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回国隔天出席内阁会议? 郭素沁再揭凯鲁丁自私做法

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質疑,原产业部长凯鲁丁在7月7日从土耳其回国之后,沒有接受隔離,便于次日出席内阁会议;因此如果凯鲁丁在土耳其感染新冠肺炎的话,那么首相和所有内阁成员其实都将首当其冲成为受害者! 她认为,因凯鲁丁一人自私的做法,很可能会令到整个内阁,甚至政府因此瘫痪,其后果是非常严重的;因此,国盟的内阁部长和国会议员都应该感谢她揭发凯鲁丁国外回来没进行14天隔离的事件,因为他们其实都有可能因此不幸感染新冠肺炎,而此事其实是所有欲出国的内阁部长的借镜。 “首相根本就不应该批准凯鲁丁去土耳其进行私访,首相应该知道所有出国者回国后都需进行14天的隔离,这将影响有关部长的工作。” 她也揶揄,首相慕尤丁在宣布政府会对原产业部长凯鲁丁不遵守14天隔离的事件依法律处理,是在民间的压力下,后知后觉所作出。 她认为,如果慕尤丁关心人民健康,本来就就不应该批准凯鲁丁去土耳其进行私访。 她说,如果不是她揭发凯鲁丁国外回来没进行14天隔离的事件,此事可能会不了了之;更甚的是,接下来可能会有更多有官职在身的人士,悄悄出国、悄悄回国也不接受隔离,将全马人民的健康暴露在风险当中。 她说,既然政府高级部长沙比里已经在8月13日宣布所有违反国外回来强制性隔离的人士都将被控上庭,而全国上下都对凯鲁丁只被卫生部罚款1千元对惩罚感到严重不满,那么政府其实应该尽快依法处理凯鲁丁,才能平息民众对对政府双重标准的怒气。

1月至10月发生4218起家暴 郭素沁:需跨部门合作给予受害者协助

民主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指出,今年1月至10月期间,全国警方共接获4218宗家暴的投报,平均每个月便多达421宗! 她指出,针对内政部针对她的提问所提供的书面答復,在这期间(2020年1月至10月),雪州警方共接获750宗投报、砂州482宗、柔州425宗、吉打405宗、丹州308宗、霹雳300宗、吉隆坡277宗、登州240宗、甲州213宗、森州212宗、沙巴206宗、槟城194宗和彭亨150宗及玻璃市56宗。 她指出,上述数据显示,在3月18日开始的行动管制令(MCO),到有条件行动管制令(CMCO)、复苏式行动管制令(RMCO)和目前再次启动的有条件行动管制令(CMCO)及不同地区的强化行动管制令(EMCO)等,不只是对经济造成重挫,也引发了各种社会问题。 “过去有研究显示,在这期间家暴案件的增加,除了是许多人长时间待在家而引发,也有一些因为经济与收入问题对个人情绪所造成的。” 她认为,这种情况对社会带来的创伤是长远的,因为家暴对孩子也会带来心理阴影,对他们日后踏入社会时,会有一定的影响。 “政府与非政府组织等,都必需有跨部门的合作,以便对家暴的受害者给予协助,包括心理上辅导;此外,政府对民间的各项援助,也必需加快进行,这些都是引发家暴的各种因素。”

反贪会主席案涉人民利益 郭素沁要求带入国会讨论

行动党全国副秘书长兼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于7-1-2022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要求,在本月20日召开的国会特别会议中,加入反贪会主席丹斯里阿占巴基超额持股的案件,以便进行辩论,因该案件关乎公众利益,及人民对反贪会的信心。 国会 她欢迎首相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利宣布,将于1月20日召开国会特别会议,以讨论水灾管理包括灾民援助的课题,可以让人民代议士可针对水灾提出看法和建议,协助政府寻找为灾民提供援助的良策。 “这项特别会议是绝对及逼切需要的,因为国家及政府必需要有良好及全面的方案及策略,应对大水灾对人民的家园所带来的破坏。”

中医及传统医药不属必需服务 郭素沁抨击政府抗疫固步自封

行动党全国副秘书长兼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于14-6-2021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认为,政府在目前国内新冠肺炎疫情高踞不下的情况,却仍固步自封,拒绝採纳中医作为辅助治疗为抗疫一部分的做法,是不明智的。 她说,不但如此,政府甚至拒绝把中医及其他传统和辅助医药,纳入全国大封锁期间必需服务(Essential Service),令到中医无法在这期间营运以便协助有需要的群体,更是进一步显露出政府的冥顽不灵。 “有些病患不愿接受相关的治疗,他们可以自由选择;但是,政府必需照顾对中医有信心的病患,特别是病情及症状较轻微的第一、二级病患,他们多被指示居家隔离,而政府医院也无法提供任何药物给他们。” 她质疑,在这种情况下,为何政府要阻止他们向中医求助?中医可以通过各种通讯方式,替病患诊断并提供中药,加速他们他的康復及舒缓不适;更重要是,一旦发现这些求助的病患情况严重,中医也可以及时劝告他们紧急向医院求助。 “如果涉及配药等事情,中医可以通过快递服务送上门(一些中医师在封锁前也已开始了这样的做法),这些都可行的方案,但是政府野蛮地一次性拒绝让中医与相关领域营运。” 她说,政府应该一视同仁对待所有病患,当政府没有能力应付所有病患,就应该让有能力的单位给予辅助。 她也强调,重点是一旦获营连,相关的中医单位都需遵守严格的标准作业程序,包括在诊治非冠病病患时,需先测量体温、如有身体接触时需要有完整的个人防护装备,和定时消毒等。 她重申,中国抗疫的成就是当今世界数一数二等级的,而中国也引用多项中药与医疗方式,混合西医作为主流治疗与对抗新冠;为何大马却要拒绝,甚至阻止没有办法获得政府医院治疗的病患,求助于中医?

郭素沁:换政府不应换策略 “爱大马棕油”旨在向世界推广棕油

前原产业部长兼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于2020年7月24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前原产业部长兼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指出,国盟政府应该拥有世界观,特别是我国棕油的目标是国际市场,因此应该保留具有国际性的“爱大马棕油”(Sayangi Sawitku/Love MY Palm Oil)口号。 她对于种植及原产业部长拿督莫哈末凯鲁丁认同并且承接其推广棕油的步伐与理念感到欣慰,但是对于“爱大马棕油”运动被易名为“棕油是天赐之物“(Sawit Anugerah Tuhan),则感到遗憾。 “无可否认,棕油是上天赐给地球的恩物,不过“爱大马棕油”(Sayangi Sawitku/Love MY Palm Oil)的口号,目的并不只是局限在向大马人推广棕油,而是具有‘立足大马,面向世界’的宏观。” 她指出,特别是英文口号中的MY字,不只是代表“我”的意思,而且更是代表了马来西亚,具有一石二鸟之效。 “棕油及相关产品是我国第三大出口产品,而我国近年面对的挑战,是国际社会对棕油进行的负面宣传令到棕油市场被打击;因此我们在有限宣传预算的情况下,以Love MY Palm Oil向全世界推广我国的棕油。” 她甚至已与大马棕油理事会(MPOC)计划,于今年2月配合2020年旅游大马年进行一系列的宣传活动,以便向来马旅游的外国游客推介棕油。 “我想请问莫哈末凯鲁丁(部长),政府如今是要向国际推介棕油,还是目标只是国内?如是前者,便应该保留原有口号,而不是就因为换了政府,就连宣传棕油的策略也变了。”

安南耶谷应就他换政府喻为换妻子的言论道歉

民主行动党副秘书长郭素沁呼吁彭亨州看守州务大臣安南耶谷,收回他把换政府比喻为换汽车或妻子的言论和作出道歉,因为这言论羞辱女性的尊严。 也是原任士布爹区国会议席候选人郭素沁说,安南耶谷身为一州之长,竟然发表这么不文雅和大男人主义的言论,委实令人惊讶。 “我呼吁国阵的领导人,特别是妇女领袖和妇女候选人公开的谴责安南耶谷发表这种对女性不敬的言论。他们必须记得女性占选民人数的一半,如果国阵和巫统还要赢取妇女选票的话,那么他们就应该尊重女性和谴责他的言论。“ 她也说,安南耶谷应该知道,大选是一个让选民用手中的一票,选择他们心仪的候选人或政党成为新政府的民主程序。他可以叫选民继续支持国阵,但是把换政府比喻为换妻子这样的言论,是对女性的羞辱。

强硬整合油棕业三机构 郭素沁轰祖莱达开倒车

针对种植及原产业部长拿督祖莱达声称把3个管理棕油的机构,即大马棕油局(MPOB)、大马棕油理事会(MPOC)及大马棕油认证理事会(MPOCC)归纳“under one roof”(同一屋簷下)并不代表“整合”,而仅代表将3个机构安排在同一个地点运作,方便沟通的意思;原产业前部长兼行动党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揶揄前者似乎不在状况下,因相关3个机构本来就是息息相关,甚至连他们的高层本来就是互相交接,因此声称要将3个机构实体安排在“同一屋簷下”以方便沟通的解释,根本是强词夺理。 祖莱达 郭素沁日前发文告指出,祖莱达有意将3个负责管辖棕油业的机构整合的做法,已如同开倒车,同时其造成的后果及对我国棕油业未来发展的影响,是非常严重的,因相关3个机构大马棕油局(MPOB)、大马棕油理事会(MPOC)及大马棕油认证理事会(MPOCC)各自有着自己的角色与责任,如果强硬将他们整合,将会如同时光倒退30年,回到过去单一机构负责处理全部与棕油相关事务的时代;随后祖莱达回应指郭素沁英文水平不好,而误解了她的意思。 郭素沁今天反駁说,首先,MPOB、MPOC和MPOCC已是隶属原产业部的管辖,这也是所谓的“同一屋簷下”,而大马棕油局(MPOB)总监阿末帕维兹也同时是大马棕油理事会(MPOC)及大马棕油认证理事会(MPOCC)的董事局成员。

称停发酒牌为检讨管控卖酒指南 郭素沁轰直辖区部有意刁难业者

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指出,联邦直辖区直辖区部最近针对隆市卖酒措施设下诸多限制,甚至停发酒牌并声称要检讨发出和管控卖酒执照,以制定更完善的指南,都是旨在故意刁难行内的业者。 她炮轰,吉隆坡的卖酒相关程序一直以来都没有引起任何问题,但是如今却有人故意将卖酒与酒驾课课题相题并论,打击卖酒业者。 她也说,当局在目前这非常时刻,竟突然于6月2日宣布解散并要重新委任吉隆坡市政局酒牌委员会,也是非常无理的,因为重新委任上述委员会,将需要消耗好一段时间,包括要通过财政部批准并且宪报,委员会才能开始执行任务,这造成手持即将到期酒牌的业者,被逼停止营业,或冒着被取缔的风险而偷偷卖酒。 “未来数周将会有许多业者的酒牌到期了,到时如果因偷卖而被取缔,也将会造成贪污的可能性,因为市政局的效率问题,却要业者承担风险,这对业者非常不公平。” 她昨天在国会针对这项课题,要求部长与业者会面以便了解业者的处境,并寻求最佳解决方案。 她也不认同部长声称我国相比其他国家,管制卖酒更加放松的说法,因为事实上我国的管制条例,本来已是比其他国家严厉;如今只是有人试图制造课题,混淆视听。 “新加坡的超市与杂货店等被指是晚上10时30分至早上7时禁卖酒;但我国的超市本来已是晚上9时开始已不能卖酒的,我们早就比别人严厉,因此何需检讨?” 她重申,身为一国之都的吉隆坡,向来是外国游客及世界目光聚焦点,因此市政局对业者施以各种不合理的条规与限制,将会令到我国形象受到打击。 “加上目前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各行各业都已苟延残喘,市政局如今竟要对卖酒业者开刀,已如同雪上加霜;业者希望,当局透明化处理酒牌的申请,每年自动更新符合条例业者酒牌,而不是随心所好,随便对业者采取行动,令到合法生意的业者,如同在作奸犯科一样,每年都担心。”

马华民政向巫统屈服 支持选区划分报告

民主行动党副秘书长郭素沁质问马华和民政领袖,为何在国会支持不公正的选区重划报告,违背他们之前的反对选区重划的立场?这是否显示马华和民政又再一次的放弃本身的原则和立场,向巫统屈服? 也是士布爹区国会议员的郭素沁说,当选委会在2016年最初提呈选区划分报告时,马华和民政的领袖纷纷反对有关选区划分,因为有关选区划分增加马来人为多的议席和减少混合区,这将造成种族极化。 她说,马华和民政当初反对选委会的选区划分报告,也是因为有关选区划分报告影响马华和民政现有的议席。马华总会长廖中莱曾说这选区划分影响马华40个选区里的26个议席,加剧种族分化;而民政党主席马袖强也公开表示选区划分报告对民政党不利。 “但是,很遗憾的是,昨天当国会下议院辩论这选区划分报告时,曾经公开反对选委会的选区划分报告的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和民政党主席马袖强及这两党的议员,都一致支持选委会的选区划分报告。” 马华和民政领袖多次叫华裔选民在来届大选支持这两党,以方便他们在国阵里进行内部争取。但是如果马华和民政的领袖无法阻止损害他们利益、加强种族极化的选区划分报告在国会提呈,同时也没在下议院辩论时投反对票的话,那么选民又怎能期待马华和民政会为人民争取利益,并推行政治改革呢? 郭素沁呼吁廖中莱和马袖强对马华和民政昨天在下议院支持不公正的选区划分报告,向人民作出交代。 郭素沁

希盟同僚不相挺地方选举? 郭素沁:祖莱达从未在内阁呈报告

民主行动党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于2020年7月14日发表媒体文告: 敦促祖莱达进行研究并向内阁提交有关地方政府选举的报告,不要期望她对媒体的口头发言被视为已对此问题采取充分的行动。 针对房屋及地方部长祖莱达的声明令我感到惊讶,她的声明指当前首相马哈迪否决她推动地方政府选举的主张时,她的前希盟同僚都没有站出来支持她。 当所谓的事件发生时,我未被委任为内阁成员。我是第二批宣誓就职的部长,但在我担任内阁部长的整个任期内,从未见过她以房屋及地方部发表任何关于地方政府选举的内阁报告或简报。反之,我只听闻她几次在媒体的口头声明。 对于城市选区的人民代议士来说,地方政府选举是一个非常珍贵的议题。而民联和希望联盟秘书处在起草宣言时已经多次讨论这个问题。而 “地方民主”一直是民联和希望联盟在过去几届大选的竞选宣言。 自2018年希望联盟赢得大选后,祖莱达一直担任房屋及地方部长职务,她有足够的时间计划和制定有关马来西亚地方政府选举的全面政策。 如果她认真推动地方政府选举,则应该开始与全国各地的利益相关团体和非政府组织进行一系列的对话,随后她应该向内阁提交一份研究报告和一份简洁的建议,而不是指望内阁的同僚(或前内阁同僚)支持她的口头媒体声明。 民主行动党数几十年来一直在倡导地方政府选举和地方民主。尽管民主行动党不是国盟政府一员,但民主行动党准备与祖莱达一起制定地方政府选举政策,以及向内阁提呈报告。民主行动党向她保证,我们将在给予她坚定的支持。 由于敦马哈迪已不是国盟现任首相,我希望祖莱达可以加快地提出地方政府选举的政策,无需将其展延至2021年中才向内阁提呈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