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出現“州富民穷”异常现象 张健仁:砂州政府背负太多债务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张健仁于2020年7月24日发出的文告: 砂拉越目前是“州富民穷”,一个富裕的州属,但贫穷的人民。砂拉越政府拥有310亿令吉储备金,冠全马各州,然而,根据大马统计局的最新报告显示,砂拉越排在全国13个州属最多贫穷家庭的第三位。 根据大马统计局于7月10日发表的2019年家庭收入及基本设施调查报告,砂拉越的家庭中位数及平均收入远远低于全国水平。 有关报告显示: 全国家庭每月的平均可支配收入为6764令吉,砂拉越家庭每月的平均可支配收入则只有5218令吉,即与全国水平相差1546令吉; 全国家庭每月的可支配收入中位数为5116令吉,砂拉越家庭每月的可支配收入中位数则只有3994令吉,即与全国水平相差1122令吉。 至于贫穷率方面,砂拉越却比全国数据高。2019年大马处于贫穷线以下的家庭的全国指数是5.6%,砂拉越则是9%。砂拉越也是继沙巴和吉兰丹之后,高居家庭收入低于贫穷线第三位的州属。若以砂拉越在2019年拥有320万人口,以及平均家庭人数3.9人来计算,砂拉越有大约82万户家庭,其中有7万3800户家庭收入低于贫穷线(每月收入少于2208令吉)。 在全国13个州属中,砂拉越政府拥有最多储备金,讽刺的是,砂拉越却有如此多的贫穷家庭,且我们的每月可支配收入中位数只有3994令吉,这根本说不过去。 如果我们以两个拥有最高可支配收入中位数的州属,即雪兰莪(6837令吉)及柔佛(5516令吉)相比较,这两个州属截至2018年12月31日的储备金分别是,雪兰莪21亿令吉,柔佛30亿令吉,这与砂拉越的310亿令吉储备金相比简直是天渊之别,但他们的人民却比砂州人民富裕许多。 这种“州富民穷”的异常现象,只有2种解释: 1.尽管拥有大笔储备金,但砂州政府却背负太多债务,以致无法用储备金为人民带来收入; 2.砂州政府把优先次序搞错了,没把人民利益优先考虑,只为账目好看为考量。 阿邦佐身为首席部长兼财政部长,必须履行职责,严正解决“州富民穷”这种怪异的现象。 再者,阿邦佐近期宣布耗资数十,甚至数百亿令吉的工程,将会把砂拉越310亿令吉的储备金耗尽,包括第二主干大道、沿海大道、5000座电讯塔、氢气巴士、轻快铁或无轨电车(ART),还有兴建机场、开设航空公司,和最新的经营电讯网络公司等建议。 除了建筑领域,上述种种工程或计划根本对本地中小型企业和商家没有显著的助益及影响。也不会改善大部分砂拉越人民的可支配收入中位数。砂州政府应该抛开这些大型计划或工程,着重于如何有效的协助砂拉越的中小型企业和商家。    

疫情肆虐不应让学生外出应考 张健仁促速制定措施替代SPM

目前,面对2020年SPM考生们最大的问题是,教育部是否能够如期在2月22日举行2020年大马教育文凭考试? 否则,2020年大马教育文凭考试又会被展延多少次? 如此无限期的不断展延考试,对学生们的身心,是巨大的压力和折磨。 如果以教育部先前两次宣布展延大马教育文凭考试之前的我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记录来看,要在2月22日如期举行大马教育文凭考试并不安全,也不妥当。 教育部是在2020年6月28日首次宣布把大马教育文凭考试展延至2021年1月6日至2月9日,而在当时宣布这项展延前两个星期(即6月14日至27日),我国每日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如下: 14/6 (8宗), 15/6 (41宗), 16/6 (11宗), 17/6 (10宗), 18/6 (14宗), 19/6 (6宗), 20/6 (21宗), 21/6 (16宗), 22/6 (15宗), 23/6 (3宗), 24/6 (6宗),...

火箭促砂政府履行承诺 为砂拉越人民购买疫苗

砂拉越政府必须言出必行,为全砂人民购买新冠肺炎疫苗。 在过去的1个月,砂拉越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高居全国前3名,且暂未出现下滑的现象。尽管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在疫情管理上实行的标准作业程序,包括隔离令,行管令及边境监管做得远比大马卫生部更为严厉。 然而,那些所谓实行较放松的标准作业程序的州属,其新确诊病例有所减少,但实行严厉标准作业程序的砂拉越的新确诊病例却一再增加,问题出在何处? 自今年2月,阿邦佐和多位部长一再声称砂政府将自行为砂人民购买疫苗,这对全砂人民是一项喜讯。然而,如今已过了近2个月,砂政盟政府却一再开口向联邦政府索求更多的疫苗配额。 到底阿邦佐为全砂人民购买疫苗的说法怎么样了? 砂行动党和砂希盟的立场是,尽早推行疫苗接种计划及达到超过70%人口接种疫苗,我们就可以尽早开放及恢复经济活动,包括本地商业领域,商务旅行,旅游及投资流入。 对此,我们呼吁砂政府履行承诺,为砂拉越人民购买疫苗。 虽然我们不是执政党,我们还是会竭尽所能给予协助,鼓励及协助更多民众注册接种疫苗。 今天,行动党哥打圣淘沙服务团队也在7哩巴刹开设柜台,协助民众,特别是乐龄人士注册接种疫苗,我们接获民众的热烈响应。砂行动党将会积极在全砂各地帮助民众注册接种疫苗。 11-4-2021 张健仁 砂希盟主席 砂行动党主席

砂州发展开支拨款减6.5% 张健仁:财案打脸砂政盟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张健仁于2020年11月7日发表文告: 2021年财政预算案明显是打脸砂政盟(GPS),突显出砂政盟引以为傲的“造王者”角色根本就是“造错王”,所托非人。 在2020年,砂拉越所获得可局限于特定州属的发展开支拨款,占全国发展开支总拨款的7.8%,但2021年却下滑至6.5%。 2020年,全国发展开支总拨款是560亿令吉,其中,可局限于特定州属的发展开支拨款,砂拉越就获得了44亿令吉,沙巴则有52亿令吉。 因此,砂拉越所获得的发展开支拨款,占全国发展开支总拨款的7.8%。 而在2021年财政预算案,全国发展开支总拨款为690亿令吉,其中,砂拉越却只获得45亿令吉,沙巴则是51亿令吉。因此,明年,砂拉越所获得的发展开支拨款,只占了全国发展开支总拨款的6.5%。 全国的发展开支总拨款增加130亿令吉,即从2020年的560亿令吉增至2021年的690亿令吉。尽管如此,砂拉越所获得的发展开支拨款,却只增加了区区1亿令吉。这也表示,砂拉越获得的发展开支拨款从希盟时代的7.8%,减少到如今国盟时代的6.5%。 由此看来,砂政盟所谓的“造王者”角色也不过如此,虽然支持了巫统和伊斯兰党执政联邦,立了大功,但却在2021年财政预算案中被打脸,砂拉越还是被以慕尤丁和巫伊主导的联邦政府边缘化。 而砂政盟领袖对国盟政府在2021年财政预算案如此的薄待砂拉越的“双面人”反应更是令人反感。 去年,希盟政府《2020年财政预算案》中,砂拉越在全国发展开支总拨款中获得7.8%的发展开支拨款,砂政盟领袖纷纷开炮抨击。而今年,《2021年财政预算案》砂拉越得到更少,国盟政府只拨出区区6.5%的发展开支拨款给砂拉越,砂政盟领袖却欣然接受,阿邦佐甚至表示满意及声声感谢联邦政府。 张健仁

张健仁促联邦政府关注砂民情 增加发展拨款及保障宗教自由

*实旦宾区国会议员张健仁于2021年9月21日在国会下议院参与国家元首施政御词辩论* 上周,希盟与联邦政府签署“转型与政治稳定”谅解备忘录,而在刚过去的9月16日,我们也庆祝马来西亚日58周年纪念。 我的同僚们在参与辩论时都已提及“转型与政治稳定”谅解备忘录的其他条款以及国家经济复苏计划,而我只有12分钟的辩论时间,因此,我此次的辩论将着重于谅解备忘录的第5项,即1963年马来西亚建国契约(MA63)的事项与执行。 马来西亚组成58年后,原本我们应该是期待一个更加团结的国家,东西马两地人民共享繁荣,大家一致为国家的建设而努力。然而,遗憾的是,情况并非如此。 马来西亚不仅出现越来越多的种族分歧,归功于巫统和伊斯兰党多年来不断的炒作和煽动种族及宗教课题。 如今,就连东马和西马之间也存有越来越大的分歧,许多砂拉越人更纷纷提出争取砂拉越独立,脱离马来西亚的说法。

阿邦佐考虑砂州今年选举 张健仁:言论非常不负责任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张健仁于2020年10月4日发出的文告: 阿邦佐不应该考虑在未来6个月内解散砂州议会。 沙巴选举的教训依然历历在目。阿邦佐考虑并建议在今年解散砂州议会及举行州选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因此,阿邦佐在这个时候发表“我们随时会进行州选”的言论令人难以置信,尤其是在沙巴选举后出现疫情加剧的情况。 我国的新冠肺炎疫情在沙巴选举前受到良好控制。然而,过去3天,我国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高达三位数,即星期四260宗、星期五287宗及星期六317宗。 沙巴选举是无法避免的,因为慕沙阿曼企图推翻民兴党政府。至于砂拉越,本届砂州议会的任期是在2021年6月才届满,且没有任何人试图通过“后门方式”推翻砂政盟(GPS)政府。现任砂州政府的任期还有9个多月才会届满。 因此,没有必要仓促举行砂州选举。 尤其是在我国正进入第三波的新冠肺炎疫情中,现在举行州选将会让数以千计的工作人员以及百万砂拉越人民暴露在感染肺炎的风险之中。现在的非常时期应该减少聚会、会议或是非必要且与人接触的公务。而现在解散砂州议会并举行选举根本是大相径庭。 在复原式行管令期间举行州选肯定对执政党有利。但是,为了广大人民和公务员的利益着想,任何理智的政府都不会在这个时候仓促举行选举。 因此,我促请阿邦佐放弃要在未来6个月内举行砂州选举的想法。 张健仁

成功争取石油开采权? 阿邦佐雷声大雨点小

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揶揄砂州首长阿邦佐有关“成功争取开采石油权“的宣布,实质上是“雷声大,雨点小”,对了解砂州石油业者而言,根本就是大失所望。 张健仁指出,阿邦佐的宣布并没有改变砂州仍然只享有区区5%的石油和天然气开采税,其余的石油和天然气的收入,仍归联邦政府和国油公司所拥有。 “更何况,基于《1976年石油发展法令》的条文,全马来西亚(包括砂拉越)的天然气和石油的最终控制权和拥有权,是属于联邦政府和国油公司。” 张健仁列出以下两条《1976年石油发展法令》赋予国油公司石油和天然气拥有权和控制权的条文,即: “ 2.(1) 在马来西亚境内或境外勘探,开采,赢取和获取石油的全部所有权和独家权利,权力,自由和特权归属于根据1965年公司法注册成立的公司或根据有关成立公司的法律。 6.(1) 尽管有任何其他法令的规定,除国油公司(PETRONAS)以外,任何人不得从事石油加工或精炼石油或石油化工产品的业务,除非有关业务获得首相的批准。” 张健仁说,法令条文所指的公司就是国油公司(PETRONAS)。 因此,若联邦政府没有修改《1976年石油发展法令》相关条文,砂石油公司(PETROS)顶多也只是国油公司(PETRONAS)的承包商,无法和国油公司平起平坐。 而且,在现有联邦法令下,任何砂州议会所通过有关石油天然气开采的法令条文也将被视为多余即无效的。 他也指出,除了《1976年石油发展法令》之外,另一个法令的存在,即,《2012年领土海域法令》,也大大的约束了砂州政府对石油天然气的权限。 因为,在这个法令下砂州的领土只局限于沿海3海里的海域,3海里以外的海域是属于联邦政府的。 “所有对于砂州石油天然气行业略有认知的人士都知道,在砂州3海里海域内,几乎已没有什么原油可取了,绝对多数的油田都是在砂州3海里以外的海域。” “简而言之,阿邦佐昨晚有关‘石油开采权’的宣布,又是砂国阵的另一欺骗砂州人民的伎俩,制造一个假象误导砂州人民以为真的有‘权力下放’,但实际却是,石油和天然气的真正得利者和控制者还是在联邦政府的手中。” 张健仁表示,国阵政府已骗了砂州人民55年了,如今又企图利用‘权力下放’的假象来再欺骗砂州人民多50年。 他表示遗憾,如今已是21世纪,又是知讯时代了,国阵还在用他们过去的“愚民”策略来欺骗人民以期赢取大选。 也是砂拉越希望联盟(希盟)主席的张健仁指出,有别于砂国阵的‘愚民’伎俩,希盟在其‘新政’中就直截了当的承诺给砂州人民,只要希盟在第14届国选中执政联邦政府,它将归还砂州20%的石油天然气开采税。 因此,砂州人民若要真正的享有来自砂州原油的收入,就非换政府不成。

纳吉涉及1MDB案被高庭定罪 张健仁感谢人民509投票换政府

砂行动党主席/实旦宾区国会议员张健仁于2020年7月29日发布的媒体文告:再一次证明了,2018年5月9日人民崛起促成换政府所投出的一票并没有白费。 昨天,高庭裁决纳吉滥权、洗黑钱、失信等7项控状全部罪名成立,被判入狱12年和罚款2亿1000万令吉。这是纳吉涉及一马发展公司 (1MDB)多个案件中的第一个判决。 如果2018年没有换政府,这一切不可能发生。 过去数周以来,希盟政府在针对一马发展公司丑闻所作出的种种努力产生了以下成果: 1. 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提议就一马发展公司案赔偿39亿美元寻求和解; 2. 法庭谕令纳吉偿还所拖欠的16亿9000万令吉所得税; 3. 纳吉昨天被高庭定罪 如果2018年没有换政府,这一切都不可能发生。国家不仅会损失数十亿令吉,我们还会继续被贪污腐败,臭名远播至国际社会,涉及洗黑钱勾当的盗贼首相所领导,大肆消耗国家财富。 对此,我再次衷心感谢人民在2018年投下改变的一票。如今,你们的那一票值回票价,当然还有希盟执政22个月里所作出的各项努力与改革。 我也要感谢及祝贺负责此案调查与检控工作的团队。

砂民主行动党暂停活动 张健仁:齐心协力抗疫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张健仁于2020年10月7日发出的文告: 鉴于我国新冠肺炎(Covid-19)确诊病例攀升且出现第三波疫情,砂民主行动党将从10月9日至10月18日,暂停所有与人接触的政治活动。 所有在公众场所的走访活动、公开演说及聚会(无论规模大小)将会全部暂停,直到10月18日,有待卫生部和砂灾难管理委员会根据疫情的最新进展和情况所发布的新指示。 无论如何,民众若有需要寻求我们的服务、协助或反映问题,还是可以亲临或联络我们各区的服务中心及国州议员,或是他们的助理。我们的服务中心将如常开放,国州议员及助理也将继续为民服务。 希望通过我们的一点绵力,能够有助于拉平疫情曲线,从而减轻医护及前线人员对抗疫情的重担与辛劳。 我们也衷心感谢奋力抗疫的前线人员的无私奉献与牺牲。让我们齐心协力,一起走过疫情。 张健仁

国阵没批1.5亿古晋治水计划 人联党却把纳吉空口承诺当真

国阵执政时期,根本没批过什么1亿5000万令吉的古晋治水计划,那所谓1亿5000万令吉的治水拨款只不过是纳吉的空头支票,却从没经由财政预算案批准的。可怜人联党石角支部却把纳吉的空口承诺当真。 人联党还歪曲我于2018年9月2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所说的话,企图证实他们的一派胡言。事实是,我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所说的是,古晋治水计划的拨款,国阵政府根本就没有在财政预算案中批出所谓的1亿5000万令吉的拨款。 希盟是于2018年5月才执政。2018年的财政拨款是国阵时期于2017年12月所批的。在我做出该新闻发布会之后,旺朱乃迪也无法出示任何2018年财政预算案有批关于古晋治水计划的证据证明确实有该项拨款。既然财政预算案里根本没批过这项拨款,“希盟撤消这计划”的指责根本就是人联党的无中生有。 反之,砂拉越水利灌溉局则于2019年10月份与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的交流会上表示,由当时联邦政府所拨款资付1亿5000万令吉的砂拉越河治水计划,将于2019年12月完成招标和委任承包商。 详细的流程细节,包括征地及调查则将于2020年完成,接着,2021年将开始施工。这证明,希盟执政时期,治理古晋区水灾问题一直都是我们所关注并积极处理的事项之一,即便是它涉及州政府权限。 水利灌溉局,城市发展计划,城市排水系统设计,这一切都是州政府的权限和职责。过去57年,砂国阵和今天的砂政盟从无间断都是砂州政府。 城市的排水系统应该是越做越好。如今却搞到古晋市却每逢数小时豪雨则成灾的情况。人联党石角支部不自我检讨,却胡乱怪罪只执政联邦政府22个月的希盟政府。更何况,这些工作还是属州政府权限。57年国阵/砂政盟做不好的东西,却怪罪只执政22个月的希盟。这未免太也说不过去吧。 更甚的是,人联党所委任的地方领袖还怪罪上天下雨。若是连绵数日下豪雨而导致水灾,这是天灾,不关任何人的失责。 但若只下了数小时豪雨而导致水灾,这是人祸,是因排水沟渠系统不完善所导致。 当然,水灾发生,救济和帮助灾黎是重要的,行动党也会义不容辞的协助。但,若执政者能做好其职责所在的工作避免水患发生,这才是真正称职的政府。 因此,我希望,沈桂贤即身为部长,而又是管地方政府的部门,就应好好在其职,谋其政,切莫沉迷搞个人宣传,而耽误其部长职的正事。 21-2-2021 张健仁 实丹宾区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