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青团:金马仑重选应严守“三不”原则 不带官职、不坐官车、不派糖果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中委梁誉升、郑传毅和吴家良于2018年12月26日的联合文告: 三名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中委即梁誉升、郑传毅和吴家良促请希盟领袖在金马仑重选时严密遵从“三不”原则,即不带官职、不坐官车、不派糖果。 基於证据证明答辩人西华拉惹透过现任彭亨大臣旺罗斯迪,间接通过村长,分发200至300令吉不等的金钱给原住民投票给国阵,而判处金马仑国席重选。 选委会主席阿兹哈已经宣布,金马仑高原国席补选将于明年1月12日提名,1月26日投票,竞选期长达14天。 “三不”守则,才能确保公正公平 梁誉升表示,竞选期是让个别政党及候选人向选民解释政纲和问政,期待选民以过往表现和比较政纲,选出更好的国会议员。助选的领袖,应该暂时脱掉官职,只称呼自己的党职或国州议员身份,官职应仅限公务而已。 让选民选出越来越好的“苹果” 吴家良表示,过去经常听闻前朝领袖乘坐政府官车和直升机到选区拜票,也经常使唤公职人员作拜票的用途。如果希盟的领袖也是如此,会让选民陷入“投谁都一样,两个烂苹果选一个”的窘境。 “过去,国阵竞选总部外一字排开的官车,不应出现在希盟的任何竞选场合。” 抛开“要拨款,等补选”的前朝陋习 郑传毅则表明,过去前朝政府惯用的伎俩,如:I help you,you help me,明天开票胜选拨款就到等贿选陋习,应永远绝迹。选区拨款和发展应衡量国家经济状况和发展需要而定,并非属于特定政党的竞选资源,更不能用来威胁选民。 反贪会和选举委员会也应严厉执法,确保现为彭亨州执政党的国阵候选人也遵守法律,杜绝贿选的案件再次发生。不要忘记,国阵做了60年的执政党,即使失去了中央资源,单靠党的资源应付一次重选应该绰绰有余。 最后,该三名社青团中委呼吁新政府在金马仑重选应严守“三不”原则,以树立良好竞选文化,告别国阵式的选举陋习。 图为吴家良、郑传毅和梁誉升在安顺宝金花园咖啡店派发新月历所摄

社青团促认真解决开课困境 勿让学生沦政党宣传

高教部长昨日毫无预警宣布的U转开课政策,导致数万国内大专生顿时陷入困境。全国社青团将为涉及的学生声援并尽努力替学生们争取最佳的解决方案。 尽管社青如今非执政党,但是为解决眼下困境刻不容缓,我们将寻求一切力量为大专生们提供援助。事关莘莘学子,我们也已准备好与任何一方共同寻求对策,包括土青以及巫青,以协调受高教部U转政策影响的学生处境。 现今,全国社青已动员各州社青团,暂为各区受影响的大专生们提供适当的援助。 无论如何,土青团长身为青体部副部长,为何无法以青体部立场表态援助方案?毕竟眼下为许多的青年子弟带来诸多不便的源头来自于内阁成员高教部的U转决策。土团既掌握政府资源,为何多此一举以政党身份提供援助、青体部方面则噤若寒蝉? 土团以及土青身为内阁成员分子,在这事件上理应主动提出动用政府机制,结合高教部、青体部以及社会福利部等官方资源协助大专生走出困境。土团作为内阁中心成员,既不第一时间让官方机构提供协助也无法搬动政府资源协助国家庞大的青年体系。如今土团宣布藉由政党管道提供协助,让人不免联想执政党舍近求远,消费大专生困境来捞取政治宣传。如此不负责任行为,实属愧对社会人民! 实际上,开课困境由政府引起,应由政府主动拟定并且实施应对方案。如今,执政各党在此事的应对上各自为政,难道土团与巫统之间的矛盾已经扩大到瘫痪政府应对机制?一个大专课题且引起如此混乱,执政方治国能力让人一目了然。 社青团敦促高教部长、教育部长、青体部长以及福利部长别再坐视不理、同床异梦。请立即成立紧急小组委员会,解决这一场高教部引起的乱象!

被指同意纳吉受委国阵顾问 社青团:马华国大党需表态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政治教育局主任郑传毅、中委吴家良于2019年7月12日所发表的媒体文告: 针对委任前首相纳吉成为国阵顾问委员会一事,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指是得到马华和国大党领导人一致认同。社青团今发文告,挑战马华国大党表态,究竟是阿末扎希霸王硬上弓,还是真的在国阵会议上举手赞同。 纳吉贪污的证据遍布全世界,在住家中也搜出超过十亿的账物,被控监禁几乎是时间的问题。马华领袖不但没有痛定思痛,和巫统国阵划清界限,还赞成接纳纳吉成为国阵顾问。这样的行径,犹如政治自杀。 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表示,在纳吉受委一事,巫统多名领袖包括纳兹里、凯里和东古拉沙里都表达对委任纳吉一事的不满,理由离不开纳吉在一马贪污案件。反倒是马华国大党,尤其是魏家祥静不啃声,直到阿末扎希替马华表态,依然没有获得马华任何领袖进一步的说明。证明在面对贪污的态度上,马华领袖如魏家祥等人还不如巫统的领袖。 社青团中委吴家良表示,从合作社暂停董事主席黄炳火职务,到支持纳吉受委国阵顾问委员会一事,显示马华并没有吸取几届大选人民的教训。马华不但没有改过和改革党内贪腐文化的决心,反倒继续助纣为虐,打压异己和霸占党内资源和资产。 社青团政治教育局主任郑传毅表示,马华现任领袖的所作所为不但令马华蒙羞,还丢尽华社的脸。马华口口声声说代表华人,却依附在巫统回教党的极端保护伞下,对自己友党的恶行视而不见。马华的臂膀如马青和妇女组应该担任起监督母体的重任,劝请母体脱离国阵和巫统,下届大选才有可能赢回民心

伊党羞辱马华为一席政党 社青团吁马华别再苟且偷生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政治教育局主任郑传毅、中委吴家良于2019年11月5日所发表的媒体文告: 针对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声称在野联盟需要不极端的非穆斯林,而马华因为只有一个国会议席,所以伊党在本次补选会暂时支持马华,社青团呼吁马华别再苟且偷生,反而应立即与巫统及伊党切割,以保留最后一丝尊严。 伊党主席哈迪阿旺表示在野联盟需要不极端的非穆斯林政党,如只拥有一席的马华。早前吉打伊党主席也表示马华只是个兜售穆斯林产品的销售员。 “从一开始在伊党大会要求关闭华小、不承认统考,到日前称马华候选人为销售穆斯林产品的华人,至声称马华因为只有一席国会而值得被支持,马华公会为何还有颜面地与连番羞辱自己的巫伊为伍?”社青团问道。 社青团表示马华公会应该展示最后一丝尊严,有骨气地与连番羞辱自己的巫伊切割,而不是与极端保守的巫伊继续抱在一起,狼狈为奸。

阿兹敏与张发虎都是背叛者 有何颜面要求村长候选人效忠?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社青团暑理团长卢玮健于2020年6月12日发表的文告: 柔佛州行政议员张发虎要求华人村长候选人签署"支持高级部长阿兹敏阿里领导"的宣誓效忠信方能当选村长,无疑是强迫秉持着不涉足政治,但有心为村民服务的候选人选边站。 张发虎应表现得像个男子汉,向外界坦白交代效忠信是自身主意?或是顶头上司阿兹敏阿里的指示?效忠信是否已得到国盟内部甚至是柔佛州行政议会的一致同意? 无论是在联邦或州行政上,阿兹敏阿里与张发虎都屈居于首相与州务大臣之下,就算真要表明效忠,也应是首相或者州务大臣,岂是效忠非柔佛州人的阿兹敏阿里呢?难道阿兹敏阿里与张发虎的权力与地位已经凌驾于首相与州务大臣之上? 效忠信内容也清楚表明签署者将全力支持阿兹敏阿里领导下所创立的政治平台。也同意之后成为该平台的注册会员,是否意味着,这是变相的"入党信"? 张发虎要求华人村长候选人签署宣誓效忠信的行为让人贻笑大方。因为无论是张发虎或者阿兹敏阿里都是背叛选民,背叛自家政党,背叛盟友的人,竟然厚颜无耻要求他人签署效忠信,试问自己都不能忠于选民的期盼与委托,有何颜面要求他人效忠?是否担心"喜来登"政变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 张发虎应立即停止用职位收买人心的举措,因为不是每个人都会为了职位而出卖人格与尊严。

直辖区社青团呼吁安努亚慕沙 协助青年创业和就业

民主行动党联邦直辖区社青团于2020年5月14日(星期四)发表文告: 社青团呼吁联邦直辖区部长协助年轻人走出疫情,走入科技时代。 疫情爆发多日,大部分的部长继续神隐。或许真的如首相所说,他们都有在做事只是不常出来发表意见,以至于大家都觉得他们没做事。或忙着夺权,窥视入主官联公司权力。 试问联邦直辖区部长到底在这段时间做了什么事情?多州在行动管制令(MCO)局部解封过后都选择不跟进,但是联邦直辖区部长却大力支持。在吉隆坡、纳闽和布城都相继上班了的情况之下,吉隆坡市政局是否有没有做相关的防范措施呢? 吉隆坡地生活费高昂,当地居民要如何度过这段艰难时刻?尤其是到现在都还不能够营业的小贩商和地摊商们,还有一些M40(中等收入群)现在被公司扣薪后也不符合申请国家关怀援助金(BPN)援助金的打工一族。许多经商人士不能营业但要支付100%的薪资和承担生活费用。联邦政府是不是就这样默默的看着他们自身自灭?请问联邦部长,你的政策在哪里? 如今透过后门政治手段当上了联邦部长,那是否应该展现一下自己的魄在这个疫情期间好好地帮助这个国家度过难关,至少也要保住国家的心脏-- 首都的经济和人民。目前为止,我们还未看到联邦直辖区部长发表过任何有建设性的东西。 这个国家大部分的年轻人都聚集在首都工作,他们是我们的未来,我们的命脉。我在这里恳请我们如今已如愿执政联邦直辖区部长帮帮这些年轻人。部长在面子书直播提到“已经拟定一些计划,开放让青年创业,让他们有机会拥有自己的生意”。”地点作为咖啡厅、凉亭及档口等,包括一些大型广场及旅游旺区,让他们能在舒适的环境下做生意。” 年轻人更多创业和就业机会。但在疫情还没退散前,鼓励年轻人独自进入饮食及需靠游客行业是下下之策。呼吁把在吉隆坡的政府商摊租金、门牌税和商业执照给予一年优惠;市政府该协助数码转型,支持创意革新企业。虽然中央政府提供奖液和辅助,但缺少地方政府推广和协助而发展力不从心,也明白传统商贩跟不上科技。但是政府可以将年轻要创业的和传统商贩一起合作,例如地方政府应该推广更多e-bazaar、外送平台、网购平台合作和多元行销。同时,政府应该增加年轻创新经济和创业援助,如E-sport、音视行业、网路行销等等。 与此同时,吉隆坡以商业旅游为依本,虽然现在已经逐步放宽营业,但是防范措施也要做足以确保人民和游客的安全。这里可以建议效仿雪州政府推行的SElangkah签到系统,连锁快餐店的walk-in QR code等,这些比目前工作时的手写记录来得简约和有效率。 如今,不是太平盛世,我们经不起由阿斗来领导我们和忙着夺权。联邦直辖区部长,请把时间和资源用在刀口上,因环境进步而改变,别用着陈旧模式来带领科技新时代!

社青团三领袖联合文告: 黄彦铬抗议行动民主常见 民政刘华才无需过多诠释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政治教育局主任郑传毅、中委吴家良于2019年10月16日所发表的媒体文告: 针对民政党主席刘华才,10月16日“不鼓励黄彦铬过激行动 ,惟刘华才斥马大滥权打压”的言论,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三中委驳斥刘华才选择站在高墙一方共同谴责受害者,不止冷血无情,还遏止学生声音的传达。 三名社青团领袖指出,民政党不鼓励黄彦铬在毕业礼上举牌抗议的做法因为“有些过激”,显然思维并无与时俱进,仍停留在保守年代,无法接受威权应该被谴责的建制思维框架,相当可笑。 “在毕业典礼抗议的行为在民主国家随处可见,并非是什么“过激”,应该被讨伐、被批判、或不被鼓励的事。他举例,就在今年的5月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在印第安纳州泰勒大学(Taylor University)毕业典礼上演讲,但是在彭斯开始致词前几分钟便有数十人抗议;岭南大学毕业典礼,在场有应届毕业生示威不满林郑月娥续任建制派人士当校董,要求废除特首校监当然制并释放9子,上台时亦高呼口号,” 社青团指出。 刘华才无法接受这种做法,只突出他无法容忍民主国家中发出异议行为的正当性,是标准的建制派,对威权低头。 “学生是监督政府、威权的声音。身为反对党,不只应该监督威权、也不应该对制衡的声音泼一把冷水,落井下石。学生运动也是公民社会的重要一环。” 社青团质问刘华才,如果这种行为过激,那么请问受剥削、受打压者要如何发表异议?如果一切异议必须等到当权者觉得舒适的时侯才得以声张,反对的声浪和制衡的声音根本无法传达,公民社会也无法建立。 三名社青团中委说,黄彦铬的抗议不是没有理由。马大作为学术机制,应该超越政党政治,但却沦为巫统伊党的傀儡,成为了马来尊严大会的主办方。阿都拉欣作为马大的掌托人居然顺应巫统伊党的种族政治议程,在大会上发表种族歧视言论,也无法回应学生会署理主席发出的斥责。当黄彦铬在毕业典礼抗议后,阿都阿欣还报警并阻止另一位进入马大礼堂参与毕业典礼。 “这不应该是一所顶尖大学校长应该有的风范。他作为一名学术人员,没有接纳异议的宽容,也没有愿意放低姿态聆听学生声音的意愿。更重要的是,他对于学生的斥责毫无招架之力,完全零回应,只能用手上的权力打压学生的声音。” 社青团强调,刘华才必须为自己不负责任的言论道歉,而阿都阿欣更应该引咎辞职,并表示唯有包容、倾听,让监督力量在马来西亚壮大,马来西亚才能有迈向民主转型成功的可能。

古晋双语路牌属多元文化 社青团声援陈莹颖吁撤控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副团长兼桂和区州议员崔慈恩于2021年3月24日(星期三)在怡保发表的新闻稿: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谴责古晋北市市政局对古晋社青团前团长陈莹颖有关“双语路牌” 事件,今日遭到面控,并指有关的控状根本没有必要。古晋社青团成员贴中文路名的做法是善意的,目的是为了维护砂拉越多元文化的特色,并无任何破坏种族和谐的不良意图。 社青团全国副团长崔慈恩发文告表示,古晋社青团为了捍卫多元文化,力保马来西亚及砂拉越多元民主文化,甚至在马来西亚成立之前就已经是非常普遍的情况,也是砂拉越人的骄傲。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声援与古晋前团长陈莹颖共同进退,并作为他们强大的后盾。 她指出,双语路牌是砂拉越多元文化的特色之一,古晋老街包括海唇街、青山道、花香街是古晋著名旅游景点,也见证华社在此谋生有逾百年历史。 “我国在华巫印裔、伊班、卡达山等民族的共同努力中发展,行动党及社青团会一直捍卫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维护多元特色。古晋社青团捍卫双语路牌之举,也获得古晋市民的支持。” 崔慈恩也表示,古晋社青团的举动是好意,加上“双语路牌”的风波已经平息。古晋北市市政局的应该是捍卫多元文化及保护历史文化遗产,并要求检察官撤回控状,勿再破坏种族和谐。 社青团总秘书郑鸿杰于2021年3月24日(星期三)针对砂拉越社青团同志面控一事的新闻文告: 尊重砂拉越文化多元精神  郑鸿杰捍卫砂社青团同志 前古晋行动党社青团团长陈莹颖为彰显文化多元之精神,于2020年在数个古晋路牌贴上中文路名,于日前被控对地方议会或政府财产作出犯罪行为,一旦罪成,初犯可被判罚款1500令吉。 社青团总秘书郑鸿杰捍卫陈莹颖坚持砂拉越路牌需要有中文路名,以维护砂拉越多元文化,民族和谐与团结的精神。 郑鸿杰表示,双语路牌早在砂拉越参与及成立马来西亚前就已存在,当时候砂拉越更在多个路牌同时使用国语,英语及华语三大语言,成为该州独特的文化的同时,也向全国展现了尊重多元文化典范。 许多西马的人民由于不了解东马的中庸与多元文化特征,才会针对贴上中文路的举措妄加批评, 引起社会轩然大波。 事实上,学习和使用母语是联邦宪法第152条文(1)所赋予和保障人民的基本权益,而第152条文(2)亦赋予政府维护其他族群语言的使用和学习的权力。 古晋市一直以来都有中文路牌,然而,这些珍贵的文化遗产,却在近期莫名其妙“被消失”。砂拉越行动党多次质问现任砂州首长阿邦佐和州政府,却一直得不到回应,因此古晋行动党社青团才毅然贴上中文路名,以便恢复路名和持续捍卫砂拉越的多元文化精神。 有鉴于此,古晋社青团贴上中文路牌的做法是履行宪法赋予人民的基本权利,更凸显砂拉越和我国各族之间互相尊重和发扬多元文化的珍贵特质,应该获得各界赞扬和支持。 此外,已故砂拉越首长阿迪南亦曾在2015年同意路牌设有中文名字的措施。因此,砂拉越社青团是基于地方政府和州政府没有遵循之前首长的决定,迟迟不添加华语路名才采取相应行动,根本不是所谓的损坏或破坏地方议会或政府的财产。 郑鸿杰表示,针对双语路牌风波,古晋社青团于2020年已达致共识,把张贴的中文路名贴纸拆除,同时陈莹颖同志也亲自前往古晋北市市政局领取罚单,故此,他希望地方政府及有关当局不要再针对此事件采取进一步秋后算账的行动。

社青团:叛徒自辱 民主必胜

阿兹敏于昨晚的文告中,把联合巫伊的背叛行动诡辩成是为了挫败他方组织后门政府的苦肉计,接着又矛盾叙述手持支持敦马任相一届的宣誓书。诸多狡辩、反复言辞仍不敌包括阿兹敏在内,十一名叛徒原形毕露的事实! 另一边厢巫统对外公布掌握多数席位,与伊党吵吵嚷嚷要觐见元首,组织后门政府。如今被揭穿捏造谣言、支持率不足等,便来一招恼羞成怒要求闪电选举。谎言、背叛、混乱,完全凸显也符合巫伊的无耻形象。 这一群叛徒和无耻之徒策划的叛变,明显是失败了。这一群国家叛徒企图将好不容易实行的民主进程,退回以往的腐败政权。这一系列无耻之举,确凿地违背宪法也出卖了国会民主原则。 我与希盟一众同仁将坚守在第十五届大选中,全国上下秉持着民主精神而赋予的重任。马来西亚的民主之路,由人民见证!由人民做主! 在这个非常时刻,我坚信公义民意永远胜利!阿兹敏与叛徒们的背信弃义,将让他们自食其果、永远遭受人民的审判! 社青团总团长李存孝

社青团中委痛批马华无耻 国难当头只想拿拨款自肥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政治教育局主任郑传毅、中委吴家良于2020年3月6日所发表的媒体文告: 针对张盛闻日前在媒体上指出,重回执政将恢复“正常”,直接拨款给拉曼大学学院,而非校友总会教育信托基金会,全国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执委炮轰张盛闻国难当头,何以只顾着拿回拨款自肥? 社青团全国政教主任郑传毅责问张盛闻,为什么不是第一时间要求慕尤丁延续希盟在过去对华小、华中、独中、三院的制度化拨款,填补巫伊土后门政府夺权后的拨款空缺。 “他过去声称倒希盟政府是为了救国,夺权后第一个公开声明却是要回拉大拨款的控制权。难道,马华的“救国计划”就只是控制回6亿4千万的储备金且年年盈余的拉大拨款?” 社青团全国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也指出, 自管理拨款以来,从未发生像廖中莱花巨款装修拉大办公室的丑闻,也获得师生的热烈赞扬。甚至有学生在网上公开称赞校友总会直接把助学金汇入学生户口的举措,认为此举让学生绕过繁文缛节,真正受惠。 “如果校友总会教育信托基金会能够有效的处理拨款,为何马华不趁机让拉大回归“正常”,让华教脱离政治捆绑的窘境?” 社青团中委吴家良表示,亲巫统律师凯鲁阿占早前挑战华淡小违宪,巫伊两党领袖也多次公开发表华淡小破坏团结的极端言论,马华当务之急应该是要求“盟友”收手,而非只顾收割拉大拨款。 “马华应该认清“不正常”的是他们自家两个国会议员所支持的巫伊土后门政府,而马华也应该制止他们继续搞单一种族的政治仇视。马华现在掌控两个关键议席,应该为华社关心的议题如华校拨款据理力争,而非继续从巫统的脚下捡面包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