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油仍变卖砂天然气 阿邦佐遭打脸

正当砂国阵还在自吹自擂声称已得到砂州石油天然气的100% 管制权,国油却仍旧自行变卖砂州的天然气田给第三者,为阿邦佐“打脸”。 民主行动党砂州主席兼希盟砂州主席张健仁透露,在一项今年4月11日的官方新闻发布中,Sapura 能源公司公布,该公司已得到PETRONAS(国油)的同意开发坐落在砂州领域编号SK408的天然气田。 该份新闻发布 https://www.nst.com.my/…/sapura-energy-develop-sk408-gas-fi… 的部份报导如下: “ Kuala Lumpur: Sapura Exploration and Production (Sarawak) Inc (Sapura E&P), a wholly-owned subsidiary of Sapura Energy Bhd, will develop the SK408...

砂15亿修缮180所学校 张健仁:根本是天价!

砂拉越残旧学校的修缮及提升工程进度过于缓慢,价格更是高得离谱。 今早我在国会下议院会议上询问教育部长: “砂拉越在2019年、2020年及2021年获得修缮和提升的残旧学校数量,这些工程的进展和经费,以及从中受惠的学生人数。” 根据教育部副部长的答复,从2019年至2021年,约有180所残旧学校进行修缮及提升工程,预计耗资15亿令吉。在这180项工程中,一些工程已完成,大部分的工程仍在进行中。 15亿令吉这笔残旧学校的修缮和提升工程的经费,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数字,平均每所残旧学校的修缮和提升工程需800万令吉!根本就是天价。 ...

吁民众警惕银行户口诈骗 张健仁促国行追查犯案者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张健仁于2020年10月25日发出的文告: 我呼吁民众提高警惕,不要掉入不法之徒进行银行户口诈骗的陷阱,沦为受害者,我也敦促国家银行能够更积极的追查及揪出真正幕后的犯案者。 今天,一位银行户口遭诈骗的受害者向我寻求协助。 他于2019年12月在脸书看到一则贷款广告,便申请一项小型贷款。他作出申请时也把自己的银行户口资料及提款卡资料透露给放贷者。 然而,受害者始终没有获得该项贷款,反之,他却发现其银行户口出现多项进账及转账记录。他觉得事有蹊跷即通知银行取消其提款卡。之后,银行方面也关闭了他的户口。 虽然有关受害者并没有损失太多金钱,不过,如今他却已被国家银行列入黑名单,造成极大的不便。 有关这位受害者的个案,我将协助他与有关银行及国家银行磋商,协助把他的名字在国家银行的黑名单中剔除。 过去数个月来,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经济衰退,银行及网络诈骗案层出不穷。对此,我希望民众提高警惕,小心那些通过电话,电邮及Whatsapp信息传送的诈骗手法。 为避免成为下一位受害者,希望民众不要向任何人透露自己的个人或银行户口资料(如银行,户口号码,密码等)。基本上,只要不透露个人资料、银行户口资料及密码给对方,这些要进行银行户口诈骗的骗子将无从下手。 另一方面,国家银行也应该更主动积极的找出诈骗案的幕后黑手,而不是“双重惩罚”那些无辜的受害者,即已被骗子诈骗,国家银行还把他们列入黑名单,对他们造成诸多不便,而且,这些黑名单通常都会维持长达数个月甚至是数年。 张健仁

张健仁赴布城会晤副财长 为10银行诈骗案受害者追讨失款及呈防盗献议

行动党实旦宾区国会议员张健仁今日在布城礼貌拜会财政部副部长沈志强,呈上其手头上10名银行诈骗案受害者遭银行拒绝赔偿的案例,以期在副部长的协助下能将受害者的失款追讨回来。 张健仁表示,在拜会中,他向沈志强陈述,最近,他在报章上欣喜地看到,在沈志强的积极努力下,当局成功为一位退休人员追讨回被骗取的失款,可喜可贺。(参阅:https://www.astroawani.com/berita-malaysia/pembantu-rumah-godam-akaun-bank-majikan-curi-wang-rm50000-400899) 因此,他今日满怀着极大的期望,将手上尚未解决的10名银行诈骗案受害者案例呈给沈氏,希望后者能极力协助,为受害者讨回公道,取回被盗走的失款。 张健仁说,这10个案例中,当中涉及未经授权的转账和未经授权的信用卡交易,他们的大量存款实际上是从银行账户或信用卡中被“偷走”了。所有受害者已就各自的诈骗案向警方做出投报,但迄今为止,没有人收到警方的任何反馈,也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他们也据理力争,向银行提出理赔,但银行拒绝了他们所有的索赔。

砂政盟称没加入国盟 张健仁:玩弄双面人政治

砂政盟(GPS)一直在与国民联盟(PN)结盟的课题上玩弄双面人的政治伎俩。 在联邦方面,砂政盟的联邦部长宣称他们已经与国盟一起。另一边厢,在砂州方面,其州部长却表明砂政盟并没有加入国盟。 这种玩弄双面人政治伎俩的原因显而易见。砂政盟那些身在联邦内阁中的联邦部长别无选择,他们只能跟着国盟的框架与政策走,而砂政盟的州部长及州议员则必须安抚砂拉越人的情绪,因为砂拉越人厌恶任何与极端的伊斯兰党和贪污腐败的巫统合作的人。 事实是,作为联邦内阁成员,砂政盟无论有无正式加盟,都已经是国盟的一份子,与巫统和伊斯兰党一起制定国家政策和法律。砂政盟绝对无法与巫统和伊斯兰党的联盟切割和撇清关系。 砂政盟与巫统和伊斯兰党结盟的其中一个后果,就在日前对砂拉越人民实行的从西马返回砂拉越必须向联邦警方申请准证一事表露无疑。3天前,砂拉越政府规定,凡是从西马返回砂拉越的砂拉越人民,必须在西马前往临近的警署申请准证,才可上网向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申请返砂准证。 只有你获得警方的准证,就理所当然可以得到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的批准。如果你没有警方的准证,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就不会批准你的返砂申请。这也表示,警方掌握着砂拉越人民是否能够返回砂拉越的决定因素。 砂拉越人民想要返回家乡砂拉越必须先获得西马警方的批准,这还是头一遭。为什么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不能自行决定一位砂拉越人是否可以返回砂拉越?砂州政府为什么要把允许砂拉越人返回砂拉越的决定权让给属于联邦政府的大马皇家警察?切记,在多数情况下,这种斟酌权将由西马警察执行。 巫统伊党主导联盟 这是巫统和伊斯兰党主导整个联盟,并控制砂政盟的明显迹象。 砂政盟只加入国盟政府不到3个月,砂拉越人民返回砂拉越的基本权益就已经被砂政盟政府出卖了。 砂政盟加入巫伊政府的另一个明显后果是,尽管砂州政府赢了对国油公司的诉讼案,然而却在征收石油产品销售税方面作出妥协和折扣。尽管法庭已裁定砂拉越有权征收石油产品销售税,与其取回38亿令吉的石油产品销售税,砂州政府最终同意只拿回20亿令吉。 如今砂政盟身在联邦内阁中,国阵时期剥削砂拉越权益的历史将会继续重演。而这一次情况会更糟,因为伊斯兰党也是政府之一,他们将会在许多联邦政府政策和法律中加入其极端主义的思想意识。 上述2个对砂拉越权益不利的情况在国盟成立的这么短时间内就表露出来。因此,显而易见的是,砂政盟不能也不会为了捍卫砂拉越的权益,而悖逆其巫伊老大的意思。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23-5-2020

“禁酒”才是真议程 砂政盟应看清伊党极端宗教主义

“遏止酒后驾驶”只是藉口,“禁酒”才是真议程。砂政盟(GPS)应看清其内阁盟友伊斯兰党极端宗教主义的议程,别继续与其狼狈为奸,典当马来西亚和砂州人民的多元文化和多元宗教的社会系统和结构。 伊斯兰党已经原形毕露,提出“政府立即暂停所有生产及销售酒精饮料,直至政府有新措施来防止酒后驾驶”的建议。禁止销售酒精饮料一直是伊斯兰党极端份子的议程之一。因此,遏止“酒后驾驶”的说法只不过是伊斯兰党用来推行其极端主义议程的藉口而已。 在展现极端宗教主义方面,巫统似乎也不愿落于伊斯兰党之后,在伊斯兰党提出禁酒建议隔日,巫统也要求联邦政府通过联邦法令,管制酒精饮料(即便这是属于州政府的权限)。换言之,伊斯兰党的建议侵犯我们的生活方式和社会规范,而巫统的建议则是侵犯州属的权益。 事实上,国盟(PN)政府成立不到3个月,这已经是第二次挑起及针对酒精饮料课题。 第一次是在实行行管令初期。当时饮食供应商获准有条件的运作,Heineken的工厂也获准有条件的生产。然而,就在巫统和伊斯兰党提出反对后,他们的准证随即被撤销。这家啤酒厂的运作理应是由国内贸易及消费事务部管辖。尽管贸消部长是来自砂政盟,然而,面对其巫统和伊斯兰党内阁同僚的要求,他还是妥协了。 现在,砂政盟和所有砂拉越人民应该清楚看到: 1. 国盟政府的议程是由巫统和伊斯兰党决定; 2. 巫统和伊斯兰党的极端份子并不尊重或考虑到其他人民的宗教和文化,而且,他们还会捉紧任何机会要把他们的生活方式强加于其他人的身上; 3. 虽然砂政盟与巫统和伊斯兰党同组联邦内阁,但是砂政盟的部长根本无力阻止巫统和伊斯兰党的议程。为了保住官位,这些砂政盟的部长只能随着巫统和伊斯兰党的议程起舞; 4. 禁酒的建议只不过是一个开始,随着联邦政府的议程由巫统和伊斯兰党决定,将来会有越来越多包含着伊斯兰党思想意识的政策出现及被实行,而砂拉越将无法幸免。 毫无疑问,巫统和伊斯兰党能够组成联邦政府是基于砂政盟的支持。不管砂政盟承认加入国盟与否,砂政盟已经是内阁的一份子,也是联邦政府的成员党之一。砂拉越人民并不会愚昧到会相信砂政盟没有与巫统和伊斯兰党正式结盟,因而砂政盟不用对巫统和伊斯兰党的内阁决定负起责任。 28-05-2020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对于浮罗岸选民和支持者 张健仁代表行动党道歉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张健仁于2020年8月1日发出的文告: 对于黄庆伟拒绝收回退党的决定,我对此感到极度失望。 一直以来,我给予他极大的信任,而党也给他机会在2011年及2016年州选代表党披甲上阵浮罗岸,这个被视为行动党白区的选区。再者,当他提出要在来届州选再次留守浮罗岸选区时,党也没有任何异议。 他的突然退党,不仅令党内外许多人感到失望,对党更是造成极大伤害,因为他选择在州选已近在眉梢这个关键时期退党,更甚的是,他还采用了人联党一直以来攻击行动党的论述来攻击行动党,试图合理化其退党之举。 尽管党和我一直都信任着他,但他却以这种“不寻常”的方式来感谢党多年来给予的机会和栽培。作为他的前导师和砂行动党主席,我深感自己对他的信任遭到背叛。 对于浮罗岸的选民和行动党支持者,我谨代表行动党向大家说声抱歉,让黄庆伟在浮罗岸区代表行动党,是我们信错人了,更是所托非人。在此我向选民及支持者保证,这一次的挫折不会阻止行动党继续前进,我们会坚守党的原则,继续为捍卫人民的权益而奋斗。

SPM考试延迟不如取消 张健仁建议采学校评估

教育部应该取消举行2020年大马教育文凭(SPM)考试,而根据教师对学生过去的学校及模拟考试成绩或学生长年课业表现的评估,来颁发大马教育文凭给学生。 原本应该于2020年11月举行的大马教育文凭考试,因新冠肺炎肆虐,而被展延至今年2月尾。 但近期我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高居不下,政府亦决定延长复原式行管令至3月31日,由此看来,大马教育文凭考试在今年首季举行并不安全。 事实上,现在的疫情比去年原定举行大马教育文凭考试之时更为严重。如今,大马每天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连续几个星期达到四位数之多。 由此可见,在今年首季举行大马教育文凭考试将更不恰当。 对于受影响的考生们,随着教育部宣布将大马教育文凭考试展延至今年首季举行,他们则被逼需一段长时间的等待及承受沉重的考试压力。这样漫长的等待绝对会对学生身心带来压力,若再展延则也将延误他们继续升学。 对此,我今日通过传真致函给教育部长,呼吁教育部长取消举行2020年度的大马教育文凭考试,并采用学校的评估系统来颁发大马教育文凭给学生。 我希望教育部能够为学生们着想,尽速作出适当的决定,让学生们无需继续承受及面对漫长,充满未知数及压力的等待。 4-1-2021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管制权当拥有权 阿邦佐误导砂人民

“管制权”和“拥有权”根本就是两码子的事,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张健仁奉劝砂拉越首长阿邦佐别把冯京当马凉,误导砂州人民。 砂州希望联盟主席张健仁指出,过去两周阿邦佐所谓的重大宣布,根本就非什么大宣布,也非争取到什么砂州自主权。 阿邦佐所谓的“石油管制权”,只是在现有的法令之外,加多一层由砂州政府所成立的管理机构,制定一些额外的条文。 但,国油公司(PETRONAS)及首相署还是最大最终的决策者。 阿邦佐在过去两个星期针对此项宣布不断的吹嘘,但都没有提到“拥有权”这3个字,原因就在于,砂州根本就没有得到什么额外的权力,最为显著的证据就是,砂州还是只得到区区的5%石油开采税。 针对阿邦佐所谓的“管制权”,张健仁以一间公司为比喻。 公司资产的拥有者是公司的股东,管理层就是执行董事和一些其属下的经理。 砂拉越的石油和天然气的拥有者是国油公司(PETRONAS)因为《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将所有马来西亚岸内岸外的石油和天然气,都赋予国油公司(PETRONAS)。 执行董事就是首相。 首相请了许多经理来打理国油公司的操作,这些经理就是PETRONAS的董事和执行董事。 如今,首相再请多一位经理来管理,那位新的经理就是砂州政府。 “这也是为何阿邦佐口口声声一直强调,‘首相已经答应了’。 其意思就是,砂州政府如今已被首相聘雇为管理在砂州境内所开采石油的其中一个区域经理。 你来帮忙联邦政府做工管理,你将得到一些薪水(也就是所谓的执照费),但最终你还是只得到5%开采税。” 至于阿邦佐所谓的将制定一些新条例,张健仁表示,其实,石油和天然气业目前已拥有的管制条例已是非常全面的了,这些管制条例也是全球通用承认的。 砂州政府也不能随意的增加什么额外的新法令,顶多也只是增多一些管制承包商的条例。 阿邦佐和砂国阵之为何拿这所谓的“管制权”来炫耀,最大的原因就是,在阿德南时代,砂州议会通过一项动议,要提高砂州5%的石油天然气开采税至20%。 但是,经过3年,仍无成果,无法向砂州人民交代,因此就提出这项“管制权”来鱼目混珠,把鱼的眼睛当珍珠一般的,把“石油管制权”当“石油拥有权”的来误导砂州人民。

砂沙医药教育权修宪动议 遭联邦政府及国会否定

联邦政府及国会否决我提出修改联邦宪法条文,争取下放医药和教育的权力给砂拉越和沙巴的动议。 联邦宪法修正法案将在明日(12月14日)在国会二读,根据 1963 年联邦宪法,将“马来西亚联邦”的定义恢复到原来的版本。 对此,我与亚庇区国会议员陈泓缣以及斗亚兰区国会议员Madius Tangau向国会下议院议长提呈动议,建议在此次的修宪法案中增加修改联邦宪法第九附件的IIIA列表,将医药和教育事务的权力下放给沙砂政府。 我们提议的修宪案是将医药和教育的权力下放给砂沙政府,以便州政府也可以就医药和教育事务进行立法。 这也是砂沙人民一直以来的期望,即,医药和教育自主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