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指同意纳吉受委国阵顾问 社青团:马华国大党需表态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政治教育局主任郑传毅、中委吴家良于2019年7月12日所发表的媒体文告: 针对委任前首相纳吉成为国阵顾问委员会一事,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指是得到马华和国大党领导人一致认同。社青团今发文告,挑战马华国大党表态,究竟是阿末扎希霸王硬上弓,还是真的在国阵会议上举手赞同。 纳吉贪污的证据遍布全世界,在住家中也搜出超过十亿的账物,被控监禁几乎是时间的问题。马华领袖不但没有痛定思痛,和巫统国阵划清界限,还赞成接纳纳吉成为国阵顾问。这样的行径,犹如政治自杀。 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表示,在纳吉受委一事,巫统多名领袖包括纳兹里、凯里和东古拉沙里都表达对委任纳吉一事的不满,理由离不开纳吉在一马贪污案件。反倒是马华国大党,尤其是魏家祥静不啃声,直到阿末扎希替马华表态,依然没有获得马华任何领袖进一步的说明。证明在面对贪污的态度上,马华领袖如魏家祥等人还不如巫统的领袖。 社青团中委吴家良表示,从合作社暂停董事主席黄炳火职务,到支持纳吉受委国阵顾问委员会一事,显示马华并没有吸取几届大选人民的教训。马华不但没有改过和改革党内贪腐文化的决心,反倒继续助纣为虐,打压异己和霸占党内资源和资产。 社青团政治教育局主任郑传毅表示,马华现任领袖的所作所为不但令马华蒙羞,还丢尽华社的脸。马华口口声声说代表华人,却依附在巫统回教党的极端保护伞下,对自己友党的恶行视而不见。马华的臂膀如马青和妇女组应该担任起监督母体的重任,劝请母体脱离国阵和巫统,下届大选才有可能赢回民心

不该禁同县家人团圆 农历新年SOP应当合理

农历新年SOP应当合理 1. 新冠疫情下,任何节庆务必严守标准作业程序。不过当局也需要确保一切条规合乎常理。 2. 我们理解,政府有必要执行跨县和跨州禁令,但不该禁止一家团圆,特别是同一县属的家人。 3. 我的妻子为砂州华裔,今年遗憾的是,没法陪伴她回古晋过年。无论有否跨州禁令,我们决定成为负责任公民,全家不回砂州。 4. 对于华裔家庭来说,团圆饭不可或缺。政府不该禁止,而是至少允许同一县属的家庭决定,是否要一起吃团圆饭。身为跨族婚姻一份子,我理解华裔文化。 5. 倘若他们要团聚,政府如何执法,是否有意突击检查每户华裔人家?这并不合理。 6.何以开放夜市会比家庭团聚来的安全?家人何不在夜市团聚? 7.我们当然要成为负责任公民,遵守必要的标准作业程序来照顾健康,但政府落实任何规则前,需要合乎情理。 莫哈末沙基尔(Muhammad Shakir Ameer) 行动党社青团全国副团长

别弄巧反拙 立法对付留言者并非良策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政治教育主任郑传毅、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中委吴家良于2019年3月12日所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政治教育主任郑传毅、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中委吴家良发表联合声明,指日前通讯与多媒体部长哥宾星表示欲立法对付放任读者留言的媒体的言论,将等同于侵犯人民的言论自由,并强调这是如同国阵时代压制人民发声的做法,与背叛人民无异。 三人提出,在希盟未当上联邦政府的时候,是捍卫言论自由的先锋,更是站在最前线反对国阵利用各种恶法对付媒体和反对党,也有许多领袖为了为人民发声而遭受牢狱之灾,在反假新闻法令被国阵推出时,希盟也站在反对的一方,严厉反对国阵干预媒体自由及言论自由。 “如今若要因为一小撮有心炒作种族宗教情绪者的杂音,而要刻意立法管控媒体和民众,这将会让我国沦为国际笑话,让509改朝换代后享有的自由天空崩塌,以前的“改革派”也将因此沦为“打压派”,更甚的是,立法管控言论,从来只会弄巧反拙,引起社会更大的反弹。” 三人质问新政府,如果设立这种法令以管控网民言论,政府要如何让执法者能公正地判断何种被举报的留言是不恰当的?再者,许多合理的批判性主张,也会惹怒保守份子,希盟政府是否准备为了取悦保守选民而牺牲我国进步和自由的讨论空间呢? “就以ICERD做例子,倘若保守份子举报声称支持ICERD的留言伤害了种族关系,难不成政府就要对付留言者吗?又是谁来判断谁涉及侮辱和煽动?这把尺根本就没有一个标准的答案,到最后政府将成为最后的审判者,到时希盟将会走回国阵的老路而不自知。 “我国的种族及宗教关系的确还有许多改进的空间,但如果连人民自由发表看法的渠道都封闭,谁还敢指出房间里的大象?这种代价不是人民509用选票换政府所愿意看到的。” 三人认为,现有法律已足以对付恶意煽动及诽谤者,而且一些媒体也有删除恶意留言的习惯。面对假新闻和不实的指控,政府应该做的,是善用现有管道,以事实和数据来反驳污蔑者,而不是用大棒来棒打异议者,因此社青团坚决反对政府任何通过立法管制社交媒体留言的主张。

月存500退休成百万富翁? 黄家杰抨击财长不接地气

霹雳州社青团宣传秘书兼桂和区州议员政治秘书黄家杰于2020年3月10日(星期三)在怡保所发表的新闻稿: 霹雳州社青团宣传秘书黄家杰抨击财政部长东姑赛夫鲁鼓励青年人每月储蓄500令吉并将在60岁退休之时成为百万富翁的言论,完美地为国盟政府再次展示“不接地气”的一面。 也是桂和区州议员政治秘书的他指出,根据大马雇主联合会(Malaysian Employers Federation)一项针对2018年薪资的调查显示,拥有专业文凭(Diploma)以及拥有学士学位(Degree)的毕业生薪金水平平均为1661令吉以及2393令吉。 “然而,2018年国家银行的研究报告却显示,一名在首都吉隆坡工作并长期租房、外食与乘搭公共交通的成年人,每月就必须获得2700令吉的薪资才足以生存。” 黄家杰也表示,根据我国的最低薪金制,除了有57个主要城市在2020年把最低薪金的款额提升至1200令吉之外,其余城市都维持在1100令吉。 “试问以如此低额的薪金,再加上高涨的生活费,一名普通打工的年轻人要如何获得足够的储蓄才能在60岁退休时成为百万富翁?500令吉的存款对于最低薪金人士甚至已经是半个月的薪金。” 他也质问财政部长东姑赛夫鲁,如何得到其所指的年收益率6%的数据,因为我国目前的定期存款年利率也只有不到2%,而公积金局2020年的派息率也只有5.2%,与财政部长的数据还有一段距离。 “究竟身为财政部长的东姑赛夫鲁是否真正了解我国的经济状况,还是只是浑水摸鱼地在国盟内阁当个部长?”

马华魏家祥不支持降低投票年龄 社青团抨击其拖慢我国正义转型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政治教育局主任郑传毅、中委吴家良于2019年7月10日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针对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发出为准备支持修宪调低选民年龄的言论,社青团三名中委即梁誉升、郑传毅和吴家良斥其言论荒谬,并谴责魏家祥拖慢我国正义转型、提升公民意识的机会。 魏家祥认为距离下一届大选仍有一段时间,因此不需要先修宪让18岁的国民投票。社青三子抨击其言论荒唐,更调侃道难道魏家祥认为下一届大选前才修宪会比较好?社青三子严正声明,修宪让18岁国民投票一事并不应该纠结于何时修宪、日期选择的问题,而是应该直视问题的核心,即公民意识。 社青三子指出,这次的修宪不能不看历史因素。在国阵过去的执政时代,不仅通过大专法令遏止大专生了解政治,种种教育体系也使大学生乃至于中学生对整个马来西亚政治环境毫不了解、一窍不通,更塑造出政治事不关己的狭隘思维。国阵霸权之下导致马来西亚成为公民意识极度不清晰的国家,使公民的人格训练当中缺乏了人文关怀和素质的一环。社青三子指出,公民教育应该逐步改革之时,因此这一次修宪调低投票年龄是第一步。 此外,社青三子也抨击魏家祥发出“政府不允许18岁年轻人参选,所以不支持的18岁年轻人投票”的言论是一叶蔽目、避重就轻的。社青三子表示,政府赋予18岁公民投票权,并不代表往后不会进一步落实允许18岁公民参选的改革,两者并无之间冲突,毕竟改革是逐步进行而非一蹶而就,并提醒魏家祥勿信口雌黄,混淆视听。他们指出,魏家祥因为18岁公民无法上阵参选,而选择不支持修宪赋予18岁公民投票权,是本末倒置的做法,根本是在漠视年轻人的政治权力。 社青三子强调,社青团是绝对支持希盟政府修宪降低投票年龄,同时也指出社青团是全国第一个将投票年龄降至35岁的青年政治组织,并提醒魏家祥不要为了反而反,而选择典当年轻人的权益,拖慢公民意识的提升以及马来西亚的民主转型。

社青团:叛徒自辱 民主必胜

阿兹敏于昨晚的文告中,把联合巫伊的背叛行动诡辩成是为了挫败他方组织后门政府的苦肉计,接着又矛盾叙述手持支持敦马任相一届的宣誓书。诸多狡辩、反复言辞仍不敌包括阿兹敏在内,十一名叛徒原形毕露的事实! 另一边厢巫统对外公布掌握多数席位,与伊党吵吵嚷嚷要觐见元首,组织后门政府。如今被揭穿捏造谣言、支持率不足等,便来一招恼羞成怒要求闪电选举。谎言、背叛、混乱,完全凸显也符合巫伊的无耻形象。 这一群叛徒和无耻之徒策划的叛变,明显是失败了。这一群国家叛徒企图将好不容易实行的民主进程,退回以往的腐败政权。这一系列无耻之举,确凿地违背宪法也出卖了国会民主原则。 我与希盟一众同仁将坚守在第十五届大选中,全国上下秉持着民主精神而赋予的重任。马来西亚的民主之路,由人民见证!由人民做主! 在这个非常时刻,我坚信公义民意永远胜利!阿兹敏与叛徒们的背信弃义,将让他们自食其果、永远遭受人民的审判! 社青团总团长李存孝

反跳槽法不应再拖延 ...

针对首相署法律事务部长旺朱乃迪昨晚证实,政府不会在4月11日召开的国会特别会议,提呈反跳槽法案。 全国社青团的立场如下: (1)无可否认,马来西亚在过去4年历经了政治动荡和行政不稳定。自第14届全国大选以来,共有39名国会议员在胜选后跳槽到其他政党,导致联邦政府出现更迭。 而且,国会议员跳槽事件也间接影响其他州属,包括霹雳、柔佛、马六甲、吉打和沙巴州议员对党的忠诚度,导致该州政府变天。 (2)由于一小撮人的权力动荡,平白浪费了国家的民主程序,许多选民对于我国的选举制度也失去信心。所有的大马选民,尤其是首投族年轻人的权力在来届全国大选必须获得保障,确保他们的选票得到尊重和珍惜。

不改革,希盟才会下台 社青团:赛沙迪不应迎合巫伊议程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中委吴家良、梁誉升和郑传毅于2019年2月22日发表的联合文告: 三名社青团全国中委不认同希盟青年团团长赛沙迪所发表 “若希盟太快推动改革,将在下届选举败选” 的言论,并表示此言论等同于背叛选民,准备复制国阵种族主义至上的旧政治。 在509前,希盟承诺会对弊端累累的国家体制进行全面改革,更用白纸黑字列出胜选后将会推动的改革作为希望宣言。因此赛沙迪的言论是极度不恰当的,显然是选择性忘记了希盟四党于选举前共同商讨出来对选民的承诺,也漠视人民渴望看到的“新马来西亚”改革愿景。 身为希盟青年团团长,赛沙迪不应该目光短浅,应该清楚了解到国阵政府倒台的原因是国家体制上的崩坏而衍生出的滥权舞弊、领袖权力极度膨胀、诸多恶法遏止民主等。希盟政府显然是以改革议程获得选民支持,而成功执政,所以倘若希盟不履行承诺做出改革,那就等同于背叛选民。 赛沙迪不能因为巫统和伊党联合煽动马来选民,导致希盟马来支持率下降就对改革议程退守,此举将导致希盟被迫保留所有国阵时代留下的种族性政策,甚至为了跟巫统伊党竞争保守马来选票,而推出比巫伊更保守,更种族的政策,让希盟越走越倒退。 社青团促赛沙迪认清现实,希盟只有改革,才会继续得到人民的支持。不改革,人民肯定不会再支持希盟。缓慢地改革等同于延缓马来西亚重振的复原期,国力必然颓靡不前、竞争力停滞,种族至上政策大行其道,难以吸引外资,更不用谈拼经济。希盟唯有坚持兑现宣言,顺从民意加速做出改革,才能带领国家迈入新的景象,摆脱国阵遗留的腐败政治的模式。 希盟应坚持重建新政治的初心,在多元文化主义、共存共荣的原则上,打造出民主、自由、平等、世俗的改革,不要再找借口合理化种族性的政策和言论。 社青团呼吁身为希盟青年团团长的赛沙迪带领改革,教育保守的选民,而非与巫统伊党站在同一阵线,迎合保守议程。 最后社青团三名中委以美国作家克拉克(James Freeman Clarke)的名言与赛沙迪共勉: "政客为的是下一届选举,政治家为的是下一代的未来。"

古晋社青团挑战人联党 向马汉顺进言承认统考

民主行动党古晋社青团今日揶揄人联党在没有理解希盟领袖拿督斯里安华的文告之前就迫不及待的发表文告攻击行动党是可笑的行为,并调侃人联党看似在数落行动党的文告当中其实就已经证明了行动党在执政时对统考所作的努力。 古晋社青团团长陈莹颖表示,砂首长政治秘书苏利群在报章上针对安华指致力承认统考而要求行动党一事感到莫名其妙,因为这个言论清清楚楚的证明了希盟在执政时对承认统考文凭一事所作出的努力。 “我不明白这位首长政治秘书的逻辑思维,她口口声声的说希盟或行动党致力争取承认统考文凭是无能,难道说要像人联党一样几十年来都无所作为才是应该的吗?还是说这位首长政治秘书是因为没有看清楚安华所发表的文章才会闹出这样的笑话?” 陈莹颖表示,砂拉越人民都了解人联党目前致力的漂白他们与伊斯兰党的关系,但是苏莉群身为首长政治秘书,在未贯穿全文的情况下就做出了片面理解并在媒体上发表误导性言论,未做足功课就随意开炮甚至在行动党头上乱扣帽子是极度可笑的行为。 她说,安华的言论证明了希盟是真正的落力在推动承认统考,不像马华以及人联党一样只会拿来当作大选的糖果,而且是嘴巴讲讲而已;不仅如此,安华的言论除了证明行动党并不是犹如人联党一般“不敢讲、不能讲、不会做”的静静党,也证明了行动党并不像人联党一样只会对伊斯兰党以及巫统点头哈腰,更重要的是,这证明了行动党真的是秉持着兑现人民承诺为主要的出发点。 陈莹颖也不忘提醒苏利群,人联党当了几十年的执政党,除了将承认统考的课题挂在嘴边当政治糖果之外,可曾努力去实践?人联联手马华忽悠全国人民事件屡见不鲜,试问人联党本身在当了将近60年的政府都没有本事去解决,何来勇气对希盟指指点点? 如今,砂政盟以造王者的身份拱国盟上台后,人联党的盟友马华署理会长马汉顺目前是教育部副部长。若真想论承认统考,苏利群应借此机会对马汉顺进言,务实全方位承认统考,并兑现当年应允了全砂人民落户民丹莪的拉曼,而不是在那对着没能理解的文章大放厥词。这只会将自己的短处更无限放大,且让民丹莪人望着大片草坪兴叹。

郑鸿杰轰警方逮捕莎拉 社青团愿提供法律援助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总秘书郑鸿杰于2021年7月30日所发文告: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总秘书郑鸿杰炮轰警方昨日以《煽动法令》第4(1)条文逮捕和扣留社运份子莎拉(Sarah Irdina),为国盟政府草木皆兵,滥权钳制异议的恶举,并呼吁警方立即释放莎拉和停止骚扰发动集会的社运份子。 郑鸿杰痛斥,警方动用煽动法令调查大专生,是配合国盟塑造寒蝉效应,扼杀青年批判腐败政治的改革之声。他以本身参与学生运动的经历为例,过往发动和集会的学生大多由校方施予纪律处分,然而国盟上台后却直接让警方以多种恶法开查大专生,形同警队配合威权政府升级恐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