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众捐赠200面罩 古晋行动党移交砂中央医院

齐心抗疫,守护前线!古晋行动党日前将民众慷慨捐赠的200个面罩移交予砂中央医院,尤其给站岗在冠病前线的医护人员使用。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昨日与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和张健仁的特别助理陈国彬,亲自将该200个面罩送予砂中央议员。 俞利文:给予前线人员支持和协助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表示,尽管近日来的冠病确诊数据令人鼓舞,但这场抗疫斗争仍未结束,特别在疫情当前更要给予前线人员支持和协助。 他说,这包括确保医护人员拥有足够的防护装备,尤其是医用个人防护衣等,保护他们免于任何感染风险,让他们在工作结束可以安心回到家人身边。 对抗疫情人人有责 俞利文强调,对抗疫情乃人人有责,所有人都必须发挥各自作用,无时无刻采取必要的防疫措施以保持安全,尤其是目前大多数经济领域重启之际,以遏制另一波感染的可能性。 他指出,大家必须以新加坡、日本和德国为借鉴,这些国家早前因为解除行动限制,导致冠病确诊病例激增。 在实施行管令措施下,我国过去几周抗疫工作已做得很好,但是一旦松懈或失误就会导致感染率再度上升,那么过去几周抗疫努力就会功亏一篑, 必须保持警惕防疫 如今,随着经济领域开放也预料会出现确诊病例增加,所以大家务必高度配合确保不会造成第二波感染,避免加重医护人员的工作负担。 俞利文重申,大家必须保持警惕,并采取所有必要的防疫措施,除了保护自己外也要保护身边的人免受感染。

民主行动党砂州委员会与林冠英同在 对抗政治迫害!

民主行动党砂州委员会砂于2020年8月9日发出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砂州委员会全体一致表示绝对相信秘书长林冠英的诚信,我们也坚信,针对他的指控是政治迫害。 主控官于星期五在法庭针对林冠英所提呈的控状书本身就是最佳的证明,整个案件就是一场政治迫害。普遍的刑事案控状都有列明罪案的正确日期(某月某日,而非如林冠英的控状书中只阐明2011年三月,但没有指定那一天),时间和地点,特别是最高刑罚可达20年监禁的严重罪行。 有关指控也证实,林冠英并没有从有关海底隧道工程收到任何款项,这证实,过去国阵领导人污蔑林冠英就海底隧道工程得到天文数字的贿赂钱的一切指责,都是无稽之谈。 我们认为,似乎在国盟政府的新常态之下,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势及打击反对党,他们会先以利诱背叛、暗算和跳槽,如果行不通,则采用威胁及迫害的手段。使用提控及法律诉讼来打压批评的声音及反对党,这是典型暴政表现,也是懦夫的行为,即不敢面对批评,则滥用人民的钱或自恃有钱有势,采取法律行动来打击异己和批评的声音或反对党。 这种种威迫利诱的伎俩可能对某些人有用,但对行动党领袖肯定无效,更何况是林冠英。民主行动党砂州委员会会一直与林冠英同在,对抗这一次的政治迫害。

滥用主权玩弄禁烟课题 俞利文抨GPS罔顾人民健康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医生抨砂联盟政府罔顾人民健康,将禁烟课题当成政治课题。 他强调,吸烟危害健康是众所周知的常识,尤其是二手烟;然而当希望联盟联邦政府在今年1月1日执行食肆禁烟之际,砂拉越政盟政府却不给予及时配合,还似乎利用这课题来显现他们享有的“自主权”。 希盟联邦政府在今年1月1日开始实行在食肆禁烟的政策。然而,砂拉越地方政府及房屋部长沈桂贤于昨日却代表砂拉越政府发出通告,只砂拉越在今年3月1日才实行食肆禁烟的通令,而首六个月时进行教育性执法,不会开出罚单。 这将意味着砂拉越的禁烟令将比联邦禁烟令迟;而真正执行罚款的政策也比联邦政府规定迟了3个月。 俞利文重申,吸烟危害健康是众所周知,尤其是二手烟的危害更是严重。 “我相信烟民们也不想自己的致亲们的健康受到二手烟的危害。毕竟,我们都想我们本身和亲友能健健康康的。” 对于砂拉越政党联盟此举,他认为根本就是一种政治化手段;根本没有将人民的健康作为第一考量。 “我觉得他们就是为了政治利益而已,根本没有将人民的健康放在首位!” 他认为,砂拉越政盟政府根本就是以“自主权”来当做政治筹码。 他说,砂拉越在某些方面的确拥有自主权,但不是所有各方都是。就如1983年“食品法”下的“2018烟草制品管制(修订)条例”中规定禁止在餐馆吸烟的条文,就含括了砂拉越所有州属。 “所以以‘自主权‘的理由来暂缓及延迟执行禁烟令的说辞根本就是不负责任的行举;这根本就是在消费及牺牲砂拉越人民的健康。“ “仅此,我奉劝砂拉越政府及沈桂贤医生在强调砂拉越自主权的当儿,应该以砂拉越人民的健康及利益为首要依归,莫只因反对而反对,罔顾砂拉越子民的健康及安全利益。”

张庆信不满SST少收250亿 砂行动党 : 难道要人民承担更多?

销售与服务税(SST)较销售税(GST)少收250亿令吉,不仅显示我国中下阶级人民无需承担更多税务,也曝露前朝国阵过去挥霍无度的恶习。 遗憾的是,民都鲁区国会议员兼民进党主席张庆信却对过往消费税一年可收取约460亿令吉,如今销售税仅收210亿令吉左右而感到不满。 砂拉越行动党宣传部今日作出反驳,反问张庆信难道乐见人民缴付这250亿令吉的庞大差距吗? 前朝政府过去推行消费税举措,是全民都无法脱逃的税务之一,消费税收取乃涵盖所有各阶层人士。反观,随着政党轮替,在希盟新政府施政下,以销售与服务税取代消费税,这意味中下阶级是无须承担这些税收。 砂拉越行动党也对于张庆信的不满感到不解,特别是在收取约460亿令吉消费税、和210亿令吉的销售与服务税,当中的250亿令吉差距都是人民被迫要多缴还的,尤其是对中下阶级人民的经济负担影响甚大。 更甚的是,人民被迫多缴还的消费税,大部分的税收却被前朝贪官及国阵朋党中饱私囊“吃掉”。 前朝国阵执政期间,人民生活非常艰苦,当时政府却不顾人民的水生火热,执意将消费税转嫁在人民身上,导致全民都要缴税给国阵政府,无一幸免。 不但如此,就连商家还要千辛万苦的动用许多的人力和财力被逼替国阵政府抽税。这使每个商家现在都成为替国阵政府抽税的税务官员。 让人愤怒的是,砂劳越人民当时在生活拮据情况下所缴付的近3亿令吉消费税,却不足让纳吉去购买一架逾4亿令吉的豪华私人喷射飞机,这绝对是令人民感到最痛恨的。 “可恨的是砂国阵却为虎作伥,支持纳吉政权向全民征税。如果国阵在第14届国选没有倒台,相信砂国阵还是会继续和纳吉巫统抱在一起,继续以GST向人民征税,而且极可能税率更会增至10%!” 前朝国阵执政期间一直嚷嚷钱不够用,进而向人民开刀,却不改他们一贯的挥霍成性的恶习,即使收取再多税务也无法满足他们的贪婪。

林冠英被捕明显政治迫害 砂行动党:政府为巩固政权打压政敌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在没有任何收贿钱的证据下被提控。这明显是一场政治迫害。同时也显示出国盟后门政府对敌对阵营的政治迫害正式拉开帷幕。 对此,砂拉越行动党宣传部发表文告质疑政府基于何原由选择逮捕没有犯罪证据的人,却又无罪释放了身负46项罪状的同阵营人马。为了巩固政权,打压敌对政党势力政府真的就可以无所不用其极? “这是否意味着,任何站在国盟对立立场的“敌人”都将有机会面对被冠上莫须有的罪名而被逮捕?” 面对强权,反贪会不仅随着这些强权的脚步起舞,选择性地采取行动更被打回了囯阵时期“无牙老虎”的原形。 文告中说,首相曾经声明将保证国盟政府会努力肃贪。但随着希盟执政时因为贪污被提控的政治人物一个假释一个无罪释放。多重标准的肃贪沦为政治迫害,敢问首相所谓的保证如今在何方? 政府本应该给国人树立榜样,将彰显正义、正直、透明化等制定成治国体制。但这些在希盟垮台后几乎成了泡影。 如今的后门政府,看重的不是如何去发展国家。而是政权是否牢固,自己口袋是否厚实。利益熏心让他们失去了捍卫正义,为弱势群体发声的勇气。这正印证了“理想总是很丰满,现实却是太骨感”的说法。 “一个廉洁,公正与民主的政府不会担心被问责,不会害怕面对质疑。因为一切是那么赤裸裸的展示在国民眼前。” 文告中也呼吁马来西亚的年轻人应雄起。勇敢对这些强权兼腐朽的政客政棍们说不。只为权利的政棍不会为了一个国家的发展而忧心,国家需要的是忧国忧民的领导来带领国家向全世界展示马来西亚的进步。 “为了摧毁敌对政党的势头,林冠英被逮捕一事正是政棍滥权的最佳缩影。如今国家的未来就掌握在年轻一代的手里,只有年轻一代可以捍卫国家应有的民主、自由和公正。”

砂民主行动党全力支持林吉祥的言论:若无法兑现新马来西亚议程可退出联合政府

砂民主行动党全力支持林吉祥的言论,会与资深领袖林吉祥同一步伐,共同进退,倘若新政府无法兑现新马来西亚的议程,就会毫不犹豫集体辞官退出联合政府。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张健仁今日在一项文告上指出,行动党的斗争使命是为建立公正、民主以及良好施政的马来西亚,所以,新政府当务之急是努力打造一个全新、属于全民的新马来西亚。 他说,行动党在过去几十年的奋斗,就是要推翻60年掌权的贪污腐败国阵政府,而人民之所以会给予新政府机会,就是要看到有全新马来西亚的诞生。所以不论多困难、多耗费时间都好,新政府必须努力去兑现各承诺。 “行动党从过去至今都是坚持奋斗,没有理由开倒车,继续走回国阵的旧路线而没有做出任何改革。” 张健仁表示,火箭绝对是有原则与立场的政党,绝对不会因为恋栈官位而像人联党那样出卖砂拉越人的权益。 当然,新政府还是需要时间去一一实现所有的承诺,毕竟不是所有的承诺可以马上给予兑现,不过相信给予一些时间予新政府,很快就会看到改革的成果。

去年8月脸书发文今被警方查 黄国为:捍卫砂多元文化没错

民主行动党实旦宾支部秘书黄国为今日收到警察局的传召,针对2020年8月份砂拉越行动党的面子书专页上发表了古晋社青团在海唇街的路牌上贴上中文字的帖文一事录取口供。 在配合警方并录取口供后,黄国为表示北市报警查办这件事情其实是一件有预谋的政治迫害,其主要目的是想要杀一儆百,企图让人民或其他政党领袖在往后的日子里面就算面对政府“回教化”的政策或不公平的政策时不敢吭声。 他强调,砂拉越是多元种族文化的州属,而砂拉越的文化应该保留下来,而国盟政府以不道德的手段夺取中央政权后,巫统以及伊斯兰党就逐渐的企图“回教化”马来西亚,而砂拉越拥有多年历史的双语路牌变成单语就是砂盟政府跟随国盟脚步“回教化”最明显的例子之一。 “古晋社青团在海唇街贴上路牌在我看来并没什么不妥,他们只是将原本拥有双语路牌还原而已。” 他说,他并不认为社青团的做法就是错的,毕竟社青团的出发点是捍卫砂拉越的多元文化并将路牌还原为双语路牌而已。

管制非伊法案影响国家和谐 黄培根促砂政府发声明反对

今天是马来西亚日,是国民庆祝我国正式组成的节日,而在这个节日里我们应该做的不止是庆祝马来西亚种族和宗教之间的和谐,更是确保这份和谐可以继续持续下去。在马来西亚组成时,其中一个最重要的条件就是确保全国人民的宗教自由,砂拉越也并没有一个官方宗教。 砂拉越政府必须正式表明反对《非伊斯兰宗教发展管制法案》或任何可能影响我国和谐的决定。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署理主席兼柏拉旺议员黄培根表示砂拉越政府必须正视政府所草拟的四项新伊斯兰教法,尤其是《非伊斯兰宗教发展管制法案》所有可能带来的影响,而州政府在数日以来却不曾对此做出任何官方表示是令人失望的。 “但是数日前,联邦政府却草拟推行4项新的伊斯兰教法,而其中更包括一项《非伊斯兰宗教发展管制法案》。这项公布马上就引起了全国各方的担忧和反弹,许多宗教组织、政治组织、甚至是沙巴州政府都已公开表示极力反对这项法案。然而事发数日,砂拉越州政府以及首长对此事却是闷不吭声,取而代之的是一些二线政治人物出来转移焦点、推卸责任、甚至是试图欺骗人民。”

砂州政府只给予空洞宣布 中小型企业需更实际援助

砂州政府应给予砂州中小型企业更实际的援助,而非只是给予空洞的宣布。 尽管阿邦佐已经两度宣布为中小型企业而设的"免利息"贷款,然而迄今砂州大部分的中小型企业还没有收到有关"免利息"贷款。 砂州政府在其所宣布的中小型企业"免利息"贷款举措中,有关贷款的利息是由砂州政府承担。 然而,这些贷款并非普通的银行贷款,而是由国家银行所提供资金,再由商业银行发出特别低利息的贷款。 其一,这些特别贷款是特低利息贷款,因此,州政府需要支付的利息津贴数额不大。 其二,也是更为重要的,国家银行为全国中小型企业提供的贷款资金有限。 因此,很多通过商业银行申请这项贷款,并已经获得批准的中小型企业目前还在苦苦等待国家银行发放有关贷款。 简单来说,尽管砂州政府三番五次发表"中小型企业的特别贷款","砂州政府吸纳中小型企业的贷款利息"及"中小型企业对国家经济发展极其重要"等伟论,实际上中小型企业得到的资金援助是少之又少。 砂州政府并没有给予中小型企业多大的援助,一切只不过是如其一贯作风,言大于实的吹嘘。 如今已进入行管令的第3个月,大部分企业都压力沉重,甚至有很多企业正考虑结业,也有越来越多企业开始裁员。然而,联邦和州政府依旧对如此重要的经济问题,如挽救人们就业机会,选择坐视不理。 难道是当权者对此事漠不关心?还是政府已经有心无力,已没有资金可以拯兴经济,挽救就业机会? 5-6-2020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冠病确诊者自由进出砂州边境 陈祥智:谁应对防疫疏忽负责?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的特别助理陈祥智今日发表文告,质询砂拉越政府和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及警方,4名确诊为新冠肺炎的印尼女外劳,轻而易举地自由进出砂州,到处趴趴走,来回千多公里路程,造成如此巨大的防疫疏忽和伤害,到底是谁应负起失职的责任? 陈祥智表示,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4名确诊患疫外劳经由伦乐甘榜毕亚瓦返回印尼后被该国警方扣留,这与砂警方18日所披露的由西连边境森林小路返回印尼,两地相隔两百多公里路程,显然的砂警方所获得的信息错了,问题是谁向砂警方提供了误导性错误消息? 他续称,据了解伦乐河大桥前设有警方哨站,检查过往车辆,照理应该可以杜绝外劳进出砂拉越,但是令人感到遗憾与失望4名确诊患者却路过而该处却不被查获,使警哨站形同摆设,也让人民担心自己的生命财产是否能得到保障。 陈祥智也再次吁请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和首长阿邦佐应该严正看待这件事,並肩负起无可推卸的责任,进行严格调查,因何各方会出现这样严重的低级错误,包挂情报失准,警哨站失去功能等问题,并将调查报告公布于世,以安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