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牌事件被扭曲为种族课题 许溧根:人联党不敢捍卫砂拉越权益

行动党砂拉越社青团团长许溧根今日发文告表示,路牌事件被人联党扭曲为种族课题是砂拉越一大败笔,更充分的显示砂人联党不敢捍卫砂拉越权益以及特色,和他们的口号背道而驰。 “砂拉越从参组大马之前早已拥有者特有的多元文化美,不仅仅体现在路牌上,而且各族友人都能友善的对待彼此。偏偏参组至今57年反而开始逆向行驶。这是砂民的一大遗憾。” 他指出,按本固鲁严安干的文告,砂拉越早期华人居住区都有中文字幕,但不少路牌在更新后就把中文名字去除。 就此砂民不难看出,就算身在砂政府人联党能做的实在有限,只能听命于土保党,即使已故前首长阿德南在2015年就声称多语路牌在砂拉越不是个课题,是种多元文化的体现,但如今人联党连最基本的文化遗产都不敢维护,实在可耻。 如今,古晋社青团为了维护砂特有文化时却遭到了人联党的特意扭曲。他说,这些有心人若将精力放在监督砂政府上则可避免中文字幕被抹去的悲哀命运。 “特别是贵为地方政府部长的沈桂贤,砂交通部长李景胜以及砂旅游部助理部长陈超耀,保护砂文化原本在他们这三位的权限底下,且和他们的部门息息相关,如果这三位内阁成员如果连最基本砂拉约文化都无法保护的话,可想而知他们在内阁是多么的无能。” 无论从地方文化到交通甚至旅游景区为出发点,中文路牌有助于各个部门给予游客的印象,但人联党却没有利用他们在内阁的身份所为砂民争取。 他补充,对外而言,老街景区迎来的不仅仅是西马的游客,更多的是国外游客。将砂拉越的双语路牌改为单一马来文路牌等于是删除了砂拉越的特有多元文化。这更是身为砂旅游部助理部长陈超耀的失责。对内,人联党身为政府的一部分,眼睁睁看着甚至默认砂政府向巫统以及伊斯兰党妥协,逐渐吞噬砂州文化遗产,他们更是完全违背了阿德南所强调的多元文化精神。 许溧根接着说,作为砂政府的一员,人联党对于朋党的纵容正是让这些特有文化逐步被侵蚀的关键。因为人联党要的只是做政府,其他的都可无所谓。在西马政客高喊社青团行动可能违宪时,他们连站出来说明砂原有文化特色的勇气都没有。对砂人民喊的砂拉越优先,只不过是美丽的谎言,用来蒙骗选民,愚弄选民。 “这些仅是被挖掘出来的几条街,放眼全砂不知已有多少街道遭到同样待遇。人联党要是个有责任有担当的政党,从海唇街、花香街及青山道被抹去时就应及时制止朋党所为,但他们做不到。”

狂犬病肆虐夺16命,GPS称已宪报家犬植入芯片计划。俞利文:为何至今未严格执行?

狂犬病肆虐夺16命 GPS称已宪报家犬植入芯片计划 俞利文:为何至今未严格执行?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医生质问砂政党联盟政府,既然去年10月宪报已颁布为家犬植入芯片计划,为何迄今事隔多月却未见当局严格执行? 他说,砂拉越狂犬症肆虐的情况严重,自2017年7月迄今已有61个地区被鉴定为疫区,且也夺走了16条人命。 他指出 ,狂犬症对民众的生命安全已经构成严重的威胁,因此,任何遏制狂犬症蔓延的政策都是刻不容缓。 “但是不解的是,既然为家犬植入芯片的措施在去年10月已在宪报上公布,为何迄今未见当局给予执行?” 他是针对砂首长政治秘书陈开指砂政府早在去年10月已就家犬植入芯片之计划,颁布宪报宣布生效的事件,如是指出。 他强调,狂犬症事态严重,现在也不是口水战或耍嘴皮的时候;重要的是必须遏制狂犬症的恶化。 他解释道,他之所以一再重申砂议会必须尽快提呈及通过为宠物植入芯片法案,乃因这将有效控制狂犬症的肆虐。 “砂地方政府部长沈桂贤之前说该法案将于去年的7月提呈,之后却说展延到去年11月,惟却又因土著习俗地课题再度展延。之后也没有听到砂政府公布提呈有关法案任何进展。如今从陈开那获知宪报已经颁布这措施,我当然也感到欣慰。” 他说,他接获多方面的的消息,只被遗弃的猫狗数量有增加的迹象,其中一项原因是申请家犬及家猫执照的程序让民众认为繁杂。 他说,为家犬家猫植入芯片,将可以起着监督的作用。一旦有家猫或家犬被遗弃,将可以追踪到饲主的身份等资料,当局可向他们追究必要的责任;此举可以减少猫狗被遗弃的问题,进而防范及狂犬症的蔓延。 他说,如果猫狗被遗弃的问题日益严重,将增加狂犬症疫情更趋严重的情况。 “但是,我却纳闷,为何相关计划已经在去年10月在宪报公布,但迟至今日,却未见相关当局严格实行?” 俞利文,虽然有消息指砂拉越政府将在今年3月或4月实行为宠物植入晶片的措施,但以目前的情况而言,遏制狂犬病的措施是刻不容缓。 “而且必须确保的是,相关的计划不单得即刻施行,且还得严格加以监督。” 他强调,任何政策就算有立法、没严格施行,根本就形同空谈无物。 “我只想大家认真看待及看清这事件的严重性。如果不即刻采取及执行有效的措施,或许将会有更多性命丧失。” 他说,除了为家犬植入芯片的措施外,他也建议建议地方政府简化为宠物申请执照的程序,鼓励更多民众为自己饲养的猫狗申请执照以减少流浪猫狗的问题。 所以他建议砂拉越地方政府简化宠物执照的申请手续,并在砂各地设立狗只收容所,以减少狗只被遗弃的问题。

砂希盟团结一致 备战选举对战GPS

联合文告 砂拉越希望联盟成员党,即行动党、公正党及诚信党召开会议,商讨目前的政治局势及来届砂州选举事宜。 商讨的各项事宜为: 1.砂希盟的未来方向 我们将继续与希盟3个成员党保持密切关系及合作。至于土团党,则需等到团党的领导层问题获得解决才决定。 首相人选的问题不会影响到3个成员党的关系。这只是各自政党对于方法执行意见不同的问题,而最终的目标还是一致的。 跳槽及背叛人民的委托 我们谴责任何的跳槽行为,因为这是对人民的委托和信任的一种背叛。同时破坏民主精神和体制。 备战砂州选举 砂希盟在来届州选将一致对战砂政盟(GPS)。 我们准备与任何一个坚守透明、良好施政及正义原则且具有公信力的政党合作。 我们不会与任何投机政党或“一选政党”合作,因为这些政党很有可能会在赢得一些议席后背叛选民。 砂拉越政府的财务管理 我们对砂州政府的财务管理及挥霍无度的开销方式深感担忧。前财政部长林冠英及前砂第二财长黄顺舸不约而同发表了类似见解。他们对砂州政府的财政状况都深感担忧,必然是有强而有力的原因。 多年来,砂州政府已经借贷数十亿美元的债券,至于如何使用债券的资金并不透明。尽管张健仁已多次在砂州立法议会会议上提问,砂州政府始终未给予答复。如果没有问题,为什么要如此保密及不透明? 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砂州政府没有继续举债,根本无法推行他们所宣布各项耗资数十亿令吉的工程。我们如何偿还这些债务?我们不要1MDB丑闻在砂拉越上演。 尽管砂拉越政府已宣布多项振兴经济配套,然而至今大部分的商家、中小型企业及平民百姓还是没有获得援助。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州政府周转不灵? 我们必须换掉州政府,才能针对过去57年的肮脏污秽来个大扫除,为砂拉越带来新气息。 20-6-2020 张健仁 砂行动党主席 孙伟瑄 砂公正党主席 阿邦哈里尔 砂诚信党主席

10亿修建砂拉越残破学校,须确保善用并真正让学生及教师受惠

砂政府偿还联邦的10亿债务,达成共识将用作修建砂残破学校 联邦内阁批准砂政府用于偿还联邦10亿令吉的债务,作为修建砂拉越残破学校的用途。 联邦教育部发出文告指出,联邦教育部长马智礼是在日前拜会砂首长阿邦佐哈里时,两人经讨论后所达到的成果。 值得一提是,砂拉越将有43万6000名学生从上述决定中受惠。 为确保是项计划能够透明及廉正进行,政府将成立一个以联邦教育部﹑财政部及砂拉越政府为首的特别委员会。同时,这些残破学校修建工程也将由砂公共工程局负责执行。 文告中强调,内阁也同意就修建残破学校计划给予高度关注,确保该10亿令吉款项得以善用,真正让学生与教师受惠其中。

滥用主权玩弄禁烟课题 俞利文抨GPS罔顾人民健康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医生抨砂联盟政府罔顾人民健康,将禁烟课题当成政治课题。 他强调,吸烟危害健康是众所周知的常识,尤其是二手烟;然而当希望联盟联邦政府在今年1月1日执行食肆禁烟之际,砂拉越政盟政府却不给予及时配合,还似乎利用这课题来显现他们享有的“自主权”。 希盟联邦政府在今年1月1日开始实行在食肆禁烟的政策。然而,砂拉越地方政府及房屋部长沈桂贤于昨日却代表砂拉越政府发出通告,只砂拉越在今年3月1日才实行食肆禁烟的通令,而首六个月时进行教育性执法,不会开出罚单。 这将意味着砂拉越的禁烟令将比联邦禁烟令迟;而真正执行罚款的政策也比联邦政府规定迟了3个月。 俞利文重申,吸烟危害健康是众所周知,尤其是二手烟的危害更是严重。 “我相信烟民们也不想自己的致亲们的健康受到二手烟的危害。毕竟,我们都想我们本身和亲友能健健康康的。” 对于砂拉越政党联盟此举,他认为根本就是一种政治化手段;根本没有将人民的健康作为第一考量。 “我觉得他们就是为了政治利益而已,根本没有将人民的健康放在首位!” 他认为,砂拉越政盟政府根本就是以“自主权”来当做政治筹码。 他说,砂拉越在某些方面的确拥有自主权,但不是所有各方都是。就如1983年“食品法”下的“2018烟草制品管制(修订)条例”中规定禁止在餐馆吸烟的条文,就含括了砂拉越所有州属。 “所以以‘自主权‘的理由来暂缓及延迟执行禁烟令的说辞根本就是不负责任的行举;这根本就是在消费及牺牲砂拉越人民的健康。“ “仅此,我奉劝砂拉越政府及沈桂贤医生在强调砂拉越自主权的当儿,应该以砂拉越人民的健康及利益为首要依归,莫只因反对而反对,罔顾砂拉越子民的健康及安全利益。”

民众捐赠200面罩 古晋行动党移交砂中央医院

齐心抗疫,守护前线!古晋行动党日前将民众慷慨捐赠的200个面罩移交予砂中央医院,尤其给站岗在冠病前线的医护人员使用。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昨日与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和张健仁的特别助理陈国彬,亲自将该200个面罩送予砂中央议员。 俞利文:给予前线人员支持和协助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表示,尽管近日来的冠病确诊数据令人鼓舞,但这场抗疫斗争仍未结束,特别在疫情当前更要给予前线人员支持和协助。 他说,这包括确保医护人员拥有足够的防护装备,尤其是医用个人防护衣等,保护他们免于任何感染风险,让他们在工作结束可以安心回到家人身边。 对抗疫情人人有责 俞利文强调,对抗疫情乃人人有责,所有人都必须发挥各自作用,无时无刻采取必要的防疫措施以保持安全,尤其是目前大多数经济领域重启之际,以遏制另一波感染的可能性。 他指出,大家必须以新加坡、日本和德国为借鉴,这些国家早前因为解除行动限制,导致冠病确诊病例激增。 在实施行管令措施下,我国过去几周抗疫工作已做得很好,但是一旦松懈或失误就会导致感染率再度上升,那么过去几周抗疫努力就会功亏一篑, 必须保持警惕防疫 如今,随着经济领域开放也预料会出现确诊病例增加,所以大家务必高度配合确保不会造成第二波感染,避免加重医护人员的工作负担。 俞利文重申,大家必须保持警惕,并采取所有必要的防疫措施,除了保护自己外也要保护身边的人免受感染。

选前造势违反选举条例 陈祥智报警促查人联党

日前行动党古晋社青团就人联党古晋支部在选举前违反选举条例而前往警署报案促请选委会和警方介入调查。 社青团副团长陈祥智今日发文表示,该支部作为执政方的团队做出这类举动更是知法犯法。人联党古晋支部的团队与潜能候选人在走访浮罗岸时在咖啡店桌上置放,甚至合影中高举映射为砂政盟投票的图标已经违反了选举条例,有在选举未来临提前造势之嫌。 根据1954年选举罪行法令第3(1)(m)条文阐明,任何包含选票或类似选票内容的广告、传单、标语牌或海报印制,只允许在选举期间使用。人联党古晋支部主席更是前浮罗岸议员,她更该知晓这种举动会违反选举条例,但偏偏带着所谓潜能候选人犯下如此失误。可谓仗着己方是执政方的势,完全无视了选举条例。 人联党没有阻止旗下支部潜能候选人为所欲为提前造势更有御下无方的责任。至今未就此事发表任何言论更有着包庇属下之嫌。 “选举本是神圣,奈何与巫伊结盟后的砂政盟却也开始以见不得光的手段开始提前宣传造势,完全视选举条例和选委会为无物。” 选委会权威已严重受到挑衅。若不加以严惩,是否代表任何政党都可以提前造势拉票?在此,行动党宣传部呼吁选委会和警方能秉持公平公正的办事,彻查此类不良之举。 人联党不仅捍卫砂无力,更开始当起了土皇帝。试问这是执政方的优先权吗,喜欢怎么来就怎么来。 行动党古晋社青团将继续对人联党古晋支部违反选举条例一事保持高度关注。希望来临砂拉越选举是在一个公平公正环境下进行,而不是说身为政府的一部分的政党就可以为所欲为。

小型企业贷款 全国皆可申请

想要创业的您却没有资金?申请者即起只需到访全国任何一间BSN银行申请“华裔小贩微型贷款”以及“华商中小型企业微型贷款”,包括砂拉越。 希盟政府已于1月1日推行的“华裔小贩微型贷款”以及“华商中小型企业微型贷款”计划,旨在为有意经商或转型拓展生意的申请提供援助,确保本地华裔业者可以根据能力和需求获得相应的贷款分配。 希盟政府此次也放宽有关微型贷款借贷条件,申请者只要符合基本资格,无需通过任何中介,或缴付任何佣金即可作出申请贷款。 值得一提是,该微型贷款将根据申请者需求,提供5000令吉至最多5万令吉的贷款分配,而贷款年利率为4%。 为免政府拨款被政治化,政府不会将拨款直接输送给自立合作社有限公司(KOJADI)代为发放予合格的借贷者,而是交由BSN银行着手借贷事项。换句话说,希盟政府的小型企业贷款将不需要再继续看政党脸色,只要符合条件、符合申请资格,一律依照正常程序来走即可。 过去国阵政府采用的模式就是利用“政党代理人”的方式来处理这类型贷款,导致许多商家因为“不倾向某政党”而无法获得贷款,这种模式对国家的企业发展是一大阻滞,经济发展会因为这种不健康的裙带运作模式而拖累。 有意申请上述小贩或中小型企业微型贷款的华社商家,除了向BSN银行咨询外,亦可在上午9时至下午6时之间致电财政部特别官员杜炎袛(012-2761681)以及赵凯彦(019-7705695)查询详情。

冠病确诊者自由进出砂州边境 陈祥智:谁应对防疫疏忽负责?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的特别助理陈祥智今日发表文告,质询砂拉越政府和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及警方,4名确诊为新冠肺炎的印尼女外劳,轻而易举地自由进出砂州,到处趴趴走,来回千多公里路程,造成如此巨大的防疫疏忽和伤害,到底是谁应负起失职的责任? 陈祥智表示,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4名确诊患疫外劳经由伦乐甘榜毕亚瓦返回印尼后被该国警方扣留,这与砂警方18日所披露的由西连边境森林小路返回印尼,两地相隔两百多公里路程,显然的砂警方所获得的信息错了,问题是谁向砂警方提供了误导性错误消息? 他续称,据了解伦乐河大桥前设有警方哨站,检查过往车辆,照理应该可以杜绝外劳进出砂拉越,但是令人感到遗憾与失望4名确诊患者却路过而该处却不被查获,使警哨站形同摆设,也让人民担心自己的生命财产是否能得到保障。 陈祥智也再次吁请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和首长阿邦佐应该严正看待这件事,並肩负起无可推卸的责任,进行严格调查,因何各方会出现这样严重的低级错误,包挂情报失准,警哨站失去功能等问题,并将调查报告公布于世,以安民心。

人联党自曝其短 在砂人民面前展露自身无能

民主行动党古晋社青团今日发表文告,吁请人联党不要再隐瞒自身在联邦却无能的事实,同时也再次提醒人联党,一再的抹黑行动党只会让人联党自曝其短,将自身的无能在砂拉越人民面前展露无遗。 古晋社青团秘书陈祥智表示,人联党中央宣教处所发表抨击行动党的文告基本上就只是想要误导人民,因为行动党从来都没有放弃承认统考文凭,无论是当反对党的时候还是执政联邦之后都一样。 “行动党不会像人联党一样只会找藉口,更不会像人联党一样利用“只有多少国会议员”这样的烂理由去推卸责任。事实上,希盟在执政后,行动党42位议员没有一个放弃过这种念头,而是踏踏实实在逐步推行承认统考。难道人联党不知道罗马不是一日建成?别忘了人联在前囯阵四五十年都没能完成这任务,真不知有何资格来对行动党指指点点。” 他也说到,人联党以只有一位国会议员来作为藉口,彰显了他们的不负责任,也让砂拉越人民更加清楚的看到人联党是多么的懦弱无能,在砂拉越必须听命于土保党,在联邦也只能任由巫统以及伊斯兰党为所欲为而不能吭声。 对此,也是古晋区国会议员特别助理的陈祥智吁请人联党别再睁眼说瞎话,当人联党口口声声的抨击行动党当家不当权的当儿,他吁请人联党把眼光投向北马槟州,看看行动党当权的地方如今是多么的繁华。从州财政赤字到有盈利,乐龄人士甚至还在行动党管理槟州政府赚钱之后获得红包,这种待遇是过去囯阵时期完全没有的;再来,希盟在执政联邦之后,除了历史性第一次开始了独中拨款之外,还逐步的实行承认统考的课题,这些政绩全国人民都看得清清楚楚,不可能人联党视而不见? “人联党在希盟执政的时候大肆攻击统考以及爪夷文的课题,而如今支持了后门政府重新执政联邦了之后就不再提起这些问题,也不敢再争取这些问题,显示了人联党是多么的不负责任。” 陈祥智强调,如今人联党已经是后门政府的成员党之一,那就不应该以只有一位国会议员来作为藉口,而是务实的向教育部长进言爪夷文课题以及统考课题,如果人联党就连进言的勇气都没有,那么就退出后门政府,这样做人联党至少还留有一丝尊严而不是只是为了利益而选择唯唯诺诺的留在国盟当一个蚊子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