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曼大学学院风波演进表

马来西亚财政部长林冠英于2019年1月 2日在布城发表文告: 这份“拉曼大学学院风波演进表”已证明了马华以政治力干预拉大。我们认为,政治和教育必须要分家,以便能够进一步提升拉大的学术地位,同时至少获得3千万令吉的年度拨款。 虽然拉曼大学学院属于反对党即马华所拥有,但在今年的预算案上,希望联盟联邦政府仍然拨出550万令吉的发展开销予该校。当年国阵大砍拉大3900万的预算时,马华并没有出声,而当希盟政府减少2450万的拨款时,马华就大肆炒作,卯足全力政治化此事。 在拉曼大学学院拨款一事上,马华总会长魏家祥说话翻来覆去、颠三倒四,目的就是要继续挟持拉大,让马华和拉大绑在一起,以便求取政治空间。 另外,针对拉曼大学学院校友会总会提出质疑,拉大教育基金会及信托委员局的成员清一色来自同一政党,引起公共治理和透明度的疑虑。而且根据章程,必须有50%的独立成员,但有关当局并没有依法行事,也没有获得部长批准一事,马华一直没有做出回应。 魏家祥不愿让拉大培育出来的精英接手母校,使拉大顺利转型成为民办大专院校,并获得联邦政府每年拨出至少3000万令吉,十年3亿令吉的发展开销,还反指我干预教育和学校内政。种种一切,显示出马华的自私与企图心,为政党和自己的利益,而坚持不与拉大脱钩。 然而,真话假不了,假话真不了,我们从拉曼大学学院风波演进表来看,就能看出马华魏家祥的真面目。我再次强调,政党与教育分家,是对拉大未来前景最好的保障,我们从不打算关闭拉大,相反的,我们希望拉大能够由独立专业的单位来管理,以便让这所学校转型成为国际卓越的高校之一。 以下这份“拉曼大学学院风波演进表”已证明了马华以政治力干预拉大。我们认为,政治和教育必须要分家,以便能够进一步提升拉大的学术地位,同时至少获得3千万令吉的年度拨款。 最后,我再次强调,为捍卫学生权益联邦政府不允许拉大调涨学费。政府已经拨款550万令吉,有权阻止马华在现金流仍然充足的情况下涨学费,牺牲拉大学生权益。 林冠英

林冠英:魏家祥10大谎言只能骗一时,不能骗一世

槟城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2月14日在乔治市光大记者会中发表的文告 魏家祥用更多的谎言为他已经撒下的10大谎言辩护简直于事无补,因为你可以在某个时刻向某些人撒谎,你也可以在某个时刻向所有人撒谎,但你不能时时刻刻都在向所有人撒谎。 马华部长魏家祥用更多的谎言来为他已经撒下的10大谎言辩护简直于事无补,因为你可以在某个时刻向某些人撒谎,你也可以在某个时刻向所有人撒谎,但你不能时时刻刻都在向所有人撒谎。魏家祥不只执着于他所捏造的谎言,还欲罢不能的继续捏造新的谎言,如谎称获标的Zenith财团即便在工程项目延误下,仍担保获得110英亩的黄金地获准兴建高密度豪华共管公寓。 这完全是捏造,这110英亩实际发展地段并没有转移给Zenith,这何来获准兴建高密度豪华共管公寓?在连土地都没有转换的情形下,到底是如何批准高密度豪华共管公寓? 再者,若不是联邦政府部门更改条规及反贪会自2016年介入进行调查,到底是谁造成此项目工程延误? 反贪会过分冗长的调查,不只造成工程延误,不必要的重复性盘查更对州政府公务员造成极大压力困扰。随着国阵全盘破坏这项计划,计划各参与方之前的承诺已经产生了疑问,那就是这项计划是否还可能进行下去。 魏家祥最新的“10大谎言”让人更加看清楚他厚脸皮不认错的嘴脸。例如他否认他不曾影射服装公司Vertice兴建槟城海底隧道,因为他知道中国铁建是兴建海底隧道的总承包商。魏家祥得好好阅读他们马华自家所拥有的报章《星报》,仔细看看《星报》于1月13日是如何重点报导魏家祥的谎言如下: 魏家祥博士:为什么是服装公司兴建槟城海底隧道? (Dr Wee: Why is a fashion company building the Penang Tunnel?) Read more at https://www.thestar.com.my/…/dr-wee-questions-role-of-fas…/… 魏家祥自家政党拥有的报章竟然打脸魏家祥说谎。魏家祥也否认国阵介入反贪会的调查,指控州政府领袖在这项工程收受数百万令吉回佣。难道魏家祥忘了国阵媒体将这谎言刊登在封面头条?(详见2018年1月20日《新海峡时报》) 魏家祥否认马华总会长廖中莱作为交通部长滥用职权施压中国铁建,但别忘记是魏家祥及国阵率先将中国铁建拖下这个政治冲突的浑水。同时,魏家祥还承认廖中莱透过他作为交通部长的职责,从中国铁建“获得”消息,即便大马政府并不是槟城计划的合约参与方。 也许槟州政府应该仿效联邦政府在总值550亿令吉的东海岸铁路计划般,在没公开招标下就直接颁布工程,以避过来自反贪会的“骚扰”? 魏家祥声称,总值550亿令吉的东海岸铁路计划(简称东铁),尽管其工程总额比槟州海底隧道及3条大道工程的63亿令吉还要高9倍,但基于它是一项“政府对政府”的计划,因此是不需要进行公开招标的。难道槟城的计划就不是“政府对政府”的计划吗?槟城的“两岸三通一个槟城”计划,是由一家中国政府所拥有的公司承建,而有关的谅解备忘录,是在2011年4月28日,由马中两国首相共同见证。(见附档图) 尽管如此,槟州政府坚持是项计划必需以公开招标的形式进行。这与东铁计划的模式截然不同。要是槟州政府早知道马来西亚反贪委员会只会对那些有进行公开招标的计划展开调查,而不是那些直接颁发工程的计划开档调查的话,也许槟州政府应该以直接颁布工程的方式进行“两岸三通一个槟城”计划,以避过反贪会的“骚扰”,包括近期在华人农历新年前的问话。 魏家祥再次尝试将槟州州秘书扯下这滩政治争斗中,声称得标财团的总缴足资本并未达到当局定下的3亿8100万令吉的最低要求。他甚至声称,在投标时,州秘书是在首席部长的指示下行事的。 这是离谱及荒谬的谎言。州秘书可是槟州招标委员会的主席,并根据法律条规执行他的任务。颁布工程给Zenith 并没有让他得到什么好处。是Zenith 财团本身达到了最低的3亿8100万令吉缴足资本的要求。槟州招标委员会是依据当时的竞标条件而颁布工程,而不是像魏家祥所声称般。魏家祥尝试把州秘书拉下水是不择手段的做法,因为他已经没办法证明这项透过公开招标程序颁布的工程有任何乱来的舞弊行为。 我不打算再长篇大论地向魏家祥解释说合约文件其实并不需要每一页盖上印花才被列为有法律效应,或者是跟他说凡是附档在正规合约内的每一份文件实际上就是合约的一部份等事。中国铁建(CRCC)在主要合约内有被提及,中铁也签署了合约以作为合约的一部分,并额外再签署了一份附档在合约里的承诺书,担保会完成有关的计划。每一个曾经购买产业的屋主都知道,任何附近档在房屋买卖合约内的文件,都是主要合约的一部分啊。也许,魏家祥应该请一个律师来给他一些相关的补习才行。 最后,我再次说明,截至目前为止,州政府尚未支付一分钱或任何一寸土地给 Zenith 或承包商,作支付海底隧道计划之用。已经付费的,是三条主要大道的计划而已。魏家祥三番四次指控州政府已经支付 Zenith 或海底隧道的承包商,是非常不诚实的行为。 很明显的,国阵及魏家祥只对破坏是项可以减缓州内交通阻塞、涉及广大公众利益的计划感兴趣。当魏家祥一次又一次无耻地掩盖及抱着他那10个谎言时,回应他是毫无意思的事。我们交给槟城人民来自行判断吧。 我谨此祝贺魏家祥:恭喜发财,年年有余! 林冠英

魏家祥咬文嚼字 “考虑承认统考“混淆华社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8年4月9日在吉隆坡发表的声明: 国阵在延续他们欺骗华社的传统,国阵说的“考虑承认”独中统考,是变相的最后一里路,也就是说,承认统考依然遥遥无期。 国阵竞选宣言打着“承认统考”旗帜,让全国华社误以为等了60多年,华社的春天就要来时,实际上国阵的竞选宣言里并没有“承认”统考,国阵仅写明“可以考虑”,意味着承认统考这最后一里路,即使是国阵在大选狂胜,华社也得慢慢等! 国阵企图混淆华社,新瓶装旧酒,把承认统考文凭纳入宣言,然后透过马华民政将"可以考虑"的字眼广传成“承认”统考,去骗没有详细阅读国阵原版竞选宣言的市民。 从新闻报导得悉此消息后,我还真的以为国阵会像希联一样在竞选宣言中公布承认统考,后来翻看国文版的原版稿,才知道连我也差点被国阵骗了。 在承认统考一事上,2018年《希联宣言》的国语版本所用的字眼为"mengiktiraf" 而国阵则使用"boleh dipertimbangkan", 显然,国阵所谓的承认统考文凭是处于"可以考虑"的阶段,无法给于和希联一样笃定的承诺。希联甚至清楚列明,独中生只须要在大马教育文凭中单考马来文科,并考获优等,就可持统考文凭申请政府大学,以及申请政府部门的工作职位。 说穿了,这只不过是国阵的权宜之计,透过玩弄术语来蒙骗华社,以在来届大选中捞取华裔选票,并以为能这样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 当华社质疑宣言时,马华署理总会长兼首相署部长魏家祥跳出来说“不要纠结于字眼”,他说"可以考虑"就是"会接受"。这明明是两个不同意境,他怎么可以掩耳盗铃、咬文嚼字、自欺欺人呢? 不要忘记,首相纳吉曾3度答应要在槟城建轻快铁,到今天,答应(Janji)的事都可以落空,更何况是苍白无力的“会考虑”(boleh dipertimbangkan)呢? 马华忘记了他们当了政府当了几十年,张盛闻竟然“欣慰”统考纳入国阵竞选宣言,最后一里路走了几年都没走到,他不感到羞愧也罢,竟还一副沾沾自喜的模样,这就是我们所要的代表华社的领袖?有实权的话,不用等竞选宣言,在内阁会议上就可以获批。 反观民主行动党在敦马及慕尤丁才加入希联不久,就成功说服他俩以单考SPM 国语的简单条件,接受承认独中统考,证明行动党及希联比马华民政更能做好本份,为独中生争取国民应有的基本权益。 还记得当敦马哈迪及慕尤丁宣布加入希盟后,马华民政一介领袖才迫不及待跳出来,声称他俩当年身在国阵时,是何其对华教不利等,如今希联却与这两人结盟。试问,现在国阵没有了敦马及慕尤丁这两大绊脚石之后,不是可以立刻宣布国阵承认独中统考了吗?怎么到了今天依然没有承认,反而停留在"可以考虑"的关卡呢? 我同时希望在新闻线上的媒体,下笔前谨慎对照中巫版文稿,以避免不小心被这些人骗,进而误导广大的读者,完全丧失公信力,就得不偿失了。 国阵在延续他们欺骗华社的传统,国阵说的“考虑承认”独中统考,是变相的最后一里路,也就是说,承认统考依然遥遥无期。  

若无外国银行户口接自愿申报信 林冠英 :无需忧虑

马来西亚财政部接获不少民众询问,关于他们收到内陆税收局自愿申报特别计划(PKPS)信函或电子邮件的事宜。自愿申报特别计划是内陆税收局协助纳税人在大马境内所得,但却存放在外国银行户口的资金申报税务或缴税,让纳税人存放外国的正当收入合法化。 随着收到内陆税收局的相关信函或电邮,若纳税人并没有外国银行户口就无需忧虑。 若纳税人的国外银行户口有存放在马来西亚的所得但又未申报的话,可以自愿参与这项自愿申报特别计划。若所得已经向内陆税收局申报或被征税之后才存放在国外银行户口,这笔资金则被视为合法。 目前,当在国外开设银行户口,外国当局将会要求开设户口者在马来西亚的缴税记录与登记文件。在世界各国签署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自动交换资讯系统(AEOI)之下,内陆税收局已经于 2018 年 9 月开始陆续获得全球资金资料,特别是存放在国外银行户口的资金。 换言之,自愿申报特别计划(PKPS)是其中一个解决纳税人将国内所得存放国外银行户口,却仍未向内陆税收局申报的办法。因此,这类别的纳税人才需要如信函或电邮所言,必须联络内陆税收局及向内陆税收局申报其相关所得。政府已经同意给予宽限优惠,在 2019 年 3 月 31 日前申报,可从原本法定 300%罚款减免至 10%罚款,若 2019年 6 月 30 日申报则仍可获得减免至 15%罚款。 我也要求内陆税收局严正看待有投诉指少部官员趁自愿申报特别计划之便不专业、不按照程序办事威胁纳税人,要求内陆税收局必须采取严厉行动。在此必须强调,马来西亚对纳税人逾期未缴税的制度与罚款比率一直未曾改变过,仍继续沿用旧体系,唯一改变与杜绝的就是不再像以前半夜全副武装荷枪实弹蒙面闯入纳税人家门搜索。 内陆税收局将会在另外发一封信函或电邮以取代之前所发的自愿申报特别计划之信函,避免产生误会。无论如何,若纳税人或民众仍对自愿申报特别计划有疑问,可以询问的方法如下: (i) 到临近的内陆税收局办公室询问 (ii) 致电内陆税收局热线服务 1-800-88-5436 或 603-7713...

槟州议会4月10日解散 第十三届议会共创13项政绩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4月9日在乔治市光大发表声明: 我爱槟城 槟州行政议会在今早进行了2013年5月5日来的第215次会议,这也是本届最后一次的行政会议。全体行政议员包括本人、州秘书、州财政及州法律顾问在此向槟州人民致以万二分的谢意,因为让我们在2013年5月5日的第十三届全国大选中胜出,有机会在这五年里领导槟州,服务人民。 2. 我们深爱槟城以及这片土地上的人民。在第十三届州议会之中,我们共创下了13项纪录:- i. 我们致力打造一个清廉州属,推行州行政人员申报财产,州财政预算案每年也都有盈余,10年下来一共累积了7亿1930万令吉,相较前朝治理50年,仅有3亿7300万令吉。凡此种种,反映了槟州的廉明。 ii. 槟政府减少了90%的债务,2017年槟州的债务为全国最低,共6206万令吉。 iii. 成功将槟城从“全国最脏”的州属转型至东盟最干净的城市。 iv. 成为全国唯一没有实行配水的州属,并保证未来10年也不会配水。同时,槟城享有全国最低水费,首3万5000公升,每1000公升仅计价32仙,在柔佛则是1令吉32仙。 v. 过去10年来,州内的森林保留地寸土不减,是全国唯一没有破坏森林保留地的州属。相较其他州属,一共开发了54万4011公顷的森林保留地。 vi. 晋升成为福利州,在相关福利方面总共支出了超过4亿1260万令吉,同时也消除了赤贫。 vii. 作为企业州,我们的投资额增长了90%,新航线如多哈、河内、胡志明市和海南,推动了旅游业,带来的游客和过去比较,足足增高超过100%。 viii. 槟州再循环率为全马最高,达38%,而全国仅有22%。 ix. 全马最安全的州属,州内一共安装了近1000台闭路电视监控系统。 x. 每年拨款予宗教学校、各源流学校,同时扩大科学、技术、工程、数学(STEM)教育应对工业4.0,亦在槟岛及威省打造全国第一的数码图书馆。 xi. 将前朝治理下垂死的计划成功改造,诸如升旗山、SPICE国际会展中心、大华高原房屋计划以及光大。 xii. 一共兴建了2万5555所廉价屋(4万2000令吉)及中廉价屋(7万2500令吉),这数字是前朝政府兴建5154单位的5倍。 xiii. 巩固伊斯兰地位,提高伊斯兰事务的拨款达84%,同时也公开拨款予其他宗教事务。 3. 我们自知还有许多工作尚未完成,但现在已来到将权力归还给人民的时候。随着首相宣布星期六解散国会后,吾等尊重槟州宪法以及民主原则,将权力重新交还予人民,由广大的人民决定是否让我们再次成为槟城政府,或由其他政党来组织新政府。在公正干净的选举中,我们尊重人民的任何决定。 4. 首相已在上星期六解散国会,他亦致函要求我解散州议会,以便国会与州议会能够同步举行选举。 5. 回应首相的要求,今早我已到珍珠官邸觐见州元首敦阿都拉曼阿巴斯,以寻求解散州议会。感激州元首点头同意于2018年4月10日解散槟州州议会。 6. 我也已经在刚才举行的州行政议会中提出解散州议会,并获得一致的同意。州秘书将会在今日把有关明天解散州议会的函件送往议长处。 https://ssl.gstatic.com/ui/v1/icons/mail/images/cleardot.gif

新加坡调涨消费税 大马若不废除只涨不降

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8年2月20日在吉隆坡发表的声明: 新加坡建议将消费税调涨至9%,确认了全球的消费税趋势 – 除非废除,否则就只会涨、不会降。 新加坡财政部长王瑞杰在本月19日公布2018年财政预算案时公布,新国将在2021年至2015年之间,将消费税从原本的7%调涨至9%。新加坡在执行消费税制度初期,只征收3%的消费税。 这证明了全世界对于征收消费税,只有涨不会降的趋势。一旦开始实施征收消费税,这项税收只会逐年增长。唯一能够对抗消费税涨势的途径,就只有废除消费税制度。这也是希望联盟矢志必行的,若在来届大选获得中央政权后的百日内,希盟将废除消费税,改而恢复之前的销售与服务税收制度(SST)。 另一方面,国阵却继续表明,是消费税才能拯救马来西亚。很明显的,选择支持国阵,就必须接受消费税制度及其只涨不降的趋势。只有让希盟接手政权,才有废除消费税的机会。 新加坡为高收入经济国,始能承担消费税的实施。即便如此,新国在开始执行消费税初期,也因顾虑其可能对经济产生负面影响,而选择以区区3%消费税作为开始。反观我国,一开始征收,就收6%消费税,此举导致国内经济混乱,人民面临生活费高涨等问题。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16年马来西亚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9,503美元,而新加坡却高达5万2,961美元。新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比我国高5.6倍,如此高收入,才能够承担消费税的实施。这也是为什么我国的小本生意及穷苦百姓,面临的窘境甚于新国。 MYDIN董事经理阿米尔阿里迈丁透露,控制马来西亚50 %的杂货市场的霸市及超市发现:因为人民没钱,杂货市场面对负成长率。虽然2017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取得5.9 % 的成长,但零售额因物价高涨的因素反而更低。MYDIN 指出,金马仑的包菜,在过去的5年涨了29%;黑鲳鱼涨了19.5%;美极牌的辣椒酱,也涨了38.8 %,雄鸡标的沙丁鱼则涨了30.6 %。 低收入的经济加上消费税的实施,促成了通膨及更高的生活费。中下层的马来西亚人发现,他们相对的更穷了,因为他们实际薪金的增长永远追不上通膨率或是国内生产总值的成长率。 当马哈迪医生还是首相时,他拒绝在马来西亚面对经济危机时实施施消费税。因为他知道,消费税对穷苦人民及小本生意者带来的负面效应。目前的国阵政府,只懂得关心如何填补金融丑闻造成的大洞,尤其是520亿令吉的一马丑闻。 林冠英

国阵又食言,说好的500令吉竟然被减半!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3月13日在乔治市光大发表文告: 联邦政府仅拨出560万令吉予2万534受灾户,换句话说,那些在槟州史上最严重水灾风灾的受灾户,每户人家只能领取250令吉。 联邦政府仅拨出560万令吉予2万534受灾户,换句话说,那些在槟州史上最严重水灾风灾的受灾户,每户人家只能领取250令吉。州政府对此感到失望,原本联邦政府承诺考虑给予受灾户500令吉,但最终仅给予每个受灾户250令吉而已。令人纳闷的是,为何其他州属的水灾受灾户可以获得500令吉,而槟州发生史上最严重的水灾时,受灾户却只能得到250令吉? 槟州政府在水灾后,总共为州内的5万2353名受灾户拨出了3664万7100令吉。然而,州政府并不奢望联邦政府也能够像槟政府一样,给予每个受灾户700令吉。州政府只是希望联邦政府可以公平对待槟州人民,即联邦政府给予其他州属多少,就给槟州人民多少,避免被人以为槟州人民遭到歧视,带来负面影响。职是之故,槟州政府希望联邦政府在三月中发放有关援助金时,能够从250令吉提高到500令吉。 以下为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沙希淡于2018年3月12日针对我的国会书面提问给予的答复: 国会书面提问 (第38道问题) 提问者: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 日期 2018年3月12日 (星期一) 问题:林冠英国会议员(峇眼)要求首相说明2017年11月4日及5日水灾过后访问槟州时,承诺拨出10億令吉款项作为防洪计划的下文。槟州人民何时才能够获得每人500令吉的救济金?为什么槟州人民在2013年中央政府为水灾灾民的拨款中,仅仅获得2亿3500万令吉中的的3万5000千令吉? 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沙希淡回覆: 2017年11月4日下午2时至5日早上5时长达16小时的大雨,让槟城低洼之处成为了水乡泽国。连夜大雨让超过百棵树木倒下, 一些地方亦发生土崩,许多道路因为下了16个小时的长命雨造成水灾而封锁,令槟城全州陷入瘫痪的情况。河水由于涨潮水位升得更快, 造成大部分威省都被水急速掩盖了。 水灾发生后,首相署经济策划组、马来西亚自然资源与环境部及槟城联邦发展局立刻组成一个委员会应对相关事故。该委员会经会议讨论,并仔细研究槟州13项花费约10亿令吉的防洪工程计划后,已于2017年11月7日向首相汇报。这些工程需要全面的深入研究以及考量它对发展带来的影响,确保有效地解决水患问题。 通过灌溉及水利局,马来西亚自然资源与环境部从第5大马计划至第10大马计划一共花了12亿5400万令吉提升槟城的水利系统。除此以外,第11大马计划也拨款1亿5000万令吉做为槟榔河建防洪墙。 政府建议通过国家天灾援助信托基金 (KWABBN) 于2018年3月中颁发援助金给予受2017槟城水灾影响的灾民。中央政府为槟城2万2534户灾黎总共拨出563万3500令吉。 自2013年到2016年期间,槟城一共领取了3万5000令吉援助金。那是因为只有71户家庭在2013年时受到季候风造成水灾影响,而迁至临时成立的灾黎中心。2014年至2016年槟州并没有受到季候风造成水灾的影响,只有一般大雨后水灾。

拉大校友大爆料!马华领袖违反章程!

自财政部长林冠英建议拉曼大学转型为民办大学后,拉大校友总会会长拿督叶国煌表示,该理事会一致决定,支持政教分离。 叶国煌希望拉大学院在与政党分离后,继续得到希盟政府的支持以及制度化拨款,而拉大学院会继续保持非盈利机构的特色,为清寒的学生提供良好的升学管道。同时,在不受政治的干预下,让老师更加安心地教学,让学生获得更高素质的教育。 昨日,叶国煌再次召开记者会,更在记者会上爆料! 叶国煌表示,拉曼大学由马华创办是铁一般的事实,拉曼信托委员会17名委员当中,有15名是马华中央领袖。他在记者会上质疑马华所谓拉曼大学资产不属于马华的说法。他问道,如果资产不属于马华,属于谁呢?而这15名马华领袖,是代表党,还是代表个人? 拿督叶国煌也进一步揭露,拉曼信托基金局已经违反章程,根据章程,拉曼信托基金局的成员,必要一半以上与拉大教育基金会委员会还有拉大创办人毫无关系。但是,从2013年开始,拉曼信托基金会的7名信托人,全是马华党员,其中包括马华前任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和现任总会长督斯里魏家祥。叶国煌指出,如果所有的决策人都来自一个政党,那拉曼信托委员会的公信力和透明度都不足。 叶国煌说他们希望根据章程,来更换拉曼信托基金局和教育基金会的成员,以达到政教分离的目的,好让拉大更加制度化,秉承有教无类的理念,造福更多莘莘学子!

优先处理承认统考? 廖中莱狗急跳墙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于2018年4月18日在乔治市光大发表声明: 廖中莱说大选取胜要优先处理承认统考,是在被人民发现国阵版宣言白纸黑字写下只是“可被考虑”接受统考文凭申请公立大学之后,被人戳破马华谎言想要掩人耳目的狗急跳墙之举。 如果国阵的有心要承认统考,早就已经承认统考,但是却得等到这届大选宣言里将“可被考虑”硬翻译成中文的“承认”。当被华社戳破这项谎言之后,马华还要继续耍嘴皮子,指鹿为马。试问还有谁相信廖中莱的承诺? 承认统考与否?国阵政府已玩弄了人民数十年。谁在咬文嚼字?谁在承认统考上比较干脆俐落?华社心里必然有一个答案。马华固然可以继续打嘴炮,但承认统考一事不能再被拖延!错误的政策已造成人才大量的流失,时至今日,马来西亚的国力已不堪再承受人才出走的打击,既然国阵不愿留住人才,就让希望联盟取而代之,进而拨乱反正重建更好的家国。 一直以来,马华并不是一个可以信靠的政党,常常出卖原则,典当人民的权益。我们不谈1MDB或是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丑闻,单看最近通过的选区划分,就能一探究竟了。 选委会最新制定的选区划分宛如杰利蝾螈(Gerrymandering)是一个不公平甚至是分裂族群的做法,除了把马来人和华人分开以外,更出现议席分配不公正(malapportionment)的弊端,典当票票等值的民主原则。 简单来说,国阵的选区很少选民就能选出一位议员,反对党的选区,很多选民才选出一个代表。 例如以公务员为主的布城,作为一个国会选区仅有1万8000选民。而以华裔为主的白沙罗国会选区,选民人数竟然高达约16万5000人。这两者之间显然票票并不等值。马华民政一开始对这新的选区划分法表示反对,但过后还是在国会内投赞成票,通过了这不公平的划分。 除了选区划分,马华也曾说过一旦没有获得一定的议席,将不会入阁当官。虽然最后选举成绩一败涂地,被人民所唾弃,但马华并没有遵守承诺,以各种各样堂而皇之的理由再次入阁,担任部长等官位。 另一方面,马华民政在拨款予华校方面,也是表现得差强人意的。像马华署理主席魏家祥,一年拥有数百万令吉的拨款,却仅拨款7万5000令吉给该区的独中;民政主席马袖强则是拨款4万令吉,相比希望联盟政府在槟城拨款50万令吉予一所独中,简直是天渊之别。 反观希望联盟在槟州执政10年,订定制度化拨款资助独中(包括华小、国民型中学等),同时更聘用独中文凭持有者出任州政府子公司高层。我们不打嘴炮,我们只专心且不停地在做,每天都在替马华走一里路,可惜我们还没有执政联邦政府,不然全国都会享有同等的待遇与资源。 马华这5年究竟为华社做了什么?说争取到政府建立新华校,槟城是华裔最多的州属,却一间也没有。而且这些将要兴建的学校是由谁来付钱?最终还不是是要华社买单?够了!马华欺骗了华社60年已经足够了,现在已经不能再相信他们!人民/华社要的只是公平的对待,但作为执政成员党之一的马华,在争取华社权益一事上节节败退,姑且不论承认统考一事,就连华校的拨款也出现严重纰漏,常常出现没有拨款或宣布拨款却迟迟未拿到的窘境。难怪评论员会说,现在的马华,除了“将教育作政治生意”的拉曼大学计划以外,也只能抬出它的民生服务、选区服务来作号召。 如今,希盟团队拥有强大的政治意愿,承认统考为公共考试,让独中生/更多的华裔学生有机会进入公立大学深造,和各族精英一起学习,共同成长。我们要把人才留在国内,甚至是公共体制之内,唯有如此,大马才能更加强大。

槟政府透明清廉 议员公布财产上载官网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4月5日发表文告: 槟州行政议员及州议员公布截至2018年1月31日为止之财产。 槟州政府谨此公布全体行政议员以及州议员截至2018年1月31日为止之财产。此次,州内的两名希望联盟国会议员也参与了财产申报(见附表)。槟州领先全马,是第一个这么做的州属。国际透明组织较早前也曾赞扬槟州,因为采用了公开招标系统。 自2011年以来,这已是第三次公开申报财产。2011年第一次申报时只涉及全体槟州行政议员,而来到2013年,槟州政府议决州议员也参与申报,并将记录上传到槟州政府的官网公开让民众查阅。 槟州政府聘请了独立的Grant Thomton公司进行审计工作。有关公司经审计后,确定所有的资料及文件皆为齐全。 申报财产是槟州政府自2008年来实施清廉十步骤的其中一部分: (一)贯彻“能干、公信和透明”的施政原则、 (二)制度化对外公开首长、行政议员和州议员的财产 (三)落实公开招标、 (四)禁止政府家属参与政府的工程合约或与政府有商业往来、 (五)禁止议员和官员申请政府地、 (六)保护真正的吹哨者 (七)对付生活奢华而超出收入比例的领袖 (八)透明处理政治献金 (九)官员不允许接受“捐款”进入私人账户、 (十)严厉对付抵触以上事项的官员。 槟州政府再次兑现承诺,公开行政议员以及州议员的财产,这也证明了槟州希望联盟政府的治理是清廉的,并秉持能干、公信和透明的原则。 相关财产申报的资料,可到槟州政府官网www.penang.gov.my“热门议题”中查阅。

Follow us

0FansLike
66,831FollowersFollow
14,200SubscribersSubscribe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