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停发酒牌为检讨管控卖酒指南 郭素沁轰直辖区部有意刁难业者

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指出,联邦直辖区直辖区部最近针对隆市卖酒措施设下诸多限制,甚至停发酒牌并声称要检讨发出和管控卖酒执照,以制定更完善的指南,都是旨在故意刁难行内的业者。 她炮轰,吉隆坡的卖酒相关程序一直以来都没有引起任何问题,但是如今却有人故意将卖酒与酒驾课课题相题并论,打击卖酒业者。 她也说,当局在目前这非常时刻,竟突然于6月2日宣布解散并要重新委任吉隆坡市政局酒牌委员会,也是非常无理的,因为重新委任上述委员会,将需要消耗好一段时间,包括要通过财政部批准并且宪报,委员会才能开始执行任务,这造成手持即将到期酒牌的业者,被逼停止营业,或冒着被取缔的风险而偷偷卖酒。 “未来数周将会有许多业者的酒牌到期了,到时如果因偷卖而被取缔,也将会造成贪污的可能性,因为市政局的效率问题,却要业者承担风险,这对业者非常不公平。” 她昨天在国会针对这项课题,要求部长与业者会面以便了解业者的处境,并寻求最佳解决方案。 她也不认同部长声称我国相比其他国家,管制卖酒更加放松的说法,因为事实上我国的管制条例,本来已是比其他国家严厉;如今只是有人试图制造课题,混淆视听。 “新加坡的超市与杂货店等被指是晚上10时30分至早上7时禁卖酒;但我国的超市本来已是晚上9时开始已不能卖酒的,我们早就比别人严厉,因此何需检讨?” 她重申,身为一国之都的吉隆坡,向来是外国游客及世界目光聚焦点,因此市政局对业者施以各种不合理的条规与限制,将会令到我国形象受到打击。 “加上目前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各行各业都已苟延残喘,市政局如今竟要对卖酒业者开刀,已如同雪上加霜;业者希望,当局透明化处理酒牌的申请,每年自动更新符合条例业者酒牌,而不是随心所好,随便对业者采取行动,令到合法生意的业者,如同在作奸犯科一样,每年都担心。”

吉大臣无礼不尊敬其他宗教 郭素沁挑战国大党杯葛伊党

行动党全国副秘书长兼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于25/1/2021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挑战国大党及马华,要求国盟主席理事会针对吉打州政府没有把大宝森节列为特假的做法,谴责吉打州务大臣莫哈末沙努西,否则国大党应该发动全国杯葛伊斯兰党! 她说,吉州大臣的做法很明显已是对其他宗教不敏感及缺乏包容。 她对吉州大臣针对上述课题公开抨击国大党领袖的言论感到非常关切,因吉州大臣不但无视国大党领袖恫言将不会在第15届全国大选给予他支持,更挑衅指国大党在第14届大选也没有支持伊党。 “吉州大臣在上台后,已多次对印裔社群发表许多不尊敬的言论,而我们只看到国大党和马华有对他的言论反击,但却未见其国盟的盟党对他给予谴责,这也已如同默认了他的政策及谈话。” 她说,如果国盟仍自称为多元种族及多元宗教的联盟,国大党与马华便应该向国盟主席理事会要求,对吉州大臣的极端及不尊敬其他宗教的做法给予严厉谴责,否则就应该发动全国性的杯葛伊党运动。 “这名来自伊党的大臣对其他宗教的节庆不敬,还公开表明不需要印裔的支持,国大党应该发动杯葛伊党运动,以便在下一届大选时,发动更多爱好和平的人民,共同杯葛伊党。” 她也说,目前也是其他国盟盟党,特别是来自沙巴及砂拉越的盟党发声的最好时机,他们应该同声谴责吉打州政府的极端做法,否则类似的极端手法,很可能会逐渐在其他国盟州属蔓延。” 她说,马六甲前任首长莫哈末阿里也曾因为发表极端言论而最终在第13届大选败阵,吉州大臣应该引为鑑。 

管制非伊法案分化国人 郭素沁轰政府多此一举

行动党全国副秘书长兼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于11-9-2021(星期六)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指出,掌管宗教事务的首相署部长依德利斯阿末,其责任应该是要加强各宗教之间的联繫,提倡不同种族之间的和谐与谅解,而不是挑起不同宗教与种族的人民之间,产生不必要的怀疑和焦虑。 她说,对于依德利斯阿末指,政府草拟推动《非伊斯兰宗教发展管制法案》,禁止非伊斯兰教徒向穆斯林传教,仅适用于联邦直辖区的说法,感到非常遗憾,因那是根本不需要的事情。 掌管宗教事务的首相署部长依德利斯阿末 她说,联邦宪法已针对不同宗教之间的范围与限制清楚列明,因此这名部长根本不需要针对联邦直辖区,多此一举推出新法令,而这将只会令到不同宗教之间,出现更多怀疑和焦虑。

执法过度殃及无辜人民 郭素沁轰防长指令常模糊不清造成

民主行动党全国副秘书长兼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于2020年10月23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副秘书长兼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呼吁内政部长韩沙和国防部高级部长伊斯迈沙比里,关注越来越多警方和执法官员执法过度,造成许多无辜人民遭殃的事件。 她指出,警官和执法人员执法过度,也可能是因为国家安全理事会没有给予清楚的指示所造成。 她说,国防部高级部长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每天的汇报会,只是蜻蜓点水般提到一些标准作业程序与条例,结果各个执法单位包括警方与地方执法当局便有各自的诠释,最终受拖累的是平民百姓。 “依斯迈在每日的记者会中,不应该只是随便汇报一些数据就草草了事,同时必需在经过详策划与研究后才作出宣布,否则会在民间造成不必要恐慌。” 她是针对新闻报导,指马六甲近日接二连三传出多起疑涉及警方过度执法,包括一名工厂保安人员日前位于某油站加油时,被发现在公共场所没有戴口罩,被执法人员开出1000令吉罚单。 ”此外,也有传言指商家独自在店内休息时,遭警方扣手铐还要带去警局;据报导,该州也有一些乐龄人士也因为没有戴口罩而被扣留,如一名50岁妇人在住家范围内晒被单,竟也因为没有戴口罩而被扣留、另一名60多岁老翁驾车载着两名孙子,使用“得来速”服务购买快餐配套,驶出快餐店时,遭执法人员截住,指车内3祖孙没带口罩,全被押到警局。” 她指出,自从国内落实行动管制令后,各地执法人员都大举出动执法,令到民心惶惶;更甚的是,来自国家安全理事的指示往往都模棱两可,造成不同执法单位,不同地方警区都有不同标准。 “以国防部长依斯迈为首的国家安全理事会应该更加专业处理各项政策,并且在宣布前都应该先整理好,而不是先宣布了造成民间恐慌,再来解释或U转。“  

公共服务领域90%为土著 不能体现“大马一家”精神

民主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于20-7-2022在吉隆坡发表文告:民主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认为,政府体制内服务的公务员应该拥有更加平均的种族比例,以便体现出“大马一家“的精神。 她指出,掌管特别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拿督阿都拉迪夫在国会公布的数据,指公共服务领域有多达90%是属于土著的说法,是早已众所周知的。 “部长指出,在所有的公共服务领域中,56 级以上的高级官员由 82% 的土著组成,而其他种族则为 18%;这数据也包括秘书长、副秘书长、总监和副总监等。” 示意图 她指出,部长声称公共服务委员会在录取公务员时没有实行任何固打制度,并且只会招用最优秀的人选,及每一名马来西亚人都有平等的机会,但这让人“难以置信”。

新公会社团无法开银行户头 郭素沁促财政部检讨别刁难

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揭露,许多获社团注册局批准成立的公会和社团,在向本地银行申请开新的银行户头时,面对诸多繁文缛节,而且往往拖了一段时间后,不但银行户头办不成,银行方面也未有提供合理的理由。 她相信,本地银行上述的做法,是在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1MDB)丑闻发生后出现;这不但已有数年,而且最近更变本加厉,令到受影响者大吐苦水。 “银行不应该‘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因如此是对其他国人不公平的;而且银行上述的做法已令到许多新注册的社团和公会领袖,被逼暂时使用自己私人的银行户头,作为会员费、活动基金等财政事务的金钱来往,如此将增加往后或现财务争议的风险。” 她因此促请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介入此事,并且检讨银行现有的政策,即故意拖延批准准,甚至拒绝让社会公会开新户头,以便确保银行是为人民提供便利,而不是无视人民的需求,仅以利字当头。

削减反击反棕油活动拨款 郭素沁:显示国盟政府不在状况

原产业前部长郭素沁指出,政府在2021年财政预算案中,削减有关反击反棕油活动的拨款,显示政府并没有认真看待棕油业所面对的挑战及其前景。 她也是行动党士布爹区国会议员,她说,对于政府在明年的预案中,增加了对种植与原产业部的拨款乐见其成;但是却对该笔拨款没有花在棕油领域,而感到不解。 “棕油领域是属于最重要,而且目前也面对最大挑战的领域,可是其用以应对外国反棕油活动的拨款,却从2020年的2700万令吉,削减至2021年的2000万令吉。 她认为,这显示了国盟政府并不了解我国棕油业在国际上所面对的挑战,同时政府也不懂棕油业对我国有多重要。 “我要提醒国盟政府,棕油在2019年是我国第三大的出口产品,它总共为国家带来648亿令吉的收入,并且对国内生产总值贡献了多达3.5%。” 她指出,她任部长职时,曾与部门官员及大马油棕局(MPOB)、大马油棕认证理事会(MPOCC)和大马棕油委员会(MPOC)等各造,多次针对如何应对国际市场上所发起的反棕油活动进行开会讨论,以便积力维护我国的棕油,并且希望保障我国棕油在国际上的市场。 “我国拥有逾50万的棕油小园主,加上是国家主要出口产品,我促请财政部重新检讨有关削减对反击反棕油活动拨款的决定,反之应该倍增,以便确保我国棕油可以在国际市场上继续畅销,为国家带来收入。”

郭素沁:1千罚款已令人民吃不消 提高罚款或增滥权贪污几率

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认为,卫生部提出在1988年传染病控制与防范法令(342法令)下,把目前的1000令吉罚款提高至1万令吉的建议,将会增加执法单位贪污与滥权的几率。 她说,目前的1000令吉已令到接获罚单的人民面对沉重经济压力,因此,卫生部不应该再对他们施压。 “目前,国家的经济处于低迷,政府应该体恤人民的生活,而不是加重他们的负担。” 她说,她对卫生部上述的建议感到非常关注,因为这直接影响人民,特别是低收入的群体。 她说,在目前的情况下,卫生部应该持对人民进行宣导抗疫,让人民自发性对抗疫情,将新常态融入生活;而她相信,教育比起执法,将更有效让人民积极参与抗疫和遵守防疫标准作业程序。 她是针对卫生总监丹斯里诺希山透露,卫生部建议政府在1988年传染病控制与防范法令(342法令)下,把目前的1000令吉罚款提高至1万令吉,发表文告。

卫生长称“正考虑”回西马者强制隔离 郭素沁轰:图不鼓励选民回乡投票?

民主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于2020年9月12日在山打根发表文告: 行动党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炮轰卫生部长拿督斯里阿汉峇峇,针对沙巴州选后,从沙巴回到西马的人士,是否需要进行强制隔离的说法“绘声绘影”,让准备回沙巴投票的游子感到担忧,也令她质疑这是否图阻止外州游子回沙巴投票? 她说,卫生总监丹斯里诺希山曾指出,目前沙州的感染群是发生在扣留营内,社群还没有出现让人担扰的情况;但是阿汉峇峇的说法却与前者有出入。 她说,身为卫生部长,阿汉峇峇应该透明的解释为何沙州目前的疫情加剧,以及预测未来两周的情况。同时提出鼓励沙州游子回乡投票的准则,而不是发表此类“强制隔离”的言论,来恐吓欲回乡投票的选民。 她说,当局必需是要直接与透明地处理此事,人民的安全必须摆在第一位,但是掌权者不可以利用疫情来作政治工具,左右游子回乡投票, 借此影响选情。 郭素沁  

马华民政向巫统屈服 支持选区划分报告

民主行动党副秘书长郭素沁质问马华和民政领袖,为何在国会支持不公正的选区重划报告,违背他们之前的反对选区重划的立场?这是否显示马华和民政又再一次的放弃本身的原则和立场,向巫统屈服? 也是士布爹区国会议员的郭素沁说,当选委会在2016年最初提呈选区划分报告时,马华和民政的领袖纷纷反对有关选区划分,因为有关选区划分增加马来人为多的议席和减少混合区,这将造成种族极化。 她说,马华和民政当初反对选委会的选区划分报告,也是因为有关选区划分报告影响马华和民政现有的议席。马华总会长廖中莱曾说这选区划分影响马华40个选区里的26个议席,加剧种族分化;而民政党主席马袖强也公开表示选区划分报告对民政党不利。 “但是,很遗憾的是,昨天当国会下议院辩论这选区划分报告时,曾经公开反对选委会的选区划分报告的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和民政党主席马袖强及这两党的议员,都一致支持选委会的选区划分报告。” 马华和民政领袖多次叫华裔选民在来届大选支持这两党,以方便他们在国阵里进行内部争取。但是如果马华和民政的领袖无法阻止损害他们利益、加强种族极化的选区划分报告在国会提呈,同时也没在下议院辩论时投反对票的话,那么选民又怎能期待马华和民政会为人民争取利益,并推行政治改革呢? 郭素沁呼吁廖中莱和马袖强对马华和民政昨天在下议院支持不公正的选区划分报告,向人民作出交代。 郭素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