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元首打脸慕尤丁政府

国家皇宫上次两次帖文要求召开国会后,这次罕见指名道姓,怒斥首相署部长达基尤丁,公然在国会这神圣的殿堂发表不实言论,已经误导一众国会议员。  事情是这样的,7月24日,达基尤丁和总检察长依德鲁斯通过线上会议觐见国家元首时,元首已经御准必须先在国会提呈与辩论才能废除所有紧急条例。  国家王宫 然而,7月26日,也就是国会特别会议的第一天,达基尤丁表示,紧急条例已在7月21日,由内阁议决废止。多名国会议员要求达基尤丁交代,此举是否已获得国家元首御准,不过,达基尤丁一再回避,明显心有鬼,事实也是如此。  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达基尤丁

【火箭广场】:既是危机,也是转机

持续一个星期的政治闹剧终算尘埃落定。对于结果,许多希盟支持者感到愤怒和失望。失望之余,请不要放弃希望,因为希盟在来届大选还是有希望的。原因有3如下:  1.巫伊土砂联盟的矛盾 巫伊土砂联盟是一个临时拼凑起来的政治联盟,唯一的利益就是要拉下希盟,一旦利益达成,潜在的矛盾就会爆发。既没有相同的治国理念,更没有所谓的革命情怀,不同于之前的国阵和希盟,有一起经历过选战的洗礼,过程中不断磨合,才有一个像样的联盟关系。  2.新政府不够多元化 新政府的国会议员由多数马来穆斯林组成,马来西亚是个多元文化的国家,显然与国情背道而驰。此外,新政府的女性议员人数非常少,在女性能撑起半边天,讲究男女平等的时代,显得格格不入。  3.基本盘更巩固 由于,这次新生的政权,并不是经过一个正常的民主程序,而是以走后门的法式产生,可谓名不正,言不顺,令希盟的支持者十分不满。或许他们对希盟有些不满,不过他们更无法接受这种后门的方式。他们这股不满的情绪势必表现在来届大选。  要打败对手,自已先要立于不败之地。经过这次风暴,希盟要认真检讨,这些年来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并且还要改掉这些问题,也不要一味的把责任推来推去,才能东山再起。  

【火箭广场】:山哥有苦,但山哥不说

“不怕神一般的对手,只怕猪一般的队友”,卫生总监山哥此时此刻应该是对这句话感同身受,卫生部长发表“温水论”后,就仿佛人间蒸发了。山哥现在是遭受内外狭击,在外有不见好转的疫情,在内还有一群猪队友扯后腿,心情相必是五味杂陈。 失言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国盟政府的部长们总是语不惊人死人休,时常不经意间惹出国际笑话,就好像早前的妇女部更是语出惊人,呼吁妇女们居家要盛装打扮,还要模仿小叮当撒娇。面对肺炎只能听天由命等等。由于这类的失言没有对疫情产生不良影响,人民可以一笑置之。 但是有两位部长的言论和建议就万万使不得。第一是联邦直辖区部长,他早前声称不取消斋戒月的市集,但碍于反弹声浪,他现在改口了,改成“Drive Thru”方式。第二是来自旅游部长,她指出政府总不能要求人民,在佳节期间不团聚,因此她希望当局能提出群聚指南。  部长的“神建议”等于在间接鼓励群聚,只会增加感染风险,无疑是在提油救火,让管制令期间,所有人员的付出和牺牲全部白白浪费。首先就是医护人员,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跟死神拔河,尽力抢救每一个脆弱的生命。此外,每天站在岗位日晒雨淋的军警也同样辛苦,他们除了要维持社会的治安,还要冒着被感染的风险。当然也包括一直宅在家中的你我,收入没了,体重胖了,社交少了,牺牲也不小。  也许是新科部长新官上任三把火,希望有所表现,想刷一刷存在感,但结果是帮倒忙。在这非常时刻,不求部长有功,只求部长无过。有时候无招胜有招,别给山哥添乱,防疫还是让专业的来处理。  

【火箭广场】:伊斯兰党执政还得了?

正当慕尤丁忙于巩固国盟政权之时,伊斯兰党又有新搞作。从7月起,登州政府将落实电影院将落实男女分区坐的措施。 根据登州政府推出的娱乐,文化及旅游活动指南,戏院将设有3种座位,包括男性,女性及家庭座位。简而言之,只要不属于合法夫妻或亲属关系,就算是情侣,都必须分开乘坐。令人失望的是,这项措施并不限制于穆斯林,非穆斯林也必须跟从这项规定。 众所周知,伊党一向来以保守政策来捍卫宗教价值观,来灌输保守理念以巩固权力,这点无可厚非,可是从现今来看,这些政策却把非穆斯林涉及在内。当然,宗教是个人自由,信仰宗教并没有不对,但作为多元种族和宗教的我国,这些措施完全侵犯非穆斯林的人权也违反宪法的宗教自由。 从国盟夺权至今,伊党就成了联邦政府的一分子,对于实行保守政策也不怕遭遇盟党的谴责,加上国盟只有少数执政,更让伊党无法无天。早前,因醉酒驾驶事件频频发生,就引起伊斯兰党领袖的不满并要求政府全面禁止国内的酒类生产和销售,结果联邦直辖区部长安努亚慕沙在一个星期后就附和伊党的建议,并下令吉隆玻市政局,冻结发放销售酒牌的申请。 保守政策横行 当然有多数人则认为,只是看电影分开坐,而且是在穆斯林居多的登嘉楼,问题不算严重,人民还能在外自由走动,但只要让这些保守计划一一落实,我国非穆斯林也必定受到影响。并且,巫统和伊党合作之下,通过马来人大团结和行动党打击穆斯林等标题,成功吸引不少的穆斯林的支持,也在多次补选中脱颖而出,让希盟束手无策。虽然伊党现已成为政府成员党之一,但主导权还落在慕尤丁手中,可是一旦巫伊两党合作下,拿下执政的主导权,我国未来将不堪设想。 国盟执政4个多月,就实行一系列保守政策,包括禁止发放酒牌、戏院男女分开坐和服装指南。另外,根据伊党宣传主任指出,伊党将提呈把355法案列入接下来的国会议程。对于我国走向回教化,人民不能坐以待毙,任由极端政客破坏国家多元文化的特色,也无需期待在朝当官的马华、国大党和砂政盟的相助,只能在未来的大选中做出了断。

【火箭广场】:沙巴巫统夺权代价祸国殃民

2018年的509全国大选改朝换代,习惯于养尊处优的巫统晴天霹雳,因为治理国家不当,遭受人民唾弃,从执政党变成在野党。 人民以为509会重创巫统的保守作风,激发该党洗心革面。然而,贪恋政权的巫统对于在野党的身份无所适从,不但没有自我反省,依旧玩弄种族政治,处心积虑推翻希望联盟政府,不择手段阻扰国家的民主发展与进步。 巫统争权夺利的恶习老树盘根,甚至祸国殃民。最明显的例子就是9月的沙巴选举,因为巫统的沙巴前首长慕沙阿曼利诱政治青蛙企图夺权,迫使沙巴闪电州选,最终付上爆发第三波疫情的惨痛代价,全民遭殃。 虽然国阵与国盟及沙巴团结党结盟为沙巴人民阵线,但是,他们在竞选期间无法谈妥谁是沙巴首长人选,马虎的合作关系显然是同床异梦。   巫统“双失”放狠话 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曾经信心喊话,希望沙巴巫统主席邦莫达做首长领导沙巴,让支持者以为巫统把握十足,当时就有不少选民担忧沙巴可能破天荒出现“粗口首长”。 虽然巫统在沙巴大选拿下14个州议席,成为沙巴人民阵线最大党,本应理直气壮拿到首长职,却遭受联邦“压境”,结果由首相慕尤丁推选的土团党沙巴主席哈兹兹诺出任首长。 沙巴巫统夺权计划失败了,又失去首长职,顿时沦为“双失”政党,激怒部分巫统领袖放狠话,向国盟政府发出最后通牒。 前首相兼巫统主席纳吉公然表示,巫统应该撤回对土团党的支持;巫统硝山区国会议员纳兹里则扬言,巫统准备退出国盟政府;巫统最高理事安努亚慕沙更认为,与土团党谈判不果的话,便应该举行全国大选。 国盟不配做政府 因此,传言慕尤丁为了巩固政权,可能进行内阁改组,给予更多官职以安抚巫统。如果传言属实,慕尤丁政府默许的沙巴夺权计划,岂不是白忙一场? 土团党野心勃勃东渡沙巴,巫统不甘示弱要借尸还魂,结果造成沙巴变天,意外引爆第三波新冠肺炎疫情,全民被迫承受巫统与土团党政治斗争的代价。如此失责的国盟,不配做政府!

国盟释放贪污犯的套路

国盟无预警的释放纳吉继子里扎,引发各界哗然。这看似粗糙的举动,其实背后暗藏国盟的算计。 前朝贪腐巨鳄恨不得马上无罪释放,但又不能搞得太过明显。因此,先挑一个罪名相对不高的测试,看各方的方应后,再制定下一步怎么走,讲白了就是试水温,里扎就是最好选择,因为他不是政治人物,刚好又是纳吉继子。 此时人民的反应就显得格外重要,如果对此事反应不激烈或者视而不见,只会让国盟得寸进尺。国盟先会释放小贪,过后再慢慢的释放中贪,最后才到巨贪,这将是温水煮青蛙的过程。由于恰逢疫情来袭,导致经济大萧条,人民更关心经济议题,而非政治议题,国盟可说是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当你有一天看到纳吉意气风发的从法院走出来,请不要感到意外,除了有国盟的胡作非为,还有部分是来自于我们当初的沉默,就如爱因斯坦曾说过:“这世界不会被那些作恶多端的人毁灭,而是冷眼旁观、选择保持缄默的人”。 最后,老慕也可以运用这张王牌,跟巫统进行利益交换。众所周知,大马的司法是服务于政治的,老慕可以施压法院释放前朝贪污犯,以换取巫统对他的支持。

让人背脊发凉的笑话

不只是笑话一场 马来西亚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马来语:Kementerian Pembangunan Wanita, Keluarga dan Masyarakat,英语:Ministry of Women, Family and Community Development,简称KPWKM), 在马来西亚政府下,是负责管理社会福利、儿童、女性、家庭、社区、老年、赤贫、露宿者、灾害管理和身心障碍等事务的一个部门。   这部门需拟定政策和方向以使国家达到性别平等、家庭发展和爱心社会的目标,同时也履行联合国的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的——《北京宣言》。 马来西亚政府在参加了于1995年由联合国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举办的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后便着手成立一个专门为女性谋福的部门,而妇女部也终于在2001年1月17日正式成立,又于同年2月15日扩展至家庭发展范围,部门名称也随之更改。到了2004年,该部门进一步扩展范围,并包括社会福利和发展,而部门也随之于2004年4月27日改名为现名。 第一任妇女部部长由来自巫统的莎丽扎担任,但这家伙似乎是专注在用公寓养牛而非女性发展,可说是严重侮辱女性工作能力的女性部长。 接下来担任该部的部长们也不大有所作为,一直到希盟执政时期,由前副首相旺阿兹扎出任部长,还算是真正有实行相关工作,包括推行消灭童婚、零拒收学童政策等等,开始发挥女性的柔性力量之际,却被推下台了。 如今的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自被“不是人民所选,但很关心人民”的后门政府接掌后,固然闹出了各种新鲜热辣的笑话,甚至是现在最滚烫的呼吁家庭主妇模仿小叮当的腔调向丈夫撒娇,以换取家庭和谐,成为国际抗疫期间的大笑话,各种恶搞、嘲讽的言论与图像在网络蔓延,也登上了外国新闻报导,可谓是让马来西亚的国际形象进一步提升,这种本事似乎也只有纳吉的1MDB案可堪与之比拟。 然而,在谩骂、嘲讽与大笑之后,我们更应该隐忧于马来西亚如此重要而特殊的部门,由几位观念严重有问题的部长与副部长所领导,马来西亚女性的地位与权益、社会与家庭发展,究竟在什么位置上? 重新检视该部所发出的帖子所示为“倡导”女性如何维持家庭和睦的“贴士”;显然在他们的观念里,维持家庭和睦的所有责任都在女性身上,所以他们才会给出要女性在家也得化妆、穿戴整齐得体,而不可穿得居家随便,以显示女性在家办公的“专业”,同时也不会让丈夫因长时间对着黄脸婆而厌烦。 另外,该部另一个谬思是“做家务”这件事。再次显示他们完全不认为做家务是所有家庭成员的共同责任,而只是女人的另一项工作;所以他们才会觉得女性在开口要求丈夫帮忙做家务时,必须柔声细语,最好扮成小叮当,好让丈夫觉得你可爱,那么丈夫才会心甘情愿地帮女性做家务; 否则,丈夫会觉得妻子不可爱不温柔不体贴,会拒绝做家务,然后夫妻就会吵架,家庭就不和睦,但这吵架、不和睦的原因不是因为丈夫把所有家庭责任丢给妻子,而是妻子不温柔体贴和不会模仿小叮当的声音…… 秉持如此腐朽保守之观念的人,主导着我国的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身为女性,笔者在大笑特笑之后,只剩下浓浓的忧虑。 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些本应引领我国女性突破封建思想的部长们,竟将女性埋葬得更深不见底? 在他们的观念里,女人的身体、思想、情绪、态度全都必须为丈夫、为家庭所扭曲。丈夫不悦,就尽可能让丈夫喜悦,哪怕要装可爱装温柔;家庭不睦,就是因为女性不会打扮自己,所以让家庭成员不高兴。总而言之,都是女性不够美不够温柔可爱的错! 笔者不禁忧思,在我国的各个家庭单位里,有多少女性是被这样的规范给拘束着而不见天日?又有多少男性是如此理所当然地将家庭与孩子的责任全推给女性,还嫌弃自己老婆不温柔不可爱? 在该部闹出这样大笑话后,自然是人人都乐于加上一脚尽踩到底,但在这耻笑的背后,别忘了,我国仍然是一个允许童婚的国家,我国的领导人、宗教师仍然时不时就发出“强奸者只要娶受害者就无罪”、“女性穿着暴露就是可被强奸”等等可怕言论,而这些人全都位居高官,是为马来西亚的“领导人”…… 这场疫情是照妖镜,牛鬼蛇神都已经全照出来了,而我国人民只能笑、只懂得笑吗?笑了过后,拿了几百块援助金,也就不了了之,甚至连那番“或许你没选出这个政府,但我们关心你”的言论都能使人感动,不就是以上高官们常说的言论吗? 高官们说的话,常常换汤不换药,而民众的反应才是最可笑的,只是有时也未免太让人笑得背脊发寒了。

【火箭广场】:比新冠肺炎还可怕的东西

从2019年尾开始的新型冠状病毒或俗称的武汉肺炎,首个案例发现在中国湖北省武汉市,在短短的两个月内已经传播至亚洲国家和部分欧美国家,其中包括了我国马来西亚,至今已经有14名确证案例,其中10名中国公民,以及4名大马公民。 相较于病毒在中国大陆迅速的传播,在马来西亚有一种东西比病毒传播的还要快还要猛,那就是铺天盖地的假新闻。假新闻主要集中在脸书和Whatapps这两个社交平台,一会传出有某些州属有感染者,一会又传出有感染者突然暴毙等等,在没有卫生部的证实下,造成人心惶惶,没有人敢去旅行,没有人敢去外面消费,对经济造成冲击。 然而却有政治人物借此突发的疫情,制造种族和宗教的冲突。伊党领袖哈迪阿旺的儿子,公开声称新型冠状病毒是上苍对中国迫害维吾尔族的惩罚。有关中国迫害维吾尔族的说法,至今依然是个还没有被证实的消息,是被西方主流媒体妖魔化,却被本地政治人物加以利用,制造大马种族间的矛盾,加深巫裔对华裔的偏见。 对假新闻没有免疫力 人类对疾病有免疫力,但似乎对假新闻没有什么免疫力。人在购买一个产品时,都会对产品的资料进行严格的检查,比如其过期日期,生产地区,生产成分等等。一旦有发现有问题就会放回去,这是我们从小被养成的习惯。但可惜的是当我们面对不实的消息时,就会缺乏了消费时的行为,不会认真去识别一个来路不明的消息。识别假新闻有许多方法,我们可以用最简单的“4W概念”(Which Who When Where),既那家的媒体,谁写的报道,几时的新闻,那里的新闻。只要其中有一项不明确,就不要盲目相信或者转发。 纳粹宣传头目戈培尔曾经说过:谎言重复千万遍就是真理。说穿了就是人性的弱点,羊群效应人云亦云,假新闻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假新闻要不变成“真理”都难。假新闻能够迅速传播跟有心人士的意图,无心人士的无知,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为了有效制止假新闻,MCMC已经采取行动,民众亦可以上https://sebenarnya.my查询,打击假新闻你我有责。

【火箭广场】:2021年还会断水吗?

2021年还会断水吗? 文 / 张不爽 小时候被灌输的2020年“宏愿”,惨变今时今日的“埋怨”,雪隆一带的居民更加唉声叹气,面对病毒风险、经济问题等多重打击的同时,还要承受断水之苦! 断水梦魇纠缠全国人口最密集的雪隆地区,撇开政治阴谋论,断水问题与水务设施息息相关,例如水管陈旧需维修和更换、蓄水池和滤水站设施不足、水源监督疏忽等问题。 稳定的供水系统是发展工商经济的首要条件,以及满足众多住户的基本需求,何况雪隆的工商与住宅单位项目蓬勃,有关当局必须与时俱进,投入庞大的资金和人力,以提升水务设施。 雪州行政议员伊兹汉上个月汇报解决水供危机方案时指出,制水问题显示雪州过度依赖特定的滤水站,所以雪州需要增建滤水站,以舒缓雪隆区70%水供压力。 他说,蓄水池设施可以降低水源污染的风险,也可支援制水区,并善用科技如无人机加强监督工作,以降低无效益水(NRW)的流失。 伊兹汉也在近日的雪州议会上披露,雪州境内有需要更换大约长达2万3000公里的水管,以减低水供中断的风险,而更换每1公里水管的工程预计耗资100万令吉,但是,雪州政府的资金有限,每年仅能完成150公里的水管更换工程。 国盟政府勿袖手旁观 掌握联邦资源的国盟政府应该拟定长远之计,拨款进行提升水务基建工程,照顾人民的基本生活需求,勿对雪州一而再、再而三发生的断水问题袖手旁观。 希望联盟参与财政部的财案咨询,向国盟政府提出六大经济措施,包括为水务基建提出了方案,符合人民尤其是雪隆居民的心声。 而且,希盟也建议提升吉兰丹和彭亨的水务基建设施,显示希盟方案可为乡区的水务基建,争取平衡的城乡发展,值得纳入《2021年财政预算案》。 究竟国盟政府会否放下政治成见,采纳希盟方案处理水务,以在《2021年财政预算案》向人民展示诚意和团结?全民拭目以待,希望明年告别断水。

火箭广场:妇女部提早开了愚人节玩笑?

4月1日愚人节,也是我国行动限制令延长14天的开始。人民必须适应长时间在家工作及生活的日子,也有打工族可能因此失业,正当大家的日子过得水深火热,妇女部却闹出一个笑话。 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在愚人节前夕“搞创意”,以图文设计在社交媒体发帖,建议女性在家工作应化妆并穿上班服,以及模仿小叮当向丈夫撒娇,结果一鸣惊人,引来排山倒海的恶评与讥讽。 经过网民们的热议和疯传,妇女部发表的“小叮当论”瞬间登上国际媒体,让全球人士以为该部提早开了一个愚人节玩笑,只有大马人自己心知肚明,国民联盟政府的妇女部并非第一次失言。 在行动管制期间,如果职业妇女须在家上班,还要负责照顾家人的起居饮食,肯定面对不少问题,例如因看顾而影响工作进度,容易造成精神压力和焦虑。 许多媒体已开始探讨,家庭生活在行动管制期所面对困境及压力,但是,妇女部却没有给予实际的建议,反而用小叮当开了一个国际大笑话。 前妇女及家庭发展部副部长杨巧双在3月8日妇女节对媒体发言,曾提醒该部应专注于政策,建议继续执行该部的规划,包括在国会提呈性骚扰法案以打造安全工作环境、设立儿童机构以保障儿童权益等。 不过,国民联盟政府的妇女部频频失言,从早前的检讨禁童婚政策、检讨空姐空服至防疫听天由命论,引起各界包括非政府组织的反对和批评,令该部颜面扫地,导致希望联盟政府妇女部所付出的努力,似乎功亏一篑。 妇女部在各方批评下,最终删除“学小叮当撒娇”的海报与贴文,并公开道歉。虽然此事算是告一段落,却让人民更加担忧国民联盟政府的人才匮乏及无能为力,会否带领国家走向危机? 笔名:曲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