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兆福挑战土青团 要求慕尤丁解封KVDT2工程内阁文件

芙蓉区国会议员陆兆福于2020年9月18日发表文告: 我针对土青团全国宣传主任莫哈末阿斯拉夫在昨日的声明,莫哈末阿斯拉夫要求林冠英解释为何KVDT 2工程在国家铁道公司管理层的反对下,依然重新颁发给DMIA-LTAT联营公司,他也指控有所谓的10亿令吉因该决定而不见了。 我们很清楚的看到,他们在召开记者会之前没有做“功课”。因为早在几个星期前,在国会闹得沸沸扬扬的101直颁合约事件后,我已经多次解释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他们还是连基本的事实都无法理解。 为了把事情记录在案和对冠英公平,我要重伸在林冠英带领下的财政部,在他们对内阁提呈关于这个工程的评语中,是非常一致的要求将这个工程重新公开招标。 可能土青团不是很明白内阁是如何运作和做决定的。内阁奉行的是集体决策,因此我们在做出任何决定前都会经过讨论和辩论。 在我担任交通部长期间,提呈给内阁的内阁文件里。交通部和财政部都是主张要将这个工程要重新公开招标。 可是,大多数的内阁成员觉得考虑到彼此同意削减15%成本、取消合约的潜在的诉讼风险,武装部队基金(LTAT)在该计划内的利益和为确保工程不延迟等等的考量下,该计划应该重新颁发给DMIA-LTAT联营公司。 其中最大力支持该计划重新颁发给DMIA-LTAT联营公司的土团党部长,现在还坐在国盟的内阁里头。 我挑战土青团,要求现任首相兼土团党主席丹斯里慕尤丁解封所有有关KVDT2 工程的内阁文件,让民众可以进一步了解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及让人民知道财政部、经济事务部和总检察署对于此工程的立场和评语,好让人民可以自己做出判断。 陆兆福

陆兆福回应魏家祥:反反复复搬龙门,不如踏踏实实做实事

1)我根据拿督斯里魏家祥博士昨日在脸书回应我前天的文告。 2)一如既往,他喜欢长篇大论反反复复玩弄字眼,因为他的言论站不住脚。 3)在早前,他指控我不曾向内阁报告说交通部委任了第三方独立顾问,而该顾问对于巴生谷双轨火车提升计划第二期工程的估价是低于现有造价。当他的指控受到挑战后,他被迫承认交通部不曾委任Opus Consultants,所有的工作都是自愿性完成的。而且他也承认我已经在2018年9月19日向内阁报告说过该工程其实有更低的估价。 4)在证明了他的指控毫无根据后,他开始“搬龙门”!他说既然我知道有更低的估价,为什么不公开招标? 5)部长先生,你其实是不明白还是假装不明白?我已经一而再,再而三的解释说,国阵政府在2018年4月4日颁布的合约对于当时的希盟政府依然有法律约束力。若合约被取消,那政府将被迫赔偿的。这就是为什么希盟内阁决定继续与Dhaya Maju LTAT签约的主要考量。现任首相和魏家祥现在的几位内阁同僚都是当时希盟政府的内阁成员。 6)现在国盟政府要取消合约,我希望魏家祥可以交代政府需要赔偿多少钱给Dhaya Maju LTAT?武装部队基金局(LTAT)的利益呢?在公司的员工也就是退休武装部队的福利,是否有被维护? 7)我在这里重申民主行动党和希盟政府是支持工程公开招标,我们绝对支持公开招标! 8)虽然魏家祥一直反反复复,可是他不能否定的一个事实就是:巴生谷双轨火车提升计划第二期工程是由当时的交通部长、前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在2018年4月4日以52.6亿令吉直接颁发出去!若没有509换政府,这就是马来西亚人民要承担的代价! 9)魏家祥也以他公共工程师地资格为荣,他可以很专业的评价一个计划的价钱。我对他的专业深信不疑。问题是为什么在2017年他在内阁提呈并通过巴生谷双轨火车提升计划第二期工程时,从不提出他的专业意见?他难道忘记在2014-2018年的时候,他是首相署部长吗?为什么他在纳吉当政的那个年代,宣布的大型基建计划包括东铁计划不争取公开招标?那不是奇上加怪? 10)那么既然他已经改过自新,想要成为公开招标的佼佼者。对此,我想说声好并恭喜他!我将会全力支持交通部长的努力,要确保所有公共交通设施工程和采购包括为马来西亚铁路公司采购新火车厢都以公开招标方式进行,同意吗? 谢谢。 陆兆福

希盟接手多次谈判 重启巴生谷双轨工程节省15%

民主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暨前交通部长陆兆福发表的文告: 今天在国盟财政部长所谓的“揭秘”之下,希盟时代的交通部,被指出批准了4个直接谈判的工程,而该被批准工程所涉及的金额是当中最高。 我只想要透过陈述事实,解释事情来龙去脉让事实胜于雄辩。 列表中所涉及的计划是巴生谷双轨(KVDT)项目第二期的提升工程,该计划价值RM4,475,250,000 。 这项计划是在国阵时期透过直接谈判批准的,而颁发合约信函是在2018年4月4日(国会解散前一天)发出给Dhaya Maju LTAT 私人公司,当时合约总价值为52.6亿令吉! 当希盟执政后,内阁在2018年9月19日决定取消该计划的合约。 当取消合约信函发出后,Dhaya Maju LTAT 私人公司多次向政府求情包括向首相要求政府继续该合约。 因此,我们展开了多次的谈判以减少该合约的价钱。 最后,该公司答应将合约的价钱减少15%。 因此,我代表交通部在2019年7月5号向内阁提呈内阁备忘录,要求内阁在交通部提呈的数个建议中做出决定。 内阁在2019年7月5号决定让Dhaya Maju LTAT 私人公司以更低的价钱也就是44.75亿令吉继续该计划,该决定是取决于以下几个考量: a)颁发合约信函在前朝时期已经发出。若政府步继续该合约,那政府将会面临被起诉的风险,更可能需要赔偿给该公司。 b)在没有影响任何关键性部分的前提下,让整体合约成本节省15%,也就是8亿令吉。 c)Dhaya Maju LTAT 私人公司是一间由Dhaya Maju 和武装部队基金局(LTAT)联营的公司。因此这意味着退休武装部队会受惠于该合约。 d)这间公司正在参与提升巴生谷双轨第一期工程,已经投资在机械器材以完成整个计划。 我相信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接下来就让人民对此做出结论。

跨5州 省215亿 保住自然资产 前交通部长陆兆福:东铁应维持希盟路线

前交通部长陆兆福根据财经媒体The Edge的报导中显示由希盟政府重新谈判的东铁路线将会恢复原来计划的路线,感到无奈与不解。 为此,陆兆福希望以其前交通部长的身份对于此事发表一些看法与解释,同时也希望有关当局在改变希盟政策时,多加考量与斟酌,而不是只为反希盟而反推翻希盟的良政。 为什么希盟政府要改变东铁路线?其中有几个因素被纳入考量中: 1) 原东铁计划的成本是655亿令吉。重新谈判和改变路线后成本被降低至440亿令吉。节省高达215亿令吉!节省下来的钱可以用来进行其他惠民的公共交通基建计划。 2) 新路线可以节省成本是因为避开建造一条全长18公里在蒂蒂旺沙山脉跨越云顶高原到鹅唛的隧道。 3) 新的路线不仅是可以节约成本,它更可以保留即将因建造原隧道被破坏的巴生吉冷结石英山脉。该地区是大自然的资产并且即将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承认的世界遗产。 4) 新路线将会经过5个州也就是吉兰丹、登嘉楼、彭亨、森美兰盒雪兰莪,该路线将会成为这些州内未发展区域的发展基石。 5) 新路线将会直接到达西港码头(全马最繁忙的货柜码头)和经过加厘岛。巴生港务局目前针对未来在加厘岛发展巨型海港的潜力进行可行性研究,而新路线在未来将会帮助该区域的策略性发展。 陆兆福呼吁并希望有更多人站出来,为支持新路线继续实行以表达立场,勿让国盟政府不听民声、一意孤行。  

安华是时候做决定了 陆兆福:给予支持者明确方向

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说,有关“希盟+”五党谈判多时的首相人选议题,行动党呼吁安华是时候做出决定,以给予议员、党员和支持者有明确的方向。 陆兆福也是芙蓉国会议员,他说,“希盟+”即是希盟三党包括公正党、行动党及诚信当,与代表图团的前首相敦马哈迪派土团党,以及沙巴民兴党主席沙菲益,这五党领袖进行内部协商多时后,给予公正党主席安华期限做出决定,但安华周二(16日)并没有做出宣布。 他说,“希盟+”上周二(9日)内部协商,议决两项选择:选择一:安华任相、慕克里兹担任副首相;选择二:马哈迪任相、安华担任副首相,马哈迪须半年后交棒给安华任相,并议决一星期的期限至16日做出决定。  他表示,无论安华想要二选一,或是不想选择,安华都必须做出决定,才能让行动党和希盟持续前行。 “我们(行动党)完全理解安华必须做出艰难的决定,但是,我们需要明确方向。如果安华否决上述两项选择,希望联盟将重新计划下一步。”  他说,由于非官方消息经常引起党员和支持者的猜测及吵架,费时费神,久而久之便让人对政治冷感,甚至对领导层失去信心,行动党也拒绝希盟出现犹豫不决的政治领导问题。”

解决醉酒驾驶 陆兆福提出4项建议

民主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暨前交通部长陸兆福针对我国再发生醉酒驾驶酿死亡车祸的事件, 在脸书发文指出: “ 在我还担任交通部长期间,为解决醉酒驾驶事件,我建议修改1987年陆路交通法令,我的建议如下: 1. 修改法令第44条文:若在酒精或毒品的影响下驾驶致死,肇事者将可能被判处最高20年监禁及最低6年监禁(现有法令刑罚监禁不少过3年和不超过10年) 2.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标准,立法降低驾驶者体内血液酒精含量标准,也就是从80毫克酒精/100毫升血液降低至每50毫克酒精/100毫升血液(或更少)。 3. 对于醉酒及毒品影响底下驾驶者,提高罚款数额及监禁期限,尽管该驾驶者没有涉及任何交通意外。 4. 曾经因酒精和毒品影响下驾驶致死的人,不再适合在公路上驾驶。因此我主张一辈子吊销肇事者驾照。 虽然如此,如果没有严厉和有效的执法,不管多么多么严厉的法律都是无效的。 执法人员需要时刻保持高度的廉洁,在执行公务期间必须要秉持着「毫无畏惧和徇私」(「without fear or favour」)的精神。最好的方法就是执法人员佩戴执法纪录仪 (body camera)。 在酒精或毒品影响下驾驶的司机,必须严惩! 我们的立场非常清晰,所做的一切并不是为了剥夺非回教徒饮酒的权力。我们认为,你在酒精或者毒品的影响之下,并无权利驾驶,因为这行为会危害他人生命。” 

减税务、半年缓冲期,陆兆福:儿童安全座椅政策明年开跑

交通部长陆兆福今天在国会咨询回答环节上宣布,明年1月1日确定实行强制儿童安全座椅政策,但是在考虑家庭负担方面,财政部已经同意降低儿童安全座椅的税务,而这些税务将从10%降低到5%。 此外,他也说明,在明年开跑的这项政策将会实行6个月的缓冲期,在缓冲期期间不会开罚,因此国人不必担心明年初就执法。 他表示,交通部这项决定体现了政府虽然还是依然要强制政策执行,可是在执行的过程中也会展示人性的一面,那就是提供缓冲期让家长有足够的时间去安装儿童安全座椅。 “为了保障孩子的安全,我们必须强制,因为我们了解国人的性格。” 陆兆福这样说道。他也在回答中说明,根据研究,仅有30%的载送儿童汽车有安装儿童安全座椅。而这项税务减免,也可以减低家长的负担,同时也可以顾及儿童在道路上的安全。

安全驾驶享车险额外回扣 陆兆福:明年1月起执行

交通部长陆兆福宣布,从明年1月开始,谨慎驾驶者将在更新汽车保险时享有额外回扣。 他是在出席第60届国家道路安全理事会常年代表大会后公布这项好消息。 他说,为了减低交通意外,陆路交通局计划在明年初落实车险额外回扣制,以奖励行驶记录良好,且在一年内没有违规和接到罚单的车主。 换言之,只要车主在一年内零违规,就可享有额外回扣车险的优惠。 年杪公布机制 根据现有的无索偿回扣(NCD)机制,不曾索偿的车主,可享有最高55%回扣。 一旦明年初落实新的车险回扣机制,一年内没有任何交通罚单及违规行为的车主,将获得“额外回扣”! 至于详细的额外回扣机制,政府将在年杪公布。 陆兆福表示,交通部已经与保险公司就车险额外回扣机制进行了讨论,而有关机制已近乎完成,并将在年杪公布,以便能够在明年初落实。 他说,“落实这项额外回扣措施所需的准备工作,已进入最后阶段,政府将在今年杪公布。” “不过,我们须等候警方及陆路交通局mySIKAP系统的资料,以审核车主的资料,以确保只有在过去一年没有接到罚单的车主,才能从原有的NCD中获得额外回扣。” 双赢局面 陆兆福说落实此额外回扣措施,不但可以降低交通事故,同时也可协助车主获得车险额外回扣,节省花费,甚至可以帮助保险公司避免支付更多交通事故的索赔损失。 他说,“这是双赢的措施,除了打造安全的道路环境,还可教育民众谨慎驾驶,以及培养民众良好的驾驶态度 。” 非对付家长载送 另外,陆兆福指出,交通部将根据陆路交通机构和陆路交通局提供的框架,执行特别条例来监督无牌使用客货车载送学生的服务。 他说,政府将会探讨如何落实相关措施。 不过,陆兆福强调,相关条例仅限于学生客货车,不包括有时载送邻居孩子上学或者是搭顺风车的私人车辆。 交通部的条规是监管无注册的客货车业者,并非是对付驾驶私人轿车载送孩子的父母。

交通部宣布机场税减价!

交通部宣布机场税减价! 即将要出国的乘客们注意咯!交通部长陆兆福正式宣布:机场乘客服务费(俗称机场税)减价了!而且还减了23令吉呢! 内阁经过2019年8月29日的会议后,同意将马来西亚所有机场飞往非东盟地区的国际航班机场税(除了吉隆坡国际机场——KLIA 第一航厦之外)从原本RM73减免到RM50。 而所有于马来西亚飞往东盟地区和国内地区的航班则维持原本的RM35和RM11。 新的全国机场乘客服务费(机场税)价目: 国内航班:RM11 东盟航班:RM35 国际航班:RM50(除了KLIA 1为RM73) 这项新调整的机场税价格将会在2019年10月1日生效。这也意味着,从前朝政府开始于2018年1月1日生效的起价行动,在新政府执政后,在2019年10月1日正式降价! 另外必须要注意的是,对于已购买机票并于10月1日后出发的乘客,均可向相关的航空公司申请退款。 与此同时,政府将继续探索各类型财务模式,例如实施受管制资产基础(Regulated Asset Base, RAB)以及其他融资模式,以不时为机场发展项目提供资金,望能更加完善马来西亚的航空发展。

陆兆福:马来西亚要收回柔南空域管理权!

交通部长陆兆福宣布,大马有意收回新加坡在柔佛州南部的空域权利。 陆兆福今日在国会部长问答环节回答公正党巴西古当国会议员哈山卡林提问时说,政府计划从2019年底开始,到2023年收回对该领域的全面控制权。 政府已在上月28和29日把该决定知会新加坡,并称收回空域掌管权必须分阶段进行,以协调两国的空中交通管制程序。 “分阶段进行是为了协调两国空中航行服务提供单位之间的空中交通控制服务,以确保客机飞行次序、安全和有效性。” 据了解,在国际法下,两国需要就空域课题进行讨论,并要获得国际民用航空组织的批准。陆兆福说,我国会详细地与新加坡讨论收回西马南部领空主权计划,如有必要,也会进一步请示国际民航组织(ICAO)。他指出,基于相关课题关乎我国主权,所以一定极力捍卫,确保柔州子民的福利受到保障。 新加坡是在联合国属下机构国际民用航空组织(ICAO)的委派,并按照吉隆坡——新加坡协议,自1974年以来,柔南领空由新加坡管理。 陆兆福表示,马来西亚也反对新加坡计划增加实里达机场的航班活动,称这会影响柔佛巴西古当和柔佛港口的航运活动,也会威胁大马主权,这是绝对不被允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