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青团长:践踏他人弥补己缺,才是侮辱尊严祸首!

社青团长:践踏他人弥补己缺,才是侮辱尊严祸首! “年轻人应当用心体会团结的重要性;珍惜并尊重各族群之间的相处,并且避免做出互相伤害、剥夺他人权利或有违独立宪法的行为。“ 霹雳州苏丹纳兹林沙于数月前在翁姑奥马工艺大学毕业典礼上亲谕了此番叮嘱。 陛下同时呼吁人民应尽责维护和谐与原则,并且互相体谅及维护各方利益。陛下英明公正,热爱子民,备受各界爱戴。遗憾的是,在陛下统治的霹雳州,近日来冒出一名学者,在马来尊严大会上打着煽动憎恨非马来人的旗号高谈阔论,完全违背了陛下谕旨。 此人姓名我们不提也罢。我更要强调的,无论极端分子如何滋事,马来西亚是所有马来西亚人民共享的一片国土,从来都未曾是单一组群族群宗教群垄断拥有,从来都是铁一般的事实。 该名讲师的一番歪论,不仅伤害所有非马来人情感,同时也侮辱马来族群。让我们感到气愤的是,这番极端言论打着维护尊严的幌子,大大地扭曲了我们马来西亚民族的认知与身份。 这名讲师必须明白,绝多数的马来人都开放接纳多元马来西亚的概念,而非如他形容的”尊严被糟蹋践踏“和”容易破裂的玻璃心”。他的一番言论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故意误导人们唯有透过践踏非马来人才能保住马来族群尊严。 马来西亚是属于全民的。拿督李宗伟、妮可大卫、梁敏仪等体育健将,一次又一次地让大马在国际舞台发光。他们并非马来人,难道马来西亚这片国土就不属于他们的吗?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马来西亚是属于全民的。丹斯里东尼费南达斯为我国航空业做出了革命性的贡献,并未我国各族人民提供了上千的工作机会。他并非马来人,难道马来西亚这片国土就不属于他的吗?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马来西亚是属于全民的。卸任陆军第一步兵师师长拿督杜春祥少将过去曾在霹雳州哥布山森林与共产游击分子激战,并且为马来西亚陆军服务了42年的光阴。他并非马来人,难道马来西亚这片国土就不属于他的吗? 马来西亚是属于全民的。在砂拉越260万名人口占75.6%的非马来人、在沙巴350万名人口中占250万名的非马来人,都同样地与东马的马来人共享这片占了马来西亚全国面积60%的国土。他们并非马来人,难道马来西亚这片国土就不属于他们的吗? 我国当年取得独立后,敦伊斯迈即代表马来亚前往联合国会议,为马来亚加入联合国组织进行宣誓。 “尽管我们的财富和生活水平可以与当今世界上许多其他国家相比,但作为一个小国,我们的基本实力不在于财产问题,而在于我们人民的道德品格和理想。 在马来亚,我们有三个主要族群:马来人,华人和印度人,多年来在和平与和谐中共同生活。” “无论是宗教差异、文化背景甚至是经济和社会地位上的差异,都不足以构成民族团结的障碍。我们期望与世界其他独立国一样,拥有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权利和利益。马来亚的三大族裔,通过和平手段与宪法、友好谈判和折衷精神并以道德力量达到了期望的结国。“ 明显地,马来亚当时向世界展示的承诺,清楚阐明我国是由三大民族以及其他各族群共同建立起的。难道该名来自苏丹依德利斯师范学院的讲师会比敦伊斯迈更清楚独立宪法的宣言吗? 再者,马来亚半岛连同沙巴以及砂拉越建立起了马来西亚,我们今日的国土。没有了沙巴与砂拉越,今时今日的马来西亚根本不会存在。沙巴与砂劳越难道不是国土的一部分?那名讲师难到还活在石器时代与世界严重脱节,甚至口出狂言侮辱宪法、否定一切非马来人的权以与地位? 我强烈建议那名讲师自我反省,好好参透大会中那位有尊严的马来老领导所带出的讯息。践踏他人尊严与剥削别方的权益来弥补己缺,才是侮辱族裔尊严糟蹋民族身份的罪魁祸首。正人先正己,若尊严失踪,要谈尊严还是先从有尊严的人身上学习吧! 李存孝 第五代福建混客家人兼霹雳州子民,马来西亚民族 社青团总团长

社青团中委痛批马华无耻 国难当头只想拿拨款自肥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政治教育局主任郑传毅、中委吴家良于2020年3月6日所发表的媒体文告: 针对张盛闻日前在媒体上指出,重回执政将恢复“正常”,直接拨款给拉曼大学学院,而非校友总会教育信托基金会,全国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执委炮轰张盛闻国难当头,何以只顾着拿回拨款自肥? 社青团全国政教主任郑传毅责问张盛闻,为什么不是第一时间要求慕尤丁延续希盟在过去对华小、华中、独中、三院的制度化拨款,填补巫伊土后门政府夺权后的拨款空缺。 “他过去声称倒希盟政府是为了救国,夺权后第一个公开声明却是要回拉大拨款的控制权。难道,马华的“救国计划”就只是控制回6亿4千万的储备金且年年盈余的拉大拨款?” 社青团全国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也指出, 自管理拨款以来,从未发生像廖中莱花巨款装修拉大办公室的丑闻,也获得师生的热烈赞扬。甚至有学生在网上公开称赞校友总会直接把助学金汇入学生户口的举措,认为此举让学生绕过繁文缛节,真正受惠。 “如果校友总会教育信托基金会能够有效的处理拨款,为何马华不趁机让拉大回归“正常”,让华教脱离政治捆绑的窘境?” 社青团中委吴家良表示,亲巫统律师凯鲁阿占早前挑战华淡小违宪,巫伊两党领袖也多次公开发表华淡小破坏团结的极端言论,马华当务之急应该是要求“盟友”收手,而非只顾收割拉大拨款。 “马华应该认清“不正常”的是他们自家两个国会议员所支持的巫伊土后门政府,而马华也应该制止他们继续搞单一种族的政治仇视。马华现在掌控两个关键议席,应该为华社关心的议题如华校拨款据理力争,而非继续从巫统的脚下捡面包碎。”

社青团促认真解决开课困境 勿让学生沦政党宣传

高教部长昨日毫无预警宣布的U转开课政策,导致数万国内大专生顿时陷入困境。全国社青团将为涉及的学生声援并尽努力替学生们争取最佳的解决方案。 尽管社青如今非执政党,但是为解决眼下困境刻不容缓,我们将寻求一切力量为大专生们提供援助。事关莘莘学子,我们也已准备好与任何一方共同寻求对策,包括土青以及巫青,以协调受高教部U转政策影响的学生处境。 现今,全国社青已动员各州社青团,暂为各区受影响的大专生们提供适当的援助。 无论如何,土青团长身为青体部副部长,为何无法以青体部立场表态援助方案?毕竟眼下为许多的青年子弟带来诸多不便的源头来自于内阁成员高教部的U转决策。土团既掌握政府资源,为何多此一举以政党身份提供援助、青体部方面则噤若寒蝉? 土团以及土青身为内阁成员分子,在这事件上理应主动提出动用政府机制,结合高教部、青体部以及社会福利部等官方资源协助大专生走出困境。土团作为内阁中心成员,既不第一时间让官方机构提供协助也无法搬动政府资源协助国家庞大的青年体系。如今土团宣布藉由政党管道提供协助,让人不免联想执政党舍近求远,消费大专生困境来捞取政治宣传。如此不负责任行为,实属愧对社会人民! 实际上,开课困境由政府引起,应由政府主动拟定并且实施应对方案。如今,执政各党在此事的应对上各自为政,难道土团与巫统之间的矛盾已经扩大到瘫痪政府应对机制?一个大专课题且引起如此混乱,执政方治国能力让人一目了然。 社青团敦促高教部长、教育部长、青体部长以及福利部长别再坐视不理、同床异梦。请立即成立紧急小组委员会,解决这一场高教部引起的乱象!

社青团:金马仑重选应严守“三不”原则 不带官职、不坐官车、不派糖果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中委梁誉升、郑传毅和吴家良于2018年12月26日的联合文告: 三名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中委即梁誉升、郑传毅和吴家良促请希盟领袖在金马仑重选时严密遵从“三不”原则,即不带官职、不坐官车、不派糖果。 基於证据证明答辩人西华拉惹透过现任彭亨大臣旺罗斯迪,间接通过村长,分发200至300令吉不等的金钱给原住民投票给国阵,而判处金马仑国席重选。 选委会主席阿兹哈已经宣布,金马仑高原国席补选将于明年1月12日提名,1月26日投票,竞选期长达14天。 “三不”守则,才能确保公正公平 梁誉升表示,竞选期是让个别政党及候选人向选民解释政纲和问政,期待选民以过往表现和比较政纲,选出更好的国会议员。助选的领袖,应该暂时脱掉官职,只称呼自己的党职或国州议员身份,官职应仅限公务而已。 让选民选出越来越好的“苹果” 吴家良表示,过去经常听闻前朝领袖乘坐政府官车和直升机到选区拜票,也经常使唤公职人员作拜票的用途。如果希盟的领袖也是如此,会让选民陷入“投谁都一样,两个烂苹果选一个”的窘境。 “过去,国阵竞选总部外一字排开的官车,不应出现在希盟的任何竞选场合。” 抛开“要拨款,等补选”的前朝陋习 郑传毅则表明,过去前朝政府惯用的伎俩,如:I help you,you help me,明天开票胜选拨款就到等贿选陋习,应永远绝迹。选区拨款和发展应衡量国家经济状况和发展需要而定,并非属于特定政党的竞选资源,更不能用来威胁选民。 反贪会和选举委员会也应严厉执法,确保现为彭亨州执政党的国阵候选人也遵守法律,杜绝贿选的案件再次发生。不要忘记,国阵做了60年的执政党,即使失去了中央资源,单靠党的资源应付一次重选应该绰绰有余。 最后,该三名社青团中委呼吁新政府在金马仑重选应严守“三不”原则,以树立良好竞选文化,告别国阵式的选举陋习。 图为吴家良、郑传毅和梁誉升在安顺宝金花园咖啡店派发新月历所摄

自动扣薪制引负评 社青团呼吁重新检讨

高等教育基金主席旺赛夫在宣布自2019年1月开始启动PTPTN“自动扣薪制”(PGB)后,引起了反弹和负评。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新任总团长暨霹雳州兵如港区州议员李存孝发表文告,要求重新检讨此偿还制度。 他表示,新的自动扣薪制引起很多借贷者的愤怒,其中包括希盟的支持者。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绝对认同,欠债还钱为不争的事实。贷款者当初贷款应早已意识到毕业即需偿还的道理。无论如何,社青团认为强制扣薪机制对于遵守偿还贷款的贷款者甚为不公并且无故加重贷款者经济负担,这是让人无法理解与接受的。 此外,强行实施这一项机制将带来具破坏性的长远政治影响。因此,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在此呼吁高教贷款基金局有必要重新检讨这项机制。 “这项自动扣薪制度与希盟青年团在大选前所推出的协助青年减轻债务的承诺息息相关,希盟的青年领袖应该关注和聆听这些借贷者的心声,为他们发声。” 国家的经济停滞不前,人民面对经济压力,特别是住在城市的年轻人。高等教育基金局以及教育部应该提供更多的偿还机制和方法,以协助贷款者偿还贷款,而不是强制性扣薪,增加他们的经济负担。 在新制度实施之前,一些借贷者已经按照贷款合约,每个月偿还200至300令吉不等的贷款。一旦强制落实根据薪金自动扣薪制,将会增加这些贷款者的负担和每月的开销预算。 让借贷者选择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强烈建议PTPTN在落实此自动扣薪制度之前,应该与各方回到谈判桌上,包括已经偿还PTPTN的贷款者、现任贷款者以及希盟青年团的领袖讨论协商。 社青团提出一个方案,即是贷款者可通过扣除公积金(KWSP)存款,而不是从薪水中扣除以偿还贷款。李存孝表示,很多贷款者更愿意以每月扣除公积金的方式来偿还贷学金。 社青团建议可以保留自动扣薪制,前提是让借贷者自由选择以什么方式偿还,而不是强制性地落实自动扣薪制。 在提供偿还对策方面,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提出下列建议,相信比强制扣薪更为有效: 一、 扣除公积金偿还贷款 透过扣除公积金偿还贷款,相信可让贷款者更为接受。相比起手头上日逾缩减的可支配收入,相信青年比较乐意动用相对之下现时影响较小的公积金偿还高教贷款。 二、修改公积金局条例 此外,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建议修改公积金局禁止未毕业学生提款偿还高教贷款的条例。相信此修改可有助于贷款者还清贷款,使高教贷款基金局讨回贷款更有效率。 三、继续非强制扣薪机制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认为扣薪机制可延续,但非强制进行。贷款者可自行选择扣薪机制偿还贷款。高教贷款基金局则应推出更友善的扣薪比率,例如为扣薪率设定,以防贷款者却步。 延迟落实自动扣新制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署理团长张玉刚发文告表示,基于2项原因,政府应该延迟落实自动扣新制。 第一,一旦落实了新的自动扣新制,政府已经违反了契约精神。 高等教育基金主席旺赛夫表示,虽然有者指责自动扣薪制违反贷款合约,但合约其实阐明,贷款者同意接受任何由PTPTN决定的偿还形式,包括透过雇主自动扣薪。 张玉刚提醒旺赛夫,其实合约里也阐明了贷款者需要偿还的额度,即是每月需要还多少钱。高等教育基金局不应该因为国家的经济不堪,而随意地更改贷款者需要偿还的额度。 第二,新的自动扣新制将影响中等收入群体(M40)的可支配收入。如果提高M40群体的偿还额度,将会增加他们的经济负担,影响他们的日常开销和消费能力。 一旦减低了M40群体的每月可支配收入,这将导致他们去进行私人借贷或者使用信用卡来支付日常开销,应付日益高涨的生活费,将进一步提高M40群体的家庭债务。

被指同意纳吉受委国阵顾问 社青团:马华国大党需表态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政治教育局主任郑传毅、中委吴家良于2019年7月12日所发表的媒体文告: 针对委任前首相纳吉成为国阵顾问委员会一事,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指是得到马华和国大党领导人一致认同。社青团今发文告,挑战马华国大党表态,究竟是阿末扎希霸王硬上弓,还是真的在国阵会议上举手赞同。 纳吉贪污的证据遍布全世界,在住家中也搜出超过十亿的账物,被控监禁几乎是时间的问题。马华领袖不但没有痛定思痛,和巫统国阵划清界限,还赞成接纳纳吉成为国阵顾问。这样的行径,犹如政治自杀。 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表示,在纳吉受委一事,巫统多名领袖包括纳兹里、凯里和东古拉沙里都表达对委任纳吉一事的不满,理由离不开纳吉在一马贪污案件。反倒是马华国大党,尤其是魏家祥静不啃声,直到阿末扎希替马华表态,依然没有获得马华任何领袖进一步的说明。证明在面对贪污的态度上,马华领袖如魏家祥等人还不如巫统的领袖。 社青团中委吴家良表示,从合作社暂停董事主席黄炳火职务,到支持纳吉受委国阵顾问委员会一事,显示马华并没有吸取几届大选人民的教训。马华不但没有改过和改革党内贪腐文化的决心,反倒继续助纣为虐,打压异己和霸占党内资源和资产。 社青团政治教育局主任郑传毅表示,马华现任领袖的所作所为不但令马华蒙羞,还丢尽华社的脸。马华口口声声说代表华人,却依附在巫统回教党的极端保护伞下,对自己友党的恶行视而不见。马华的臂膀如马青和妇女组应该担任起监督母体的重任,劝请母体脱离国阵和巫统,下届大选才有可能赢回民心

郑鸿杰轰警方逮捕莎拉 社青团愿提供法律援助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总秘书郑鸿杰于2021年7月30日所发文告: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总秘书郑鸿杰炮轰警方昨日以《煽动法令》第4(1)条文逮捕和扣留社运份子莎拉(Sarah Irdina),为国盟政府草木皆兵,滥权钳制异议的恶举,并呼吁警方立即释放莎拉和停止骚扰发动集会的社运份子。 郑鸿杰痛斥,警方动用煽动法令调查大专生,是配合国盟塑造寒蝉效应,扼杀青年批判腐败政治的改革之声。他以本身参与学生运动的经历为例,过往发动和集会的学生大多由校方施予纪律处分,然而国盟上台后却直接让警方以多种恶法开查大专生,形同警队配合威权政府升级恐吓。

纳吉称申报财产将威胁安全 社青团狠批其言论语无伦次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政治教育局主任郑传毅、中委吴家良于2019年7月4日发布的媒体文告: 针对纳吉昨日发出认同伊党不公布财产的言论,三名社青团中委即梁誉升、郑传毅和吴家良狠批纳吉无视行政透明原则、罔顾民意、意阻希盟政府落实干净透明化的施政,更指出其声称公布财产将会威胁安全的言论更是毫无理据,语无伦次。 三名社青团中委指出,丑闻缠身的纳吉在昨日也迎合伊党拒绝公布财产,更彰显出纳吉被控涉嫌国际洗黑钱的罪名,经历数次的世纪司法审讯已经黔驴技穷,根本无法为自己贪污的罪名平反,只能以议员有其他收入为由拒绝公布财产以淆乱实视听。 “纳吉给予的理由未免太过牵强,他强调若议员有额外收入来源实属常事,只要不涉嫌贪污,是以正当的手法获取收入都并非是违法行为,反贪会亦不会加以干涉。由此,国会提呈这项动议的目的旨在于管制官员滥用职权取得不义之财。难不成纳吉本身做贼心虚,心里有鬼,无法解释其户口大笔的资产以及收入来源,才再三阻扰,”  三名社青团中委质问。 此外,社青团也揶揄纳吉额外收入的言论,并劝阻纳吉不需担心自身安全,应当相信我国的皇家警察的效率,因为如同副检察司拿督安东尼凯文遭谋杀案只有在国阵的暴政之下才会发生。 “马华对于其友党巫统的言论也三缄其口,若不是早前也从1MDB贪污案件里牟利,就应当劝其友党配合反贪会的工作,确保施政透明、干净、公正,不管是涉及贪污案者,亦或是助纣为虐的政党,都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 三名社青团中委说道。 最后社青团重申希盟政府为改革早已经下定决心,凡拒绝申报财产的议员将会被采取纪律行动,以杜绝震惊国际的丑闻再次发生,打造更廉洁的马来西亚。

用女性器官粗口骂黄书琪 社青团谴责巫统死性不改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中委于2019年9月18日所发表的媒体文告: 针对巫统青年团团长阿斯拉夫和示威者聚集在黄书琪的服务中心外,以发音与黄书琪相似的马来文粗口改称名字,全国社青团一众领袖发文告谴责巫统依旧死性不改,奉行野蛮政治文化,要求巫青团长阿斯拉夫和示威者马上收回言论,并和全国妇女道歉。 社青团署理团长张玉刚指出,巫统地不佬青年团脸书直播显示,巫青团长阿斯拉夫怂恿大家,高喊黄书琪的姓氏后,以发音相似的粗口接下去回应。这个以“P”开头及“i”结尾的词为粗口,指女性生殖器。行径极其低劣和羞辱女性尊严。  社青团总秘书郑鸿杰指出,前巫统议员莫哈末赛益及邦莫达也曾发表“每个月都会破漏(bocor)论”而被朝野讨伐。如今巫青团直接用羞辱女性器官的粗口,充作攻击政敌的口号,卑鄙程度更让人乍舌。社青团希望朝野一起团结,讨伐羞辱女性的政治歪风,重塑健康文明的问政空间。  政教主任郑传毅则认为,该视频是马青居銮州分团副团长黄玉英(Joan Ng)在未经许可录制并上载至其个人面子书。那么身为巫统的盟友,国阵的成员党的马华,更应该出来澄清说明,而非丢了石头,藏起双手“Baling Batu Sembunyi Tangan“。这样的行为无疑是助纣为虐。  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呼吁各造即便对“爪夷文课题”持不同意见,但也应该理性讨论,并且尊重不同的声音。不然争议成为了极端政治人物的肆虐舞台,最终吃亏的还是人民。  社青团中委吴家良也认为,巫青团团长阿斯拉夫可能已经触犯《1955年轻微犯罪法令》第14条文,即有意图羞辱或威胁他人,破坏公共安宁,呼吁警方开档调查巫青团团长和示威者。

月存500退休成百万富翁? 黄家杰抨击财长不接地气

霹雳州社青团宣传秘书兼桂和区州议员政治秘书黄家杰于2020年3月10日(星期三)在怡保所发表的新闻稿: 霹雳州社青团宣传秘书黄家杰抨击财政部长东姑赛夫鲁鼓励青年人每月储蓄500令吉并将在60岁退休之时成为百万富翁的言论,完美地为国盟政府再次展示“不接地气”的一面。 也是桂和区州议员政治秘书的他指出,根据大马雇主联合会(Malaysian Employers Federation)一项针对2018年薪资的调查显示,拥有专业文凭(Diploma)以及拥有学士学位(Degree)的毕业生薪金水平平均为1661令吉以及2393令吉。 “然而,2018年国家银行的研究报告却显示,一名在首都吉隆坡工作并长期租房、外食与乘搭公共交通的成年人,每月就必须获得2700令吉的薪资才足以生存。” 黄家杰也表示,根据我国的最低薪金制,除了有57个主要城市在2020年把最低薪金的款额提升至1200令吉之外,其余城市都维持在1100令吉。 “试问以如此低额的薪金,再加上高涨的生活费,一名普通打工的年轻人要如何获得足够的储蓄才能在60岁退休时成为百万富翁?500令吉的存款对于最低薪金人士甚至已经是半个月的薪金。” 他也质问财政部长东姑赛夫鲁,如何得到其所指的年收益率6%的数据,因为我国目前的定期存款年利率也只有不到2%,而公积金局2020年的派息率也只有5.2%,与财政部长的数据还有一段距离。 “究竟身为财政部长的东姑赛夫鲁是否真正了解我国的经济状况,还是只是浑水摸鱼地在国盟内阁当个部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