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大马人拿不出一千块应急 社青团呼吁内阁减薪资援B40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政治教育局主任郑传毅、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中委吴家良于2020年3月24日所发表的媒体文告: 针对首相慕尤丁日前允许公积金局会员每月拿500元出来的举措,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执委炮轰新政府在新冠肺炎期间无力抗疫,自封城7天以来并未能提出实质方案,协助“手停口停”的月光族,这恐怕在解封时出现更大的社会问题。 32%大马人已经面临断粮危机 社青团全国政教主任郑传毅指出,根据2017年国家银行报告,近73%的公民存款不足一千令吉,并有高达32%的人民将在失去收入的7天内花光储蓄。按照这样的趋势,很多家庭在封城令7天后,已经饔飧不继。 政府就算开放提取公积金,高达1千万公积金会员存款不足5万令吉,还有很多低收入自雇人士并没有公积金存款。他们有很多自雇人士如导游和司机已经在年头经历旅游市场冷却的重创,现在第二波的国内封城将进一步让他们遭受挫折。 效仿新加坡和香港内阁部长减薪 社青团全国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也指出,新加坡内阁部长和香港特首办官员已宣布捐薪一个月,和人民渡过难关。如今,臃肿的新政府的内阁部长副部长,新上任就月领了高达130万的薪金,除了闹出一堆笑话就没有任何建树。 “慕尤丁延续了国阵“领袖口袋优先”的作业模式,和希盟当时上任即宣布集体减薪10%“与民同在”的决心差天共地。这显示,新后门政府班底,只是一班乌合之众,并没有和人民站在一起的决心。” 口罩底价提升到两令吉是在谋杀人民 社青团中委吴家良律师表示,新后门政府应该马上开放去年希盟政府已经预留的20亿紧急资金,让B40群体能够直接获得生活必须品及应急医疗物资。他形容,新政府把口罩底价涨至2令吉是在谋杀选民,他炮轰马华公民社运局主任吴健南在2月初发表“一罩难求”的口水文告后,瞬间消身匿迹。 “现在口罩价格水涨船高,医院更爆出口罩失窃案件,并出现在网上贩售等问题。马华公会作为后门政府的一员,是时候拿出炮轰希盟政府的魄力,要求政府降低口罩顶价,并寻找更多的货源,而不是像魏家祥一样躲起来。”

社青团促认真解决开课困境 勿让学生沦政党宣传

高教部长昨日毫无预警宣布的U转开课政策,导致数万国内大专生顿时陷入困境。全国社青团将为涉及的学生声援并尽努力替学生们争取最佳的解决方案。 尽管社青如今非执政党,但是为解决眼下困境刻不容缓,我们将寻求一切力量为大专生们提供援助。事关莘莘学子,我们也已准备好与任何一方共同寻求对策,包括土青以及巫青,以协调受高教部U转政策影响的学生处境。 现今,全国社青已动员各州社青团,暂为各区受影响的大专生们提供适当的援助。 无论如何,土青团长身为青体部副部长,为何无法以青体部立场表态援助方案?毕竟眼下为许多的青年子弟带来诸多不便的源头来自于内阁成员高教部的U转决策。土团既掌握政府资源,为何多此一举以政党身份提供援助、青体部方面则噤若寒蝉? 土团以及土青身为内阁成员分子,在这事件上理应主动提出动用政府机制,结合高教部、青体部以及社会福利部等官方资源协助大专生走出困境。土团作为内阁中心成员,既不第一时间让官方机构提供协助也无法搬动政府资源协助国家庞大的青年体系。如今土团宣布藉由政党管道提供协助,让人不免联想执政党舍近求远,消费大专生困境来捞取政治宣传。如此不负责任行为,实属愧对社会人民! 实际上,开课困境由政府引起,应由政府主动拟定并且实施应对方案。如今,执政各党在此事的应对上各自为政,难道土团与巫统之间的矛盾已经扩大到瘫痪政府应对机制?一个大专课题且引起如此混乱,执政方治国能力让人一目了然。 社青团敦促高教部长、教育部长、青体部长以及福利部长别再坐视不理、同床异梦。请立即成立紧急小组委员会,解决这一场高教部引起的乱象!

社青团:金马仑重选应严守“三不”原则 不带官职、不坐官车、不派糖果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中委梁誉升、郑传毅和吴家良于2018年12月26日的联合文告: 三名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中委即梁誉升、郑传毅和吴家良促请希盟领袖在金马仑重选时严密遵从“三不”原则,即不带官职、不坐官车、不派糖果。 基於证据证明答辩人西华拉惹透过现任彭亨大臣旺罗斯迪,间接通过村长,分发200至300令吉不等的金钱给原住民投票给国阵,而判处金马仑国席重选。 选委会主席阿兹哈已经宣布,金马仑高原国席补选将于明年1月12日提名,1月26日投票,竞选期长达14天。 “三不”守则,才能确保公正公平 梁誉升表示,竞选期是让个别政党及候选人向选民解释政纲和问政,期待选民以过往表现和比较政纲,选出更好的国会议员。助选的领袖,应该暂时脱掉官职,只称呼自己的党职或国州议员身份,官职应仅限公务而已。 让选民选出越来越好的“苹果” 吴家良表示,过去经常听闻前朝领袖乘坐政府官车和直升机到选区拜票,也经常使唤公职人员作拜票的用途。如果希盟的领袖也是如此,会让选民陷入“投谁都一样,两个烂苹果选一个”的窘境。 “过去,国阵竞选总部外一字排开的官车,不应出现在希盟的任何竞选场合。” 抛开“要拨款,等补选”的前朝陋习 郑传毅则表明,过去前朝政府惯用的伎俩,如:I help you,you help me,明天开票胜选拨款就到等贿选陋习,应永远绝迹。选区拨款和发展应衡量国家经济状况和发展需要而定,并非属于特定政党的竞选资源,更不能用来威胁选民。 反贪会和选举委员会也应严厉执法,确保现为彭亨州执政党的国阵候选人也遵守法律,杜绝贿选的案件再次发生。不要忘记,国阵做了60年的执政党,即使失去了中央资源,单靠党的资源应付一次重选应该绰绰有余。 最后,该三名社青团中委呼吁新政府在金马仑重选应严守“三不”原则,以树立良好竞选文化,告别国阵式的选举陋习。 图为吴家良、郑传毅和梁誉升在安顺宝金花园咖啡店派发新月历所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