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吉只能对财长极力抹黑攻击 林冠英回应:我来摆事实讲证据!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8年10月17日发表的文告.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继续毫无根据的对我展开攻击,不只毫无根据的攻击我关于现今的国家财政,还包括攻击我之前当槟州首长的政绩。纳吉指责我将槟城财政改善为全国最佳财政表现的州属是因为我擅长变卖政府土地。 纳吉甚至继续谎称我有说过SST将降低物价,但却无法出示证据。我曾说过,SST执行后物价上涨的幅度与冲击将少于GST消费税,因为当GST取消之后,联邦政府将少收230亿令吉。难以想象若GST消费税继续执行,物价高涨的糟糕程度,因为纳税人必须要多缴交230亿令吉。 显然纳吉已经绝望地没办法再讲事实与数据,而是对我做出人身攻击。联邦政府的财政不只由国家总稽查司负责稽查,并由国家总会计确认,而且也没受任何国际机构的质疑。 我们的联邦政府债务已经猛涨至1兆令吉,这都是因为过度挥霍、滥权及隐瞒高达500亿令吉的1MDB及其他大大小小的财经丑闻所导致,例如工程进度只有13%,却已经缴付83亿令吉或88%费用的94亿令吉天然气管计划,当然还有原本过于高昂的315亿令吉捷运MRT3工程,迫使新政府必须削价150亿令吉,让成本降至165亿令吉。 纳吉无法否认抬高至810亿令吉的东铁计划、Felda联邦土保局丑闻,还有那不必要,超过600万令吉的财政部防弹玻璃。纳吉也无法否认,国家总会计已经确认,截至2018年4月30日,统一收入户头只剩下4亿5000万令吉,但政府每月却要支薪或缴退休金高达80亿令吉,更加无法否认国阵已经超过2年仍然无法退还194亿令吉的GST退款给人民,还有仍然无法退还过去6年积欠的160亿令吉所得税退款。 纳吉也错误指责槟城过去10年债务减少90%、储备金增加140%的杰出财政表现是变卖土地所得。槟希盟政府只出售了106英亩的小部分土地,相比较槟国阵政府却大量变卖了3661英亩的土地,是希盟的36倍之巨。 虽然国阵出售的土地是希盟36倍,但是希盟却靠着透明的公开招标比国阵时期获得了更多的资金,因为国阵是直接内部议价。希盟政府出售土地所获得的资金已经善用来兴建利民的可负担房屋计划,只剩下10.4%的资金则挪为州政府的开支。因此,槟州财政收入与盈余并不是单单来自出售土地。 举例,当国阵掌州时期,国阵以每方尺1令吉出售新关仔角附近的填海黄金地段,却只获得当中10%的填海地。希盟执政后原本只10%的填海地归政府,再进行重新谈判后,成功将之提升至20%收归政府。同样的威省北海填海地段在国阵时期只有5%归于州政府,希盟掌政后重新谈判,不只将填海地价格提高,同时将5%收归政府的填海地提高至35%,让州政府增加7倍土地。 最不幸的就是国阵的1MDB丑闻导致马来西亚人损失了500亿令吉,但无论是在钱财上或土地资产上,人民却完全没有受益。希盟政府不会典当我们的国家给外国人,也不会贱卖政府的资产,相反的我们会透过公开招标寻求最好的价钱与价值。 林冠英

政府债务增加为内阁一致决定 林冠英:要查我也需查慕尤丁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0年3月9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巫统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若想要凭着他的虚假指控对我展开调查,那他更应该也调查新任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是否有无滥权。莫哈末哈山蔑指我需要为我国政府增加直接债务、变卖国家及朝圣基金资产负责。 国家资产的出售并不是属于财政部的管辖范围,这是国库控股的决策,我完全没有牵涉,因为我根本不是国库控股的董事之一。即便是国油也不是在财政部的管辖范围之下。   任何政府直接债务的增加是由内阁一致通过的,若我必须接受调查,那么丹斯里慕尤丁也必须要接受调查,因为他也是批准政府直接债务增加的内阁成员。   此外,政府直接债务的增加,乃是因为必须延续由国阵政府先前发起的基础设施项目,另,希盟政府也拒绝跟着国阵的错误做法,即将这些政府债务中的一部分隐藏在表外融资中。对于莫哈末哈山一贯地以巫统式的谎言指责我,要我对朝圣基金局的财务危机负全责,只是在意图鼓吹种族情绪。 首相署时任部长拿督斯里慕加希确认他是朝圣基金的负责人,而我没有参加其中的任何会议或作出任何与朝圣基金有关的决定。我所扮演的唯一角色是支持政府挹注将近200亿令吉来拯救朝圣基金。然而,最后朝圣基金的所有失误都揽到我的身上。 撒谎一直是巫统文化的一部分,当莫哈末哈山明明知道我不是决策者时,仍以我为目标极尽所能的攻击,这表明巫统和国民联盟根本无意团结我国,反而继续依靠种族和宗教情绪来分裂国家。 显然,与国盟不同,希望联盟是唯一一个试图代表所有马来西亚人,并为所有马来西亚人工作的执政联盟,无论其种族、宗教、背景或来自哪里。 林冠英

希盟执政完成数项成就 林冠英:政变后无法兑现更多承诺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0年3月5日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 希盟政府已经同意实施希盟全国大选宣言中的承诺,允许高等教育基金局(高教基金局)的借款人,仅在月薪超过4000令吉时才偿还贷款。财政部当时已经批准这个方案。 实施这个方案将导致政府需要在现有由政府承担的高教基金局贷款之上,承担额外的贷款。 不幸的是,希盟政府在正式宣布这个方案之前就倒台了。希望这项能够帮助高教基金局借款人仅在他们的每月收入超过4000令吉时才偿还贷款的方案还是会落实,尽管政府将因此承担额外的借贷义务。 在过去的21个月中,希盟政府努力工作以逐步落实并兑现我们在宣言中的承诺。众多的成就包括: 一、降低生活成本 a)重组南北大道公司为政府和消费者节省了420亿令吉,降低南北大道的私家车、巴士和德士过路费18%,并在剩余的合约有效期间不提高过路费; b)废除消费税(GST)并以销售与服务税(SST)取代; c)成功控制通货膨胀率,由2017年的3.8%降至2019年的0.7%;以及 d)稳定RON95汽油价格,把顶价由每公升2.20令吉降至2.08令吉。 二、提供新的健康保障 e)25亿令吉的MySalam计划,免费为患上45种重大疾病而年收入少于10万令吉的马来西亚人民,提供4000令吉至8000令吉不等的援助。 三、提高政府财务的透明度 f)将整个政府的公开招标制度化,以打击腐败并提高政府支出的效率; g)通过全面披露政府的债务和负债义务,引入更加透明的财政报告; h)最终在2021年完成从现金制会计转变成权责发生制会计,以增加政府财务的透明度和问责制; 以及 i)归还拖欠的194亿令吉消费税退款。 四、更好的财务管理 j)财政赤字从2018年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7%整合到2019年的3.4%; k)尽管我们必须为一马公司、朝圣基金局和其他相关丑闻而支付数以百亿令吉,但我们仍能将国际信用评级维持在A-/A3的等级; 以及 l)通过重新谈判和合理化先前的公共工程项目而省下超过500亿令吉,进而重启大型基建项目,如轻快铁三线、捷运二线、泛婆罗洲大道和东海岸铁路。 五、创造就业机会 m) 总值65亿令吉的Malaysia @ Work计划,为在觅职1年后仍无法找到工作的马来西亚失业者创造35万个就业机会。在该计划下就业的马来西亚人民可获得每月500令吉的奖励,而雇主将获得每月300令吉的奖励,为期两年。 六、数码化 n) 通过4.5亿令吉的e-Tunai Rakyat计划,鼓励使用创新的电子钱包做数字支付。该计划免费为18岁以上,年收入低于10万令吉的所有人民提供30令吉的购物金额;以及 o)提供286亿令吉的赠款、奖励、贷款以建立宽频网络,并鼓励企业特别是中小型企业适应数字经济。 林冠英

总警长向林冠英道歉 取消平安夜录供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0年12月23日在槟城发表的文告: 我的律师兼蒲种区国会议员哥宾星刚告知我,警方已取消明天向我录供,并将另定明年的一个日期。警方原定于在2020年12月24日,早上10时在槟岛东北县警察总部,针对我在2019年发出的两篇文告向我录取口供。 总警长丹斯里阿都哈密在其发给我的短信里,针对警员择定在平安夜向我录供而道歉。我感谢他对我和家人的圣诞祝福。 林冠英 林冠英:“现有国盟的政治迫害行为仍在继续,最新的是警方联系了我的律师兼蒲种区国会议员哥宾星,要针对我在2019年发出的两篇文告向我录取口供。我当时还是财政部长。我有可能会在周四见警察,看来这是国盟政府送给我的圣诞“礼物”。” ======... Posted by 火箭报 on Tuesday, December 22, 2020

火箭五小时马拉松会议!林冠英:党依然团结,请耐心等待官方公布决定

火箭五小时马拉松会议 林冠英:党依然团结,请耐心等待官方公布决定 民主行动党在爪夷文事件后,并没有忽视民间基层的心声,同时也完全理解华人社会在整件事情上的担忧。因此在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回国后马上召开特别会议,让所有国州议员出席对话,并且这场会议召开了长达5小时! 该会议目前观察已经达到初步共识,林冠英也在被媒体采访时表示将会有官方公告,请各界耐心等候。 林冠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强调,虽然有不同声音,但是民主行动党上下还是团结一致、团队协作,并没有因此而分裂,这才是最重要的。 此外,他也表示这场马拉松会议听取了许多方面的意见,因此在做出最终定夺之后就会公布详情。

为何邓章耀仍支持槟城第一大桥不公平收费?

看守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4月15日在乔治市光大发表文告: 槟州国阵主席邓章耀不该对希望联盟分阶段废除大道收费的竞选宣言谎言连篇。谈到废除,当然指的是那些已经收取超过合并资本投资(建设支出、维护和运营成本)的大道。 在国内,要废除收费的第一个大道非南北大道莫属,事缘它已收取了超过其合并资本投资,但仍获准向民众收费至2038年。而在槟城,先要被拆除的收费站,则是双溪育以及槟城第一大桥。 邓章耀委实不该对希望联盟的废除收费站之宣言谎话连篇,反之,他应解释为何国阵不废除槟城第一大桥的收费?这根本就是典型的“贼喊抓贼”,干了坏事要脱罪,就转移目标来指责别人。 槟城第一大桥已经收取超过了17亿令吉的过路费,远远超过15亿令吉的合计资本投资,而特许公司却还可以继续收费至2038,这是非常不公平的。换句话说,有关公司接下来可以轻轻松松爽赚到2038年,因为他们早已经回收投资在槟城第一大桥的每一分钱。 至于槟城第二大桥,目前其收费仍不足以支付合并资本支出。因此,第二大桥不会成为希盟在接管后,首批被废除收费的大道之一。在第一批大道取消收费后,槟城第二大桥的收费将最终将会被取消。这与我们的希盟宣言是一致的。 希盟有责任制定一个审慎的经济方针,我们也承诺最终可以实践之。希盟不会许下空洞且民粹主义的承诺来让国家破产。我们与国阵不一样,希盟拒绝收买大选。 邓章耀矛盾地问我,为何只承诺废除槟城第一大桥收费,而没有把第二大桥的收费也一并废除?他攻击我没有取消二桥的收费后,又问在一桥取消过路费后,谁会来用二桥? 邓章耀应该意识到,人们要用槟城第一大桥还是第二大桥?取决于哪个比较近,会比较方便到他们想到的目的地。尽管二桥的收费比一桥高,但还是有很多威南的民众和要去槟岛西南区者使用二桥。所以,即便一桥的过路费被取消了,二桥还是有人使用的。 为何邓章耀仍固执地支持槟城第一大桥不公平的收费?邓章耀不愿见到取消一桥的收费,看起来更关心保障国阵自身的政治利益大于民众的利益。无论如何,5月9日当天,民众会以选票来决定,到底是要所有交通工具使用第一大桥时都不用付费,还是只要摩托车不必付费。

若无外国银行户口接自愿申报信 林冠英 :无需忧虑

马来西亚财政部接获不少民众询问,关于他们收到内陆税收局自愿申报特别计划(PKPS)信函或电子邮件的事宜。自愿申报特别计划是内陆税收局协助纳税人在大马境内所得,但却存放在外国银行户口的资金申报税务或缴税,让纳税人存放外国的正当收入合法化。 随着收到内陆税收局的相关信函或电邮,若纳税人并没有外国银行户口就无需忧虑。 若纳税人的国外银行户口有存放在马来西亚的所得但又未申报的话,可以自愿参与这项自愿申报特别计划。若所得已经向内陆税收局申报或被征税之后才存放在国外银行户口,这笔资金则被视为合法。 目前,当在国外开设银行户口,外国当局将会要求开设户口者在马来西亚的缴税记录与登记文件。在世界各国签署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自动交换资讯系统(AEOI)之下,内陆税收局已经于 2018 年 9 月开始陆续获得全球资金资料,特别是存放在国外银行户口的资金。 换言之,自愿申报特别计划(PKPS)是其中一个解决纳税人将国内所得存放国外银行户口,却仍未向内陆税收局申报的办法。因此,这类别的纳税人才需要如信函或电邮所言,必须联络内陆税收局及向内陆税收局申报其相关所得。政府已经同意给予宽限优惠,在 2019 年 3 月 31 日前申报,可从原本法定 300%罚款减免至 10%罚款,若 2019年 6 月 30 日申报则仍可获得减免至 15%罚款。 我也要求内陆税收局严正看待有投诉指少部官员趁自愿申报特别计划之便不专业、不按照程序办事威胁纳税人,要求内陆税收局必须采取严厉行动。在此必须强调,马来西亚对纳税人逾期未缴税的制度与罚款比率一直未曾改变过,仍继续沿用旧体系,唯一改变与杜绝的就是不再像以前半夜全副武装荷枪实弹蒙面闯入纳税人家门搜索。 内陆税收局将会在另外发一封信函或电邮以取代之前所发的自愿申报特别计划之信函,避免产生误会。无论如何,若纳税人或民众仍对自愿申报特别计划有疑问,可以询问的方法如下: (i) 到临近的内陆税收局办公室询问 (ii) 致电内陆税收局热线服务 1-800-88-5436 或 603-7713...

1亿令吉华商小型企业微型贷款 林冠英:史上数额最高

  换政府后好康不断!希望联盟政府将在2020年破天荒推出1亿令吉的“华商小型企业微型贷款”公开予国内小型华商借贷,这是有史以来数额最高一次,并将在2020年正式实行,华裔商家即日起就能到国家储蓄银行(BSN)申请! 林冠英指出,希望联盟在2018年执政后,史无前例推出5000万令吉的“华商小型企业微型贷款”,并获得了民众热烈地反应。有关2018年“华商小型企业微型贷款”的5000万令吉,已于2019年5月31日全数贷出;而2019年的“华商小型企业微型贷款”5000万贷款,在去年12月初之际,也已经全数贷出。 这项微型贷款属于“循环基金”(Revolving Fund),其数额不间断被支用,然后又得到补充。换句话来说,去年12月用完了2019年度的5000万令吉后,2020年1月1日开始,又有一笔新的款项补进。而根据2020年国家预算案,“华商小型企业微型贷款”的拨款将加码至1亿令吉让华商借贷!这也是有史以来数额最高的一次,证明换政府后,人民更加受惠,好康不断创纪录! 2018年及2019年的“华商小型企业微型贷款”都没有交由马华操纵的自立合作社办理,转交国民储蓄银行(BSN)处理,年利率一样为4%,民众无需通过任何中介,更无须缴付任何佣金就能申请相关贷款。 中小型企业欲申请该贷款的条件之一是年营业额必须在100万令吉以下,全职员工少于5人。另外,申请者同时也必须拥有执业半年的证明,并缴交公司行号半年来的银行账单。 协助商家周转或拓展生意 希望联盟政府执政近两年,就拨出了2亿令吉(2018年5000万令吉,2019年5000万令吉,2020年1亿令吉)作为“华商小型企业微型贷款”,相较国阵执政61年,常常在当年宣布有关拨款后,必须等上两年才能拿到这笔款项。希盟政府是讲到做到,而且钱马上到。 即便去年509我国历经政权转移,有关项目一样继续获得拨款,显示出联邦政府关注华裔小型企业。和过往不同的是,这笔国家拨款将会输送到国民储蓄银行(BSN),由该银行来承办借贷事项。 “华商小型企业微型贷款”将提供微型贷款予有需要者,以便协助他们周转或拓展生意。该贷款的年利率为4%,申请条件相对宽松,最低借贷额度为5000令吉,最高则为5万令吉。政府将致力确保上进的华裔业者能够依据他们的能力与需求获得相应的贷款便利。 林冠英说,联邦政府希望,透过这个微型贷款可以作为一个替代的方案,让业者能够得到微型的贷款,并进而在2020年能够拥有更好的表现,为马来西亚的经济作出贡献。 申请民众若有任何问题,欢迎在周一至周五办公时间使用电话或简讯联系财政部官员,有关谙中文的官员分别是杜彦祗012-2761681以及赵凯彦019-8008321。

拉曼大学学院风波演进表

马来西亚财政部长林冠英于2019年1月 2日在布城发表文告: 这份“拉曼大学学院风波演进表”已证明了马华以政治力干预拉大。我们认为,政治和教育必须要分家,以便能够进一步提升拉大的学术地位,同时至少获得3千万令吉的年度拨款。 虽然拉曼大学学院属于反对党即马华所拥有,但在今年的预算案上,希望联盟联邦政府仍然拨出550万令吉的发展开销予该校。当年国阵大砍拉大3900万的预算时,马华并没有出声,而当希盟政府减少2450万的拨款时,马华就大肆炒作,卯足全力政治化此事。 在拉曼大学学院拨款一事上,马华总会长魏家祥说话翻来覆去、颠三倒四,目的就是要继续挟持拉大,让马华和拉大绑在一起,以便求取政治空间。 另外,针对拉曼大学学院校友会总会提出质疑,拉大教育基金会及信托委员局的成员清一色来自同一政党,引起公共治理和透明度的疑虑。而且根据章程,必须有50%的独立成员,但有关当局并没有依法行事,也没有获得部长批准一事,马华一直没有做出回应。 魏家祥不愿让拉大培育出来的精英接手母校,使拉大顺利转型成为民办大专院校,并获得联邦政府每年拨出至少3000万令吉,十年3亿令吉的发展开销,还反指我干预教育和学校内政。种种一切,显示出马华的自私与企图心,为政党和自己的利益,而坚持不与拉大脱钩。 然而,真话假不了,假话真不了,我们从拉曼大学学院风波演进表来看,就能看出马华魏家祥的真面目。我再次强调,政党与教育分家,是对拉大未来前景最好的保障,我们从不打算关闭拉大,相反的,我们希望拉大能够由独立专业的单位来管理,以便让这所学校转型成为国际卓越的高校之一。 以下这份“拉曼大学学院风波演进表”已证明了马华以政治力干预拉大。我们认为,政治和教育必须要分家,以便能够进一步提升拉大的学术地位,同时至少获得3千万令吉的年度拨款。 最后,我再次强调,为捍卫学生权益联邦政府不允许拉大调涨学费。政府已经拨款550万令吉,有权阻止马华在现金流仍然充足的情况下涨学费,牺牲拉大学生权益。 林冠英

魏家祥死性不改 继续无视槟政府承认统考事实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于2018年8月13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亚依淡区国会议员魏家祥死性不改,还要欺骗到底,继续无视槟州希望联盟政府承认统考的事实。他显然迄今还是不明白马华在第十四届全国大选遭到人民拒绝的原因。 从2008年至2018年这10年期间,槟州政府是第一个承认统考的州属。在我担任首席部长的时候,我们不仅承认统考,州政府子公司也聘用了统考文凭生担任高职。 槟州政府已经解释过无数次,基于公共服务局(JPA)隶属联邦政府的管辖,槟州政府权限不及于此,唯有选择在州的权限范畴内承认统考文凭,即由直属子公司聘请统考毕业生担任政府机构的高职。像是毕业自新山宽柔独中的邓晓璇,持有统考文凭却能担任槟州绿色机构的总经理,并享有该机构的各项福利,一点都不比正规的公务员逊色,这点彰显希盟州政府的诚意,虽然聘请公务员权限在联邦政府,但州政府想尽办法,凿开阻挡前路的石头,让统考生有机会参与槟州的发展。 槟州希望联盟政府当时无法名正言顺地吸纳统考生,必须用如此迂回的方式来聘请他们,问题与阻碍明明是出在国阵之上,魏家祥却将矛头指向希望联盟政府。这等同你犯了错我们来解决问题,但现在我们却被指责。 在消费税的课题上亦是一样,明明是国阵把国库弄得千疮百孔,国阵现在却反过来要我们来买单。魏家祥和国阵的这种伎俩重复使用太多次,人民雪亮的眼睛早就看清楚,所以才会在第十四届全国大选中唾弃国阵。 过去十年以来,槟州希望联盟政府对于华教的诚意与贡献大家有目共睹,实施的各种惠民政策诸如制度化拨款华小、独中,甚至是教会学校等,让无数学子受惠。除此之外,槟州政府也拨款予那些到国内大专学府深造的州内学生1000令吉,以减轻父母的负担。而到韩江学院的槟城学生,同样享有这个优惠。 相较于国阵,希盟州政府做得更为全面,因此,才会赢得人民的支持。接下来,我们将会脚踏实地,实事求是地落实希盟宣言,我们要民主化教育而不是种族化、政治化教育课题,不管是华校或是国民学校,我们都要做出更多努力,让人才都能得到发挥,让每个马来西亚人都能得到公平的待遇。 林冠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