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希盟不曾举债支薪公务员 哈山的言论根本是虚假指控

希盟领导的联邦政府可不像吉兰丹州政府,希盟政府不曾举债来支薪给公务员。这一切可以从马来西亚主权评级一直保持在平稳的A3或A-的前景获得印证。  如果联邦政府真的需要举债来支付薪水给公务员,主权评级早就马上降等。 林冠英: “让我再明确的强调一次,政府拥有足够的资金支付公务员薪水,将不会举债来支薪。” 再者,政府也成功的将2018年占GDP的3.7%财政赤字降低至今年只占GDP的3.4%。政府所举债务跟前朝所实践的一样,乃是用以解决财政赤字及用以所有的发展开销。政府根本不曾举债来用在诸如支付薪水的行政开销。 莫哈末哈山轻率地虚假指控可以轻易就被攻破 然而,在森美兰州2019年11月25日的预算案辩论中,莫哈末哈山轻率地作出了不负责任地指控,污蔑联邦政府举债来支付公务员的薪水。  哈山的言论根本是虚假指控,而且可以轻易被攻破。 2019年第三季,政府薪酬开支为199亿令吉。同一季度,政府的税收是688亿令吉,这说明政府的税收是薪酬支出的3.5倍。 附表:为2018年第二季度以来政府的季度收入和薪酬开支之比较。它突显出政府的收入始终且显着高于薪酬支出的事实。 附表1:政府的季度收入和薪酬开支 这些数字会定期更新并公诸于世。最新数据已刊登于马来西亚经济季度报告第8页。该报告可在财政部的网站上免费取得。网址如下(https://www.treasury.gov.my/index.php/en/economy/quarterly-malaysian-economic.html)。 与吉兰丹州政府所面临的情况不同,联邦政府有能力支付旗下的公务员并履行其他应尽的财务责任。 财政部已于2019年10月14日批准了丹州政府的要求,提供价值1亿令吉的预付款以协助吉兰丹州解决行政开销,包括支付公务员薪金至2019年底。 去年,联邦政府也同样批准了丹州政府9150万令吉的预支请求,以便支付相关开销。显然的,哈山搞错了对象,他指的应该是吉兰丹州政府,而不是联邦政府。   林冠英 财政部长 马来西亚财政部 布城 2019年11月28日

两方案衡量之后 收购4大道并调整收费模式

马来西亚财政部长林冠英文告: 2019 年 6 月 22 日,我发表了一份文告,确认联邦政府于 2019 年 6 月 21 日在内阁批准的情况下,提出有条件的献议来收购 4 条大道——即莎阿南大道(KESAS)、白蒲大道(LDP)、吉隆坡西部疏散大道(SPRINT)和精美隧道(SMART),总成本为 62 亿令吉。我也概述了收购的好处,包括政府可以节省至少 53 亿令吉的赔偿金,以及大道使用者每年可节省的过路费高达 1.8 亿令吉。 大道使用者可以从交通疏导费中受惠,有关收费比起目前的过路费将大大减少,每年可节省高达 1 亿 8000 万令吉。原则上,政府将在尖峰时段前后的时段提供高达...

同期相比:外国直接投资大幅增加 73.4%

2019 年首季外国直接投资与去年同期相比大幅度增加 73.4%。与此同时,在 0.2%低通膨率之下,2019 年 4 月工业产值增长打破市场预估的 2.5%,达到 6 月来新高,直冲 4.0%。 在具有竞争力的政府掌舵下,马来西亚如今在全球供应链中展现高度竞争力,成为当中最被考虑的区域避风港之一。马来西亚正因中美贸易战所致的从商地点重置、贸易与投资转移而受惠。马来西亚的外国直接投资也从中大幅度增长。与此同时,在稳定的低通膨率之下,2019 年 4 月工业产值增长达到 6 月来新高。 纵观上述发展,可预期第二季的国内生产总值将增长。 外国直接投资稳健增长 外国直接投资稳健增长2019 年首季,各领域外资增长了 73.4%,从去年同期 169 亿令吉增加至293 亿令吉。首季的增长显示马来西亚仍然从贸易及投资转移中稳健受惠,去年 2018 年的外资也是因此从 2017...

经济成长全民共享 团结一致光明前景

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9年1月1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新年献词: 经济成长与全民共享繁荣是反击极端政治、种族主义、极端宗教主义,让马来西亚政体免于上述威胁的最佳利器。 在2018年已经拉下帷幕之际,马来西亚人为有生之年能首度见证61年来撤换政府而称庆。执政者贪污与滥权的沉疴,是让反对党希望联盟在2018年5月9日获得惊天胜利的原因之一,但最归根究底的原因是人们因经济不景而受苦,这都是归结于失败的政策、朋党资本主义,还有那臭名远播的1MDB金融丑闻。 新的希盟政府在全世界最高龄首相敦马哈迪誓要坚决革新的领导下,已经在短期内取得了一些成果。透过全面问责,追究1MDB丑闻,马来西亚终于可以洗脱全球盗贼政治或欺世盗国的污名,马来西亚正要追回那些被盗窃的巨款及检控那些必须负责的人士。GST已经由SST所取代,GST所积欠的194亿令吉退税巨额也将在2019年悉数退还给纳税人,前朝拖欠这笔巨款退税已经2年,硬是拒绝退还给纳税人。 虽然GST取消之后政府税收减少,需要背负1MDB金融丑闻损失及1兆令吉债务,当中还包括背负只兴建10%工程却需要缴付83亿令吉或88%工程费的天然气输送管计划丑闻损失,希盟政府如今仍有余力继续为需要社会福利的国民提供社会福利。同时,我们的汽油市价及大道过路费皆冻结调涨,而且公务员也是首度获得特别年终奖金,而不是需要等到明年才发放。 透过能干、公信、透明的CAT施政方针,希盟政府在2018年终成功额外节省了16亿令吉,并且也已经宣布用以协助公务员、橡胶工人与小园主、垦殖民及收入低于3000令吉的家长。更重要的是,国内40%的低收入群(简称B40)将史上首度获得一次性8000令吉免费健康保险的福利(受保时间细节未定),一年有每天50令吉或共14天700令吉的住院费用津贴。 马来西亚的财政将需要3年的时间休养生息及恢复健康,届时将能以茁壮的新兴经济国家去完成高收入国的目标。现下,彭博社已经将马来西亚评选为世界前20强新兴经济国家的第1名。虽然我国的财政状况被前朝政府欺瞒搞得一团糟,但是3大国际经济评级机构换政府后仍然保留马来西亚的评级。 这些信心皆来自于出口急剧增长作为证据,2018年10月的出口是大马史上单月最高的出口额纪录,高达964亿令吉,也创下贸易顺差163亿令吉的纪录。2018年5月至9月所招揽到的制造业直接外资增加了277亿令吉或379%,从2017年的73亿令吉增加至2018年的350亿令吉。 经济成长与全民共享繁荣是反击极端政治、种族主义、极端宗教主义,让马来西亚政体免于上述威胁的最佳利器。希望联盟是唯一能在免于贪污之下,有能力治理经济,兼缴付公务员薪金,尚能同时发展经济及改善人民生活的政治联盟。现下无论是在人群及地缘上,甭管是任何种族、宗教及其它背景或来自玻璃市、柔佛、沙巴及砂拉越,希望联盟是唯一能代表大马全民的政治联盟。 只要我们团结一致为了我们孩子的光明未来着想,2019年将会是马来西亚鸿运当头的一年。万众一心,经济强劲,我们的经济将能虎啸般谷底反扑,马来西亚人将再次赢得世人的尊敬。 2019年新年快乐! 林冠英

捍卫联邦宪法 紧守爱国本分 用信任胜腐败 以团结庆独立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国会议员 2019 年 8 月 30 日发表的国庆日献词 捍卫联邦宪法,就是捍卫我们国家团结、多元、真相、政治自由、法治、公平、廉政、共享繁荣及环境保护的誓言。 马来西亚第 62 届国庆的意义比今年主题“爱吾大马,廉洁大马”更加巨大,因为今年国庆我们更加需要再彰显联邦宪法内的默迪卡精神。 民主行动党呼吁马来西亚国民一起发扬爱国精神,感念过去为了捍卫联邦宪法争取自由而作出牺牲的人士。为此,国人只要在国庆之际一起作出简单的誓言,那就是一起誓要国家团结胜于分裂、多元胜于支配、真相胜于谎言、政治自由胜于政治迫害、法治胜于独裁、公平胜于垄断、廉政胜于贪腐、共享繁荣胜于朋党主义及环境保护胜于环境污染。 我们面对最大的挑战来自反希望联盟政府阵营的谎言和公然诽谤,而其背后所操弄的是种族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比起真相与事实,人民倾向于相信那些谎言和诽谤,这已造成了信任赤字。 为了促使全民团结,我们必须重建人们的信心,恢复大家对政府的信任,并且愿意相信这个政府能够以民为本,为我们孩子的未来努力打拼。 追随那些通过种族和宗教极端主义来撕裂国家的人,并不会让我们能获得任何好处。如果再不关注经济、生活成本和人民的经济福祉,那么,这个国家就会失去一切。 这就是为什么正在进行中的 2020 年国家预算案咨询,强调共享繁荣和创业经济,这将帮助马来西亚人重申我们的信念,即我们只有在一起才能够更加强大。让我们通过重新相互信任来欢庆独立,只有当我们团结起来时,我们才不会失败。 林冠英

全力追讨1MDB款项,林冠英:有心人士不要阻挠有心人士【内有影片】

日前国会上,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在国会上就1MDB追讨款项事件而询问财政部长林冠英。事关在KOJADI自立合作社底下由1MDB提供的款项数额高达1500万令吉,因此KOJADI自立合作社主席愿意归还这笔资金给新政府。然而此举却遭到另11名董事及魏家祥反对。而在林冠英的答复中也可以看到,这笔资金说跟1MDB毫无关联,根本明显就是不正确的。以下是完整版咨询及回答影片: 此外,马来西亚财政部之后也发出文告,来重新补充及强化之前在国会的回答部分,并提供更多数据来支撑林冠英的国会回答。以下为财政部文告全文: 在国家执法单位努力下,截至目前,财政部已经追讨回 9 亿 2500 万令吉的 1MDB 资金。 国家执法单位包括反贪会、大马皇家警察、国家总检察署以及合作的外国执法单位目 前正紧密合作,冀望能追讨回更多的舞弊资金,以偿还包括联邦政府未来必须承担利 息共高达 510 亿令吉的 1MDB 债务。 截至目前,成功追讨回来各国币值的 1MDB 资金大约为 9 亿 2510 万令吉(当中包括 610 万令吉归还一马公司基金会 Yayasan 1MDB)。详见列表: 国阵组织及成员党如巫统、马华公会、人联党已经收受 1MDB 的资金。如今上述政党的 银行账户已经被反贪会所冻结,以向他们追讨 1MDB 的款项。 另外,归还至一马基金会的...

专业背景杰出校友联署 支持政党和学府脱钩

马来西亚财政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11月28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比起马华的政治人物,华社对拉曼大学学院优秀的校友群拥有更大的信心,因为他们自力更生,拥有杰出的成就,表现令人刮目相待。把拉大交由他们会令人更加放心! 自拉曼大学学院校友会总会表态支持政党与高等教育脱钩后,昨晚又有一批拥有专业背景的杰出校友加入联署,表明支持政教分家,这些代表包括:拿督苏添来(业界咨询与合作)、杨征陆(业界咨询与合作)、拿督冯家财(业界咨询与合作)、拿督苏启志(业界咨询和合作)、拿督黄美锦博士(法律)、余永平(稽查)、廖添来(稽查)、蔡冰勇博士(教育)、拿督邱进元(税务)等等,都是在各自领域独当一面的专家,再加上校友会总会的理事(见附表),相信这批专业人士必定有能力带领拉大迈向新的里程碑。 这么多年以来,拉曼大学学院校友人才辈出,现在由校友和校方一起联手发展拉大,不受政党政治所影响,用最专业的态度办学,必能将拉大提高到另一个层次。马华难道不信任自己的学校所培育出来的精英,怀疑他们的能力,所以才迟迟不愿放手,让魏家祥口中的“党产”回到民间去? 比起马华的政治人物,华社对拉曼大学学院优秀的校友群拥有更大的信心,因为他们自力更生,拥有杰出的成就,表现令人刮目相待。把拉大交由他们会令人更加放心! 魏家祥在回应时顾左右而言他,用悲情、种族视角和前现代思维控诉,却对重建民主制度,改革乱象视而不见。我们从未否定拉大,也没有发表要关闭拉大的言论,而是拨乱反正,强调政党政治退出高等教育、退出媒体,因为这是是健全民主社会的诉求,也是新马来西亚追求的价值。 以马华掌握的媒体为例,过去频频打压、丑化、抹黑、扭曲、封锁甚至造假希盟或行动党的新闻;马华以政治的力量钳制了新闻和言论的自由,这对民主社会来说,绝对是一种不健康的现象。 同样的,马华掌握的高等教育机构,处处展现出政党的思维模式,譬如学校缺乏宿舍,难道这不是对师生权益的影响? 事实上去年马华还是执政党时,它曾被指在2017年9月“借用”约300名拉大学生“强制”出席吉隆坡世界贸易中心由马华举办的《华社爱国大集会》,这个活动有1万5000名出席者,其中马华党员7000人,这显然是含有马华政治议程的活动,而马华却硬拗这是爱国集合。据当时网媒《当今大马》报道,3名拉曼生各別向该媒体记者证实,校方强制中文班的正副代表、奖学金得主和学生代表出席这场集会。当时的首相及国阵主席纳吉还借助这个平台向华社发出警告:“若这个国家没有和平,华裔將最先成为箭靶。”结果引发华社的强烈不满。——陈锦松:马华应否从拉大退场? 拉大获得纳税人赞助教育经费,如果纳税人赞助的教育经费被偏颇地运用,那就不是一件好事了。 再回来看看注册在大马公司委员会(SSM)下的“拉大教育基金会”,董事计有包括马华前任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担任信托局主席,现任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自己,马华前总秘书拿督斯里江作汉丶马华前副总会长拿督斯里何国忠丶马华现任副总会长拿督斯里姚长禄丶马华前副总会长丹斯里冯镇安,马华前总财政丹斯里刘衍明、丹斯里关炳顺以及王辉忠(秘书)。 而拉大基金信托局的成员,包括马华前任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担任信托局主席,现任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自己,马华前总秘书拿督斯里江作汉丶马华前副总会长拿督斯里何国忠丶马华现任副总会长拿督斯里姚长禄丶马华前副总会长丹斯里冯镇安,马华前总财政丹斯里刘衍明。 单看这两份名单,叫人如何信服政党政治不存在于校园内?我再强调,我从未否定拉大造就了许多人才,这也是为何我欢迎优秀的拉曼校友来接手拉大的原因。我们要用民主化的高度来看待此事,而非种族和政治的视角来炒作课题。财政部对拉大校友会总会有信心,相信华社也是。让拉大公共化,超然于政治之上,将能打开校园更大的自主权,这对拉大的前景而言,是美事一桩。

公开招标+零底预算 政府逐步在财政上恢复元气

政府财政因为实施公开招标及零底预算获得了正面的积极效应, 促使 2019 年首 5个月的发展与 2018 年同期相比增长了 13%或 24 亿令吉。 2019 年首 5 月,政府已经成功减少 39%的财政赤字,从去年同期的 350 亿令吉减少至今年的 214 亿令吉。无论如何,政府仍然密切关注其津贴,并且持续进行谨慎开销。 另外,政府已经成功将其 2019 年 1 至 5 月的来往账户赤字减少至剩下...

砂政府无需杞人忧天 联邦将一视同仁分享旅游税

无论任何一州政府是否仍欠联邦政府债务或拖欠联邦政府,旅游税收仍将发放给各州,与各州政府分享。 财政部对于砂拉越州政府的态度感到失望,尤其是向媒体撒谎称联邦政府已经将 2018年的旅游税收与沙巴分享而砂拉越却无所获,被揭发后仍一派不肯认错的态度。 相反的砂拉越州旅游、艺术、文化、青年与体育部长阿都卡林拉曼仍然继续重复砂拉越州政府受到歧视,没有获得分享旅游税收的谎言。 很明显的,砂拉越州政府无所不用其极的要与联邦政府恶斗,乃至以毫无根据的事实与数据作出指控。砂拉越州政府根本可以轻易的拟一封公函来向财政部求证旅游税收是否已经分享予各。 很遗憾,砂州政府并没有这么做,反而选择以虚假的指控污蔑联邦政府。联邦政府已经解释旅游税收的分享仍未开始进行,各州将会获得旅游税收的分享,不会遭到歧视。 为了避免这项课题煽动成为反联邦政府的事件,这里需要再度以事实根据与数据以正视听。 首先,与各州分享 50%旅游税收仍未进行。这项政策得待 2018 年旅游税收会计结算完毕才能实施,该税收分享将在 2019 年首季进行。 其二,根据联邦宪法,该税收是缴纳给联邦政府,原本州政府是没有权力过问这项税收。然而,基于联邦政府尊重各州属,所以在 2018 年 11 月 2 日提呈的 2019 年财政预算案中宣布将分享 50%的旅游税收予各州属。 第三,无论任何一州政府是否仍欠联邦政府债务或拖欠联邦政府,旅游税收仍将发放给各州,与各州政府分享。这表示砂拉越即使欠联邦政府的债务仍有 25 亿令吉,而且还逾期拖欠5000 万令吉欠款,砂拉越仍旧会获得分享旅游税收。 若砂州政府仍执意要以虚假指控与污蔑来操弄这项课题,他们是否仍要与联邦政府合作的诚意将成疑。相反的,操弄该课题将被视作含有政治动机,达到让人仇恨联邦政 府的目的。 我爱马来西亚! 马来西亚财政部长 林冠英 2019 年 1 月 7...

前朝没有分享旅游税 新政府将与各州分享

旅游税收与砂拉越州政府的债务状况 2019 年 1 月 7 日,砂拉越州政府发出文告称砂州政府欠联邦政府的债务截至 2018 年 12 月31 日为 23 亿 8000 万令吉,而且所有向联邦政府的贷款已经按时缴纳,并没有任何逾时拖欠的情形。 而较早前砂州政府指责联邦政府为何砂拉越没有如沙巴州一样从联邦政府获得分享 2018 年的旅游税收。 这里必须强调,财政部 2019 年 1 月 6 日的文告是引用 2018...

Follow us

0FansLike
66,831FollowersFollow
14,200SubscribersSubscribe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