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继续TRX,新政府盼反亏为盈!

虽然1MDB已经透过TRX城市有限公司(TRX City Sdn Bhd)盗用超过30亿令吉的政府资金,但是正在兴建的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计划仍将会持续至建竣为止。 虽然1MDB已经透过TRXC城市有限公司(TRX City Sdn Bhd )盗用超过30亿令吉的政府资金,但是正在兴建的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计划仍将会持续至建竣为止。内阁已经议决将支持TRX计划延续下去,以填补被盗用的资金、偿还所有借贷、恢复所有已经投下的资金及成本,并达致小额盈余的可能性。 TRXC 目前是财政部辖下全权与独资拥有的子公司。该公司的前身就是1MDB产业有限公司 (1MDB Real Estate Sdn Bhd),属于1MDB的子公司。在国会公帐会建议下, TRXC拥有权 于2017年3月31日转移至财政部,因为其属于1MDB旗下的因素,导致TRXC无法完成各种 土地交易及融资。 从回溯可知,在1MDB旗下,TRXC拥有两项主要的吉隆坡地产发展计划,一是占地70英亩 的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二是占地486英亩的大马城。 自2012年,联邦政府已经为TRXC的 借贷、延迟偿还欠款当担保人,而且还共转账了36亿8800万令吉给TRXC,主要是向TRXC 购买土地的资金。 这笔从联邦政府转账的36亿8800万令吉当中,有30亿6700万令吉被1MDB盗用作为偿还 1MDB的贷款。有鉴于资金被盗用,TRXC因此陷入资金不足的窘境,不敷执行其作为TRX 国际贸易中心主要发展商的职责。 截至目前,TRXC已经将所拥有土地分售予国内外的投资者,当中包括Mulia Property Development, 汇丰银行(HSBC), 艾芬银行(Affin Bank), 朝圣基金, WCT 及 IJM怡保工程( 其大楼将出租予Prudential保诚)。由Mulia所拥有,高达106楼的国际贸易中心及保诚大楼 预料将在明年初竣工。 TRXC必须完成TRX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周遭共28亿令吉的硬体设施建设。但是TRXC已经没 有资金完成上述所需的硬体设施建设,必须要向政府求援。 如今,若联邦政府选择不投下28亿令吉去完成国际贸易中心计划,就得赔偿35亿1000万 令吉的赔偿金,并且附加遗留一座废弃的摩天超级工程在吉隆坡市中心是何等刺眼。更甚 的是,不只得赔偿35亿1000万令吉的天文数字,之前政府转移给TRXC的37亿令吉也将付 诸东流。 有鉴于此,内阁在昨日已经议决,透过政府再出资28亿令吉,必须完成TRX敦拉萨国际贸 易中心计划。政府这项决策,将有助解开上述国内外投资者的疑虑,毕竟他们已经投资数 十亿令吉之巨,命运皆受到TRXC左右。 政府额外投入28亿令吉巨资,再加上原有已经转移至TRXC的37亿令吉,政府已经投下了 65亿令吉的资金。唯有完成TRX计划,方能展现该计划至少76亿令吉的商业价值,作为日 后填补及偿还TRXC的各种借贷,包括被1MDB盗用的资金,以恢复所有已经投下的资金及 成本,并达致小额盈余的可能性。 我已经指示以总裁拿督哈兹阿兹玛达力及执行董事Tan Hwa...

纳吉只能对财长极力抹黑攻击 林冠英回应:我来摆事实讲证据!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8年10月17日发表的文告.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继续毫无根据的对我展开攻击,不只毫无根据的攻击我关于现今的国家财政,还包括攻击我之前当槟州首长的政绩。纳吉指责我将槟城财政改善为全国最佳财政表现的州属是因为我擅长变卖政府土地。 纳吉甚至继续谎称我有说过SST将降低物价,但却无法出示证据。我曾说过,SST执行后物价上涨的幅度与冲击将少于GST消费税,因为当GST取消之后,联邦政府将少收230亿令吉。难以想象若GST消费税继续执行,物价高涨的糟糕程度,因为纳税人必须要多缴交230亿令吉。 显然纳吉已经绝望地没办法再讲事实与数据,而是对我做出人身攻击。联邦政府的财政不只由国家总稽查司负责稽查,并由国家总会计确认,而且也没受任何国际机构的质疑。 我们的联邦政府债务已经猛涨至1兆令吉,这都是因为过度挥霍、滥权及隐瞒高达500亿令吉的1MDB及其他大大小小的财经丑闻所导致,例如工程进度只有13%,却已经缴付83亿令吉或88%费用的94亿令吉天然气管计划,当然还有原本过于高昂的315亿令吉捷运MRT3工程,迫使新政府必须削价150亿令吉,让成本降至165亿令吉。 纳吉无法否认抬高至810亿令吉的东铁计划、Felda联邦土保局丑闻,还有那不必要,超过600万令吉的财政部防弹玻璃。纳吉也无法否认,国家总会计已经确认,截至2018年4月30日,统一收入户头只剩下4亿5000万令吉,但政府每月却要支薪或缴退休金高达80亿令吉,更加无法否认国阵已经超过2年仍然无法退还194亿令吉的GST退款给人民,还有仍然无法退还过去6年积欠的160亿令吉所得税退款。 纳吉也错误指责槟城过去10年债务减少90%、储备金增加140%的杰出财政表现是变卖土地所得。槟希盟政府只出售了106英亩的小部分土地,相比较槟国阵政府却大量变卖了3661英亩的土地,是希盟的36倍之巨。 虽然国阵出售的土地是希盟36倍,但是希盟却靠着透明的公开招标比国阵时期获得了更多的资金,因为国阵是直接内部议价。希盟政府出售土地所获得的资金已经善用来兴建利民的可负担房屋计划,只剩下10.4%的资金则挪为州政府的开支。因此,槟州财政收入与盈余并不是单单来自出售土地。 举例,当国阵掌州时期,国阵以每方尺1令吉出售新关仔角附近的填海黄金地段,却只获得当中10%的填海地。希盟执政后原本只10%的填海地归政府,再进行重新谈判后,成功将之提升至20%收归政府。同样的威省北海填海地段在国阵时期只有5%归于州政府,希盟掌政后重新谈判,不只将填海地价格提高,同时将5%收归政府的填海地提高至35%,让州政府增加7倍土地。 最不幸的就是国阵的1MDB丑闻导致马来西亚人损失了500亿令吉,但无论是在钱财上或土地资产上,人民却完全没有受益。希盟政府不会典当我们的国家给外国人,也不会贱卖政府的资产,相反的我们会透过公开招标寻求最好的价钱与价值。 林冠英

连翁诗杰也打脸 马华“boleh dipertimbangkan” 混选票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于2018年4月14日在槟城乔治市光大发表的声明: 马华强将 “tidak dapat dipertimbangkan” 的“不能被考虑”的反义词,也就是 “boleh dipertimbangkan” 直接自我感觉良好地当作是已经承认、批准统考的说法,根本是颠倒是非,企图混淆视听,让华社以为统考已经被承认了。 马华强将 “tidak dapat dipertimbangkan” 的“不能被考虑”的反义词,也就是 “boleh dipertimbangkan” 直接自我感觉良好地当作是已经承认、批准统考的说法,根本是颠倒是非,企图混淆视听,让华社以为统考已经被承认了。 如果马华领袖如廖中莱、魏家祥及张盛闻,连自己的前总会长都没有办法说服他相信国阵的宣言有承认统考时,马华又怎么能说服全马华社相信他们的歪论呢?马华声称的承认统考的最后一里路已经走完,是徹头徹尾的谎言,实际上一步都还没有开始! 马华前总会长丹斯里翁诗杰日前直接打脸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毫不给脸现任马华领袖,称他不认为国阵宣言承认统考,diiktiraf 才是承认,更说马华现在在指鹿为马, “boleh dipertimbangkan”只是关注、考虑而已,不等于一定做。 昨天(2018年4月13日)张盛闻又跳出来,称各中文报在国阵竞选宣言公布时,都采用了“承认”字眼,他对网民及专栏作者依然对 “boleh dipertimbangkan”的字眼非议感到不解,认为这些人与行动党一样在玩弄字眼。 他更以希盟议员如张念群及张聒翔常常在国会提问何时承认统考而往往所得的答案是 “tidak dapat dipertimbangkan” 为例,指这两名希盟议员认为当时国会的回答是政府不承认统考,所以,若以此类推的话,当国阵竞选宣言说“boleh...

槟州未来基金会开放申请奖学金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3月5日在乔治市光大发表文告: 槟州政府透过创始于2015年的槟州未来基金会,用以帮助品学兼优的学生进入马来西亚国私立大专深造。有关基金会获私人界的支持与捐献,特别是来自槟城赛马公会, 因为他们都认同教育的重要性,更明白留住本地人才的迫切性。 槟州未来基金会在过去的3年来,颁发了约300份奖学金. 职是之顾,这些得奖的学生来自不同的生活背景,并进入科学、工艺、工程、数学、会计及金融领域就读。 来到第四年,槟州未来基金会希望可以提供更多的机会,以便留住我们的人才,避免这些优秀的学生外流,以实现BBC日前的报导 把槟城列为下一个亚洲矽谷。有关学生可按照各自的条件,申请“槟州未来基金会槟城奖学金”或者是“槟州未来基金会珍珠奖学金”。除了考量候选人的经济状况及学术记录外,各自的组别也拥有不同的资格要求,学生受促详读两个组别的条件要求再做出申请。 “槟州未来基金会槟城奖学金”将公开予平均累积积分(CGPA)为3.67或以上的学子申请;“槟州未来基金会珍珠奖学金”则公开予平均累积积分(CGPA)在3.00至3.66的学生申请。申请成功的同学,将获得各自组别规定的奖金完成学业。众学子可浏览槟州未来基金会官网(www.penangfuturefoundation.my),以了解相关奖学金的内容与条件。 槟州未来基金会将从2018年6月1日起至6月21日,开放申请有关奖学金。任何有兴趣的学子,欢迎留意以下管道以便掌握最新资讯: (a) 槟州未来基金会官网 www.penangfuturefoundation.my; (b) 免费赠阅的《珍珠快讯》; 以及 (c) 社交媒体诸如脸书及推特 (d) 马来西亚的选定教育展 林冠英

魏家祥诬蔑林冠英缺席国会 手段下三滥!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办公室于2018年10月26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魏家祥以照片企图篾指林冠英缺席国会跑去吃鸡饭的谎言,只能以“卑鄙无耻”才能形容他的下三滥手段。 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为了攻击部长缺席课题,无所不用其极的说谎,将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7月24日国会午休用餐的照片删除日期时间,移花接木混淆视听,以谎言企图引导网民及媒体误会林冠英于10月25日缺席国会。 过往人民就已经知道马华魏家祥喜好以假乱真的把戏,时常将一些发生过的事情以假的说法去误导人民与公众。 上梁不正下梁歪,马华底下的网络枪手也照版煮碗这些年来一直针对性制造诬蔑林冠英及其他行动党领袖的假新闻。就因为这样卑鄙无耻的下三滥手段,马华与魏家祥才会沦落到失去华社的信任。 林冠英昨天10月25日早上10时许就出席国会,因为有国会问题要回答。但是他到了国会才被告知咨询的拉律区国阵巫统议员也就是前贸销部长韩沙再努丁竟然缺席,但是作为财政部长,林冠英仍然列席继续聆听其他部长与副部长的回答,一直到副议长拿督拉昔宣布因咨询议员缺席略过其回答之后他才较后离席到国会走廊。 当时林冠英也有在国会走廊接受媒体采访关于禁止售卖香烟的课题,相关媒体都可以作证。记者会后林冠英连午餐也没吃就回到布城继续办公至晚间8点。 当林冠英准备堂堂正正在国会殿堂回答问题的时候,咨询的国阵议员却缺席,这是昨天确确实实发生的事情,却不见魏家祥加以质问,反过来移花接木照片来谎称他国会开会期间缺席跑去吃鸡饭。难道当时魏家祥也缺席? 当然魏家祥不会加以批评国阵巫统议员,因为他昨天在国会连接受记者询问会不会离开国阵,都回答得模拟两可,可见马华做了反对党还是一样软弱。 魏家祥以照片篾指林冠英缺席国会跑去吃鸡饭的谎言,让人只能以“卑鄙无耻”才能形容他的下三滥手段。马华之所以会沦落成今天只剩下他一个个“孤零零”在国会说三道四,也是他自己及其他马华上下的“大话精”造成。 注: 兹附上魏家祥面子书专页删除日期的诬蔑照、林冠英个人专页7月24日下午1时54分上载的午休用餐照片。还有林冠英昨日在国会走廊接受访问的马新社新闻截图。

火箭五小时马拉松会议!林冠英:党依然团结,请耐心等待官方公布决定

火箭五小时马拉松会议 林冠英:党依然团结,请耐心等待官方公布决定 民主行动党在爪夷文事件后,并没有忽视民间基层的心声,同时也完全理解华人社会在整件事情上的担忧。因此在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回国后马上召开特别会议,让所有国州议员出席对话,并且这场会议召开了长达5小时! 该会议目前观察已经达到初步共识,林冠英也在被媒体采访时表示将会有官方公告,请各界耐心等候。 林冠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强调,虽然有不同声音,但是民主行动党上下还是团结一致、团队协作,并没有因此而分裂,这才是最重要的。 此外,他也表示这场马拉松会议听取了许多方面的意见,因此在做出最终定夺之后就会公布详情。

为何邓章耀仍支持槟城第一大桥不公平收费?

看守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4月15日在乔治市光大发表文告: 槟州国阵主席邓章耀不该对希望联盟分阶段废除大道收费的竞选宣言谎言连篇。谈到废除,当然指的是那些已经收取超过合并资本投资(建设支出、维护和运营成本)的大道。 在国内,要废除收费的第一个大道非南北大道莫属,事缘它已收取了超过其合并资本投资,但仍获准向民众收费至2038年。而在槟城,先要被拆除的收费站,则是双溪育以及槟城第一大桥。 邓章耀委实不该对希望联盟的废除收费站之宣言谎话连篇,反之,他应解释为何国阵不废除槟城第一大桥的收费?这根本就是典型的“贼喊抓贼”,干了坏事要脱罪,就转移目标来指责别人。 槟城第一大桥已经收取超过了17亿令吉的过路费,远远超过15亿令吉的合计资本投资,而特许公司却还可以继续收费至2038,这是非常不公平的。换句话说,有关公司接下来可以轻轻松松爽赚到2038年,因为他们早已经回收投资在槟城第一大桥的每一分钱。 至于槟城第二大桥,目前其收费仍不足以支付合并资本支出。因此,第二大桥不会成为希盟在接管后,首批被废除收费的大道之一。在第一批大道取消收费后,槟城第二大桥的收费将最终将会被取消。这与我们的希盟宣言是一致的。 希盟有责任制定一个审慎的经济方针,我们也承诺最终可以实践之。希盟不会许下空洞且民粹主义的承诺来让国家破产。我们与国阵不一样,希盟拒绝收买大选。 邓章耀矛盾地问我,为何只承诺废除槟城第一大桥收费,而没有把第二大桥的收费也一并废除?他攻击我没有取消二桥的收费后,又问在一桥取消过路费后,谁会来用二桥? 邓章耀应该意识到,人们要用槟城第一大桥还是第二大桥?取决于哪个比较近,会比较方便到他们想到的目的地。尽管二桥的收费比一桥高,但还是有很多威南的民众和要去槟岛西南区者使用二桥。所以,即便一桥的过路费被取消了,二桥还是有人使用的。 为何邓章耀仍固执地支持槟城第一大桥不公平的收费?邓章耀不愿见到取消一桥的收费,看起来更关心保障国阵自身的政治利益大于民众的利益。无论如何,5月9日当天,民众会以选票来决定,到底是要所有交通工具使用第一大桥时都不用付费,还是只要摩托车不必付费。

张哲敏斥魏家祥断章取义误导国会 公布林冠英拉曼生1000令吉完整视频

  霹雳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张哲敏今日驳斥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在国会辩论2020年财政预算案时断章取义,误导国会,污蔑财政部长林冠英答应给予每名拉曼生1000令吉,并公布林冠英演讲的完整视频,还原事情的真相,以正视听。 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的张哲敏说该视频摄于去年5月5日的金宝大选讲座会,而他本人当时也在现场聆听了林冠英的整个演讲。 根据张哲敏提供的完整视频,林冠英当时是说槟州政府因为公开招标能够把省下来的钱给予人民更多的援助金包括乐龄人士和进入大学的大学生。林冠英接着说每名大学生将可以获得1000令吉大学入学援助金,这项援助金是不分政党背景派发给所有符合资格的大学生,包括拉曼大学学院和拉曼大学生。 张哲敏说根据槟州政府的网站(https://ibita.penang.gov.my/faq.php),申请者必须符合几项条件,包括大学生的父母(家庭)收入必须不超过8000令吉和申请者的父亲或母亲必须是槟州选民。该网站也列明20所公立大学、6所私立大学,包括拉曼大学学院和拉曼大学以及36所工艺学院。他说只要符合资格的申请者被这些高等教育学府录取将可以获得1000令吉的大学援助金。 张哲敏说很遗憾的这段视频被马华的枪手和网络军团剪辑,并被断章取义指林冠英答应给予每名拉曼生1000令吉。张哲敏说他起初不以为然,然而该视频过后被马华中央领袖广传,包括被马华副总会长陈德钦和马青总团长王晓婷上传到他们各自的脸书专页,就连马华总会长魏家祥也“受骗”,利用该被剪辑过的视频在国会发表假新闻。 他非议堂堂马华总会长魏家祥擅自在国会发表假新闻,误导国会。还恫言将提供拉大2万8000名学生名单要求林冠英拨款1000令吉,疯狂的举动令人汗颜。 张哲敏促请魏家祥勇敢的承认错误,并在今天的国会会议撤回发表林冠英答应给予每名拉曼生1000令吉的假新闻,并做出公开道歉,承诺未来不会擅自在国会发表未经查证的消息,误导国会。 一同出席的有克兰芝州议员特别助理兼金宝县议员古海燕、县议员郑歆妤、丘金明、埃斯顿新村村长陈淑琼、石山脚新村村长丘俊杰和华隆新村村委秘书李蕙如。   林冠英完整视频: http://youtu.be/5nQPCPAgF00 https://youtu.be/5nQPCPAgF00 (从2:17:00开始)   马华剪辑过的视频:   http://www.facebook.com/922549431127241/posts/2401418653240304?sfns=mo https://www.facebook.com/922549431127241/posts/2401418653240304?sfns=mo   http://www.facebook.com/113733490027706/posts/133357354731986?sfns=mo https://www.facebook.com/113733490027706/posts/133357354731986?sfns=mo (视频若遭移除,敬请询问马华公会)   魏家祥在国会辩论视频: http://www.facebook.com/1002345083266329/posts/1389584281209072?sfns=mo https://www.facebook.com/1002345083266329/posts/1389584281209072?sfns=mo (视频若遭移除,敬请询问魏家祥)

魏家祥死性不改 继续无视槟政府承认统考事实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于2018年8月13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亚依淡区国会议员魏家祥死性不改,还要欺骗到底,继续无视槟州希望联盟政府承认统考的事实。他显然迄今还是不明白马华在第十四届全国大选遭到人民拒绝的原因。 从2008年至2018年这10年期间,槟州政府是第一个承认统考的州属。在我担任首席部长的时候,我们不仅承认统考,州政府子公司也聘用了统考文凭生担任高职。 槟州政府已经解释过无数次,基于公共服务局(JPA)隶属联邦政府的管辖,槟州政府权限不及于此,唯有选择在州的权限范畴内承认统考文凭,即由直属子公司聘请统考毕业生担任政府机构的高职。像是毕业自新山宽柔独中的邓晓璇,持有统考文凭却能担任槟州绿色机构的总经理,并享有该机构的各项福利,一点都不比正规的公务员逊色,这点彰显希盟州政府的诚意,虽然聘请公务员权限在联邦政府,但州政府想尽办法,凿开阻挡前路的石头,让统考生有机会参与槟州的发展。 槟州希望联盟政府当时无法名正言顺地吸纳统考生,必须用如此迂回的方式来聘请他们,问题与阻碍明明是出在国阵之上,魏家祥却将矛头指向希望联盟政府。这等同你犯了错我们来解决问题,但现在我们却被指责。 在消费税的课题上亦是一样,明明是国阵把国库弄得千疮百孔,国阵现在却反过来要我们来买单。魏家祥和国阵的这种伎俩重复使用太多次,人民雪亮的眼睛早就看清楚,所以才会在第十四届全国大选中唾弃国阵。 过去十年以来,槟州希望联盟政府对于华教的诚意与贡献大家有目共睹,实施的各种惠民政策诸如制度化拨款华小、独中,甚至是教会学校等,让无数学子受惠。除此之外,槟州政府也拨款予那些到国内大专学府深造的州内学生1000令吉,以减轻父母的负担。而到韩江学院的槟城学生,同样享有这个优惠。 相较于国阵,希盟州政府做得更为全面,因此,才会赢得人民的支持。接下来,我们将会脚踏实地,实事求是地落实希盟宣言,我们要民主化教育而不是种族化、政治化教育课题,不管是华校或是国民学校,我们都要做出更多努力,让人才都能得到发挥,让每个马来西亚人都能得到公平的待遇。 林冠英

林冠英列出辩论条件 魏家祥做不到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在2018年4月3日在国会发表声明: 如果魏家祥可以点名哪一个槟城领袖在海底隧道及三条大道工程中收取回扣,我会与他辨论一马公司丑闻及海底隧道课题。 我已经列出我愿意与魏家祥辨论的条件, 如果马华署理会长魏家祥来峇眼竞选,对垒我,又或者他成为马华总会长,又或者他让马华总会长廖中莱承认他不敢与我辨论。很明显地,魏家祥做不到,也显示魏家祥藐视基本的政治及民主礼仪及越权,向来只见政治领袖之间的“王对王”辩论,而不是以下犯上,或要党魁与非党魁辩论。这也是一些民主国家最基本的政治礼仪如:美国,总统候选人只与总统候选人辩论,而不是叫总统候选人与副总统候选人辩论。 魏家祥不应以下犯上,让他的马华总会长廖中莱那么难堪,让他看起来不像上一任总会长丹斯里蔡细历那么勇敢。廖中莱也拒绝针对一马丑闻、海底隧道及三条大道课题与我辨论。魏家祥一直强调他要与我辩论,魏家祥只是一再突显了廖中莱不敢与我辩论。魏家祥是不是乘机自我宣传,破坏廖中莱在马华党员面前的形象? 然而,若魏家祥首先能够点名到底是哪一位槟城政府的领袖收取了数以百万计的贿款,那我愿意委屈自己,接受他的辩论挑战,让他有更多机会自我宣传。尽管魏家祥撒谎声称是项计划有人涉贪,但是截至目前为止,他依然不敢点名到底是哪一位槟城政府的领袖收取了数以百万计的贿款。 相反地,在一马公司丑闻课题上,希盟各领袖敢敢点名刘特佐及大马一号官员涉及盗取国家数十亿令吉的一马公司丑闻,直接受益。这些从一马公司被盗取的钱,已证 实花在日前于峇厘岛被充公的价值10亿令吉豪华游艇、瑞士政府扣押在瑞士银行的4亿3000万令吉,以及汇入大马一号官员个人户头的26亿令吉。 魏家祥谎话连篇,指由槟州秘书所领导的槟州招标委员会不遵守规定,因为海底隧道与三条大道工程的得标单位并无达到最低缴足资本3亿8100万令吉的规定。然而,就算是反贪会介入也无争议,因为投标者已经遵守最低缴足资本3亿8100万令吉的规定。相反的,对于破坏制并违反法规的一马公司丑闻,反贪会却视而不见,以致美国总检察长杰弗形容一马公司丑闻为“最糟糕的盗贼统治”。 同样的,魏家祥也谎称槟州政府为了资助该工程,以低于市场价格每平方英尺457令吉的价钱卖地。事实上这项工程是在公开招标下进行的,有关土地是以每平方英尺1300令吉,即高于市场价格的3倍卖出。相反的,一马公司丑闻在没有公开招标下,以每平方英尺64令吉的低价获得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70亩的土地,有关土地每平方英尺的市场价格其实为2700令吉。这片土地市场价原本需要超过82亿令吉,现在只需要1亿9400万令吉就能得到,一马公司丑闻偷龙转凤获得了近80亿令吉。 魏家祥可否展示勇气,指出哪个槟州政府领袖收取了上千万令吉?如果他无法这么做,那是不是再次证明了魏家祥又再制造假新闻?

Follow us

0FansLike
66,831FollowersFollow
14,200SubscribersSubscribe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