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弄巧反拙 立法对付留言者并非良策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政治教育主任郑传毅、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中委吴家良于2019年3月12日所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政治教育主任郑传毅、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中委吴家良发表联合声明,指日前通讯与多媒体部长哥宾星表示欲立法对付放任读者留言的媒体的言论,将等同于侵犯人民的言论自由,并强调这是如同国阵时代压制人民发声的做法,与背叛人民无异。 三人提出,在希盟未当上联邦政府的时候,是捍卫言论自由的先锋,更是站在最前线反对国阵利用各种恶法对付媒体和反对党,也有许多领袖为了为人民发声而遭受牢狱之灾,在反假新闻法令被国阵推出时,希盟也站在反对的一方,严厉反对国阵干预媒体自由及言论自由。 “如今若要因为一小撮有心炒作种族宗教情绪者的杂音,而要刻意立法管控媒体和民众,这将会让我国沦为国际笑话,让509改朝换代后享有的自由天空崩塌,以前的“改革派”也将因此沦为“打压派”,更甚的是,立法管控言论,从来只会弄巧反拙,引起社会更大的反弹。” 三人质问新政府,如果设立这种法令以管控网民言论,政府要如何让执法者能公正地判断何种被举报的留言是不恰当的?再者,许多合理的批判性主张,也会惹怒保守份子,希盟政府是否准备为了取悦保守选民而牺牲我国进步和自由的讨论空间呢? “就以ICERD做例子,倘若保守份子举报声称支持ICERD的留言伤害了种族关系,难不成政府就要对付留言者吗?又是谁来判断谁涉及侮辱和煽动?这把尺根本就没有一个标准的答案,到最后政府将成为最后的审判者,到时希盟将会走回国阵的老路而不自知。 “我国的种族及宗教关系的确还有许多改进的空间,但如果连人民自由发表看法的渠道都封闭,谁还敢指出房间里的大象?这种代价不是人民509用选票换政府所愿意看到的。” 三人认为,现有法律已足以对付恶意煽动及诽谤者,而且一些媒体也有删除恶意留言的习惯。面对假新闻和不实的指控,政府应该做的,是善用现有管道,以事实和数据来反驳污蔑者,而不是用大棒来棒打异议者,因此社青团坚决反对政府任何通过立法管制社交媒体留言的主张。

伊党妇女组促废多源流小学,居心何在?

50年代以及60年代初是我国教育发展的分水岭。马来西亚当时从殖民国,摇身成为独立自主国。纵观历史,马来西亚从英殖时代起,就一直呈现着种族多元的社会体系。我国的多元社会特质深深影响了教育体系的发展,形成了今日的多源流教育制度。 一直以来,我国的和谐社会建立于各族之间的相互包容与相互尊重。尽管偶尔会有意见的分歧,但是大家都懂得互相尊敬、团结。纵然口操不同语言,人民之间仍和平相处甚至互相学习。反之,表面上同声同气的背地里还可能面对同床异梦的分歧。这一点相信伊党不会感到陌生。因此,伊妇在全国代表大会上,以多源流学校奠定不同学习语言破坏国民团结的言论绝对是无稽之谈。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曾针对以母语进行基础教学作出多项研究。研究报告指出,在家庭或学前环境中对儿童使用母语有助于他们顺利学习母语读写能力,并可能有利于后期在学校第二语言的学习。此外,报告也强调了教育早期母语教育的重要性。 根据统计,仅是在今年,选择将孩子送入多源流小学求学的巫裔家长占就读人数的16%。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既然身处同一个国家,共享同样的社会资源,我们又何必出言否定多源流学校里莘莘学子的求学机会,以不文明手段去伤害各族之间的情感呢? 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近来曾发布文告,推翻多源流学校破坏国民团结的言论。由此可见,伊党妇女组针对多源流学校的恶意诬蔑,除了为自己捞取些许廉价政治以及煽动种族情绪以外,对于教育发展甚至社会进步毫无意义可言。反之,在这个改变的节骨眼上,我们更应该着重于改善教育体系、提升教育质量,为教育部长马智礼与其团队提出具建设性意见以及实际的支持。 针对此事,社青团促请警方介入调查伊党妇女组这一番极端并且挑拨国民的言论。伊党妇女组发表的“伟论”,在代表大会当日立即遭到伊党副主席阿末山苏里打脸,指其立场纯属个人看法,并非伊党政策。伊妇此番发表不但鲁莽,甚至与自身党内部构成矛盾。前言不搭后语,实在让人怀疑伊党到底在耍什么把戏?真真假假,居心何在呢?

马华魏家祥不支持降低投票年龄 社青团抨击其拖慢我国正义转型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政治教育局主任郑传毅、中委吴家良于2019年7月10日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针对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发出为准备支持修宪调低选民年龄的言论,社青团三名中委即梁誉升、郑传毅和吴家良斥其言论荒谬,并谴责魏家祥拖慢我国正义转型、提升公民意识的机会。 魏家祥认为距离下一届大选仍有一段时间,因此不需要先修宪让18岁的国民投票。社青三子抨击其言论荒唐,更调侃道难道魏家祥认为下一届大选前才修宪会比较好?社青三子严正声明,修宪让18岁国民投票一事并不应该纠结于何时修宪、日期选择的问题,而是应该直视问题的核心,即公民意识。 社青三子指出,这次的修宪不能不看历史因素。在国阵过去的执政时代,不仅通过大专法令遏止大专生了解政治,种种教育体系也使大学生乃至于中学生对整个马来西亚政治环境毫不了解、一窍不通,更塑造出政治事不关己的狭隘思维。国阵霸权之下导致马来西亚成为公民意识极度不清晰的国家,使公民的人格训练当中缺乏了人文关怀和素质的一环。社青三子指出,公民教育应该逐步改革之时,因此这一次修宪调低投票年龄是第一步。 此外,社青三子也抨击魏家祥发出“政府不允许18岁年轻人参选,所以不支持的18岁年轻人投票”的言论是一叶蔽目、避重就轻的。社青三子表示,政府赋予18岁公民投票权,并不代表往后不会进一步落实允许18岁公民参选的改革,两者并无之间冲突,毕竟改革是逐步进行而非一蹶而就,并提醒魏家祥勿信口雌黄,混淆视听。他们指出,魏家祥因为18岁公民无法上阵参选,而选择不支持修宪赋予18岁公民投票权,是本末倒置的做法,根本是在漠视年轻人的政治权力。 社青三子强调,社青团是绝对支持希盟政府修宪降低投票年龄,同时也指出社青团是全国第一个将投票年龄降至35岁的青年政治组织,并提醒魏家祥不要为了反而反,而选择典当年轻人的权益,拖慢公民意识的提升以及马来西亚的民主转型。

被指同意纳吉受委国阵顾问 社青团:马华国大党需表态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政治教育局主任郑传毅、中委吴家良于2019年7月12日所发表的媒体文告: 针对委任前首相纳吉成为国阵顾问委员会一事,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指是得到马华和国大党领导人一致认同。社青团今发文告,挑战马华国大党表态,究竟是阿末扎希霸王硬上弓,还是真的在国阵会议上举手赞同。 纳吉贪污的证据遍布全世界,在住家中也搜出超过十亿的账物,被控监禁几乎是时间的问题。马华领袖不但没有痛定思痛,和巫统国阵划清界限,还赞成接纳纳吉成为国阵顾问。这样的行径,犹如政治自杀。 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表示,在纳吉受委一事,巫统多名领袖包括纳兹里、凯里和东古拉沙里都表达对委任纳吉一事的不满,理由离不开纳吉在一马贪污案件。反倒是马华国大党,尤其是魏家祥静不啃声,直到阿末扎希替马华表态,依然没有获得马华任何领袖进一步的说明。证明在面对贪污的态度上,马华领袖如魏家祥等人还不如巫统的领袖。 社青团中委吴家良表示,从合作社暂停董事主席黄炳火职务,到支持纳吉受委国阵顾问委员会一事,显示马华并没有吸取几届大选人民的教训。马华不但没有改过和改革党内贪腐文化的决心,反倒继续助纣为虐,打压异己和霸占党内资源和资产。 社青团政治教育局主任郑传毅表示,马华现任领袖的所作所为不但令马华蒙羞,还丢尽华社的脸。马华口口声声说代表华人,却依附在巫统回教党的极端保护伞下,对自己友党的恶行视而不见。马华的臂膀如马青和妇女组应该担任起监督母体的重任,劝请母体脱离国阵和巫统,下届大选才有可能赢回民心

不改革,希盟才会下台 社青团:赛沙迪不应迎合巫伊议程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中委吴家良、梁誉升和郑传毅于2019年2月22日发表的联合文告: 三名社青团全国中委不认同希盟青年团团长赛沙迪所发表 “若希盟太快推动改革,将在下届选举败选” 的言论,并表示此言论等同于背叛选民,准备复制国阵种族主义至上的旧政治。 在509前,希盟承诺会对弊端累累的国家体制进行全面改革,更用白纸黑字列出胜选后将会推动的改革作为希望宣言。因此赛沙迪的言论是极度不恰当的,显然是选择性忘记了希盟四党于选举前共同商讨出来对选民的承诺,也漠视人民渴望看到的“新马来西亚”改革愿景。 身为希盟青年团团长,赛沙迪不应该目光短浅,应该清楚了解到国阵政府倒台的原因是国家体制上的崩坏而衍生出的滥权舞弊、领袖权力极度膨胀、诸多恶法遏止民主等。希盟政府显然是以改革议程获得选民支持,而成功执政,所以倘若希盟不履行承诺做出改革,那就等同于背叛选民。 赛沙迪不能因为巫统和伊党联合煽动马来选民,导致希盟马来支持率下降就对改革议程退守,此举将导致希盟被迫保留所有国阵时代留下的种族性政策,甚至为了跟巫统伊党竞争保守马来选票,而推出比巫伊更保守,更种族的政策,让希盟越走越倒退。 社青团促赛沙迪认清现实,希盟只有改革,才会继续得到人民的支持。不改革,人民肯定不会再支持希盟。缓慢地改革等同于延缓马来西亚重振的复原期,国力必然颓靡不前、竞争力停滞,种族至上政策大行其道,难以吸引外资,更不用谈拼经济。希盟唯有坚持兑现宣言,顺从民意加速做出改革,才能带领国家迈入新的景象,摆脱国阵遗留的腐败政治的模式。 希盟应坚持重建新政治的初心,在多元文化主义、共存共荣的原则上,打造出民主、自由、平等、世俗的改革,不要再找借口合理化种族性的政策和言论。 社青团呼吁身为希盟青年团团长的赛沙迪带领改革,教育保守的选民,而非与巫统伊党站在同一阵线,迎合保守议程。 最后社青团三名中委以美国作家克拉克(James Freeman Clarke)的名言与赛沙迪共勉: "政客为的是下一届选举,政治家为的是下一代的未来。"

自动扣薪制引负评 社青团呼吁重新检讨

高等教育基金主席旺赛夫在宣布自2019年1月开始启动PTPTN“自动扣薪制”(PGB)后,引起了反弹和负评。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新任总团长暨霹雳州兵如港区州议员李存孝发表文告,要求重新检讨此偿还制度。 他表示,新的自动扣薪制引起很多借贷者的愤怒,其中包括希盟的支持者。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绝对认同,欠债还钱为不争的事实。贷款者当初贷款应早已意识到毕业即需偿还的道理。无论如何,社青团认为强制扣薪机制对于遵守偿还贷款的贷款者甚为不公并且无故加重贷款者经济负担,这是让人无法理解与接受的。 此外,强行实施这一项机制将带来具破坏性的长远政治影响。因此,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在此呼吁高教贷款基金局有必要重新检讨这项机制。 “这项自动扣薪制度与希盟青年团在大选前所推出的协助青年减轻债务的承诺息息相关,希盟的青年领袖应该关注和聆听这些借贷者的心声,为他们发声。” 国家的经济停滞不前,人民面对经济压力,特别是住在城市的年轻人。高等教育基金局以及教育部应该提供更多的偿还机制和方法,以协助贷款者偿还贷款,而不是强制性扣薪,增加他们的经济负担。 在新制度实施之前,一些借贷者已经按照贷款合约,每个月偿还200至300令吉不等的贷款。一旦强制落实根据薪金自动扣薪制,将会增加这些贷款者的负担和每月的开销预算。 让借贷者选择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强烈建议PTPTN在落实此自动扣薪制度之前,应该与各方回到谈判桌上,包括已经偿还PTPTN的贷款者、现任贷款者以及希盟青年团的领袖讨论协商。 社青团提出一个方案,即是贷款者可通过扣除公积金(KWSP)存款,而不是从薪水中扣除以偿还贷款。李存孝表示,很多贷款者更愿意以每月扣除公积金的方式来偿还贷学金。 社青团建议可以保留自动扣薪制,前提是让借贷者自由选择以什么方式偿还,而不是强制性地落实自动扣薪制。 在提供偿还对策方面,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提出下列建议,相信比强制扣薪更为有效: 一、 扣除公积金偿还贷款 透过扣除公积金偿还贷款,相信可让贷款者更为接受。相比起手头上日逾缩减的可支配收入,相信青年比较乐意动用相对之下现时影响较小的公积金偿还高教贷款。 二、修改公积金局条例 此外,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建议修改公积金局禁止未毕业学生提款偿还高教贷款的条例。相信此修改可有助于贷款者还清贷款,使高教贷款基金局讨回贷款更有效率。 三、继续非强制扣薪机制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认为扣薪机制可延续,但非强制进行。贷款者可自行选择扣薪机制偿还贷款。高教贷款基金局则应推出更友善的扣薪比率,例如为扣薪率设定,以防贷款者却步。 延迟落实自动扣新制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署理团长张玉刚发文告表示,基于2项原因,政府应该延迟落实自动扣新制。 第一,一旦落实了新的自动扣新制,政府已经违反了契约精神。 高等教育基金主席旺赛夫表示,虽然有者指责自动扣薪制违反贷款合约,但合约其实阐明,贷款者同意接受任何由PTPTN决定的偿还形式,包括透过雇主自动扣薪。 张玉刚提醒旺赛夫,其实合约里也阐明了贷款者需要偿还的额度,即是每月需要还多少钱。高等教育基金局不应该因为国家的经济不堪,而随意地更改贷款者需要偿还的额度。 第二,新的自动扣新制将影响中等收入群体(M40)的可支配收入。如果提高M40群体的偿还额度,将会增加他们的经济负担,影响他们的日常开销和消费能力。 一旦减低了M40群体的每月可支配收入,这将导致他们去进行私人借贷或者使用信用卡来支付日常开销,应付日益高涨的生活费,将进一步提高M40群体的家庭债务。

用女性器官粗口骂黄书琪 社青团谴责巫统死性不改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中委于2019年9月18日所发表的媒体文告: 针对巫统青年团团长阿斯拉夫和示威者聚集在黄书琪的服务中心外,以发音与黄书琪相似的马来文粗口改称名字,全国社青团一众领袖发文告谴责巫统依旧死性不改,奉行野蛮政治文化,要求巫青团长阿斯拉夫和示威者马上收回言论,并和全国妇女道歉。 社青团署理团长张玉刚指出,巫统地不佬青年团脸书直播显示,巫青团长阿斯拉夫怂恿大家,高喊黄书琪的姓氏后,以发音相似的粗口接下去回应。这个以“P”开头及“i”结尾的词为粗口,指女性生殖器。行径极其低劣和羞辱女性尊严。  社青团总秘书郑鸿杰指出,前巫统议员莫哈末赛益及邦莫达也曾发表“每个月都会破漏(bocor)论”而被朝野讨伐。如今巫青团直接用羞辱女性器官的粗口,充作攻击政敌的口号,卑鄙程度更让人乍舌。社青团希望朝野一起团结,讨伐羞辱女性的政治歪风,重塑健康文明的问政空间。  政教主任郑传毅则认为,该视频是马青居銮州分团副团长黄玉英(Joan Ng)在未经许可录制并上载至其个人面子书。那么身为巫统的盟友,国阵的成员党的马华,更应该出来澄清说明,而非丢了石头,藏起双手“Baling Batu Sembunyi Tangan“。这样的行为无疑是助纣为虐。  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呼吁各造即便对“爪夷文课题”持不同意见,但也应该理性讨论,并且尊重不同的声音。不然争议成为了极端政治人物的肆虐舞台,最终吃亏的还是人民。  社青团中委吴家良也认为,巫青团团长阿斯拉夫可能已经触犯《1955年轻微犯罪法令》第14条文,即有意图羞辱或威胁他人,破坏公共安宁,呼吁警方开档调查巫青团团长和示威者。

马华勿自欺欺人、为巫伊护航,穆斯林团结集会无法彰显中庸!

马华勿自欺欺人、为巫伊护航,穆斯林团结集会无法彰显中庸! 针对马华公会对于914穆斯林团结集会的声明,社青团做出回应,驳斥马华谬论。 巫伊在野合作违背宪法中民主多元精神 梁誉升、郑传毅和吴家良在文告中指出,马华第一点对于914集会声明,宣称只要巫伊在野合作符合宪法精神和中庸价值则会认同。社青三子指出,首先马华必须回应的是,巫统和伊斯兰党这两个政党究竟从何体现了中庸价值和宪法精神? 从巫统高举马来剑,到505后怒骂华人不满足;再到伊党从左右逢源,到强化回教刑事法、追求单元的宗教社会。请问巫统和伊党两者目前的策略和一贯论述究竟是煽动族群神经线为主还是以中庸开明路线? 再者,如果要谈在野合作,追溯到后509巫伊宣称合作,挑起种族宗教课题来炒作种族宗教情绪,种种策略企图通过以极端右翼路线稳住基本盘。社青三子促马华解释,从最近巫伊合作爆发的拒绝反歧视公约示威、再到反罗马公约示威、及近日的爆发出的由巫伊倡导杯葛非土著产品运动,或纳吉在面子书上制造出的土著被边缘化、是受害者的论述等等,请问巫伊以上的合作哪一种串联、运动、策略、动员或是论述是符合宪法中多元、中庸精神和原则?那么,马华却还是否支持这种在野合作? 马华一味苟同无法扭转时局,惟施压巫统方是杜绝种族宗教政治的出路 第二点,马华在文告中也提及巫伊合作是无法回避的事实。社青三子质问马华,即便巫伊合作是当今客观事实,所以这能说明了什么?难道因为巫伊合作目前是事实,所以就应该支持与认同?按照马华的逻辑,难道纳吉贪污是客观事实,所以马华就应该对他表示支持与认同?难道希盟是执政党是客观事实,所以马华就应该什么都不做,完全表示支持即可? 社青团指出,由此可见,对于客观事实,必要的举动是应该采取的,而非佛系坐视不理、无动于衷、隔岸观火。放眼马来西亚当今政治光谱,过去巫统通过种族威权来制造捍卫穆斯林地位的形象来让马来人只能紧抱巫统,如今下野后巫统伊党制造恐慌以煽动穆斯林的恐惧,企图使马来西亚走向双极社会的发展,通过挑起种族宗教文化矛盾,争取保守巫裔选民的支持,却加剧社会分裂。社青团质疑,为何马华至今依站在巫统伊党保守右翼一边,发表声明支持助长种族宗教政治的萌芽,而非站在相对多元开明的中间路线以遏止保守势力的反扑?如果马华意识到巫伊合作是客观事实,马华作为国阵的成员党更应该施压巫统别再走极端种族宗教路线,遏止保守势力抬头,杜绝族群矛盾成为选票便利。 社青三子也指出,马华提及巫统签署914协议已经与马华及国大党会谈,所以是尊重共识、多元和宪法精神。社青三子强调,马华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党国不分,把党和国家两个不同的概念混为一谈。国阵的原则并不代表国家的原则,国阵成员党的共识并不代表国民的共识,国阵成员党之间即便 “民主”,也不代表国阵的路线等同是民主全民路线。 所以,巫统与伊党合作得到马华的共识,并不等同于巫伊合作是符合我国多元普世价值;第二,巫统与伊党合作得到马华和国大党认可,并不等同于巫伊合作有了多元色彩;第三,巫伊合作得到国阵成员党的认同,并不等同于巫伊提倡的种族宗教论述符合宪法多元、民主、平等精神。马华把国阵自身的立场等同于国家宪法的立场企图混淆视听,实则是无稽之谈。 914穆斯林团结集会无法彰显中庸 第三点,马华声称巫伊914穆斯林团结集会是中庸的。社青团质问,马华是否可以说明914穆斯林团结集会的中庸精神体现在哪里?从集会者都身穿象征某宗教服饰再到由巫统伊党为首号召,中庸的精神从何彰显?再者,巫统和伊党要究竟将穆斯林团结集会面向全民以体现中庸?倘若集会发言者依旧保持过去一贯的极端右翼路线论述,那么马华的声明是否只是毫无意义的声明? 结语 社青三子即梁誉升、郑传毅和吴家良重申,509政治海啸之后,各别政党不得不重新检视过去的论述、策略是否符合当今事宜。马华过去因为议席包袱向巫统低头,却为何在变天后依旧承担这个负担?马华无视马来西政治局势与政党转替后的方向,一味向巫统示忠,追随其步伐根本无法稳定其作为在野党的势力,也将导致大马民主转型陷入真空。 社青三子强调,马来西亚是多元族群、宗教、语言、文化的社会,政局扭转后,由于威权体制的遗绪、保守权贵的反扑、族群宗教的分歧,要抑制的是极端右翼路线的政党刻意扭曲煽动而导致不协调,但马华一味妥协或向既有的分裂低头从来不是最有效的对话,更无法壮大公民社会的成型。 巫统和伊党联手后,成功制造出马来人是被边缘化的受害心理,无动于衷并无法遏止这股势力继续抬头,相反只会任由让族群政治、宗教神权成为民主巩固失败的关键。社青团表示,对于保守势力的反扑,应该以更高、更远的格局来面对,革除过去的遗瘤,重建公民文化,走向务实、中庸、多元、开明,不提出是似而非的论述来混淆视听是唯一的出路。

社青团:金马仑重选应严守“三不”原则 不带官职、不坐官车、不派糖果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中委梁誉升、郑传毅和吴家良于2018年12月26日的联合文告: 三名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中委即梁誉升、郑传毅和吴家良促请希盟领袖在金马仑重选时严密遵从“三不”原则,即不带官职、不坐官车、不派糖果。 基於证据证明答辩人西华拉惹透过现任彭亨大臣旺罗斯迪,间接通过村长,分发200至300令吉不等的金钱给原住民投票给国阵,而判处金马仑国席重选。 选委会主席阿兹哈已经宣布,金马仑高原国席补选将于明年1月12日提名,1月26日投票,竞选期长达14天。 “三不”守则,才能确保公正公平 梁誉升表示,竞选期是让个别政党及候选人向选民解释政纲和问政,期待选民以过往表现和比较政纲,选出更好的国会议员。助选的领袖,应该暂时脱掉官职,只称呼自己的党职或国州议员身份,官职应仅限公务而已。 让选民选出越来越好的“苹果” 吴家良表示,过去经常听闻前朝领袖乘坐政府官车和直升机到选区拜票,也经常使唤公职人员作拜票的用途。如果希盟的领袖也是如此,会让选民陷入“投谁都一样,两个烂苹果选一个”的窘境。 “过去,国阵竞选总部外一字排开的官车,不应出现在希盟的任何竞选场合。” 抛开“要拨款,等补选”的前朝陋习 郑传毅则表明,过去前朝政府惯用的伎俩,如:I help you,you help me,明天开票胜选拨款就到等贿选陋习,应永远绝迹。选区拨款和发展应衡量国家经济状况和发展需要而定,并非属于特定政党的竞选资源,更不能用来威胁选民。 反贪会和选举委员会也应严厉执法,确保现为彭亨州执政党的国阵候选人也遵守法律,杜绝贿选的案件再次发生。不要忘记,国阵做了60年的执政党,即使失去了中央资源,单靠党的资源应付一次重选应该绰绰有余。 最后,该三名社青团中委呼吁新政府在金马仑重选应严守“三不”原则,以树立良好竞选文化,告别国阵式的选举陋习。 图为吴家良、郑传毅和梁誉升在安顺宝金花园咖啡店派发新月历所摄

莫忘明福冤案 社青团促警方马上开档重查还真相!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中委梁誉升、郑传毅和吴家良于2018年12月26日的联合文告: 社青团促警方马上开档重查还真相! 三名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中委即梁誉升、郑传毅和吴家良促请希盟政府还明福一个公道,立刻开档重查赵明福冤案! 早前内阁已经在6月宣布答应开档重查赵明福冤案。赵明福是在2009年7月16日进入反贪会大楼录取口供,就一去不返,最后发现陈尸在反贪会大楼。 虽然法庭已经宣判前朝国阵政府必须赔偿赵家60万令吉,但是杀害赵明福的真凶还逍遥法外。赵明福坠楼至今,赵尔家也已经长成8岁的小男孩,真相依然悬而未决。 希盟新政府必须雷厉风行的开档重查赵明福的冤案,以显示新政府是有决心还原每个遭前朝政府迫害的死者一个真相。 早前,民主行动党多位领袖包括林吉祥和蓝卡巴星都曾公开呼吁,开档重查赵明福冤案刻不容缓。我们在此促请新政府和警方莫再拖延,马上开档重查赵明福冤案,还明福一个公道!

Follow us

0FansLike
66,233FollowersFollow
13,700SubscribersSubscribe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