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勿自欺欺人、为巫伊护航,穆斯林团结集会无法彰显中庸!

马华勿自欺欺人、为巫伊护航,穆斯林团结集会无法彰显中庸! 针对马华公会对于914穆斯林团结集会的声明,社青团做出回应,驳斥马华谬论。 巫伊在野合作违背宪法中民主多元精神 梁誉升、郑传毅和吴家良在文告中指出,马华第一点对于914集会声明,宣称只要巫伊在野合作符合宪法精神和中庸价值则会认同。社青三子指出,首先马华必须回应的是,巫统和伊斯兰党这两个政党究竟从何体现了中庸价值和宪法精神? 从巫统高举马来剑,到505后怒骂华人不满足;再到伊党从左右逢源,到强化回教刑事法、追求单元的宗教社会。请问巫统和伊党两者目前的策略和一贯论述究竟是煽动族群神经线为主还是以中庸开明路线? 再者,如果要谈在野合作,追溯到后509巫伊宣称合作,挑起种族宗教课题来炒作种族宗教情绪,种种策略企图通过以极端右翼路线稳住基本盘。社青三子促马华解释,从最近巫伊合作爆发的拒绝反歧视公约示威、再到反罗马公约示威、及近日的爆发出的由巫伊倡导杯葛非土著产品运动,或纳吉在面子书上制造出的土著被边缘化、是受害者的论述等等,请问巫伊以上的合作哪一种串联、运动、策略、动员或是论述是符合宪法中多元、中庸精神和原则?那么,马华却还是否支持这种在野合作? 马华一味苟同无法扭转时局,惟施压巫统方是杜绝种族宗教政治的出路 第二点,马华在文告中也提及巫伊合作是无法回避的事实。社青三子质问马华,即便巫伊合作是当今客观事实,所以这能说明了什么?难道因为巫伊合作目前是事实,所以就应该支持与认同?按照马华的逻辑,难道纳吉贪污是客观事实,所以马华就应该对他表示支持与认同?难道希盟是执政党是客观事实,所以马华就应该什么都不做,完全表示支持即可? 社青团指出,由此可见,对于客观事实,必要的举动是应该采取的,而非佛系坐视不理、无动于衷、隔岸观火。放眼马来西亚当今政治光谱,过去巫统通过种族威权来制造捍卫穆斯林地位的形象来让马来人只能紧抱巫统,如今下野后巫统伊党制造恐慌以煽动穆斯林的恐惧,企图使马来西亚走向双极社会的发展,通过挑起种族宗教文化矛盾,争取保守巫裔选民的支持,却加剧社会分裂。社青团质疑,为何马华至今依站在巫统伊党保守右翼一边,发表声明支持助长种族宗教政治的萌芽,而非站在相对多元开明的中间路线以遏止保守势力的反扑?如果马华意识到巫伊合作是客观事实,马华作为国阵的成员党更应该施压巫统别再走极端种族宗教路线,遏止保守势力抬头,杜绝族群矛盾成为选票便利。 社青三子也指出,马华提及巫统签署914协议已经与马华及国大党会谈,所以是尊重共识、多元和宪法精神。社青三子强调,马华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党国不分,把党和国家两个不同的概念混为一谈。国阵的原则并不代表国家的原则,国阵成员党的共识并不代表国民的共识,国阵成员党之间即便 “民主”,也不代表国阵的路线等同是民主全民路线。 所以,巫统与伊党合作得到马华的共识,并不等同于巫伊合作是符合我国多元普世价值;第二,巫统与伊党合作得到马华和国大党认可,并不等同于巫伊合作有了多元色彩;第三,巫伊合作得到国阵成员党的认同,并不等同于巫伊提倡的种族宗教论述符合宪法多元、民主、平等精神。马华把国阵自身的立场等同于国家宪法的立场企图混淆视听,实则是无稽之谈。 914穆斯林团结集会无法彰显中庸 第三点,马华声称巫伊914穆斯林团结集会是中庸的。社青团质问,马华是否可以说明914穆斯林团结集会的中庸精神体现在哪里?从集会者都身穿象征某宗教服饰再到由巫统伊党为首号召,中庸的精神从何彰显?再者,巫统和伊党要究竟将穆斯林团结集会面向全民以体现中庸?倘若集会发言者依旧保持过去一贯的极端右翼路线论述,那么马华的声明是否只是毫无意义的声明? 结语 社青三子即梁誉升、郑传毅和吴家良重申,509政治海啸之后,各别政党不得不重新检视过去的论述、策略是否符合当今事宜。马华过去因为议席包袱向巫统低头,却为何在变天后依旧承担这个负担?马华无视马来西政治局势与政党转替后的方向,一味向巫统示忠,追随其步伐根本无法稳定其作为在野党的势力,也将导致大马民主转型陷入真空。 社青三子强调,马来西亚是多元族群、宗教、语言、文化的社会,政局扭转后,由于威权体制的遗绪、保守权贵的反扑、族群宗教的分歧,要抑制的是极端右翼路线的政党刻意扭曲煽动而导致不协调,但马华一味妥协或向既有的分裂低头从来不是最有效的对话,更无法壮大公民社会的成型。 巫统和伊党联手后,成功制造出马来人是被边缘化的受害心理,无动于衷并无法遏止这股势力继续抬头,相反只会任由让族群政治、宗教神权成为民主巩固失败的关键。社青团表示,对于保守势力的反扑,应该以更高、更远的格局来面对,革除过去的遗瘤,重建公民文化,走向务实、中庸、多元、开明,不提出是似而非的论述来混淆视听是唯一的出路。

直辖区社青团呼吁安努亚慕沙 协助青年创业和就业

民主行动党联邦直辖区社青团于2020年5月14日(星期四)发表文告: 社青团呼吁联邦直辖区部长协助年轻人走出疫情,走入科技时代。 疫情爆发多日,大部分的部长继续神隐。或许真的如首相所说,他们都有在做事只是不常出来发表意见,以至于大家都觉得他们没做事。或忙着夺权,窥视入主官联公司权力。 试问联邦直辖区部长到底在这段时间做了什么事情?多州在行动管制令(MCO)局部解封过后都选择不跟进,但是联邦直辖区部长却大力支持。在吉隆坡、纳闽和布城都相继上班了的情况之下,吉隆坡市政局是否有没有做相关的防范措施呢? 吉隆坡地生活费高昂,当地居民要如何度过这段艰难时刻?尤其是到现在都还不能够营业的小贩商和地摊商们,还有一些M40(中等收入群)现在被公司扣薪后也不符合申请国家关怀援助金(BPN)援助金的打工一族。许多经商人士不能营业但要支付100%的薪资和承担生活费用。联邦政府是不是就这样默默的看着他们自身自灭?请问联邦部长,你的政策在哪里? 如今透过后门政治手段当上了联邦部长,那是否应该展现一下自己的魄在这个疫情期间好好地帮助这个国家度过难关,至少也要保住国家的心脏-- 首都的经济和人民。目前为止,我们还未看到联邦直辖区部长发表过任何有建设性的东西。 这个国家大部分的年轻人都聚集在首都工作,他们是我们的未来,我们的命脉。我在这里恳请我们如今已如愿执政联邦直辖区部长帮帮这些年轻人。部长在面子书直播提到“已经拟定一些计划,开放让青年创业,让他们有机会拥有自己的生意”。”地点作为咖啡厅、凉亭及档口等,包括一些大型广场及旅游旺区,让他们能在舒适的环境下做生意。” 年轻人更多创业和就业机会。但在疫情还没退散前,鼓励年轻人独自进入饮食及需靠游客行业是下下之策。呼吁把在吉隆坡的政府商摊租金、门牌税和商业执照给予一年优惠;市政府该协助数码转型,支持创意革新企业。虽然中央政府提供奖液和辅助,但缺少地方政府推广和协助而发展力不从心,也明白传统商贩跟不上科技。但是政府可以将年轻要创业的和传统商贩一起合作,例如地方政府应该推广更多e-bazaar、外送平台、网购平台合作和多元行销。同时,政府应该增加年轻创新经济和创业援助,如E-sport、音视行业、网路行销等等。 与此同时,吉隆坡以商业旅游为依本,虽然现在已经逐步放宽营业,但是防范措施也要做足以确保人民和游客的安全。这里可以建议效仿雪州政府推行的SElangkah签到系统,连锁快餐店的walk-in QR code等,这些比目前工作时的手写记录来得简约和有效率。 如今,不是太平盛世,我们经不起由阿斗来领导我们和忙着夺权。联邦直辖区部长,请把时间和资源用在刀口上,因环境进步而改变,别用着陈旧模式来带领科技新时代!

谴责马大草率处理性骚扰案件 社青团:政府应立法防治性骚扰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于2020年7月19日发表有关性骚扰的文告: 日前,马大新青年与马大学生会踢爆校方草率处理性骚扰案件。据悉,不少学生被同一名讲师性骚扰,但校方却只将狼师草草降级了事。 当判决生效时,狼师已届退休年龄。校方的​​判决书根本无法伸张正义,也无法还学生一个公道,如同废纸。 在国外,#MeToo运动如星火燎原,越演越烈,性犯罪幸存者纷纷挺身而出,指控加害者,揭开父权社会的遮羞布,将权力结构不平等导致的性犯罪摊开在太阳底下。 难过的是,因为民风保守,保护机制不完善,社会舆论压力,幸存者不愿被”victim-blaming”等因素,#MeToo运动效应并未在马来西亚掀起涟漪。 但这位勇敢的马大生却无惧社会压力及眼光,挺身而出,指控位高权重的讲师。 遗憾的是,马大校方却选私下了结,让马大校方成为校园性骚扰者的共犯。 性骚扰案件在马来西亚校园屡见不鲜。 2019年,私立大学讲师利用社交媒体发出性骚扰信息予同事与同学; 2018年东马大学保安员闯入校园宿舍房内,强行撕破一名18岁女生的衣物,试图强奸女学 生; 2017年,也在马大,2名日本及台湾学生被国际学生性骚扰,但管理层却指示学生撤回报案。 2011年,理大的研究显示75%的大学生曾被性骚扰。 这些只是浮上台面上的报道,被扫进地毯里面的数据相信更为惊人。 一个一个海量数据的背后,我们的大学学府似乎没有从这些血淋淋的案件中吸取教训。 因此,我们做出以下呼吁: 1. 马来西亚各大专应设立校园性侵害性骚扰或性霸凌防治准则。 虽然马大已有类似准则,但却未被认真执行。 在2017年,马大学术职工会就曾抨击校方在处理性骚扰案件时,并未遵从准则。此外,校方处理性犯罪的手法也必须更细腻,更照顾幸存者的感受。 英国大法官Lord Hewart说过,justice should not only be done, but should manifestly andundoubtedly seen to be done。 正义必须获得伸张,并且必须让㆟看到正义获得伸张。案件审讯过程应该让人感到合理和公正。 在此案件当中,接近一年的时间里,诚信委员会并未通知学生关于判决或调查进度。不但漠视受害者的知情权,也让受害者感觉不到校方采取行动的诚意。 2. 内阁需向国会提呈《性骚扰法案及性别平等法案》 国会需通过性骚扰法令,以一个独立的法案,更针对性地处理性骚扰问题。 现有的《刑事法典》并未明确定义性骚扰,也未构成指出性骚扰的行为,法条过于广泛,难以将嫌犯入罪。 前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杨巧双曾表示,在今年三月,内阁将会提呈《性骚扰法案及性别平等法案》。但后门政府上台之后,未见任何立法的决心。 若后门政府的确如阿莎丽娜所说的关注性别课题,那就应该积极通过《性骚扰法案及性别平等法案》,这样比劝诫人妻们角色扮演小叮当,更有效地促进性别平权。 最后,我们声援这名勇敢的大学生,希望公义最终得以彰显。 此外,任何在校园内受到性骚扰或性侵犯的大学生,如需要任何援助,可联络社青团。  

纳吉称申报财产将威胁安全 社青团狠批其言论语无伦次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政治教育局主任郑传毅、中委吴家良于2019年7月4日发布的媒体文告: 针对纳吉昨日发出认同伊党不公布财产的言论,三名社青团中委即梁誉升、郑传毅和吴家良狠批纳吉无视行政透明原则、罔顾民意、意阻希盟政府落实干净透明化的施政,更指出其声称公布财产将会威胁安全的言论更是毫无理据,语无伦次。 三名社青团中委指出,丑闻缠身的纳吉在昨日也迎合伊党拒绝公布财产,更彰显出纳吉被控涉嫌国际洗黑钱的罪名,经历数次的世纪司法审讯已经黔驴技穷,根本无法为自己贪污的罪名平反,只能以议员有其他收入为由拒绝公布财产以淆乱实视听。 “纳吉给予的理由未免太过牵强,他强调若议员有额外收入来源实属常事,只要不涉嫌贪污,是以正当的手法获取收入都并非是违法行为,反贪会亦不会加以干涉。由此,国会提呈这项动议的目的旨在于管制官员滥用职权取得不义之财。难不成纳吉本身做贼心虚,心里有鬼,无法解释其户口大笔的资产以及收入来源,才再三阻扰,”  三名社青团中委质问。 此外,社青团也揶揄纳吉额外收入的言论,并劝阻纳吉不需担心自身安全,应当相信我国的皇家警察的效率,因为如同副检察司拿督安东尼凯文遭谋杀案只有在国阵的暴政之下才会发生。 “马华对于其友党巫统的言论也三缄其口,若不是早前也从1MDB贪污案件里牟利,就应当劝其友党配合反贪会的工作,确保施政透明、干净、公正,不管是涉及贪污案者,亦或是助纣为虐的政党,都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 三名社青团中委说道。 最后社青团重申希盟政府为改革早已经下定决心,凡拒绝申报财产的议员将会被采取纪律行动,以杜绝震惊国际的丑闻再次发生,打造更廉洁的马来西亚。

自动扣薪制引负评 社青团呼吁重新检讨

高等教育基金主席旺赛夫在宣布自2019年1月开始启动PTPTN“自动扣薪制”(PGB)后,引起了反弹和负评。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新任总团长暨霹雳州兵如港区州议员李存孝发表文告,要求重新检讨此偿还制度。 他表示,新的自动扣薪制引起很多借贷者的愤怒,其中包括希盟的支持者。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绝对认同,欠债还钱为不争的事实。贷款者当初贷款应早已意识到毕业即需偿还的道理。无论如何,社青团认为强制扣薪机制对于遵守偿还贷款的贷款者甚为不公并且无故加重贷款者经济负担,这是让人无法理解与接受的。 此外,强行实施这一项机制将带来具破坏性的长远政治影响。因此,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在此呼吁高教贷款基金局有必要重新检讨这项机制。 “这项自动扣薪制度与希盟青年团在大选前所推出的协助青年减轻债务的承诺息息相关,希盟的青年领袖应该关注和聆听这些借贷者的心声,为他们发声。” 国家的经济停滞不前,人民面对经济压力,特别是住在城市的年轻人。高等教育基金局以及教育部应该提供更多的偿还机制和方法,以协助贷款者偿还贷款,而不是强制性扣薪,增加他们的经济负担。 在新制度实施之前,一些借贷者已经按照贷款合约,每个月偿还200至300令吉不等的贷款。一旦强制落实根据薪金自动扣薪制,将会增加这些贷款者的负担和每月的开销预算。 让借贷者选择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强烈建议PTPTN在落实此自动扣薪制度之前,应该与各方回到谈判桌上,包括已经偿还PTPTN的贷款者、现任贷款者以及希盟青年团的领袖讨论协商。 社青团提出一个方案,即是贷款者可通过扣除公积金(KWSP)存款,而不是从薪水中扣除以偿还贷款。李存孝表示,很多贷款者更愿意以每月扣除公积金的方式来偿还贷学金。 社青团建议可以保留自动扣薪制,前提是让借贷者自由选择以什么方式偿还,而不是强制性地落实自动扣薪制。 在提供偿还对策方面,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提出下列建议,相信比强制扣薪更为有效: 一、 扣除公积金偿还贷款 透过扣除公积金偿还贷款,相信可让贷款者更为接受。相比起手头上日逾缩减的可支配收入,相信青年比较乐意动用相对之下现时影响较小的公积金偿还高教贷款。 二、修改公积金局条例 此外,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建议修改公积金局禁止未毕业学生提款偿还高教贷款的条例。相信此修改可有助于贷款者还清贷款,使高教贷款基金局讨回贷款更有效率。 三、继续非强制扣薪机制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认为扣薪机制可延续,但非强制进行。贷款者可自行选择扣薪机制偿还贷款。高教贷款基金局则应推出更友善的扣薪比率,例如为扣薪率设定,以防贷款者却步。 延迟落实自动扣新制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署理团长张玉刚发文告表示,基于2项原因,政府应该延迟落实自动扣新制。 第一,一旦落实了新的自动扣新制,政府已经违反了契约精神。 高等教育基金主席旺赛夫表示,虽然有者指责自动扣薪制违反贷款合约,但合约其实阐明,贷款者同意接受任何由PTPTN决定的偿还形式,包括透过雇主自动扣薪。 张玉刚提醒旺赛夫,其实合约里也阐明了贷款者需要偿还的额度,即是每月需要还多少钱。高等教育基金局不应该因为国家的经济不堪,而随意地更改贷款者需要偿还的额度。 第二,新的自动扣新制将影响中等收入群体(M40)的可支配收入。如果提高M40群体的偿还额度,将会增加他们的经济负担,影响他们的日常开销和消费能力。 一旦减低了M40群体的每月可支配收入,这将导致他们去进行私人借贷或者使用信用卡来支付日常开销,应付日益高涨的生活费,将进一步提高M40群体的家庭债务。

国盟取消燃油顶价犹如杀鸡取卵 吴家良:国盟比国阵更草菅人命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中委兼国会下议院副议长机要秘书吴家良于2020年6月10日的媒体文告: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中委吴家良今日炮轰国盟后门政府取消国内燃油顶价的措施,并表示国盟后门政府此举乃草菅人命的行径,令人民怨声四起。 日前国盟后门贸消部长宣布2020年价格控制及反暴利(设定汽油和柴油零售顶价)条例将会被取消,这也意味着大多数人民所使用的RON95汽油和柴油零售价日后将不会有顶价。 “希盟政府上台后立即稳定油价,并设下RON95汽油和柴油的顶价,以协助大多数使用者渡过经济难关,也展示出希盟政府以民为先,兑现竞选承诺的决心,”倪可敏机要秘书如是说道。 吴家良斥责国盟后门政府取消燃油顶价的政策犹如杀鸡取卵,并表示人民自管制令以来就已经面对手停口停的困境,如今还必须面对每个星期汽油涨价的风险,因此把国盟后门政府称为大马史上最草菅人命的政府也不为过。 该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中委呼吁国盟后门政府聆听人民的心声,了解人间疾苦,而不是一边致富朋党,一边释放贪官,也在一边剥削人民。

社青团促认真解决开课困境 勿让学生沦政党宣传

高教部长昨日毫无预警宣布的U转开课政策,导致数万国内大专生顿时陷入困境。全国社青团将为涉及的学生声援并尽努力替学生们争取最佳的解决方案。 尽管社青如今非执政党,但是为解决眼下困境刻不容缓,我们将寻求一切力量为大专生们提供援助。事关莘莘学子,我们也已准备好与任何一方共同寻求对策,包括土青以及巫青,以协调受高教部U转政策影响的学生处境。 现今,全国社青已动员各州社青团,暂为各区受影响的大专生们提供适当的援助。 无论如何,土青团长身为青体部副部长,为何无法以青体部立场表态援助方案?毕竟眼下为许多的青年子弟带来诸多不便的源头来自于内阁成员高教部的U转决策。土团既掌握政府资源,为何多此一举以政党身份提供援助、青体部方面则噤若寒蝉? 土团以及土青身为内阁成员分子,在这事件上理应主动提出动用政府机制,结合高教部、青体部以及社会福利部等官方资源协助大专生走出困境。土团作为内阁中心成员,既不第一时间让官方机构提供协助也无法搬动政府资源协助国家庞大的青年体系。如今土团宣布藉由政党管道提供协助,让人不免联想执政党舍近求远,消费大专生困境来捞取政治宣传。如此不负责任行为,实属愧对社会人民! 实际上,开课困境由政府引起,应由政府主动拟定并且实施应对方案。如今,执政各党在此事的应对上各自为政,难道土团与巫统之间的矛盾已经扩大到瘫痪政府应对机制?一个大专课题且引起如此混乱,执政方治国能力让人一目了然。 社青团敦促高教部长、教育部长、青体部长以及福利部长别再坐视不理、同床异梦。请立即成立紧急小组委员会,解决这一场高教部引起的乱象!

社青团中委痛批马华无耻 国难当头只想拿拨款自肥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政治教育局主任郑传毅、中委吴家良于2020年3月6日所发表的媒体文告: 针对张盛闻日前在媒体上指出,重回执政将恢复“正常”,直接拨款给拉曼大学学院,而非校友总会教育信托基金会,全国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执委炮轰张盛闻国难当头,何以只顾着拿回拨款自肥? 社青团全国政教主任郑传毅责问张盛闻,为什么不是第一时间要求慕尤丁延续希盟在过去对华小、华中、独中、三院的制度化拨款,填补巫伊土后门政府夺权后的拨款空缺。 “他过去声称倒希盟政府是为了救国,夺权后第一个公开声明却是要回拉大拨款的控制权。难道,马华的“救国计划”就只是控制回6亿4千万的储备金且年年盈余的拉大拨款?” 社青团全国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也指出, 自管理拨款以来,从未发生像廖中莱花巨款装修拉大办公室的丑闻,也获得师生的热烈赞扬。甚至有学生在网上公开称赞校友总会直接把助学金汇入学生户口的举措,认为此举让学生绕过繁文缛节,真正受惠。 “如果校友总会教育信托基金会能够有效的处理拨款,为何马华不趁机让拉大回归“正常”,让华教脱离政治捆绑的窘境?” 社青团中委吴家良表示,亲巫统律师凯鲁阿占早前挑战华淡小违宪,巫伊两党领袖也多次公开发表华淡小破坏团结的极端言论,马华当务之急应该是要求“盟友”收手,而非只顾收割拉大拨款。 “马华应该认清“不正常”的是他们自家两个国会议员所支持的巫伊土后门政府,而马华也应该制止他们继续搞单一种族的政治仇视。马华现在掌控两个关键议席,应该为华社关心的议题如华校拨款据理力争,而非继续从巫统的脚下捡面包碎。”

社青团:金马仑重选应严守“三不”原则 不带官职、不坐官车、不派糖果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中委梁誉升、郑传毅和吴家良于2018年12月26日的联合文告: 三名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中委即梁誉升、郑传毅和吴家良促请希盟领袖在金马仑重选时严密遵从“三不”原则,即不带官职、不坐官车、不派糖果。 基於证据证明答辩人西华拉惹透过现任彭亨大臣旺罗斯迪,间接通过村长,分发200至300令吉不等的金钱给原住民投票给国阵,而判处金马仑国席重选。 选委会主席阿兹哈已经宣布,金马仑高原国席补选将于明年1月12日提名,1月26日投票,竞选期长达14天。 “三不”守则,才能确保公正公平 梁誉升表示,竞选期是让个别政党及候选人向选民解释政纲和问政,期待选民以过往表现和比较政纲,选出更好的国会议员。助选的领袖,应该暂时脱掉官职,只称呼自己的党职或国州议员身份,官职应仅限公务而已。 让选民选出越来越好的“苹果” 吴家良表示,过去经常听闻前朝领袖乘坐政府官车和直升机到选区拜票,也经常使唤公职人员作拜票的用途。如果希盟的领袖也是如此,会让选民陷入“投谁都一样,两个烂苹果选一个”的窘境。 “过去,国阵竞选总部外一字排开的官车,不应出现在希盟的任何竞选场合。” 抛开“要拨款,等补选”的前朝陋习 郑传毅则表明,过去前朝政府惯用的伎俩,如:I help you,you help me,明天开票胜选拨款就到等贿选陋习,应永远绝迹。选区拨款和发展应衡量国家经济状况和发展需要而定,并非属于特定政党的竞选资源,更不能用来威胁选民。 反贪会和选举委员会也应严厉执法,确保现为彭亨州执政党的国阵候选人也遵守法律,杜绝贿选的案件再次发生。不要忘记,国阵做了60年的执政党,即使失去了中央资源,单靠党的资源应付一次重选应该绰绰有余。 最后,该三名社青团中委呼吁新政府在金马仑重选应严守“三不”原则,以树立良好竞选文化,告别国阵式的选举陋习。 图为吴家良、郑传毅和梁誉升在安顺宝金花园咖啡店派发新月历所摄

被指同意纳吉受委国阵顾问 社青团:马华国大党需表态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政治教育局主任郑传毅、中委吴家良于2019年7月12日所发表的媒体文告: 针对委任前首相纳吉成为国阵顾问委员会一事,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指是得到马华和国大党领导人一致认同。社青团今发文告,挑战马华国大党表态,究竟是阿末扎希霸王硬上弓,还是真的在国阵会议上举手赞同。 纳吉贪污的证据遍布全世界,在住家中也搜出超过十亿的账物,被控监禁几乎是时间的问题。马华领袖不但没有痛定思痛,和巫统国阵划清界限,还赞成接纳纳吉成为国阵顾问。这样的行径,犹如政治自杀。 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表示,在纳吉受委一事,巫统多名领袖包括纳兹里、凯里和东古拉沙里都表达对委任纳吉一事的不满,理由离不开纳吉在一马贪污案件。反倒是马华国大党,尤其是魏家祥静不啃声,直到阿末扎希替马华表态,依然没有获得马华任何领袖进一步的说明。证明在面对贪污的态度上,马华领袖如魏家祥等人还不如巫统的领袖。 社青团中委吴家良表示,从合作社暂停董事主席黄炳火职务,到支持纳吉受委国阵顾问委员会一事,显示马华并没有吸取几届大选人民的教训。马华不但没有改过和改革党内贪腐文化的决心,反倒继续助纣为虐,打压异己和霸占党内资源和资产。 社青团政治教育局主任郑传毅表示,马华现任领袖的所作所为不但令马华蒙羞,还丢尽华社的脸。马华口口声声说代表华人,却依附在巫统回教党的极端保护伞下,对自己友党的恶行视而不见。马华的臂膀如马青和妇女组应该担任起监督母体的重任,劝请母体脱离国阵和巫统,下届大选才有可能赢回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