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62间独中拨款 砂可获271万2000

希盟政府说到做到! 大马财政部长林冠英今日为华社捎来佳音,他连同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为全国共62所独中分配总额1200万令吉的华文独中拨款,包括砂拉越14所华文独中亦受惠其中,可获271万2000令吉拨款分配。 而这次的独中拨款是由董总中央委员会开会讨论决定将1200万拨款平均分配给全国60+2所独中 。 是项华文独中拨款移交仪式于加影新纪元大学学院举行,而砂拉越的国会上议员林思健律师也有出席见证仪式。 砂拉越14间独中当中,共有5间独中各别获得19万5000令吉拨款分配,即古晋中华第三中学、古晋中华第四中学、诗巫黄乃裳中学、民都鲁开智中学、与美里培民中学。 其余9间各别获得19万3000令吉拨款分配的独中,则是西连民众中学、古晋中华第一中学、诗巫公民中学、诗巫光民中学、美里廉律中学、诗巫公教中学、诗巫建兴中学、石角民立中学、及泗里奎民立中学。 今日受邀出席领取拨款的砂拉越独中代表,包括古晋中中校董会财政沈桂馥、石角民立中学财政彭志拔、诗巫公民中学校长林显隆、诗巫光民中学校长王淑凤、美里廉律中学校长首席执行员拿督房按民博士与副首席执行员陈秀娥、民都鲁开智中学署理董事长拿督贝建安中校、诗巫公教中学校长郑文牍、诗巫建兴中学董事长张锦兴、泗里奎民立中学校长吴翠美、美里培民中学副董事长拿督张孟晋博士、及诗巫黄乃裳中学校长卢友雄。

滥用主权玩弄禁烟课题 俞利文抨GPS罔顾人民健康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医生抨砂联盟政府罔顾人民健康,将禁烟课题当成政治课题。 他强调,吸烟危害健康是众所周知的常识,尤其是二手烟;然而当希望联盟联邦政府在今年1月1日执行食肆禁烟之际,砂拉越政盟政府却不给予及时配合,还似乎利用这课题来显现他们享有的“自主权”。 希盟联邦政府在今年1月1日开始实行在食肆禁烟的政策。然而,砂拉越地方政府及房屋部长沈桂贤于昨日却代表砂拉越政府发出通告,只砂拉越在今年3月1日才实行食肆禁烟的通令,而首六个月时进行教育性执法,不会开出罚单。 这将意味着砂拉越的禁烟令将比联邦禁烟令迟;而真正执行罚款的政策也比联邦政府规定迟了3个月。 俞利文重申,吸烟危害健康是众所周知,尤其是二手烟的危害更是严重。 “我相信烟民们也不想自己的致亲们的健康受到二手烟的危害。毕竟,我们都想我们本身和亲友能健健康康的。” 对于砂拉越政党联盟此举,他认为根本就是一种政治化手段;根本没有将人民的健康作为第一考量。 “我觉得他们就是为了政治利益而已,根本没有将人民的健康放在首位!” 他认为,砂拉越政盟政府根本就是以“自主权”来当做政治筹码。 他说,砂拉越在某些方面的确拥有自主权,但不是所有各方都是。就如1983年“食品法”下的“2018烟草制品管制(修订)条例”中规定禁止在餐馆吸烟的条文,就含括了砂拉越所有州属。 “所以以‘自主权‘的理由来暂缓及延迟执行禁烟令的说辞根本就是不负责任的行举;这根本就是在消费及牺牲砂拉越人民的健康。“ “仅此,我奉劝砂拉越政府及沈桂贤医生在强调砂拉越自主权的当儿,应该以砂拉越人民的健康及利益为首要依归,莫只因反对而反对,罔顾砂拉越子民的健康及安全利益。”

马汉顺对华小拨款言论矛盾 人联党急护航闹笑话

民主行动党古晋社青团秘书陈祥智今日吁请人联党在抨击行动党之前,必须先查明真相,否则只会让人民当笑话看。 陈祥智是针对人联党妇女组主席许德婉在没有查明真相就指责行动党主席张健仁为希盟掩盖半津华小被拨款被调用一事而作出回应。 他表示,国盟副教育部长马汉顺自身在这件事情上的言论前言不搭后语,矛盾异常。甚至乎他自身都不知道自己想表达的是什么,但人联党为了护航朋党却表现得异常积极。纵然明细可证明希盟秉持着“讲到、做到、钱马上到”的原则将2018-2019年的拨款分文无欠的拨到华小户头上。但人联当在此事件上依然纠缠不清,寓意何为? “对于指责前朝挪用半津华小拨款一事,马汉顺对自己的话语都显得矛盾。先说挪用,后说不曾说挪用。在这大前提下,急着为马华护航的人联党还依然自我与固执非得要在话题上纠缠。” 他说,教育厅对政府学校(包括国小、国中、华小)的维修都是由教育厅负责的,唯有半津贴华小的拨款才是直接给董事部。而人联党文告强调吉隆坡冼都华小董事长拿督王鸿财对于承包商前往该校要进行维修项目时感到惊讶,这当中有何出入也只有马汉顺和冼都华小董事长才清楚了。 “2019年希盟将2020年拨款给政府学校的维修费用从2亿5000万增加到3亿。就是希望可以让政府华小可以获得更多的拨款。之前政府华小在2017年可是只拿到区区的5000令吉。” 陈祥智指出,砂政盟在以造王者的身份携手伊斯兰党以及巫统执政中央后,人联党身为其盟党之一已经是重新成为执政党,为了避免他们执政时将华小的5000万拨款拿去赈灾的事件以及跳票的“有冠勋、有拉曼”的事件再度发生,身在国盟的人联党应该要利用其砂政盟造王者的本分,严厉监督以防止类似的事情再度发生,不然的话,人联党将很快的被砂拉越人民所唾弃。

砂议会人数不足被迫休会 沈桂贤竟然跑去打包茄汁果条

针对昨日砂州议会因出席人数少过三分之一下被迫休会,民主行动党古晋社青团团长陈方其今日抨击砂盟州议员,出席议会本是部长、议员们的责任,提早离席不仅不尊重议会,提早离席导致州议会流会更是不负责任的做法。 他表示,在昨日下午的州议会辩论环节,砂政盟的大部分议员当时没有在现场参与会议,而部长更是尽数缺席,这是辜负了人民对他们的信任,作为人民代议士,身为部长更应该在议员在进行辩论环节,将他们选区的问题反映出来时留在议会殿堂内聆听人民所面对的问题,身为部长却连这个最基本的责任都做不好,不仅彰显出部长的不负责任,也辜负了人民对他们的期望。 “惊讶的是砂房屋与地方政府部长拿督斯理沈桂贤在会议还在进行中,竟出现在古晋南市毕打拿饮食中心打包茄汁粿条,如此不负责任却还好意思拍照上载在其面子书上炫耀自己打包茄汁果条。” 对此他质问沈部长,为何选择在州议会还在进行中跑去买晚餐?人民投选议员是要人民代议士将问题带去州议会讨论,结果沈部长和其他砂盟的议员没有出席会议,而导致议会人数不足而流会,他有必要向人民交代和解释清楚为何他做出此举动。 他也表示,拿督斯里沈桂贤身为部长,又是人联党的主席,这样的做法是上梁不正下梁歪,这样是否表示了人联党的议员可以以后都可以这样不负责任?这样的话以后人民还怎么去相信人联党的人民代议士? “州议会一年只开16天,而议长因为现在疫情的关系缩短会议天数,人联党以及砂政盟议员更应该利用这有限的时间去将人民问题在议会带出。” 对此,他呼吁不论朝野的议员都应积极出现州会议会,把人民的心声放在第一,而不是要靠人催促、警告、安排班表才来出席议会,这对于国家来说将是个天大的笑话。  

小型企业贷款 全国皆可申请

想要创业的您却没有资金?申请者即起只需到访全国任何一间BSN银行申请“华裔小贩微型贷款”以及“华商中小型企业微型贷款”,包括砂拉越。 希盟政府已于1月1日推行的“华裔小贩微型贷款”以及“华商中小型企业微型贷款”计划,旨在为有意经商或转型拓展生意的申请提供援助,确保本地华裔业者可以根据能力和需求获得相应的贷款分配。 希盟政府此次也放宽有关微型贷款借贷条件,申请者只要符合基本资格,无需通过任何中介,或缴付任何佣金即可作出申请贷款。 值得一提是,该微型贷款将根据申请者需求,提供5000令吉至最多5万令吉的贷款分配,而贷款年利率为4%。 为免政府拨款被政治化,政府不会将拨款直接输送给自立合作社有限公司(KOJADI)代为发放予合格的借贷者,而是交由BSN银行着手借贷事项。换句话说,希盟政府的小型企业贷款将不需要再继续看政党脸色,只要符合条件、符合申请资格,一律依照正常程序来走即可。 过去国阵政府采用的模式就是利用“政党代理人”的方式来处理这类型贷款,导致许多商家因为“不倾向某政党”而无法获得贷款,这种模式对国家的企业发展是一大阻滞,经济发展会因为这种不健康的裙带运作模式而拖累。 有意申请上述小贩或中小型企业微型贷款的华社商家,除了向BSN银行咨询外,亦可在上午9时至下午6时之间致电财政部特别官员杜炎袛(012-2761681)以及赵凯彦(019-7705695)查询详情。

哈迪已走火入魔 破坏民主与社会架构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刘强燕形容伊斯兰党主席哈迪的言论已经“走火入魔”,不仅冲击马来西亚多元民族丶宗教与文化的社会价值观,也对伊斯兰教带来负面的影响。 她说,哈迪所谓“给异教徒领导会下地狱,穆斯林领袖再残暴也要支持”是“邪魔歪道”,全面否认了世俗法则和优良传统,具有破坏马来西亚民主与社会架构的意图,应该受到遏阻。 刘强燕国会议员说,马来西亚的民主与政治体制是建立在多元社会的框架之下,并透过宪法保护全民的权益。这个由人民用血汗建立起来的立国根基,绝不容许拥有自私政治目的政客所破坏。 她提醒希盟政府与砂拉越政党联盟政府以哈迪的极端言论为鉴,并在宪法的权限下,致力维护全民的利益。同时采取适当的行动,阻止哈迪继续“胡言乱语”,肆无忌惮的破坏国民团结与国家稳定。 刘强燕说,砂拉越尊崇世俗法则的做法是值得各方学习与仿效的,今天,这片土地上的人民可以共同且自由的庆祝各别的宗教节日,甚至参加不同民族的喜庆活动,而不受本身宗教信仰的约束。 惟一些本土思维极端的人士仍然试图将伊斯兰党与巫统的模式带进砂拉越,而国阵在砂拉越统治的近半个世纪期间,为极端元素的入侵开了方便之门。西马极端宗教老师被派遣至砂执教,即是其中一个最不受欢迎的例子。 同时,在砂政盟政府(前砂国阵)的认同下,砂拉越的一些政策与部门宗教化的现象,也日见明显,而因并不符砂拉越的民情,经为广大的砂拉越人民带来困扰。 刘强燕国会议员说,砂政盟政府既然口口声声说砂拉越要回归马来西亚建国契约的权利,应以身作则,即刻采取实际的行动维护砂全体人民的利益,剔除来自巫统与伊斯兰极端份子的宗教化“毒素”,不要成为“言论巨人”,却是“行动侏儒”。 “我们希望砂政党政府在一切政策与行动上,以马来西亚建国契约为基础,去除宗教化,而行动党必定会给予大力的支持。因为砂拉越自主权,包括维护宗教信仰自由,首先就是由我们在《2014年民都鲁宣言-迈向平等伙伴》宣言中提出的,并列入我党的政纲中。”

砂希盟团结一致 备战选举对战GPS

联合文告 砂拉越希望联盟成员党,即行动党、公正党及诚信党召开会议,商讨目前的政治局势及来届砂州选举事宜。 商讨的各项事宜为: 1.砂希盟的未来方向 我们将继续与希盟3个成员党保持密切关系及合作。至于土团党,则需等到团党的领导层问题获得解决才决定。 首相人选的问题不会影响到3个成员党的关系。这只是各自政党对于方法执行意见不同的问题,而最终的目标还是一致的。 跳槽及背叛人民的委托 我们谴责任何的跳槽行为,因为这是对人民的委托和信任的一种背叛。同时破坏民主精神和体制。 备战砂州选举 砂希盟在来届州选将一致对战砂政盟(GPS)。 我们准备与任何一个坚守透明、良好施政及正义原则且具有公信力的政党合作。 我们不会与任何投机政党或“一选政党”合作,因为这些政党很有可能会在赢得一些议席后背叛选民。 砂拉越政府的财务管理 我们对砂州政府的财务管理及挥霍无度的开销方式深感担忧。前财政部长林冠英及前砂第二财长黄顺舸不约而同发表了类似见解。他们对砂州政府的财政状况都深感担忧,必然是有强而有力的原因。 多年来,砂州政府已经借贷数十亿美元的债券,至于如何使用债券的资金并不透明。尽管张健仁已多次在砂州立法议会会议上提问,砂州政府始终未给予答复。如果没有问题,为什么要如此保密及不透明? 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砂州政府没有继续举债,根本无法推行他们所宣布各项耗资数十亿令吉的工程。我们如何偿还这些债务?我们不要1MDB丑闻在砂拉越上演。 尽管砂拉越政府已宣布多项振兴经济配套,然而至今大部分的商家、中小型企业及平民百姓还是没有获得援助。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州政府周转不灵? 我们必须换掉州政府,才能针对过去57年的肮脏污秽来个大扫除,为砂拉越带来新气息。 20-6-2020 张健仁 砂行动党主席 孙伟瑄 砂公正党主席 阿邦哈里尔 砂诚信党主席

人联党自曝其短 在砂人民面前展露自身无能

民主行动党古晋社青团今日发表文告,吁请人联党不要再隐瞒自身在联邦却无能的事实,同时也再次提醒人联党,一再的抹黑行动党只会让人联党自曝其短,将自身的无能在砂拉越人民面前展露无遗。 古晋社青团秘书陈祥智表示,人联党中央宣教处所发表抨击行动党的文告基本上就只是想要误导人民,因为行动党从来都没有放弃承认统考文凭,无论是当反对党的时候还是执政联邦之后都一样。 “行动党不会像人联党一样只会找藉口,更不会像人联党一样利用“只有多少国会议员”这样的烂理由去推卸责任。事实上,希盟在执政后,行动党42位议员没有一个放弃过这种念头,而是踏踏实实在逐步推行承认统考。难道人联党不知道罗马不是一日建成?别忘了人联在前囯阵四五十年都没能完成这任务,真不知有何资格来对行动党指指点点。” 他也说到,人联党以只有一位国会议员来作为藉口,彰显了他们的不负责任,也让砂拉越人民更加清楚的看到人联党是多么的懦弱无能,在砂拉越必须听命于土保党,在联邦也只能任由巫统以及伊斯兰党为所欲为而不能吭声。 对此,也是古晋区国会议员特别助理的陈祥智吁请人联党别再睁眼说瞎话,当人联党口口声声的抨击行动党当家不当权的当儿,他吁请人联党把眼光投向北马槟州,看看行动党当权的地方如今是多么的繁华。从州财政赤字到有盈利,乐龄人士甚至还在行动党管理槟州政府赚钱之后获得红包,这种待遇是过去囯阵时期完全没有的;再来,希盟在执政联邦之后,除了历史性第一次开始了独中拨款之外,还逐步的实行承认统考的课题,这些政绩全国人民都看得清清楚楚,不可能人联党视而不见? “人联党在希盟执政的时候大肆攻击统考以及爪夷文的课题,而如今支持了后门政府重新执政联邦了之后就不再提起这些问题,也不敢再争取这些问题,显示了人联党是多么的不负责任。” 陈祥智强调,如今人联党已经是后门政府的成员党之一,那就不应该以只有一位国会议员来作为藉口,而是务实的向教育部长进言爪夷文课题以及统考课题,如果人联党就连进言的勇气都没有,那么就退出后门政府,这样做人联党至少还留有一丝尊严而不是只是为了利益而选择唯唯诺诺的留在国盟当一个蚊子党。

选前造势违反选举条例 陈祥智报警促查人联党

日前行动党古晋社青团就人联党古晋支部在选举前违反选举条例而前往警署报案促请选委会和警方介入调查。 社青团副团长陈祥智今日发文表示,该支部作为执政方的团队做出这类举动更是知法犯法。人联党古晋支部的团队与潜能候选人在走访浮罗岸时在咖啡店桌上置放,甚至合影中高举映射为砂政盟投票的图标已经违反了选举条例,有在选举未来临提前造势之嫌。 根据1954年选举罪行法令第3(1)(m)条文阐明,任何包含选票或类似选票内容的广告、传单、标语牌或海报印制,只允许在选举期间使用。人联党古晋支部主席更是前浮罗岸议员,她更该知晓这种举动会违反选举条例,但偏偏带着所谓潜能候选人犯下如此失误。可谓仗着己方是执政方的势,完全无视了选举条例。 人联党没有阻止旗下支部潜能候选人为所欲为提前造势更有御下无方的责任。至今未就此事发表任何言论更有着包庇属下之嫌。 “选举本是神圣,奈何与巫伊结盟后的砂政盟却也开始以见不得光的手段开始提前宣传造势,完全视选举条例和选委会为无物。” 选委会权威已严重受到挑衅。若不加以严惩,是否代表任何政党都可以提前造势拉票?在此,行动党宣传部呼吁选委会和警方能秉持公平公正的办事,彻查此类不良之举。 人联党不仅捍卫砂无力,更开始当起了土皇帝。试问这是执政方的优先权吗,喜欢怎么来就怎么来。 行动党古晋社青团将继续对人联党古晋支部违反选举条例一事保持高度关注。希望来临砂拉越选举是在一个公平公正环境下进行,而不是说身为政府的一部分的政党就可以为所欲为。

砂州政府只给予空洞宣布 中小型企业需更实际援助

砂州政府应给予砂州中小型企业更实际的援助,而非只是给予空洞的宣布。 尽管阿邦佐已经两度宣布为中小型企业而设的"免利息"贷款,然而迄今砂州大部分的中小型企业还没有收到有关"免利息"贷款。 砂州政府在其所宣布的中小型企业"免利息"贷款举措中,有关贷款的利息是由砂州政府承担。 然而,这些贷款并非普通的银行贷款,而是由国家银行所提供资金,再由商业银行发出特别低利息的贷款。 其一,这些特别贷款是特低利息贷款,因此,州政府需要支付的利息津贴数额不大。 其二,也是更为重要的,国家银行为全国中小型企业提供的贷款资金有限。 因此,很多通过商业银行申请这项贷款,并已经获得批准的中小型企业目前还在苦苦等待国家银行发放有关贷款。 简单来说,尽管砂州政府三番五次发表"中小型企业的特别贷款","砂州政府吸纳中小型企业的贷款利息"及"中小型企业对国家经济发展极其重要"等伟论,实际上中小型企业得到的资金援助是少之又少。 砂州政府并没有给予中小型企业多大的援助,一切只不过是如其一贯作风,言大于实的吹嘘。 如今已进入行管令的第3个月,大部分企业都压力沉重,甚至有很多企业正考虑结业,也有越来越多企业开始裁员。然而,联邦和州政府依旧对如此重要的经济问题,如挽救人们就业机会,选择坐视不理。 难道是当权者对此事漠不关心?还是政府已经有心无力,已没有资金可以拯兴经济,挽救就业机会? 5-6-2020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