国盟政府,在管控冠病大流行一事上都节节败退、明显无能,表现实在令人遗憾。一系列的失误周而复始地出现,诸如防疫标准作业程序U转、政策朝令夕改、执法不公,对重要人物和平民百姓持双重标准,以及领袖不好好履行职责。

彭政府阻公众批评伐木 黄德为民发声被控诽谤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2年2月16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政府理应要保护人民,而不是让他们发誓所要保护的人民反过来护卫他们。 彭亨州政府理应要保护人民的言论自由,而不是采取法律行动,对付持不同政见或反对州政府伐木与环境保护政策的人士。一般人采取诽谤诉讼,是为了通过法律捍卫个人或公司的声誉,但如今政府却扩大了诽谤定义,以掩护政府政策,使其政策不再受到人民的质疑和批评。 这有别与是由部长或州务大臣个人采取诽谤诉讼行动,因为他们在以公职行事时,有权这么做以保护自己的个人声誉。然而,当政府采取诉讼行动,无异于是将政府置于"神台"上,即政府应被视为是神圣的存在,没人可以说他们的坏话。这难道不是政府滥用特权和资源的表现吗?

林冠英要求内阁允许华小自聘临教并取消MySTEP系统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2年2月15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交通部长魏家祥应该在明天的内阁会议上,要求内阁同意华小可如往常般自聘临教,以解决校内师资荒问题,而无需只能通过MySTEP系统提出聘请临教申请,再由教育部决定是否批准。 华小由可以自聘临教,到在2022新学年只能通过MySTEP系统提出聘请临教申请,再由教育部决定是否批准,乃是开倒车和为难华小之举。 教育部指该部并没有阻止华小聘请临教,而只是要求校方需提出申请,以获得临时教学准证。但是教育部却忘了,华小原本是可以通过董事会和家教协会来自行聘请临教。 而如今的MySTEP系统,是国盟政府于2021年财政预算案中提出的短期就业计划。有关学校一直以来都需要通过系统取得教育部的批准以聘请临教的说法,根本是在自欺欺人,也显示了教育部副部长的无所作为。 交通部长魏家祥应该在明天的内阁会议上,要求内阁同意华小可如往常般自聘临教,以解决校内师资荒问题,而无需只能通过MySTEP系统提出聘请临教申请,再由教育部决定是否批准。

立法者沦为了违法者 希山慕丁不适任部长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2年2月14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当立法者成为了违法者——部长已不适任,我们需要重审防疫标准作业程序,以允许公平竞争的环境。 卫生部长凯里下达指令,指示违反防疫标准作业程序的国防部长希山慕丁、现任柔佛州务大臣哈斯尼以及国大党主席维尼斯瓦兰处以罚款。这样的事情,完全无情地嘲弄了正在力抗冠病变异株Omicron的政府。 如果凯里甚至无法说服自己的内阁同事去遵守内阁所认同的防疫标准作业程序,他或许应该下台谢罪。 凯里应避免给人双重标准的印象,即为何国阵或国盟可以被允许举行此类违反防疫标准作业程序的活动,且不受干扰?反之,反对党、商业或私人活动却不能。有关单位应重新审查防疫标准作业程序, 以提供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希山慕丁担任四方部长级冠病会议主席,本是受托宣布防疫标准作业程序,并敦促公众遵守有关作业程序,但他自己却没有以身作则。

向极端塔利班伸出援手 大马公民却无经济援助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2年2月13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为什么在登嘉楼的少数族群公民没能得到经济援助,但马来西亚却可以向阿富汗的极端主义塔利班政府伸出援手,提供援助给对方? 2月12日,网媒“透视大马”刊出一篇题为“登嘉楼华人感到被伊党政府边缘化”的报道,有关文章突出了一件悲惨的事实,即国盟和国阵分别在州属及联邦层级,推出了充满种族主义和极端主义的政策,导致华社备受排斥和忽视。非马来人所面临的种种歧视对待包括了他们的发展和经济援助遭到剥夺,而这种情况不仅发生在登嘉楼,许多州属也面临一样的问题。 这种歧视对待不仅对公民和纳税人不公平,而且已经违宪。这引发了问题,为什么在登嘉楼的少数族群公民没能得到经济援助,但马来西亚却可以向阿富汗的极端主义塔利班政府伸出援手,提供援助给对方? 在吉打,其州务大臣公然无视非穆斯林的敏感性,拆除兴都教寺庙并禁止博彩商店营业。另一边厢,联邦政府则对在咖啡店销售啤酒实施限制,要求申请执照。在吉隆坡方面,中药行和杂货店被禁售卖烈酒。事实上,中药行和杂货店过去,甚至是1957年独立以前,它们售卖烈酒一直都相安无事,没有受到干扰。

疫情管理特委会久未开会 政府不认真对抗Omicron?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2年2月11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由首相主持的“疫情管理特别委员会”自 2021 年 11 月 5 日以来就未再召开任何会议,请问政府能否打起精神,认真对待最新一波的奥密克戎袭击? 面对来势汹汹的冠病最新变异株奥密克戎 (Omicron),政府招架无力,在管控方面的表现迄今为止只能称作失败、严重失职,并且只顾及眼前的政治利益,即如何在即将来临的柔佛州选举中获取最大的利益而已。就在2月10日,大马的冠病确诊人数飙升至1万9090人,而由首相依斯迈沙比里主持的“疫情管理特别委员会” 却自 2021 年 11 月 5 日以来,一直都没有再开会。请问,我们下一次的会议会在什么时候?政府是否能够打起精神,认真对待这波奥密克戎感染群? 示意图

未查利诱议员跳槽真相 反贪会必须交代5宗案件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2年2月10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阿占巴基并未说出那些国会议员跳槽背后的真相——反贪会必须对这5宗案件交代清楚。 大马反贪会主席阿占巴基并未说实话,他声称,反贪会无法继续调查那些遭金钱献议跳槽的政治人物,因为很难证明贿金已经缴付。阿占坚称,反贪会无法找到行贿的确凿证据。 阿占巴基 如果事情果真像他所说这样,那为何我的个人银行户头或现金中,即便没有发现任何贪污而来的不义之财,亦没有任何关于我跟别人索款的录音,但我仍然被指控贪腐?此外,行贿也未必一定要牵涉现金,提供或任命相关人士官职或是政府关联公司(GLC)里的高职,一样等同贿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