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迪已走火入魔 破坏民主与社会架构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刘强燕形容伊斯兰党主席哈迪的言论已经“走火入魔”,不仅冲击马来西亚多元民族丶宗教与文化的社会价值观,也对伊斯兰教带来负面的影响。 她说,哈迪所谓“给异教徒领导会下地狱,穆斯林领袖再残暴也要支持”是“邪魔歪道”,全面否认了世俗法则和优良传统,具有破坏马来西亚民主与社会架构的意图,应该受到遏阻。 刘强燕国会议员说,马来西亚的民主与政治体制是建立在多元社会的框架之下,并透过宪法保护全民的权益。这个由人民用血汗建立起来的立国根基,绝不容许拥有自私政治目的政客所破坏。 她提醒希盟政府与砂拉越政党联盟政府以哈迪的极端言论为鉴,并在宪法的权限下,致力维护全民的利益。同时采取适当的行动,阻止哈迪继续“胡言乱语”,肆无忌惮的破坏国民团结与国家稳定。 刘强燕说,砂拉越尊崇世俗法则的做法是值得各方学习与仿效的,今天,这片土地上的人民可以共同且自由的庆祝各别的宗教节日,甚至参加不同民族的喜庆活动,而不受本身宗教信仰的约束。 惟一些本土思维极端的人士仍然试图将伊斯兰党与巫统的模式带进砂拉越,而国阵在砂拉越统治的近半个世纪期间,为极端元素的入侵开了方便之门。西马极端宗教老师被派遣至砂执教,即是其中一个最不受欢迎的例子。 同时,在砂政盟政府(前砂国阵)的认同下,砂拉越的一些政策与部门宗教化的现象,也日见明显,而因并不符砂拉越的民情,经为广大的砂拉越人民带来困扰。 刘强燕国会议员说,砂政盟政府既然口口声声说砂拉越要回归马来西亚建国契约的权利,应以身作则,即刻采取实际的行动维护砂全体人民的利益,剔除来自巫统与伊斯兰极端份子的宗教化“毒素”,不要成为“言论巨人”,却是“行动侏儒”。 “我们希望砂政党政府在一切政策与行动上,以马来西亚建国契约为基础,去除宗教化,而行动党必定会给予大力的支持。因为砂拉越自主权,包括维护宗教信仰自由,首先就是由我们在《2014年民都鲁宣言-迈向平等伙伴》宣言中提出的,并列入我党的政纲中。”

狂犬病肆虐夺16命,GPS称已宪报家犬植入芯片计划。俞利文:为何至今未严格执行?

狂犬病肆虐夺16命 GPS称已宪报家犬植入芯片计划 俞利文:为何至今未严格执行?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医生质问砂政党联盟政府,既然去年10月宪报已颁布为家犬植入芯片计划,为何迄今事隔多月却未见当局严格执行? 他说,砂拉越狂犬症肆虐的情况严重,自2017年7月迄今已有61个地区被鉴定为疫区,且也夺走了16条人命。 他指出 ,狂犬症对民众的生命安全已经构成严重的威胁,因此,任何遏制狂犬症蔓延的政策都是刻不容缓。 “但是不解的是,既然为家犬植入芯片的措施在去年10月已在宪报上公布,为何迄今未见当局给予执行?” 他是针对砂首长政治秘书陈开指砂政府早在去年10月已就家犬植入芯片之计划,颁布宪报宣布生效的事件,如是指出。 他强调,狂犬症事态严重,现在也不是口水战或耍嘴皮的时候;重要的是必须遏制狂犬症的恶化。 他解释道,他之所以一再重申砂议会必须尽快提呈及通过为宠物植入芯片法案,乃因这将有效控制狂犬症的肆虐。 “砂地方政府部长沈桂贤之前说该法案将于去年的7月提呈,之后却说展延到去年11月,惟却又因土著习俗地课题再度展延。之后也没有听到砂政府公布提呈有关法案任何进展。如今从陈开那获知宪报已经颁布这措施,我当然也感到欣慰。” 他说,他接获多方面的的消息,只被遗弃的猫狗数量有增加的迹象,其中一项原因是申请家犬及家猫执照的程序让民众认为繁杂。 他说,为家犬家猫植入芯片,将可以起着监督的作用。一旦有家猫或家犬被遗弃,将可以追踪到饲主的身份等资料,当局可向他们追究必要的责任;此举可以减少猫狗被遗弃的问题,进而防范及狂犬症的蔓延。 他说,如果猫狗被遗弃的问题日益严重,将增加狂犬症疫情更趋严重的情况。 “但是,我却纳闷,为何相关计划已经在去年10月在宪报公布,但迟至今日,却未见相关当局严格实行?” 俞利文,虽然有消息指砂拉越政府将在今年3月或4月实行为宠物植入晶片的措施,但以目前的情况而言,遏制狂犬病的措施是刻不容缓。 “而且必须确保的是,相关的计划不单得即刻施行,且还得严格加以监督。” 他强调,任何政策就算有立法、没严格施行,根本就形同空谈无物。 “我只想大家认真看待及看清这事件的严重性。如果不即刻采取及执行有效的措施,或许将会有更多性命丧失。” 他说,除了为家犬植入芯片的措施外,他也建议建议地方政府简化为宠物申请执照的程序,鼓励更多民众为自己饲养的猫狗申请执照以减少流浪猫狗的问题。 所以他建议砂拉越地方政府简化宠物执照的申请手续,并在砂各地设立狗只收容所,以减少狗只被遗弃的问题。

全国62间独中拨款 砂可获271万2000

希盟政府说到做到! 大马财政部长林冠英今日为华社捎来佳音,他连同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为全国共62所独中分配总额1200万令吉的华文独中拨款,包括砂拉越14所华文独中亦受惠其中,可获271万2000令吉拨款分配。 而这次的独中拨款是由董总中央委员会开会讨论决定将1200万拨款平均分配给全国60+2所独中 。 是项华文独中拨款移交仪式于加影新纪元大学学院举行,而砂拉越的国会上议员林思健律师也有出席见证仪式。 砂拉越14间独中当中,共有5间独中各别获得19万5000令吉拨款分配,即古晋中华第三中学、古晋中华第四中学、诗巫黄乃裳中学、民都鲁开智中学、与美里培民中学。 其余9间各别获得19万3000令吉拨款分配的独中,则是西连民众中学、古晋中华第一中学、诗巫公民中学、诗巫光民中学、美里廉律中学、诗巫公教中学、诗巫建兴中学、石角民立中学、及泗里奎民立中学。 今日受邀出席领取拨款的砂拉越独中代表,包括古晋中中校董会财政沈桂馥、石角民立中学财政彭志拔、诗巫公民中学校长林显隆、诗巫光民中学校长王淑凤、美里廉律中学校长首席执行员拿督房按民博士与副首席执行员陈秀娥、民都鲁开智中学署理董事长拿督贝建安中校、诗巫公教中学校长郑文牍、诗巫建兴中学董事长张锦兴、泗里奎民立中学校长吴翠美、美里培民中学副董事长拿督张孟晋博士、及诗巫黄乃裳中学校长卢友雄。

行动党是伊斯兰教的敌人? 翁政杰斥哈迪一派胡言!

民主行动党砂拉越副组织秘书翁政杰今日谴责伊斯兰党主席哈迪将行动党描绘为“伊斯兰宗教的敌人”的言论,并认为哈迪此举是一项严重的污蔑及煽动的行为。 他今日针对伊党主席哈迪在脸书帖撰文,将民主行动党描绘成伊斯兰宗教敌人的事件,发表文告谴责。哈迪也声称行动党允许非穆斯林成为穆斯林的领导者与领袖,因此伊党与行动党划清界线。 翁政杰对于哈迪作为一党之首,却发表如此极端言论的行举感到遗憾。他说,马来西亚是一个多元种族及宗教的国家,因此作为政党领袖应以身作则、团结国民,而非发表极端性言论来博取某个族群或宗教群体的支持。 他强调,在我国这个多元文化及宗教的国度发表极端性言论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任何涉及文化及宗教的极端言论都犹如一枚定时炸弹,一旦受到别有居心的政客煽动便会轻易爆发,进而破坏团结、甚至引起不必要的冲突。 他举例,就如月前在雪兰莪发生的兴都庙风波,便是一宗足以借鉴的例子。 翁政杰表示,民主行动党乃是一个多元种族政党,这点行动党党章亦有明确说明;其中党领袖及议员也不乏穆斯林,包括彭亨州副主席暨水源土地及天然资源部副部长东姑朱布里,上议员阿里芬,州议员雪芙、艾迪等,都是行动党的马来穆斯林精英。 “试问行动党本身拥有这么多穆斯林精英,那‘行动党反伊斯兰教’之说,又从何谈起?” “所以,指行动党是伊斯兰宗教的敌人,根本就是无中生有、这是故意抹黑行动党的行举。” 他说,行动党向来都被巫统和伊斯兰党抹黑,包括标签成有意建立基督教国家的政党,这是非常严重的诬蔑和煽动。 希盟政府上台后,都在积极的关注各族群的权益及发展。但巫统和伊斯兰党在马来西亚这种多元种族国家却频频开倒车,只会在政治利益上煽动种族和宗教情绪,以达到他们的个人议程。 他认为,这些分化种族和宗教的政党应被法令禁止,就好比德国禁止纳粹主义的政党一样。 翁政杰也强调,行动党在砂拉越已经成功突破被被国阵标签为华人政党的魔咒,目前取得到来越多的其他族群的支持。 他说,行动党目前在砂拉越筹组中的超过20个支部,均以非华裔为主。新马来西亚新希望,行动党将团结全砂和全马国民;且希盟政府也不分种族和宗教的协助需要帮助的群体,如B40群体。 “万里长城非一日建成,我仅此希望各族同胞继续给予我们时间,支持我们进行改革,将马来西亚导领到正确的方向。”

选前造势违反选举条例 陈祥智报警促查人联党

日前行动党古晋社青团就人联党古晋支部在选举前违反选举条例而前往警署报案促请选委会和警方介入调查。 社青团副团长陈祥智今日发文表示,该支部作为执政方的团队做出这类举动更是知法犯法。人联党古晋支部的团队与潜能候选人在走访浮罗岸时在咖啡店桌上置放,甚至合影中高举映射为砂政盟投票的图标已经违反了选举条例,有在选举未来临提前造势之嫌。 根据1954年选举罪行法令第3(1)(m)条文阐明,任何包含选票或类似选票内容的广告、传单、标语牌或海报印制,只允许在选举期间使用。人联党古晋支部主席更是前浮罗岸议员,她更该知晓这种举动会违反选举条例,但偏偏带着所谓潜能候选人犯下如此失误。可谓仗着己方是执政方的势,完全无视了选举条例。 人联党没有阻止旗下支部潜能候选人为所欲为提前造势更有御下无方的责任。至今未就此事发表任何言论更有着包庇属下之嫌。 “选举本是神圣,奈何与巫伊结盟后的砂政盟却也开始以见不得光的手段开始提前宣传造势,完全视选举条例和选委会为无物。” 选委会权威已严重受到挑衅。若不加以严惩,是否代表任何政党都可以提前造势拉票?在此,行动党宣传部呼吁选委会和警方能秉持公平公正的办事,彻查此类不良之举。 人联党不仅捍卫砂无力,更开始当起了土皇帝。试问这是执政方的优先权吗,喜欢怎么来就怎么来。 行动党古晋社青团将继续对人联党古晋支部违反选举条例一事保持高度关注。希望来临砂拉越选举是在一个公平公正环境下进行,而不是说身为政府的一部分的政党就可以为所欲为。

张庆信不满SST少收250亿 砂行动党 : 难道要人民承担更多?

销售与服务税(SST)较销售税(GST)少收250亿令吉,不仅显示我国中下阶级人民无需承担更多税务,也曝露前朝国阵过去挥霍无度的恶习。 遗憾的是,民都鲁区国会议员兼民进党主席张庆信却对过往消费税一年可收取约460亿令吉,如今销售税仅收210亿令吉左右而感到不满。 砂拉越行动党宣传部今日作出反驳,反问张庆信难道乐见人民缴付这250亿令吉的庞大差距吗? 前朝政府过去推行消费税举措,是全民都无法脱逃的税务之一,消费税收取乃涵盖所有各阶层人士。反观,随着政党轮替,在希盟新政府施政下,以销售与服务税取代消费税,这意味中下阶级是无须承担这些税收。 砂拉越行动党也对于张庆信的不满感到不解,特别是在收取约460亿令吉消费税、和210亿令吉的销售与服务税,当中的250亿令吉差距都是人民被迫要多缴还的,尤其是对中下阶级人民的经济负担影响甚大。 更甚的是,人民被迫多缴还的消费税,大部分的税收却被前朝贪官及国阵朋党中饱私囊“吃掉”。 前朝国阵执政期间,人民生活非常艰苦,当时政府却不顾人民的水生火热,执意将消费税转嫁在人民身上,导致全民都要缴税给国阵政府,无一幸免。 不但如此,就连商家还要千辛万苦的动用许多的人力和财力被逼替国阵政府抽税。这使每个商家现在都成为替国阵政府抽税的税务官员。 让人愤怒的是,砂劳越人民当时在生活拮据情况下所缴付的近3亿令吉消费税,却不足让纳吉去购买一架逾4亿令吉的豪华私人喷射飞机,这绝对是令人民感到最痛恨的。 “可恨的是砂国阵却为虎作伥,支持纳吉政权向全民征税。如果国阵在第14届国选没有倒台,相信砂国阵还是会继续和纳吉巫统抱在一起,继续以GST向人民征税,而且极可能税率更会增至10%!” 前朝国阵执政期间一直嚷嚷钱不够用,进而向人民开刀,却不改他们一贯的挥霍成性的恶习,即使收取再多税务也无法满足他们的贪婪。

去年8月脸书发文今被警方查 黄国为:捍卫砂多元文化没错

民主行动党实旦宾支部秘书黄国为今日收到警察局的传召,针对2020年8月份砂拉越行动党的面子书专页上发表了古晋社青团在海唇街的路牌上贴上中文字的帖文一事录取口供。 在配合警方并录取口供后,黄国为表示北市报警查办这件事情其实是一件有预谋的政治迫害,其主要目的是想要杀一儆百,企图让人民或其他政党领袖在往后的日子里面就算面对政府“回教化”的政策或不公平的政策时不敢吭声。 他强调,砂拉越是多元种族文化的州属,而砂拉越的文化应该保留下来,而国盟政府以不道德的手段夺取中央政权后,巫统以及伊斯兰党就逐渐的企图“回教化”马来西亚,而砂拉越拥有多年历史的双语路牌变成单语就是砂盟政府跟随国盟脚步“回教化”最明显的例子之一。 “古晋社青团在海唇街贴上路牌在我看来并没什么不妥,他们只是将原本拥有双语路牌还原而已。” 他说,他并不认为社青团的做法就是错的,毕竟社青团的出发点是捍卫砂拉越的多元文化并将路牌还原为双语路牌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