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中莱应学习蔡细历 接受林冠英辩论挑战

槟州首席部长兼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于2018年3月25日为槟城亚逸布爹区竞选中心主持开幕讲稿: 廖中莱应该学习马华前总会长蔡细历,提起勇气和我公开辩论1MDB丑闻以及海底隧道与三条大道这两项议题。 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应该学习前总会长蔡细历,提起勇气和我公开辩论1MDB丑闻以及海底隧道与三条大道这两项议题。即便他带领的政党仅有7名国会议员,而我带领的政党则有38名国会议员在2013年全国大选中当选。不过我还是在一个月前就提出相关公开辩论的邀约。 2012年,当蔡细历挑战我辩论的时候,虽然他已不是部长的身份,但基于尊重他作为马华总会长,我终究答应了他的邀约。同样的,我也等着廖中莱挑战我公开辩论,只是迄今他仍不敢这么做,因此,现在换我挑战廖中莱,公开辩论上述两项议题,以便让民众可以决定谁才是可信的?国阵和希望联盟之中,是哪个政党身陷贪污丑闻。 槟州政府坦荡荡,实在没什么好隐瞒的,因为海底隧道与三条大道的计划是光明正大公开招标的,与1MDB截然不同。不论是国阵或马华,并不敢指名道姓,说出究竟是哪个州政府的领袖在海底隧道与三条大道的计划中,接受了数百万令吉的贿款。相反的,希望联盟已道出刘特佐以及大马第一号官员是1MDB中的受惠者,看看在峇厘岛遭扣的10亿令吉平静号豪华游艇,还有大马第一号官员私人银行帐号中的26亿令吉,就能知道所以然。 除了那10亿令吉的平静号豪华游艇以及大马第一号官员私人银行帐号中的26亿令吉外,多个国家也已纷纷针对1MDB采取行动,对付涉及人士。这包括新加坡撤销了银行执照、判处相关银行职员54个月监禁、瑞士政府冻结瑞士银行内的4亿3000万令吉现金,以及美国总检察长杰弗形容1MDB为“最糟糕的盗贼统治”。 如果魏家祥肯把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的土地,以每平方英尺低于市场价格42倍的价钱卖给我们,那我们不止会把一半,甚至是全部的盈利都捐出来,作为慈善教育用途。 首相否认投资者的信心被1MDB之事所影响,并指出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的快速发展就是证据。当提起1MDB及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怎能忘记当初国阵政府在2010年之际,是如何把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70亩的土地以每平方英尺64令吉,远低于市场价格即每平方英尺2700令吉贱卖予1MDB?这片土地市场价原本需要超过80亿令吉,现在只需要1亿9400万令吉就能得到,1MDB赚取了42倍(4200%)的利益。 1MDB以每平方英尺64令吉的低价获得土地后,转身却将1.56亩的土地,以每平方英尺2773令吉,共1亿8850万令吉的价格脱售予朝圣基金局。换句话来说,1MDB卖出1.56亩土地得到的报酬,就抵消了之前以1亿9400万令吉买来的70亩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土地! 但,我们却看到马华署理总会长傲慢地挑战槟州第二副首长拉玛沙米教授,要后者以每平方英尺475令吉的价格,售卖他新关仔角海边的一片土地。而这价格是2012年-2013年之间的市场价格。魏家祥也说,如果拉玛沙米能够协助马华以每平方英尺475令吉的价格获得这片海边土地,马华愿意将盈利的一半都捐出来,作为马来西亚人民的教育用途。 魏家祥必须记住,槟州政府并没有以每平方英尺475令吉的低价把土地售予Zenith Consortium,而是每平方英尺1300令吉。Zenith Consortium是在公开招标的情况下,获得了海底隧道及3条大道的工程。 槟州政府售出的土地价格,是市场价格的3倍,反之,国阵联邦政府以低于市场价格42倍的价钱,把土地卖给1MDB。如果魏家祥肯把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的土地,以每平方英尺低于市场价格42倍的价钱卖给我们,那我们不止会把一半,甚至是全部的盈利都捐出来,作为慈善教育用途。 林冠英

林冠英:国阵反假新闻不涵盖一马公司丑闻?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8年3月22日,在吉隆坡发表声明: 国阵的反假新闻法案将会涵盖所有的贪污丑闻,例如一马机构丑闻,这是不是言论自由及新闻自由的丧钟?因为它以监禁为刑罚,来威胁那些不刊登国阵联邦政府声明的独立媒体 国阵的反假新闻法案将会涵盖所有的贪污丑闻,例如一马机构丑闻,这是不是言论自由及新闻自由的丧钟?因为它以监禁为刑罚,来威胁那些不刊登国阵联邦政府声明的独立媒体。通讯及多媒体副部长加拉尼近日宣布,任何与一马机构相关的资讯都是未经核实的,包括国际新闻组织包括《经济学人》、《华尓街日报》、《纽约时报》及微软全国广播公司节目(MSNBC)的报道,都将被视为假新闻。 加拉尼自大地说,“假新闻的一般定义是由拥有专才的相关部门确定新闻为假消息”。换句话说,只有政府可以决定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只有国阵联邦政府可以决定什么是真什么是假,这是非常独断的。很明显地,马来西亚正步入国阵的独裁统治。 当首相署部长阿查丽娜奥斯曼说要保护公众,让他们不会成为假新闻的受害者,那些因为反假新闻法案而犯规,成为国阵统治的受害者的吹哨者和独立新闻机构又怎样?就连我现在发这则文告,都有可能让我受假新闻法案影响,既然国阵处心积虑,欲加之罪,就连我出席现场有儿童出席,跟着《GST儿歌神曲》边唱边舞这种小事也有错,被他们用来对付我。 很多国家都针对一马机构展开了调查,这宗丑闻也被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再度点名大马乃“盗贼统治最恶劣的例子”。在新加坡,一家银行执照被吊销,官员被起诉,甚至一名前银行家因为涉及不法动用一马机构的款额,而被监禁4年半(54个月)。事情发展至此,国阵联邦政府还可以抵赖,说这些都是假新闻! 上个月,一马机构丑闻再一次成为全球头条,当马来西亚政府拒绝入禀,索回在巴厘岛被充公、价值10亿令吉的超级豪华游艇《平静号》,即使它与刘特佐有关。当瑞士政府因一笔款额涉及一马机构,马来西亚政府也拒绝索回被充公的瑞士法郎1亿400万(4亿3000万令吉)。在反假新闻法案下,上述的10亿令吉超级豪华游艇以及4亿3000万令吉的新闻也是假的吗? 林冠英

举报首相部长没下文 警方执法严重双标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3月21日在吉隆坡发表声明: 当有人针对部长、副部长和首相报案时,为什么没有警方向他们录取口供? 《星报》在2018年3月20日报道说,我将会被警方调查,事因我出席日落洞Mutiara Idaman 2廉价组屋一场有儿童出席的活动时,边唱边舞一首反讽消费税(GST)的改编童谣。警方援引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法令第233条文调查此事,若罪成罚款不超过5万令吉,监禁不超过一年或两者兼施。 一个人可以问儿童是否适合出席这种活动。但是,我并没有预料到,警方会因为槟州首长跟随反GST的歌曲边唱边舞,而全面进行罪案式调查,那首歌并没有提到国阵领袖,也没有提到任何政党,或国阵政府。警方的行动难道不是当权者过度反应、难道不能视为因为大选即将到来而滥权对付政敌? 警方说,他们将会在接获警方投报后,向我录取口供。如果有必要这样,那么,当有人针对部长、副部长和首相报案时,警方是不是也应该向他们每一个人录取口供?很明显地,警方不会这么做,这也是很明显地双重标准,用以干扰我和行动党,阻碍我们筹备第14届大选。 当联邦直辖区部长拿督斯里敦姑阿南在2017年10月3日 进入布城Presint 14(1) 国小,让全体学生一起唱巫统党歌、高喊巫统口号及挥动巫统党旗,警方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这很明显是双重标准。反之,我于3月17日为州政府在廉价组屋区设立的免费儿童补习中心主持开幕。难道在儿童出席的场合,边唱边舞反GST的歌曲有罪?以致警方必须浪费宝贵的打击罪案时间来调查? 虽然我对警方的双重标准非常不满,但是,当他们向我录取口供时,我会守法全面配合调查工作。 林冠英

魏家祥应实事求是 停止各种懦夫谎言

槟城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3月18日在乔治市光大发表的文告: 魏家祥必须停止他各种懦夫般的谎言,应该实事求是而不是鱼目混珠以假乱真。 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拒绝实事求是,并且继续利用国阵操控媒体鱼目混珠以假乱真污蔑原本63亿令吉海底隧道及3条大道计划是为了疏解槟州交通的事实。从一开始他谎称由服装公司兴建海底隧道,接着又谎称海底隧道合约没有盖印花税章,到如今又谎称海底隧道造价不只63亿令吉而是205亿令吉,原想我应该已经看清这个不能再低级的骗子所有谎言。 结果没有最低级只有更低级,魏家祥仍不肯收手继续造谣谎称我在上一则文告中承认自己是懦夫。这完全又是另一桩以假乱真的谎言。难道魏家祥的英文烂到无法明白我是建议他与其在懦夫与政治疯子之间游走,不如直接当个懦夫命运总好过当政治疯子? 我再次强调我上一则文告所述魏家祥没有勇气证明的3个重点: · 这项透过公开招标发标的计划是要怎么贪污?即便该付多少费用予承包商也不是由州政府自行决定而是由同样是公开招标委任的独立工程调查机构所决定。截至目前也不见独立工程调查机构被反贪会逮捕。 · 请魏家祥指名道姓到底是哪位槟州政府领袖在这项计划中贪污受贿了数百万令吉。他没胆量指名道姓,完全与希盟各领袖在1MDB金融丑闻课题上勇于指名道姓哪位领袖牵涉在背后,是谁让大马遭冠上欺世盗国的恶名。如果希盟政府敢于这么做,为何魏家祥惧怕?难道魏家祥他深知自己正在毫无证据的说谎,害怕被起诉? · 请证明当以州秘书拿督斯里法力占为首的招标委员会透过公开招标发标该计划给Zenith,到底是如何不符最低缴足资本3亿8100万令吉的要求。 即便大马反贪委员会(MACC)在这项不存在的丑闻中如何不公平纠缠骚扰槟州政府,也不曾质疑过Zenith财团符合3亿8100万令吉缴足资本这项事实。 魏家祥很明显只是为了政治目的破坏此计划,不顾槟城继续卡在交通阻塞的车龙中受苦。国阵一些最高领袖来槟时可以召唤直升机轻易避开交通阻塞,但无论是槟州首席部长及槟州一般通勤者都无福消受这种待遇。我们不能像国阵一样召唤直升机,请问我们所有普通槟州百姓的替代方案在哪里? 林冠英

国阵媒体双重标准 抹黑林冠英和槟州政府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3月19日在槟城乔治市光大发表的文告: 双重标准的经典案例 – 和国阵领袖拍照没问题,但和我拍照就有问题,奉劝国阵媒体, 要是你住在玻璃屋里头,请别朝玻璃屋丢石头。 国阵透过其所控制的媒体及相关机构,采取恶毒的政治逼害行动,以破坏槟州政府的形像,并以不实的谎言,指63亿令吉的海底隧道及3条大道工程存有舞弊成份,来抹黑槟州首长及州行政议员。截至目前为止,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和反贪委员会都无法回答或证明以下这3个问题。 这项透过公开招标发标的计划是要怎么贪污?即便该付多少费用予承包商也不是由州政府自行决定而是由同样透过公开招标委任的独立工程调查机构所决定。截至目前也不见独立工程调查机构被反贪会逮捕。 我谨此挑战国阵,指名道姓到底是哪位槟州政府领袖在这项计划中贪污受贿了数百万令吉。国阵没胆量指名道姓,完全与希盟各领袖在1MDB金融丑闻课题上勇于指名道姓到底是哪一位领袖牵涉在背后,是谁让大马遭冠上欺世盗国恶名的揭发方式截然不同。如果希盟政府敢于这么做,为何国阵或魏家祥会如此惧怕? 证实这是国阵的谎言,国阵称有关得标的公司不符最低缴足资本3亿8100万令吉的要求。而以州秘书拿督斯里法力占为首的招标委员会,是透过公开招标发标该计划给Zenith,到底是如何不符最低缴足资本3亿8100万令吉呢?即便大马反贪委员会(MACC)在这项不存在的丑闻中如何不公平纠缠骚扰槟州政府,也不曾质疑过Zenith财团符合3亿8100万令吉缴足资本这项事实。 国阵媒体在无法回答上述3道问题后,就企图将我连接到被揭露缴付2千2百万令吉给据说是亲国阵的人士的事件上。 这真是廉洁的无辜者当灾(这里指的是槟州政府),当与国阵有关的罪魁祸首收取了2200万令吉,我们却成为了代罪羔羊。 国阵媒体为了替国阵漂白,现在编故事影射说涉嫌收下1千900万令吉的印裔商人是我的好朋友。这是一个公然的谎言。国阵媒体单凭一张合照片就影射他是我的好友,并称他曾与我打过交道。但这名印裔商人和其他国阵领袖合照却没有问题的。这根本是典型的双重标准-- 跟国阵领袖合照没有问题,但是跟我合照就有问题。 单凭一张照片而做出指控,这不只是荒谬的也是恶心的,甚至把一个亲国阵人士摇身变成了我的好友。我说过,我曾经与很多人合照过,甚至记不得多少次,或每一次的合照地点在哪里。我曾经在不同的情况下与他人合照, 包刮在车内。 国阵媒体到底是从有关当局,或者是从涉嫌向Zenith Consortium收取1千9百万令吉的印裔商人处获取这些被泄露的照片? 在这种情况下,可能会有超过2张我与这名印裔商人的合照,甚至可能还有更多我和他太太及家人所拍摄的照片。所以,对我来说再平常不过的事,都会引导国阵媒体接下去追问我为何会和他的太太及家人合照。 与他合照、与他太太及家人合照,就能够证明我们关系密切吗? 如果与他的太太合照就会让我们成为密友,那请问国阵媒体们,你们会不会刊登(如附档中)这名印裔商人的太太与其他国阵领袖的合照?国阵媒体会否拿着这些合照,去向国阵部长们寻求解释? 看着他太太与众多国阵领袖的合照,这很清楚说明了他们是国阵的中坚支持者。难怪这名印裔商人能被委任成为一家主要上市公司的董事。因此,我谨此奉劝国阵媒体们,尚若你们是住在玻璃屋里头,就请记得别朝玻璃屋丢石头。 再说,我也曾经与吴春来合照。吴春来是一个与“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关系密切的破产者。按照国阵莫名的逻辑,槟州首长岂不是吴春来的好朋友,而我,也是与一马机扯上关系了? 然而,我与吴春来的合照无阻他在2013年大选期间,利用一马机构的4000万令吉到处派钱,尝试在我的州选区亚依布爹击败我。到底吴春来的4000万令吉是从哪里来的?吴春来从来没有解释过,国阵的媒体也从来没有过问。若这名印裔商人及他太太在下届大选重复吴春来所对我做出的事,我绝对不会感到惊讶。 我最后一个问题是,到底是谁把这些照片提供给国阵的媒体。这些照片只存在被反贪污委员会逮捕的印裔商人的手机里头。即便是我,我也没有这些照片。国阵试图把他们的丑闻转变成希盟丑闻的企图是发挥不了作用的。人民看到国阵政府在统治一个全球性的盗贼国。 林冠英

马华民政无法施压内阁 指示MCMC对付拉惹柏特拉

行动党秘书长兼槟城峇眼国会议员林冠英于3月19日2018年 在吉隆玻发布文告: 马华与民政党无能, 无法向内阁施压,指示大马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MCMC)对拉惹柏特拉对郭鹤年资助行动党推翻国阵政府假新闻采取严厉的行动。此举是另一项违背真理及公正的事项。 行动党强烈谴责马华与民政党无法向内阁施压,指示大马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MCMC)对拉惹柏特拉对郭鹤年资助行动党推翻国阵政府假新闻采取严厉的行动。此举是另一项违背真理及公正的事项。大马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不但没有下罚单,还只是下令拉惹柏特拉把3篇有关大马首富郭鹤年的文章因违反了通讯及多媒体第233条文而撤除, 有如在他手腕轻轻地拍一下。 就算拉惹柏特拉无法证明他的指控,数位巫統最高领袖如首相纳吉,巫統总秘书东姑安南,最高理事会成员如纳兹里, 达祖丁拉曼,阿莎丽娜都攻击了郭鹤年。 马华公会总会长廖中莱曾公开承诺会对巫統最高理事会成员或拉惹柏特拉采取行动。但是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行动。 这就是一个“无牙老虎”的例子,屈服于巫統威严岂能发威?若马华无法要求内阁采取严厉的行动以重罚对付拉惹柏特拉, 那不需要期望巫統领袖会道歉或撤销对郭鹤年及行动党所做出的假控诉。马华如何在大选为选民, 尤其射华社履行他们所做出的承诺? 林冠英

魏家祥以新谎言掩饰 仍无法指出谁在槟海隧中涉贪

槟城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3月16日在乔治市光大发表的文告: 魏家祥现在又以205亿4000万令吉的新谎言,企图以懦夫行为掩饰他之前无法指名道姓到底是哪位州政府领袖在海底隧道与三条大道计划中涉及贪污受贿数百万令吉的谎言。 我的太太周玉清身为律师看了魏家祥这翻谎言,也不得不傻眼于魏家祥能扭曲事实至斯,竟然能忽然间就把原本63亿令吉的3条大道与海底隧道基础设施计划扭曲成200亿令吉的费用。她不吐不快的说当合约上白纸黑字列明63亿令吉,在法律上就不可能要求州政府缴付205亿4000万令吉。 这么简单的逻辑任谁都懂,只有魏家祥不懂。魏家祥现在又以205亿4000万令吉的新谎言,企图以懦夫行为掩饰他之前无法指名道姓到底是哪位州政府领袖在海底隧道与三条大道计划中涉及贪污受贿数百万令吉的谎言。 他没胆量指名道姓,完全与希盟各领袖在1MDB金融丑闻课题上勇于指名道姓哪位领袖牵涉在背后,是谁让大马遭冠上欺世盗国的恶名。如果希盟政府敢于这么做,为何魏家祥惧怕?难道魏家祥他深知自己正在毫无证据的说谎,害怕被起诉? 魏家祥说谎功力跟呼吸一样。他一直重复谎称此计划招标及发标过程没有符合最低缴足资本3亿8100万令吉的要求。魏家祥不敢指名道姓,但他这样做已经在毫无证据之下,攻击了槟城州秘书拿督斯里法力占的诚信,因为在州秘书主持槟城招标委员会之下,将这项公开招标计划发标给Zenith财团。 即便大马反贪委员会(MACC)在这项不存在的丑闻中如何不公平纠缠骚扰槟州政府,也不曾质疑过Zenith财团符合3亿8100万令吉缴足资本这项事实。魏家祥无法出示到底如何不符合最低3亿8100万令吉的证据,就跟他无法出示到底是哪位州政府领袖贪污受贿的证据一样。 我知道魏家祥如今因为巫统施压马华交出敦拉萨镇国席及无法逼迫阿罗牙也国阵接受首相人选及其政治秘书王乃志取代当地现任国会议员古乃光而深感压力。还有马华无法取回巫统之前答应归还,于2013年大选马华“出借”给巫统的关丹国席更让他压力重重。除此之外他也因为我碍于他不是马华第一把交椅而只是二号人物拒绝与他辩论而深感耻辱。但无论是巫统施压或个人耻辱,魏家祥也不应该不择手段的谎称这项计划将耗费205亿4000万令吉,而无视于这项公开招标的计划只有63亿令吉的事实。 预防兴建成本提高 魏家祥声称第二大桥尚有50%的车流量所以根本不需要兴建海底隧道,但须知这50%可是现在的流量。但在未来10年这些空余的50%流量将只剩下零,将导致交通阻塞。最近在槟城第一大桥的几起交通意外皆导致严重的交通阻塞,提醒人们对第3条通道或海底隧道的急迫性与必要性。因此州政府才要前瞻性的在2027年建好海底隧道。 为了预防未来10年兴建成本提高,州政府已经将成本“紧锁”在现在的价格。州政府没有所需的现金,所以我们别无选择只能用土地交换作为计划的偿还方式。因此州政府也把土地价值极大化,在2013年签约的时候,并不是以当时的土地价值为依据,而是以2023年当海底隧道动工时每方尺可能高达1300令吉的未来地价作为依据。 2023年的未来地价以土地换计划,海底隧道特许收费经营权不保障交通流量多寡或盈利风险. 魏家祥自己也承认未来每方尺1300令吉的地价太高。事实上这地价是2013年每方尺475令吉的3倍,与此同时Zenith则要自己自行负责去融资及偿还这段时间所需的利息。 这就是为什么只有海底隧道收过路费,而3条高速公路时免费的原因。因为获标公司也仅能靠着收海底隧道过路费获取一些盈利,不然根本就没有人会想要投资这项条件苛刻的计划与合约。要知道即便Zenith获得收取海底隧道过路费经营权但却不获州政府担保交通流量的多寡,因此一旦隧道交通流量少,无法负荷他们经营成本的时候,州政府将不担保作出赔偿。国阵的各大道特许经营权合约内就是充斥着这些交通流量担保赔偿的条约以确保他们朋党能利益极大化。 换句话说,Zenith得承担一切风险如下: · 自行负责缴付融资利息; · 不担保交通流量多寡或盈利与否; · Zenith必须承担兴建成本提高或任何地价下跌的风险; · 即使在2023年地价已经调涨,Zenith也无法在调涨的地价中获取利益,因为一早已经以2023年的未来地价计算。 发疯胡扯205亿4000万令吉无视实际签约只有63亿令吉的事实 魏家祥非常不老实,只选择谈Zenith将从地价调涨获利却不谈Zenith需要在未来10年自行承担兴建成本的调涨。魏家祥更加不老实的是还把其他的道路计划参杂在一起,为他幻想中的205亿4000万令吉的兴建费用圆谎。魏家祥企图掩人耳目将其他道路计划包括泛岛道路计划计算在内制造谎言,但这些其他计划根本就跟海底隧道计划毫无关系。槟城不曾要背负205亿4000万令吉的费用,州政府只签了63亿令吉的合约,魏家祥简直岂有此理,一派慌言! 希腊古谚有云:“上帝要人灭亡,必先令人疯狂” 魏家祥看来还是继续当懦夫好了。 懦夫的命运总好过沦落为政治疯子。 林冠英

槟州政府拨地 汇华助益华小学建校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3月14日见证汇华置地实业有限公司(Hunza Realty Sdn. Bhd. )及槟城益华学校董事会槟州政府拨地汇华助益华小学建校签署谅解备忘录仪式 之媒体声明: 这项谅解备忘录的签署仪式,为汇华置地实业有限公司与槟城益华学校董事会,为共同发展以兴建益华小学而签署的备忘录。益华学校的发展地段位于槟岛西南区巫金10,洛20353,地址为 Lilitan Sungai Ara。 随着城乡规划局经于2018年3月7日批准是项计划的展开,汇华置地实业有限公司需捐献总值1070万令吉,作为建校发展捐献之用途。1070万令吉, 将由政府委任的估价员用出估价。 而其余的成本及开支,则将由校方自行承担。是项计划的软硬体设施,料将耗资2200万令吉。 在获得所有相关部门的批准后,这项计划预料将在2019年开始进行。整个计划的工程將耗時大约18个月完成,另加6个月的应变期。 汇华置地实业有限公司对益华小学建校发展的捐献,为该公司的槟城国际商城(PICC)发展项目的开发条件之一。槟城国际商城是一项位于槟岛西南区峇央峇鲁的综合性发展项目。 益华学校发展详细资料 建议地段:槟岛西南区,巫金 10,洛 20353 (旧有洛为PT 273),Lilitan Sungai Ara 面积:4,305 英亩 校地:州政府拨地给学校 地段市值:约4000万令吉 土地用途:教育 建筑:4 层楼 设施: 36 间课室 19 间设施室 1 个食堂 1 个多用途礼堂(可容纳4个羽毛球场) 1 个图书馆 兴建期:在获得地方政府及相关单位的所有批准后,预料将耗時大约18个月完成,另加6个月的应变期。 学生人数:约1,400...

国阵又食言,说好的500令吉竟然被减半!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3月13日在乔治市光大发表文告: 联邦政府仅拨出560万令吉予2万534受灾户,换句话说,那些在槟州史上最严重水灾风灾的受灾户,每户人家只能领取250令吉。 联邦政府仅拨出560万令吉予2万534受灾户,换句话说,那些在槟州史上最严重水灾风灾的受灾户,每户人家只能领取250令吉。州政府对此感到失望,原本联邦政府承诺考虑给予受灾户500令吉,但最终仅给予每个受灾户250令吉而已。令人纳闷的是,为何其他州属的水灾受灾户可以获得500令吉,而槟州发生史上最严重的水灾时,受灾户却只能得到250令吉? 槟州政府在水灾后,总共为州内的5万2353名受灾户拨出了3664万7100令吉。然而,州政府并不奢望联邦政府也能够像槟政府一样,给予每个受灾户700令吉。州政府只是希望联邦政府可以公平对待槟州人民,即联邦政府给予其他州属多少,就给槟州人民多少,避免被人以为槟州人民遭到歧视,带来负面影响。职是之故,槟州政府希望联邦政府在三月中发放有关援助金时,能够从250令吉提高到500令吉。 以下为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沙希淡于2018年3月12日针对我的国会书面提问给予的答复: 国会书面提问 (第38道问题) 提问者: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 日期 2018年3月12日 (星期一) 问题:林冠英国会议员(峇眼)要求首相说明2017年11月4日及5日水灾过后访问槟州时,承诺拨出10億令吉款项作为防洪计划的下文。槟州人民何时才能够获得每人500令吉的救济金?为什么槟州人民在2013年中央政府为水灾灾民的拨款中,仅仅获得2亿3500万令吉中的的3万5000千令吉? 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沙希淡回覆: 2017年11月4日下午2时至5日早上5时长达16小时的大雨,让槟城低洼之处成为了水乡泽国。连夜大雨让超过百棵树木倒下, 一些地方亦发生土崩,许多道路因为下了16个小时的长命雨造成水灾而封锁,令槟城全州陷入瘫痪的情况。河水由于涨潮水位升得更快, 造成大部分威省都被水急速掩盖了。 水灾发生后,首相署经济策划组、马来西亚自然资源与环境部及槟城联邦发展局立刻组成一个委员会应对相关事故。该委员会经会议讨论,并仔细研究槟州13项花费约10亿令吉的防洪工程计划后,已于2017年11月7日向首相汇报。这些工程需要全面的深入研究以及考量它对发展带来的影响,确保有效地解决水患问题。 通过灌溉及水利局,马来西亚自然资源与环境部从第5大马计划至第10大马计划一共花了12亿5400万令吉提升槟城的水利系统。除此以外,第11大马计划也拨款1亿5000万令吉做为槟榔河建防洪墙。 政府建议通过国家天灾援助信托基金 (KWABBN) 于2018年3月中颁发援助金给予受2017槟城水灾影响的灾民。中央政府为槟城2万2534户灾黎总共拨出563万3500令吉。 自2013年到2016年期间,槟城一共领取了3万5000令吉援助金。那是因为只有71户家庭在2013年时受到季候风造成水灾影响,而迁至临时成立的灾黎中心。2014年至2016年槟州并没有受到季候风造成水灾的影响,只有一般大雨后水灾。

林冠英:希联透过宣言宣布:一旦执政联邦,就会承认独中统考。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8年3月13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 如果魏家祥及马袖强不敢给予公平的拨款给他们自己选区内唯一的独中,叫国人怎样能够相信他们对争取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的承诺呢? ——————————————————————————————— 如果魏家祥及马袖强不敢给予公平的拨款给他们自己选区内唯一的独中,叫国人怎样能够相信他们对争取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的承诺呢? 正当独立后的这60年来,民政马华还不敢施压国阵承认统考、甚至提出“承认统考剩下最后一哩路”这牵强的理由来蒙骗华社时,希联已经透过竞选宣言,堂堂正正的宣布:一旦执政联邦,就会承认独中统考。 2018年《希联宣言》甚至进一步清楚列明,独中生只须要在大马教育文凭中单考马来文科,并考获优等,就可持统考文凭申请政府大学,以及申请政府部门的工作职位。 原以为随着希联宣布承认统考文凭后,身为首相署部长的魏家祥会打蛇随棍上,要求国阵也立刻承认统考,来个益民良政大比拼,但是,他却反过来将矛头指向已脱离巫统的希联主席敦马哈迪和丹斯里慕尤丁,指两人之前如何不善待华教;而当年2人位高权重时,他一句话也不敢哼,如今2人不再掌权,才来数落对方。 若根据魏家祥的“敦马及慕尤丁是国阵承认独中统考的绊脚石”之逻辑,如今这2人已离开国阵权力的核心,马华及民政在争取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理应轻而易取,可是为什么他们在去除了这两大绊脚石之后,依然做不到简单的“承认独中统考”?这证明马华民政在国阵里只贪图做官享福,根本没有做好本份。 反之,民主行动党在敦马及慕尤丁才加入希联不久,就成功说服他俩以单考SPM 国语的简单条件,接受承认独中统考,证明行动党及希联比马华民政更能做好本份,为独中生争取国民应有的基本权益。 看起来,承认独中统考只是马华欺骗华社的棋子,吊着华社的瘾空谈了几十年,最后一哩路走了几年都还走不完,马华民政为了自己的官位,在国阵内部须看巫统脸色行事,当家不当权的窘境,在承认独中统考事件中展露无遗。 就说独中拨款好了,马华民政两大主要领导人魏家祥和马袖强,迄今依然不要、不能、不会及不敢公布今年到底会拨款多少钱给自己选区内唯一的独中,还说什么代表华社? 魏家祥曾说,去年他拨给柔佛亚依淡国会选区的永平独中7万5000令吉,马袖强则没说拨多少钱给他安顺国会选区的三民独中。至于今年准备拨多少,他们至今都不要、不能、不会及不敢说。 身为联邦部长,他们每年都享有至少600万令吉的选区拨款,并拥有分配拨款的绝对权力;拨款50万令吉给选区的独中有什么难题?他俩一再被追问为何不能拨款50万令吉给选区唯一的独中,都采取闪、躲、逃避,至今不要、不能、不会及不敢回答如此简单、直接了当的问题。 虽然教育并不在州政府的权限,但槟州政府每年却能够制度化拨款给槟州每所独中50万令吉,州内5所独中共获年度250万令吉拨款。马华和民政常常向华社声称“有人在朝好办事”,却连每年给一所独中50万都不能做到,凭什么要华社继续支持他们呢? 林冠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