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跳槽法不应再拖延 ...

针对首相署法律事务部长旺朱乃迪昨晚证实,政府不会在4月11日召开的国会特别会议,提呈反跳槽法案。 全国社青团的立场如下: (1)无可否认,马来西亚在过去4年历经了政治动荡和行政不稳定。自第14届全国大选以来,共有39名国会议员在胜选后跳槽到其他政党,导致联邦政府出现更迭。 而且,国会议员跳槽事件也间接影响其他州属,包括霹雳、柔佛、马六甲、吉打和沙巴州议员对党的忠诚度,导致该州政府变天。 (2)由于一小撮人的权力动荡,平白浪费了国家的民主程序,许多选民对于我国的选举制度也失去信心。所有的大马选民,尤其是首投族年轻人的权力在来届全国大选必须获得保障,确保他们的选票得到尊重和珍惜。

别弄巧反拙 立法对付留言者并非良策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政治教育主任郑传毅、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中委吴家良于2019年3月12日所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政治教育主任郑传毅、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中委吴家良发表联合声明,指日前通讯与多媒体部长哥宾星表示欲立法对付放任读者留言的媒体的言论,将等同于侵犯人民的言论自由,并强调这是如同国阵时代压制人民发声的做法,与背叛人民无异。 三人提出,在希盟未当上联邦政府的时候,是捍卫言论自由的先锋,更是站在最前线反对国阵利用各种恶法对付媒体和反对党,也有许多领袖为了为人民发声而遭受牢狱之灾,在反假新闻法令被国阵推出时,希盟也站在反对的一方,严厉反对国阵干预媒体自由及言论自由。 “如今若要因为一小撮有心炒作种族宗教情绪者的杂音,而要刻意立法管控媒体和民众,这将会让我国沦为国际笑话,让509改朝换代后享有的自由天空崩塌,以前的“改革派”也将因此沦为“打压派”,更甚的是,立法管控言论,从来只会弄巧反拙,引起社会更大的反弹。” 三人质问新政府,如果设立这种法令以管控网民言论,政府要如何让执法者能公正地判断何种被举报的留言是不恰当的?再者,许多合理的批判性主张,也会惹怒保守份子,希盟政府是否准备为了取悦保守选民而牺牲我国进步和自由的讨论空间呢? “就以ICERD做例子,倘若保守份子举报声称支持ICERD的留言伤害了种族关系,难不成政府就要对付留言者吗?又是谁来判断谁涉及侮辱和煽动?这把尺根本就没有一个标准的答案,到最后政府将成为最后的审判者,到时希盟将会走回国阵的老路而不自知。 “我国的种族及宗教关系的确还有许多改进的空间,但如果连人民自由发表看法的渠道都封闭,谁还敢指出房间里的大象?这种代价不是人民509用选票换政府所愿意看到的。” 三人认为,现有法律已足以对付恶意煽动及诽谤者,而且一些媒体也有删除恶意留言的习惯。面对假新闻和不实的指控,政府应该做的,是善用现有管道,以事实和数据来反驳污蔑者,而不是用大棒来棒打异议者,因此社青团坚决反对政府任何通过立法管制社交媒体留言的主张。

马华勿自欺欺人、为巫伊护航,穆斯林团结集会无法彰显中庸!

马华勿自欺欺人、为巫伊护航,穆斯林团结集会无法彰显中庸! 针对马华公会对于914穆斯林团结集会的声明,社青团做出回应,驳斥马华谬论。 巫伊在野合作违背宪法中民主多元精神 梁誉升、郑传毅和吴家良在文告中指出,马华第一点对于914集会声明,宣称只要巫伊在野合作符合宪法精神和中庸价值则会认同。社青三子指出,首先马华必须回应的是,巫统和伊斯兰党这两个政党究竟从何体现了中庸价值和宪法精神? 从巫统高举马来剑,到505后怒骂华人不满足;再到伊党从左右逢源,到强化回教刑事法、追求单元的宗教社会。请问巫统和伊党两者目前的策略和一贯论述究竟是煽动族群神经线为主还是以中庸开明路线? 再者,如果要谈在野合作,追溯到后509巫伊宣称合作,挑起种族宗教课题来炒作种族宗教情绪,种种策略企图通过以极端右翼路线稳住基本盘。社青三子促马华解释,从最近巫伊合作爆发的拒绝反歧视公约示威、再到反罗马公约示威、及近日的爆发出的由巫伊倡导杯葛非土著产品运动,或纳吉在面子书上制造出的土著被边缘化、是受害者的论述等等,请问巫伊以上的合作哪一种串联、运动、策略、动员或是论述是符合宪法中多元、中庸精神和原则?那么,马华却还是否支持这种在野合作? 马华一味苟同无法扭转时局,惟施压巫统方是杜绝种族宗教政治的出路 第二点,马华在文告中也提及巫伊合作是无法回避的事实。社青三子质问马华,即便巫伊合作是当今客观事实,所以这能说明了什么?难道因为巫伊合作目前是事实,所以就应该支持与认同?按照马华的逻辑,难道纳吉贪污是客观事实,所以马华就应该对他表示支持与认同?难道希盟是执政党是客观事实,所以马华就应该什么都不做,完全表示支持即可? 社青团指出,由此可见,对于客观事实,必要的举动是应该采取的,而非佛系坐视不理、无动于衷、隔岸观火。放眼马来西亚当今政治光谱,过去巫统通过种族威权来制造捍卫穆斯林地位的形象来让马来人只能紧抱巫统,如今下野后巫统伊党制造恐慌以煽动穆斯林的恐惧,企图使马来西亚走向双极社会的发展,通过挑起种族宗教文化矛盾,争取保守巫裔选民的支持,却加剧社会分裂。社青团质疑,为何马华至今依站在巫统伊党保守右翼一边,发表声明支持助长种族宗教政治的萌芽,而非站在相对多元开明的中间路线以遏止保守势力的反扑?如果马华意识到巫伊合作是客观事实,马华作为国阵的成员党更应该施压巫统别再走极端种族宗教路线,遏止保守势力抬头,杜绝族群矛盾成为选票便利。 社青三子也指出,马华提及巫统签署914协议已经与马华及国大党会谈,所以是尊重共识、多元和宪法精神。社青三子强调,马华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党国不分,把党和国家两个不同的概念混为一谈。国阵的原则并不代表国家的原则,国阵成员党的共识并不代表国民的共识,国阵成员党之间即便 “民主”,也不代表国阵的路线等同是民主全民路线。 所以,巫统与伊党合作得到马华的共识,并不等同于巫伊合作是符合我国多元普世价值;第二,巫统与伊党合作得到马华和国大党认可,并不等同于巫伊合作有了多元色彩;第三,巫伊合作得到国阵成员党的认同,并不等同于巫伊提倡的种族宗教论述符合宪法多元、民主、平等精神。马华把国阵自身的立场等同于国家宪法的立场企图混淆视听,实则是无稽之谈。 914穆斯林团结集会无法彰显中庸 第三点,马华声称巫伊914穆斯林团结集会是中庸的。社青团质问,马华是否可以说明914穆斯林团结集会的中庸精神体现在哪里?从集会者都身穿象征某宗教服饰再到由巫统伊党为首号召,中庸的精神从何彰显?再者,巫统和伊党要究竟将穆斯林团结集会面向全民以体现中庸?倘若集会发言者依旧保持过去一贯的极端右翼路线论述,那么马华的声明是否只是毫无意义的声明? 结语 社青三子即梁誉升、郑传毅和吴家良重申,509政治海啸之后,各别政党不得不重新检视过去的论述、策略是否符合当今事宜。马华过去因为议席包袱向巫统低头,却为何在变天后依旧承担这个负担?马华无视马来西政治局势与政党转替后的方向,一味向巫统示忠,追随其步伐根本无法稳定其作为在野党的势力,也将导致大马民主转型陷入真空。 社青三子强调,马来西亚是多元族群、宗教、语言、文化的社会,政局扭转后,由于威权体制的遗绪、保守权贵的反扑、族群宗教的分歧,要抑制的是极端右翼路线的政党刻意扭曲煽动而导致不协调,但马华一味妥协或向既有的分裂低头从来不是最有效的对话,更无法壮大公民社会的成型。 巫统和伊党联手后,成功制造出马来人是被边缘化的受害心理,无动于衷并无法遏止这股势力继续抬头,相反只会任由让族群政治、宗教神权成为民主巩固失败的关键。社青团表示,对于保守势力的反扑,应该以更高、更远的格局来面对,革除过去的遗瘤,重建公民文化,走向务实、中庸、多元、开明,不提出是似而非的论述来混淆视听是唯一的出路。

自动扣薪制引负评 社青团呼吁重新检讨

高等教育基金主席旺赛夫在宣布自2019年1月开始启动PTPTN“自动扣薪制”(PGB)后,引起了反弹和负评。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新任总团长暨霹雳州兵如港区州议员李存孝发表文告,要求重新检讨此偿还制度。 他表示,新的自动扣薪制引起很多借贷者的愤怒,其中包括希盟的支持者。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绝对认同,欠债还钱为不争的事实。贷款者当初贷款应早已意识到毕业即需偿还的道理。无论如何,社青团认为强制扣薪机制对于遵守偿还贷款的贷款者甚为不公并且无故加重贷款者经济负担,这是让人无法理解与接受的。 此外,强行实施这一项机制将带来具破坏性的长远政治影响。因此,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在此呼吁高教贷款基金局有必要重新检讨这项机制。 “这项自动扣薪制度与希盟青年团在大选前所推出的协助青年减轻债务的承诺息息相关,希盟的青年领袖应该关注和聆听这些借贷者的心声,为他们发声。” 国家的经济停滞不前,人民面对经济压力,特别是住在城市的年轻人。高等教育基金局以及教育部应该提供更多的偿还机制和方法,以协助贷款者偿还贷款,而不是强制性扣薪,增加他们的经济负担。 在新制度实施之前,一些借贷者已经按照贷款合约,每个月偿还200至300令吉不等的贷款。一旦强制落实根据薪金自动扣薪制,将会增加这些贷款者的负担和每月的开销预算。 让借贷者选择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强烈建议PTPTN在落实此自动扣薪制度之前,应该与各方回到谈判桌上,包括已经偿还PTPTN的贷款者、现任贷款者以及希盟青年团的领袖讨论协商。 社青团提出一个方案,即是贷款者可通过扣除公积金(KWSP)存款,而不是从薪水中扣除以偿还贷款。李存孝表示,很多贷款者更愿意以每月扣除公积金的方式来偿还贷学金。 社青团建议可以保留自动扣薪制,前提是让借贷者自由选择以什么方式偿还,而不是强制性地落实自动扣薪制。 在提供偿还对策方面,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提出下列建议,相信比强制扣薪更为有效: 一、 扣除公积金偿还贷款 透过扣除公积金偿还贷款,相信可让贷款者更为接受。相比起手头上日逾缩减的可支配收入,相信青年比较乐意动用相对之下现时影响较小的公积金偿还高教贷款。 二、修改公积金局条例 此外,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建议修改公积金局禁止未毕业学生提款偿还高教贷款的条例。相信此修改可有助于贷款者还清贷款,使高教贷款基金局讨回贷款更有效率。 三、继续非强制扣薪机制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认为扣薪机制可延续,但非强制进行。贷款者可自行选择扣薪机制偿还贷款。高教贷款基金局则应推出更友善的扣薪比率,例如为扣薪率设定,以防贷款者却步。 延迟落实自动扣新制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署理团长张玉刚发文告表示,基于2项原因,政府应该延迟落实自动扣新制。 第一,一旦落实了新的自动扣新制,政府已经违反了契约精神。 高等教育基金主席旺赛夫表示,虽然有者指责自动扣薪制违反贷款合约,但合约其实阐明,贷款者同意接受任何由PTPTN决定的偿还形式,包括透过雇主自动扣薪。 张玉刚提醒旺赛夫,其实合约里也阐明了贷款者需要偿还的额度,即是每月需要还多少钱。高等教育基金局不应该因为国家的经济不堪,而随意地更改贷款者需要偿还的额度。 第二,新的自动扣新制将影响中等收入群体(M40)的可支配收入。如果提高M40群体的偿还额度,将会增加他们的经济负担,影响他们的日常开销和消费能力。 一旦减低了M40群体的每月可支配收入,这将导致他们去进行私人借贷或者使用信用卡来支付日常开销,应付日益高涨的生活费,将进一步提高M40群体的家庭债务。

马华魏家祥不支持降低投票年龄 社青团抨击其拖慢我国正义转型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政治教育局主任郑传毅、中委吴家良于2019年7月10日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针对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发出为准备支持修宪调低选民年龄的言论,社青团三名中委即梁誉升、郑传毅和吴家良斥其言论荒谬,并谴责魏家祥拖慢我国正义转型、提升公民意识的机会。 魏家祥认为距离下一届大选仍有一段时间,因此不需要先修宪让18岁的国民投票。社青三子抨击其言论荒唐,更调侃道难道魏家祥认为下一届大选前才修宪会比较好?社青三子严正声明,修宪让18岁国民投票一事并不应该纠结于何时修宪、日期选择的问题,而是应该直视问题的核心,即公民意识。 社青三子指出,这次的修宪不能不看历史因素。在国阵过去的执政时代,不仅通过大专法令遏止大专生了解政治,种种教育体系也使大学生乃至于中学生对整个马来西亚政治环境毫不了解、一窍不通,更塑造出政治事不关己的狭隘思维。国阵霸权之下导致马来西亚成为公民意识极度不清晰的国家,使公民的人格训练当中缺乏了人文关怀和素质的一环。社青三子指出,公民教育应该逐步改革之时,因此这一次修宪调低投票年龄是第一步。 此外,社青三子也抨击魏家祥发出“政府不允许18岁年轻人参选,所以不支持的18岁年轻人投票”的言论是一叶蔽目、避重就轻的。社青三子表示,政府赋予18岁公民投票权,并不代表往后不会进一步落实允许18岁公民参选的改革,两者并无之间冲突,毕竟改革是逐步进行而非一蹶而就,并提醒魏家祥勿信口雌黄,混淆视听。他们指出,魏家祥因为18岁公民无法上阵参选,而选择不支持修宪赋予18岁公民投票权,是本末倒置的做法,根本是在漠视年轻人的政治权力。 社青三子强调,社青团是绝对支持希盟政府修宪降低投票年龄,同时也指出社青团是全国第一个将投票年龄降至35岁的青年政治组织,并提醒魏家祥不要为了反而反,而选择典当年轻人的权益,拖慢公民意识的提升以及马来西亚的民主转型。

阿兹敏与张发虎都是背叛者 有何颜面要求村长候选人效忠?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社青团暑理团长卢玮健于2020年6月12日发表的文告: 柔佛州行政议员张发虎要求华人村长候选人签署"支持高级部长阿兹敏阿里领导"的宣誓效忠信方能当选村长,无疑是强迫秉持着不涉足政治,但有心为村民服务的候选人选边站。 张发虎应表现得像个男子汉,向外界坦白交代效忠信是自身主意?或是顶头上司阿兹敏阿里的指示?效忠信是否已得到国盟内部甚至是柔佛州行政议会的一致同意? 无论是在联邦或州行政上,阿兹敏阿里与张发虎都屈居于首相与州务大臣之下,就算真要表明效忠,也应是首相或者州务大臣,岂是效忠非柔佛州人的阿兹敏阿里呢?难道阿兹敏阿里与张发虎的权力与地位已经凌驾于首相与州务大臣之上? 效忠信内容也清楚表明签署者将全力支持阿兹敏阿里领导下所创立的政治平台。也同意之后成为该平台的注册会员,是否意味着,这是变相的"入党信"? 张发虎要求华人村长候选人签署宣誓效忠信的行为让人贻笑大方。因为无论是张发虎或者阿兹敏阿里都是背叛选民,背叛自家政党,背叛盟友的人,竟然厚颜无耻要求他人签署效忠信,试问自己都不能忠于选民的期盼与委托,有何颜面要求他人效忠?是否担心"喜来登"政变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 张发虎应立即停止用职位收买人心的举措,因为不是每个人都会为了职位而出卖人格与尊严。

莫忘明福冤案 社青团促警方马上开档重查还真相!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中委梁誉升、郑传毅和吴家良于2018年12月26日的联合文告: 社青团促警方马上开档重查还真相! 三名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中委即梁誉升、郑传毅和吴家良促请希盟政府还明福一个公道,立刻开档重查赵明福冤案! 早前内阁已经在6月宣布答应开档重查赵明福冤案。赵明福是在2009年7月16日进入反贪会大楼录取口供,就一去不返,最后发现陈尸在反贪会大楼。 虽然法庭已经宣判前朝国阵政府必须赔偿赵家60万令吉,但是杀害赵明福的真凶还逍遥法外。赵明福坠楼至今,赵尔家也已经长成8岁的小男孩,真相依然悬而未决。 希盟新政府必须雷厉风行的开档重查赵明福的冤案,以显示新政府是有决心还原每个遭前朝政府迫害的死者一个真相。 早前,民主行动党多位领袖包括林吉祥和蓝卡巴星都曾公开呼吁,开档重查赵明福冤案刻不容缓。我们在此促请新政府和警方莫再拖延,马上开档重查赵明福冤案,还明福一个公道!

被指同意纳吉受委国阵顾问 社青团:马华国大党需表态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政治教育局主任郑传毅、中委吴家良于2019年7月12日所发表的媒体文告: 针对委任前首相纳吉成为国阵顾问委员会一事,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指是得到马华和国大党领导人一致认同。社青团今发文告,挑战马华国大党表态,究竟是阿末扎希霸王硬上弓,还是真的在国阵会议上举手赞同。 纳吉贪污的证据遍布全世界,在住家中也搜出超过十亿的账物,被控监禁几乎是时间的问题。马华领袖不但没有痛定思痛,和巫统国阵划清界限,还赞成接纳纳吉成为国阵顾问。这样的行径,犹如政治自杀。 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表示,在纳吉受委一事,巫统多名领袖包括纳兹里、凯里和东古拉沙里都表达对委任纳吉一事的不满,理由离不开纳吉在一马贪污案件。反倒是马华国大党,尤其是魏家祥静不啃声,直到阿末扎希替马华表态,依然没有获得马华任何领袖进一步的说明。证明在面对贪污的态度上,马华领袖如魏家祥等人还不如巫统的领袖。 社青团中委吴家良表示,从合作社暂停董事主席黄炳火职务,到支持纳吉受委国阵顾问委员会一事,显示马华并没有吸取几届大选人民的教训。马华不但没有改过和改革党内贪腐文化的决心,反倒继续助纣为虐,打压异己和霸占党内资源和资产。 社青团政治教育局主任郑传毅表示,马华现任领袖的所作所为不但令马华蒙羞,还丢尽华社的脸。马华口口声声说代表华人,却依附在巫统回教党的极端保护伞下,对自己友党的恶行视而不见。马华的臂膀如马青和妇女组应该担任起监督母体的重任,劝请母体脱离国阵和巫统,下届大选才有可能赢回民心

不该禁同县家人团圆 农历新年SOP应当合理

农历新年SOP应当合理 1. 新冠疫情下,任何节庆务必严守标准作业程序。不过当局也需要确保一切条规合乎常理。 2. 我们理解,政府有必要执行跨县和跨州禁令,但不该禁止一家团圆,特别是同一县属的家人。 3. 我的妻子为砂州华裔,今年遗憾的是,没法陪伴她回古晋过年。无论有否跨州禁令,我们决定成为负责任公民,全家不回砂州。 4. 对于华裔家庭来说,团圆饭不可或缺。政府不该禁止,而是至少允许同一县属的家庭决定,是否要一起吃团圆饭。身为跨族婚姻一份子,我理解华裔文化。 5. 倘若他们要团聚,政府如何执法,是否有意突击检查每户华裔人家?这并不合理。 6.何以开放夜市会比家庭团聚来的安全?家人何不在夜市团聚? 7.我们当然要成为负责任公民,遵守必要的标准作业程序来照顾健康,但政府落实任何规则前,需要合乎情理。 莫哈末沙基尔(Muhammad Shakir Ameer) 行动党社青团全国副团长

巫统不满社青团建议,马华国大党这时候静静了?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政治教育主任郑传毅、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中委吴家良于2019年5月27日所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提5大建议重整大学预科班,教育部长马智礼表明会考虑社青团提出的建议后,旋即引来巫统副主席卡立诺丁的警告。 社青团主要针对,不论种族开发更公平公正的大学入学遴选制度,让大学吸纳更多优秀生和更具竞争力。马华、民政和国大党也曾提出类似建议,奈何,也是柔佛州前大臣的卡立诺丁只发文告针对社青团,却对其国阵成员党的声音充耳不闻。 社青团针对此事想问马华和国大党: 1。两党是否延续前朝国阵分而治之的做法,既巫统在马来社群抹黑民主行动党;马华国大党在非马来社群抹黑土著团结党。在同一个课题,不负责任的发表两种截然不同版本的论述? 2。两党是否在过去60年执政期,遭受巫统的忽视,巫统的部长和领袖长期如卡立诺丁一样,不曾听取马华国大党的建议,让两党沦为国阵时代多元橱窗的装饰品? 3。两党是否认同巫统延续前朝种族傲慢的行为,即“教导”土团党效仿昔日的巫统,不需要听取成员党尤其是民主行动党在政策上的任何建议,包括公平入学制度的方案? 4。两党在国阵落败一周年,对巫统和伊斯兰党的极端言论毫无反应,包括巫统代主席莫哈末哈山的“国会被外来者掌控”,到哈迪的“马来人大团结”论,马华国大党究竟是认同他们,或是想继续假扮华人印度人代表,苟且在巫统伊斯兰党联盟下? 马华的领袖如魏家祥曾在党大会在所有代表面前,承诺将解散国阵,如今在巫统玩弄种族和宗教手段下,却视若无睹,是否有欺骗自家党员之嫌呢?如果连自家党员都要欺骗,马华还有什么政治资本取信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