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等两三个月交付所有疫苗已太迟国盟应再拨15亿购买疫苗加速接种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1年8月3日在槟城发表的文告 额外耗资15亿令吉向发马公司购买其余所需的1120万剂疫苗,好让所有已注册的1880万名成年人皆获接种疫苗,以迅速地实现致群体免疫 马来西亚在8月2日新增219宗新冠肺炎死亡病例,为疫情以来最高纪录。我们应专注于挽救生命,而不是节省成本。民主行动党促请国盟政府额外耗资15亿令吉向发马公司购买其余所需的1120万剂疫苗,好让所有已注册的1880万名成年人皆获接种疫苗,以迅速地实现致群体免疫。 联邦政府不应再花费两到三个月的时间来等待所有的辉瑞疫苗完成交付,而应立即向发马公司购买1120万剂科兴疫苗。该公司现有1400万剂科兴疫苗供出售。马来西亚人厌倦了无休止地等待疫苗预约,尤其是那些以在2月或3月就已注册的人士。耗资7000万令吉的吾安(MySejahtera)系统无法以先到先得的方式运作,这其中必有问题。 国家免疫计划协调部长凯里在2021年7月28日于国会议会演讲时提及,我国共有1880万名成年人注册接种疫苗,其中1250万人至少已接种一剂疫苗。注册接种疫苗的1880万名成年人占马来西亚人口的80.5%,因此需要3760万剂疫苗。政府目前已收到2640万剂疫苗,预计将在未来两到三个月获得另1120万剂疫苗的供应。

林冠英:刘伟强逝世是沙巴和国家损失

获悉前内阁同事刘伟强逝世的消息,我的心里感到很是难过与不舍。他是一名真诚的朋友,也是为了沙巴和马来西亚的真理与正义而战的战士。他认真对待其部长职务,并履行职责,为他最爱的沙巴做出贡献。 他为沙巴的多元宗教和种族团结与和谐感到自豪。他担任首相署部长时掌管法律事务,并取得多项成就,其中最让人注目的,就是他在国会尝试修改联邦宪法,恢复沙巴和砂拉越作为马来半岛的平等伙伴地位。虽然希盟无法取得三分二支持,但至少我们还有如刘伟强这些来自沙巴和砂拉越的部长,愿意为了他们所爱的州属而战。 刘伟强是一名温暖宽厚的朋友,是一名真诚的丈夫和家人。我们向其家属致以深深的哀悼和慰问,望他们节哀保重。刘伟强的逝世是沙巴和马来西亚的损失,我们谨在此向他致以敬意,并将继续他为实现沙巴和马来西亚的团结所做出的努力。愿上帝赐福他的灵魂,得享安息。 林冠英

为推卸责任,魏家祥不惜怪罪同僚 国盟内阁团结和集体责任制崩溃了?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1年4月5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当内阁不团结,如交通部长魏家祥公开责怪是其他政府部门导致面子书和谷歌等科技巨擘在海底电缆工程上绕道马来西亚,将使来自数码领域的外国投资者对是否在我国投资而感到犹豫不决。魏家祥否认国盟政府坚持恢复外国船只维修海底电缆的沿海贸易政策,是导致面子书和谷歌选择绕道马来西亚的原因。 马来西亚互联网交换所(MyIX)公开谴责国盟政府的决定,指国盟撤销希盟早前批准的外国船只维修海底电缆的沿海贸易政策豁免权,对国家造成巨大损失。事实上,面子书、谷歌、微软和马来西亚互联网交换所去年曾要求国盟政府恢复沿海贸易政策豁免权,并强调他们对于确保快速修复海底电缆和将当机时间降到最低的必要性。难道魏家祥是在指责面子书、谷歌、微软和马来西亚互联网交换所正在撒谎? 当魏家祥指新加坡被这些科技巨擘选中,是因为面子书在新加坡的丹戎吉宁数据中心公园设立了数据中心。若真如此,那为何印尼也中选呢?显然的,魏家祥不仅是在自欺欺人,还欺骗着公众。 魏家祥接着为了我国缺乏数据基建设施而责怪希盟政府,指在2018至2019年期间,希盟把时间和金钱浪费在过时的构思上例如飞行车,而不是符合工业4.0的数据及革新中心。魏家祥实际上是在批评自己的部长同僚礼端,因为是礼端提出了飞行车的建议,而至今仍在继续他的得意杰作。国盟政府的内阁团结和集体责任制到底怎么了? 随着魏家祥否认他需对失去面子书和谷歌投资的责任,那么魏家祥是打算将责任归咎于国际贸易与工业部或通讯及多媒体部?那么,阿兹敏和赛夫丁就需向公众解释,为何马来西亚会输给印尼和新加坡。 林冠英

行动党反对征收网购服务费 林冠英:不合理也不合逻辑!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0年9月9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希盟政府有能力拨款2亿9000万令吉以提升全马乡区共152个地点的互联网连接服务,而且未向网购1000令吉以下的消费者征收20仙服务费。 通讯及多媒体部(KKMM)所给的理由并不合理,也不合乎逻辑。通讯及多媒体部表示,若网购额在1000令吉以下,政府将征收20仙服务费;网购额若超过1000令吉,则征收40仙服务费,以提升乡区的通讯设备。 通讯及多媒体部副部长扎希迪也表示,少于200令吉的网购交易将豁免服务费,而每1000令吉将征额外20仙服务费。当希盟政府之前正努力通过国家光纤化与连接计划(NFCP)提升乡区通讯设备的目标时,这项建议相比之下并不合理。 耗资2亿9000万令吉的国家光纤化与连接计划,涵盖全国152个乡区地点,旨在缩小城乡之间的数码鸿沟,使得乡村地区也可以获得同等的网络服务和机会。至今,扎希迪或通讯及多媒体部都不愿汇报有关国家光纤化与连接计划的最新进展。国家光纤化与连接计划是否已被停止? 民主行动党强烈反对征收网购服务费,因为消费者已经为网络服务付费,为何还要再付这项新的服务费?扎希迪不应该看低网络用户,反而应该尊重他们并给予充分解释,包括讲解征收网购服务费的合理性。

达基尤丁拒绝成立皇委会查警官谋反 林冠英:不负责任做法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1年3月23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首相署部长(国会及法律事务)达基尤丁拒绝成立皇家委员会,以彻查全国总警长阿都哈密指控年轻警官试图谋反一事,是不负责任及不尽责的做法。阿都哈密揭露警队内出现贪污腐败警员的集团,甚至到了其中一名前全国总警长接受犯罪集团贿赂的地步。 当有人指称我国发生这种犯罪行为时,何以能交由由内政部主导的警队委员会自身内部调查这起丑闻?当一名前全国总警长涉嫌与犯罪集团有关时,这已不是内部事务这么简单了。 只有成立皇家委员会,才能清除警队内的贪污腐败分子,挽救大多数不参与此内犯罪活动的警员的声誉。要不然,就表示国盟政府没有认真打击贪污腐败和犯罪行为,就像马来谚语所说的:“harapkan pagar, pagar makan padi” (反被信赖的人出卖)。 马来西亚人希望能对此事进行公开调查,因为内部调查并无助于缓解人民对事件的焦虑和恐惧。未能成立皇家委员会来消除困扰着警队的严重问题,只会导致公众的不信任感增加,并对警队的专业性、廉正性、独立性、和打击罪案的能力失去信心。这是对国盟政府打贪和打击犯罪承诺的重大考验。   林冠英

林冠英促哈芝芝以抗疫为重 让民兴党在补选中不战而胜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0年11月18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沙巴民兴党布加雅州议员玛妮思昨日病逝,民主行动党全体同仁向其家属和民兴党致哀。玛妮思是位受人民欢迎的政治人物,在早前的沙巴州选中,以6005票的多数票优势,成功守土。 随着玛妮思的逝世,悬空的议席必须在60天内进行补选。但随着我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日益剧增,补选可能对公共卫生和安全构成威胁。为了对抗严峻的第三波新冠疫情,所有政党应在补选中让路民兴党。 新任沙巴首席部长哈芝芝应尊重布加雅选民在早前州选时给予民兴党的委托,并在来临补选中将公共卫生和安全置于竞选活动之上。哈芝芝曾是新冠肺炎患者,他清楚知道沙巴州选后,新冠疫情所带来的危险。 当有者不诚实的尝试通过金钱政治和试图收买议员,以迫使沙巴州政府出现政权更迭,导致沙巴人民被迫进行州选后,如今他们不应再面临另一次的竞选活动。对于刚从新冠肺炎病毒中康复过来的新任首长来说,将人民置于政治之上将会是个好开始。 让民兴党在布加雅补选中不战而胜,将可向人民证明,哈芝芝致力于与各方一同对抗和克服新冠疫情的威胁。 林冠英

国盟将推第8次经济振兴配套 林冠英促注资350亿助企业纾困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1年6月25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政府需要实施自动暂缓还贷计划(T20除外),以及350亿令吉的直接财政援助计划,以挽救工作机会、经济生计和企业,尤其是中小型企业。 凯里预告首相将宣布人民期待已久的新经济振兴配套,以应对日前的全面封锁。这也是国盟政府自2020年2月以来,第八次推出经济振兴配套。政府至今估计对市场直接注资约776亿令吉,并不足以应付我国面对的数千亿令吉经济损失。 希盟已提议将自动暂缓还贷计划(T20除外)延长至今年年底,并尽快注入450亿令吉的财政援助,以挽救工作机会、经济生计和企业。而其中至少350亿令吉需用以帮助陷入困境的企业,尤其是中小型企业。我国98.5%的商业机构为中小型企业,而近百万间的中小型企业在2019年对我国国内生产总值贡献了39%。 当前的经济衰退严重打击着这关键经济领域。世界银行不只将国盟政府的6%至7.5%经济成长预测下调至4.5%,还强调许多马来西亚企业正面临生存危机。世界银行也指出,与同区域同行相比,马来西亚企业抵御冲击的能力较差,在面临如新冠疫情的危机时,手头资金较少。文摘如下: “流动性似乎是个急需处理的问题:马来西亚的现金流中位数为2个月,而平均企业现金流为4.9个月,低于印尼的9.5个月和越南的5.9个月。此外,60%的企业正在拖欠债务或将在未来6个月面临拖欠债务风险。由于担心还贷风险,因此企业似乎不太愿意进行借贷,卖家也不太愿意提供信贷。” 企业发展及合作社部于6月4日发表的调查结果,也证实了世界银行报告的看法。根据该部调查结果,90%的微中小型企业面临倒闭风险,54%企业指他们只能再生存三至六个月,而72%则预计会遭受损失。大马中小型企业协会透露,我国去年有10万间中小型企业倒闭,预计还有5万间将遭遇同一命运。 国盟政府急需为国民提供财政援助,包括将自动暂缓还贷计划(T20除外)延长至年底,及提供350亿令吉的租金、薪金和公用设施津贴、聘雇奖掖以创造工作机会以及补助金。 自动暂缓还贷计划的成本应由银行来承担,记录显示,银行领域在2019年取得的323亿令吉税后净利,2020年则是230亿令吉,而2021年首个季度的盈利也依然可观。 国盟政府的针对性暂缓还贷计划显然是失败的,因为并不是所有的贷款申请都获得批准。由于中小型企业缺乏还贷能力,因此也没有借贷予他们。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透露,在旅游融资方面,政府为仍受疫情影响的中小型企业和微型企业提供6亿令吉的拨款。截至6月11日,政府共接获669份申请,其中331份申请获批,拨款总额为6590万令吉,略高于10%。 只发放10%拨款给去年亏损了1000亿令吉并陷入瘫痪的旅游业,使得我国企业,尤其是小型和微型企业仍深陷困境。国盟政府会否迎接挑战,按人民要求来提供自动暂缓还贷计划和注资450亿令吉,还是会继续让人民失望,直到我国今年的增长前景不断萎缩至消失为止? 林冠英

李梓嘉吴堇溦被禁赛 ...

针对大马羽球一哥李梓嘉和女子羽球选手吴堇溦遭大马羽总(BAM)下令禁赛两年一事,首相依斯迈沙比里应该迅速介入撤销禁令,让事情好转。有关禁令已掀起千层浪,引发世界各地顶级羽球员的炮轰,大家纷纷使用“彻头彻尾的灾难”、“错误”和“疯狂”来形容这样的决策。 马来西亚希望在奥运上吐气扬眉,赢得我们历史上的第一枚金牌,但现在看来,仍将是一个遥远的梦想。除非立即撤销有关禁令,否则这将深深打击我们的年轻运动员,阻止他们继续发光发热。我们的顶级运动员屡屡遭受到恶劣的对待,诸马来西亚女子跳水世界冠军张俊虹“被迫”退役,因为国家体育委员会没有和她续约。此外,马来西亚顶级女子壁球运动员刘薇雯在养伤期间,也遭国家体育委员会在领奖台计划下除名。 马来西亚残酷对待顶尖人才,对他们不负责任,更在他们职业生涯的黄金时期剥夺他们参赛的机会,再次让我国成为国际间的异类。先前,我们的执法者变成了不法之徒,已经成为了全球的异类。他们竭尽全力保护顶级贪污克星阿占巴基,对于无法解释的财富,后者谎报其所有权和价值数百万令吉的股票交易。 我们的运动员想要走自己的路,选择自己的教练或自己的比赛行程以及种种赞助协议,用以维持他们成功的职业运动员生涯,这种做法并没有错。如果羽总想要从那些成功的球员中收回昔日投资的成本,那么他们可以制定一个合理的协议,要么补偿,要么要求他们帮助培养年轻球员。 青年和体育部长阿末费沙未能保护好我们的体育运动员,突显了政府的无能。相比之下,新加坡政府成功吸引马来西亚顶级球员为他们效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新加冕的新加坡籍羽球世界冠军骆建佑,原本是槟城人,但因为当时的联邦政府没有赏识和重视我们的体育人才,结果被邻国捷足先登。如果阿末费沙无法做好他的工作,与其牺牲我们的运动员,不如让他辞职下台,那对大家都好。我们的健将不像阿末费沙,他们全心全意为国家打拼,并赢得荣耀。

首相拖延回应王室御令 马希亚丁引发宪政危机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1年6月18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首相马希亚丁不应通过拖延的方式和使用无意义的“收悉”作为回应,颠覆国家元首和马来统治者尽快召开国会的王室御令,从而引发宪政危机。 通过首相办公室来回应王室御令是极不寻常的,因为一般而言,当王室发出重要声明时,首相都会亲自回应。 首相是否透过这样的方式来表达他的不满?唯有他自己才知道。但,昨天的首相办公室所发出的回应是毫无意义的泛泛而谈,里头缺乏实际的细节。 首相办公室并没有提及政府将如何根据联邦宪法和国家法律采取后续行动。 首相办公室的回应当中,也没有就国家元首提出的“尽快”召开国会一事,明确提出何时落实。难道还是一如首相在元首作出王室御令前的说法,国会会在3、4个月后的九月或十月召开?这样的说词,首相署(法律事务)部长达基尤丁也曾在昨天重复了一遍。 马来西亚人都预期首相会表明他对王室的忠诚,立即执行国家元首的王室御令,即尽快召开国会。国家元首希望看见国会议员扮演好民选代表的角色,好好地在国会里辩论国家复苏计划(NRP);给辛苦求存的人民提供的经济援助,因为这些人正失去工作、生意和经济生计;国家免疫计划和国家的抗疫对策。 同样的,首相应落实马来统治者的期望,即紧急状态在8月1日截止后,不应再延长,并且布城必须允许国会和州议会重新召开。槟城、雪兰莪和森美兰的所有三个希盟州政府都已公开宣布准备遵守王室御令,尽快召开州议会。 巫统执政的州属,其州政府预计也会跟随。只有伊斯兰党执政的州政府还在假装什么都没发生,继续把头埋在沙里用鸵鸟心态应对。因此,倘若首相顽固地拒绝遵守王室御令,无论是通过拖延策略,还是以“收悉”回应继续不作为,就有真正的宪政危机的风险。 紧急状态由国家元首的名义来颁布,而国会则在紧急状态下赋予的紧急权力叫停。如今,元首希望召开国会,而首相拒绝执行,那么,行使这项暂停国会的紧急权力之合法性和正当性就会受到质疑。 首相拒绝遵从元首的意愿,撤销以国家元首名义发出的国会暂停令,类似于首相较早前非法使用他的假名慕尤丁,而不是真名马希亚丁一样。除此此外,国会也遵守了国家复苏计划下重新开放的三项标准。 马希亚丁已宣布,只有在每日确诊病例低于 2000宗, 且疫苗接种率达到 40%、加护病房拥有“足够”床位可供冠病患者使用时,国会才会重新开放。如今,国会议员的每日确诊病例为零,没有国会议员在加护病房下接受治疗,且所有国会议员都已完全接种疫苗。马希亚丁没有理由或借口不重新召开国会。 林冠英

两方案衡量之后 收购4大道并调整收费模式

马来西亚财政部长林冠英文告: 2019 年 6 月 22 日,我发表了一份文告,确认联邦政府于 2019 年 6 月 21 日在内阁批准的情况下,提出有条件的献议来收购 4 条大道——即莎阿南大道(KESAS)、白蒲大道(LDP)、吉隆坡西部疏散大道(SPRINT)和精美隧道(SMART),总成本为 62 亿令吉。我也概述了收购的好处,包括政府可以节省至少 53 亿令吉的赔偿金,以及大道使用者每年可节省的过路费高达 1.8 亿令吉。 大道使用者可以从交通疏导费中受惠,有关收费比起目前的过路费将大大减少,每年可节省高达 1 亿 8000 万令吉。原则上,政府将在尖峰时段前后的时段提供高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