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里程碑 民主行动党成立布城新支部

民主行动党成立布城新支部,10名来自布城新支部的代表今天(8月2日)在民主行动党吉隆坡总部呈交入党表格及交流讨论支部发展,出席见证者包括民主行动党全国主席暨蕉赖区国会议员陈国伟、全国财政暨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方贵伦、甲洞区国会议员林立迎、全国组织局秘书伍薪荣、全国组织秘书特别助理赵子路。 民主行动党全国主席暨蕉赖区国会议员陈国伟表示欢迎他们加入民主行动党。民主行动党自1966年诞生,捍卫多元文化及多元族群原则,追求公平公义的核心价值。 陈国伟说:“在布城行政区成立新支部对于行动党是非常重要的里程碑。在以公务员为主的行政区布城成立支部意义非凡,这是布城的第一个支部,也代表民主行动党在全国13州及三个直辖区包括联邦直辖区、纳闽和布城皆成立了支部。” “根据党章,成立一个支部需要50人,而布城支部已经招收超过50名党员。随后组织部会将把申请表格呈交注册局,程序大概需要60天左右。” 布城支部代表诺沙末(Datuk S Mohd NOR S.Samad)表示,在以公务员为主的行政区布城成立支部,可以协助改变马来人对于行动党的看法和思维。 “我们将与总部合作,以扩大支部发展及招收更多的党员。” 林立迎建议布城新支部的第一个活动可以配合8月份举办国庆日活动。

海底隧道计划遭扭曲 槟火箭 5事实反驳

槟州民主行动党 于2020年7月1日发表媒体文告: 敌对党 扭曲炒作5个海底隧道课题的事实,以作为攻击槟州民主行动党领袖和希盟州政府的政治武器。 事实1 该海底隧道项目已根据槟州希盟政府以效率,问责和透明(CAT)的政策通过公开招标並实施。 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推荐透过公开招标来防止贪腐行为。 事实2 自2017年以来,反贪会已对该案件展开调查,但迄今为止尚未发现任何违法事项。 反而在经过仔细调查后,反贪会在2018年11月向涉案的Construction Zenith Construction(CZC)公司发出公函,指调查已经完成并且不会提起诉讼。 新闻来源: https://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19/04/18/firm-in-penang-undersea-tunnel-project-cleared-by-macc/ 事实3 2019年3月,亲国阵博主拉惹柏特拉(Raja Petra Kamaruddin)以该隧道工程的假文件发表诽谤言论。 反贪会当时也针对此事报警。 新闻来源: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466258 事实4 2020年2月28日,针对拉惹柏特拉的诽谤案中,高庭裁决林冠英胜诉,而拉惹柏特拉当时不敢出庭。 新闻来源: https://www.sinarharian.com.my/article/71873/BERITA/Mahkamah/Isu-terowong-Guan-Eng-menang-saman-Raja-Petra 事实5 海底隧道工程是发展槟州的开发项目,特别是对威北地区而言。通过该工程,威北将如同威中及威南般连接到槟岛。 槟州民主行动党

教育部新政大作战!

509 后, 教育部也循序渐进地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其中包括: 督学乃旧产物,新政就大整肃 教育部成功解决存留已久的督学课题,重组行政架构清楚列明华文科督学和华小督学的职务和职衔,即是重组后统一称为“助理总监”(Penolong Pengarah) 而非“督学”(Penyelia) 。重组后华小和泰小的督学职位列在小学组 (Unit Sekolah Rendah) ,而非国阵时代的特殊学校组 (Unit Sekolah Khas)。换句话说,以前的华小督学职位是属于国阵政策底下的畸形产物,如今新政府将之纳入体系之内,更加便于管理,更是给华文教育官方肯定的地位。 华小持续增建,母语还有明天  教育部正在积极处理华小增建及搬迁计划,也获得财政部批准一笔2000万拨款作为今年华小增建和搬迁用途。教育部不仅继续推行前朝所规划的“10+6”,另外还有增迁10间华小,所以正确来说是 “10+6+10”。 教育部陆续和10所新华小发展商和6所搬迁华小董家教接洽,以商议增建和搬迁计划,以及跟进其他10所已获得搬迁准证的迁校问题,包括森美兰乌鲁干中小学和雪兰莪福隆港小学计划将在2020年开课。另外,教育部也将继续跟进第11大马计划下获得批准的发展项目和招标工作。 打通华教经济,拨款不再儿戏 希盟政府就是不一样,2018年财政预算案公布的华小5000万拨款将在今年发放,不会像前朝政府般一再拖延。此外,令人振奋的是教育部再加码2018年财政预算案被忽略的国民型中学(华中),额外获得1500万拨款。 教师调派加紧,教育不再担心 教育部努力解决新老师调派问题,于2018年9月24日已会见相关部门召开师资调派会议,而获得的调派进展是苏丹依德利斯师范大学(UPSI)毕业生在2018年10月2日获知调派结果,2018年10月22日调派生效。师范学院(IPGM)毕业生将在2018年10月29日至2018年11月9日进行面试,以在年底完成调派。正确、果断的期限制定,让新老师们不需要再提心吊胆、惶惶终日的无尽等待,教育部大派定心丸! 教育不分国籍,人人都可学习 教育部为无国籍儿童捎来好消息,教育部简化无国籍儿童的入学程序,只需要报生纸或领养证明文件,即可报读政府学校。只要无国籍儿童的父母其中一位是大马公民,或养父母持领养证书即可入学。教育部有教无类,受教育是基本人权,让这些孩童入学更是让许多在苦苦等待申请国籍的家庭放下一颗心头大石。 有教无类为先,因材施教不偏 教育部致力拉近特殊儿童与同龄普通儿童的教育距离,提升特殊儿童的教育素质以及策划在2025年让75%的特殊儿童接受融合教育的目标。教育部计划把特殊教育的课本翻译成华文以及泰米尔文版本,让华印特殊学生可以通过母语更有效地进行学习。特殊孩童就应该提供他们特殊教育,而不是放弃这些小孩,以人为本出发就是教育部的核心目标。 修订历史课纲,全民创造新观 教育部召开会议讨论十大华团发布的修订历史课纲问题,出席者包括课程司历史小组、教育部历史学家顾问团、华理会和其历史学家顾问。而教育部历史学家顾问团将在下次“历史课纲会议”讨论由十大华团所呈上的修订课纲内容。正视历史,还原真相是一个负责任政府的关键任务。 面对其他挑战,不能松懈为上  a. 教育部已经和全国教师专业教学职工工会对话,减少教师行政工作负担,以让教师可以专注教学。教育部努力让教师回归教学初衷和教学育人的本分,减少不必要的繁文缛节行政工作以不影响教学的品质 b....

废消费税,解民困! SST取代GST

消费税是压迫中低收入群体的税制,自马来西亚在2015年4月1日正式实行消费税后,国内经济弱势群体也被迫缴税,直接导致所有人民的生活压力节节上升。 前朝政府国阵凭着这套税制在市场上大肆征收了民间与市场中的资金,却没有将之妥善利用。在前首相兼前财政部长纳吉管理不当、集权于一身的经济规划下,消费税不仅直接促成坊间百物腾贵,更对马来西亚的经济与一般小市民的生活造成了极大的破坏。 希望联盟成员党之一的民主行动党,早在国阵首次动意提出要实行消费税时,就屡次提出警告,无奈前朝国阵政府无视在野党善意的建议与批评,一意孤行的实行消费税,加上诸多国阵领袖的弊案缠身,终于让这个执政长达61年的老牌联盟激怒民怨,在第14届大选中丢失政权。 23天内说到做到 希望联盟政府上台执政后,理所当然地将竞选宣言中百日新政第一条“废除消费税”视为要务,着手进行准备。因此,财政部长林冠英在执政第7天就已经宣布,将在6月1日起,将消费税税率降为零,而希盟也依照诺言,在执政的第23天即6月1日,宣布正式将消费税率降为0%。 当然,废除了消费税后,政府依旧需要一套征收税务的制度。就如希盟在竞选宣言中白纸黑字承诺的,希盟将以马来西亚在2015年4月1日以前所使用的“销售与服务税”(Sale & Service Tax)来取代消费税。 希望联盟废除消费税进程表 第7天 财长林冠英宣布,从6月1日起消费税率降为0%。 第18天 关税局敦促商家在消费税归零后必须降价。 第21天 马哈迪宣布,政府将在2018年9月废除消费税,并以销售税取而代之。 第22天 财长林冠英指出,消费税率归零、开斋援助金及稳定油价三项措施,总共耗资207亿令吉;政府将减少开支及创造新收入来弥补。 第23天 消费税率降到零。 第28天 向国会提呈法案废除消费税。 第68天 第14届国会第一季会议开始。 第90天 国会下议院通过《废除消费税法案》。 第103天 国会上议院通过《废除消费税法案》。 销售税征税范围减半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财政部长林冠英强调,9月1日落实销售与服务税将会对消费者造成影响,但此影响将远低于消费税时期。这是因为销售与服务税所征收的税务范围,将远远少于消费税。 根据关税局所公布的销售税(SST)征税清单,其征税范围将比消费税减少一半,以减轻人民负担。关税局总监苏波玛廉指出,销售税落实后,征收范围近乎减半,从消费税征收物品名单中的1万1197项,减半至6400项左右。他也指出,虽然6400样的范围不涵括服务项目,但需征收销售税的服务项目其实并不多。而这6400样征税项目中,有的需要征收10%税收,什么只需征收5%。 除了征收范围减半,销售税落实后,需要交税的公司数量也大大减少。比起消费税中涉及的47万2000家公司,销售税的征收范围明显减少,预计只有7万至8万家公司需要缴税。关税局也会检视消费税登记公司数据库,并替符合销售税征收资格的公司自动登记。 国阵上议院支持通过 必须强调的是,尽管实行销售税有可能会对消费者造成影响,但这仍是必须经历的过渡期。尤其是尽管反对党国阵在下议院中仍有议员选择捍卫消费税,但在由国阵掌控多数席位的上议院,国阵也并没阻拦政府恢复销售税及服务税,以及废除消费税,让这三个政府法案顺利通过。 财政部长林冠英在上议院会期的第一天就陆续提呈《2018年销售税法案》、《2018年服务税法案》及《2018年废除消费税法案》。这三项法案各别辩论完毕后,主持会议的上议院主席或副主席询问上议员是否支持时,只听见上议员喊同意,反之当主席或副主席询问是否反对时,上议院一片静默。 随后,巫统上议员凯鲁阿兹万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时表示,国阵上议员了解希盟政府需要税收支撑开销,因此没有阻拦。 他强调,包括国阵议员在内的上议员都认同,国家需要合理税收,而选民也在第14届大选中以选票力挺希盟废消费税,而恢复销售及服务税,因此国阵上议员尊重民意,放行这份法案,让上议院通过。 严厉对付逃税行为 由于坊间不断有人提出,销售税的透明度与容许逃税的可能性相对地更大,随着政府在国会下议院提呈2018年消费税(废除)法案一读,并提呈2018年销售税法案和2018年服务税法案,以取代消费税。在这两个新法案下,逃税者将面临更严厉惩罚。 不过,根据2018年销售税法案第86(2)条文,第一次犯罪者可面临比逃税数目10至20倍高的罚款,或5年监禁,或两者兼施。 第二次或接下来犯罪者,可面临比逃税数目20至40倍高的罚款,或监禁7年,或两者兼施。 无论如何,2018年销售税法案第86(3)条文阐明,若逃税数目不确定,则犯罪者可面对5万至50万的罚款。 在1972年销售税法令第43A下,犯罪者可被罚款不超过5万令吉,或监禁最高3年,或两者兼施。

林峰成:工程部长的言论就是要破坏槟政府的努力!

槟城州政府在吉隆坡发布的文告 发布人 : 槟城州政府工程、设施与交通行政议员 Y.B. 林峰成 日期 : 2018年2月12日 (周一) 主题: 拿督斯里法迪拉尤索的言论是错的,而且还是含有政治动机的攻击言论,目的就是要破坏槟城州政府要疏通交通阻塞的努力。 1. 根据2018年2月12日《新海峡时报》的报导,工程部长拿督斯里法迪拉尤索指控海底隧道计划在2013年公开招标发标出去,却要等到2023年才开始兴建。针对这点,州政府认为这完全没有不寻常,因为根据记录,槟城第一大桥及第二大桥(苏丹哈林大桥)也是耗时多年的时间,才得以开始兴建如下: No. 计划阶段 槟城一桥 耗时 槟城二桥 耗时 开始 结束 开始 结束 1. 可行性研究及工程细节设计阶段 1971 1982 11 年 2000 2008 8 年 另外,工程部长所说槟城一桥及二桥分别87%及50%的车流量并不符合如今早无上下班尖峰时段的现实,尤其是槟一桥在尖峰时刻已经近乎瘫痪状态。大桥公司早在2001年甚至已经提出至2020年,槟一桥即便加宽,每日车流量将超出15万5000辆的饱和点,达到每日16万3400辆。同时,槟二桥乃作为疏解槟一桥20%的交通流量及提升槟州南部两岸的社经发展以平衡槟州的发展。有鉴于此,这并不能有效的解决两岸阻塞的问题,需要北部的第三条通道,以更有效的组成交通网络,疏导两岸交通。 2. 拿督斯里法迪拉也指控以今日的地价将尚未填海的黄金地作为缴付费用。州政府在此再次重申,州政府是根据房地产评估及服务局(JPPH)的未来地价拟定。州政府除了以土地支付这项对槟人民很重要的基础设施计划,别无其他的融资方案。正常来说,类似的大计划需要联邦政府的参与与拨款。而如今州政府采纳的融资方式也是当初联邦政府与前朝州政府在推行日落洞大道、北海外环公路及已经取消的槟岛外环公路如出一辙。既然如今联邦政府却对以地融资兴建此计划的方式有意见,州政府无任欢迎联邦政府拨款资助。 3. 针对征收过路费一事,州政府谨此澄清,海底隧道的过路费模式,并不是如传统的模式进行,因为联邦政府并没有提供任何基金来承建这项计划。反之,我们是以交换土地的方式来进行这项计划。再说,槟州政府并没有如联邦政府般,给予海底隧道承包商任何交通流量的担保。也即是说,若海底隧道建竣之后,承建商面对收益或盈利下滑,或者是交通流量下跌,州政府无需因此而对该公司所面对的任何损失作出赔偿。另,州政府给海底隧道承建商的30年特许经营权不会被延长。这与槟城第一大桥的特许经营权,再三获得联邦政府的展延,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4. 槟城人要政府兴建平行替代道路,以在现有拥挤的道路上,提供人们多一个选择。法迪拉说在山坡上兴建平行公路是对环 境保护不敏感也是错误的。这三条公路已经获得环境部发出的环境评估报告批准。由此可见,法迪拉仅仅为了政治目的,就对槟 州政府展开攻击,藉此破坏州政府欲舒缓州内交通阻塞的努力。 槟州政府于2018年2月12日 发表的声明

郭素沁:非巫统国阵成员党,应该拒绝选区划分动议

民主行动党副秘书长暨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于2018年3月14日,针对"选区划分动议"一事发表文告。 所有非巫统国阵成员党 应该拒绝选区划分动议 重新划分选区动议预料将会在近期提呈国会,并在来届大选采用,民主行动党副秘书长郭素沁呼吁所有非巫统的国阵成员党,特别是马华民政,都应该与反对党合作,反对该项动议,以避免第14届全国大选被巫统独自窃取。 郭素沁说,巫统透过选委会以选区划界不公(Gerrymandering)和选区划分不均(Malapportionment)等不公平的手段重划选区,巩固巫统在各个选区的胜算,已经严重违反"一人一票"的原则。 她指出,巫统的肮脏手段不只是让反对党在选举中处于劣势,也让国阵成员党如马华民政国大党等,在很多的选区彻底失去胜算,因为他们上阵的大多数属于城市选区或非马来人居多的选区。 "根据2018年1月14日所公布的第2季度选民册的选区重划,我的同僚即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就发现,选委会涉嫌以族群之分来划分雪兰莪州的选区,其目的是通过提高马来选民比例来帮助巫统夺回部分边缘州议席,然后再把非马来选民转移到安全的希盟州议席。" 结果,马来选民人数增加超过 5%约有6个州议席,包括依约(Ijok)、淡江(Hulu Kelang)、再也谷(Lembah Jaya)、千百家(Chempaka)易名为班丹英达(Pandan Indah)、摩立(Morib)和昔江港(Sijangkang),这些都是巫统会上阵的选区。 另一方面,多个马华上阵的州议席,例如莲花苑(Teratai)和直落拿督(Teluk Datuk),华裔选民比例却大幅度增加。 郭素沁表示,由此可见,巫统在来届大选只是关心自己能否继续捍卫或赢得议席,而不顾其他国阵成员党的死活。因此,她强烈呼吁所有非巫统国阵成员党的国会议员,特别是马华民政,都应该在国会拒绝这项动议。 也是士布爹区国会议员的郭素沁强调,为了捍卫沙巴和砂拉越的权益,避免巫统通过选区重划而一党独大,沙砂国阵成员党的国会议员也不应该独善其身,必须拒绝这份动议。 她指出,选区重划动议只需在国会以简单多数票通过,即在220名国会议员当中,需获得111名议员支持,而巫统在国会只拥有86名国会议员,因此只要所有非巫统的国阵成员党与希望联盟携手合作,就能推翻该项选区重划动议,粉碎巫统企图利用选区重划窃取选举的阴谋。

瑞士国会辩论一马丑闻,大马国会提问都不允许!

瑞士国会辩论一马丑闻 大马国会提问都不允许 李存孝 | 2018年3月9日 | 吉隆坡 全国希望联盟青年团总秘书 全国社青团国际秘书 霹雳州兵如港民主行动党州议员 下星期,三月十五日,瑞士国会将对一个深深影响着马来西亚声誉和经济,有关一马公司丑闻的动议进行辩论和表决。令人遗憾的是,在马来西亚本身的国会里却不被允许对此提出任何疑问。 议案编号为17.3547,其内容如下: “联邦委员会(内阁)被指示按照有关国家的非法获取资产法(SR 196.1),将联邦检察官办公室和瑞士金融市场监督局(FINMA)在第三方国家非法获得的至少一部分资产遣返原籍国。” 以上草案是由瑞士社会民主党议员Carlo Sommaruga向瑞士国会提呈的动议,要求有关当局将被没收的法资金遣返回给受害人群,并计划于3月15日透过瑞士议会进行投票通过。 该议案被启动的原因是瑞士政府准备把涉及一马公司丑闻的的非法资金纳入其国库,这做法引起了部分瑞士及马来西亚人民强烈要求有关当局将赃款归还给罪案受害者,因此一名瑞士国会议员提出上述归还资金的动议,并指有关罪案的最大受害者并非瑞士人,而是马来西亚人。 基于如此,我呼吁瑞士的朋友、瑞士政府,有关当局和瑞士国会议员们: 1)马来西亚人民不只是这宗瑞士金融罪案的受害者,同时也是盗贼政权下的受害者。倘若否定这些属于马来西亚人民的资金是的话,这意味着马来西亚人民将承受二度惩罚。 2)把款项归还的意向是根据2015年通过的瑞士国会通过的《牵连外国政治敏感人物非法资产冻结与归还法令》作为考量,因此瑞士政府(内阁)必须根据该国的法律,不吸纳相关的非法资金。以法律而言,除了归还这笔资金给马来西亚人民,根本没有别的选项;问题只在于该如何归还、还给谁,以及归还的数额? 3) 必须了解的是,恢复及归还非法资金的措施也是《联合国反腐公约》的其中一部分,记录在第35及53条文当中,贪腐犯罪的受害者必须获得赔偿。因此,马来人民是此宗犯罪案件中的受害者,因此必须获得赔偿。 我们决不可允许当权的盗国贼,为了自我保护和其腐败贪污的政权,而在庄严的国会里把代表着马来西亚人民声音的人民代义士消音。即使国会议员在国会里被消声,面对重要课题时受到抑制而沉默,他们也不会就此罢休,反而会在国会以外的地方声讨。 同样地,如果腐败的国阵政府的所作所为导致马来西亚人民合法拥有的财产,在还没有被争取地情况下被外国政府拿走,我们更不能继续容许我们庄严的国会继续地被当权者侮辱及盗用。 即将来临的全国大选将是恢复议会制民主制的关键时刻 – 那就是推翻由纳吉和巫统国阵领导的盗贼独裁制-换回我们宪法制定的公平选举民主制的时刻。

Ubah Store招聘!

自认是百年难得一遇的销售奇才?还是退隐江湖的文案大师?   只要你具有从事广告传媒、市场营销等相关领域的经验,又或者是脑袋里常常装满各式各样创新出奇的想法,那就快来应征加入Ubah优品,成为我们的一份子吧!   招聘文案策划员一名:   具Diploma或以上的学历,通晓中英文 具相关文案策划的工作经验者,优先考虑 负责产品宣传,包括网站、邮件的撰写与翻译     有兴趣者,可以把履历寄给我们: http://m.me/ therocket.zh/   以下是网站链接,不找工作,也可以通过购买宣传品来支持我们! https://store.ubah.my/index.html

从直升机撒钱事件 看清我国政治

青年及体育部副部长兼土团党青年团长万费沙近日又再惹祸上身,在近日的电台访问中,倡议国家银行加印钞票,以“直升机撒钱政策”让人民花费。 非常时期,政府撒钱救市,推动市场的运作,让人民有一笔钱去应急,这毫无异议。但是,身为副部长的万费沙却认为,印钞票像是平时拿文件去复印机复印,可随心所欲地印制,却没有想到背后将破坏我国金融系统与国家经济,使马币进一步贬值。 万费沙发表这番言论后,在社交媒体上受到不少网民嘲讽和批评,连友党领袖也公开指责其建议,加上媒体推波助澜下,让万费沙这位政治新秀再度火热起来。令人不解的是,这位拥有地缘政治、资源和领土硕士的副部长,怎么会提出如此天真的建议? 道理其实不难理解,首先万费沙是在慕尤丁夺权后提拔的人选,从麻坡国会议员赛沙迪的助理,转被委任上议员,再被委任成为青体副部长,没有经过选举的考验下平步青云成为副部长,与赛沙迪相比截然不同。因此,为了增加曝光率,万费沙就发表:废除多源流学校、银行免除低收入群体(B 40)的所有债务等言论。 其二,土团党基层势力单薄,无法与巫统或伊党抗衡,只能通过更极端的言论来吸引保守群体的眼光;作为党内的急先锋,必须发表这种言论让支持者听,不只赢得掌声,也能获取支持。即使政府没有派钱,没有派发支持信,但是能让听者快乐,这又何乐而不为呢。 事实上,对于这种发表荒谬言论的从直升机撒钱事件 看清我国政治政棍,听听就好,无需在意,因为他们的言论并不是说给你听。疫情当前,我们必须看清的是,哪些政治人物是真的为民服务,哪些是在博上位而已。

马华是单元种族主义政党 需靠巫统种族煽动

民主行动党全国副组织秘书邱培栋于30/1/2018发出文告: 民主行动党全国副组织秘书邱培栋强调,就因为马华是单元的种族主义政党,才迫切需要依靠巫统的极端种族主义政治来维生。 他反驳马华中央宣传局主任拿督蔡金星上议员说,马华自诩为代表华裔,是单元种族政党,比行动党更具有马来西亚精神。问题是,马华在大选胜出的国会选区,没有一个是华裔占多数,就连马六甲三个州选区,吉里望,马接与望万,也是巫裔占多数。 他指出,行动党是一个跨越种族的全国政党,在全国各地都有支持力量,在半岛与东马都参与竞选,不但在半岛对垒国阵,巫统,马华,国大党等政党,也在东马与国阵成员党土保党较量。 他揶揄蔡金星,身为马华中央宣传局主任,却未能掌握确实资讯,那就是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的选区就是振林山,上届大选林吉祥击败巫统候选人,前柔州州务大臣阿都甘尼。 行动党在1966年参与的第二场补选是吉隆坡甘榜巴鲁,对垒巫统候选人,其后两场补选是在巫统的强区,即柔州淡杯及昔加末北区。 再者,霹雳州行动党在1969-1990年拥有5位马来人议员。目前印裔议员的数目也超越国阵的国大党。 邱培栋说,行动党领袖到巫统选区挑战的实例不胜枚举,其中在马六甲就有罗亚茂在巴也隆布挑战时任首长莫哈末阿里。 所以民主行动党是个自1969年第一次参加全国大选至今,就拥有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和其他族群的国州议员,不仅如此,行动党也是第一个在沙巴和砂拉越耕耘及赢得支持的全国性政党。 他说,只有马华的单元种族主义政党才需要依靠巫统式的种族主义来维生。 如果马华在来届大选被巫统摒弃,马华将会成为零议席的全国政党。所以看来马华在大选还是继续在巫统的庇荫之下,其主要的中央领袖到非华裔占多的选区出战。