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小贩微型贷款 3000万 明年1月起可向BSN申请

马来西亚财政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12月28日在布城发表文告: “华裔小贩微型贷款”(Skim Penjaja Kecil Cina)将继续获得3000万令吉的拨款,有意者可在明年1月起向国民储蓄银行(BSN)申请,年利率为4%,民众无需通过任何中介,更无须缴付任何佣金就能申请相关贷款。 与这项“华裔小贩微型贷款”乃是编列在马来西亚2018年预算案内的其中一个项目,即便今年509我国历经政权转移,有关项目一样继续获得拨款,显示出联邦依旧关注华裔小贩。和过往不同的是,这笔国家拨款将会输送到国民储蓄银行(BSN),由该银行来承办借贷事项。 “华裔小贩微型贷款”将提供5000令吉到最多5万令吉的贷款予有需要的华裔小贩,以便协助他们周转或拓展生意。该贷款的年利率为4%,申请条件相对宽松,欢迎全国各地的华裔小贩向国民储蓄银行申请。 除此之外,较早前我也宣布继续拨款5000万令吉给“华商中小型企业”,但是,这笔国家拨款将不会输送给自立合作社(KOJADI),因为自立合作社是马华的公司机构,政府拨款不应被政党政治化,因此将由国民储蓄银行(BSN)负责。 自立合作社在过去三年总共获得了1亿5000万令吉的政府拨款。马华控制的自立合作社每年将通过这笔款项赚取4%的利息,10年下来高达6000万令吉! 财政部透过国民储蓄银行(BSN),提供5000万令吉的中小型企业贷款给华社商家。这项每年只有4%利率的贷款,将让符合资格的华商中小型企业获益。 这项便利将于2019年1月1日在国民储蓄银行所有分行开始接受申请。 政府将致力确保上进的华商中小型企业能够依据他们的能力与需求获得相应的贷款便利。 最后,政府承诺要确保国内中小型企业能永续发展与富有竞争力,这都可以在2019年的财政预算案中所宣布的各种援助中小型企业的措施明显看到,当中包括缴足资本250万令吉及税后所得超过50万令吉的中小型企业将获得降低公司所得税,同时也拨出了数十亿令吉的资金协助中小型企业,还有拨款援助要投入工业4.0科技领域的中小型企业。 林冠英

支付1MDB的债务利息

今天是我第一天到财政部履新,副财务总监拿督西蒂告诉我,目前最迫在眉睫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支付1MDB的债务利息,因为1MDB必须于2018年5月30日前偿还1亿4375万令吉的利息。 我被告知,阿鲁甘达将继续担任1MDB的主席与首席执行员直至2018年6月30日。阿鲁甘达迄今仍坚称,1MDB有能力偿还其债务,因此,我已下达指示,要求阿鲁甘达解释清楚,1MDB是要如何在下个礼拜到期日前,偿还这些债务利息。 另外,我也要求与1MDB董事拿督卡玛莫哈默阿里以及拿督诺拉斯曼见面,以便他们可以和财政部汇报1MDB目前的状况。 我们非常关心上述问题,因为财政部官员告知我,财政部自2017年4月以来,一直在替1MDB偿债。 根据财政部代表1MDB所需偿还的付款清单(请参考以下附档),有关的数目是高达69亿8000万令吉。这个总额包括需付款给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作为和解协议的一部分(共50亿5000万令吉)。 以上所述证实了民众早前的怀疑,即一马公司從本質上已欺骗了马来西亚人民,因他们声称成功通过“一马公司合理化计划”付款。实际上,在过去的日子,都是由财政部“拯救”一马公司。 最糟糕的是,截至目前所偿还的只是利息、债券息票及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的借款。他们还没把2022年到期的数十亿令吉债务算进去。 我也被告知除了1亿4375万令吉的利息将在这个月底到期,另一笔8亿1021万令吉的利息也将在2018年9月至11月间到期。 我已经指示官员们仔细研究1MDB的债务及各项负资产,及提呈建议措施解决这项丑闻所带来的危机。我们也将会呈上所发现的一切,予首相成立的1MDB特工队。 No. 债务 偿还日期 金额 ( 令吉) 1. 1MELL 债券利息 2017年4月19日 2亿2200万 2. 1MEL 债券利息 2017年5月9日 2亿3000万 3. IPIC 借款到期 2017年8月4日 2亿2000万 4. IPIC  借款到期 2017年8月11日 11亿9900万 5. IPIC  借款到期 2017年8月30日 11亿8950万 6. 1MDB GIL 债券利息 2017年9月8日 2亿5938万 7. 1MELL 债券利息 2017年10月17日 1亿9773万 8. 1MEL 债券利息 2017年11月10日 2亿598万 9. 1MDB 伊斯兰债券息票 2017年11月29日 1亿4375万 10. IPIC 借款到期 2017年12月22日 24亿4270万 11. 1MDB GIL 债券利息 2018年3月7日 2亿6000万 12. 1MELL 债券利息 2018年4月18日 1亿9702万 13. 1MEL 债券利息 2018年5月11日 2亿808万 共 69亿7514万 附表 1: 财政部已替一马发展机构1MDB偿还的金额  财政部长  林冠英  2018年5月22日 发表于布城

林冠英:马华民政如何代表华社?

槟城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3月5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和民政党全国主席马袖强连公布拨款多少钱给自己选区的独中也不敢,如何代表华社? 魏家祥和马袖强今年到底拨款多少给各自国会选区华文独中,他们国阵国会议员每年至少享有600万令吉拨款,并且拥有绝对权力分配拨款,一再被追问下却不肯公布拨款给各自选区独中的数额。 魏家祥说去年拨给他柔佛亚依淡国会选区的永平独中7万5000令吉,马袖强则没说拨多少钱给他安顺国会选区的三民独中。至于今年准备拨多少,他们至今都不肯说。 身为国阵国会议员,他们每年都享有至少600万令吉选区拨款,拨款50万令吉给选区独中有什么难题?但魏家祥去年只拨出7万5000令吉,相比槟州政府拨款每所独中每年50万令吉,简直是杯水车薪。 魏家祥一再被追问为何不能拨款50万令吉给他选区唯一的独中,他却闪、躲、逃避回答这问题,马袖强也一样,两位国阵华裔的部长级领袖,对于他们国会选区独中的拨款问题,就只懂得逃避。 2018年3月了,魏家祥和马袖强还说不出今年给予各自选区独中的拨款数额,他们应该向槟州政府看齐,槟州政府每年制度化拨款给州内每所独中各50万令吉,5所独中总数为250万令吉,拨款已在年初过账。这是槟州政府对人民的承诺,讲到做到,钱马上到。 槟州政府不希望在这课题上胜他们,这两个华裔国阵部长连50万令吉都不能拨给自己选区的独中吗? 独中统考文凭最后一哩路一拖再拖,马华以需要看巫统大哥脸色为藉口,证明马华当家不当权,只是巫统应声虫,毫无尊严可言。 更糟糕的事,身为部长的魏家祥和马袖强有绝对权力分配选区拨款,他们却连公布到底拨款多少数额给自己选区内唯一的独中也不敢?这比当家不当权的应声虫更糟糕,华社看清他们真面目。 马华和民政党自诩捍卫和维护独中发展,为什么有钱却不拨给独中?魏家祥和马袖强不肯公布拨款多少给选区内的独中就是不老实,60年来都在欺负独中,他们欠华社和华教一个道歉。 林冠英

林冠英:马华不应该为巫统针对郭鹤年的攻击漂白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8年3月4日在吉隆坡发表声明: 马华公会不应该试图为巫统针对郭鹤年的种族主义和极端主义攻击进行漂白,把它降级变成纳兹里个人的攻击性行动,事实上这是巫统做为一个政党倾巢而出的所做所为。 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应该聪明一点,不要制造那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谎话。廖中莱说行动党不能代表全体华社。让我提醒廖中莱,行动党立志代表全体马来西亚人,不论是马来半岛还是沙巴、砂劳越的马来西亚人,不分种族、宗教。我想请问,80%的华裔选民在2013年全国大选中拒绝了马华,廖中莱还说马华公会代表全体华社,是否成立? 廖中莱也说行动党或我本身没有针对巫统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对大马富商郭鹤年的无视人身攻击责骂纳兹里,他一错再错。行动党领袖曾经骂过巫统及其领袖,包括拿督斯里纳兹里。我最近一次在2018年3月2日发表的声明,即马华公会在2018年3月3日庆祝建党60年前一天。 但是,国阵媒体并没有刊登我于3月2日发表的声明。当廖中来自己的媒体没有刊登我的声明时,他却反过来指责我没有谴责巫统。行动党绝不会让马华得逞,他们企图为巫统针对郭鹤年的种族主义和极端主义攻击进行漂白,把它降级变成纳兹里个人的攻击性行动,事实上这是巫统做为一个政党倾巢而出的所做所为。 让我重申,民主行动党不只要谴责巫统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还要同时谴责整个巫统制造假新闻、诬赖及恶毒地攻击大马商界典范郭鹤年。马华不应急着为巫统漂白他们对郭鹤年进行的极端种族主义攻击,企图将这项攻击行动指向只有纳兹里一人的行为,实情是巫统整个政党正在倾全力羞辱郭鹤年。 不只纳兹里一人,巫统领袖尚包括巫统副部长塔祖丁拉曼、巫统部长东姑安南、纳兹里及阿莎丽娜皆以人身攻击群起围攻郭鹤年。甚至是首相自己也插一脚训斥郭鹤年。 巫统是最忘恩负义的,因为获得郭鹤年捐款受益的就是巫统。反过来他们竟然还毫无根据的攻击不曾获捐的行动党获得郭鹤年的捐款。郭鹤年白纸黑字在其去年12月推出的自转中承认他曾捐献巫统及马华,在此截取自其英文版自传第260页如下: “自1957年独立以来,我常常被要求捐款给执政成员党即巫统与马华。我很愿意、开心且大方地捐款给他们。” 郭老对巫统的“愿意、开心及大方”,最终换回来的不是感激之情,反而是霸凌与憎恨。对于巫统制造假新闻无的放矢,并群起攻击郭老,甚至放话要取消郭老这位大马标志性企业家的公民权,马来西亚人,特别是华人社群感到无比的生气,这笔帐必定不会轻易忘却。 攻击郭老的已不是巫统高层而已,连州级领袖如巫统柔州甘拔士区州议员东姑布特拉哈伦也加入阵容,他攻击马华,指马华“种族主义”,理由是马华捍卫郭鹤年。人家都已经如此鄙视马华了,为何马华还要留在国阵,浪费时间来和巫统合作? 如果马华是一个有原则的政党,捍卫真相和公义,马华应该谴责巫统,制造假新闻、还对郭鹤年与行动党进行种族攻击。第二,他们应该与巫统决裂,退出国阵,以抗议巫统拒绝拒绝撤回假新闻,并为自己的种族性言论道歉。 这就是马华极不老实的狡辩,攻击郭鹤年的可是一众巫统最高领袖呀!很明显,马华与民政就是不敢退出国阵,因为在他们来说,权位重于原则、错重于对、欺凌重于公平竞争。 林冠英

林冠英宣布7800万修沙巴残旧学校!

林冠英宣布7800万修沙巴残旧学校! 马来西亚财政部长林冠英与首相马哈迪在沙巴亚庇出席2020财政预算案对话会活动后向在场人士宣布将会拨款7800万来维修沙巴被列为残旧的学校。 林冠英在接获首相马哈迪的要求之后,着手调查并且设法找到资金来提供这些维修经费。而且他也表示目前已经找到这笔资金来维修沙巴长期以来被国阵弃之不顾的学校。他甚至疑惑的在现场对大家说:“不明白为什么前朝不愿意拨款”。 目前沙巴1296所学校中,其中90所已被工程部宣布为不安全校舍,因此这笔款项将会是雪中送炭,让急需维修的学校可以尽快获得经费。而且林冠英也在会上保证:这笔资金将会在今年内发放!

火箭五小时马拉松会议!林冠英:党依然团结,请耐心等待官方公布决定

火箭五小时马拉松会议 林冠英:党依然团结,请耐心等待官方公布决定 民主行动党在爪夷文事件后,并没有忽视民间基层的心声,同时也完全理解华人社会在整件事情上的担忧。因此在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回国后马上召开特别会议,让所有国州议员出席对话,并且这场会议召开了长达5小时! 该会议目前观察已经达到初步共识,林冠英也在被媒体采访时表示将会有官方公告,请各界耐心等候。 林冠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强调,虽然有不同声音,但是民主行动党上下还是团结一致、团队协作,并没有因此而分裂,这才是最重要的。 此外,他也表示这场马拉松会议听取了许多方面的意见,因此在做出最终定夺之后就会公布详情。

承认统考办不到 廖中莱信口雌黄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于2018年4月19日在吉隆坡发表声明: 马华总会长廖中莱继续信口雌黄,声称一旦承认统考,将会把独中纳入教育主流。历史已经证明马华承诺不可信,历史也证明马华越弱,巫统感受到人民施压,华社华教靠人民的力量才会获得更多。 一路走来,统考都已经举办40年,马华一直以来都执政中央官拜内阁部长,但是试问统考的最后一里路在何方? 在国阵宣言的“可被考虑”字字证据确凿,叫华社及华教如何能相信廖中莱的“一旦”承认,更遑论他不着边际的纳入主流。 数十年来华社与华教已经受够每届大选前马华“狼来了”式的花言巧语。我们可以从历史脉络中看到,当年马华强盛时期,有4名部长在内阁中,但是我们反而看到国阵如何不公平对待华校与华教。 反过来当马华处于弱势的时候,巫统感受到人民的压力,而且也受到槟城州政府制度化拨款与拨地予各源流学校包括华小、华中与独中的竞争压力,国阵才慌张的宣布要增建及迁移10间华小。这是民主的胜利,人民的胜利。 马华在政治上的出尔反尔,让人民乃至华社对马华失去了最基本的信任,最明显的是说不入阁又入阁。当时搞到好像不入阁华社与华教的利益会受损,但是如今入阁了又如何?华教的发展拨款可以今年宣布明年给,践踏人民的尊严。 还有就是选区划分,一开始选委会最新制定的选区划分宛如杰利蝾螈(Gerrymandering)是一个不公平甚至是分裂族群的做法,除了把马来人和华人分开以外,更出现议席分配不公正(malapportionment)的弊端,典当票票等值的民主原则。 简单来说,国阵的选区很少选民就能选出一位议员,反对党的选区,很多选民才选出一个代表。 例如以公务员为主的布城,作为一个国会选区仅有1万8000选民。而以华裔为主的白沙罗国会选区,选民人数竟然高达约16万5000人。这两者之间显然票票并不等值。马华民政一开始对这新的选区划分法表示反对,但过后还是在国会内投赞成票,通过了这不公平的划分。 巫统主导的国阵施压马华,因为马华无法交出应有的成绩,因此巫统要抢回敦拉萨镇国席及旺沙玛珠国席;马华也无法解决阿罗牙也国席首相“国王人马”既其政治秘书王乃志要取代原任国会议员古乃光的纷争;马华甚至还无法取回巫统之前答应归还,于2013年大选马华“出借”给巫统的关丹国席。 种种国阵的动向看来,更像是巫统要剿灭马华,所以马华所做的承诺还能相信吗? 因此,历史证明马华无论强弱都无法改变国阵执政体系的积弱难返,唯有将整个国阵包括巫统与马华皆换掉,我们未来的教育才能有希望。 如今,希盟团队拥有强大的政治意愿,承认统考为公共考试,让独中生/更多的华裔学生有机会进入公立大学深造,制度化拨款拨地给各源流学校,和各族精英一起学习,共同成长。我们要把人才留在国内,甚至是公共体制之内,唯有如此,大马才能更加强大。

纳吉只能对财长极力抹黑攻击 林冠英回应:我来摆事实讲证据!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8年10月17日发表的文告.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继续毫无根据的对我展开攻击,不只毫无根据的攻击我关于现今的国家财政,还包括攻击我之前当槟州首长的政绩。纳吉指责我将槟城财政改善为全国最佳财政表现的州属是因为我擅长变卖政府土地。 纳吉甚至继续谎称我有说过SST将降低物价,但却无法出示证据。我曾说过,SST执行后物价上涨的幅度与冲击将少于GST消费税,因为当GST取消之后,联邦政府将少收230亿令吉。难以想象若GST消费税继续执行,物价高涨的糟糕程度,因为纳税人必须要多缴交230亿令吉。 显然纳吉已经绝望地没办法再讲事实与数据,而是对我做出人身攻击。联邦政府的财政不只由国家总稽查司负责稽查,并由国家总会计确认,而且也没受任何国际机构的质疑。 我们的联邦政府债务已经猛涨至1兆令吉,这都是因为过度挥霍、滥权及隐瞒高达500亿令吉的1MDB及其他大大小小的财经丑闻所导致,例如工程进度只有13%,却已经缴付83亿令吉或88%费用的94亿令吉天然气管计划,当然还有原本过于高昂的315亿令吉捷运MRT3工程,迫使新政府必须削价150亿令吉,让成本降至165亿令吉。 纳吉无法否认抬高至810亿令吉的东铁计划、Felda联邦土保局丑闻,还有那不必要,超过600万令吉的财政部防弹玻璃。纳吉也无法否认,国家总会计已经确认,截至2018年4月30日,统一收入户头只剩下4亿5000万令吉,但政府每月却要支薪或缴退休金高达80亿令吉,更加无法否认国阵已经超过2年仍然无法退还194亿令吉的GST退款给人民,还有仍然无法退还过去6年积欠的160亿令吉所得税退款。 纳吉也错误指责槟城过去10年债务减少90%、储备金增加140%的杰出财政表现是变卖土地所得。槟希盟政府只出售了106英亩的小部分土地,相比较槟国阵政府却大量变卖了3661英亩的土地,是希盟的36倍之巨。 虽然国阵出售的土地是希盟36倍,但是希盟却靠着透明的公开招标比国阵时期获得了更多的资金,因为国阵是直接内部议价。希盟政府出售土地所获得的资金已经善用来兴建利民的可负担房屋计划,只剩下10.4%的资金则挪为州政府的开支。因此,槟州财政收入与盈余并不是单单来自出售土地。 举例,当国阵掌州时期,国阵以每方尺1令吉出售新关仔角附近的填海黄金地段,却只获得当中10%的填海地。希盟执政后原本只10%的填海地归政府,再进行重新谈判后,成功将之提升至20%收归政府。同样的威省北海填海地段在国阵时期只有5%归于州政府,希盟掌政后重新谈判,不只将填海地价格提高,同时将5%收归政府的填海地提高至35%,让州政府增加7倍土地。 最不幸的就是国阵的1MDB丑闻导致马来西亚人损失了500亿令吉,但无论是在钱财上或土地资产上,人民却完全没有受益。希盟政府不会典当我们的国家给外国人,也不会贱卖政府的资产,相反的我们会透过公开招标寻求最好的价钱与价值。 林冠英

连翁诗杰也打脸 马华“boleh dipertimbangkan” 混选票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于2018年4月14日在槟城乔治市光大发表的声明: 马华强将 “tidak dapat dipertimbangkan” 的“不能被考虑”的反义词,也就是 “boleh dipertimbangkan” 直接自我感觉良好地当作是已经承认、批准统考的说法,根本是颠倒是非,企图混淆视听,让华社以为统考已经被承认了。 马华强将 “tidak dapat dipertimbangkan” 的“不能被考虑”的反义词,也就是 “boleh dipertimbangkan” 直接自我感觉良好地当作是已经承认、批准统考的说法,根本是颠倒是非,企图混淆视听,让华社以为统考已经被承认了。 如果马华领袖如廖中莱、魏家祥及张盛闻,连自己的前总会长都没有办法说服他相信国阵的宣言有承认统考时,马华又怎么能说服全马华社相信他们的歪论呢?马华声称的承认统考的最后一里路已经走完,是徹头徹尾的谎言,实际上一步都还没有开始! 马华前总会长丹斯里翁诗杰日前直接打脸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毫不给脸现任马华领袖,称他不认为国阵宣言承认统考,diiktiraf 才是承认,更说马华现在在指鹿为马, “boleh dipertimbangkan”只是关注、考虑而已,不等于一定做。 昨天(2018年4月13日)张盛闻又跳出来,称各中文报在国阵竞选宣言公布时,都采用了“承认”字眼,他对网民及专栏作者依然对 “boleh dipertimbangkan”的字眼非议感到不解,认为这些人与行动党一样在玩弄字眼。 他更以希盟议员如张念群及张聒翔常常在国会提问何时承认统考而往往所得的答案是 “tidak dapat dipertimbangkan” 为例,指这两名希盟议员认为当时国会的回答是政府不承认统考,所以,若以此类推的话,当国阵竞选宣言说“boleh...

槟州议会4月10日解散 第十三届议会共创13项政绩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4月9日在乔治市光大发表声明: 我爱槟城 槟州行政议会在今早进行了2013年5月5日来的第215次会议,这也是本届最后一次的行政会议。全体行政议员包括本人、州秘书、州财政及州法律顾问在此向槟州人民致以万二分的谢意,因为让我们在2013年5月5日的第十三届全国大选中胜出,有机会在这五年里领导槟州,服务人民。 2. 我们深爱槟城以及这片土地上的人民。在第十三届州议会之中,我们共创下了13项纪录:- i. 我们致力打造一个清廉州属,推行州行政人员申报财产,州财政预算案每年也都有盈余,10年下来一共累积了7亿1930万令吉,相较前朝治理50年,仅有3亿7300万令吉。凡此种种,反映了槟州的廉明。 ii. 槟政府减少了90%的债务,2017年槟州的债务为全国最低,共6206万令吉。 iii. 成功将槟城从“全国最脏”的州属转型至东盟最干净的城市。 iv. 成为全国唯一没有实行配水的州属,并保证未来10年也不会配水。同时,槟城享有全国最低水费,首3万5000公升,每1000公升仅计价32仙,在柔佛则是1令吉32仙。 v. 过去10年来,州内的森林保留地寸土不减,是全国唯一没有破坏森林保留地的州属。相较其他州属,一共开发了54万4011公顷的森林保留地。 vi. 晋升成为福利州,在相关福利方面总共支出了超过4亿1260万令吉,同时也消除了赤贫。 vii. 作为企业州,我们的投资额增长了90%,新航线如多哈、河内、胡志明市和海南,推动了旅游业,带来的游客和过去比较,足足增高超过100%。 viii. 槟州再循环率为全马最高,达38%,而全国仅有22%。 ix. 全马最安全的州属,州内一共安装了近1000台闭路电视监控系统。 x. 每年拨款予宗教学校、各源流学校,同时扩大科学、技术、工程、数学(STEM)教育应对工业4.0,亦在槟岛及威省打造全国第一的数码图书馆。 xi. 将前朝治理下垂死的计划成功改造,诸如升旗山、SPICE国际会展中心、大华高原房屋计划以及光大。 xii. 一共兴建了2万5555所廉价屋(4万2000令吉)及中廉价屋(7万2500令吉),这数字是前朝政府兴建5154单位的5倍。 xiii. 巩固伊斯兰地位,提高伊斯兰事务的拨款达84%,同时也公开拨款予其他宗教事务。 3. 我们自知还有许多工作尚未完成,但现在已来到将权力归还给人民的时候。随着首相宣布星期六解散国会后,吾等尊重槟州宪法以及民主原则,将权力重新交还予人民,由广大的人民决定是否让我们再次成为槟城政府,或由其他政党来组织新政府。在公正干净的选举中,我们尊重人民的任何决定。 4. 首相已在上星期六解散国会,他亦致函要求我解散州议会,以便国会与州议会能够同步举行选举。 5. 回应首相的要求,今早我已到珍珠官邸觐见州元首敦阿都拉曼阿巴斯,以寻求解散州议会。感激州元首点头同意于2018年4月10日解散槟州州议会。 6. 我也已经在刚才举行的州行政议会中提出解散州议会,并获得一致的同意。州秘书将会在今日把有关明天解散州议会的函件送往议长处。 https://ssl.gstatic.com/ui/v1/icons/mail/images/cleardot.gif

Follow us

0FansLike
66,831FollowersFollow
14,100SubscribersSubscribe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