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家祥应实事求是 停止各种懦夫谎言

槟城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3月18日在乔治市光大发表的文告: 魏家祥必须停止他各种懦夫般的谎言,应该实事求是而不是鱼目混珠以假乱真。 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拒绝实事求是,并且继续利用国阵操控媒体鱼目混珠以假乱真污蔑原本63亿令吉海底隧道及3条大道计划是为了疏解槟州交通的事实。从一开始他谎称由服装公司兴建海底隧道,接着又谎称海底隧道合约没有盖印花税章,到如今又谎称海底隧道造价不只63亿令吉而是205亿令吉,原想我应该已经看清这个不能再低级的骗子所有谎言。 结果没有最低级只有更低级,魏家祥仍不肯收手继续造谣谎称我在上一则文告中承认自己是懦夫。这完全又是另一桩以假乱真的谎言。难道魏家祥的英文烂到无法明白我是建议他与其在懦夫与政治疯子之间游走,不如直接当个懦夫命运总好过当政治疯子? 我再次强调我上一则文告所述魏家祥没有勇气证明的3个重点: · 这项透过公开招标发标的计划是要怎么贪污?即便该付多少费用予承包商也不是由州政府自行决定而是由同样是公开招标委任的独立工程调查机构所决定。截至目前也不见独立工程调查机构被反贪会逮捕。 · 请魏家祥指名道姓到底是哪位槟州政府领袖在这项计划中贪污受贿了数百万令吉。他没胆量指名道姓,完全与希盟各领袖在1MDB金融丑闻课题上勇于指名道姓哪位领袖牵涉在背后,是谁让大马遭冠上欺世盗国的恶名。如果希盟政府敢于这么做,为何魏家祥惧怕?难道魏家祥他深知自己正在毫无证据的说谎,害怕被起诉? · 请证明当以州秘书拿督斯里法力占为首的招标委员会透过公开招标发标该计划给Zenith,到底是如何不符最低缴足资本3亿8100万令吉的要求。 即便大马反贪委员会(MACC)在这项不存在的丑闻中如何不公平纠缠骚扰槟州政府,也不曾质疑过Zenith财团符合3亿8100万令吉缴足资本这项事实。 魏家祥很明显只是为了政治目的破坏此计划,不顾槟城继续卡在交通阻塞的车龙中受苦。国阵一些最高领袖来槟时可以召唤直升机轻易避开交通阻塞,但无论是槟州首席部长及槟州一般通勤者都无福消受这种待遇。我们不能像国阵一样召唤直升机,请问我们所有普通槟州百姓的替代方案在哪里? 林冠英

拉大校友大爆料!马华领袖违反章程!

自财政部长林冠英建议拉曼大学转型为民办大学后,拉大校友总会会长拿督叶国煌表示,该理事会一致决定,支持政教分离。 叶国煌希望拉大学院在与政党分离后,继续得到希盟政府的支持以及制度化拨款,而拉大学院会继续保持非盈利机构的特色,为清寒的学生提供良好的升学管道。同时,在不受政治的干预下,让老师更加安心地教学,让学生获得更高素质的教育。 昨日,叶国煌再次召开记者会,更在记者会上爆料! 叶国煌表示,拉曼大学由马华创办是铁一般的事实,拉曼信托委员会17名委员当中,有15名是马华中央领袖。他在记者会上质疑马华所谓拉曼大学资产不属于马华的说法。他问道,如果资产不属于马华,属于谁呢?而这15名马华领袖,是代表党,还是代表个人? 拿督叶国煌也进一步揭露,拉曼信托基金局已经违反章程,根据章程,拉曼信托基金局的成员,必要一半以上与拉大教育基金会委员会还有拉大创办人毫无关系。但是,从2013年开始,拉曼信托基金会的7名信托人,全是马华党员,其中包括马华前任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和现任总会长督斯里魏家祥。叶国煌指出,如果所有的决策人都来自一个政党,那拉曼信托委员会的公信力和透明度都不足。 叶国煌说他们希望根据章程,来更换拉曼信托基金局和教育基金会的成员,以达到政教分离的目的,好让拉大更加制度化,秉承有教无类的理念,造福更多莘莘学子!

国阵破坏槟州政府缓解交通阻塞方案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2月12日 在乔治市发表声明: 再反驳像魏家祥这种国阵领袖的谎言也是徒然,他们一直针对三条大道及海底隧道说谎,魏家祥不但拒绝针对他之前针对槟州政府的十大谎言负责及讲清楚,而且全力破坏我们缓解交通阻塞的利民工作。 国阵和魏家祥目前无法证明的谎言如下: 1. 当中有贪污,州政府领袖涉及收取数千万令吉的回扣; 2. 国阵领袖或魏家祥都不是要破坏这项计划,廖中莱向中国铁建索取资料没有牵涉滥权,更没有“公报私仇”以官职谋取政治利益; 3. 谎称我说过中国铁建是Zenith Consortium的股东; 4. 不理会我说中国铁建是承包商,而一直影射是一家服装公司兴建三条道路及海底隧道的工程; 5. 污蔑是州政府领袖在颁发合约给Zenith的角色, 事实是公开招标委员所会是由州秘书领导及包括其他政府高级官员所组成。他也拒绝回答为什么东海岸铁路550亿令吉的合约在没有公开招标的情况下颁发,反贪委却没有调查; 6. 他企图将槟州秘书扯进政治恶斗中,谎称Zenith在透过公开招标获标时,缴足资本没有达到3亿8100万令吉的最低标准; 7. 谎称合约没有印花,特别是主要承包商的合法意向书; 8. 谎称承包商为确保工程竣工而附加的意向书没有法律效用,因为那只是主体合约的附加文件; 9. 谎称中国铁建是唯一的顾问; 10. 谎称州政府已经付款给海底隧道的承包商 州政府在回答国阵媒体针对三条高速公路及海底隧道的一系列公共审问时,一直都保持公开及透明的态度。不像国阵政府在一马机构丑闻及东海岸铁路一贯保持沉默。魏家祥在玩肮脏的游戏。魏家祥在滥用国阵对新闻及电视媒体的掌控,拒绝针对上述十大谎言做出解释。他这种一再用新谎言来掩盖上一个谎言的肮脏游戏,我再也不奉陪。 我很惊讶,魏家祥竟是承包商中国铁建提供资料的当事人,就连州政府也不知道。魏家祥甚至说他知道Zenith缴付中国铁建多少钱,这让人质疑他的资料来源。像廖中莱及魏家祥这些马华领袖,演到好像他们是中国铁建的代言人,忘了他们做为马来西亚部长的角色 。这也证明了我们两个争论点: 第一,槟州政府领袖被指收取上千万令吉的回扣及贪污在那里?现在马华领袖又转口风,紧咬“中国铁建是承包商还是股东”不放,或是Zenith已经缴付中国铁建多少钱。Zenith缴付多少钱给中国铁建,这得要Zenith亲自回答。当这项工程是通过公开招标颁布时,魏家祥可不可以证明贪污,或进一步解释大马反贪委会在调查什么? 第二,这也让人怀疑,交通部长廖中莱是不是滥权,施压中国铁建透露资料,虽然廖中莱不是合约的签约人之一,合约涉及槟州政府、Zenith Consortium 及中国铁建。廖中来没有权利与中国铁建谈话, 但是看起来中国铁建可以与马华领袖建立关系,而不是与州政府。 中国铁建如今面对的局面与Zenith Consortium主要人物几乎一样,特别是后者被反贪会扣留的高层。但Zenith之前从没被如此公开接洽过。再说,我们可以理解那些筑路及建造海底隧道的人从来没有想过,他们会因此而被扣留。很明显地,Zenith已经被反贪会扣留所震慑。 如果中国铁建因此退出海底隧道,不再担任主要承包商,我们就可以知道谁在破坏此计划。槟州政府保留我们的法律追溯权,确保承包商履行合约。国阵及马华领袖如此搞破坏,槟州人民得到什么?交通阻塞问题只会更严重。国阵在位期间已经给不到任何解决方案,现任州政府提出一个可能的解决方案,他们却还要将它破坏殆尽。 林冠英

魏家祥诬蔑林冠英缺席国会 手段下三滥!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办公室于2018年10月26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魏家祥以照片企图篾指林冠英缺席国会跑去吃鸡饭的谎言,只能以“卑鄙无耻”才能形容他的下三滥手段。 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为了攻击部长缺席课题,无所不用其极的说谎,将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7月24日国会午休用餐的照片删除日期时间,移花接木混淆视听,以谎言企图引导网民及媒体误会林冠英于10月25日缺席国会。 过往人民就已经知道马华魏家祥喜好以假乱真的把戏,时常将一些发生过的事情以假的说法去误导人民与公众。 上梁不正下梁歪,马华底下的网络枪手也照版煮碗这些年来一直针对性制造诬蔑林冠英及其他行动党领袖的假新闻。就因为这样卑鄙无耻的下三滥手段,马华与魏家祥才会沦落到失去华社的信任。 林冠英昨天10月25日早上10时许就出席国会,因为有国会问题要回答。但是他到了国会才被告知咨询的拉律区国阵巫统议员也就是前贸销部长韩沙再努丁竟然缺席,但是作为财政部长,林冠英仍然列席继续聆听其他部长与副部长的回答,一直到副议长拿督拉昔宣布因咨询议员缺席略过其回答之后他才较后离席到国会走廊。 当时林冠英也有在国会走廊接受媒体采访关于禁止售卖香烟的课题,相关媒体都可以作证。记者会后林冠英连午餐也没吃就回到布城继续办公至晚间8点。 当林冠英准备堂堂正正在国会殿堂回答问题的时候,咨询的国阵议员却缺席,这是昨天确确实实发生的事情,却不见魏家祥加以质问,反过来移花接木照片来谎称他国会开会期间缺席跑去吃鸡饭。难道当时魏家祥也缺席? 当然魏家祥不会加以批评国阵巫统议员,因为他昨天在国会连接受记者询问会不会离开国阵,都回答得模拟两可,可见马华做了反对党还是一样软弱。 魏家祥以照片篾指林冠英缺席国会跑去吃鸡饭的谎言,让人只能以“卑鄙无耻”才能形容他的下三滥手段。马华之所以会沦落成今天只剩下他一个个“孤零零”在国会说三道四,也是他自己及其他马华上下的“大话精”造成。 注: 兹附上魏家祥面子书专页删除日期的诬蔑照、林冠英个人专页7月24日下午1时54分上载的午休用餐照片。还有林冠英昨日在国会走廊接受访问的马新社新闻截图。

魏家祥咬文嚼字 “考虑承认统考“混淆华社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8年4月9日在吉隆坡发表的声明: 国阵在延续他们欺骗华社的传统,国阵说的“考虑承认”独中统考,是变相的最后一里路,也就是说,承认统考依然遥遥无期。 国阵竞选宣言打着“承认统考”旗帜,让全国华社误以为等了60多年,华社的春天就要来时,实际上国阵的竞选宣言里并没有“承认”统考,国阵仅写明“可以考虑”,意味着承认统考这最后一里路,即使是国阵在大选狂胜,华社也得慢慢等! 国阵企图混淆华社,新瓶装旧酒,把承认统考文凭纳入宣言,然后透过马华民政将"可以考虑"的字眼广传成“承认”统考,去骗没有详细阅读国阵原版竞选宣言的市民。 从新闻报导得悉此消息后,我还真的以为国阵会像希联一样在竞选宣言中公布承认统考,后来翻看国文版的原版稿,才知道连我也差点被国阵骗了。 在承认统考一事上,2018年《希联宣言》的国语版本所用的字眼为"mengiktiraf" 而国阵则使用"boleh dipertimbangkan", 显然,国阵所谓的承认统考文凭是处于"可以考虑"的阶段,无法给于和希联一样笃定的承诺。希联甚至清楚列明,独中生只须要在大马教育文凭中单考马来文科,并考获优等,就可持统考文凭申请政府大学,以及申请政府部门的工作职位。 说穿了,这只不过是国阵的权宜之计,透过玩弄术语来蒙骗华社,以在来届大选中捞取华裔选票,并以为能这样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 当华社质疑宣言时,马华署理总会长兼首相署部长魏家祥跳出来说“不要纠结于字眼”,他说"可以考虑"就是"会接受"。这明明是两个不同意境,他怎么可以掩耳盗铃、咬文嚼字、自欺欺人呢? 不要忘记,首相纳吉曾3度答应要在槟城建轻快铁,到今天,答应(Janji)的事都可以落空,更何况是苍白无力的“会考虑”(boleh dipertimbangkan)呢? 马华忘记了他们当了政府当了几十年,张盛闻竟然“欣慰”统考纳入国阵竞选宣言,最后一里路走了几年都没走到,他不感到羞愧也罢,竟还一副沾沾自喜的模样,这就是我们所要的代表华社的领袖?有实权的话,不用等竞选宣言,在内阁会议上就可以获批。 反观民主行动党在敦马及慕尤丁才加入希联不久,就成功说服他俩以单考SPM 国语的简单条件,接受承认独中统考,证明行动党及希联比马华民政更能做好本份,为独中生争取国民应有的基本权益。 还记得当敦马哈迪及慕尤丁宣布加入希盟后,马华民政一介领袖才迫不及待跳出来,声称他俩当年身在国阵时,是何其对华教不利等,如今希联却与这两人结盟。试问,现在国阵没有了敦马及慕尤丁这两大绊脚石之后,不是可以立刻宣布国阵承认独中统考了吗?怎么到了今天依然没有承认,反而停留在"可以考虑"的关卡呢? 我同时希望在新闻线上的媒体,下笔前谨慎对照中巫版文稿,以避免不小心被这些人骗,进而误导广大的读者,完全丧失公信力,就得不偿失了。 国阵在延续他们欺骗华社的传统,国阵说的“考虑承认”独中统考,是变相的最后一里路,也就是说,承认统考依然遥遥无期。  

林冠英:希联透过宣言宣布:一旦执政联邦,就会承认独中统考。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8年3月13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 如果魏家祥及马袖强不敢给予公平的拨款给他们自己选区内唯一的独中,叫国人怎样能够相信他们对争取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的承诺呢? ——————————————————————————————— 如果魏家祥及马袖强不敢给予公平的拨款给他们自己选区内唯一的独中,叫国人怎样能够相信他们对争取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的承诺呢? 正当独立后的这60年来,民政马华还不敢施压国阵承认统考、甚至提出“承认统考剩下最后一哩路”这牵强的理由来蒙骗华社时,希联已经透过竞选宣言,堂堂正正的宣布:一旦执政联邦,就会承认独中统考。 2018年《希联宣言》甚至进一步清楚列明,独中生只须要在大马教育文凭中单考马来文科,并考获优等,就可持统考文凭申请政府大学,以及申请政府部门的工作职位。 原以为随着希联宣布承认统考文凭后,身为首相署部长的魏家祥会打蛇随棍上,要求国阵也立刻承认统考,来个益民良政大比拼,但是,他却反过来将矛头指向已脱离巫统的希联主席敦马哈迪和丹斯里慕尤丁,指两人之前如何不善待华教;而当年2人位高权重时,他一句话也不敢哼,如今2人不再掌权,才来数落对方。 若根据魏家祥的“敦马及慕尤丁是国阵承认独中统考的绊脚石”之逻辑,如今这2人已离开国阵权力的核心,马华及民政在争取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理应轻而易取,可是为什么他们在去除了这两大绊脚石之后,依然做不到简单的“承认独中统考”?这证明马华民政在国阵里只贪图做官享福,根本没有做好本份。 反之,民主行动党在敦马及慕尤丁才加入希联不久,就成功说服他俩以单考SPM 国语的简单条件,接受承认独中统考,证明行动党及希联比马华民政更能做好本份,为独中生争取国民应有的基本权益。 看起来,承认独中统考只是马华欺骗华社的棋子,吊着华社的瘾空谈了几十年,最后一哩路走了几年都还走不完,马华民政为了自己的官位,在国阵内部须看巫统脸色行事,当家不当权的窘境,在承认独中统考事件中展露无遗。 就说独中拨款好了,马华民政两大主要领导人魏家祥和马袖强,迄今依然不要、不能、不会及不敢公布今年到底会拨款多少钱给自己选区内唯一的独中,还说什么代表华社? 魏家祥曾说,去年他拨给柔佛亚依淡国会选区的永平独中7万5000令吉,马袖强则没说拨多少钱给他安顺国会选区的三民独中。至于今年准备拨多少,他们至今都不要、不能、不会及不敢说。 身为联邦部长,他们每年都享有至少600万令吉的选区拨款,并拥有分配拨款的绝对权力;拨款50万令吉给选区的独中有什么难题?他俩一再被追问为何不能拨款50万令吉给选区唯一的独中,都采取闪、躲、逃避,至今不要、不能、不会及不敢回答如此简单、直接了当的问题。 虽然教育并不在州政府的权限,但槟州政府每年却能够制度化拨款给槟州每所独中50万令吉,州内5所独中共获年度250万令吉拨款。马华和民政常常向华社声称“有人在朝好办事”,却连每年给一所独中50万都不能做到,凭什么要华社继续支持他们呢? 林冠英

移交200万新纪元大学学院 节省开销实现廉政 华教拨款大幅增加

财政部长林冠英今日亲自移交财政部所拨出的200万令吉拨款予新纪元大学学院。 其中,韩江、新纪元与南方三所民办大学,与去年一样,分别获得200万令吉(共获得600万令吉)的联邦政府拨款。 林冠英指出,希望联盟政府执政以来,面对巨大的国债底下,很多政策都以节省开销为主,包括继续沿用“将相”(Perdana)官车,而不像某些州属更换豪华马赛地官车。 然而,左省右省的希盟政府却丝毫没有减少对华教的拨款,甚至还大幅度增加了1亿1350万令吉,多出一倍有余! 林冠英表示,过去一年的世界局势变化无穷,尤其中美贸易战更对全球经济带来了巨大冲击。希盟政府在腹背受敌的情况下,还是咬紧牙根,进行各种政治和经济上的改革。而对华教拨款的加码,是为了让人民能够从中受益。 林冠英直言,希盟政府在华教拨款上绝对做得比前朝更多也更好。 因为除了华小原有的5000万令吉拨款、教会学校的5000万令吉;独中在2019年首次获得拨款1200万令吉,2020年的拨款则直接提升到1500万令吉,而华中也从去年的1500万令吉增加到今年的2000万令吉。 除此之外,全马2000所主要为华小、华中及教会学校的政府资助学校也另外获得1200万令吉以支付水电及排污费用,创下预算案新历史。 以往,上述学校都面对经费不足,无法支付水电排污费的困扰。 还有,希盟政府也史无前例地拨款给予三所民办学院,即南方大学学院、新纪元大学学院以及韩江传媒大学学院各200万,合计600万令吉。另外,拉曼大学学院的2019年拨款则为4550万令吉,比起国阵政府2018年的3000万令吉拨款,也足足多出1550万令吉。 *以下为华教拨款详情* 另外,除了拨款以外,希盟政府在过去一年多来,亦帮助了许多华校华团(包括董总)和宗教团体豁免税务,让华社省下不少钱。这些待遇都是国阵时期极为罕见的。 林冠英指那些倾向反对党的华教人士说希盟执政后,华教情况没获改善或令人担忧,是自欺欺人的说法。因为上述的华教拨款数字都实实在在地证明了希盟政府为华社和华教所做的,远超越前朝国阵。 他呼吁华社必须警惕,以避免落入反对党乖离事实、煽风点火的陷阱。  

纳吉只能对财长极力抹黑攻击 林冠英回应:我来摆事实讲证据!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8年10月17日发表的文告.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继续毫无根据的对我展开攻击,不只毫无根据的攻击我关于现今的国家财政,还包括攻击我之前当槟州首长的政绩。纳吉指责我将槟城财政改善为全国最佳财政表现的州属是因为我擅长变卖政府土地。 纳吉甚至继续谎称我有说过SST将降低物价,但却无法出示证据。我曾说过,SST执行后物价上涨的幅度与冲击将少于GST消费税,因为当GST取消之后,联邦政府将少收230亿令吉。难以想象若GST消费税继续执行,物价高涨的糟糕程度,因为纳税人必须要多缴交230亿令吉。 显然纳吉已经绝望地没办法再讲事实与数据,而是对我做出人身攻击。联邦政府的财政不只由国家总稽查司负责稽查,并由国家总会计确认,而且也没受任何国际机构的质疑。 我们的联邦政府债务已经猛涨至1兆令吉,这都是因为过度挥霍、滥权及隐瞒高达500亿令吉的1MDB及其他大大小小的财经丑闻所导致,例如工程进度只有13%,却已经缴付83亿令吉或88%费用的94亿令吉天然气管计划,当然还有原本过于高昂的315亿令吉捷运MRT3工程,迫使新政府必须削价150亿令吉,让成本降至165亿令吉。 纳吉无法否认抬高至810亿令吉的东铁计划、Felda联邦土保局丑闻,还有那不必要,超过600万令吉的财政部防弹玻璃。纳吉也无法否认,国家总会计已经确认,截至2018年4月30日,统一收入户头只剩下4亿5000万令吉,但政府每月却要支薪或缴退休金高达80亿令吉,更加无法否认国阵已经超过2年仍然无法退还194亿令吉的GST退款给人民,还有仍然无法退还过去6年积欠的160亿令吉所得税退款。 纳吉也错误指责槟城过去10年债务减少90%、储备金增加140%的杰出财政表现是变卖土地所得。槟希盟政府只出售了106英亩的小部分土地,相比较槟国阵政府却大量变卖了3661英亩的土地,是希盟的36倍之巨。 虽然国阵出售的土地是希盟36倍,但是希盟却靠着透明的公开招标比国阵时期获得了更多的资金,因为国阵是直接内部议价。希盟政府出售土地所获得的资金已经善用来兴建利民的可负担房屋计划,只剩下10.4%的资金则挪为州政府的开支。因此,槟州财政收入与盈余并不是单单来自出售土地。 举例,当国阵掌州时期,国阵以每方尺1令吉出售新关仔角附近的填海黄金地段,却只获得当中10%的填海地。希盟执政后原本只10%的填海地归政府,再进行重新谈判后,成功将之提升至20%收归政府。同样的威省北海填海地段在国阵时期只有5%归于州政府,希盟掌政后重新谈判,不只将填海地价格提高,同时将5%收归政府的填海地提高至35%,让州政府增加7倍土地。 最不幸的就是国阵的1MDB丑闻导致马来西亚人损失了500亿令吉,但无论是在钱财上或土地资产上,人民却完全没有受益。希盟政府不会典当我们的国家给外国人,也不会贱卖政府的资产,相反的我们会透过公开招标寻求最好的价钱与价值。 林冠英

林冠英:槟5所独中各获50万令吉 马华民政部长选区拨款不足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3月23日在槟城乔治市光大28楼首长办公室颁发特别拨款给5所独中记者会之文告: 槟州政府的制度化拨款,让槟州内的5所独中,每年获得州政府的共250万令吉拨款(即每所独中每年获得50万令吉拨款),相比马华部长魏家祥只给其选区的永平独中7万5000令吉,以及民政党主席马袖强仅拨出4万令吉给其安顺选区的独中,槟城遥遥领先。 马华与民政口口声声说“有人在朝好办事”,而实际上却是当家不当权的巫统应声虫。在朝当官了61年,一直都不敢要求国阵政府承认统考文凭。“承认统考只剩下最后一哩路”的承诺,结果走了几年都走不到尽头,反而成为马来西亚华教的最大笑话。 反观槟州政府,自从我们在2008年夺下槟州执政,我们就已承认独中统生,并聘用统考毕业生担任州政府子公司高职(槟城绿色机构总经理邓晓璇就是宽柔毕业的独中生)。 在敦马哈迪及慕尤丁宣布加入希盟后,马华民政一介领袖才迫不及待跳出来,声称他俩当年身在国阵时,是何其对华教不利等,如今希盟却与这两人结盟。 当官当得太久的马华和民政,若你们的逻辑成立的话,现在国阵没有了敦马及慕尤丁这两大绊脚石之后,不是可以立刻宣布国阵承认独中统考了吗?怎么到了今天依然没有承认呢? 希望联盟在竞选宣言已经作出宣布,执政联邦后,只需SPM 国语优等的简单条件,就可以独中统考文凭进入政府大学及申请公务员职位。我们以行动来告诉大家何谓捍卫华教。我们也以现实例子告诉民政马华,我们如何在这样短时间内,成功说服敦马及慕尤丁接受承认独中统考。这是马华民政60年都做不到的事! 联邦政府向来给华校的拨款,都是季节性施舍华社。只有在大选快要来,想要捞取华社的选票时,才“及时”宣布拨款给华校,从未真正关心华校的发展。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华小及华中的拨款迟到、缩水,而独中则没有拨款,国阵任由华校自生自灭的举措。在宣布了给华社的大选糖果,也即是增建10所华小及搬迁6所华小之后,并捞取了宣传后,华社所不知道的是,马华根本没向教育部争取建校和迁校经费,反而打算向华社筹款,将有关费用转嫁华社。 从过去多届大选糖果的教训,我们知道很多利华教的政策,在选前大事动土,可是动土之后有没有动工,没有人知道,有时可能要等到10年,甚至15年后的大选。同一颗大选糖果,国阵可以重复使用也乐此不彼,最好的例子就是槟城的明德正校的迁校,经历了1999年、2004年及2008年大选,每一届大选都是国阵的大选糖果,结果希盟执政才成功迁校。相对的,希联就比较呆板,老老实实、踏实地为州内华校找校地、找经费,年年制度化拨款,有多有少,但是凡是有申请,钱就一定到。 槟州政府实施有钱出钱、有地拨地的政策来协助华校,日前刚拨出1070万令吉的款项给槟城益华小学建校,连同早前所拨市值逾4000万令吉的4.3英亩土地,州政府承担该校逾5070万令吉的搬迁费用。 从2015年起,拨出首长特别拨款给槟州5所独中,每年50万令吉,至今共拨了200万令吉 (包括今天的50万令吉)。 2018年首长特别拨款的受惠学校如下: a. 槟城韩江中学 10万令吉 b. 槟华女子独中 10万令吉 c. 大山脚日新独中 10万令吉 d. 槟城菩提独中 10万令吉 e. 槟城钟灵独中 10万令吉     2009年 - 2018年州政府制度化拨款共拨1900万令吉给独中充作发展用途,以下为拨款列表: 年份 (RM) 2009 1,000,000 2010 2,000,000 2011 2,000,000 2012 2,000,000 2013 2,000,000 2014 2,000,000 2015 2,000,000 2016 2,000,000 2017 2,000,000 2018 2,000,000 总额 19,000,000 2012年- 2017年共拨135万5100令吉回馈金给独中教职员 年份 受惠人数(人) 拨款数额(每人)(RM) 拨款数额(RM) 2012年 364 200 72,800 2013年 398 200 79,600 2014年 450 300 135,000 2015年5月份 482 300 144,600 2015年7月份 477 300 143,100 2015年12月份 476 300 142,800 2016年5月份 522 300 156,600 2016年12月份 513 300 153,900 2017年5月份 542 300 162,600 2017年12月份 547 300 164,100 总额 1,355,100

前朝没有分享旅游税 新政府将与各州分享

旅游税收与砂拉越州政府的债务状况 2019 年 1 月 7 日,砂拉越州政府发出文告称砂州政府欠联邦政府的债务截至 2018 年 12 月31 日为 23 亿 8000 万令吉,而且所有向联邦政府的贷款已经按时缴纳,并没有任何逾时拖欠的情形。 而较早前砂州政府指责联邦政府为何砂拉越没有如沙巴州一样从联邦政府获得分享 2018 年的旅游税收。 这里必须强调,财政部 2019 年 1 月 6 日的文告是引用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