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将会出战砂选26席 率先公布18选侯人名单

第12届砂拉越选举即将开跑,并将在12月18日投票, 砂行动党将会出战砂选26个州议席。 希盟将会竞逐82个州议席,并将会使用各自的政党标志出战来临的砂拉越选举,即是行动党用火箭旗帜、公正党用蓝眼、诚信党用诚信党的标志。 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今日在脸书直播,率先公布其中的18名火箭选侯人名单: N2 碧湖 Tasik...

张庆信不满SST少收250亿 砂行动党 : 难道要人民承担更多?

销售与服务税(SST)较销售税(GST)少收250亿令吉,不仅显示我国中下阶级人民无需承担更多税务,也曝露前朝国阵过去挥霍无度的恶习。 遗憾的是,民都鲁区国会议员兼民进党主席张庆信却对过往消费税一年可收取约460亿令吉,如今销售税仅收210亿令吉左右而感到不满。 砂拉越行动党宣传部今日作出反驳,反问张庆信难道乐见人民缴付这250亿令吉的庞大差距吗? 前朝政府过去推行消费税举措,是全民都无法脱逃的税务之一,消费税收取乃涵盖所有各阶层人士。反观,随着政党轮替,在希盟新政府施政下,以销售与服务税取代消费税,这意味中下阶级是无须承担这些税收。 砂拉越行动党也对于张庆信的不满感到不解,特别是在收取约460亿令吉消费税、和210亿令吉的销售与服务税,当中的250亿令吉差距都是人民被迫要多缴还的,尤其是对中下阶级人民的经济负担影响甚大。 更甚的是,人民被迫多缴还的消费税,大部分的税收却被前朝贪官及国阵朋党中饱私囊“吃掉”。 前朝国阵执政期间,人民生活非常艰苦,当时政府却不顾人民的水生火热,执意将消费税转嫁在人民身上,导致全民都要缴税给国阵政府,无一幸免。 不但如此,就连商家还要千辛万苦的动用许多的人力和财力被逼替国阵政府抽税。这使每个商家现在都成为替国阵政府抽税的税务官员。 让人愤怒的是,砂劳越人民当时在生活拮据情况下所缴付的近3亿令吉消费税,却不足让纳吉去购买一架逾4亿令吉的豪华私人喷射飞机,这绝对是令人民感到最痛恨的。 “可恨的是砂国阵却为虎作伥,支持纳吉政权向全民征税。如果国阵在第14届国选没有倒台,相信砂国阵还是会继续和纳吉巫统抱在一起,继续以GST向人民征税,而且极可能税率更会增至10%!” 前朝国阵执政期间一直嚷嚷钱不够用,进而向人民开刀,却不改他们一贯的挥霍成性的恶习,即使收取再多税务也无法满足他们的贪婪。

砂州政府只给予空洞宣布 中小型企业需更实际援助

砂州政府应给予砂州中小型企业更实际的援助,而非只是给予空洞的宣布。 尽管阿邦佐已经两度宣布为中小型企业而设的"免利息"贷款,然而迄今砂州大部分的中小型企业还没有收到有关"免利息"贷款。 砂州政府在其所宣布的中小型企业"免利息"贷款举措中,有关贷款的利息是由砂州政府承担。 然而,这些贷款并非普通的银行贷款,而是由国家银行所提供资金,再由商业银行发出特别低利息的贷款。 其一,这些特别贷款是特低利息贷款,因此,州政府需要支付的利息津贴数额不大。 其二,也是更为重要的,国家银行为全国中小型企业提供的贷款资金有限。 因此,很多通过商业银行申请这项贷款,并已经获得批准的中小型企业目前还在苦苦等待国家银行发放有关贷款。 简单来说,尽管砂州政府三番五次发表"中小型企业的特别贷款","砂州政府吸纳中小型企业的贷款利息"及"中小型企业对国家经济发展极其重要"等伟论,实际上中小型企业得到的资金援助是少之又少。 砂州政府并没有给予中小型企业多大的援助,一切只不过是如其一贯作风,言大于实的吹嘘。 如今已进入行管令的第3个月,大部分企业都压力沉重,甚至有很多企业正考虑结业,也有越来越多企业开始裁员。然而,联邦和州政府依旧对如此重要的经济问题,如挽救人们就业机会,选择坐视不理。 难道是当权者对此事漠不关心?还是政府已经有心无力,已没有资金可以拯兴经济,挽救就业机会? 5-6-2020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路牌事件被扭曲为种族课题 许溧根:人联党不敢捍卫砂拉越权益

行动党砂拉越社青团团长许溧根今日发文告表示,路牌事件被人联党扭曲为种族课题是砂拉越一大败笔,更充分的显示砂人联党不敢捍卫砂拉越权益以及特色,和他们的口号背道而驰。 “砂拉越从参组大马之前早已拥有者特有的多元文化美,不仅仅体现在路牌上,而且各族友人都能友善的对待彼此。偏偏参组至今57年反而开始逆向行驶。这是砂民的一大遗憾。” 他指出,按本固鲁严安干的文告,砂拉越早期华人居住区都有中文字幕,但不少路牌在更新后就把中文名字去除。 就此砂民不难看出,就算身在砂政府人联党能做的实在有限,只能听命于土保党,即使已故前首长阿德南在2015年就声称多语路牌在砂拉越不是个课题,是种多元文化的体现,但如今人联党连最基本的文化遗产都不敢维护,实在可耻。 如今,古晋社青团为了维护砂特有文化时却遭到了人联党的特意扭曲。他说,这些有心人若将精力放在监督砂政府上则可避免中文字幕被抹去的悲哀命运。 “特别是贵为地方政府部长的沈桂贤,砂交通部长李景胜以及砂旅游部助理部长陈超耀,保护砂文化原本在他们这三位的权限底下,且和他们的部门息息相关,如果这三位内阁成员如果连最基本砂拉约文化都无法保护的话,可想而知他们在内阁是多么的无能。” 无论从地方文化到交通甚至旅游景区为出发点,中文路牌有助于各个部门给予游客的印象,但人联党却没有利用他们在内阁的身份所为砂民争取。 他补充,对外而言,老街景区迎来的不仅仅是西马的游客,更多的是国外游客。将砂拉越的双语路牌改为单一马来文路牌等于是删除了砂拉越的特有多元文化。这更是身为砂旅游部助理部长陈超耀的失责。对内,人联党身为政府的一部分,眼睁睁看着甚至默认砂政府向巫统以及伊斯兰党妥协,逐渐吞噬砂州文化遗产,他们更是完全违背了阿德南所强调的多元文化精神。 许溧根接着说,作为砂政府的一员,人联党对于朋党的纵容正是让这些特有文化逐步被侵蚀的关键。因为人联党要的只是做政府,其他的都可无所谓。在西马政客高喊社青团行动可能违宪时,他们连站出来说明砂原有文化特色的勇气都没有。对砂人民喊的砂拉越优先,只不过是美丽的谎言,用来蒙骗选民,愚弄选民。 “这些仅是被挖掘出来的几条街,放眼全砂不知已有多少街道遭到同样待遇。人联党要是个有责任有担当的政党,从海唇街、花香街及青山道被抹去时就应及时制止朋党所为,但他们做不到。”

林冠英被捕明显政治迫害 砂行动党:政府为巩固政权打压政敌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在没有任何收贿钱的证据下被提控。这明显是一场政治迫害。同时也显示出国盟后门政府对敌对阵营的政治迫害正式拉开帷幕。 对此,砂拉越行动党宣传部发表文告质疑政府基于何原由选择逮捕没有犯罪证据的人,却又无罪释放了身负46项罪状的同阵营人马。为了巩固政权,打压敌对政党势力政府真的就可以无所不用其极? “这是否意味着,任何站在国盟对立立场的“敌人”都将有机会面对被冠上莫须有的罪名而被逮捕?” 面对强权,反贪会不仅随着这些强权的脚步起舞,选择性地采取行动更被打回了囯阵时期“无牙老虎”的原形。 文告中说,首相曾经声明将保证国盟政府会努力肃贪。但随着希盟执政时因为贪污被提控的政治人物一个假释一个无罪释放。多重标准的肃贪沦为政治迫害,敢问首相所谓的保证如今在何方? 政府本应该给国人树立榜样,将彰显正义、正直、透明化等制定成治国体制。但这些在希盟垮台后几乎成了泡影。 如今的后门政府,看重的不是如何去发展国家。而是政权是否牢固,自己口袋是否厚实。利益熏心让他们失去了捍卫正义,为弱势群体发声的勇气。这正印证了“理想总是很丰满,现实却是太骨感”的说法。 “一个廉洁,公正与民主的政府不会担心被问责,不会害怕面对质疑。因为一切是那么赤裸裸的展示在国民眼前。” 文告中也呼吁马来西亚的年轻人应雄起。勇敢对这些强权兼腐朽的政客政棍们说不。只为权利的政棍不会为了一个国家的发展而忧心,国家需要的是忧国忧民的领导来带领国家向全世界展示马来西亚的进步。 “为了摧毁敌对政党的势头,林冠英被逮捕一事正是政棍滥权的最佳缩影。如今国家的未来就掌握在年轻一代的手里,只有年轻一代可以捍卫国家应有的民主、自由和公正。”

罗丝玛表罪成立 全砂人民的胜利

砂行动党宣传部于2021年2月8日发表文告: 前首相夫人罗丝玛涉及全砂内陆369所学校安装太阳能板工程1亿8750万令吉收贿表面罪名成立是全砂人民的胜利。但这间中也透露出隐忧。 随着承审法官莫哈末再尼作出上述判决后,砂行动党认为这是砂民的胜利。但带出来的讯息却是执政逾57年的砂政盟政府在监督过程上的巨大疏忽。这是砂民必须要认清的一点。由于这执政方的种种疏忽,57年来砂拉越空有巨大财富却落得州富民穷是非常可悲与可叹的。 若非509变天成功,这些贪腐巨鳄仍然高枕无忧。而民众履使公民责任协助了希盟将这些人送到了法律公审面前。可见这是何其大快人心的事。鉴此,经历国后门政府谋朝篡位的每一位民众依然要坚信,您手中的一票是何其的珍贵。 希盟执政虽仅22个月,但在这不到两年的时间极力肃贪。将马来西亚在2019年全球贪污印象指数中带向新的高度。一举跃升了十位,位列51位。但好景不长,随着后门政府的不民主行径的延伸,2020年全球贪污印象指数立即下滑了6位来到了第57位,得分也从53分减2分至51分。 “这得分变化也许看起来不明显,但这下滑趋势着实令人担忧。” 庆幸的是,希盟在执政期间的努力,如今换来了些成果。司法公正在这一刻得到体现,但这些巨鳄一日未被判入狱都仍不是最后的胜利。 鉴此,砂行动党宣传部希望看到马来西亚真正的三权分立,让司法公正得到更大的体现,让那些犯错的人得到相应的惩罚,哪怕是高官显要。

民主行动党砂州委员会与林冠英同在 对抗政治迫害!

民主行动党砂州委员会砂于2020年8月9日发出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砂州委员会全体一致表示绝对相信秘书长林冠英的诚信,我们也坚信,针对他的指控是政治迫害。 主控官于星期五在法庭针对林冠英所提呈的控状书本身就是最佳的证明,整个案件就是一场政治迫害。普遍的刑事案控状都有列明罪案的正确日期(某月某日,而非如林冠英的控状书中只阐明2011年三月,但没有指定那一天),时间和地点,特别是最高刑罚可达20年监禁的严重罪行。 有关指控也证实,林冠英并没有从有关海底隧道工程收到任何款项,这证实,过去国阵领导人污蔑林冠英就海底隧道工程得到天文数字的贿赂钱的一切指责,都是无稽之谈。 我们认为,似乎在国盟政府的新常态之下,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势及打击反对党,他们会先以利诱背叛、暗算和跳槽,如果行不通,则采用威胁及迫害的手段。使用提控及法律诉讼来打压批评的声音及反对党,这是典型暴政表现,也是懦夫的行为,即不敢面对批评,则滥用人民的钱或自恃有钱有势,采取法律行动来打击异己和批评的声音或反对党。 这种种威迫利诱的伎俩可能对某些人有用,但对行动党领袖肯定无效,更何况是林冠英。民主行动党砂州委员会会一直与林冠英同在,对抗这一次的政治迫害。

行动党是伊斯兰教的敌人? 翁政杰斥哈迪一派胡言!

民主行动党砂拉越副组织秘书翁政杰今日谴责伊斯兰党主席哈迪将行动党描绘为“伊斯兰宗教的敌人”的言论,并认为哈迪此举是一项严重的污蔑及煽动的行为。 他今日针对伊党主席哈迪在脸书帖撰文,将民主行动党描绘成伊斯兰宗教敌人的事件,发表文告谴责。哈迪也声称行动党允许非穆斯林成为穆斯林的领导者与领袖,因此伊党与行动党划清界线。 翁政杰对于哈迪作为一党之首,却发表如此极端言论的行举感到遗憾。他说,马来西亚是一个多元种族及宗教的国家,因此作为政党领袖应以身作则、团结国民,而非发表极端性言论来博取某个族群或宗教群体的支持。 他强调,在我国这个多元文化及宗教的国度发表极端性言论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任何涉及文化及宗教的极端言论都犹如一枚定时炸弹,一旦受到别有居心的政客煽动便会轻易爆发,进而破坏团结、甚至引起不必要的冲突。 他举例,就如月前在雪兰莪发生的兴都庙风波,便是一宗足以借鉴的例子。 翁政杰表示,民主行动党乃是一个多元种族政党,这点行动党党章亦有明确说明;其中党领袖及议员也不乏穆斯林,包括彭亨州副主席暨水源土地及天然资源部副部长东姑朱布里,上议员阿里芬,州议员雪芙、艾迪等,都是行动党的马来穆斯林精英。 “试问行动党本身拥有这么多穆斯林精英,那‘行动党反伊斯兰教’之说,又从何谈起?” “所以,指行动党是伊斯兰宗教的敌人,根本就是无中生有、这是故意抹黑行动党的行举。” 他说,行动党向来都被巫统和伊斯兰党抹黑,包括标签成有意建立基督教国家的政党,这是非常严重的诬蔑和煽动。 希盟政府上台后,都在积极的关注各族群的权益及发展。但巫统和伊斯兰党在马来西亚这种多元种族国家却频频开倒车,只会在政治利益上煽动种族和宗教情绪,以达到他们的个人议程。 他认为,这些分化种族和宗教的政党应被法令禁止,就好比德国禁止纳粹主义的政党一样。 翁政杰也强调,行动党在砂拉越已经成功突破被被国阵标签为华人政党的魔咒,目前取得到来越多的其他族群的支持。 他说,行动党目前在砂拉越筹组中的超过20个支部,均以非华裔为主。新马来西亚新希望,行动党将团结全砂和全马国民;且希盟政府也不分种族和宗教的协助需要帮助的群体,如B40群体。 “万里长城非一日建成,我仅此希望各族同胞继续给予我们时间,支持我们进行改革,将马来西亚导领到正确的方向。”

马汉顺对华小拨款言论矛盾 人联党急护航闹笑话

民主行动党古晋社青团秘书陈祥智今日吁请人联党在抨击行动党之前,必须先查明真相,否则只会让人民当笑话看。 陈祥智是针对人联党妇女组主席许德婉在没有查明真相就指责行动党主席张健仁为希盟掩盖半津华小被拨款被调用一事而作出回应。 他表示,国盟副教育部长马汉顺自身在这件事情上的言论前言不搭后语,矛盾异常。甚至乎他自身都不知道自己想表达的是什么,但人联党为了护航朋党却表现得异常积极。纵然明细可证明希盟秉持着“讲到、做到、钱马上到”的原则将2018-2019年的拨款分文无欠的拨到华小户头上。但人联当在此事件上依然纠缠不清,寓意何为? “对于指责前朝挪用半津华小拨款一事,马汉顺对自己的话语都显得矛盾。先说挪用,后说不曾说挪用。在这大前提下,急着为马华护航的人联党还依然自我与固执非得要在话题上纠缠。” 他说,教育厅对政府学校(包括国小、国中、华小)的维修都是由教育厅负责的,唯有半津贴华小的拨款才是直接给董事部。而人联党文告强调吉隆坡冼都华小董事长拿督王鸿财对于承包商前往该校要进行维修项目时感到惊讶,这当中有何出入也只有马汉顺和冼都华小董事长才清楚了。 “2019年希盟将2020年拨款给政府学校的维修费用从2亿5000万增加到3亿。就是希望可以让政府华小可以获得更多的拨款。之前政府华小在2017年可是只拿到区区的5000令吉。” 陈祥智指出,砂政盟在以造王者的身份携手伊斯兰党以及巫统执政中央后,人联党身为其盟党之一已经是重新成为执政党,为了避免他们执政时将华小的5000万拨款拿去赈灾的事件以及跳票的“有冠勋、有拉曼”的事件再度发生,身在国盟的人联党应该要利用其砂政盟造王者的本分,严厉监督以防止类似的事情再度发生,不然的话,人联党将很快的被砂拉越人民所唾弃。

选前造势违反选举条例 陈祥智报警促查人联党

日前行动党古晋社青团就人联党古晋支部在选举前违反选举条例而前往警署报案促请选委会和警方介入调查。 社青团副团长陈祥智今日发文表示,该支部作为执政方的团队做出这类举动更是知法犯法。人联党古晋支部的团队与潜能候选人在走访浮罗岸时在咖啡店桌上置放,甚至合影中高举映射为砂政盟投票的图标已经违反了选举条例,有在选举未来临提前造势之嫌。 根据1954年选举罪行法令第3(1)(m)条文阐明,任何包含选票或类似选票内容的广告、传单、标语牌或海报印制,只允许在选举期间使用。人联党古晋支部主席更是前浮罗岸议员,她更该知晓这种举动会违反选举条例,但偏偏带着所谓潜能候选人犯下如此失误。可谓仗着己方是执政方的势,完全无视了选举条例。 人联党没有阻止旗下支部潜能候选人为所欲为提前造势更有御下无方的责任。至今未就此事发表任何言论更有着包庇属下之嫌。 “选举本是神圣,奈何与巫伊结盟后的砂政盟却也开始以见不得光的手段开始提前宣传造势,完全视选举条例和选委会为无物。” 选委会权威已严重受到挑衅。若不加以严惩,是否代表任何政党都可以提前造势拉票?在此,行动党宣传部呼吁选委会和警方能秉持公平公正的办事,彻查此类不良之举。 人联党不仅捍卫砂无力,更开始当起了土皇帝。试问这是执政方的优先权吗,喜欢怎么来就怎么来。 行动党古晋社青团将继续对人联党古晋支部违反选举条例一事保持高度关注。希望来临砂拉越选举是在一个公平公正环境下进行,而不是说身为政府的一部分的政党就可以为所欲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