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亿修建砂拉越残破学校,须确保善用并真正让学生及教师受惠

砂政府偿还联邦的10亿债务,达成共识将用作修建砂残破学校 联邦内阁批准砂政府用于偿还联邦10亿令吉的债务,作为修建砂拉越残破学校的用途。 联邦教育部发出文告指出,联邦教育部长马智礼是在日前拜会砂首长阿邦佐哈里时,两人经讨论后所达到的成果。 值得一提是,砂拉越将有43万6000名学生从上述决定中受惠。 为确保是项计划能够透明及廉正进行,政府将成立一个以联邦教育部﹑财政部及砂拉越政府为首的特别委员会。同时,这些残破学校修建工程也将由砂公共工程局负责执行。 文告中强调,内阁也同意就修建残破学校计划给予高度关注,确保该10亿令吉款项得以善用,真正让学生与教师受惠其中。

人联党“猪八戒照镜” 不敢对国盟发出质疑声音

人联中央宣教处洋洋洒洒对行动党在希盟地位大抒己见,甚至大放厥词让行动党退出希盟。针对此文,行动党宣传部今发文告做出回应,揶揄人联党发表这样的文告是出于猪八戒照镜子的状态。 文告中表示,全砂人民都知道,砂政盟造王将伊党,伙同贪污海盗巫统送进布城后,砂人民不禁想问身为造王者之一的人联如今在国盟里处在什么地位?造王者本属于最大功臣,但国盟政府成立至今已经超过三个月以来,似乎砂政盟和人联都成了弃子。而口口声声的强调入阁是为了监督的人联党,在联盟里却静若寒蝉,没有说话。 人联党虽然一再的强调“捍卫砂拉越”以及砂政盟入阁是要监督新政府,更强调要争取更多砂拉越权益,但是就以砂政盟对国油妥协为例,人联党对这事件由始至终都未曾吭声。 可笑的是,人联党还不敢澄清他们跟巫统以及伊斯兰党处在同一个阵营。就在砂政盟秘书长发表文告称砂政盟是国盟一员后,人联党甚至还要极力的与国盟撇清关系。在这情况看来,人联党应该要退出砂政盟,因为人联党连承认自己身份的勇气都没有,身在国盟阵营但是却又不敢承认,这是何其讽刺。 同时文告中也谴责人联党,在伊斯兰党提出禁酒献议时,不敢对其盟党发出质疑的声音。任由伊党对多元文化倒行逆施发起冲击。人联党眼睁睁的看着伊斯兰党提出破坏国家多元文化的献议但却默不吭声,似乎忘了他们之前信誓旦旦所强调的监督新政府。 人联党在质疑行动党之前不妨先扪心自问,几十年来从砂囯阵到砂政盟,到底是扮演着怎样的角色?难道不是被巫统牵着鼻子走一直唯唯诺诺?不仅如此,文告中也提醒人联党在发表伟论之前至少要有承认自己身份的勇气,现在人联党身处的砂政盟已经宣称自己是国盟的一份子,那么人联党就应该要承认他们依然是跟巫统以及伊斯兰党同流合污,除非人联党有胆量退出砂政盟,不然的话也只是新瓶装旧酒。

民主行动党砂州委员会与林冠英同在 对抗政治迫害!

民主行动党砂州委员会砂于2020年8月9日发出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砂州委员会全体一致表示绝对相信秘书长林冠英的诚信,我们也坚信,针对他的指控是政治迫害。 主控官于星期五在法庭针对林冠英所提呈的控状书本身就是最佳的证明,整个案件就是一场政治迫害。普遍的刑事案控状都有列明罪案的正确日期(某月某日,而非如林冠英的控状书中只阐明2011年三月,但没有指定那一天),时间和地点,特别是最高刑罚可达20年监禁的严重罪行。 有关指控也证实,林冠英并没有从有关海底隧道工程收到任何款项,这证实,过去国阵领导人污蔑林冠英就海底隧道工程得到天文数字的贿赂钱的一切指责,都是无稽之谈。 我们认为,似乎在国盟政府的新常态之下,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势及打击反对党,他们会先以利诱背叛、暗算和跳槽,如果行不通,则采用威胁及迫害的手段。使用提控及法律诉讼来打压批评的声音及反对党,这是典型暴政表现,也是懦夫的行为,即不敢面对批评,则滥用人民的钱或自恃有钱有势,采取法律行动来打击异己和批评的声音或反对党。 这种种威迫利诱的伎俩可能对某些人有用,但对行动党领袖肯定无效,更何况是林冠英。民主行动党砂州委员会会一直与林冠英同在,对抗这一次的政治迫害。

小型企业贷款 全国皆可申请

想要创业的您却没有资金?申请者即起只需到访全国任何一间BSN银行申请“华裔小贩微型贷款”以及“华商中小型企业微型贷款”,包括砂拉越。 希盟政府已于1月1日推行的“华裔小贩微型贷款”以及“华商中小型企业微型贷款”计划,旨在为有意经商或转型拓展生意的申请提供援助,确保本地华裔业者可以根据能力和需求获得相应的贷款分配。 希盟政府此次也放宽有关微型贷款借贷条件,申请者只要符合基本资格,无需通过任何中介,或缴付任何佣金即可作出申请贷款。 值得一提是,该微型贷款将根据申请者需求,提供5000令吉至最多5万令吉的贷款分配,而贷款年利率为4%。 为免政府拨款被政治化,政府不会将拨款直接输送给自立合作社有限公司(KOJADI)代为发放予合格的借贷者,而是交由BSN银行着手借贷事项。换句话说,希盟政府的小型企业贷款将不需要再继续看政党脸色,只要符合条件、符合申请资格,一律依照正常程序来走即可。 过去国阵政府采用的模式就是利用“政党代理人”的方式来处理这类型贷款,导致许多商家因为“不倾向某政党”而无法获得贷款,这种模式对国家的企业发展是一大阻滞,经济发展会因为这种不健康的裙带运作模式而拖累。 有意申请上述小贩或中小型企业微型贷款的华社商家,除了向BSN银行咨询外,亦可在上午9时至下午6时之间致电财政部特别官员杜炎袛(012-2761681)以及赵凯彦(019-7705695)查询详情。

马汉顺对华小拨款言论矛盾 人联党急护航闹笑话

民主行动党古晋社青团秘书陈祥智今日吁请人联党在抨击行动党之前,必须先查明真相,否则只会让人民当笑话看。 陈祥智是针对人联党妇女组主席许德婉在没有查明真相就指责行动党主席张健仁为希盟掩盖半津华小被拨款被调用一事而作出回应。 他表示,国盟副教育部长马汉顺自身在这件事情上的言论前言不搭后语,矛盾异常。甚至乎他自身都不知道自己想表达的是什么,但人联党为了护航朋党却表现得异常积极。纵然明细可证明希盟秉持着“讲到、做到、钱马上到”的原则将2018-2019年的拨款分文无欠的拨到华小户头上。但人联当在此事件上依然纠缠不清,寓意何为? “对于指责前朝挪用半津华小拨款一事,马汉顺对自己的话语都显得矛盾。先说挪用,后说不曾说挪用。在这大前提下,急着为马华护航的人联党还依然自我与固执非得要在话题上纠缠。” 他说,教育厅对政府学校(包括国小、国中、华小)的维修都是由教育厅负责的,唯有半津贴华小的拨款才是直接给董事部。而人联党文告强调吉隆坡冼都华小董事长拿督王鸿财对于承包商前往该校要进行维修项目时感到惊讶,这当中有何出入也只有马汉顺和冼都华小董事长才清楚了。 “2019年希盟将2020年拨款给政府学校的维修费用从2亿5000万增加到3亿。就是希望可以让政府华小可以获得更多的拨款。之前政府华小在2017年可是只拿到区区的5000令吉。” 陈祥智指出,砂政盟在以造王者的身份携手伊斯兰党以及巫统执政中央后,人联党身为其盟党之一已经是重新成为执政党,为了避免他们执政时将华小的5000万拨款拿去赈灾的事件以及跳票的“有冠勋、有拉曼”的事件再度发生,身在国盟的人联党应该要利用其砂政盟造王者的本分,严厉监督以防止类似的事情再度发生,不然的话,人联党将很快的被砂拉越人民所唾弃。

民众捐赠200面罩 古晋行动党移交砂中央医院

齐心抗疫,守护前线!古晋行动党日前将民众慷慨捐赠的200个面罩移交予砂中央医院,尤其给站岗在冠病前线的医护人员使用。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昨日与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和张健仁的特别助理陈国彬,亲自将该200个面罩送予砂中央议员。 俞利文:给予前线人员支持和协助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表示,尽管近日来的冠病确诊数据令人鼓舞,但这场抗疫斗争仍未结束,特别在疫情当前更要给予前线人员支持和协助。 他说,这包括确保医护人员拥有足够的防护装备,尤其是医用个人防护衣等,保护他们免于任何感染风险,让他们在工作结束可以安心回到家人身边。 对抗疫情人人有责 俞利文强调,对抗疫情乃人人有责,所有人都必须发挥各自作用,无时无刻采取必要的防疫措施以保持安全,尤其是目前大多数经济领域重启之际,以遏制另一波感染的可能性。 他指出,大家必须以新加坡、日本和德国为借鉴,这些国家早前因为解除行动限制,导致冠病确诊病例激增。 在实施行管令措施下,我国过去几周抗疫工作已做得很好,但是一旦松懈或失误就会导致感染率再度上升,那么过去几周抗疫努力就会功亏一篑, 必须保持警惕防疫 如今,随着经济领域开放也预料会出现确诊病例增加,所以大家务必高度配合确保不会造成第二波感染,避免加重医护人员的工作负担。 俞利文重申,大家必须保持警惕,并采取所有必要的防疫措施,除了保护自己外也要保护身边的人免受感染。

罗丝玛表罪成立 全砂人民的胜利

砂行动党宣传部于2021年2月8日发表文告: 前首相夫人罗丝玛涉及全砂内陆369所学校安装太阳能板工程1亿8750万令吉收贿表面罪名成立是全砂人民的胜利。但这间中也透露出隐忧。 随着承审法官莫哈末再尼作出上述判决后,砂行动党认为这是砂民的胜利。但带出来的讯息却是执政逾57年的砂政盟政府在监督过程上的巨大疏忽。这是砂民必须要认清的一点。由于这执政方的种种疏忽,57年来砂拉越空有巨大财富却落得州富民穷是非常可悲与可叹的。 若非509变天成功,这些贪腐巨鳄仍然高枕无忧。而民众履使公民责任协助了希盟将这些人送到了法律公审面前。可见这是何其大快人心的事。鉴此,经历国后门政府谋朝篡位的每一位民众依然要坚信,您手中的一票是何其的珍贵。 希盟执政虽仅22个月,但在这不到两年的时间极力肃贪。将马来西亚在2019年全球贪污印象指数中带向新的高度。一举跃升了十位,位列51位。但好景不长,随着后门政府的不民主行径的延伸,2020年全球贪污印象指数立即下滑了6位来到了第57位,得分也从53分减2分至51分。 “这得分变化也许看起来不明显,但这下滑趋势着实令人担忧。” 庆幸的是,希盟在执政期间的努力,如今换来了些成果。司法公正在这一刻得到体现,但这些巨鳄一日未被判入狱都仍不是最后的胜利。 鉴此,砂行动党宣传部希望看到马来西亚真正的三权分立,让司法公正得到更大的体现,让那些犯错的人得到相应的惩罚,哪怕是高官显要。

黄庆伟:希盟政府跨出一大步,还原沙砂最初地位

希盟政府跨出一大步 还原沙砂最初地位 很少写这么长的文章表达我任何政治的立场,因为我知道长文不会吸引人,但是这是一篇长文我希望你可以耐心读完。 当我看到许多的评语针对希盟,并且把希盟政府说成是出卖砂朥越,或没有诚意,或欺骗砂拉越人,或被喻为设陷阱,我感到非常伤心。 如果说希盟政府执政以来,没有诚意让沙巴和砂拉越有恢复原本建国初期的地位,归还沙巴和砂拉越原本的权利的话,希盟政府其实可以像前朝国阵政府那样,静静不做声,对任何的沙巴砂拉越的权利,不采取任何动作,也可以把事情掩盖。 恢复地位,平等谈判 但是为什么希盟政府今天首先先设立了内阁特别委员会针对1963年马来西亚契约就是"MA63"来探讨归还沙巴和砂拉越的权利,甚至到昨天还特别在国会提呈了修宪,把原本1976年修改贬低沙巴和砂拉越的地位,恢复1963年最早的时候马来西亚第一次的宪法地位;这种种所做的就很明显的显示了,希盟政府其实是有诚意,并且有毅力,来使沙巴和砂拉越越恢复原本建国初期的时候那种地位和权力。 我会说感到非常伤心是因为,希盟政府所有的这些行动都是跨出一大步。其实希盟政府可以不需要做,也可以不需要理会,像前朝国阵政府一样,让这个事情安静的过。可是希盟政府却愿意挑起这个责任,重视这个事情,也正视了历史,把历史还原。这一步是艰难的步,做好的话GPS已经在预备要抢功劳,做不好他们也已经预备要扭转事实,把我们标榜成为恶魔。 名正言顺,利于谈判 这次的修宪是一个开启的一道门,奠定这个沙巴和砂拉越的谈判地位,是为了让沙巴和砂拉越先回到原本的根基和地位,再回到谈判桌上,谈每一项的主权。其实希盟政府可以不需要先修宪,因为我们已经成立了内阁特别委员会,任何的MA63的课题,在谈判桌上谈就好了。那为什么要修宪呢?修宪的意义在于,希盟政府是要让让沙巴,砂拉越和马来亚半岛从新回到原本的地位,然后再坐在谈判桌上。当你名正言就顺了,谈判的筹码就不同了,就是这个道理。 我们都知道在与人谈判的现实上,基本上如果自己是处在优势的地位,你可以是用优势的地位来跟对方讨更多的东西。没有人先降低自己并提高别人,才跟对方谈判。但是在"MA63"谈判桌上,希盟政府却愿意让马来亚半岛和沙巴砂朥越处在平等的地位去谈判。这个其实是开启很大的一个门,也将让谈判的结果出现不同的结果。 我们来看1963年原本的马来西亚宪法,马来西亚联邦是由三组成员组成:第一组就是马来半岛的十一个州,第二组就是婆罗州的两个州,第三组是新加坡州。虽然在这个原本的宪法称为"state",华语说成州,马来文称"negeri",其实“State”意义更加广大,因为它可以是一个州,也可能代表一个区域,或者一个邦,是可以通用的。 1963年原本的联邦宪法,把联邦的成员分成三组,如果去除新加坡,马来西亚联邦就是原本的两个组的成员组成,那就是马来亚半岛的11个州属,和沙巴砂拉越。我们现在的修宪,就是把1976年修宪造成的13州,变成原本的两组成员。那个意义不是所谓的11+2, 而是把13变成2。 这是一个就是没谈判就可以直接进行修宪的条款,因为希盟政府要马来西亚联邦的成员,先厘清好各自的地位,以奠定谈判的基础。希盟政府认为还原地位是不需要谈判,因为这1976年的修宪,是很明显剥削了沙巴砂拉越的地位,只要把1963年的宪法恢复过来,这地位就直接了当可以恢复。 所以这次的修宪完全的体现原本1963年最初期的马来西亚宪法,因此这个修宪是要回到最根本。我很纳闷的一点就是,一路来鼓吹回归MA63,是人聨党,土保党及砂盟的其他政党,甚至人聨党黄色衣服都着"MA63",到处宣传。既然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今天回归MA63,人聨党又是第一个跳出来反对和批评? 修宪是为了还原地位, 以可以更好的重新探讨MA63 1963年马来西亚契约及之后所草拟的马来西亚的联邦宪法是由当时候建国的先贤先圣所谈判,如果回归到MA63不是我们所要的,那还是可以在谈判桌上谈判,要求比MA63更多的东西。因为合约一旦同意了,如果要修改合约内容,比之前所同意的要更多,那是要重新谈判的。今天修宪不是基于重新谈判的结果,而是还原1963的宪法。因此今天不能够直接修宪到那些不是MA63所同意的条款,除非MA63重新被讨论及谈判(renegotiate MA63)。要Renegotiate MA63,沙巴砂拉越是必须要先还原原本的地位,才对谈判有利,就是从原本的13州之一,变成两组成员之一。 因此,市面上有心人鼓吹许多的诉求,不是MA63的原本所同意的,那是不能直接修宪的,因为还没有谈判达到共识。修宪是为了先提升沙巴砂拉越的地位,增加谈判的筹码,来谈重新谈判MA63。 GPS一路来就是要回归MA63 现在却宁愿要砂成为13州之一 因此,我不明白的是人联党和土保党一路来说回归"MA63",但是他们现在却不愿意回到"MA63"的这个根基,反而还宁愿让砂拉越委屈成为1976年修宪后的那种贬低成为十三州之一,而不是两组成员的其中一组。肯定1963年的原本宪法赋予沙巴砂拉越的地位,比现在1976年修宪过后的地位还要好。但是巫统和GPS宁愿不要。回到原本的1963年的宪法把我们成为两组的其中一组成员,是能够赋予我们不同的谈判身份,我们可以有更好和更高的谈判地位。 连修宪一读都要反对 这是连修宪的机会都要否决 还有,在国会的程序上每一个法案都要经历一读,二读和三读。一读是把整个目录内容介绍出来,二读基本上就是在进行辩论,如果有任何修改,在第三读的时候可以进行修改,然后才通过。任何的修改宪法,都需要国会三分二。以目前这样的情势,希盟政府没有三分二,肯定如果没有砂盟或者其他沙巴的国会议员支持,这一个修宪是不会通过。 因此我很纳闷的一点是,前天只是一读而已。基本上就是一个修宪的开始,为什么砂盟和国阵的国会议员连一读都要反对。如果他们对任何的条款不满,其实可以在二读的时候提出他们所有修改法案的任何条款。他们可以提议修改任何条款,就修改到三分二的国会议员都认同才会通过。现在是他们连一读都要反对,这个就是很明显的显示出他们不是不同意修宪的内容,而是拒绝修宪的机会。 这次的修宪比1976年的修宪 给沙巴砂拉越更好的地位 甚至我非常遗憾的是人联党的领袖还不断的误导这个修宪是比1976年的修宪过后还要更加糟糕。其实他们应该先认错在1976年的修宪导致沙巴和砂朥越被贬低成为砂朥越州十三州之一, 导致我们现在才需要去处理这个所留下来的垃圾。但是当我们有诚意处理这些所留下来的垃圾,他们却把这个东西变成政治阴谋。 如果认为现在比修宪后更好, 那希盟也算已经尽力做到最好 如果沙巴和砂朥越人民认为这个修宪回到原本的"MA63"的修宪是不好的,甚至是比1976更差的,我觉得就让这个修宪不会通过,让沙巴和砂朥越继续利用十三个州之一去到"MA63"的谈判。我觉得希盟政府做的也就足够了,我们对得起历史,我们相信历史会还给我们一个公道。 黄庆伟 砂拉越浮罗岸区州议员  

哈迪已走火入魔 破坏民主与社会架构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刘强燕形容伊斯兰党主席哈迪的言论已经“走火入魔”,不仅冲击马来西亚多元民族丶宗教与文化的社会价值观,也对伊斯兰教带来负面的影响。 她说,哈迪所谓“给异教徒领导会下地狱,穆斯林领袖再残暴也要支持”是“邪魔歪道”,全面否认了世俗法则和优良传统,具有破坏马来西亚民主与社会架构的意图,应该受到遏阻。 刘强燕国会议员说,马来西亚的民主与政治体制是建立在多元社会的框架之下,并透过宪法保护全民的权益。这个由人民用血汗建立起来的立国根基,绝不容许拥有自私政治目的政客所破坏。 她提醒希盟政府与砂拉越政党联盟政府以哈迪的极端言论为鉴,并在宪法的权限下,致力维护全民的利益。同时采取适当的行动,阻止哈迪继续“胡言乱语”,肆无忌惮的破坏国民团结与国家稳定。 刘强燕说,砂拉越尊崇世俗法则的做法是值得各方学习与仿效的,今天,这片土地上的人民可以共同且自由的庆祝各别的宗教节日,甚至参加不同民族的喜庆活动,而不受本身宗教信仰的约束。 惟一些本土思维极端的人士仍然试图将伊斯兰党与巫统的模式带进砂拉越,而国阵在砂拉越统治的近半个世纪期间,为极端元素的入侵开了方便之门。西马极端宗教老师被派遣至砂执教,即是其中一个最不受欢迎的例子。 同时,在砂政盟政府(前砂国阵)的认同下,砂拉越的一些政策与部门宗教化的现象,也日见明显,而因并不符砂拉越的民情,经为广大的砂拉越人民带来困扰。 刘强燕国会议员说,砂政盟政府既然口口声声说砂拉越要回归马来西亚建国契约的权利,应以身作则,即刻采取实际的行动维护砂全体人民的利益,剔除来自巫统与伊斯兰极端份子的宗教化“毒素”,不要成为“言论巨人”,却是“行动侏儒”。 “我们希望砂政党政府在一切政策与行动上,以马来西亚建国契约为基础,去除宗教化,而行动党必定会给予大力的支持。因为砂拉越自主权,包括维护宗教信仰自由,首先就是由我们在《2014年民都鲁宣言-迈向平等伙伴》宣言中提出的,并列入我党的政纲中。”

砂政盟开了砂议会的门

砂政盟在本期砂拉越立法议会上,在短短两天内,两度提呈砂宪法修正法案,弥补过去宪法所存在的漏洞,让只有砂拉越人,成为砂拉越立法议员。 为了让修正法案能够在本期议会结束前被通过,砂政盟在仓促下强行通过该法案(砂政盟掌握三分二多数议席优势),不仅剥夺砂拉越人参政的权益,也让非砂拉越人又机会踏入砂拉越立法议会。 第一点,在这个修正法案中,只要父母其中一方是出生于砂拉越,其孩子在砂拉越拥有两年以上的居留权,就可参选成为砂拉越立法议员,就算不是土生土长的砂拉越人。要清楚的是,不少西马或沙巴人被公司派到砂拉越长期工作,并在砂拉越生下孩子,所以不能视为砂拉越人。反观,有不少砂拉越人也曾到西马或沙巴工作,并在外地生下砂拉越人,但由于出生在外地的州属,所以其孩子不能参选成为砂拉越立法议员,即使他们是砂拉越人。 其次,由于夫妻两人只要一人出生于砂拉越,其孩子就可参选成为砂拉越立法议员,但在修宪法案中,却没提及孩子必须是亲身。因此,只要父亲或母亲改嫁给砂拉越人,某一方的孩子就可参选进入砂拉越立法议会。换言之,砂拉越元首泰益玛目的两位叙利亚继子,只要获得马来西亚公民,他们将具有参选成为立法议员的资格。 况且,一个人的出生地并不能决定一个人是否属于那一个州属,西马人可以在砂拉越出生,但这不代表他就是砂拉越人。为此,砂政盟应将“出生于砂拉越”改为“砂拉越人”,并给这个所谓的“砂拉越人”做出清楚的定义,才是正真为砂拉越人民争取权益。 虽说砂政盟要通过修宪,以限制真正的砂拉越人可以出任砂拉越立法议员,但是在满满的漏洞下,不仅没有收紧这个缺口,反而还出卖砂拉越人的地位和权益。砂律政署有强大的团队,为什么砂政盟政府仓促进行修宪还要留下含糊之处,还是背后另有企图,让非砂拉越人能够在来临的选举侵蚀砂拉越立法议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